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雷颐卦

2021-08-04 0 1,030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雷颐卦

山雷颐卦 地位:少阴|人位:老阴|天位:少阴|错卦:泽大过风|综卦:山雷颐|交互卦:坤为地

山雷颐((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雷颐卦

颐:贞吉。观颐,自求口实。

《彖》曰:颐,贞吉,养正则吉也。观颐,观其所养也。自求口实,观其自养也。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颐之时大矣哉!

《象》曰: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

初九: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

《象》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

六二:颠颐拂经于丘颐,征凶。

《象》曰:六二征凶,行失类也。

六三,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象》曰:十年勿用,道大悖也。

六四:颠颐,吉。虎视眈眈,其欲逐逐,无咎。

《象》》曰:颠颐之吉,上施光也。

六五:拂经,居贞吉,不可涉大川。

《象》曰:居贞之吉,顺以从上也。

上九:由颐,厉,吉。利涉大川。

《象》曰:由颐厉吉,大有庆也。

 

山雷颐卦注释

27 山雷颐

“颐[129]”从臣,从页,臣为”颐”本字。页本首字,《说文》曰“头也”,从口,从一,一者,象舌,有养之义。卦体《艮》上《震》下,《艮》为山,《震》为雷,雷动也,山止也。卦以上下二阳象上下唇吻,内四阴象虚而求食。《颐》张而不合,有求食之状,故可以观《震》阳下动食象也。艮主止,止观象也。然《震》非自动也,系于艮以动,艮不上止,《震》虽欲动而不能,则其所以为《颐》之主,艮也。上下实而中虚,动而能止,曰《颐》,此卦之所以名《颐》也。

颐:贞吉。观颐,自求口实。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雷颐卦

▲ 金文颐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雷颐卦

▲ 篆书颐

《序卦传》曰:“物畜然后可养,故受之以颐,颐养也。”“观颐”则思所养,思所养则知节,嗜欲可省,廉耻可立,心志可宁,养生养德在其中矣,故“贞吉”。大抵养道主静,天地万物皆上动下止,惟《颐》下动上止,静以制动,止以忍贪,“观颐”之义也。身之有颐,本以为养,颐中虚,实之所以为养也,故曰“自求口实。”

《彖传》曰:颐,贞吉,养正则吉也。观颐,观其所养也。自求口实,观其自养也。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颐之时大矣哉!

《颐》卦内《艮》外《震》,《艮》为黔喙之属,喙口也,即《颐》之象;又为蓏《震》为蕃鲜,为百谷,皆有养之义。“颐,贞吉”者,所养得正,则有吉也。然养有正不正,不观不足以知之。观其所养何人,则养之公与私自别也;观其自养何求,则养之贪与廉可见也。果其所养皆贤,自养有节,是养得其正,即养无不吉矣。至天地圣人,极言养道之大,人之养生,多在自养,必如天地之化育无私,而万物皆被其泽,必如圣人之恫痞在抱,而上自贤哲,下及万民,无不并沐其恩。盖圣人体天地之养以为养,故所养有与天地而并大。《彖传》曰“颐之时大矣哉”,谓其所养至广,即于养之时而已见矣;不言义,而义亦在其中也。

以此卦拟人事,上三爻为艮,《艮》六五曰艮其辅,辅上颔也,有《颐》之象;下三爻为《震》,上六曰“视矍矍”,有观之义;上下互《坤》,《坤》为缶,为浆,有养之义。然养亦不一法也,节宣所以养正,饮食衣服所以养形,威仪礼貌所以养德,推己及物所以养人。盖人莫不有所养,而养亦各有所在,内而养一身,外而养天下,而要在得其正者吉。夫士之得禄位,农之事稼穑,工之造器物,商之通货财,皆各食其力,各养其身,而得其正者也,否则因糊口之无资,而忘其廉耻,如孟子所谓“苟无恒产,则放僻邪侈,无不为矣”,此其人复何足观乎?然观人者,当先观其“口实”之求,人苟不以饥渴害其心,而能以箪瓢乐其道,则其所求,有在于“口实”之外,其所养,必得夫性情之正。其自养如是,其养人当更有大者矣,必如天地之养物,圣人之养贤,以及养育万民,而其养不特得其贞,益且获其吉矣。颐养之道,尽在是也。

