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地山谦卦

2021-08-04 0 879

谦:亨。君子有终。

《彖》曰:谦,亨。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谦,尊而光,卑而不可逾,君子之终也。

《象》曰:地中有山,谦。君子以裒多益寡,称物平施。

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

《象》曰: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

六二:鸣谦,贞吉。

《象》曰:鸣谦贞吉,中心得也。

九三:劳谦君子,有终,吉。

《象》曰:劳谦君子,万民服也。

六四:无不利,捴谦。

《象》曰:无不利,捴谦,不违则也。

六五: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

《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上六:鸣谦,利用行师征邑国。

《象》曰:鸣谦,志未得也。可用行师,征邑国也。

 

地山谦卦注释

15 地山谦

“谦[74]”字本从(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地山谦卦,谓心所念,常收敛向在氐下也。取心念常在下,而不自满亢,故屈己下物曰“谦”,贬己从人亦曰“谦”。《子夏传》作嗛,嗛与“谦”同。此卦《艮》下《坤》上,是即山在地下之象。或曰:山各有脉,其形起于地上,其根发于地下,故山从地而上。盖山本高也,伏于地下,而不自以为高,是为谦之义也。遂以《谦》为卦名。《序卦》曰,“有大者不可盈,故受之以谦。”此《谦》之所以次乎《大有》也。

谦:亨,君子有终。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地山谦卦

▲ 篆书谦

《谦》者,卑退为义,屈己下物也。止内而顺外,《谦》之意也;屈高而居卑,《谦》之象也。守之以虚,行之以逊,故亨也。小人亡而为有,约而为泰,是自满也,满者故难保其终;君子则尊而能卑,高而能下,心愈小而道愈宏,志弥显。《坤》曰“大终”,艮曰“厚终”,故曰“君子有终”。今文曰终下当有吉字,盖本刘向《说苑》。《彖》辞曰“君子有终”,亦不言吉。盖不言吉,而吉自在也。

《彖传》曰:谦亨。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谦尊而光,卑而不可逾,君子之终也。

此卦下艮为山,上坤为地。山本在上,退而居于地下,如人去高位而降下位,能以谦退而居下也,故名此卦曰《谦》。“济”,助也。天道高明,其气下降而助乎地;地道卑俯,其气上腾而交乎天,是天地自然之道也。“天道下济”,“地道卑”,所以成谦也;天气光明,地气上行,所以为亨也。“盈”者“谦”之反,所谓谦受益,满招损,满则盈也。天之“亏盈”者,日月晦明是也;地之“变盈”者,山川河岳是也;鬼神之“害盈”者,奸雄末路,每为鬼神挪揄;人道之“恶盈”者,暴富起家,多为群情怨府。盖“亏”、“变”、“害”、“恶”,自从“益”、“流”、“福”、“好”中而出,循环自然,毫无偏私。谦则不自尊,而人愈尊之,故其道光也;卑则不自高,而其道弥高,故“不可逾”也。君子戒其盈而守其谦,体造化之功,察阴阳之理,万事咸亨,而终身可行,此所以为君子之终也。

以此卦拟人事,有谦逊卑退之义,为德之基也,即礼义所由生也,惟君子能之。若小人有位而自恃其显,有才而自夸其能,有功而自矜其劳,视人之有位有才有功者,则嫉妒之,谗毁之,惟期其颠覆倾败而后快,绝无相扶相助之情,偏多相轧相倾之意,何怪夫吉凶利害之相寻于无穷也哉?鲜克有终,此小人之所以为小人也。君子守谦逊退让之道,其心愈小,其德愈光,其志益虚,其道益高,人虽欲逾之,而卒不可逾也,故曰“谦亨,君子有终”。夫天下之事,始而亨者,十得八九,终而亨者,十不过一二而已,是终之难也,故其终为“君子之终”也。

以此卦拟国家,上卦者地也,下卦者山也,即以山之高,入于地中之象,是《谦》之义也。六五之君,虚己礼贤,不敢自作威福,一以委任臣邻,或用其“吉”以济险,或善其“鸣”以作乐,或取其“撝”以制礼,或尚其“劳”以兴师。有文德,又有武功,愈卑下,乃愈高大。尧之克明克兴,舜之舍己从人,禹之拜昌言,所谓恭己无为而天下治者也,其皆同行《谦》之道者乎?后世不察,君耽暴慢,臣溺骄盈,擅权而虐下,窃位而蔽贤,品尊而德《益》晦,名高而行益污,君不能终其位,臣不能终其禄,凶莫大焉。无他,在不知持《谦》之道也,故《易》惟《谦》一卦,六爻皆吉,反此则凶,《易》之垂诫深远矣!

