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单爻注释| 夬卦 – 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2021-08-05 0 781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单爻注释| 夬卦 – 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泽天夬卦 地位:老阳|人位:老阳|天位:少阳|错卦:山地剥|综卦:天风姤|交互卦:乾为天

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43 泽天夬

《序卦传》曰:“益而不已必决,故受之以夬。夬者,决也。”夫物未有增益盈满而不溃决者,夬所以继《益》也。《夬》与《剥》反,《剥》以五阴剥一阳,阳几于尽,《剥》者,削也,其心险,故其《剥》也深而刻;夬以五阳决一阴,阴几于尽,“夬者,决也”,其气刚,故其决公而明。卦体《乾》下《兑》上,泽在天上,有决而欲下之势,故名其卦曰《夬》。

[33]: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单爻注释| 夬卦 – 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 篆书夬

《夬》,五阳方长,孤阴垂尽,《兑》在《乾》上,是一阴处群阳之上,其势足以压制群阳,群阳虽盛,不敢以造次求夬。《乾》为王,《兑》为口,“扬于王庭”,是声明小人之奸状,宣扬于王庭之上。“孚号”者,五刚合志,众口同声,呼号其侣,以决一阴。“有厉”者,譬如履虎咥人,时切危惧,故厉。《兑》二动为《震》,《震》为告,《兑》上本《坤》,《坤》为邑,告邑,告《坤》也。《坤》势至《兑》已孤,告《坤》者欲其一变从《乾》,去邪就正,归为君子。若恃此一阴,与五阳相抗,则疑阳必战,“其血玄黄”,不利孰甚焉!故曰“不利即戎”。《乾》为健行,《乾》阳刚直,不为难阻,刚德日进,斯阴邪日退,故曰“利有攸往”。

《彖传》曰:夬,决也,刚决柔也。健而说,决而和。扬于王庭,柔乘五刚也。孚号有厉,其危则光也。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

《兑》泽《乾》天,《兑》为附决,决之文,从《夬》,故夬取义于决。一柔五刚,合而为夬,是谓之“刚决柔”也。《乾》健《兑》悦,《乾》健而决,《兑》悦而和,是谓之决而悦。五阳在下,以下夬上,不明其罪,不足以正其辜,故必声罪致讨,显然扬布于君廷,以示公正而无私曲也。“孚”者,信也;“号”者,号令也;“厉”者,危也。秉《乾》之信,号召群阳,共力一决。《夬》《履》易位,《履》五曰“夬履,贞厉”,谓怀此危厉,乃能履之而“不疚”。《履》《彖传》曰“光明也”,故《夬》《彖传》曰“其危乃光也”。“告”,告诫也,阴居上位,必有采地,“邑”,即阴之邑也。“告自邑”,谓诫之用劝,使之自退,告而不退,则继之用威,必将群起而攻之,是“即戎”也。以一抗五,势必不利。“尚”,加也,谓阴虽加于五阳之上,至此而阴乃穷矣,不利在阴,利在于阳。阳刚齐进,以夬一阴,是去恶务尽,往何不利?柔消刚长,故曰“刚长乃终也”。盖君子之去小人,深虑熟计,不敢轻用其夬,必先告以文德,不得已而后出以武功。视小人之害君子,残忍苛刻,其用心迥不同也。

以此卦拟人事,阳正而阴邪,刚直而柔曲。人事与国事,虽分大小,而害则一也。一在治家,奸邪固足兆祸,群邪竞进,其家必亡,即或间容一奸,似可无害,不知遗孽之萌,由此渐滋,其终遂致蔓延而不可去。一在交友,偏僻固足招损,朋比皆奸,其隙必深,即或偶与往来,亦尝思避,不知既入其党,因之坠名,其终必至牵连而不可解。譬如群鸟之中畜一鸇,而群鸟皆被其噬;譬如百谷之中,留一秕,而百谷咸受其害。君子处此,不敢以邪势之孤,而宽意容之,亦不敢以邪势之孤,而轻心除之,必为之声明其罪,宣告大众,昭示信义,号召群阳,其事虽危,其道乃光。而犹不欲急切用猛,有失忠厚之道,故必就其家而告之,诏以去邪归正,勿终“迷复”,如其不从,则兴众用强,势所不免。然不利在彼,而利终在我,一阴势衰,众阳力盛,所往故无不利也。去恶如去草,务绝其根,不使复萌,一阴虽微,务尽夬之,斯阴尽灭,而阳得尽长矣,如是而《夬》之事乃终。法此卦义以处人事,斯阴消而家道正,邪去而交道善,凡起居动静,一以崇正黜邪为主,而人事全矣。

