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二》第2卦-坤卦文言传

(清)朱軾《周易傳義合訂•卷上经】第2卦-坤卦文言传

 

文言曰:至柔而動也剛,至靜而德方後得主而有常含萬物而化光坤道其順乎!承天而時行。

謹按:凡物之柔者易屈,坤之柔也,而其動而應乾,與時偕行而不可撓,何其剛也!物之靜者无為,坤至靜也,而其生物之德均平齊一,无不周到,何其方也!静不與動對,静固靜,動亦靜也。惟動剛,故生物之德周徧而方。方,謂邊幅整齊,无敧斜缺陷之處。静而有為,故能如此。若清淨无為,則精神懈弛,安能整齊端方?地之方,本以體言,然凡有地處,无不生物。體之方,即德之方也。此二句釋牝馬之。牝馬從牡,至柔至靜,行地无疆,剛而方也。後得主含萬物。順,承天,承柔靜有常。化光、時行,承剛方。此三極贊坤之順乾,以申彖傳釋卦辭之意。不分釋四德者,坤之元亨利貞,即乾之元亨利貞也。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矣,由辨之不早辨也。易曰:霜,堅氷至。盖言順也。

謹按:積,聚也,聚小為大也。勿以善小而不為善,斯積矣;勿以惡小而為之不善,乃不積也。

直其正也,方其義也。君子敬以直内,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直方大,不習无不,則不疑其所行也。

謹按:豎看見為直,平看見為方。一線直上,无有囘邪,直也;四隅端正,无有缺陷,方也。敬者,主一无適之謂。若東以西,南以北,則囘邪而不直矣。義者,栽制事物之宜。有一不合乎裁制,則缺陷而不方矣。變正言敬,敬即正也。内敬外義,自然充積日盛。論語所謂主忠信,徙義,德之所以崇也。故曰:敬義立而德不孤。不孤者,大也。直方而大,則无所施而不當,又何待於習乎?何所疑於行乎?如

《朱子語類》,敬以直内是持守工夫,義以方外是講學功夫。直是直上直下,胷中无纎毫委曲。方是割截方正意,是處此事皆合宜,截然不可得而移易之意。又:敬義夾持直上,達天德自此。最是下得夾持兩字好。敬主乎中,義防於外,二者相夾持,要放下霎時也不得,只得直上去,故便達天德。自此表裏夾持,更无東西走作處,上而只更有省天德。

隂雖有美,含之以從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終也。

謹按:含美者待時而發也,從王事則發矣。

吳氏易齋曰:弗敢二字著力,弗敢則為舍章,敢則為龍戰矣。辭言有終,此增一代字。盖連有終,亦不敢自居,不過代天終之耳。

陽倡隂和,不有其始,但有其終,此缺上半截之義。陽饒隂乏,但代有終,弗敢有成,此又是缺下半截之義。

天地變化,草木蕃;天地閉,賢人隱。易曰:括囊,无咎无譽。盖言謹也。

謹按:天地變化,草木且蕃,况於人乎?况於賢乎?閉則不變化,而賢人隱矣

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發於事業,美之至也。

謹按:爻言黄裳者,黄而裳也。黄,中道也。木文黄中之中,内也,與象傳在中同,謂内含中正之德也。通,達也。中德藴於内而達於外,經緯條貫,時措宜,黄而裳也。正位,猶孟子所云立天下之正位。體,如人身之四體,首尊而股肱卑也。以六居五,位尊而居之以卑,猶論語義以為質,而行之以禮,出之以遜也。黄中通理,以内外言;正位居體,以體用言。體剛而用柔,由其内中而外順也。美在其中,申上黄中;暢於四支,發於事業,申通理。故胡氏云:盖直内方外之君子,即黄中通理之君子也。敬以直内,則胷中洞然,表裏如一,是即所以為黄中;義以方外,則凡事之來,義以處之,无不合理,即所以為通理。五之黄中通理,本於直内方外,故其正位也,雖居乎五之尊,而其居體也,則不失乎二之常。二之直内方外,是内外夾持,兩致其力;五之黄中通理,則内外貫通,无所容其力矣

隂疑於陽必戰,為其嫌於无陽也,故稱龍焉。猶未其類也,故稱血焉。夫玄黄者,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黄。

程傳》謂:陽大隂小,隂必從陽,隂既盛極,與陽偕矣,是疑於陽也。不相從則必戰,卦雖純隂,恐疑无陽,故稱龍。見其與陽戰也于野,進不已而至于外也。盛極而進不已,則戰矣。雖盛極,不離隂類也,而與陽爭,其傷可知,故稱血。隂既盛極,至與陽爭,雖陽不能无傷,故其血玄黄。玄黄,天地之色,謂皆傷也。

鄭氏維嶽曰:謂之曰戰,隂與陽交戰也。獨曰龍戰者,是時隂處其盛,嫌于无陽也,故獨稱龍為戰,若曰隂犯順而龍戰之云耳。以討隂之義,與陽不許隂為敵也。當其雜也,玄黄似乎莫辨,而不知即雜之中,玄者是天,黄者是地,斷斷不可混淆,定分原自如此

謹按:曰疑曰嫌,亂賊之形尚未昭著。然其由來有漸,方恨辨之不早。若復姑息而置之,是餋癰貽患也。迨乎公然犯順而不顧,雖欲制之而不能矣。此龍戰之所以不容已也。下文稱龍稱血之義,亦即必戰之意。坤為十月之卦,六爻皆隂,至上六則隂盛已極,嫌於无陽矣。嫌于无陽,即自擬于陽。惟自擬于陽,故意中不復有陽。聖人曰:爾以為无陽邪?不知陽之迫爾為可畏也。盖一隂生即一陽伏,至于坤而全乾伏于内矣。乾之象為龍,觸之而動,其剛健奮厲,有非隂柔所能當者矣。尊其號曰龍,所以壯陽剛之聲靈,而折奸邪元君之心者至矣。血者,泛言殺傷也。若以血為隂,則下文不相連屬矣。隂盛極而將退,聲罪致討,逐之去可耳,烏用殺傷乎?聖人以為隂雖將退,而其類猶未離也。類即彖傳乃與類行之類。卦辭東北喪朋,止知有君也。上六統五隂而居其上,是知有類而不知有君矣。况羣邪朋,其勢方張,非上之无號可比,誅戮豈得已乎?嚴其辭曰血,所以示人名義之不可干,而國憲不可逃者深矣。夫戰而至于血,勝者亦不能盡免,故又曰玄黄。玄而黄,幾于隂陽混淆矣。然玄者天,黄者地,尊卑上下之分,雖雜而不可泯也。天玄地黄四字最謹嚴,最直截。從來姑息養奸者,每以兩傷為慮,不知春秋重訃賊,凡以正名而定分也。蜀漢東出輒敗,綱目不加貶,况以一時士馬之傷殘,伸萬世君臣之大義乎?一部周易總是扶陽抑隂,明于天玄地黄之義,全易之綱領在是矣。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寶平

【再次点校】:暂无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钦定四库全书四十七册經部易类四十一(文渊阁藏本)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二》第2卦-坤卦文言传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180.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二》第2卦-坤卦文言传-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