通观此卦,《谦》者兼也,卑而能尊,故曰兼。六爻之象,下《艮》上《坤》,《艮》止《坤》顺,能止而不上,所以“谦”也。夫造化之理,不足者常益,有余者常损。君子以不足留有余,以有余待不足,故有余者终不至过盈,不足者终不至大损。此两兼之道,称平之权也。诸卦以第三爻为凶地,惟《谦》能保终;诸卦以第五爻为尊也,惟《谦》独用武。盖以《谦》为主,则卑者尊;以无为盈,则高者危;以平为福,则盈者留,是“裒多益寡”之理也。下卦三爻,皆吉而无凶,上卦三爻,皆利而无害。为君而利,为臣面亦利;处常而吉,涉险而亦吉;平治利,即勘乱而亦利。爻象初六《谦》之始,“卑以自牧.也”。六二《谦》之中,积中以发也。九三《谦》之至,以功下人也。六四《谦》之过,不失其则也。六五《谦》之尊,以武服柔也。上六《谦》之极,反而自治也。盖自初至三,自谦而进之;自四至上,自谦而反之。进至三而止,能济险,能扬善,能立功,一以谦行之,有以触退之象;反至六而止,能顺则能服人,能克己,自上反下之象。盖其谦也,非以不足而谦,正以有余而用谦也。故君子之谦,非委靡也,器大而识远,基厚而养定。震世之事功,处之以虚怀,及其当大任,决大疑,勘大乱,翦大恶,世之退诿所不敢任者,君子未常不兼任之也。有可为之才,而不敢为,象山之止,不得不为而后为,象地之顺,谓之“君子有终”也。

《大象》曰:地中有山,谦,君子以裒多益寡,称物平施。

山本高耸地上,今入地中,有谦退在下之义,故曰”“地中有山,谦”。夫地至卑也,百步而上丘陵,人以为高,此飓尺之见而已。四隅八极,相距万里,高山峻坂,不知其几也。千仞之山,自百里之外而视之,已没而为平地,岂其山之不高哉?以地之能谦也。盖上卦居夫多,多则裒,下卦居夫寡,寡则益,圣人设象,最有深意。君子见此象,称量品物,宜酌量贫富,使人各得其平,《谦》之道在此,谓之“裒多益寡,称物平施”。

【占】 问时运:目下平顺,有步步渐高之象。

○ 问商业:物价均平,利益顺适,此业可保永远。

○ 问家宅:此宅想近山麓,家道平顺,大利。

○ 问战征:营屯宜近山,须整齐队伍,严明赏罚。至五爻进师,六爻可以攻取城邑,大胜。

○ 问讼事:宜平和,不宜纷争。

○ 问疾病:是内郁之症,宜宽怀调治。

○ 问行人:舟行而归,吉。

○ 问失物:须于积土中寻见。

○ 问年成:风雨调顺,在不丰不歉之间,平平。

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

《象传》曰:谦谦君子,卑以自牧也。

此爻柔而居《谦》卦之初,是《谦》中之谦者,为笃行之君子,而在下位者也。克善其始,知必克全其终也,故曰“谦谦君子”。大凡涉江海之险,轻率急进则多失,宽容缓济则无患,故曰“用涉大川,吉”。“用涉”与“利涉”不同,“用涉”者,谓用谦道以涉之,不言期其利,而要无不利者也,故吉。《象传》曰“卑以自牧也”者,正以释“用涉大川”之义。“牧”者,驯养六畜之名。夫牧牛马,守之不使奔逸,君子之牧心,亦犹此也,能安其卑,不与人争先。此爻变则为《明夷》,《明夷》之初九,有垂翼之辞,君子涉难之象。但“卑以自牧”,不求闻达,则大难可以涉,所以吉也。又互卦(二三四)有《坎》,大川之象。一说牧为郊外之地,大川在郊外,故曰“用涉大川”。

