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李過撰《西溪易说》原序

(宋)李過撰《西谿易說原序

六經中惟大易一書可見聖人之心。蓋自秦人焚滅先王典籍,後漢興,逐收拾,雖能畧備,如詩、書、二禮、春秋,皆不免有散失牴牾。惟易以卜筮獨存,故大易一書不經秦火,為聖人全書。學者欲見文王、孔子之心,當於此書求之。

易即理也,理在物先,故有是理然後有是物,無是理則無是物。未有天地萬物,先有天地萬物之理,所謂道在太極之先者是也。於未見氣之前,有此易之理,故繫辭曰易有太極,是太極易而有也。太極既判,然後有天地,有萬物,即得依此理。故未有天地,是理隱於無形;既有天地,是理行乎天地。隂陽、君臣、民物、事理之間,未嘗一日廢也。是理也,天不能秘,然後河圖出;聖人不敢私,然後八卦畫。天不能不以此理示人,故寓其數於河圖。雖然,河圖不苟出也,有聖人出,然後河圖出。聖人之心與天合,得此理於未兆之先,不敢以為己私也,於是因河圖而畫卦。自夫八卦既畫,始有言語文字之可傳,故未畫之先,易存乎理,既畫之後,則易存乎書,前輩所謂畫前元有易是也。

聖人既畫八卦,因強名之曰易。易者,以變易為言也。繫辭曰:易之為書也不可遠,其為道也屢遷。變動不居,周流六虛,上下無常,剛柔相易,不可為典要,惟變所適。又曰: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繫辭焉而命之,動在其中矣。又曰:化而裁之之謂變,推而行之之謂道。又曰:非天下之至變,其孰能與於此?蓋是理也,與天地相為變通,而未嘗有所止窮也。古文日月為易,亦取往來不窮之意。

先儒言重卦不一,王弼以為伏羲重,鄭元以為神農重,孫盛以為夏禹重,司馬遷以為文王重,陸德明以為伏羲畫八卦,困而重之為六十四,文王作卦辭,周公作辭。據諸儒紛紛之說,特未定者,以未曾見三皇易與夏、商易也。蓋自伏羲而下,歷代各自有易,已有六十四卦,先儒未之知也。

繫辭中所載聖人制器取象十三卦,自伏羲、神農、黄帝、堯、舜氏,已有取諸、取諸、取諸、取諸之類。先儒以謂伏羲只畫八卦,卦未重而聖人能取其象者,蓋己然之理存乎天地之間,聖人得此理於未兆之先故也。然亦未免為率爾之談也,蓋亦未嘗見三皇易與夏、商易故也。

先儒謂伏羲作網罟,取不外八純卦,神農而下,方取重卦,以證伏羲所畫止八卦。不知伏羲作書契,代結繩之政,已取諸矣,安知其所畫止八卦哉?

據山海經,伏羲得河圖,夏后因之曰連山;黄帝得河圖,商人因之曰歸藏;列山氏得河圖,周人因之曰周易。是河圖不特出於伏羲氏之世也。夫子曰:河不出圖,吾已矣夫!是有聖人出,則河圖必出也。故伏羲、黄帝、列山氏皆得河圖而作易。然神農氏制器尚象,見於繫辭甚明,今所載乃遺神農氏而著列山氏,未知所據。

周禮:太卜掌三易:一曰連山,二曰歸藏,三曰周易。杜子春:連山,伏羲易。歸藏,黄帝易。鄭元易贊及易論云:夏曰連山,商曰歸藏,周曰周易。釋云:連山者,象山之出,連連不絶。歸藏者,萬物莫不歸藏於地中。周易者,言易道周普,無所不備。如此,則杜子春之言與山海經合,而鄭元所釋連山易、歸藏易、周易之義又皆無據,恐未足憑也。

按世譜羣書,神農一曰連山氏,亦曰列山氏;黄帝一曰歸藏氏。既連山、歸藏並是代號,而神農氏號連山與列山,則山海經所載,不應序在黄帝之後。既是曰連山,又不應易名不取連山,而反取乾、。要之,諸儒之說所以紛紛不定者,只緣不見三皇易與夏、商易耳。

