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上经】第10卦-履卦䷉天泽履卦(兑下乾上)-(宋)董楷撰《周易传义附录•卷三上》

周易上经】第11卦-泰卦地天泰卦乾下坤上)-(宋)董楷撰《周易傳義附錄•卷三上》

傳:序卦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履得其所則舒泰,泰則安矣,泰所以次履也。為卦坤隂在上,乾陽居下,天地隂陽之氣相交而和,則萬物生成,故為通泰。

原文】泰卦䷊卦辞:

泰,小往大來吉亨

傳:小謂隂,大謂陽。往,往之【一作居】。於外也。來,來居於内也。陽氣下降,隂氣上交也。隂陽和暢,則萬物生遂,天地之泰也。以人事言之,大則君上,小則臣下,君推誠以任下,臣盡誠以事君,上下之志通,朝廷之泰也。陽為君子,隂為小人,君子來處於内,小人往處於外,是君子得位,小人在下,天下之泰也。泰之道,吉而且也。不元吉元亨者,時有汙隆,治有小大,雖泰豈一槩哉?言吉亨則可包矣。

《本義》泰,通也。為卦天地交而二氣通,故為泰,正月之卦也。小謂隂,大謂陽,言往居外,乾來居内。又自歸妹來,則六往居四,九來居三也。占者有剛陽之德,則吉而亨矣。

【原文】泰卦䷊彖传

彖曰:泰,小往大來,吉亨,則是天地交而萬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

傳:小往大來,隂往而陽來也,則是天地隂陽之氣相交,而萬物得遂其通泰也。在人則上下之情交通,而其志意同也。

【原文】內陽而外陰內健而外順內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長,丁丈反】。

傳:陽來居内,隂往居外,陽進而隂退也。乾健在内,坤順在外,為内健而外順,君子之道也。君子在内,小人在外,是君子道長,小人道消,所以為泰也。既取隂陽交和,又取君子道長,隂陽交和,乃君子之【一无之字】道長也。

【原文】泰卦䷊象传

【原文】象曰天地交,泰。后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財,音才。乂,才載反。相,息亮反。左,音佐。右,音估】。

傳:天地交而隂陽和,則萬物茂遂,所以泰也。人君當體天地通泰之象,而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生民也。財成,謂體天地交泰之道,而財制成其施為之方也。輔相天地之宜,天地通泰,則萬物茂遂。人君體之而為法制,使民用天時,因地,輔助化育之功,成其美之利也。如春氣𤼵生萬物,則為播殖之法,秋氣成實萬物,則為收斂之法,乃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輔助於民也。民之生,必賴君上為之法制,以敎率輔翼之,乃得遂其生養,是左右之也。

《程氏•附録》:李嘉申問: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如何?曰:天地之道不能自成,須聖人裁成輔相之。如嵗有四時,聖人春則敎民播種,秋則敎民收穫,是裁成也;敎民耡耘灌溉,是輔相也。又問:以左右民,如何?曰:古之盛時,未嘗不敎民,故立之君,設官以治之。周公師保萬民,與此卦言左右民,皆是也。後世未嘗敎民,任其自生自育,只治其闕而已。

《本義》:裁成以制其過,輔相以補其不及。

《朱氏•附録》:裁成是截做段子底,輔相是佐助它底。天地之化,儱侗相續下來,聖人便截作段子。如氣化一年一周,聖人與它截做春夏秋冬四時。

問:裁成輔相字如何曰:裁成,猶裁截成就之也。輔相者,便只是於裁成處以補其不及而已。問:裁成何處可見?曰:眼前皆可見。且如君臣父子兄弟夫婦,聖人便為制下許多禮數倫序,只此便是裁成處,至大至小之事皆是。固是萬物本有此道理,若非聖人裁成之,亦不能得如此齊整。此皆天地之所不能為,而聖人能之,所以贊天地之化育,而功與天地參也。又問:輔相裁成,學者日用處有曰:飢食渴飲,冬裘夏葛,耒耜罔皆是。

