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六十四卦第十六卦:豫卦正解-雷地豫(震上坤下)

2019-10-03 0 1,705 百度已收录
易经六十四卦第十六卦:豫卦正解-雷地豫(震上坤下)

雷地豫卦 地位:老阴|人位:少阳|天位:老阴|错卦:风天小畜|综卦:地山谦|交互卦:水山蹇

错卦;风天小。综卦;地山谦。交互卦;上坎下艮成;水山蹇。

地位;老阴。人位;少阳。天位;老阴。

序卦传;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

豫:利建侯行师。

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豫之时义大矣哉!

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子夏易传;阴者小人之道也。治之者,非君子欤。众阴而阳御之,非当大位则有兵战之事。文之不当理也。其用师而豫乎,刚应而众从之也。豫先而当得其顺动者也。顺以动,故天地如之,日月之迭明也。四时之更,变也。圣人以顺动,而天下服也。非圣人不能得顺动之时义也。
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雷始发震奋而出地,物遂其豫也。震先而得其乐乎,故谓豫之。为乐得于心,而形见于外,兴物而动其情,曰乐。故先王之有天下者,乐也。礼平天下之志,以修诸内也。故合其钟、鼔、竽、瑟、管、磬之声而与众共乐也。礼者,重本崇德而敬其上也,故禘郊宗祖皆崇有德,而配之上帝天神焉。以与众同敬而节诸外也,故作乐崇德,殷荐上帝,合礼乐之化,设内外之敎,而天下顺也。
《序卦》曰: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
郑玄曰:言国既大而能谦,则于政事恬豫。雷出地奋豫,行出而喜乐之意。

(坤下震上)。豫:利建侯、行师。
郑玄曰:坤,顺也。震,动也。顺其性而动者,莫不得,得其所,故谓之豫。豫,喜逸说乐之貌也。震又为雷,诸侯之象。坤又为众,师役之象。故“利建侯、行师”矣。
虞翻曰:复初之四,与小畜旁通。坤为邦国,震为诸侯。初至五,体比象。四利复初,故“利建侯”。三至上,体师象,故“行师”。

《彖》曰:豫,刚应而志行,
侯果曰;四为卦主,五阴应之,刚志大行,故曰“刚应而志行”。
顺以动,豫。
崔觐曰:坤下震上,顺以动也。
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
虞翻曰:小畜,乾为天。坤为地。如之者,谓天地亦动,以成四时,而况建侯行师。言其皆应而豫也。
而况建侯行师乎!
《九家易》曰:震为建侯,坤为行师;建侯所以兴利,行师所以除害。利兴害除,民所豫乐也。天地有生杀,万物有始终。王者盛衰,亦有迭更,犹武王承乱,而应天地。建侯行师,奉辞除害,民得豫说,君得安乐也。
天地以顺动,
虞翻曰:豫变通小畜。坤为地。动初至三成乾,故天地以顺动也。
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
虞翻曰:过谓失度,忒,差迭也。谓变初至需,离为日,坎为月,皆得其正,故“日月不过”。动初时,震为春。至四,兑为秋。至五,坎为冬。离为夏。四时位正,故“四时不忒”。通变之谓事,盖此之类。
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
虞翻曰:清,犹明也。动初至四,兑为刑。至坎,为罚。坎、兑体正,故“刑罚清”。坤为民,乾为清,以乾乘坤,故“民服”。
案:帝出震,圣人也。坎为法律,刑罚也。坤为众,顺而民服也。
豫之时义大矣哉。
虞翻曰:顺动天地,使日月四时,皆不过差。刑罚清而民服,故“义大”也。
《象》曰:雷出地奋,豫。
崔觐曰:震在坤坤,故言“雷出地”。雷,阳气,亦谓龙也。夏至后,阳气极而一阴生。阴阳相击,而成雷声。雷声之疾,有龙奋迅豫跃之象,故曰“奋豫”。
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郑玄曰:奋,动也。雷动于地上,而万物乃豫也。以者,取其喜佚动摇,犹人至乐,则手欲鼓之,足欲舞之也。崇,充也。殷,盛也。荐,进也。上帝,天帝也。王者功成作乐,以文得之者,作钥舞;以武得之者,作万舞;各充其德而为制。祀天帝以配祖考者,使与天同飨其功也。故《孝经》云: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是也。
豫震上坤下

程传:《豫·序卦》:“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承二卦之义而为次也。有既大而能谦,则有豫乐也。豫者,安和悦乐之义。为卦震上坤下,顺动之象,动而和顺,是以《豫》也。九四为动之主,上下群阴所共应也。坤又承之以顺,是以动而上下顺应,故为和豫之义。以二象言之,雷出于地上,阳始潜闭于地中,及其动而出地,奋发其声,通畅和豫,故为豫也。

豫,利建侯行师。

朱熹:豫,和乐也,人心和乐,以应其上也。九四一阳,上下应之。其志得行,又以坤遇震为顺以动,故其卦为《豫》,而其占利以立君用师也。

程传:豫,顺而动也。豫之义,所利在于“建侯”“行师”。夫建侯树屏,所以共安天下。诸侯和顺,则万民悦服;兵师之兴,众心和悦则顺从而有功。故悦豫之道,利于建侯行师也。又上动而下顺,诸侯从王,师众顺令之象。君万邦,聚大众,非和悦不能使之服从也。