【占】 问时运:目下万事亨通,利涉大川。

○ 问商业:经营之始,宜谦逊谨慎,可获宏利。

○ 问家宅:辛苦起家,积资成富,家业可长保也。

○ 问疾病:明夷之伤。

○ 问失物:失而不可得。

○ 问六甲:生女。

○ 问讼事:彼此耗费,必有一伤。

○ 问功名:可成事。

【例】 某县劝业课长某,以上京顺途,过余山庄,自云奉职某县,意欲举行劝业实际,购种牛于美国,改良品质,将劝牧畜,并大开桑园,扩张蚕业,及蒐集米麦等良种,勉劝农业。某县知事,亦乐为赞成。初着进步,后日功效,尚难预知,烦为一筮。筮得《谦》之《明夷》。

断曰:此卦以山之高,下地之低,即以尊下卑之义,故曰《谦》。是上而为下谋,贵而为贱谋,皆得谦退之道也。足下所占事,适合此卦义。《彖》辞曰:“谦,亨,君子有终”,谓谦则事无不通,终必成就。爻辞曰“用涉大川,吉”,谓此绝大事业,勉而行之,不患不成也。《象传》曰“卑以自物”,卑者卑下之事,“牧”者,牧畜也,“自牧”者,谓自愿从事于牧畜也。或谓郊外为牧,郊外者,郊野也,农桑之事,皆属之矣。

某氏感谢而归。后据所闻,某就居农场近旁,朝夕劳苦,“卑以自牧”,属僚下吏,相与共事,果得创兴厥功,悉如此占。

六二:鸣谦,贞吉。

《象传》曰:鸣谦贞吉,中心得也。

此爻柔顺中正,与三相比,与五相应,服三之刚,从五之柔,并用《谦》退之道,故得令闻传于远近,世人盛称其德,谓之“鸣谦,贞吉。”“鸣谦”者,非自鸣其谦,谓谦德积中,必闻于外,名誉彰著,而人皆知其谦,称为谦德之君子也。誉称其情,非自我而干誉,名符其实,非向人以沽名。谦者德之本。六二者,臣位也,人臣而过谦,恐流佞媚之嫌,惟其贞而正,故吉也。《象传》“中心得也”“中心”者,谓积中而发也。

【占】 问时运:目下名称藉藉,定多得意。

○ 问商业:得利。

○ 问家宅:家中积产富足,外面名声亦好。

○ 问战征:可鸣鼓直前,攻取中营,大捷。

○ 问疾病:是用心过劳之症。

○ 问功名:有必得之喜。

○ 问讼事:鸣冤得伸。

○ 问失物:即得。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二年,闻旧友元老院议员井田氏病笃,驰往访之。时楠田三浦两议官亦相会,两氏谓余曰:井田氏有功劳于维新前后,人所共知,明治四年任陆军少将,后又任外国公使,今与余辈同在元老院。维新功臣,各有爵赏,氏独不与,余辈甚憾之。故余辈欲谋代请,俾氏生时得拜恩命也。请为一占,以卜成否。筮得《谦》之《升》。

断曰:此卦以山之高,下地之低,故曰《谦》。以人拟之,有功高而居卑之象,恰与井田氏有功未赏相合。今诸君朋友之情,代谋申请,谓之“鸣谦,贞吉”。又爻变而为《升》,即升闻上达之谓也。三爻变则为地,是山崩也,料身死之时,恩命可下。

【例】 一书生携友人千众叶人某介书来,曰:自今将就学事,请占其气运。筮得《谦》之《升》。

断曰:此卦以山之高,就地之低,以人比之,有高尚君子,不显于世之象。子临就学,得此卦,子将就高尚君子以求学也。近从乡里来,尚不知世间之广大,一到东京,得良师之教诲,日夜勤学,心愈虚而业愈进,积中发外,必得广闻令誉也,谓之“鸣谦贞吉,中心得也”。