據本朝元中,毛漸奉使京西,至唐州,得三墳書於民家。墳皆古文,有曰山墳、氣墳、形墳。蓋山墳為天皇伏羲氏連山易,氣墳為人皇神農氏歸藏易,形墳為地皇黄帝氏乾坤易。其經卦皆八,每卦之下皆有七卦,遂為八八六十四。山墳爻卦大象曰:崇山君,伏山臣,列山民,兼山物,潛山隂,連山陽,藏山兵,疊山象。八卦其崇山君下則有君臣、相君、民官、君物、龍之類。七卦氣墳爻卦大象曰:天氣歸,地氣藏,木氣生,風氣動,火氣長,水氣育,山氣止,金氣殺。八卦其氣歸下則有歸藏定位、歸生寃、歸動乘舟之類。七卦形墳爻卦大象曰:乾形天,坤形地,陽形日,隂形月,王形山,水形川,雨形雲,風形氣。八卦其乾形天下有地天降氣、日天中道、月天夜明之類。七卦如此,則三墳者,三皇易也。已有連山、歸藏、乾坤之名,卦亦已有六十四,曰君臣、民物、隂陽、兵象、歸藏、生動、長育、止殺、天地、日月、山川、雲氣者,即乾、坤、、離、之别名也。其君臣相、歸藏定位、地天降氣等卦,即六十四卦之别名也。

今以毛漸所得三墳易質之,諸儒所載,皆互相得失。山海經載伏羲、黄帝氏得河圖而列山氏,似失之贅。杜子春謂連山,伏羲、黄帝歸藏,而不著夏、商,文幾鹵莾。世譜以列山、連山為神農代號,與山海經所次又失先後之序。鄭氏所釋三易之義,固可以牽合,然以三墳卦名考之,如崇山君,伏山臣,豈有象山出雲,連連不絶之意?如天氣為歸,地氣為藏,豈有專取歸藏於地之意?至於周易而稱周,因代以顯周而已。文王演易,雖在商末,自武王革命之後,周之子孫所世守以為卜筮之書,與三易並藏,故稱周以别餘代,亦猶周書、周禮之立名耳。其所謂周普之義,果安在哉?今約諸儒之說,當至三墳、毛漸所得之書而後定。蓋伏羲、神農、黄帝各有易,其卦已重為六十四,夏、商、周易名,特循三皇之舊耳。

夏后氏連山易不可得而見,商人歸藏易今行于世者,其經卦有八,重卦已有六千四。經卦八:謂坎為犖,犖者勞也,以萬物勞乎坎也;謂震為釐,釐者理也,以帝出乎震,萬物所始條理者也。餘六卦同。又其餘六十四卦名,與周卦名同者三之二,曰、畜、,次序大畧亦同。卦名不同者,如謂為傉,小畜為小毒畜,大畜為大毒畜,為林禍之類。如此,則文王重易,止因商易之舊。今以周易質之歸藏,不特卦名用商,卦辭亦用商。如屯之屯膏,師之帥師,漸之取女,歸妹之承筐,明夷之垂其翼,皆因商易舊文,則六十四卦不在文王時重。自伏羲以來,至于夏、商,其卦已重矣。方知繋辭所載取象十三卦,皆當時所有之易也。故曰:先儒未曾見三皇、夏、商易,所以紛紛之說特未定。

據文王卦名用商,卦辭亦用商,則文王所以重之易重個甚麽?蓋商易但有卦辭而無六爻,如屯卦但曰屯,不言某上某下為屯;蒙卦但曰蒙,不言某上某下為蒙。此惟文王之心與湯之心脗合,然後能逆推得坎上震下為屯、艮上坎下為蒙之數。既二卦相重,便有六畫,因六畫之剛柔以推一卦之變,于是繫辭焉以斷其吉,而謂之爻。蓋文王所重,重易六爻也。易爻既重,於是合天地、隂陽、君臣、民物、事理之會,前乎千百世之已往,後乎千百世之未來,其無窮之變,盡總括於三百八十四爻而無遺矣。故易自伏羲而始,歷夏、商至文王而大備云。

