易经六十四卦第二十六卦:大畜正解-山天大畜(艮上乾下)

2019-10-03 0 1,311 百度已收录
易经六十四卦第二十六卦:大畜正解-山天大畜(艮上乾下)

山天大畜 地位:老阳|人位:少阴|天位:少阴|错卦:泽地萃|综卦:天雷无妄|交互卦:雷泽归妹

错卦;泽地萃。综卦;天雷无妄。交互卦;上震下兑成;雷泽归妹。

地位;老阳。人位;少阴。天位;少阳。

序卦传;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彖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

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大畜艮上乾下

程传:《大畜·序卦》:“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无妄》则为有实,故可畜聚,《大畜》所以次《无妄》也。为卦艮上乾下,天而在于山中,所畜至大之象。畜为畜止,又为畜聚。止则聚矣。取天在山中之象,则为蕴畜。取艮之止乾,则为畜止。止而后有积,故止为畜义。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朱熹:“大”,阳也。以艮畜乾,又畜之大者也。又以内乾刚健,外艮笃实辉光,是以能日新其德。而为畜之大也。以卦变言,此卦自《需》而来,九自五而上,以卦体言,六五尊而尚之。以卦德言,又能止健,皆非大正不能,故其占为“利贞”,而“不家食吉”也。又六五下应于乾,为应乎天,故其占又为“利涉大川”也。“不家食”,谓食禄于朝,不食于家也。

程传:莫大于天,而在山中,艮在上而止乾于下,皆蕴畜至大之象也。在人为学术道德充积于内,乃所畜之大也。凡所畜聚皆是。专言其大者,人之蕴畜,宜得正道,故云“利贞”。若夫异端偏学,所聚至多,而不正者固有矣。既道德充积于内,宜在上位,以享天禄,施为于天下,则不独于一身之吉,天下之吉也。若穷处而自食于家,道之否也,故“不家食”则“吉”。所畜既大,宜施之于时,济天下之艰险,乃大畜之用也,故“利涉大川”。此只据大畜之义而言,《彖》更以卦之才德而言,诸爻则唯有止畜之义。盖《易》体道随宜,取明且近者。

《朱子语类》云:某作《本义》,欲将文王卦辞,只大纲依文王本义略说,至其所以然之故,却于孔子《彖传》中发之。且如“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只是占得《大畜》者,为“利贞不家食”而“吉”,“利”于“涉大川”。至于刚上尚贤等处,乃孔子发明,各有所主。爻象亦然。如此则不失文王本意,又可见孔子之意,但今未暇整顿耳。

胡炳文曰:“不家食”,是贤者不畜于家而畜于朝。“涉大川”,又似有畜极而通之意。要之两利字,一吉字,占辞自分为三,不必泥而一之也。

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

朱熹:以卦德释卦名义。

程传:以卦之才德而言也。乾体刚健,艮体笃实,人之才“刚健笃实”,则所畜能大。充实而有“辉光”,畜之不已,则“其德”“日新”也。

郑汝谐曰:“畜”有三义,以蕴畜言之,畜德也。以畜养言之,畜贤也。以畜止言之,畜健也。“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此蕴蓄之大者。“养贤”以及万民此畜养之大者。乾天下之至健,而四五能畜之,此畜止之大者。故《彖传》兼此三者言之。

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

朱熹:以卦变卦体释卦辞。

程传:“刚上”,阳居上也。阳刚居尊位之上,为“尚贤’之义。止居健上,为能“止健”之义。止乎健者,非大正则安能?以刚阳在上,与尊尚贤德,能止至健,皆“大正”之道也。

郭忠孝曰:《大有》,有贤之卦也。《大畜》,畜贤之卦也。故曰“刚上而尚贤”。

《朱子语类》云:“能止健”,不说健而止,见得是艮来止这乾。

不家食吉,养贤也。

朱熹:亦取“尚贤”之象。

梁寅曰:“养贤”者,亦取“尚贤”之象。自刚上而言,则谓之“尚贤”所以尽其礼也。自“不家食”而言,则谓之“养贤”,听以重其禄也。

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朱熹:亦以卦体而言。

程传:《大畜》之人,所宜施其所畜,以济天下,故不食于家则吉,谓居天位享天禄也。国家养贤,贤者得行其道也。“利涉大川”,谓大有蕴畜之人,宜济天下之艰险也《彖》更发明卦才云,所谓能涉大川者,以“应乎天”也。六五,君也。下应乾之中爻乃《大畜》之君。应乾而行也,所以能“应乎天”,无艰险之不可济,况其它乎?

