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六十四卦第十七卦:随卦正解-泽雷随(兑上震下)

2019-10-03 0 3,030 百度已收录
易经六十四卦第十七卦:随卦正解-泽雷随(兑上震下)

泽雷随卦 地位:少阴|人位:少阳|天位:少阳|错卦:山风蛊|综卦:山风蛊|交互卦:风山渐

错卦;山风蛊。综卦;山风蛊。交互卦;上巽下艮成;风山渐。

地位;少阴。人位;少阳。天位;少阴。

序卦传;豫必有随,故受之以

韩康伯曰:顺以动者,众之所随。

 

随:元亨利贞,无咎。

彖曰: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随之时义大矣哉!

象曰: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子夏易传;剛來而下於柔,得其情,隨。而治之大通者也。剛中正,動而説,利而正,夫何咎哉。夫隨,多失正,正則寡。隨,動説而隨大,亨不失其正,而无咎者,大人也。而天下隨之矣。
象曰: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嚮晦入宴息。
雷下於澤之中也。雷隨於澤,澤隨於雷。君子得物之情,而隨正之。則物來隨已正也。何所憂哉。故嚮暮入宴息,安之時也。
(震下兑上)。随:元、亨、利、贞,无咎。
虞翻曰:否上之初,刚来下柔,初上得正,故“元、享、利、贞,无咎”。
郑玄曰:震,动也。兑,说也。内动之以德,外说之以言,则天下之人,咸慕其行,而随从之,故谓之随也。既见随从,能长之以善,通其嘉礼,和之以义,干之以正,则功成而有福,若无此四德,则有凶咎焉。焦赣曰:汉高帝与项籍,其明徵也。
《彖》曰: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
虞翻曰:否乾上来之坤初,故“刚来而下柔”。动,震,说,兑也。
大亨贞,无咎。
荀爽曰:随者,震之归魂。震归从巽,故大通。动爻得正,故利贞。阳降阴升,嫌于有咎。动而得正,故“无咎”。
而天下随时,
虞翻曰:乾为天,坤为下,震春兑秋。三四之正,坎冬离夏。四时位正,时行则行,故“天下随时”矣。
随之时义大矣哉。
蜀才曰:此本否卦。刚自上来居初,柔自初而升上,则内动而外说,是动而说随也。相随而大亨无咎。得于时也。得时,则天下随之矣。故曰“随之时义大矣哉”。
《象》曰:泽中有雷,随。
《九家易》曰:兑泽震雷,八月之时。雷藏于泽,则天下随时之象也。
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崔元曰:晦者,冥也。雷者,阳气,春夏用事。今在泽中,秋冬时也。故君子象之。日出视事,其将晦冥,退入宴寝而休息也。
侯果曰:坤为晦,乾之上九来入坤初,向晦者也。坤初升兑,兑为休息入宴者也。欲君民者,晦德息物,动说黎庶,则万方归随也。
随兑上震下

程传:《随·序卦》:“豫必有随,故受之以随。”夫悦豫之道,物所随也,《随》所以次《豫》也。为卦兑上震下,兑为说,震为动,说而动,动而说,皆随之义。女,随人者也。以少女从长男,随之义也。又震为雷,兑为泽,雷震于泽中,泽随而动,《随》之象也。又以卦变言之,乾之上来居坤之下,坤之初往居乾之上,阳来下于阴也。以阳下阴,阴必说随,为随之义。凡成卦既取二体之义,又有取爻义者,复有更取卦变之义者,如《随》之取义,尤为详备。

随,元亨,利贞,无咎。

朱熹:“随”,从也。以卦变言之,本自困卦九来居初,又自《噬嗑》九来居五,而自《未济》来者,兼此二变,皆刚来随柔之义。以二体言之,为此动而彼说,亦随之义。故为《随》。己能随物,物来随己,彼此相从,其通易矣,故其占为“元亨”。然必利于贞,乃得“无咎”。若所随不正,则虽大亨而不免于有咎矣。《春秋传》穆姜曰:“有是四德,随而无咎,我皆无之,岂随也哉”。今按四德虽非本义,然其下云云,深得占法之意。

程传:随之道。可以致大亨也。君子之道,为众所随,与己随于人,及临事择所随,皆随也。随得其道,则可以致大亨也。凡人君之从善,臣下之奉命,学者之徙义,临事而从长,皆随也。随之道,利在于贞正。随得其正,然后能大亨而“无咎”。失其正则有咎矣,岂能亨乎?