文王之易雖備,然其理尚隱也。越五百載而夫子生,其潛心於文王非一日也,於是盡得文王之心於韋編三絶之後,始作彖、象、文王繫辭等,以明文王之易。曰彖者,所以明文王之卦辭也;曰大象者,所以明二象之得為此卦也;曰小象者,所以明爻辭也;曰文言者,所以明彖辭、爻辭未盡意也;曰繫辭者,所以反覆易道無窮之秘也。聖人有功於文王之易者非一,使當時無夫子彖、象、文言等,後世學者欲求文王之易,信難矣。文中子曰:成我者,夫子也。通于夫子,受罔極之恩,見得聖人有功於後學,與天地相為無窮也。故曰:易至文王而備,至夫子而顯。

然既有文王、孔子之易矣,自孔子而下二千年來,傳易者凡幾家,竟未有得文王、孔子之心者。故易至夫子而顯,至先儒而晦。夫子之心,惟其盡合文王之心也,故能贊易。如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見得文王未嘗没。每謂揚子雲作太玄以擬易,亦必有所見。如法言曰:春木之芚兮,㨙我手之鶉兮。去之五百載,其人若存兮。以此之,子雲必有所得。

三、易首卦,先儒議論不同。薛氏註歸藏,以為商易首坤,自立道以來,序合如此。引繫辭曰:立天之道曰隂與陽,皆先隂而後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皆先柔而後剛。則商易首坤,為得先隂後陽、先柔後剛之義。然只言商易首坤可也,至連山首艮,則其說窮矣。易鈔云:有天地然後有萬物,夏易首艮,是物先乎天地也,夏易所以不傳。天尊地卑,乾坤之定位也,商易首坤,是地尊乎天也,商易所以不傳。惟周易首乾後坤,次六十四卦,為得天尊地卑、有天地然後有萬物之義。此夏、商易所以不傳,而周易獨傳也。其說固善,然亦未免為率爾之談。以文王之道傳於禹、湯,若謂夏、商之易不及周,是禹、湯之聖不及文王,安在其為相傳哉?如以夏、商之易為失義理而不傳,又大不可。夫子故曰:我欲觀夏道,是故之杞,不足證也,吾得夏時焉。我欲觀商道,是故之宋,不足證也,吾得坤乾焉。坤乾,商易也。苟失義理而不傳,則夫子曷為於此而觀道哉?不知夏、商、周易首卦不同,蓋寓三統之義。夏、商、周所建之正不同。夏后氏建寅,以正月為歲首,為人統。天地二十四位,艮連於寅,萬物終乎艮,又始乎艮也。夏正建寅,艮連於寅,只得首艮。商人建丑,以十二月為歲首,取丑未之衝,為地統。坤為地,商用地統,只得首坤。周人建子,以十一月為歲首,為天統。乾為天,周用天統,只得首乾。只緣所建之正不同,故于易之首卦各見其義。

先儒謂文王重易,周公作爻辭。余謂周公無預於易,文王在羨里中重易。周公或未生,就使既生,必在穉齒,豈能預文王之易?則為子雲家之童烏也。聖人不知此。聖人者出,各自擔當一件事。如伏羲畫卦,夏禹叙疇,文王重易,夫子六經,周公禮樂,各自擔當一件事,不曾攙匙亂筯。

又文王在縲囚中重易,周公豈得預爻辭?果爾,則周公同在囚也,必不如此。

先儒以周公為易爻辭,引左傳韓宣子適魯,見易象、春秋,曰:吾乃今知周公之德,與周之所以王,為周公與爻辭之據。不知宣子之歎,蓋歎魯也。他國不存易象、春秋,而魯獨存者,魯,周公後也,故周之典禮在焉。如必以宣子之言為證,則當時所見易象與春秋,並謂周公預易象可也,然則亦預魯春秋乎?即此可見。

然先儒言周公作爻辭者,以爻辭中有王用于西山、王用亨于岐山語,為文王亨王業事,故不敢謂文王自言,遂以為周公作。余謂文王事商之心,天地鬼神實臨之,豈容有亨王業于岐西之意?若以為周公作,尤不可。夫子去文王五百歲,尚能明文王之心,曰: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謂至德也已矣。周公為子而不明其父之心,以為文王有亨王業之意,尚得為達孝也哉?王用亨于西山,自是隨卦之王,王用亨于岐山,自是升卦之王,何關文王?若必以王為文王,則王用三驅,王假有家,亦文王耶?岐山、西山固周山也,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言之,則皆商之疆理也,豈容必盡指為周也哉?

