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八》第63卦-既济:水火既济(离下坎上)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八》下经第63卦-既济水火既济上)

原文既濟句/小利貞初吉終亂

《爾雅》:濟,渡也。二卦皆以濟名,專取坎象。盖天一生水,火乃水之用也。既字對未字說,已然之辭。關子明易傳以既濟終下經,與序卦不合。愚竊按:凡坎在上者,如等卦,多言險象。此既濟,非出險之謂。在時則為已往,在事則為已成。又卦體火在下而,坎水在上而降,彼此相交,猶天地交而成故亨。但六爻陰皆乘陽,小者之也。六二柔中,故曰

《本義》:亨小,當為小亨程傳則云:小字在下,語當然也。若言小亨,則亨為小矣。

愚又按:彖辭與遯亨,小利貞同例,當依《程傳》。六皆應者,泰、、既、未。八卦應而又得位者,六十四卦中,獨既濟而已。聖人却從好處看出,未盡善來。初吉終亂,猶曰泰極當否也。一治一亂,乃天地氣運之常。氣運流行,未嘗暫止,猶水火升降,循環不息,所以初吉一息,則水火各反其本性矣。今内外陰陽,各安其位而不動,故有終亂之成。柔在二則吉,在上則亂。安静而不擾,固陰柔為之;治極而偷安,亦陰柔為之。使既濟之終,常若未濟之始,何亂之足憂哉?汪化昭曰:凡事有既往,有未來,有現在。既濟之時,小利貞者,其現在也;初吉者,其既往也;終亂者,其未來也。利貞者,盡其現在之理,以維其既往之運,以杜其未來之端

【原文】彖曰既濟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而位當也。初吉,柔得中也終止則亂其道窮也

《本義》謂:既濟下疑脱小字。愚竊按:彖傳以小字統全卦之義,多在小者亨三字内。易之道,陽大陰小。今六爻雖剛柔平分,而三陰在三陽之上,故舉小者以明之,曰:既濟之亨,以小者而亨也。既云小者亨,則小之利貞可知矣。中男在上,中女在下,剛柔正也。陰居陰位,陽居陽位,位當也。柔得中指六二,不言九五之剛得中者。既濟之時,利用柔道,故以初吉歸之。初吉終亂,卦彖只言天道,傳則歸于人。亊不徒曰終亂,而曰終止則亂,亂由于止也。不止則亂何由生?道窮二字,正發明止字之義。來矣鮮曰:以人事言之,怠勝敬則,人道以理而窮也。以天運言之,盛極則必衰,天道以數而窮也。愚又竊玩則字語氣,有戒人不得援天自諉之意

【原文】象曰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防之。

項平庵曰:人之用莫大于火,而火常生患。善濟火者莫如水,思火之為患,而儲水以防,使水常在火上,則患止矣。愚又謂水必潤下,火必炎上,既能相濟,亦能相息,所謂患也。既濟之時,人情方以為无患,正惟无患乃生患。患生于无,隱而不覺,故貴于思。思者,思其終也。患生于无,或卒不及持,故貴于防。防者,防其始也。防之豫,則終无患矣

【原文】初九曳其輪,濡其尾无咎

【原文】象曰:曳其輪,義无咎也

《本義》:輪在下,尾在後,初之象。

愚又按:坎在外卦,為輿為輪。又中爻二、三、四亦互坎,初在輿後,曳輪濡尾之象。與未濟初、二兩爻,取象同而義異。本卦乃既濟以後事也。在未濟,輪曳則不能前,尾曳則不能渡。在本卦,則輪與尾既濟矣。猶若有曳之濡之者,才大而心小,事後不忘前艱,義當无咎。朱子又有云:曳輪濡尾,不是不欲濟,是要濟而未敢輕濟。

吳幼清云:初可以濟,而守正不遽進。似乎多說向後卦去了之。下卦坎,九二言狐未濟之;下卦坎,卦辭言狐既濟之。坎在上,似亦當取狐象。郝仲輿謂:初離體,牛尾之象。

愚按:牛之渡水,浮鼻而不揭尾。尾雖濡,牛亦能濟。狐濡其尾,則不能濟矣。象者當知物理

【原文】六二: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

【原文】象曰:七日得,以中道也。【茀音費。】

《易纂》言:二五相應,猶女之將從夫,而需待未行。愚竊按六二一爻,彖傳所謂柔得中者。初陽剛,御車之人;二柔順中正,車中之婦也。茀,車蔽也。以其承乘皆剛,故有喪茀之象;以其居中得正,又有勿逐自得之象。得字從喪字來。人情急于濟世,未免以得喪動心,故患得患失,逐逐無已時。二之妙在于勿逐,逐者未必得,而勿逐者自得之。陰數極于六,至七而變矣。每一爻當一日,自二數至上為五,又自初數至二凡七。震卦六二,亦以乘剛而取象同。彼避初之勢,此成既濟之功,皆以中道俟時者也

