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六十四卦第四十七卦:困卦正解-泽水困(兑上坎下)

2019-10-03 0 1,420 百度已收录
易经六十四卦第四十七卦:困卦正解-泽水困(兑上坎下)

泽水困卦 地位:少阳|人位:少阳|天位:少阳|错卦:山火贲|综卦:水风井|交互卦:风火家人

错卦;山火贲。综卦;水风井。交互卦;上巽下离成;风火家人。

地位;少阳。人位;少阳。天位;少阴。

序卦传;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

崔觐曰:冥升在上,以消不富,则穷,故言“升而不已必困”也。

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彖曰:困,刚掩也。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贞大人吉,以刚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

象曰: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困兑上坎下

程传:《困·序卦》:“升而不已必团,故受之以困。”升者,自下而上,自下升上,以力进也,不已必困矣,故《升》之后受之以《困》也。困者,惫乏之义。为卦兑上而坎下,水居泽上,则泽中有水也,乃在泽下,枯涸无水之象,为困乏之义。又兑以阴在上,坎以阳居下,与上六在二阳之上,而九二陷于二阴之中,皆阴柔掩于阳刚,所以为困也。君子为小人所掩蔽,穷困之时也。

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朱熹:“困”者,穷而不能自振之义。坎刚为兑柔所掩,九二为二阴所掩,四五为上六所掩,所以为困,坎险兑说,处险而说,是身虽困而道则“亨”也。二五刚中,又有“大人”之象。占者处困能亨,则得其正矣,非大人其孰能之,故曰“贞”。又曰“大人”者,明不正之小人不能当也。“有言不信”,又戒以当务晦默,不可尚口,益取穷困。

程传:如卦之才,则困而能亨,且得贞正,乃大人处困之道也,故能“吉”而“无咎”。大人处困,不唯其道自吉,乐天安命,乃不失其吉也。况随时善处,复有裕乎,“有言不信”,当困而言,人谁信之。

孔颖达曰:“困”者,穷厄委顿之名,道穷力竭,不能自济,故名为《困》。小人遭困,则穷斯滥矣。君子遇之,则不改其操,处困而不失其自通之道,故曰“困亨”。处困而能自通,必是履正体大之人。能济于困,然后得“吉”而“无咎”,故曰“贞,大人吉,无咎”。处困求济,在于正身修德。若巧言饰辞,人所不信,则其道弥穷,故诫之以有言不信也。

李光地:“困亨”者,非谓处困而能亨也。盖困穷者,所以动人之心,忍人之性,因屈以致伸,有必通之理也。然唯守正之大人,则能进德于困,而得其所以可通者尔,岂小人之所能乎。困者,君子道屈之时也,屈则不伸矣。“有言不信”,信字疑当作伸字解,盖有言而动见沮抑,乃是困厄之极,不特人疑之而不信也。《夬》卦“闻言不信”,己不信人之言也。而夫子以聪不明解之,以信字对聪字,则信字当为疑信之信。此卦“有言不信”,人不行己之言也。而夫子以尚口乃穷解之,以信字对穷字,则信字当为屈伸之伸。

困,刚掩也。

朱熹:以卦体释卦名。

程传:卦所以为困,以刚为柔所掩蔽也。陷于下而掩于上,所以困也,陷亦掩也。刚阳君子而为阴柔小人所掩蔽,君子之道困窒之时也。

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贞大人吉”,以刚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

朱熹:以卦德卦体释卦辞。

程传:以卦才言处《困》之道也,下险而上说,为处险而能说。虽在困穷艰险之中乐天安义,自得其说乐也。时虽困也,处不失义,则其道自亨,困而不失其所亨也。能如是者,”其唯君子乎”!若时当困而反亨,身虽亨,乃其道之困也。君子,大人通称。困而能贞,大人所以吉也。盖其以刚中之道也,五与二是也。非刚中,刚遇困而失其正矣。当困而言,人所不信,欲以口免困,乃所以致穷也。以说处困,故有“尚口”之戒。

郑汝谐曰:九二陷于中,九四九五为上六所掩,是以为《困》。以上下卦言之,则合坎兑而成也。坎,难也。兑,说也。困而安于难,则不失其所亨。困而取说于人,“尚口乃穷也”。

李光地:此卦所以为刚掩者,《本义》备矣。盖诸卦之二五刚中,皆为阴掩者。唯《困》与《节》。然以二体言之,则《节》坎阳居上,兑阴居下,此《困》所以独为刚掩也。此义与卦象亦相贯,水在泽上,非泽之所能掩也。水在泽中,则为所掩矣。“险以说者,非处险而说也,险有致说之理,以字与而字,义不同也。唯险有致说之理,故困有所为亨者。然以小人处之,则困而困耳,不知其所为亨,故不能因困而得亨。因困而得其所亨者,非君子其孰能之。下刚中之大人,即不失所亨之君子也,指二五言。“尚口乃穷”者,处困之极,务说于人,指上六言。