石介曰:凡随之义,可随则随。若唯随之务,不以正道,安得亨乎?

李光地:以二体言之,震刚下兑柔;以卦画言之,刚爻下于柔爻,六十四卦中唯此一卦,此卦名为《随》之第一义也。其象则如此贵下贱,以多问于寡,乃尧舜所谓舍己从人者,其义最大,故其辞曰“元亨”。又曰”利贞无咎”者,明所随必得其正,所以终“元亨”之义也。然则卦义所主,在以己随人,至于物来随己,则其效也。若以为物所随为卦名之本义,则非矣。

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

朱熹:以卦变卦德释卦名义。

孔颖达曰:“刚”,谓震也。“柔”,谓兑也。震处兑下,是“刚来”“下柔”。震动而兑说。既能下人,动则喜说,所以物皆随从也。

胡瑗曰:震以动,其性刚。兑以说,其性柔。今震在兑下,是“刚来”而下于柔也。犹圣贤君子。以至刚之德,至尊之位,至贵之势,接于臣而下于民。故赏罚号令一出于上,则民皆说而随于下也。

王逢曰:上能下下,下之所以随上。贵能下贱,贱之所以随贵。《随》之义刚下柔也。

王宗传曰:阳刚非在下之物也,今也得《随》之义,来下于阴柔,则是能以上下下,以贵下贱者也,物安得不随之乎?动而说,此有所动,而彼无不说之谓也。彼无不说,则亦无不随矣。或曰:易家以《随》自《否》来,《蛊》自《泰》来,其义如何?曰:非也。乾坤重而为《泰》、《否》,故《随》、《蛊》无自《泰》、《否》而来之理。世儒惑于卦变,殊不知“八卦成列,因而重之”,而内外上下往来之义,已备乎其中。自八卦既重之后,又焉有所谓内外上下往来之义乎!

蒋悌生曰:《程传》谓说而动,动而说,皆《随》之义。《朱于语录》云:但当言动而说,不当言说而动,凡卦体卦德,皆从内说出去。

李光地:王氏说,最足以破卦变之支离。得《易》象之本旨。

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

朱熹:王肃本“时”作“之”,今当从之。释卦辞,言能如是,则天下之所从也。

程传:卦所以为随,以“刚来而下柔,动而说”也。谓《乾》之上九,来居《坤》之下。《坤》之初六,往居《乾》之上。以阳刚来下于阴柔,是以上下下,以贵下贱能如是,物之所说随也。又下动而上说,动而可说也,所以随也。如是则可“大亨”而得正,能大亨而得正,则为“无咎”。不能“亨”,不得正,则非可随之道,岂能使天下随之乎?天下所随者时也,故云“天下随时”。

孔颖达曰:大亨贞正,无有咎害,而天下随之。以正道相随,故随之者广。若不以“大亨贞无咎”,而以邪僻相随,则天下不从也。

乔中和曰:刚下柔而阳随阴。以我随物,则物自随我,而动罔不说,此大亨之正道也。人同此心,天下有不随之者哉!

随时之义大矣哉。

朱熹:王肃本“时”字在“之”字下,今当从之。

程传:君子之道,随时而动,从宜适变,“不可为典要”。非造道之深,知几能权者,不能与于此也,故赞之曰“随时之义大矣哉”!凡赞之者欲人知其义之大,玩而识之也。此赞《随》时之义大,与《豫》等诸卦不同,诸卦“时”与“义”是两事。

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朱熹:雷藏泽中,随时休息。

程传:雷震于泽中,泽随震而动,为《随》之象。君子观象,以随时而动,随时之宜,万事皆然,取其最明且近者言之。“君子以向晦入宴息”,君子昼则自强不息,及向昏晦,则入居于内,宴息以安其身,起居随时,适其宜也。礼君子昼不居内,夜不居外,随时之道也。

