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傅恒《御纂周易述義•卷十》序卦傳

(清)傅恒御纂周易述義》繁体版【卷十】序卦傳

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穉也。物穉不可不養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飲食必有訟,故受之以訟。

此以卦名發文王序卦之義,蓋易理之一端也。天地謂乾坤二卦,坤次乾而不言受者,太極生兩儀,一氣而分天地也。屯有二義,盈者屯聚之義。剛柔始交,天地絪緼,雷雨動盪,充盈之象也。物之始生者,屈而未伸,草木勾萌之象也。物穉故蒙,幼穉而無以養之,則夭閼不遂,蓄德養才亦如是也。水在天以潤萬物,萬物之所需也。飲食為人之所需,養以中正,為飲食之道也。有所需則有所爭,乾餱以愆,豕酒生禍,訟由此而起矣。

訟必有眾起故受之以師師者眾也。眾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

訟必立黨相傾,而眾起矣。用眾為師,眾必有所親附依歸,以統於一事,勢之必然,比之義也。比必有所畜,畜者聚也養也止也。來而日積,有聚義焉。聚則立贍,有養義焉。聚而可久,有止義焉。物既聚斯等殺分,得養斯教化行,有止斯倫理定,故曰物畜然後有禮。禮,人之所履也。履得其所則舒泰,泰則安矣。通也者,謂其通行而無礙也。不可以終通,不能終通也。治亂相循,盛衰倚伏,亦勢所必至,故通之極則必否。

物不可以終否,故受之以同人。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有大而能謙必豫故受之以豫。豫必有隨故受之以隨。以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

上下不交,所以成否。上下同心,則否傾矣,故繼之以同人。與人同則可以通天下之志而物歸焉,故所有者大。所有既大,不可以自滿也。滿則溢,溢則損而大反為累矣,謙者所以善保其有者也。有大而能謙,則中心和樂而豫悅矣。豫悅之道,物來隨己,己亦隨物,至於以喜隨人,則溺於晏安而事生矣。隨必有事,所以致蠱。蠱而有事,所以飭蠱。蠱者事也,非以事訓蠱也。

有事而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物大然後可觀,故受之以觀。可觀而後有所合,故受之以噬嗑,嗑者合也。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賁,賁者飾也。致飾然後亨則盡矣,故受之以剝,剝者剝也。物不可以終盡剝,窮上反下,故受之以復。

飭蠱者必有所事而後成可大之業,臨則二陽方長而盛大也。物之小者不足觀,大然後可觀。德大而光輝著,業大而勳績昭,則足以起人之觀仰。觀二陽在上,下四陰所觀仰也。有可觀即有來合之者,有不合則噬以嗑之,嗑者合也,見其可合而後合之也。直情徑行謂之苟,禮以飾情謂之賁。不執勢則不可以成賓主之合,不受幣則不可以成男女之合,故貴於文飾也。致其文飾而百嘉會聚,故亨。亨極則儀文盛而實行衰,故賁終則剝。物窮則反,不可終盡剝,極於上則復生於下,窮上而反下也。張子曰:「剝之與復,不可容線須臾,不復則乾坤之道息矣。故適盡則生,更無先後之次也。」

復則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有无妄然後可畜,故受之以大畜。物畜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頤,頤者養也。不養則不可動,故受之以大過。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陷必有所麗,故受之以離,離者麗也。

无妄者誠也,復者所以求反於誠也。復則不妄,繇不妄然後能无妄也。非无妄則本不立,无妄而不畜則道不宏。止而聚之,莫非德也,故大也。德畜於己則可以優游涵泳而充養之,頤者養之義也。靜養有素,然後可動而當大事。大過者,以大過人之才為大過人之事,非有養者不能。然物以中為貴,過而不已必至於陷,以坎之陽中而節其過,則不過矣。物之陷者,必得所麗而陷乃出,坎雖陷而得中,以坎合離,則能用離之中而得所麗。故乾坤為六十四卦之首,而坎離居六十四卦之中,蓋握乾坤之會,而變化不窮矣。