以文王重易,正使有亨王業之意,豈宜自言其事?且如夫子作春秋,夾谷之會,夫子實攝相事,斥萊人,誅侏儒,使齊人惶懼,侵地復歸,皆夫子之功。而春秋所載,只曰:夏,公會齊侯於夾谷。公至自夾谷。齊侯來歸鄆、讙、龜隂田。若使無他傳記所載,則後世安知其事出于夫子?聖人不欲自表如此,曾謂文王乃自言亨王業之意於易哉?【春秋定十年春王正月,及齊平夏公會云云。】

先儒說易,遇西字盡指為文王事。如西山、西隣、西郊,皆曰文王事也。其至西南得朋,亦曰文王事。此皆言易之弊,初何關於文王?如謂東隣不如西隣,為紂不如文王,果有此義,豈聖人所謂明哲保身之道哉?韓文公羑里操曰:臣罪當誅兮,天王聖明。此真得見文王之心也。文王豈怨紂哉?然夫子繫辭又曰:作易者其有憂患乎?具當殷之末世,文王與紂之時,何耶?夫子此言,蓋為明夷卦發也。文王事只見於明夷,文王重易,至於明夷之事有感焉。晉卦明主在上,而康侯修朝覲之禮於王,有不可得者,此文王之所遇也。故於明夷卦言已之事,且不敢明言之,婉其辭而託諸箕子。夫子贊易得其心,知其不止箕子事也,文王事亦在焉。故于彖中别言之曰:内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内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則文王實用此卦也。故就六爻分之,上三爻為箕子事,下三爻為文王事。於二爻象曰:六二之吉,順以巽也。分明顯出文王名字,以示人也。蓋順則文王事也。文王出羑里之難,全是順天理。以聖人心迹明白如此,先儒說易,未有能知之者,反以岐山、西山為文王事,豈不負文王?孔子云:

先儒言易,有改竄易本文者。如漸卦二爻鴻漸于陸,上爻亦鴻漸于陸。先儒謂自初爻鴻漸于干,以次而進,至上爻當漸于天,不應又漸于陸,遂改陸為逵,曰:逵,雲衢也。不知大易一書,不經秦火,本無牴牾,安可改竄?鴻漸之所以有取于易者,正以上爻鴻漸于陸者見鴻之德,先儒未能知也。

又如擊辭能研諸侯之慮,皆以為羨侯之二字,不知易文又安得有羨?此自王弼作明爻,有能悦諸心,能研諸慮語,故諸儒循習之,而不察夫子立言之意。據繫辭本文,論乾坤易簡之道,繼以能悦諸心,能研諸侯之慮,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蓋聖人之易,即此心之微,推而至于大而有國,又大而有天下,皆不能外是理也。故以諸侯代有國字以成文云耳,安得為羨耶?

又先儒說易,有釋不行處,則曰占辭也。如漸之夫征不復,睽之載鬼一車之類,皆隸之占辭。殊不知三百八十四爻皆占辭也。豈特解釋不行處便為占辭?聖人之易,惟其盡天地、隂陽、君臣、民物、事理之會,密行乎幽明之間,可以酬酢,可以佑神,故君子將有為也,將有行也,問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嚮。故雖占辭,亦皆天理。

近世言易者,又盡以三百八十四爻併卦辭盡歸之占辭,曰:如此而有此占。然易固卜筮之書,亦不止卜筮之書。夫子固曰:易有君子之道四: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然則卜筮者,易道之一端也。曰:尚其辭,尚其變,尚其象,豈止為卜筮設哉!