問:后以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若論聖人裁成輔相之功,當无時而不然,何獨於泰卦言之?曰:天地交泰,萬物各遂其理,聖人自此方能致用。若天地閉塞,萬物不生時,聖人亦无所施其巧。

【原文】泰卦䷊初九

初九:拔茅茹,以其彙,征吉【茅,卯交反,一音苗。茹,汝據反,一讀為如。彚,音胃。否卦】。

傳:初以陽居下,是有剛明之才而在下者也。時之否,則君子退而窮處。時既【一作將泰則志在上進也。君子之進,必與其朋類相牽援,如茅之根然,拔其一則牽連而起矣。茹,根之相牽連者,故以為象。彚,類也。賢者以其類進,同志以行其道,是以吉也。君子之進,必以其類,不唯志在相先,樂於與善,實乃相賴以濟。故君子小人未有能獨立,不賴朋類之助者也。自古君子得位,則天下之賢於朝廷,同志協力以成天下之泰。小人在位,則不肖者並進,然後其黨勝而天下否矣。蓋各從其類也。

《本義》:三陽在下,相連而進,拔茅連茹之象。征,行之吉也。占者陽剛,則其征吉矣。郭璞洞林讀至彚字絶句,下卦放此。

《朱氏•附録》:泰初九云:占者陽剛,則其征吉矣。當云:占者陽剛而得其類,則征吉矣。以其彚亦占辭。

以其彚屬上文。嘗見郭璞洞林亦如此做句,便是每時人已自恁地讀了。蓋拔茅茹者,物象也;以其彚者,人也。

先生謂潘時舉曰:易最難看,須識聖人作易之意。且如泰之初九:拔茅茹,以其彚,征吉。謂其引賢類進也。卻不正說引賢類進,而云拔茅茹,何邪?如此之類,須要思量。某之啟自說得分曉,且試去看。時舉退看啟蒙。晚往侍坐,時舉曰:向者看程易,只就注解上生議論,卻不曾靠得易看,所以不見聖人作易之本意。今日看啟蒙,方見得聖人一部易,皆是假借虚設之辭。蓋緣天下之理,若正說出,便只作得一件用。唯以象言,則當卜筮之時,看是甚事,都來應得。如泰之初九,若正作引賢類進說,則便只作得引賢類進用。唯以拔茅茹之象言之,則其他事類皆可應也。啟蒙警學篇云:理定既實,事來尚虚。用應始有,體該本无。便見得易只是虚設之辭,看事如何應耳。未知如此看得否?先生頷之。

【原文】象曰: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傳:時將泰,則羣賢皆欲上進。三陽之志,欲進同也。故取茅茹彚征之象,志在外,上進也。

【原文】泰卦䷊九二

九二: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于中行【馮音憑】。

傳:二以陽剛得中,上應於五;五以柔順得中,下應於二。君臣同德,是以剛中之才,為上所專任。故二雖居臣位,主治泰者也,所謂上下交而其志同也。故治泰之道,主二而言。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四者處泰之道也。人情安肆,則政踈緩,而法度廢弛,庶事无。治之之道,必有包含荒之量,則其施為寛裕詳密,弊革事理,而人安之。若无含弘之度,有忿疾之心,則无深遠之慮,有暴擾之患,深弊未去,而近患已生矣,故在包荒也。用馮河,泰寧之世,人情習於久安,安於守常,惰於因循,憚於更變,非有馮河之勇,不能有為於斯時也。馮河,謂其剛果。足【一作可】以濟深越險也。自古泰治之世,必至於衰替,蓋由狃習安逸,因循而然。自非剛斷之君,英烈之輔,不能挺特奮𤼵以革其弊也,故曰用馮河。或疑上云包荒,則是包含寛容,此云用馮河,則是奮𤼵改革,似相反也。不知以含容【一作弘】之量,施剛果之用,乃聖賢之為也。不遐遺,泰寧之時,人心狃於泰,則苟安逸而已,烏能復深思遠慮,及於遐遠之事哉?治夫泰者,當周及庶事,雖遐遠不可遺。若事之微隐,賢才之在僻【一作側】,陋皆遐遠者也,時泰則固遺之矣。朋亡,夫時之既泰,則人習於安其情,肆而失節,將約而正之,非絶去其朋與之私,則不能也,故云朋亡。自古立法制事,牽於人情,卒不能行者多矣。若夫禁奢侈則害於近戚,限田產則妨於貴家,如此之類,既不能【一无既不能字】斷以大公而必行,則是【一有,不字】牽於朋也。治泰不能朋亡,則為之難矣。治泰之道,有此四者,則能合於九二之德,故曰得尚于中行,言能配合中行之義也。尚,配也。