以此卦拟国家,下卦为人民,下民好动,有《震》之象,上卦为政府,政府能安止下民,有《艮》之象。卦名曰《颐》,《颐》,口也。下民各有一《颐》,下民即各自求养,农以力耕,商以贸货,工以造器,皆各以才力“自求口实”。而犹有自养而不足者,政府为之薄其征敛,蠲其租税,甚至发粟以救饥,给药以疗疾,朝廷之仁浆义粟,适为下民续命之恩。在政府并非以此市惠也,亦体夫天地好生之德,以为养也。至下民之中,有所谓贤者,政府尤必尊其位,重其禄,养之以大亨,而不敢不优也。时贤者沐朝廷之荣恩,而并能推朝廷之德泽,及于万民。此颐养之道,所以愈推愈广也,《彖传》曰“颐之时大矣哉”,有以夫!

通观此卦,上卦三爻,皆所以养人,下卦三爻,皆所以自养。养之道,以养人为公,自养为私;自养之道,以养德为大,养体为小。故初、二、三皆养口体,私而小者也;四、五、上皆以养德而养人,公而大者也。无论为养人为自养,要皆以得正为吉,故《象》曰:“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谓《颐》之为用,吐露言语,咀嚼饮食,皆由颐而出,君子观《颐》之象,而知所直慎宜节也。初爻以阳处下,为动之始,是动而自求养也,舍“灵龟”而观“朵颐”,是以凶也。六二处下体之中,无应于上,返而养初,故曰“征凶”。六三虽应上爻,上九而拂颐养之节,自纳于上以馅媚者也,故至“十年”而犹“勿用”,复何利之有?六四身处上体,居得其位,应于初爻,以上养下,得养之宜,又能威严寡欲,所以得吉。六五以阴居阳,而比于上,行则失位,居则“贞吉”,故“不可涉大川”。上九以阳处上而履四阴,众阴皆由此得养,故曰“由颐”:然其所以得此养者,不知几历危厉而始得吉也,故曰“厉吉”;养至此,则无往不他故曰“利涉大川”而“有庆”也。盖《颐》之全卦,专言养生之道,其本在初。曰“龟”,曰“虎”,曰“颠”,示其用也;曰“拂”正其趋也;曰“由”竟其委也。圣人所以握造化之机,而尽性命之理者,于《颐》之一卦见之矣。

《大象》曰: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

此卦山下有雷,为上止下动之义,即《颐》口之用也。夫言语者,祸福之所由招;饮食者,疾病之所由生。动止得其道,斯言不妄发,食不过度矣。君子观《颐》之象,而知其所慎,知其所节;大之则命令所出,慎之而无失,货财所入,节之而无伤;极而言之,则养德以养天下,皆无不然也。

