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六十四卦第六十三卦:既济正解-水火既济(坎上离下)

2019-10-03 0 1,877 百度已收录
易经六十四卦第六十三卦:既济正解-水火既济(坎上离下)

水火既济 地位:少阴|人位:少阴|天位:少阳|错卦:火水未济|综卦:火水未济|交互卦:火水未济

错卦;火水未济。综卦;火水未济。交互卦;上离下坎成;火水未济。

地位;少阴。人位;少阴。天位;少阴。

序卦传;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既济

韩康伯曰:行过乎俭,可以矫世厉俗,有所济也。

 

既济:亨,小利贞,初吉终乱。

彖曰:既济,亨,小者亨也。利贞,刚柔正而位当也。初吉,柔得中也。终止则乱,其道穷也。

象曰: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预防之。

既济坎上离下

程传:《既济·序卦》:“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以《既济》”。能过于物,必可以济,故《小过》之后,受之以《既济》也。为卦水在火上,水火相交,则为用矣。各当其用,故为既济,天下万事已济之时也。

既济,亨,小利贞,初吉终乱。

朱熹:“既济”,事之既成也。为卦水火相交,各得其用,六爻之位,各得其正,故为《既济》。“亨小”当为“小亨”,大抵此卦及六爻占辞,皆有警戒之意,时当然也。

程传:《既济》之时,大者既已亨矣,小者尚有未亨也。虽既济之时,不能无小未亨也,小字在下,语当然也。若言“小亨”,则为亨之小也。“利贞”处《既济》之时,利在贞固以守之也。“初吉”,方济之时也。“终乱”,济极则反也。

孔颖达曰:人皆不能居安思危,慎终如始,故戒以今日《既济》之初。虽皆获吉,若不进德修业,至于终极,则危乱及之。

谷家杰曰:不曰小亨而曰“亨小”,言所亨者其小事也。

吴曰慎曰:刚柔正则体立,水火交则用行,体立用行,所以为《既济》也。

李光地:天地交为《泰》,不交为《否》,水火交为《既济》,不交则为《未济》。以治乱之运推之,《泰》、《否》其两瑞也,《既济》、《未济》其交际也。《既济》当在《泰》之后而《否》之先,《未济》当在《泰》之先而《否》之后。《泰》犹夏也,《否》犹冬也,《未济》犹春也,《既济》犹秋也。故先天之图,乾坤居南北是其两端正,离坎居东西,是其交际也。《既济》之义不如《泰》者,为其《泰》而将《否》也。《未济》之义优于《否》者,为其《否》而将《泰》也。是以《既济》彖辞曰“初吉终乱”,即《泰》“城复于隍”之戒,《未济》彖辞曰“汔济濡其尾无攸利”,即《否》“其亡其亡”之心。

既济,亨,小者亨也。

朱熹:济下疑脱小字。

陆铨曰:国家当极盛时,纵有好处,都只是寻常事,所以说“小者亨”。

李光地:亨小之义,陆氏说善。《既济》之时,自然事事亨通。然特其小者尔,圣人之制治保邦也。制度之立,纲纪之修,以为小,而精神之运,心术之动,以为大。故《屯》难之时而大亨者,以其“动乎险中”,不敢安宁也。《既济》之时而亨小者,以其已安已治,四达不悖也。《彖》所以言“初吉终乱”者以此,《象》所以言“思患”“豫防”者亦以此。

利贞,刚柔正而位当也。

朱熹:以卦体言。

程传:《既济》之时,大者固已亨矣,唯有小者未亨也。时《既济》矣,固宜贞固以守之,卦才刚柔正当其位,当位者其常也。乃正固之义,利于如是之贞也。阴阳各得正位,所以为《既济》也。

俞琰曰:三刚三柔,皆正而位皆当。六十四卦之中,独此一卦而已,故特赞之也。

初吉,柔得中也。

朱熹:指六二。

程传:二以柔顺文明而得中,故能成既济之功。二居下体,方济之初也,而又善处是以吉也。

粱寅曰:《既济》“柔得中”在下卦,则“初吉”而“终乱”。以文明已过,而坎险继之也。《未济》柔得中在上卦,则始末济而终亨,以出乎坎险,而正当文明也。

李光地:凡《易》义以刚中为善,而《既济》,《未济》皆善柔中者。《既济》以内卦为主,至外卦则向乎《未济》矣。《未济》亦以内卦为主,至外卦则向乎《既济》矣。亦犹《泰》之善在二,而《否》之善在五。