胡炳文曰:卦有乾体者,多曰“利涉大川”,健故也。

李光地:“尚贤”“止健”之义,六爻中皆可见。然夫子释卦,必以“刚健笃实”一句居首者,盖莫大于天德。“刚健”者,天德也。人欲畜其天德,非“笃实”则不能。“笃实”者,《论语》所谓重,《大学》所谓静,《中庸》所谓暗。虽至于达天德,而必有以固其聪明圣智。故“笃实”者,学之所以成始成终,如艮为“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也”。此义最大,故首发之。

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朱熹:“天在山中”,不必实有是事,但以其象言之耳。

程传:天为至大而在山之中,所畜至大之象。君子观象以大其蕴畜,人之蕴畜,由学而大,在多闻前古圣贤之言与行,考迹以观其用,察言以求其心,识而得之,以畜成其德,乃大畜之义也。

杨时曰:君子多识前言往行,非徒资闻见而已,所以畜德也。畜德则所畜大矣,世之学者,夸多斗靡以资见闻而已,亦乌用学为哉。

邱富国曰:《大畜》言“畜”“德”,《小畜》言“懿文德”,“畜”“德”虽同,而“文德”则德之小者也。

张清子曰:天在山中,畜其气也。凡山中有雷雨云风之气,皆天也。

 

子夏易传;大畜。利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彖曰:大畜,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徳。剛上而尚賢,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養賢也。利涉大川,應乎天也。
剛健而上求於艮,非輝其光而日新其徳乎。剛上而尚賢,尊柔以奉之,重其徳,承其道也。能止健以為大正也。賢不肖,非其畜也。禄之以公食,勤之以民治,成上之功,畜而盡其能也。應乎天也。於何而不濟乎,是以利涉大川也。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徳。天在山中,小能畜大也。君子之畜大也。前言往行,多學而究之,論辨而擬之,以畜為徳也。

 

《序卦》曰: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
崔觐曰:有诚实,则可以中心藏之,故言有无妄然后可畜也。

(乾下艮上)。大畜:利贞。
虞翻曰:大壮初之上,其德刚上也。与萃旁通。二五失位,故“利贞”。此萃五之复二,成临。临者。大也。至上有颐养之象,故名大畜也。

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虞翻曰:二称家,谓二五易位,成家人。家人体噬嗑食,故“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彖》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
虞翻曰:刚健谓乾,笃实谓艮。二已之五,利涉大川。互体离坎,离为日,故“辉光日新”也。

其德刚上而尚贤。
蜀才曰:此本大壮卦。
案:刚自初升,为主于外。刚阳居上,尊尚贤也。

能健止,大正也。
虞翻曰:健,乾。止,艮也。二五易位,故“大正”。旧读言能止健,误也。

不家食吉,养贤也。
虞翻曰:二五易位成家人。今体颐养象,故“不家食吉,养贤也”。
案:乾为贤人也,艮为宫阙也,令贤人居于阙下,不家食之象。

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京房曰:谓二变五体坎,故“利涉大川”。五天位,故曰“应乎天”。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
向秀曰:止莫若山,大莫若天,天在山中,大畜之象。天为大器,山则极止,能止大器,故名大畜也。

君子以多志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虞翻曰:君子谓乾。乾为言,震为行,坎为志;乾知大始,震在乾前,故“识前言往行”。有颐养象,故“以畜其德”矣。

26.大畜卦——论德智蓄养

乾下艮上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译文]大畜卦象征巨大的蓄聚:利于坚守正道。不在家中自食,吉祥。利于涉越大河。

[提示]指出德智蓄养的原则和意义。

行为无妄当然就会大有收获,以至大有蓄聚,所以无妄卦后面是大畜卦。两者卦象互为颠倒,构成一组。

大畜卦与前面的小畜卦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只是两卦的“畜”(蓄)字都含有蓄止、蓄聚、蓄养的意思。止则聚,聚则蓄,蓄则养。小畜卦谈的是作为从属因素的“阴”对于作为主导因素的“阳”所起的微小的蓄聚作用,故称之为“小畜”;大畜卦谈的则是道德和智慧的蓄聚、培养,这可以说是人生最大的蓄聚,所以称之为“大畜”。德智的蓄养只有“守正”才会带来利益,这就是“利贞”的原则。“正”的概念,据我理解,既包涵自然原理的“真”,又包涵社会伦理的“善”。“真”与“善”方为“正”,“伪”与“恶”则为“邪”。这样,以正道蓄聚德智,这才是最大的财富,是物质、金钱所无法比拟的“大畜”。

不家食吉”凡是道德、智慧所蓄极大的贤人,不能让他们在家中困守,自己谋食,英雄无用武之地;国家、社会应该把他们蓄养起来,让他们食天子、诸侯之禄。对于国家、社会来说,这也是一种“大畜”。他们才能发挥才智,一定能涉险历难,大有作为,这当然是国家、社会之吉。所以卦辞说:“不家食吉,利涉大川。”由此可见,“大畜”不仅是指个人的德智蓄养,也指国家的人才蓄养。正如《彖传》在解释卦辞时所说:“不家食吉,养贤也。”

《彖》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

[译文]《彖传》说:大畜,刚健而充实,乃至光辉焕发,日日呈现新的气象。(笃:音du,厚。)

[提示]以卦象解释卦名。

为什么乾下艮上的卦象称为“大畜”呢?