《本義》:九二以剛居柔,在下之中,上有六五之應,主乎泰而得中道者也。占者能包容荒而果斷剛決,不遺遐遠,而不眤朋比,則合乎此爻中行之道矣。

【原文】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傳:象舉包荒一句,而通解四者之義,言如此則能配合中行之德,而其道光明顯大也。

《朱氏•附録》:問: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以九二剛中有光大之德,乃能包荒邪?為是包荒得尚于中行,所以光大邪?曰:易上如說以中正也,皆是以其中正,方能如此。此處也只得做以其光大說。若不是一箇心胷明闊底,如何做得!

【原文】泰卦䷊九三

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復。艱无咎勿恤,于食有福【陂彼偽反】。

傳:三居泰之中,在諸陽之上,泰之盛也。物理如循環,在下者必,居上者必降。泰久而必否,故於泰之盛,與陽之將進,而為之戒曰:无常安平而不險陂者,謂无常泰也。无常往而不返者,謂隂當復也。平者陂,往者復,則為否矣。當知天理之必然,方泰之時,不敢安逸,常艱危其思慮,正固其施為,如是則可以无咎。處泰之道,既能艱貞,則可常保其泰。不勞憂恤,得其所求也。不失所期為孚,如是則於其禄食有福也。禄食,謂福祉。善處泰者,其福可長也。蓋德善日積,則福禄日臻。德踰於禄,則雖盛而非滿。自古隆盛,未有不失道而喪敗者也。

《本義》:將過于中,泰將極而否欲來之時也。恤,憂也。孚,所期之信也。戒占者艱難守正,則无咎而有福。

《朱氏•附録》:勿恤其孚,只作一句讀。孚只是信,此言勿恤後來信與不信。

于食有福,如食舊德之食。東坡赤壁賦:吾與子之所共食。

【原文】象曰:无往不復,天地際也。

傳:无往不復,言天地之交際也。陽降于下,必復于上,隂升于上,必復于下,屈伸往來之常理也【一作理之常也】。因天地交際之道,明否泰不常之理,以為戒也。

【原文】泰卦䷊六四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鄰,不戒以孚。

傳:六四處泰之過中,以隂在上,志在下,復上二隂亦志在趨下。翩翩,疾飛之貌。四翩翩就下,與其鄰同也。鄰,其類也,謂五與上。夫人富而其類從者,為利也。不富而從者【一無者字】,其志同也。三隂皆在下之物,居上乃失其實,其志皆欲下行,故不富而相從,不待戒告而誠意相合也。夫隂陽之升降,乃時運之否泰,或交或散,理之常也。泰既過中,則將變矣。聖人於三尚云艱貞則有福,蓋三為將中,知戒則可保。四已過中矣,理必變也,故專言始終反復之道。五,泰之主,則復言處泰之義。

《本義》:已過乎中,泰已極矣,故三隂翩然而下復,不待富而其類從之,不待戒令而信也。其占為有小人合交,以害正道,君子所當戒也。隂虚陽實,故凡言不富者,皆隂爻也。

《朱氏•附録》:富以其鄰,言以其富厚之力而能用其鄰;不富以其鄰,言不待富厚之力而能用其鄰。

【原文】象曰:翩翩不富,皆失實也;不戒以孚,中心願也。

傳:翩翩,下往之疾。不待富而鄰從者,以三隂在上,皆失其實故也。隂本在下之物,今乃居上,是失實也。不待告戒而誠意相與者,蓋其中心所願故也。理當然者,天也。衆所同者,時也。

