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五》第35卦-晋卦:火地晋卦(坤下离上)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五》下经第35卦-晋卦火地晋卦上)

原文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晉取進為義。卦體上坤下,下柔順而上文明,以世道言,乃可進之時也。言侯以,晉言侯以坤,坤,臣道也。康侯,侯之能安民者,即考工記所謂寧侯。坤為牝,馬為衆,錫馬蕃庶之象。離為日而在上,君德也,晝日之象。三隂在下,三接之象。《本義》多受大接,而顯被親禮是已。愚又竊謂卦辭蓋古覲禮也。錫馬蕃庶,諸侯以禮覲天子之事。晝日三接,天子以禮接諸侯之事。按覲禮,庭實惟國所有,奉束帛匹馬卓上,九馬之,以素的一馬以為上,書其國名,馬必十匹,用成數敬也。又《尚書》康王之誥,太保畢公率諸侯入應門,皆布乘黄朱,奉圭兼幣。此朝覲用馬之證。曰用錫者,如九江納錫大龜,禹錫圭,皆以下奉上之義。再按覲禮,侯氏坐取圭,致命成拜,乃出。覲畢,又升致命成拜,降出。畢,王勞之,擯者升成拜,降出。升拜者凡三。周禮掌客上公三享三食三燕,大行人公之禮三享三問三勞,左傳晉文公朝王出入三覲,皆晝日三接之證。六五之君以文明出治,而三隂以順德承之,明良一心,安靜以養和平之福,故為朝覲燕享君臣晉接之卦

【原文】彖曰晉,進也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

火在天上,其明最盛,故名大有。明出地上,其明方新,故大明。順而麗乎大明,總言内外卦德。柔進而上行,《本義》作卦變看,謂自六四之柔,上行至五。愚竊按易述曰:柔指坤之六三,出地上而親附離日也。似當從此。今据其說詳發之。柔字兼坤三,進而上行則專指六三一爻。初二視三為進退,三進則諸柔並進矣。彖傳言柔上行者凡四,噬嗑、暌、鼎皆言得中,故上行指六五。本卦但言上行,而不言得中,是離明在上為君,而六三為上行之侯。三坤主,與上正應。小象于三云志上行,猶云志在上也,似不必說卦變。卦變之說,本于虞翻。蜀才謂四五兩爻互換,是已。然同在外卦,何得云上來?矣鮮謂明夷下卦之雜進,而為晉上卦之離,内外同是離體,亦非卦變之例

【原文】象曰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德

卦體坤下離上,大象但取離明之義,置坤不言。胡庭芳云:只取卦之重者,不必盡論兩體也。愚按雜卦云:晉,晝也。本卦與明夷反對,明入地中則為夜,晉乃初出之日。明夷曰用晦,則晉用明可知。君子觀明出地上之象,知吾德本明,吾自昭之,即明明德之謂,而用明之道具是矣。吾德既明,然後能知人。《書》曰:能哲而惠,何憂乎驩兜?何遷乎有苗?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詩》曰:爾德不明,以无陪无卿。故明主能用小人,闇主不能辨君子。

潘雪松曰:易大象惟乾與晉以自言之。自強不息,我用我之強;自昭明德,我用我之明。愚又謂君子以明德為體,到得光被四表,格于上下,總是自昭之極功

【原文】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裕无咎

【原文】象曰:晉如摧如,獨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

《本義》以隂居下,應不中正,有欲進見摧之象。愚竊謂當晉之時,陽剛者往往欲速躁進,初最下以柔居剛。摧者,斂抑之義。雖與竊位之四相應,嫌其不中不正,不肯因之以進,而深自斂抑。兩如字,是摹寫其難進之狀,即此便是,便是吉。罔孚以下,《本義》云:不為人所信,當處以寛裕,則无咎。愚又謂罔孚有吾斯未信之意,初不急求人知,進退綽然有餘,乃所以成其貞也,何咎之有?象申之曰:獨行正,以見位雖不正,獨能行正,而不隨人步趨,似非欲進而見摧于人,不為人所信之義。未受命,嘉其未因四之應,而受命于公家也。若受命,則為鼫鼠輩之私人矣。

張元岾曰:人有志于功名,而匪枉道,如柳子厚、劉禹錫之徒,一蹶不收,亦急功名之殷鑒,而初幸无是也。合觀爻象辭,其義昭然

【原文】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于其王母。

【原文】象曰:受茲介福,以中正也。

《本義》謂:二上无應援,故欲晉而愁。

愚按:初、三、四、上皆剛柔相應,二獨與五无應,雖居臣位,介然自立,不以為喜,而以為憂,有愁如之象。即此便是貞,便是吉。然柔順中正,終必受知于五。蓋我能自守其貞,君之寵任方承受得起。六五柔得尊位,故稱王母。介福即錫馬晝接之屬。初曰未受,此曰受,其得位可知。司馬君實、蘇子瞻之遇宣仁太后,彷彿此爻。張忠定謂寇萊公用太早,仕太速,蒼生无福。可見仕進之際,迂回遲重,非徒身名俱,君民亦將共食此福也。小象推言受福之由,曰:以中正錫福自王,受福自我,豈倖獲哉?合兩爻論之,初不肯躁進者也,二不喜驟進者也