九三:劳[75]谦,君子有终,吉。

《象传》曰:劳谦君子,万民服也。

此爻以一阳居众阴之中,众阴皆顺之,有一人信任,万民归服之象。盖三爻为成卦之主,大公无我,人好其德,未尝期人之服,而人自服之。且民为身,互卦二三四为《坎》,《坎》为险难,三四五为《震》,《震》为动,为知惧。身在险难,动而知惧,所谓有劳而不自居其劳者,故曰“劳谦”。爻以一阳居下卦之上,位高而责重,处己而求贤,有吐哺握发之风,《系辞》所云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者也。其器度之大,识量之高,是足令天下众民畏服,如此则天下无与争功者,其位可终保矣,故曰“君子有终,吉”。以《乾》九三之君子,入《坤》而为《谦》,故《谦》之三,亦曰“君子”。《艮》者万物成终之象,故曰“有终”。变而之《坤》,《坤》六三曰“或从王事,无成有终”,是可见其《谦》之德也。

【占】 问时运:一生劳苦,目下万事亨通,老运更佳。

○ 问商业:经营之始,百般勤劳,今基业已成,可以永远获利。

○ 问家宅:必是辛苦起家,积资成富,能复持盈保泰,家业可长保也。

○ 问疾病:恐病成劳弱,天命有终。

○ 问失物:后可复得。

○ 问六甲:生男。

○ 问讼事:枉者自服,即可了结。

○ 问功名:得此劳绩,自必《升》用。

六四:无不利,撝[76]谦。

《象传》曰:无不利,撝谦,不违则也。

此爻居大臣之位,上戴柔顺谦德之君,下有劳谦大功之君子,己处其中,位得其正,故上无所疑,下无所忌,《谦》之善者也,故曰“无不利”。然以阴居阴,德不及五,功不及三,不敢自安,动作施为,无在而不“撝谦”。“撝”字,注作挥,《本义》作发挥,撝与挥本通,即《文言》“六爻发挥”之挥,谓发越挥发也。《象传》释之曰“不违则也”。“则”者,法则也,谓其发挥《谦》德,能合夫法则也。《尚书·〈泰〉誓》曰,如有一臣,断断兮无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如自其口出,实能容之,以保我子孙黎民,尚亦有利哉。亦可见其发挥休休有容之度也。若无功而受其禄,无实而窃其名,是失其则矣。

一说此爻在大臣之位,初六“谦谦”,如一味谦虚,未免反失权势,恐开轻蔑之渐,故戒之曰“撝谦”。盖谓谦而违其则,必招轻侮,惟不违其则,斯为之“撝谦”也。

【占】 问时运:目下正当好运,万事吉利。

○ 问商业:任从指挥,无不获利;凡买卖但宜留些余步为好。

○ 问家宅:盍家以谦和作事,事事吉利。

○ 问战征:指挥如意,必得大捷。

○ 问疾病:宜表散之,吉。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二年,某贵显来,请占某院气运,筮得《谦》之《小过》。

断曰:此卦全卦中惟九三一阳为上所任,为众所宗,有功而在下位者也。某院众贤所集,今以阴居阴,气运委靡不振,有登用九三之望,故曰“无不利,撝谦。”“撝谦”者,谓虚心以求贤,进而信任之也。

后未几,果如此占。

六五: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

《象传》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不富”者,谓不以己之爵位为富,即谦逊之意。本《虞书》“臣哉邻哉”,邻即臣也。“以其邻”者,谓愿与臣邻同心图治,亦即德必有邻之义也。此爻居尊位,有柔中之德,以为温恭克让之君。为君而能谦顺,不以崇高自满,则天下之人,莫不归心焉,是谦德之至也。然谦虽美德,专尚柔和,或致有轻慢而不服者,故柔宜济以刚,则“利用侵伐”,威德并著,然后能怀服天下,安往而不利哉!故曰:“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谦柔之过,或失威武也,圣人故发此义,防其过。一说九三一爻,以全卦言,为劳谦之君子;自六五而言,为过刚不服之臣。《易》之取象,变动而不拘如此。