《本義》:隂本居下,在上為失實。

【原文】泰卦䷊六五:

六五:帝乙歸妹,以祉【祉音止】。

傳:史謂湯為天乙,厥後有帝祖乙,亦賢王也。後又有帝乙。多士曰:自成湯至于帝乙,罔不明德恤祀。稱帝乙者,未知誰是。以爻義之,帝乙制王姬下嫁之禮法者也。自古帝女雖皆下嫁,至帝乙然後制為【一作其】禮法,使降其尊貴,以順從其夫也。六五以隂柔居君位,下應於九二剛明之賢,五能倚任其賢臣而順從之,如帝乙之歸妹然。降其尊而順從於陽,則以之受祉,且元吉也。元吉,大吉而盡善者也,謂成治泰之功也。

《本義》:以隂居尊,為泰之主,柔中虚已,下應九二,吉之道也。而帝乙歸妹之時,亦嘗占得此爻,占者如是,則有祉而元吉矣。凡經以古人為言,如高宗、箕子之類者,皆放此。

【原文】象曰:以祉元吉,中以行願也。

傳:所以能獲祉福且元吉者,由其以中道合而行其志願也。有中德所以能任剛中之賢,所聽從者皆其志願也,非其所欲,能從之乎?

【原文】泰卦䷊上六

上六:城復于隍,勿用師。自邑告命,貞吝。

傳:掘隍,土積累以成城,如治道積累以成泰。及泰之終,將反為否,如城土頹圯,復反于隍也。上泰之終,六以小人處之,行將否矣。勿用師,君之所以能用其衆者,上下之情通而心從也。今泰之將終,失泰之道,上下之情不通矣。民心散,不從其上,豈可用也?用之則亂。衆既不可用,方自其親近而告命之,雖使所告命者得其正,亦可羞吝。邑,所居,謂親近,大率告命必自近始。凡貞、貞吝有二義,有貞固守此則凶吝者,有雖得正亦凶吝者。此不云貞凶而云貞吝者【一无者字】將否而方告命為可羞吝,否不由於告命也。

《本義》:泰極而否,城復于隍之象。戒占者不可力爭,但可自守,雖得其正,亦不免於羞吝也。

《朱氏•附録》:城復于隍,須有這箇城。㡳象隍,㡳象邑,㡳象城。隍、邑皆土地,在坤爻中自有此象。

城復于隍,隍是河,掘其土以為城,又因以固城也。勿用師,師是兵師,凡坤有衆與土之象。

方泰極之時,只得自治其邑。程先生說:民心離散,自其親近者而告命之,雖正吝,然此時只得如此,卻未至於凶。

問:泰卦无平不陂,无往不復,與城復於隍。因言:否、泰相乘如此,聖人因以垂戒。先生曰:此亦事勢之必然。治久必亂,亂久必治,天下无久而不變之理。子善遂言:天下治亂,皆生於人心。治久則人心放肆,故亂因此生;亂極則人心恐懼,故治由此起。先生曰:固是生於人心,然履其運者,必有變化持守之道可也。如明皇開元之治,自是好了。若但能把捉,不至如天寶之放肆,則後來亦不應如此狼狽。銖因言:觀聖人立象係辭,當好時,便須有戒懼收斂㡳意;當不好時,便須有艱難守正㡳意。徹首徹尾,不過敬而已。卦中无全好者,亦无全不好者。大率敬即好,不敬即不好。先生頷之。

【原文】象曰:城復于隍,其命亂也。

傳:城復于隍矣,雖其命之亂,不可止也

《本義》:命亂故復否,告命所以治之也。

周易傳義附録卷三上

<經部,易類,周易傳義附錄>

 

【资料录入】:王玲玲

【初次点校】:訾翠芬

【再次点校】:暂无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二十册-經部十四易类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周易上经】第10卦-履卦䷉天泽履卦(兑下乾上)-(宋)董楷撰《周易传义附录•卷三上》 https://yijing.taijidian.cn/11080.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周易上经】第10卦-履卦䷉天泽履卦(兑下乾上)-(宋)董楷撰《周易传义附录•卷三上》-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