【原文】六三:眾允,悔亡

【原文】象曰:眾允之,志上行也。

先儒多謂三不中不正,宜其有悔,以其與下二隂皆欲上進,為衆所信而悔亡。愚竊謂三居下卦之上,處順之極,近比于四。將母謂鼫鼠之黨,以其形跡可疑,故有悔。然而衆允之者,此非以形迹論也。獲上信友,全憑此志,與上正應。志在上行,人皆信其无私,衆有何疑已?復有何悔?初之罔孚,衆未允也。二之受福,猶有待也。三則可以進而上行,受三接之寵矣。彖傳曰柔進而上行,象曰志上行,二句正相應。晉與升皆柔德用事之卦,升初曰允升,象曰上合志,晉三曰衆允,象曰志上行,義類正相似。升以初為主爻,晉當以三為主爻

【原文】九四晉如鼫鼠,貞厲。

【原文】象曰:鼫鼠貞厲,位不當也

先儒謂當柔進之時,四獨以剛進,故于貞為厲。愚竊謂自二至四,中爻互為鼠。自三至五,中爻互為隱伏。四處大明之下,坤晦之上,晝伏夜動,皆鼠象。陽大隂小,故曰鼫鼠。許氏說文:鼫,五技鼠。《本義》不中不正,以竊高位,貪而畏人,故有此象。愚又竊謂卦義取晝日,鼠夜動而晝伏,非若康侯之晝接者。當晉之時,人人有向明之望,所尚者柔德。九四以剛居柔,近與五比,竊據高位,以阻諸賢之進。離下而上,首鼠兩端,卦中之小人也。雖貞亦厲,况位不當者乎?按鼫與碩同,詩碩鼠所以刺貪也。

峯曰:解以隂居陽象狐,晉以陽居隂象鼠。狐性疑,當去其疑。鼠性貪,當去其貪

朱康流曰:此與豫九四皆下據三隂,上承柔主,于豫之六三曰位不當,九四曰志大行,于晉之六三曰志上行,九四曰位不當,象同而義則相反,何也?豫之三隂,四得而有之,故以得衆為四功。此之三隂,四不得而有之,又豈得而阻之?不得而有之,故以上行為三美。不得而阻之,故以阻衆為四責

【原文】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

【原文】象曰:失得勿恤,往有慶也

先儒多以六五隂居陽位,宜有悔。愚竊謂諸卦之主德尚剛,惟晉之主德尚柔,賢人並進,寛仁足以有容。内卦三隂與五同德,皆有順五之意,而為九四所阻。五之左右,四貪而上亢,宜有悔矣。而悔亡者,以其柔居尊位,離為明主,人才本五所當得,因四之蔽賢而失之,然不足以為憂也。恃知人之明,往而求賢,則吉无不利。

象申之曰:有慶。人主之慶,莫大乎得賢。六五一爻,主賢才之進者也

楊誠齋曰:晉之主如日之出地,此朝日也,天下已服其明矣。若使初出之朝日,遽如方中之烈日,天下其不旱熯矣乎!惟柔,故明而不察。蓋日之為明,朝則升,中則傾;君之為明,柔則容,剛則窮。六五,晉之盛,明之主也,宜其福之盛也,孰謂柔而不立哉!

胡雲峯曰:彖惟升言勿恤,勿憂,爻則泰九三家人九五初六皆言勿恤。事有不必憂者,勿恤,寛之之詞也;有不當憂者,勿恤,戒之之詞也

【原文】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无咎,貞吝。

【原文】象曰:維用伐邑,道未光也。

蘇紫溪曰:上九失其柔順之道,不能渾然不露圭角,故有晉角之象。

黄氏日:抄:凡伐邑皆釋為自治。朱子謂伐邑皆是用之于小。按:世无稱兵自伐其邑之理,釋為自治,恐未安。古者侯國之大夫有采邑,或有不順者則伐之,故為伐邑。鄰國相侵,則為伐國。古有此事,故有此語,合從朱說。

愚又按:上爻言角者,惟晉與。姤之角所以柅方孚之羸豕,晉之角所以伐已進之鼫鼠。離為甲胄戈兵,伐之象。九四乃城狐社鼠,邑之象。君側之惡難除,故厲。伐所當伐,故雖危亦吉而无咎。然不用明于前,使四不得進,迨既進而後伐之,故雖貞亦吝。重離上九,火逾上則照愈遠,王用出征,何等光明正大。此處晉之終,餘光无幾,不足以照天下,僅可用以去私人,非出征正邦之比,故曰道未光。

趙汝楳曰:卦以柔進得名,故柔爻多吉。初極下,二猶在地,皆欲進而未能。三始出地上,率衆柔俱進。晉之為晉,六三當之。五為接柔之主,四以剛居下,上以剛居外,嚴毅如角,不得不伐以正之,此六爻之情也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再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负责版主】:待申请(点此查看申请说明)

【四库书目】:第47经部第四十一•易类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五》第35卦-晋卦:火地晋卦(坤下离上)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076.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五》第35卦-晋卦:火地晋卦(坤下离上)-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