【占】 问战征:上止下动,防队下有妄动招乱者,或机密漏泄,或酗酒启衅,最宜谨慎。

○ 问功名:山下有雷,雷发声而山亦鸣,有声名腾达之象。

○ 问经商:《颐》象内动外止,主货物内地升动,外地低落之象;又恐贩货出外,一时不能销售。其货物大约不离食品。

○ 问家宅:《艮》山欲止,《震》雷欲动,山在上,雷在下,恐地盘震动,宜防火灾。

○ 问疾病:上止下动,山属土,雷属火,主上焦寒闭,下焦热泻之象,必待五爻,《象》曰“顺以从上”,庶上下通顺乃吉。一爻一日,必至五日可愈。

○ 问行人:内卦动而外卦止,必已动身,为外事阻止。上九日“利涉大川”,知必从水路而来。近则六七日可到,远则六七月方归。

○ 问六甲:生男。

○ 问失物:山下有雷,知其物为重物压止,一时不见,待后可得。

○ 问讼事:主为言语饮食细故启衅;下欲动而上止之,必有上官出而阻止,不终讼也。

○ 问婚姻:颐养也,妇主中馈,有养之义。外夫内妻,内动而外止,有妇从夫之象,吉。

初九:舍尔灵龟[130],观我朵颐,凶。

《象传》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

凡爻辞尔与我对言,是《易》中比应,互为宾主之一例。此爻尔我云云,自应位之六四告初九之辞,“尔”指初九,“我”则六四自称也。龟为四灵之一,不饮不食,服气吐纳,渊默自养者也。《颐》初上两阳而包四阴,《离》象也,《离》为龟,故曰“灵龟”。初九一阳之始,胚胎万有,是即吾身之灵龟,不待养于外者也。舍“灵龟”而观“朵颐”,是捐其廉明之德,以行其贪窃之情,蠢兹众生,可悲可叹,故戒之曰“凶”。《象》曰“不足贵”者,谓养小失大,纵得所欲,亦不足贵也。

【占】 问战征:古者行军必先占卜以定吉凶,爻辞曰“舍尔灵龟,观我朵颐”,是不畏神明,而徒贪财物,故曰“凶”也。

○ 问营商:初爻为一阳之始,变而为《剥》,《剥》者解《剥》也,《象》曰“不利有攸往”,营商恐难获利。爻辞曰“尔”“我”者,主宾也;“朵颐”者,口之动而食物也。舍“灵龟”而观“朵颐”,有利亦恐为他人食没也,故凶。

○ 问功名:“灵龟”者内心也,“朵颐”者外貌也,舍内而求外,舍己而观人,徒慕虚声,必无实学,功名难成。

○ 问家宅:宅中六神不安,恐有外鬼作祟,动来求食,凶。

○ 问疾病:病由饮食不节所致,宜问神祈祷,可愈。

○ 问婚嫁:尔我者,男女两姓也,“舍尔”“观我”,显见两姓不谐,其故在争论礼物,必不成也,成亦必凶。

○ 问讼事:必由口舌启衅。曰“舍我”,曰“观尔”,是两造各执一见,一时不能就理。凶。

【例】 友人某来曰,余窃有希求,欲面谒某贵显,请占其成否如何?筮得《颐》之《剥》。

断曰:此卦内卦《震》雷,雷动也,外卦《艮》山,山止也,显见雷欲动而为山所止也。今得初爻,明明足下将有所动作,而为贵显所阻止。爻辞曰“舍尔灵龟,观我朵颐”,所谓“尔”者属贵显,“我”者是足下,“舍尔”“观我”,是足下欲强贵显而从我所求也。所谓“朵颐”者,口腹之求,无餍之欲,以此往谒贵显,非特不成,恐反受谴责,故曰“凶”也。

友人闻之,不快于意,后往谒贵显,为所谢绝。

六二:颠[131]颐,拂经于丘颐,征凶。

《象传》曰:六二,征凶,行失类也。

二爻比初应五,阴柔不能自养,犹女不能自处,而必从男,阴不能独立,而必从阳也。“颠”倒也,“拂”违也,“经”义也,“丘”所履之常处也。夫颐养之道,以自上养下为常,今二爻虽与五为应,阴柔不能养五,反而求养于初爻,辞曰“颠颐,拂经”,是颠倒而违于常理也。以此求养,未见其福,以此而行,未见有与,故曰“颐,征凶”。《象》曰“行失类也”,《震》为行,阴阳各从其类,二爻不知养内卦之《乾》,反养外卦之《坤》,是为“失类”,故“征凶”也。

【占】 问战征:行军之要,首在纪律严明,步伐整齐。爻曰“颠颐,拂经”,是必背违纪律,步伐错乱也。凶莫大矣。

○ 问营商:二爻变《损》,《损》,耗损也,于商不利。爻辞曰“颠”,曰“拂”,是明言买卖出入不合常理也,故曰“征凶”。

○ 问功名:“颠颐,拂经”,是不循常道,侥幸求成,虽得终凶。

○ 问婚嫁:六二阴柔居下,不奉上而反养下,是谓颠倒拂乱,不得其正,妇道不可问矣。故《象》曰“行失类也”,凶可知矣。

【例】 友人医师伊藤某,其子在横滨营商业,伊藤某一日来访,请占其子终身运限,筮得《颐》之《损》。

断曰:《颐》之六二,以阴居阴,才智俱弱,未足兴立事业也。《颐》者养也,当居下以奉上,不当以上而养下,此为养之常道也。今二爻辞曰“颠颐,拂经于丘”,是颠倒拂乱而失其正也。足下占问令郎终身,而得此爻,知令郎虽从事商业,必不能获利而养亲,而反将耗损父产,故曰“征凶”。且其所与共事者,皆非善类,故《象》曰“六二征凶,行失类也”。为今之计,惟嘱令郎停止商业,可免后患。

