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八》第49卦-革卦:泽火革卦(离下兑上)

(清)朱軾《周易傳義合訂•卷八》【下经】第49卦-革卦泽火革卦(离下兑上

【原文】革,已日乃孚,元亨利貞悔亡

【原文】彖曰革,水火相息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曰革。已日乃孚,革而信之,文明以說大亨以正革而當其悔乃亡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革之時大矣哉

《本義》革,變革也。兑澤在上,離火在下,火然則水乾,水決則火滅。中少二女,合為一卦,而少上中下,志不相得,故其卦為革也。變革之初,人未之信,故必已日而後信。又以其内有文明之德,而外有和說之氣,故其占為有所更革,皆大亨而得其正。所革皆當,而所革之悔亡也。一有不正,則所革不信不通,而反有悔矣。謹按:已日,謂已當革之日。文王三分有二,未可以革也。武王觀兵商郊,猶未可以革也。至孟津渡河,八百來會,斯已革之日矣。人情安常習故,非其時而言革,則衆心不孚,其誰從我?悔且不免,何亨之有?已日乃孚,謂可革之時,革之而人皆信從也。卦德内明外說,明則動合時宜,說則事无勉強,是以大亨利貞,革當而悔亡也。革容易有悔,必元亨利貞,乃當可而悔亡。先儒以已日為革後,必待革後乃孚,是未革尚不孚也。不乎,何以能革乎?天地一段,極贊革道之大。四時成,天地之孚也。順天應人,湯武之孚也。

【原文】象曰澤中有火,革,君子以治曆明時

《本義》:四時之變,革之大者

謹按:寒暑代謝,四時之革也。財成輔相之道,屬之君子。天道之革,无非君子之革矣。撫五辰,順四時,治歷明時之極功也

【原文】初九:鞏用黃牛之革。

【原文】象曰:鞏用黃牛,不可以有為也。

《本義》雖當革時,居初无應,未可有為,故為此象。鞏,固也。黄,中色。牛,順物。革所以固物,亦取卦名而義不同也。其占為當堅確固守,而不可以有為。聖人之於變革,其謹如此

謹按:初之時,當堅守以待,未可有為。初九過剛不中,必上比六二,用其中順之道,乃能固守而不妄動。革亦取變革之義,鳥獸皮毛逐時更變,故謂之革,堯典所謂希革是也。五虎變,上豹變,虎文炳,豹文蔚。六二未能為虎豹,為炳蔚黄牛焉耳。牛,順也;黄,中也。初九以剛居陽而不中,能比二而用其中順之道,則其不中不順者革,而所守固矣,故曰鞏用黄牛之革。鞏物莫如革,故鞏字從革。

【原文】六二:已日乃革之,征吉,无咎。

【原文】象曰:已日革之,行有嘉也。

謹按:二柔順中正,上應九五,有革之才,當革之任者也。至於已日,不患其不革矣。乃字不承,已日承六二,謂當革之時,如六二之才,乃可革之也。二非已日,征非往革,經畫全在革前。象曰行有嘉,謂只管行去,自有嘉美。嘉即吉,謂有孚而革也。伊尹謂朕載自毫,其六二之謂歟?

【原文】九三:征凶,貞厲,革言三就,有孚。

【原文】象曰:革言三就,又何之矣。

《本義》,過剛不中,居離之極,躁動於革者也,故其占有征凶貞厲之戒。然其時則當革,故至於革言三就,則亦有孚而可革也

謹按:三无任革之才,而當可革之時,故重戒之。革言三就,謂言革者已有成說,即已日之謂。初曰已可革矣,未足信也。再曰已可矣,猶未足信也。三曰已可,則真可矣。已曰乃孚,此其時乎?象曰又何之,謂此時不革,何待而往乎?以九三之才征則凶,征于九三之時則貞。貞矣,不可不征也。冒凶以往,危矣哉!知危不危,凶可免矣。

