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六十四卦之解卦上六爻正解

2019-10-03 0 1,224 百度已收录

 

天位易知之终(当位);变离错坎综离。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朱熹:《系辞》备矣。

程传:上六尊高之地,而非君位,故曰“公”,但据《解》终而言也。“隼”,鸷害之物,象为害之小人。“墉”,墙,内外之限也。害若在内,则是未解之时也。若出墉外,则是无害矣。复何所解,故在墉上,离乎内而未去也。云“高”,见防限之严而未去者。“上”,《解》之极也。《解》极之时,而独有末解者,乃害之坚强者也。上居《解》极,《解》道已至,器已成也,故能射而获之。既获之,则天下之患,解已尽矣,何所不利?夫子于《系辞》复伸其义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动者也。”鸷害之物在墉上,苟无其器,与不待时而发,则安能获之,所以解之之道,器也。事之当解,与已解之之道至者时也。如是而动,故无括结,发而无不利矣。括结,谓阻碍。圣人于此,发明藏器待时之义,夫行一身至于天下之事,苟无其器,与不以时而动,小则括塞,大则丧败。自古喜有为而无成功,或颠覆者,皆由是也。

沈该曰:“隼”之为物,果于悖害者也。“墉”,所以卫内而限外也。害在内,小人在君侧也。出乎墉之外,则非射之所能及。“高墉之上”,在内外之间,据卫限之势,于此而射之,则拟而后动,动而不括,“获之无不利”矣。在外卦之上,射于高墉之象也。

郑汝谐曰:所谓“公”者,非上六也。言公于此,当用射隼之道也。“隼”,指上之阴而言也。“墉”,指上之位而言也。

王申子曰:“隼”指上,以其柔邪谓之狐,以其阴鸷谓之“隼”。上以阴柔处震之极,而居一卦之上,是阴鸷而居高者。《解》之既极,尚何俟乎,故“获之无不利”。

李光地:此言“公用”,乃《随》上《离》上“王用”之例,皆非以本爻之位当王公也,郑氏王氏之说似可从。或以解终言之,而不指隼之为谁,亦可。盖“狐”者,邪而穴于城社,在内之奸也。“隼”者,鸷而翔于坰野,化外之悍也。自二至五,所以解内难者备矣。于是而犹有外来之强猛,乘高墉以射之,动而有功矣。何则,内修者外攘之具。所谓藏器于身,待时而动者也。前四爻所谓“其来复吉”,此爻所谓“有攸往夙吉”也。

总论:徐几曰:下三爻不言解,上三爻言解,所谓动而免乎险也。

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程传:至解终而未解者,悖乱之大者也,射之所以解之也,解则天下平矣。

吴曰慎曰:天下之难,由小人作,群比如拇,邪媚如狐,鸷害如隼。解拇获狐射隼而难解矣,故《解》卦以去小人为要义。

李光地:五以前所解者,但总名之为小人耳,此则曰“悖”,内乱外乱之别也,在有虞则共驩者内乱也,三苗者外乱也。

 

子夏易传;解,釋弛緩也。故多有縱焉。終而獲之,得其時也。三應其誅焉。縱悖之甚,據非其有,雖欲貪戾,其能終乎。而公以法誅,何所不獲。悖解衆安无不利也。
虞翻曰:上应在三。公,谓三伏阳也。离为隼。三失位,动出成乾,贯隼入大过,死象故“公用射隼于高庸之上,获之,无不利”也。
案:二变时体艮。艮为山,为宫阙,三在山半,高塘之象也。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虞翻曰:坎为悖,三出成乾,而坎象坏,故“解悖也”。
《九家易》曰:隼,鸷鸟也。今捕食雀者,其性疾害,喻暴君也。阴盗阳位,万事悖乱,今射去之,故曰“以解悖也。”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译文]上六,王公用箭射击踞于高高的城墙上的恶隼,一举射获,无所不利。(隼:音sun,一种凶猛的鸟。墉:音y6ng,城墙。)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译文]《象传》说:王公以弓箭射击高踞于城墙上的恶隼,是在解除悖逆者造成的险难。

[提示]加强戒备,随时解除新的隐患。

上六的气氛又紧张起来了,恶隼成了这场遭遇战的猎获物。

恶隼指的是六三。六三小人窃位,处下体之上,犹如恶隼踞于高墉之上。对这种小人,将其猎获,当然无所不利,故爻辞说“获之,无不利”。

那么上六处解卦之终,居震动之极,是解除险难的王公之象吗?

是的。《象传》说“公用射隼,以解悖也”,喻指王公清除叛乱小人,解除险难。

我有一个小小的疑问。这位射隼的王公为什么那么巧,遇到恶隼之时正带着弓箭?

《系辞传》在谈到解卦时引孔子的话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可见“公用射隼”并不是偶然的事件。上六处解卦之极,危难已经解除,但新的隐患随时可能萌生,所以他随身暗藏着“器”——武器,时刻警惕,故一旦出现恶隼便可一举射杀。

学习解卦,印象最深的便是与小人的斗争。除了初六平安无咎之外,九二“田获三狐”,九四“解而拇”,六五“有孚于小人”,直至上六“公用射隼”,都是从各个角度谈解除小人的问题,而六三则是小人的典型代表,“负且乘”,窃据高位,得意忘形。

蹇难刚刚解除之时,需要创造一个和平安宁、休养生息的环境,即卦辞所谓“利西南”。但维护这个和平环境,要从两个方面人手,这就是无难之时以“来复”安居为吉,有难之时则以速去解决为吉。而在和平环境中会发生什么样的难呢?最可能发生的也是最危险的,就是小人所造成的内部隐患。小人由于把自己的真面目隐蔽起来,不同于一般的坏人,很难发现,所以危害也特别大。如果小人的阴谋得逞,让他们窃居了高位,好人就会受难,国家将被搞乱,而且会“致寇至”,他日之蹇就会卷土重来。正因为小人的隐患如此严重,所以在卦辞提出总的原则之后,爻辞着重讲在政治上根据不同情况如何解除小人的问题。

看来要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清除小人是一项十分重要的措施,这是古人留下的一条政治经验。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爻辞 易经六十四卦之解卦上六爻正解 https://yijing.taijidian.cn/885.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易经六十四卦之解卦上六爻正解-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