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下经】第35卦-晋卦䷢火地晋卦(坤下离上)-(宋)赵汝楳撰《周易辑闻•卷四》

周易下经】第35卦-晋卦火地晋卦(坤下离上)-(宋)趙汝楳撰《周易輯聞•卷四》

於卦變為離,重坤,於爻變為二。陽爻卦䷒二與上、初與四互易而變。卦以柔進得名,然初極下,二猶在地,皆欲進而未能。至三始出地上,率衆柔與之俱進。之為晉,六三當之。五為接柔之主,四以剛居下,以畏伏如鼠為正。上以剛居外,不得不伐以正之,此六爻之情也。

【原文】卦䷢象传:

【原文】象曰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德

離為明,坤為地。上離下坤,有日初出地,進而上行之象。日月之光,入地則晦。方其晦時,明未嘗滅;迨其出地,則復明耳。猶人之明德,本吾固有,无以昭之,則其明亦晦。然日月運行,豈有推挽之者?君子體之,自昭其明,非由於人可也。自昭,其乾之自強者歟?昭明德,其大學之明明德者歟?

【原文】晋卦䷢卦辞:

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離自坤出,有上進之象,故卦名晉。

康侯,有康功之諸侯,即冬官梓人所謂寧侯。康侯在外,朝覲則進于王畿,故繫以康侯之辭。錫馬蕃庶,侯享王之禮。錫,猶師錫、錫貢之錫。馬,地類也。蕃,衍也。庶,富也。覲禮曰:庭實唯國所有,奉束帛匹馬卓立,九馬隨之。是錫馬蕃庶之類也。晝日三接,王接侯之禮。凡稱日者,兼晝夜為言,日不及夜也,離之象也。覲禮奠王、奠幣,王勞之,皆延升,即三接之類也。三接行於終晝之時,見其情親而禮縟也。康功之侯,進而朝王,其用以錫貢之馬,盛多若此。天子乃於晝日之間,三接以撫勞之,此晉之所以為晉也。他卦彖辭,率有亨利貞吉等語,此獨无之者。卦以晉為名,晉以柔進立義,君明臣順,交際各盡其禮,他固有不待言者。

【原文】晋卦䷢彖传:

彖曰:晉,進也。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

火在天上,中天之日,如光天之下,天子之象。明出地上,初出于地,如顯于西土,諸侯之象。明出地上,通兩卦而言,謂康侯也。大明析上卦而言,指六五也。離為麗,坤為順,大明在上,諸侯被盛德之輝光,守臣道之順上,附于大君,大君因而撫接之,遂得日親于王所,是以卦辭云爾。周禮之上公三問三勞,與晉之三接,皆盛禮也。柔之上行凡四見,如噬嗑,如睽,如鼎,皆言得中,唯晉不言,蓋三卦之六五本在初與二進,五而得中,故知上行為六五。晉六五不動,无所謂得,是六五為俯接康侯之君,三隂為上行近君之侯,故上行不得指為六五,況聖人於六三有上行之辭乎?

【原文】晋卦䷢初六:

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无咎。

晉,進也。摧,退也。如者,欲進而未遂也。貞,正也。罔孚,與我應者不我孚也。裕,寛綽貌。无咎,善補過也。

卦取柔進,初之柔乃在極下,若有抑之者也。時位使然,何可躁進?必安分守正,乃可得吉。仰視九四,雖我之正應,然彼之務進方鋭,意氣不孚,寧有俯焉汲引之心?唯當寛綽厥心,自樂畎之中,乃免覬榮干祿之咎。世之賢哲見擯於小人,儻不安義命,由徑以希進,小人必怒其平時之不吾附而譴責之,此固已不可。其或適有故人近在君側,以其綈袍之義已寒,我乃悲憤頻顣,不克自寛,亦徒有羈窮而已。

【原文】象曰:晉如摧如,獨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

獨謂罔孚行正,謂貞吉。初雖无應援,乃能不易乎世,介然行正,是以吉也。初在三隂之下,未接於君,是未受命之臣也。古者不為臣,不見優游休裕,泊然與世,若不與焉者,其无官守言責者之所為歟?

【原文】晋卦䷢六二:

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于其王母。

愁,憂慼也。貞,正也。介福,大福也。王母,六五之象,合三爻為大明,析一爻為王母。聖人於六五,必嚴君位之辯。卦或不取君位為象則巳,儻象於君,未嘗以臣之象當之。母而稱王,猶王后也,不必因王父之文,指為祖妣。王后之接下,如天官内宰致后之賓客之位,註云:謂諸侯來朝覲,及女賓之賓客。漢世有命婦朝請長秋之事。二為在田,未出地上,當晉之時,猶滯於下卦,自昧者處之,不能固窮,或致騷然,唯君子則以守正而得吉。蓋以二視初,位已不同,五為晉接之主,二與之位應者也,自可受非常之福于王母之尊,夫何愁之有?