因为乾的性质刚健,象征奋发修养,自强不息;艮的性质蓄止,蓄止则能充实,象征德智蓄养不断地蓄聚充实。德智蓄于中,光辉必然发于外,以至风度、气质,日日呈现新的气象。这就是道德、智慧大为蓄聚的“大畜”的含义。

其德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译文]本卦所体现的道德是,阳刚居上,贤人受到崇尚,同时能够蓄止刚健者,这是宏大的正道。不在家中自食,吉祥,说明要蓄养贤人。利于涉越大河,说明行为合于天道。

[提示]解释卦辞。

开头几句文字,说明什么是“大畜”的正道,是从剖析卦象入手的,文字比较难懂。“刚上而尚贤”,是指上九阳刚居于六五君位之上,象征贤人受到明君的崇尚,君主礼下于贤人。这是“尚贤”之义。“能止健”,是指本卦上体为艮、为止,下体为乾、为健;乾的性质刚健有为,艮在上制止它急于用世。这象征有能力的人急于进取,受到蓄止和限制,使他的道德、智慧得到蓄养之后再充分发挥作用。这是“养贤”之义。蓄养刚健者的贤德,这才是“养贤”的真谛,而不仅仅是指社会在物质上的供养。既能尚贤,又能养贤,这是合乎“大畜”之正道的,所以《彖传》说:“大正也。”这就从剖析卦象人手解释了卦辞“利贞”二字,同时阐明了什么是“大畜”的正道,进一步发挥了“大畜”的卦旨。

《彖传》通过分析卦象,明确地提出“止健”二字,极‘为重要。《彖传》是打开卦理奥秘的钥匙,所以《系辞传》中说:“知者观其《彖》辞,则思过半矣。”对刚健有为者,要抑止他的急于进取用世,才能积蓄他的德智,所以需要“止健”。这思想是深刻的,是本卦的要旨。全卦六爻都蕴含着这一基本精神。

是急进的刚健者必然遇到的困难和挫折抑止了他。这种抑止既是不可避免的,对于进取者德智的蓄养和成熟又是十分必要的。逆境能玉成于人,就是此意。刚健者初出茅庐,缺少历炼,蓄养不厚,就急于进取,欲成大事。诚如庄子所说:“水之积也不厚,则负大舟也无力。”难免在复杂的现实生活中碰钉子。遭挫折,而担当不起大事业。然而这种挫折正是必经的历程、必要的历炼。宋人辅广说:“人不经忧患、穷困、顿挫、折屈,则心不平,气不易,察理不尽,处事多率,故人须从这里过。”这就是说,这种磨炼,促使了进取者德智的蓄养,有助于他由蓄止而达到蓄聚的“大畜”。这就是孟子所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可见这是客观的自然规律的体现,是“天道”使之然,也是德智蓄养的必修课程。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译文]《象传》说:天包含在山中,象征巨大的蓄聚。君子因此多多记取前贤往哲的嘉言善行,用来蓄养品德。(识:音zh,记在心中。)

[提示]最大的蓄聚是德智的蓄聚。

大畜卦上为艮、为山,下为乾、为天,正是“天在山中”之象。山能包含至大无比的天,这真是“大畜”了。不过。山能容天,只是一种虚构的喻象罢了,正如朱熹所说:“不必实有其事,但以其象言之耳。”再说,高天之中的空旷窟洞,不是也有“洞天”之称吗?大畜卦取此为象,不过是借以喻示人心虽小,却可以蓄聚无限的历史经验,从而蓄养自己的品德和智慧。方寸之间,蕴蓄无穷,以“天在山下”为象喻,很有令人玩索的意味。所以孟子感叹地表述自己的体会说:“万物皆备于我矣!”这才是了不起的“大畜”啊!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1)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易经六十四卦第二十六卦:大畜正解-山天大畜(艮上乾下) https://yijing.taijidian.cn/930.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易经六十四卦第二十六卦:大畜正解-山天大畜(艮上乾下)-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