伊藤某闻之,大为叹息,谓《易》象所云,丝毫不爽。即命其子闭店,其子不从,竟至产业荡尽,可惜可惜!

六三: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

《象传》曰:十年勿用,道大悖也。

三爻居内卦之极,阴柔而不中正。《颐》三变而为《贲》,《吕氏春秋》;孔子卜得《贲》,曰不吉,以《贲》不得五色之正也。《颐》三比二应上,谄媚以奉上,是拂夫《颐》养之贞,故凶。上下互《坤》,《坤》为十年;故曰“十年”:《坤》又为用,以其拂贞,故曰“勿用”。三至六为《剥》,《剥》,《彖》曰“不利有攸往”,注谓当《剥》之时,强亢激拂,触忤陨身,是以“不利有攸往”。《颐》三拂贞,故直曰“无攸利”,是无所可往,无所得利也。《象传》曰“道大悻也”,极言于《颐》养之道,大相拂乱,故至“十年”而“勿用”,深责而弃绝之也。

【占】 问战征:师以贞为吉,拂贞则不吉。颐养也,养兵以备用,养拂其道,则兵不可用。《象》曰“道大悖也”,是犯上好乱,其败亡必矣,故凶。

○ 问营商:商业专在获利,曰“无攸利”,无论营业之大小,无论贩货之远近,皆无所得利也。极之“十年勿用”,是久久而不成事也,故凶。

○ 问功名:功名之道,要在出而用世,得以利济群民,是将以道养天下也。若拂夫《颐》之正,而极之“十年勿用”,则将终其身而不得见用也,故曰“无攸利”。

○ 问家宅:是宅必久无人居住矣,且恐有鬼祟出而求食,家宅不安,住之不利。

○ 问婚姻:主闺门不贞,其婚事亦必过十年可成。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二十五年,占国家之气运,筮得《颐》之《贲》;又占众议院,得初爻,推理如左:

此卦雷在下,山在上,雷欲动而为山所止。《颐》之象为人口,上腭止而下腭动。《颐》之义为养,如张口以求食也。今占国家气运得此卦,盖国家所重在人民,人民之所重在食,人一日不食则饥,七日不食则死,人民之旦夕忙忙不惮劳苦者,无非自求其食也。内而家,外而国,仰事俯畜,皆藉得食以为养也。且《颐》之反卦仍为《颐》,人民发动,政府自上得以止之,政府行动,人民在下,亦得以止之,犹是颐之上下唇,有互相开合以为用也,故利用观。“观颐”者,即观其《颐》之贞不贞也,贞即正,所谓养正则吉,由一己以推诸家国天下,皆以得养之正为吉。我日本全国人口繁殖,明治五年三干五百万人,二十年间,已达四千余万,今以一年平均计之,约有四十万人增加。论土地之开垦,每年仅不过二万町步,以地之所产,合计人口之所食,每年有二十万人民不得其食,是以人民不能不“自求口实”矣。求而正者吉,不正则放僻邪侈,无所不为,由是廉耻道丧,争夺日滋,而盗贼群起,原其故,无不由“自求口实”来也。朝廷治以禁暴之法,而不开其养生之源,譬如见赤子呱呱啼饥,不为之哺乳,而与以止啼之苦药,终无益也。为今之计,惟在诱导穷民,使人开垦荒芜不毛之地,又起国家公益之事业,而从事之,以与为民力食之地而已,谓之“颐贞吉”。

三爻之辞曰:“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是即《彖》辞所云“颐贞吉”者,而反言之也。“十年勿用,无攸利”,是凶之极致也。三爻以阴居阴,不中不正,上下俱悖《颐》养之正道,故曰“拂颐,贞凶”。国家气运,值此爻象,及今而不急为调剂,恐异日之尤,有不可测者矣。且今后十年,即至《大过》上爻之气运,则有穷民转沟壑之象,故曰“十年勿用,无攸利”。占象如斯,可惧!可惧!