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朱熹:水下漏,则泽上枯,故曰“泽无水”,“致命”,犹言授命,言持以与人而不之有也,能如是则虽困而亨矣。

程传:“泽无水”,困乏之象也,君子当困穷之时,既尽其防虑之道而不得免,则命也,当推致其命以遂其志,知命之当然也。则穷塞祸患,不以动其心,行吾义而已。苟不知命,则恐惧于险难,陨获于穷厄,所守亡矣,安能遂其为善之志乎。

王弼曰:泽无水,则水在泽下,水在泽下,《困》之象也。处困而屈其志者小人也,君子固穷,道可志乎。

郑汝谐曰:知其不可求而听其自至焉,“致命”也,在命者不可求,在志者则可遂,所谓从吾所好也。

冯当可曰:君子之处困也,命在天而致之,志在我则遂之,困而安于困者,命之致也。困而有不困者,志之遂也,若小人处之,则凡可以求幸免者,无不为也,而卒不得免焉,则亦徒丧其所守而已矣!体坎险以“致命”,体兑说而“遂志”。

何楷曰:“致”,犹委也。人不信其命,则死生祸福,营为百端。居贞之志,何以自遂,今一委之命,则不以命贰志者,夫且能以志立命。

子夏易传;剛則困,見揜於柔也。險而能説,雖困而通也。君子之行,存乎素也。困而自辨,而不責於人,修齊其徳以自濟也。五為衆之歸焉。剛而能幹,中而得當,大人之正也。亨困而吉,何咎之有乎。困而尚口,斯窮之矣,何所信乎,故君子飾行以亨困,而不以言也。
象曰:澤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澤无水,涸而无潤也。夫積行以成其徳,雖致命,終遂其道。君子之志,剛而不可拔也,故能致困而不可失其道也。
(坎下兑上)。困:亨,
郑玄曰:坎为月。互体离,离为日。兑为暗昧,日所入也。今上掩日月之明,犹君子处乱代,为小人所不容故谓之“困”也。君子虽困,居险能悦,是以通而无咎也。
虞翻曰:否二之上,乾坤交,故通也。
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虞翻曰,贞大人吉,谓五也。在困无应,宜静则“无咎”。故“贞大人吉,无咎”。震为言,折入兑,故“有言不信,尚口乃穷”。
《彖》曰:困,刚弇也。
荀爽曰:谓二五为阴所弇也。
险以说,
荀爽曰:此本否卦。阳降为“险”,阴升为“说”也。
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
荀爽曰:谓二虽弇阴陷险,犹不失中,与正阴合,故通也。喻君子虽陷险中,不失中和之行也。
贞大人吉,以刚中也。
荀爽曰:谓五虽弇于阴,近无所据,远无所应,体刚得中,正居五位,则“吉无咎”也。
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
虞翻曰:兑为口,上变口灭,故“尚口乃穷”。
荀爽曰:阴从二升上六,成兑。为有言。失中,为不信。动而乘阳,故曰“尚口乃穷也”。
《象》曰:泽无水,困。
王弼曰:泽无水,则水在泽下也。水在泽下,困之象也。处困而屈其志者,小人也。君子固穷,道可忘乎?
君子以致命遂志。
虞翻曰:君子谓三,伏阳也。否坤为致,巽为命,坎为志,三入阴中,故“致命遂志”也。

47.困卦——论处困之道

坎下兑上

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译文]困卦象征困穷:努力拯济必能亨通。只有坚守正道的大人君子可获吉祥,不会招来灾祸。此时纵然有所言语,也未必能使别人相信。

[提示]指明在困境之中君子的对策。

上一卦讲的是升卦,为什么接着讲的这卦是困卦呢?是否又是物极必反?

是的。《序卦传》中认为,升是自下往上升,是需要很多气力的,如果升进不已,超过一定的限度,正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一定会气衰力竭,走入困境,所以升卦之后是困卦。

升卦是巽下坤上,其名为升,尚好理解。这一卦是坎下兑上,为什么要称其为困呢?

所谓困,也就是陷入困境之意。坎为水,兑为泽,如果水在泽上表明泽中有水,这是常理。然而困卦坎下兑上,水在泽之下,显然是泽中无水而致干涸之象,正是困乏的表现,故该卦名为困。

卦辞对困的解释是“亨”,这里是否又体现了什么辩证法?