【原文】象曰:受茲介福,以中正也。

二為下卦之中,以柔居之為正,即爻辭所謂貞吉。不然,有愁而已,福安在哉?

【原文】晋卦䷢六三:

六三:眾允,悔亡。

衆,三隂也。允,信而見從也。悔,小疵也。亡者,有悔而可亡也。

三與初、二同體,初、二欲進而未能,三之位巳高,為衆隂之長,彼方依我以上進,三苟不顧其下,冒然獨進,則咎怨歸之矣。唯能率以朝王,則衆信而見從,悔乃可亡。

【原文】象曰:眾允之,志上行也。

三隂【周易下经】第35卦-晋卦䷢火地晋卦(坤下离上)-(宋)赵汝楳撰《周易辑闻•卷四》同之志,非苟合也,為其能成順麗之道,上行以親大君也。三之位下不在田,正明出地上之時,所謂柔進而上行,晉唯此爻足以當之。

【原文】晋卦䷢九四:

九四:晉如鼫鼠,貞厲。

九之陽為大鼠,晝伏夜動,四之象。鼫鼠猶云碩大之鼠也。子夏傳作碩鼠,爾雅作田鼠,許叔重、蔡邕作五技鼠。然荀子五技鼠本作鼯鼠,疑吾石易訛。貞,正也。厲,危也。五為君,四則王畿也。諸侯朝覲,已至王畿,將入朝王之時也。六五雖柔,君也。九四雖剛,臣也。大君尊臨乎上,人臣當翼翼小心,畏天子之明威,猶鼫鼠雖大而畏人可也。聖人誨之,必守臣道之正,不然而有震主之威,可不危懼自持,以保臣節邪?漢宣非柔主也,大將軍驂乘,帝若背負芒刺,使知以功高名盛為懼,復辟而退,則必无覆宗之禍。不學无術,固如是夫!

【原文】象曰:鼫鼠貞厲,位不當也。

以九居四者多矣,聖人特於晉明不當之戒者,六五居尊,九四上進,有迫君之漸,聖人惡其迫也,故以正厲戒之。謂晉,晝卦也;鼠,夜物也。當晉進之時,以九居四,則位不當,若他卦固有九四而吉者矣。

【原文】晋卦䷢六五: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悔亡,有悔而亡也。失得勿恤,謂有失有得皆不必恤也。失得自是兩事,非謂既失而復得往之也,與進不同。蓋進退皆可以言往,五為君位,不容更進也。六五介二陽之閒,四偪而上抗,宜有悔也。今三隂上進,來享甚勤,則其悔可以亡。君臣之大分已嚴,其閒小小得失可置而勿問,務全其大體可也。自是以往,君臣親附,上下交懽,不特日趨於吉,而大政小事自王朝而侯國,旁行四達,將无乎而不利。六爻唯三五不動,故不言晉。

【原文】象曰:失得勿恤,往有慶也。

吉无不利,非慶而何?

【原文】晋卦䷢上九:

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无咎,貞吝。

角在首,可以觝觸,陽居上之象。維執之,伐討之也。厲,危也。无咎,善補過也。貞,固也。吝,小疵也。

六五柔中,所可接者三隂耳。若剛暴之人,豈六五所能制?其在王朝,則有脅君之嫌,四是也;其在外服,則有角敵之患,上是也。故泛駕跅弛,不為漢患,王敦、桓温卒貽晉憂。上九頭角嶄然,視柔中之君,若有不屑臣伏者,所謂不寧侯,不屬于王所,故抗而射女者也。六五維而伐之,以討不庭,又必危厲敬謹,乃可得吉,而免過柔之咎。然事止即已,固執而黷武,則吝矣。

【原文】象曰:維用伐邑,道未光也。

道德之威不足而事征伐,此所謂謀動干戈於 邦内,於御下之道為未光也。唐室之強藩悍鎮,天子優禮无節,卒至驕蹇跋扈,不免移師以伐之。幸而克捷,猶非盛世之事,況其不濟乎?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訾翠芬(完成)

【再次点校】:暂无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19册经部十三易类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周易下经】第35卦-晋卦䷢火地晋卦(坤下离上)-(宋)赵汝楳撰《周易辑闻•卷四》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904.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周易下经】第35卦-晋卦䷢火地晋卦(坤下离上)-(宋)赵汝楳撰《周易辑闻•卷四》-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