占众议院,得初爻,辞曰:“舍而灵龟,观我朵颐,凶。”《象传》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龟者介虫之最灵者,曳尾泥途,是葆养灵德,而不求口实者也。初爻《震》阳之始,为下卦之主,爻辞曰“舍而灵龟,观我朵颐,凶”。今就议员而论,所谓“尔”者属主选之人,所谓“我”者必属应选之人,是舍主选者之明鉴,而专观应选者之口实,则龟无其灵,不足以为龟,即议员无其才,不足为议员也。故《象》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明言此徒求温饱之辈,虽幸充议员,何足贵乎?又此爻变则为《剥》,《剥》之为卦,“君子道消,小人道长”,此最为国家盛衰所攸关,主议员之选者,所当凛凛也。

【例】 友人某,从事商业,家道富裕,生有一子,平生悔己不学,使子就学东京。虽卒业学校,因素无家教,遂至所交非人,征逐酒食,浪费金钱,或侮慢老成,或诽谤亲友,甚至以父为顽固而奴视之,逼迫父母,分析财产。复来东京,充辩护之士,间营米商以争输赢,乃至亡失资本,复托友人,请求于父。于是其父来请一占,筮得《颐》之《贲》。

断曰:《颐》养也,谓宜以下养上者也。今令郎分父财产,未几耗尽,而复求食于父,是下不能养上,而转欲以上养下也。故三爻之辞曰:“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以令郎素失教训,不知生产之艰难,必至“十年勿用”,困苦穷厄,历尽艰辛,使之困极知悔,十年以后,或可有为也。为今之计,惟稍给口食,得以度日而已,是今日处置之法也。

其父叹息曰:所谓“子不教,父之过”,余知所悔矣!乃谢而去。

六四:颠颐,吉。虎视耽耽[132],其欲逐逐,无咎。

《象传》曰:颠颐之吉,上施光也。

四爻柔正,与初九刚正相应,居得其位,以上养下,得《颐》之义,故曰“颠颐,吉”。四爻属上体,得《艮》气,《艮》为虎,耽耽下视之貌,是威而不猛之谓也。“逐逐”,《子夏传》作“攸攸”,苟作“悠悠”,刘表作“耽耽”,云“远也”。按《汉书·叙传》,“六四耽耽,其欲浟浟”,师古注,“浟浟,欲利之貌”。初取象于龟,龟者介虫之长;四取象于虎,虎者百兽之长,是两相应也。龟之德在灵,虎之威在视,初与四,取义各有所在。且《颐》卦旁通《大过》,“大过颠也”,故四称“颠”,二亦称“颠”。六二“颠颐凶”,六四则以“颠颐”得吉者何也?盖六二处下体而又养下,是以凶也;六四处上体,又应于初,阴而应阳,又能威严寡欲,所以吉也。《象》曰:“颠颐之吉,上施光也”,“上”谓上九。上得《乾》之一画,《乾》阳上烛,光明无所不照,四知养其乾元,则《乾》之光施于四,四即得之以为光,是以曰“上施光也。”