右上篇

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義有所錯。

夫婦謂咸卦少男少女之配,人道之始,故以咸為夫婦之道。天地開闢,萬物化生,皆有成男成女之體。聖人明夫婦之義以立人道,故不近受於坎離,而必遠溯於天地,以明咸所由本也。錯,設施也。禮義莫重於三綱,三綱莫先於夫婦,咸所以為下經之首也。

夫婦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物不可以終遯故受之以大壯。物不可以終壯故受之以晉晉者進也。進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夷者傷也。

二少交而婚姻之禮成,男下女也。二長定而居室之倫正,斯可久之道矣。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泛論物理也。以非承夫婦之道,故言物以别之。如富久則府怨,位久則基危,事久則生變也。四時之序,成功者退,遯則退之義也。陰長則陽遯,陽壯則陰衰,消息之相循也。物壯盛則必進,然以壯而進,不若以柔而進,故壯不可終,受之以晉,所謂柔進而上行也。進而不已必有所傷,故進極復入於地,日盈則昃也。

傷於外者必反其家故受之以家人。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物不可以終難故受之以解解者緩也。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

傷困於外則必反於家,所謂以天屬者,迫窮禍患害相收也。家道之窮,則情義乖離而成睽,六親不和,家中作敵,故必有難。難不可終,必緩而解散之,天下之事急則合,緩則散,故難之解散,謂之緩,蓋以緩而漸散也。一於緩則怠惰偷安,廢時失事而成損矣。

損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已必決故受之以夬夬者決也。決必有所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

損益,盛衰循環之道。損極必益,理無常損;益極必決,理無常益。天道如此,人事亦然。夬柔在上,剛決柔也。姤柔在下,柔遇剛也。美惡不兩立,邪正不並行,決去小人則君子交而遇矣。物相會遇則必萃聚,同志既萃,則乘時遘會,聚於上而成升。然君子恒量力而度德,升而不已必至於困。俞琰曰:「升高不知回,竟作黏壁枯,觀蝸牛可見也。」

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主器者莫若長子,故受之以震,震者動也。物不可以終動,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物不可以終止,故受之以漸,漸者進也。進必有所歸,故受之以歸妹。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者大也。

困上反下,井居其所也。澤竭於上,源通於下,而窮者乃不窮矣。井之為道,不汲則穢敗,易之則清冽,不可不革者也。金以火化,革之所以成鼎也。以木巽火,鼎之所以革物也。鼎宗廟之祭器,震為長子,傳國家繼位號者也,故為祭器之主。革與鼎新故相嬗,震與艮動靜相因,物不可以終動,故動極而靜。物不可以終止,故靜極復動。止之所生為進,畜而通也;所反亦為進,消而息也。漸者進也,謂其進以漸也。人之進身,必有所歸宿,無所歸者不可進也。次以歸妹,取歸義也。物得所歸,必成其大,婦得賢夫而配之,臣得聖君而事之,皆足以成事業之大,此致豐之由也。

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入而後說之故受之以兌兌者說也。說而後散之故受之以渙渙者離也。物不可以終離故受之以節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過。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

豐大而至於窮極,則必失其所安,故次以旅。羈旅親寡,宜無所容,惟能巽順,則無往而不入也。物相入則相說,天之澤萬物,禮義之說人心,不入則不說也。人之氣,憂則結聚,說則舒散,渙則離披,解散之義也。物既離散,則當節止之。節者制之於外,孚者信之於中。上能信守之,下能信從之,節而信之也。有其信者必行之,所謂設誠致行者也。小過之過,過所當過,如行過乎恭,喪過乎哀,用過乎儉,非設誠致行者不能。君子之過人者如此,則無事不濟,故曰有過物者必濟。程子曰:「既濟矣,物之窮也,易者變易而不窮也。既濟之後受以未濟,則未窮也。」

右下篇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天书易经 (清)傅恒《御纂周易述義•卷十》序卦傳 https://yijing.taijidian.cn/9664.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清)傅恒《御纂周易述義•卷十》序卦傳-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