孔颖达曰:谓之豫者,取逸豫之义。以和顺而动,动不违众,众皆悦豫,故谓之豫也。动而众悦,故利建侯。以顺而动,故可以“行师”也。

邱富国曰:《屯》有震无坤,则言“建侯”而不言“行师”,《谦》有坤无震,则言“行师”而不言“建侯”,此合震坤成卦,故兼之。

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

朱熹:以卦体卦德释卦名义。

程传:“刚应”,谓四为群阴以应,刚得众应也。“志行”谓阳志上行,动而上下顺从,其志得行也。“顺以动豫”,震动而坤顺,为动而顺理,顺理而动,又为动而众顺,所以《豫》也。

胡炳文曰:建万国,聚大众,非顺理而动,使人心皆和乐而从,不可也,故二者皆系之豫。

李光地:《彖传》中凡称卦德。皆先内而后外,而其文义又各不同。其曰“而”者,两字并重。如《讼》之“险而健”,既险又健也。《小畜》之“健而巽”,既健又巽也。《大有》“刚健而文明”,既刚健而又文明也。其曰“以”者,则重在上一字。如《同人》“文明以健”,重在“文明”字。此卦“顺以动”,重在“顺”字。其或以下一字为重者,则又变其文法,如《复》卦“动而以顺行”之类。

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

朱熹:以卦德释卦辞。

程传:以“豫顺而动”,则天地如之而弗违。况“建侯行师”,岂有不顺乎?天地之道,万物之理,唯至顺而已。大人所以先天后天而不违者,亦顺乎理而已。

吴曰慎曰::“顺以动”,所谓行其所无事也。“天地如之”,犹云“天且弗违”。得其民者,得其心也。故《豫》“利建侯”。多助之至,天下顺之,故《豫》利“行师”。

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豫之时义大矣哉!

朱熹:极言之而赞其大也。

程传:复详言顺动之道。天地之运,以其顺动,所以日月之度不过差,四时之行不愆忒。圣人以顺动,故经正而民兴于善,刑罚清简而万民服也。既言《豫》顺之道矣,然其旨味渊永,言尽而意有余也。故复赞之云,《豫》之“时义大矣哉”!欲人研味其理,优柔涵泳而识之也。“时义”,谓《豫》之时义。诸卦之时与义用大者,皆赞其“大矣哉”。《豫》以下十一卦是也,《豫》、《遯》、《姤》、《旅》言时义,《坎》、《睽》、《蹇》言时用,《颐》、《大过》、《解》、《革》言时,各以其大者也。

项安世曰:《豫》、《随》、《遯》、《姤》、《旅》,皆若浅事而有深意,故曰“时义大矣哉”!欲人之思之也。《坎》、《睽》、《蹇》,皆非美事,而圣人有时而用之,故曰“时用大矣哉”!欲人之别之也。《颐》、《大过》、《解》,《革》,皆大事大变也,故曰“时大矣哉”!欲人之谨之也。

吴澄曰:专言“时”者,重在”时字”,“时义”重在义字,“时用”重在用字。

蔡清曰:“时”之一字,贯六十四卦皆有,不止《豫》等诸卦耳。有时则有义,有义则有用。单言时,则义与用在其中矣。言义未尝无用,言用未尝无义,各就所切而言。

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朱熹:“雷出地奋”,和之至也,先王作乐,既象其声,又取其义。殷,盛也。

程传:雷者,阳气奋发,阴阳相薄而成声也。阳始潜闭地中,及其动,则出地奋震也,始闭郁,及奋发则通畅和豫,故为《豫》也。坤顺震发,和顺积中而发于声,乐之象也。先王观雷出地而奋,和畅发于声之象,作声乐以褒崇功德,其殷盛至于荐之上帝,推配之以祖考。“殷”,盛也。礼有殷奠,谓盛也,荐上帝,配祖考,盛之至也。

荀爽曰:乐者,圣人因人之豫而节之,所以养其正而闲其邪,其和可以感鬼神,而况于人乎。

郑康成曰:“奋”,动也。雷动于地上,万物乃豫也,人至乐则手欲鼓之,足欲舞之,王者功成作乐,以文得之者作籥舞,以武得之者作万舞,各充其德而为制,祀天帝以配祖考者,使与天同飨其功也,故《孝经》云,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也。

胡炳文曰:《本义》云象其声者,乐之声法雷之声,又取其义者,豫以和为义,雷所以发扬化功,而鼓天地之和,乐所以发扬功德,而召神人之和也。

 

16.豫卦——论处安乐之道

“致安乐之道”。

坤下震上

豫:利建侯行师。

[译文]豫卦象征欢乐:利于建立诸侯,出兵征战。(师:兵众,军队。)

[提示]和悦顺畅的局面利于有所作为。

《孟子·告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否卦(第12卦)、剥卦(第23卦)等都论及处忧患之道,而讨论致安乐与处安乐之道的专卦就是我们今天要谈的豫卦。