【原文】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原文】象曰:三年克之,憊也。

《易纂》言:九三,離之終,南方之窮處也,故象鬼方。

愚按:高宗伐鬼方,乃實有之事。周公援以作象,與箕子明夷例同。三居水火之交,離為戈兵,有伐國之象。用離明以破幽暗,如伐鬼方而克之象。離位居三,三年象。九三以剛居剛,内治已濟。聖人慮其任用小人,而有喜功圖大之心。爻辭所以戒之曰:高宗以中興賢主,其伐鬼方也,三年僅乃克之。之不可輕用如此,其可用小人以僥幸成功乎?詩: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西羌傳云:殷室中衰,至武丁伐鬼方,三年乃克。是其證也。

岵曰:從來開創時征伐易,守成時征伐難。人但知盛時物力之甚裕,不知盛時舉事之易憊也。竭中國之民力,以騁志于邊隅,欲不憊,可得乎?】

【原文】六四繻有衣袽,終日戒。

【原文】象曰:終日戒,有所疑也。

繻:《注疏》云:宜曰濡衣袽,所以塞漏。《程傳》因之。袽,敝衣也。終日戒,如乘敝舟而水將至者然。一說:繻,繒采也。袽,絮緼也。謂繒采將敗,而有絮緼。當坎之初,是初吉之時已過,終亂之期將至,猶繻之為衣而將敗也。

愚按:二解不同,而儆戒之義則同。大凡處既濟之時,最易疎忽。四陰柔得正,能自朝至夕,終日戒備。有備患之具,而常存慮患之心。妙處在有所疑,不敢自信為己安已治也。四出離入坎,坎為加憂,故多疑。因疑而生戒,補苴罅漏,何險不濟,況既濟者乎?

程敬承曰:九三善用其剛,所防在外。六四善用其柔,所防在内。其為思患豫防一也

【原文】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

【原文】象曰: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時也,實受其福,吉大來也。

《本義》東陽西陰,言九五居尊而時已過,不如六二之在下而始得時,當文王與紂之事云云,其說固有本。坊記引此文,鄭康成注云:東鄰謂紂國中,西鄰謂文王國中。顔師古注漢書郊祀志亦引之。此後儒穿鑿之論,朱子取之,以紂居東土為君位,文王居西土為臣位,五剛中何得斥之為紂耶?細玩爻辭,全无此義,程沙嘗闢之矣。愚又謂八卦方位,離東坎西,東當指下卦,西當指上卦,六爻相應,水火之鄰也,不必專指應爻。以人言事,東主作而西主成,離則奏既濟之功,坎則享既濟之福,五剛中居尊,有主祭之象。牛,大牲也,禴祭之薄者,殺牛不如禴祭。言人享用大牲,我享用二簋,盛祭者未必獲福,而薄祭者實受之,惟其時也。陽實陰虚,陽大陰小,象辭吉大來,大字即爻辭實字,吉字即爻辭福字,謂時之既至,大福不求而自來也。漢書杜鄴謂成帝曰:德修薦薄,吉必大來。正是此義。

【原文】上六濡其首,厲。

【原文】象曰:濡其首厲,何可久也

吳草廬曰:上六陰柔,如人之濟水,將及岸而濡其首。愚竊按初為尾,上為首,此易之通例。上六居坎終,濡首之象,志亦存乎濟人,身自蹈于危地,與大過之滅頂,取象畧似而義不同。彼當滅木之終,欲出而无路;此當既濟之終,從而自陷者也。卦辭所謂終亂,彖傳所謂道窮,此爻當之。

洪覺山曰:易中言厲,皆聖人起死回生妙訣,不與悔吝等一例。何可久即厲之深意,求可以長久之道也,不是決絶語。愚又謂既濟之終,乃未濟之始,故兩爻皆取濡首之象。物不可以終窮,曰何可久,固有循環之義焉。濟者過涉而已,非可久止于水中也。上以坎陷而止,至濡其首,全身皆溺,離明盡息矣。然一轉即為未濟,其勢不失,故但謂之厲,不謂之凶。

趙庸齋曰:上乾下為泰,以天地之交也;坎上離下為既濟,以水火之交也。以畫觀之,則乾居坤中為坎,坎者乾之中也,故乾居西北,而坎居正北;坤在乾中為離,離者坤之中也,故坤居西南,而離居正南。坎、離者,乾、坤之大用也。泰六爻雖相應,而二五處非其位;既濟六爻不惟皆應,而剛柔无一不當位,其應者皆正也。水火相交,而剛柔正應,其為既濟,豈不大哉!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再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负责版主】:待申请(点此查看申请说明)

【四库书目】:第47经部第四十一•易类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八》第63卦-既济:水火既济(离下坎上)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138.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八》第63卦-既济:水火既济(离下坎上)-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