翟玄曰:“晦”者冥也,雷者阳气,春夏用事,今在泽中,秋冬时也。故君子象之,日出视事,其将晦冥,退入宴寝而休息也。

《朱子语类》:问:程子云泽随雷动,君子当随时宴息,是否?曰:既曰雷动,何不言君子以动作,却言宴息,盖其卦震下兑上,乃雷入地中之象,雷随时伏藏,故君子亦“向晦入宴息”。

 

17.随卦——论随从之道

震下兑上

随:元亨,利贞,无咎。

[译文)随卦象征随从:至为亨通,利于坚守正道,没有过错。

[提示]指出随从的基本原则。

人的社会性决定了人们需要互相协作,互相赞同、顺从,需要讲究人际之间互相随从的道理,这就是随卦的基本精神。从卦序上来看,豫为安乐,随为随从,安居乐业了,人们自然会来随从,所以豫卦之后是随卦。人们互相随从,建立起融洽的关系,这当然是极为亨通的。这就是卦辞中“元亨”两字的本义。但是这样说还不全面。所以卦辞接着补充说,还要“利贞”,才能“无咎”。就是说,随从必须以守正为前提,该随则随,不该随的不能乱随,这才是随而得其正,才能“元亨”而“无咎”。言下之意,如果不随正道而行,跟错了人,不仅无“元亨”可言,而且有咎,必然招致过错。《易经》的表述方法经常是这样,将反面的可能性隐藏在正面的陈述之中。

《彖》曰:随,刚来而下揉,动而悦。随。

[译文]《彖传》说:随从,阳刚能前来居于阴柔之下,有所行动一定会使人悦服,乐于随从。

[提示]以卦象解释卦名卦义。

随卦下震上兑。震为阳卦(长男),兑为阴卦(少女)。阳刚本应居上,现在却来屈居阴柔之下,以刚下柔,以大下小,这是谦恭下士。这样的举动使人悦服,人们自然会来随从。这叫做:“动而悦,随。”随卦下为震、为动,上为兑、为悦,正是此动而彼悦的象征。这是心悦诚服的随从,而不是强迫人家随从你,这才是“随”的真义。你先要有尊重别人的态度,你先随人家,人家才来随你。

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随时之义大矣哉!

[译文]坚持大亨通的正道不会有过错,天下人都会适时地来随从。适时地随从,意义大得很啊!

(提示]解释卦辞。

上下随从并不是朋党相从,恣意妄为;并不是少数人结成关系网,共同干坏事。而是要坚持正道而行,使得天下人都来随从,都沿着大亨通的正道相随而行。

《彖传》很重视“时”的概念。“时”在这里是灵活适时的意思,就是适应不同_的时间、条件和情况而灵活处理。孟子说孔子是“圣之时者”,也是说孔子是个灵活适时的圣人。本爻《彖传》中“随时”二字,意为“适时地随从”。要因时而定,不能随便盲从。随得对,事业亨通;随错了,动辄得咎。所以《彖传》中强调:“随时之义大矣哉!”适时地随从,事关重大啊!

《象>日:泽中有雷,随。君子以蠁晦入宴息。

[译文]《象传>说:大泽中响起雷声,象征随从。君子因此随着天时在傍晚时入室休息。(蠁晦:向晚。“蠁”即“向”。宴息:休息。)

[提示]以日常作息说明“随时”之义。

随卦上为兑、为泽,下为震、为雷。雷震于泽中,泽随震而动,所以有“随”之象。君子观此自然景象,想到生活要随时作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意思虽然浅显却是用生活中最切近、最简单明白的事来作比喻,说明前面所阐发的“随时”的道理。每当我们早起晚睡之时,都会很自然地联想起“随”之道。这样,就把卦理融汇在日常生活中了。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 六十四卦 易经六十四卦第十七卦:随卦正解-泽雷随(兑上震下) https://yijing.taijidian.cn/921.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

易经六十四卦第十七卦:随卦正解-泽雷随(兑上震下)-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