对。“困”与“亨”,貌似自相矛盾,恰恰昭示出君子的策略。不是说凡在困境之中都能达到“亨”,由困至亨是有条件的。困穷的环境可以劳其筋骨,苦其心志,促使人走出困境,走上亨通。如同陆游在《游山西村》中所说:“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能走出困境,进入康庄大道,自然前途一片光明。

困境出人才即是这个道理吧!但生活中不是也有人被困窘之境吓倒的吗?

所以卦辞提醒我们:“贞,大人吉,无咎。”只有持守正道的大人君子才能变困为亨,才能获得吉祥而不致招来灾祸。孔颖达《周易正义》中说:“小人遭困则穷斯滥矣,君子遇之则不改其操。君子处困,而不失其自通之道,……处困而能自通,必是履正体大之人,能济于困,然后得吉而无咎。”可见君子处困之时,守持正道是极为重要的,否则必然会遭祸得咎。

那么“有言不信”又该怎样理解?

信是真实的意思。身处困穷之时,纵使有所言语,别人也会认为是不真实的,很难使人相信。王弼<周易注>说:“处困而言,不见信之时也;非行言之时,而欲用言以免,必穷者也。”正因为如此,才言多必失,故应当洁身自守,多修已德,少说为佳。

《彖》日:困,刚揜也。

(译文]《彖传》说:困穷,阳刚被掩蔽无法伸展。(揜,音yan,同“掩”。)

[提示]以卦体释卦名。

从卦体上看,困卦是坎下兑上,坎为阳卦,在下,而兑为阴卦,在上。一般说来,阳上阴下才是常理,但这卦是阳下阴上,就好像阳刚在下被阴柔掩蔽一样,因而使得刚阳无法得到伸展,以至陷入困窘。所以《彖传》说:“困,刚揜也。”再从爻象上看,刚爻也为柔爻所掩。本卦九二陷于初六与六三两阴爻之中,而上六又凌驾于九四与九五两阳爻之上。在大环境中,阴柔小人占上风,阳刚君子自然就陷入困穷,而步履维艰了。

险以说,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贞大人

吉。以刚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穷也。

[译文]面临险境而心中愉悦,身处困穷却不失其亨通,大概也只有君子才能做到吧。只要坚守正道,大人君子就能获得吉祥,这是因为君子具备刚正中和之德的缘故。有所言语而不会被别人相信,是因为一味崇尚言辞,不但无益,反而会在困窘中越陷越深。

[提示]以卦象说明卦辞。

面临艰险,心中又充满愉悦,固然豪气干云,颇有名士之风,不过总又觉得有点黄连树下弹琴——苦中作乐的味道,未免显得可笑。

此言差矣。元代文天祥的《正气歌》中说:“时穷节乃见,一垂丹青”。越是在困苦穷厄的时候,越是可以检验出人的品质。处险而致悦,困而得亨。只有君子才能做到,小人是做不到的。

为什么呢?

因为君子具有刚正之德,能坚守正道。

请再讲得具体细致一些。

《周易》是极重视刚而守正的。困卦中九二、九五两爻都是刚爻,而且居中,主客观条件达到了非常和谐的统一,自然可以拯济困穷,获得吉祥,故《彖传》中说“贞大人吉,以刚中也。”

身当困境之中,难道不能用言辞为自己申辩一番吗7

人处在困境之时,任凭你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说得怎样天花乱坠,人家也不会相信你,想由此脱离困境,更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

那就应当缄口不言?

是的。既然说了没有什么用处,还会起负作用,那还不如不说的好。俗语说,沉默是金,这是蕴含着相当深刻的人生哲理的。摆脱困境的最好办法也不是光靠嘴上说,更重要的是要去做,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摆脱面临的险困处境。

《象》曰:泽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译文]《象传》说:泽中无水,象征困穷。君子因此宁可舍弃自己宝贵的生命,也要坚持实现自己的崇高志向。

[提示]解释卦象,指出舍生取义的道理。

《彖传》要求临险犹悦,刚中守正,且要少说为佳,多修己德。《象传》从另一个角度阐明君子应取的做法,那就是在处于泽无水般困境的时候,纵使牺牲自己至为宝贵的生命,也要实现自己的崇高志向。

对君子来说,一旦生命与志向两者不可兼得时,要敢于杀身成仁,不惜用鲜血来换得崇高的志向。正如《孟子·梁惠王上》中所说:“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是的。真正的君子就应该如此,生命在志向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处于困穷之际,就是要“致命遂志”,不能屈服于邪恶,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生。下面看爻辞。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易经六十四卦第四十七卦:困卦正解-泽水困(兑上坎下) https://yijing.taijidian.cn/951.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易经六十四卦第四十七卦:困卦正解-泽水困(兑上坎下)-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