【占】 问战征:战士之勇者称虎臣,亦称虎贲,皆谓其有力也。然必须养其精锐而后用,非徒恃威猛而轻进也,故曰“颠颐,吉”。

○ 问营商:“颠”,恐一时物价有倒跌之象。“虎视耽耽,其欲逐逐”,譬言商人谋利之状,能视其贱价而置货,故吉而无咎。

○ 问功名:功名之兆,自古多取龙虎,是以吉也。“视耽耽”,“欲逐逐”,皆谋望腾达之意。

○ 问家宅:此宅必右山白虎居高,有怒目欲噬之形,幸四爻以阴居阴,位得其正,可无咎也。

○ 问六甲:生男。

【例】 内务省参事官松本郁郎氏,将以公事赴浓尾,因请占任命事件。筮得《颐》之《噬嗑》。

断曰:此卦内卦为《震》动,外卦为《艮》止,知足下赴浓尾地方,为办理震灾后之事宜也,《震》动《艮》止,其象昭然。颐养之道,以下养上为正,今《震》灾之后,民不得食,朝廷为发粟赈济,是以上而养下也,颠倒也,故曰“颠颐,吉”。“虎视耽耽,其欲逐逐”,属在灾民,其惶惶求食,俨如饿虎,亦无足怪。然其中保无奸吏营私,视政府赈灾之饷,阴作中饱之图?所谓“视耽耽”,“欲逐逐”者,亦未始无人也。足下办此灾案,尤当察其奸曲。此爻变为《噬嗑》,《噬嗑》为卦,用狱明罚,所谓“小惩而大诫之”也。恤此灾民,惩彼奸吏,虽有“虎视耽耽,其欲逐逐”,固无咎也。

松本氏首肯而去,后果如此占。

【例】 友人某来,请占某贵显,筮得《颐》之《益》。

断曰:四爻位近六五,显见宰辅之象。四处上体,为《艮》之始,其威德能镇定群动,其恩泽能养育群生;应于初爻,阴而养阳,又能威严而寡欲,故曰“颠颐,吉。虎视耽耽,其欲逐逐,无咎”也。友人曰:断语如见其人。

六五:拂经,居贞吉,不可涉大川。

《象传》曰:居贞之吉,顺以从上也。

五爻以阳居阳,无应于下,而比于上,是为君者不能养人,反为人所养者也,即拂君道之常经,故曰“拂经”。《颐》卦六爻,惟初上属阳,阳宜行,阴宜居,且五体《艮》,《艮》为止,行则失类,故曰“居贞吉”。五又中虚象《坎》,《坎》为险,又为大川,“居贞”虽吉,而养道未成,不能以济险,故曰“不可涉大川”。按二曰“拂经”,三曰“拂颐”,拂,违也,二三以违拂颐养之道,故皆曰“凶”。五亦曰“拂经”,而独曰吉,何也?不知五爻之吉,不在“拂经”,而在“居贞”,故《象传》曰:“居贞之吉,顺以从上。”“上”谓上九,谓五近上,能以阴顺阳,故居贞得吉也。

【占】 问战征:行军之道,有经有权,谓能达权,似不必拘拘守经也,故“拂经”无咎。曰“居贞吉”,则宜固守,不宜进攻。“不可涉大川”,恐于川流之际有伏兵;舟揖前往,防有风波之厄,皆当谨慎。

○ 问营商:利于坐贾,不利行商,贩货出洋,更为可虑。

○ 问功名:出而应试,难望成名。

○ 问家宅:上体属《艮》,山居则吉,若在临江近水,其宅不利。

○ 问婚嫁:恐有不得媒聘之正者,若能从一而终,则亦吉也。

○ 问六甲:生男。

○ 问疾病:病在五爻,久则四五月,近则五六天,由于调养失宜。能安居静养则吉,若冒风雨,涉远路,恐难治也。

【例】 明治十年中秋,东京增上寺大教正福田行诫,偕其徒少教正朝日氏来访,曰:我增上寺佛殿,往罹火灾,已阅十年,寺僧谋请重新,余谓兵革之余,集资非易,僧徒闻之,不以余言为是,谓本山而无大殿,是失庄严之相,咸各誓愿募化,计图再建。于是预算经费,一切所需,凡若干万元,后因物价腾贵,施工未竣,金款告匮。敢请一占。余曰:《易》道尽人事而俟天命,琐琐细事,未可渎问,不如占间佛殿之建筑何时完成,朝日氏诺,筮得《颐》之《益》。