终止则乱,其道穷也。

程传:天下之事,不进则退,无一定之理,挤之终不进而止矣,无常止也。衰乱至矣,盖其道已穷极也。九五之才非不善也,时极道穷,理当必变也,圣人至此奈伺?曰:唯圣人为能通其变于未穷,不使至于极也,尧舜是也,故有终而无乱。

侯行果曰:由止故物乱而穷也。《乾凿度》曰:《既济》、《未济》者,所以明戒慎,全王道也。

胡瑗曰:天下久治,则人苟安,万务易坠,祸患不警,故持盈守成之道,当须至兢至慎,然后可以久济。苟止于逸乐,不自省惧,以为终安,乱斯至矣,此圣人深戒之辞。

张清子曰:卦曰“终乱”,而《彖》曰“终止则乱”,非终之能乱也。于其终而有止心,此乱之所由生也。

俞琰曰:人之常情,处无事则止心生,止则怠,怠则有患而不为之防,此所以乱也。当知“终止则乱”,不止则不乱也。

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程传:水火既交,各得其用为《既济》,时当《既济》,唯虑患害之生,故思而豫防,使不至于患也,自古天下既济,而致祸乱者,盖不能“思患而豫防”也。

王申子曰:《既济》虽非有患之时,患每生于既济之后,君子思此而豫防之,则可以保其“初吉”,而无“终乱”之忧矣。

龚焕曰:水上火下,虽相为用,然水决则火灭,火炎则水涸,相交之中,相害之机伏焉,故“君子思患而豫防之”,能防在乎豫,能豫在乎思。

子夏易传;剛濟而得位乎,上柔當而應上,是以亨,偕於小人也。剛柔得正,其利貞下者,上之階柔者,强之本。柔當而守中,不敢逸也,故初吉。安於旣濟,止而無防,窮其道而終亂也。
象曰:水在火上,旣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水在火上,相得而為功也。旣濟之矣,安之不慮,則覆矣。故思患先防,?保其終也。
(离下坎上)。既济:亨小。利贞。
虞翻曰:泰五之二。小,谓二也。柔得中。故“亨小”。六爻得位,各正性命,保合大和故“利贞”矣。
初吉,
虞翻曰:初,始也。谓泰乾。乾知大始,故称“初”。坤五之乾二,得正处中,故“初吉,柔得中也。”
终乱。
虞翻曰:泰坤称乱。二上之五,终止于泰,则反成否。子弑其父,臣弑其君天下无邦,终穷成坤,故“乱,其道穷”。
《彖》曰:既济亨,小者亨也。
荀爽曰:天地既交,阳升阴降,故“小者亨也”。
利贞,刚柔正而位当也。
侯果曰:此本泰卦。六五降二,九二升五,是刚柔正当位也。

初吉,柔得中也。
虞翻曰:中,谓二。
终止则乱,其道穷也。
虞翻曰:反否终坤,故“其道穷也”。侯果曰:刚得正,柔得中,故“初吉”也。正有终极,济有息止,止则穷乱,故曰“终止则乱,其道穷也”。一曰:殷亡周兴之卦也。成汤应天,初吉也。商辛毒痛,终止也。由止,故物乱而穷也。物不可穷,穷则复始,周受其未济而兴焉。
《乾凿度》曰:既济未济者,所以明戒慎,全王道也。
《象》曰: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荀爽曰:六爻既正,必当复乱,故君子象之。思患而豫防之,治不忘乱也。

63.既济卦——论慎终如始

离下坎上

既济:亨小,利贞,初吉终乱。

[译文]既济卦象征事已成:连柔小者也获得亨通,利于守持正道,若不能慎终如始则起初吉祥终将危乱。

[提示]大功已成,仍应慎终如始。

“既济”到底是什么意思?从字面上看似应为已经渡过河水。

是的。“既”为已然之辞,“济”为渡水,这里是用渡水已竟表示事已成。朱熹《周易本义》说:“既济,事之既成也。”

既济卦既然象征事已成,为什么卦辞还说“亨小”?

“亨小”不同于旅卦、巽卦的“小亨”。“小亨”意为小有亨通,“亨小”意为亨通至极,及于小者。即“既济”之时不但大者亨通,连柔小者也获得亨通,所以卦中六爻不论是阳刚还是阴柔皆得正位。正如孔颖达《周易正义》所说:“既万事皆济,若小者不通,则有所未济,故日‘既济,亨小’也。小者尚亨,何况于大?则大小刚柔各当其位,皆得其所。”

事已成功,举凡天下事无论大小无不能济,卦辞为何还诫之以“利贞”?