【原文】九四:悔亡,有孚,改命吉。

【原文】象曰:改命之吉,信志也。

謹按:悔亡與卦辭同,必吉而後悔乃亡也。革言改命者,革而當命自改耳,于革者无與焉。命猶令也,號令之發,所以示人更新。若仍舊貫,則无庸命矣。凡言命皆革也,而言革又必歸之命。无定者數,有定者理,理與數合。人事既有可據,天道豈曰難知?卦曰已日乃孚,謂孚乃已日也。以孚占日,非以日驗孚也。易書言命,必於四爻。四,革爻也。乾四爻或躍在淵,文言釋之曰乾道乃革。訟四爻曰復即命,又曰渝安貞,渝即革也。否四曰有命,四為否、泰之轉關,君命即天命也

【原文】九五:大人虎變,未占有孚。

【原文】象曰:大人虎變,其文炳也。

《程傳》謂:九五以陽剛之才,中正之德,居尊位,大人也。以大人之道,革天下之事,无不當也,无不時也。所過變化,事理炳著,如虎之文采,故云虎變。龍虎,大人之象也。變者,事物之變。曰:虎何也?曰:大人變之,乃大人之變也。以大人中正之道變革之,炳然昭著,不待占決,知其至當,而天下必信也。天下蒙大人之革,不待占決,知其至當,而信之也

謹按:未占有孚,謂天下之孚信乎?大人者,无事於占而決也。聖人作而萬物覩,不言而信也

【原文】上六:君子豹變,小人革面,征凶,居貞吉。

【原文】象曰:君子豹變,其文蔚也;小人革面,順以從君也。

《程傳》謂:革之終,革道之成也。君子,謂善人。良善則已從革而變,其著見若豹之彬蔚也。小人昏愚難遷者,雖未能心化,亦革其面以從上之教令也。龍虎,大人之象,故大人云虎,君子云豹也。人性本善,皆可以變化,然有下愚,雖聖人不能移者。以堯舜為君,以聖繼聖,百有餘年,天下被化,可謂深且久矣,而有苗有象,其來格烝乂,蓋亦革面而已。小人既革其外,革道可以為成也,苟更從而深治之,則為己甚已,甚非道也,故至革之終而又征則凶也。當貞固以自守,革至於極而不守以貞,則所革隨復變矣。天下之事,始則患乎難革,已革則患乎不能守也,故革之終,戒以居貞則吉也。居貞非為六戒乎?曰:為革終言也,莫不在其中矣。人性本善,有不可革者,何也?曰:語其性則皆善也,語其才則有下愚之不移。所謂下愚有二焉:自暴也,自棄也。人苟以善自治,則无不可移者,雖昏愚之至,皆可漸摩而進也。唯自暴者拒之以不信,自棄者絶之以不為,雖聖人與居,不能化而入也,仲尼之所謂下愚也。然天下自棄自暴者,非必皆昏愚也,往往強戾而才力有過人者,商辛是也。聖人以其自絶於善,謂之下愚,然考其歸,則誠愚也。既曰下愚,其能革面,何也?曰:心雖絶於善道,其畏威而寡罪,則與人同也。唯其有與人同,所以知其非性之罪也。謹按:虎文疏朗,豹文細密,革道已成。撫辰順時,萬物蕃育,五之虎文炳也。制禮作樂,潤色鴻猷,上之豹文蔚也。虎豹之變,在治化上說,被化者小人也。革面即虎變,豹變之象最易。革者民之心,豈有虎豹炳蔚之時,而民猶匿其情乎?民匿其情,可謂文炳文蔚乎?革曰面者,黎民於變,只在氣象間見之。象曰順以從君,猶云順帝之則。革面者,不識不知之象也。虎豹之變,亦就皮毛上說。若以革面而非革心,將謂文炳文蔚者,亦皆塗飾耳目邪?若程子所謂下愚不移,則如共、驩之惡,面亦不可得而革也,況言心乎?至有苗有象,既經感悔,則亦内外如一矣。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解寶平

【再次点校】:暂无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钦定四库全书第四十七册經部易类四十一(文渊阁藏本)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八》第49卦-革卦:泽火革卦(离下兑上)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271.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八》第49卦-革卦:泽火革卦(离下兑上)-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