近世學易者,則曰夫子五十而後學易,則亦未可以遽言也。不知五十以前,皆潛心文王之日月也。曰云爾者,蓋五十以後,始盡得文王之心,於是始作彖、象、文言、繫辭等。曰無大過者,謂無大過差於文王之心也。聖人不敢自謂盡得文王之心,故曰無大過,遜辭也。三墳

山墳【天皇伏羲氏,連山易】

爻卦大象

崇山君【云云】伏山臣【云云】列山民【云云】兼山物【云云】潛山隂【云云】連山陽【云云】藏山兵【云云】疊山象【云云】

傳:

崇山君,崇其高,君之象也。【云云

伏山臣,潛伏其山,臣之象也。【云云

列山民,山有行,列民之象也。【云云】

兼山物,高下相兼,物之象也。【云云】

潛山隂,潛其山,隂之象也。【云云】

連山,陽山之相連如陽氣也。【云云】

藏山兵,藏岡地,内兵之象也。【云云】

疊山,象疊疊其山,如天衆也。【云云

氣墳【人皇神農氏,歸藏易】

爻辭大象

天氣歸【云云】地氣藏【云六】。木氣生【云云】風氣歸【六云】火氣長【云云】水氣育【云云】山氣止【云云】金氣殺【云云】

傳:

天氣歸聖人,以禮下賢智。【云云

地氣藏,聖人以藏智於國。【云云】

木氣生,聖人以行仁政,【云云】

風氣動,聖人以宣號令。【云云

火氣長,聖人以明長民。【云云

水氣育,聖人以教民育財,【云云】

山氣止,聖人以安萬國。【云云

金氣殺,聖人以順天殺物,【云云】

形墳【地皇軒轅氏,乾坤易】

爻卦大象

乾形天,【云云】坤形地,【六云】陽形日,【云云】隂形月,【云云】土形山,【云云】水形川,【云云】雨形雲,【云云】風形氣,【云云】

傳:

乾形天,聖人以仰觀天象,【云云】

坤形地,聖人以辨方隅,【云云】

陽形日,聖人以繼明照,下【云云】

隂形月,聖人以命相代政,【云云】

土形山聖人以正名,岳鎮【云云】

水形川,聖人以議法無弊,【六云】

雨形雲,聖人以雲瑞紀官,【云云】

風形氣,聖人以决治亂,【云云】

據三墳卦,每下有七卦,皆以上卦下一字相連取名。如山墳爻卦大象之崇山,君下有君臣相、君民官、君物龍之類七卦,餘凖此。氣墳爻卦大象之天氣,歸下有歸藏定位、歸生寃、歸動乘舟之類七卦,餘凖此。惟形墳一篇六十四卦,皆將上卦下一字於第二字取名。如乾形天下卦云:地天降氣,日天中道,月天夜明之類七卦,皆以此取名,與前二墳不同。撮其大畧記之,以見一書之義。

商歸藏易

歸藏初經

初乾,其争言,【云云】初坤,榮榮之革,【云云】初艮,徼徼鳴狐,【云云】初兌,其言語敦,【云云】初犖,為慶身不動,【云云】初離,離監監,【云云】

初釐,燂若之聲,【云云】初巽,有鳥將至而垂翼,【云云】

歸藏齊母經

曰:舊言之擇,新言之念。

乾,屯,蒙,溽,訟,師,比小【赤畜】履,同人大有,佷,釐,大過,頤,困,,革,鼎,,豐,小過,林,禍,觀,,稱,僕,復,毋亡大【毒畜】瞿散,【家/人】,奐,,荔,員,誠,欽,,規,夜,巽,兌,離,犖,兼,分,歸妹,漸,晉,明夷,岑,,未濟易經

上經

乾,坤,屯,蒙,需,訟,帥,比,小畜,履,泰,否,同人,大有,,隨,,臨,觀,噬嗑,復,无妄,大畜,頤,大過,坎,離

下經

,,大壯,晉,明夷,家人,睽,蹇,解,,益,夬,,萃,,困,井,革,鼎,震,艮,漸,歸妹,豐,旅,巽,兌,渙,節,巾,小過,既濟,未濟

 

西谿易說原序 [欽定四庫全書*西谿易說卷一 宋李過撰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再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负责版主】:待申请(点此查看申请说明)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天书易经 (宋)李過撰《西溪易说》原序 https://yijing.taijidian.cn/9729.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宋)李過撰《西溪易说》原序-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