《大有》六五,以不自有而能有人,《谦》之六五,以不自用而能用人,《谦》之用,可谓大也。

(附言)山入地中,地变也,有地脉陷落之兆。余十七岁时,与静冈藩士早川和右卫门氏相知,时氏已八十余岁,语余以少时之事。天明年间,该氏修文武之业,经历诸国,时或卖卜,以充旅费。一年夏,偶至羽州象泄辏,船舶辐辏,风景奇绝,为北海之大辏,氏留此数旬。一日午后,结发于旅店楼上,见室内船虫婚聚,初疑为此地常有,问旅店主,答曰:未尝有也。转顾左右壁上天井,悉皆船虫,因益骇异。筮得《谦》之《蹇》。此卦山入地中,有地陷之象,《易》爻经验,未尝或爽,然如此大数,未可妄言告人,惟中心畏惧,急切收拾行李而行。时已将暮,主人劝留明朝,不听,提灯直发。山路险恶,至夜半,渐行四里许,猛闻山谷震荡,神魂惊骇,伏地傍惶。既而震息,灯火已灭,昏黑不能行,踌躇无计,远远闻有人马之声。往前问之,答以因惊受地震,驮倒货覆也。于是谓马丁曰:黑夜难以前往,不如焚火,以待天明,众皆以为然。迨晓,见有赍飞信过者,问之曰:昨夜地大震,象泻辏变陷成海,其他山谷倾倒,顿改旧形,闻之毛发悚然。《易》爻之昭示未来,灵应如此,益为惊服,至今追思,心犹凛凛。推之古老传言,洪水之年,獭凿穴于高处;大风之年,鸟不巢于乔木之梢;昔江户有大火灾,前数夜,鼠连绵结队,转渡桥栏之外,避就他处。他如老狐能知未来,鹊知前吉,鸦知前凶,皆有令人所不可解者。蠢然动物,尚感天地,预知祸福,人为万物之灵,不克前知,可谓人而不如禽兽者也。

【占】 问时运:目下虽处正运,然或有龃龉,宜自振作,不可一味姑息也。

○ 问商业:所获利益,防为他人分取,致生事端。

○ 问家宅:能以择邻而处,自得守望相助之义。

○ 问婚姻:得邻近之女议婚,大利。

○ 问疾病:利用消伐之剂,吉。

○ 问讼事:宜取邻人作证,得直。

○ 问失物:于邻家觅之,得。

【例】 明治二十七年,占国家气运,筮得《谦》之《蹇》。

断曰:此卦以山之高,入地之卑,拟之国运,在维新之际,天下牧伯,悬命于军门,脱万死而得一生,渐得平定。奉还数百年管领之封土,复古郡县之制,非尽心力于国家者不能也,盖其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尔后政府创行欧美文化,抚育人民,政令宽裕,世人名之曰“自由”。一时多误解自由之义,为可以放纵自由,不受朝廷节制,此诚盛世之顽民也。今占国运,得《谦》之五爻,其辞日“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盖谓人居国中,往往有不事生产,徒羡他人之资财,窃效欧州社会党所为。政府虽宽厚待民,此中有不得不惩罚者,猛以济竞,亦势之不得不然也。

【例】 明治十年,某贵显嘱余占本年国运,筮得《谦》之《蹇》。

断曰:此卦以山之高,屈而入地之象,故名曰《谦》。今圣明天子治世,又得贤明之臣辅弼,四海静谧,太平有象。当维新之初,诸侯奉命,勤劳王事,以奏复古之大业,各藩奉还封土,改置郡县,一时赞襄诸臣,皆可谓劳谦之君子也。然其间亦有功劳卓著,偶因意见不合,辞朝归隐者,朝野瞩望,以为此公谦退避位,有高山入地之象,群情惜之。朝廷因以人望所归,势不得不复征召。此公以“劳谦”自居,不应征辟,于是平日不平之徒,乘机启衅,相传而煽惑人心。朝廷见之,以为不廷之臣,不得不用侵伐,是九三过谦,而败于谦之象。当时任侵伐之权者,上六之臣也。上六与九三,阴阳不应,《易》谓之敌应,是以曰“利用行师,征邑国”也。既而此年果有西南之乱,征讨之议,某贵显所专任。战经数月,贼军扑灭,王师凯旋,既爻辞所云“利用侵伐,无不利”。至明年五月,某贵显过东京纪尾井坂,猝罹暴徒之毒,迄今西海有九三之塚,东京有上六之塚。占爻早隐示其兆,愈知天命之不可诬也。