断曰:筮得《颐》五爻,可观现今佛家之结果也。“经”即佛经,“拂经”者,有违佛经之旨趣也。维新以来,佛制亦从而改革,寺领既还,法禁遂改,食肉畜妻,在所不禁,出家在家,复何区别?是之谓“拂经”。然佛家宗旨,自来不一,古之名僧,有以饭鸽为食者,经文所载,有以法喜为妻者,是以身犯法而为虚无,空诸所有而归寂灭者也。此亦一法也,但必以安居守贞为吉,若不避危险,与俗人争利逐欲,则不可也,故曰“不可涉大川”。《颐》反卦为《大过》,《大过》四爻曰“栋隆,”吉”;九四互《乾》,辰在亥,上值危室,《开元占经》引甘氏曰,“危主架屋”,又引《地轴占》曰:“营室大人之宫”,故“栋隆”。佛殿以供大佛,是以亦有“栋隆”之象。《颐》五爻《象传》曰:“居贞之吉,顺以从上也。”“上”指上九,上九曰:“由颐厉吉,大有庆也。”五至上,相隔一爻,谓一年,顺以从上,俟明年,佛殿可成,故曰“有庆”。

上九:由颐,厉吉。利涉大川。

《象传》曰:由颐,厉吉,大有庆也。

此卦初上两刚,合养四阴,初爻在下,《震》阳尚微,势力未充;上爻交上,艮阳已极,德足养人,卦中四阴,皆由上九而养,故曰“由颐”。上爻在卦为成卦之主,在爻为养人之主,其任甚重,且以阳刚之才,居危疑之地,苟其稍形骄惰,君疑众怨,是危殆之道也。故人臣当此,惟常怀危厉之念,斯可保其吉也。伊尹、周公忧勤惕厉,终得其吉,即此道也,故曰“厉吉”,以厉而得吉也。养至此,则乾元在我,川可涉,危可济,弱水不能陷,大海不能阻,夫亦安往而不可哉!故曰“利涉大川”。较六五之可“居贞”而“不可以涉大川”者,又有进矣,是足以当天下之大任,济天下之艰危,以成天下之治安者也,在此“由颐”之功耳。《象传》曰“由颐厉吉,大有庆也”,谓阳刚在上,能由养己以及养人,推而至于养天下,则无人而不被其养,即无人而不获其庆也,故《象》曰“大有庆也”。

【占】 问战征:谚云“养兵千日,用在一朝”,其得效力疆场者,皆由平日教养来也,故曰“由颐”。兵,危事也,不知几经危厉,乃得此克捷之功,故曰“厉吉”。“利涉大川”者,必其军士同心同德,斯得涉险,临危而不避,如周师之会孟津,诸葛之渡沪水是也。

○ 问营商:商业专在谋利,得利则足以养身养家。然商不能安居而得利也,必将涉历险途,或远贾重洋,方可获利,故曰“厉吉”。

○ 问功名:功名一道,由小而大,由卑而尊,然必忧勤惕厉,乃得功成名遂也。《象》曰“大有庆也”,是即所谓得之有喜也。

○ 问疾病:虽危得救,故曰“厉吉”。

○ 问六甲:生男,故《象》曰“大有庆也”。

【例】 余每年于冬至日,占翌岁事物之吉凶,以为常例。明治二十二年冬,为占一卦,筮得《颐》之《复》。

今岁一月,某贵显来访,问及麦作丰歉如何?余曰:本年政府蓄金备荒,购入外国米,以济灾黎。某贵显问何以知之?答曰:冬至余曾占今年麦作,遇《颐》之《复》。《颐》之为卦,其象为口,其义主养,小之则养在一身一家,大之则养及天下万民,群生衣食,由此而推暨也,故曰“由颐”。上九一阳在上,四阴在下,定卜先时多雨,麦作不丰,及至上爻,阳光发露,收成尚可,故曰“厉吉”。在昨年,因遭水灾,谷粒歉收,今年春,麦又不丰,则民食阈乏,米价腾贵,势必困苦流离,有不堪着想者矣。政府目击时艰,设法赈济,计惟招购外国洋米,以济民饥。其米之来,或自清国,或自印度,或自暹罗,皆由舶运,故曰“利涉大川”。后余以此占上申大藏省,政府乃察其机,即以备荒蓄金购入外国米,出卖于诸港,民心遂得安悦。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六十四卦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雷颐卦 https://yijing.taijidian.cn/12687.html

《高岛易断》是日本明治时代易学大师高岛吞象研究周易占断实例的一部巨著,是世界易学史上的奇书,百余年来以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在易学领域影响巨大,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