以此卦拟国家,就卦体而言,五阳为五君子,秉《乾》阳之德,刚方中正,群贤在位,不可谓非国家之福也;独惜首居上位者,为阴险奸邪之小人,如汉献帝朝之有曹操,宋高宗时之有秦桧。方其初,在奸臣亦尝屈己下贤,罗致群才,以收人望,而在正人君子,必不受其牢笼,务欲削除奸恶,以清朝政。或奏牍以辨奸,或奉诏以除乱,计谋不密,反致斥为罪臣,目为朋党,古来忠臣杰士,由兹罹祸者不乏其人,是皆未详审夫夬卦之义者。

《夬》之卦体上《兑》下《乾》,五阳在下,一阴在上;《夬》之卦义,合此五阳,以《夬》一阴。《象》曰“泽上于天,夬”,意将决此天上之水,使至下流,《夬》之不慎,势必洪水滔天,则一阴未去,五阳反传。所称“刚”者阳也,“柔”者阴也,“健而悦”,健而不专用其健也;“夬而和”,决而不遽施其决也,其审慎周详为何如乎!“扬于王庭”,所谓声罪致讨也;“孚号有厉”,所谓“夕惕厉”也,其深虑熟计为何如乎!然犹不欲直行力争也,嫉恶纵严,而劝善犹殷,必先进而告之曰:欢兜共工,圣世必流,恶来飞廉,盛朝见戮,毋恃高爵,宜早投诚,从则复其官,不从戮于社,利与不利,请自择焉!盖所谓“告自邑,不利即戎,所尚乃穷也”。吾侪同志,黜邪崇正,以光朝政,以肃官方,志在必往,以终乃事,是所谓“利有攸往,刚长乃终也”。

自来小人之害君子也,穷凶极恶,无所不至,而君子之待小人也,每以姑息宽容,反受其祸。《彖传》所云“刚长乃终”者,以示后世除恶务尽之道也。《观》六爻无一吉辞,多以凶咎为戒,所以痛绝小人,亦即以申警君子。《履》之一阴,目之为虎,盖君子之防小人,无异防虎也,不则即为所咥矣。《彖》所谓“健而悦,夬而和”,夬阴之旨,其在斯乎!

通观此卦,五阳一阴之卦凡四,《履》、《夬》、《姤》、《小畜》是也。《姤》、《小畜》,一阴属《巽》,《夬》、《履》一阴属《兑》;《履》一阴在三,《小畜》一阴在四,是小人处君子之间。《姤》一阴在下,是初进之小人也,其势本孤,其力皆微;《夬》则一阴在上,是小人居高临下,足以压制群刚,未可轻用力夬者也。故《彖传》言“健”,言“决”,言“扬”,言“号”,言“往”,皆示以必夬之意;言“悦”,言“和”,言“厉”,言“危”,言“不利”,皆惕以用夬之惧。《大壮》之戒“用壮”,夬之用决,其旨同也。若藐视孤阴,恃群阳之盛势,而造次求决,此私智自雄,非观变时中之道,古来党祸,可为前鉴。六爻之辞,多与《彖传》相表里:初诫以“不胜”,二惕以“有戎”,三警以“有凶”。内三爻为《乾》,《乾》健也,健所以宜进也。四曰“牵羊悔亡”,五曰“无咎”,上曰“不可长”。外三爻属《兑》,《兑》,和也,和乃可以用夬也。在五阳秉刚决柔,是以盛决衰,以强决弱,宜若易易,而《易》辞谆谆垂诫,不胜危惧,盖谓尹子易消,小人难退,由来已久。夬之一阴,夬之未尽,姤之一阴,即生于下。阴阳消长,不能与造物争,而因时保护,惟存乎其人而已。

《大象》曰:泽上于天,夬,君子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

兑为泽之气,上天则化雨而下降,有夬之象,故曰“泽上于天,夬”。君子法此象,取上之富贵德泽,施之于下,故曰“施禄及下”。禄之及下,犹天之泽于万物也;下之待禄,犹万物之待泽于天也。君子与贤者,共治天职,共食天禄,未尝以德自居,若居德自私,靳而不施,失夬决之义,故曰“居德则忌”。“忌”,禁忌也,凡行惠施恩之事,喜决而忌居,乘危构怨之事,喜居而忌决,是尤圣人言外之意也。

【占】 问时运:目下气运强盛,财宜散,不宜聚,聚则有祸。

○ 问战征:赏要明,罚要公,切勿夸张自伐,克减军粮。

○ 问营商:获利颇厚,但利己利人,分财宜均,若靳而不施,必致众嫉。

○ 问功名:泽上于天,有居高位之象;盈满致损,所当自警。

○ 问家宅:“泽上于天”,防有水溢之患。

○ 问婚姻:《夬》有决绝之义,且《夬》反为《姤》,《姤》曰“勿用娶女”,此婚不成。

○ 问讼事:夬者决也,有断之义,一断便可了讼。

○ 问六甲:生男。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386爻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单爻注释| 夬卦 – 夬: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https://yijing.taijidian.cn/12558.html

《高岛易断》是日本明治时代易学大师高岛吞象研究周易占断实例的一部巨著,是世界易学史上的奇书,百余年来以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在易学领域影响巨大,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