【例】 明治二十九年冬至,占,三十年台湾之施政,筮得《谦》之《蹇》。

断曰:此卦以山之高,下地之卑,故名曰《谦》。夫台湾之地,当明季为郑成功所据,后为清人战而取之,故岛民常不驯服清国,清廷苦其难驭,使满洲人监之,满人不通南方风俗人情,驾驭不奏其绩,惟以多得蛮人首级,受清廷赏誉为功。往往台湾知县,聚广东福州等剽悍之徒,有蛮人不服者,则使之伐之,窃为得施治之方。是以剽悍之徒,常施诈谋奇计,或设陷井,伐蛮人犹猎禽兽。积年之久,蛮人复仇之念,不能复已,争斗殆无虚日。今归我版图,务镇抚其民,专施恩惠,以得该地之奥情。然彼一时不知戴德,亦无可如何;在我官吏,亦苦于风俗之不同,言语之不通,每于施政,终相隔膜。是以抚恤岛民,格外宽柔,恰有以山之高,下地之卑之象。盖蛮民之凶悍,屡起骚乱,抗拒官吏,此台湾总督府所深患也。加之为之魁首者,清国阴为输送铳器弹药,我若以武力镇压之,外国宣教师等,将訾我处置之残酷,故总督府亦不能不踌躇也。今占得五爻,知本年尚有匪众未靖之象,不得不一奋兵威也。我兵士之出征,军用甚巨,区区台湾之势,有必不敷岁人,不得不以国帑偿之,谓之“不富,以其邻”。化外之民,以武力压之,谓之“利用侵伐,无不利”就此五爻推之,明年值上爻,又有“鸣谦,利用行师,征邑国”之象,不如今年剪伐,毋使复滋也。

上六:鸣谦。利用行师,征邑国。

《象传》曰:鸣谦,志未得也。可用行师,征邑国也。

此爻不中而在上卦之极,即处《谦》之极。处极谦之地,而未得其志,所谓不得其平则鸣,故曰“鸣谦”,与六二之“鸣谦”,诚中而发者,辞同而义异。六以柔处柔,柔而未得其志,不能不济之以刚,故曰“利用行师,征邑国”。《象传》换“利”字以“可”字,可者,谓当其时之可,可则用,不可则已。上六之用师,岂得已乎?故断曰“可”。然邑国属己之小国,上六才柔,未足克大敌,力柔不足兴王师,是以有不能昭神武于天下,振王威于华夷之意。《象传》曰“志未得也”,中心未得之意,亦可见也。《豫》之利行师,用其顺而动也;《谦》之利行师,用其顺而止也。

【占】 问时运:盛运已过,目下未见得意。

○ 问商业:有名无实,宜整顿旧业。

○ 问家宅:防有怪祟,时作响动,用法镇压治之。

○ 问疾病:宜自调养心志。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九年,应某贵显之嘱,为占一事,筮得《谦》之《艮》。

断曰:此卦有以山之高,入地之卑之象,恰如有功大臣,去高位而就下位,辞俸禄而隐山林,使天下之人,皆颂扬其谦德也。是以众望益归之,君上亦屡征召之,其人终谦逊而不应,迨至有可疑之迹,于是朝廷不得不声其罪,而用侵伐。上六为九三之应,虽惜九三之为人,庙议命讨,不得已也。“鸣谦,志未得”,“利用行师,征邑国”之辞,可玩味也。上爻变而为艮,见内外两卦,显现二冢之象,当时苦不得其解,至翌十年,西海起一冢,十一年东京又起一冢,遥见东西相对。余一日,与某贵显谈往事而及此,感天命之可畏,相与悚然者久之。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386爻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地山谦卦 https://yijing.taijidian.cn/12783.html

《高岛易断》是日本明治时代易学大师高岛吞象研究周易占断实例的一部巨著,是世界易学史上的奇书,百余年来以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在易学领域影响巨大,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