既济不是保险柜,若行事不能守持正道,既济就会走向其反面未济,那么“初吉”也就会发展为“终乱”。

卦辞“初吉终乱”是诫勉人们在大功告成之时,应居安思危,慎终如始,不可陶醉于成功的欢悦中而忘乎所以。

是的,居安思危、慎终如始是既济卦的核心思想。

《彖》曰:既济,亨,小者亨也。利贞,刚柔正而

位当也。初吉,柔得中也。终止则乱,其道穷也。

[译文]《彖传》说:事已成,亨通,说明此时连柔小者也获得亨通。利于守持正道,因为阳刚阴柔均行为端正居位适当。起初吉祥,说明柔小者能持中不偏。最终停止不前必将导致危乱,说明既济之道已经困穷。

[提示]解释卦辞。

《彖传》首先正确地解释了卦辞“亨小”之意,指出“既济亨”是“小者亨也”。之所以特别指出“小者亨”,是因为处在既济的时候,大者亨自不待言,即使是小者也都亨,只有无所不亨,才是真正的既济。

“刚柔正而位当也”,是以卦中六爻刚柔均当位来释“利贞”的。

是的。既济阴爻在阴位,阳爻在阳位,六爻都当位得正。以喻在既济之时,无论阳刚阴柔均行为端正,居位适当,故日利于守持正道。

“初吉,柔得中也”,似较难把握。从卦形来看,六二爻柔顺居中,但是这与“初吉”有什么关系?

《易》一般以刚中为善,而既济卦以柔中为善。既济是万事万物经过一番变化发展,达到了阴阳平衡的局面,有大功告成之意。但是随着形势的发展,原有的阴阳平衡的局面必然要被打破,出现新的矛盾,这样旧的过程就结束了,新的过程又将开始,既济也就又转为未济。由此可见,既济以内卦为主,至外卦则又开始走向未济了。而内卦的六二爻柔中,正是既济卦“初吉”之象,所以《彖传》才将“初吉”归诸柔中。

“终止则乱,其道穷也”是解释卦辞“终乱”的,不过依我看“终止则乱”与“终乱”还是有区别的。“终乱”是一个断辞,体现了一种客观规律:至终必乱。“终止则乱”更多地强调了主观因素,似乎是说在既济之时未必都终乱,人于其终而有“止”心,才是乱的根源。

说的是。乱与不乱,与人的主观努力有很大关系,如果能做到慎终如始,生命不息,奋斗不止,那么即使有终乱之道亦复可济。相反,如果认为既济之时大功告成,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停止了奋斗与追求,怠惰苟安,有患无备,则危乱必不可免,此时“既济”之道就陷入了困穷,“事已成”将变成“事未成”。

人不能违背“天道”,不能违反自然规律,但是人可以利用这一规律,同时充分发挥人自身的主观能动性,这样人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受天道的限制,由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常说“人定胜天”。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既济卦与乾卦似乎有某种联系,可能说从乾卦开始的人生奋斗,经历了六十余卦的斗争、变化、发展,终于进入大功告成的既济境界。这正是乾卦《象传》所说的“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奋斗历程。但既济之时,天的运行并没有停止,仍是那么刚强劲健,因此君子不能有丝毫懈怠,也仍须“自强不息”。“既济”只是人生的一个驿站,而不是终点。

完全同意你的观点,下面我们还有机会讨论这个问题.现在先来看《象传》。

《象》曰:水在火上,既济。君子以思患而预防之。

[译文]《象传》说:水在火上,象征“事已成”。君子因此而思虑可能出现的祸患而预先作好防备。

[提示]思患而预防之,既济不忘未济。

既济卦离下坎上,离为火,坎为水,故《象传》说水在火上,水在火上可以煮成食物,成以象征事已成。

孔颖达的《周易正义》正是这样解释的,他说:“水在火上。炊爨之象。饮食以之而成,性命以之而济,故日‘水在火上。既济’也。”

“思患而预防之”是对卦辞“初吉终乱”所含诫意的进一步阐发,比《彖传》所言“终止则乱”的意义又更加显豁。但是“思患而预防之”与水在火上之象有何关系呢?

水在火上可以煮成食物,象征事已成,这是水火相济发挥功用的一面;但是水火还有相灭的一面,水决则火灭,火炎则水涸。君子观此卦象,意识到既济中隐伏着矛盾,要采取措施预防既济转向未济,所以要在无患之时“思患”,预为防备,以保其“初吉”之亨而去其“终乱”之忧。下面我们就来领略一下六爻是如何“思患而预防”的。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易经六十四卦第六十三卦:既济正解-水火既济(坎上离下) https://yijing.taijidian.cn/967.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

易经六十四卦第六十三卦:既济正解-水火既济(坎上离下)-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