目前社会上有一种贪图享受的风气。热衷富有者不知如何善处富有,追求安乐者不知如何对待安乐。《易经》往往对症下药,针砭时弊,这些都是救治现代流行病的妙方。《序卦传》指出:“大有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意思是说:富有而又能谦让,(温良恭俭让)一定会在身心上感到安逸快乐,所以在大有卦、谦卦之后,接下来就是豫卦,两两相综卦构成一组。“豫”就是“欢乐”的意思。

豫卦上为震、为动,下为坤、为顺。震动于上,坤顺于下。象征天子在上面封建诸侯,兴兵征战;民众在下面顺从悦服,乐于从征。卦辞说明了一个道理:上下和悦顺畅的时候,正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时机。因为这时民心可用,士气正旺,要抓住这个有利时机,即使出兵打仗也能成功。换句话说,要想有所作为,必须造成上下和悦顺畅的局面。这就是“豫”的精神力量和积极意义。

《彖》曰:豫,刚应而志行,顺以动,豫。

[译文]《彖传》说:欢乐,这里是指阳刚与阴柔相应,意愿得以实现,顺应情理而动,就感到欢乐。(志:志向,意愿。)

[提示]以卦象解释卦名。

九四是豫卦中唯一阳刚之爻,所有阴爻都来与之相应,因而其志向得以实行,这就叫“刚应而志行”。豫卦下为坤、为顺,上为震、为动,这就构成了“顺以动”的状态。由于刚得柔应,又是“顺以动”而行,合于客观规律,因此一切都是和顺吉祥的,这就叫做“豫”。换句话说,顺理而动则安,动而和顺则乐,既安且乐,谓之安乐,这就是“豫”的本意。这里实际上是从安乐的真义来揭示如何得到安乐的“致安乐之道”。就是说,“豫”由“顺以动”而产生,顺动才能致豫。对“安乐”作这样的理解,确实颇有令人深思的精警之理。有这样的安乐观,才有这样的致安乐之道和处安乐之道。在这里,“顺以动”很重要,是“豫”的实质内容和必备前提。

豫,顺以动,故天地如之,而况建侯行师乎?

[译文]欢乐和谐,既然是由于顺应情理而动所产生,所以连天地的运行都是如此,何况建立诸侯、出师征战这些事呢?

[提示]解释卦辞。

顺乎天理,应乎人心,也就是顺应客观规律随之而动,才会导致喜悦与和谐,才合于“豫”之道。如果违背客观规律,逆天而动,下场必然可悲,又何“豫”之可言呢!自然界的天地星辰的运行尚且不违此理,何况人世间的建侯行师之事,怎能不顾天理人心而轻举妄动呢!

天地以顺动,故日月不过,而四时不忒。圣人以顺动,则刑罚清而民服。豫之时义大矣哉!

[译文]天地顺物理而动,所以日月运转不致失误,四时更替不出差错。圣人顺民情而动,所以刑罚清明,民众服从。欢乐的特定意义大得很啊!

[提示]发挥“顺动”之义。

天道、人事都是以“顺以动”为“豫”,只有顺应客观固有的规律而运动,才能得到和谐,产生喜悦。这样的事例是不胜枚举的,《彖传》不过是略举数例作为印证罢了。所以《彖传》最后总括成一句感叹:“豫之时义大矣哉!”因为说不完、道不尽,只有这样感叹了。

“时义”就是由卦时所决定的卦义,也就是某种事物和现象在特定背景中产生、发展、变化的规律。这种特定背景就是卦时。而这种规律反映了一定的事理,就是卦义。或称“时义”,为了强调是在某种特定背景下的事理。比如说,在豫卦中,“豫之时义”就是“顺以动”。“时义大矣哉”的赞叹在《彖传》中多次出现。有时只说“时大矣哉”,强调抓住时机;或者说“时用大矣哉”,强调因时而用,含义有些区别。

《象》曰:雷出地奋,豫。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译文]《象传》说:雷声发出,大地振奋,象征欢乐。先代君王因此制作音乐,用来赞美功德,以盛大的典礼奉献给天帝,并让祖先的神灵配享。(殷:盛大。荐:奉献。配:配享。祖考:祖先。).

[提示]“豫”的精神在政治、伦理上的运用。

豫卦上为震、为雷,下为坤、为地。雷声震动,大地上万物复苏,生机盎然,一片和乐之象,这作为豫卦的象征很恰当。由此而产生了礼乐。先王观此景象,看到声音有振奋万物、使之欢乐的作用,受到启发,模仿雷声创造了鼓乐等音乐,用来颂美天地造化万物的功德。就这样逐渐地制礼作乐,举行典礼,祭祀天地祖宗。古人把陶冶民情的“乐”与行为规范的“礼”结合起来,用来教化民众,这就是“豫”的精神在政治、伦理上的运用,也可以说是“寓教化于娱乐之中”。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 六十四卦 易经六十四卦第十六卦:豫卦正解-雷地豫(震上坤下) https://yijing.taijidian.cn/920.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

易经六十四卦第十六卦:豫卦正解-雷地豫(震上坤下)-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