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序卦传

序卦传

讲述了六十四卦的排列次序。其排列次序现传有两种;一种是通行的《周易》,分上下经,上经始于乾卦,次于坤卦,下经终于未济卦;一种是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首卦为乾,次卦为否,终于益卦。

天地,然后万物生焉。 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 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者蒙也,物之穉也。物穉不可不养也,故受之以;需者饮食之道也。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者众也。 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者比也。 比必有所畜也,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而泰,然后安,故受之以;泰者通也。 物不可以终通,故受之以。物不可以终否,故受之以同人。 与人同者,物必归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 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 豫必有随,故受之以。 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者事也。有事而后可大,故受之以;临者大也。 物大然后可观,故受之以。可观而后有所合,故受之以噬嗑;嗑者合也。 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贲者饰也。致饰然后亨,则尽矣,故受之以;剥者剥也。物不可以终尽,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 复则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 物畜然后可养,故受之以;颐者养也。不养则不可动,故受之以大过。物不可以终过,故受之以;坎者陷也。 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者丽也。

有天地,然后有万物; 有万物,然后有男女; 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 夫妇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 遯者退也。 物不可终遯,故受之以大壮。物不可以终壮,故受之以;晋者进也。进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夷者伤也。伤于外者,必反其家,故受之以家人。家道穷必乖,故受之以;睽者乖也。 乖必有难,故受之以;蹇者难也。物不可终难,故受之以;解者缓也。 缓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损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而不已,必决,故受之以;夬者决也。决必有所遇,故受之以;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后聚,故受之以;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谓之升,故受之以。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者动也。物不可以终动,止之,故受之以;艮者止也。物不可以终止,故受之以;渐者进也。进必有所归,故受之以归妹。得其所归者必大,故受之以;丰者大也。穷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者入也。入而后说之,故受之以;兑者说也。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者离也。物不可以终离,故受之以。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 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过。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既济。物不可穷也,故受之以未济终焉。

 子夏易传周易序卦傳

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稺也。物稺不可不養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飲食必有訟,故受之以訟。訟必有衆起,故受之以師。師者,衆也。衆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物不可以終否,故受之以同人。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有大而□謙,必豫,故受之以豫。豫必有隨,故受之以隨。以喜隨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蠱。蠱者,事也。有事而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物大然後可觀,故受之以觀。可觀而後有所合,故受之以噬嗑。嗑者,合也。物不可以茍合而已,故受之以賁。賁者,飾也。致飾然後亨,則盡矣,故受之以剥。剥者,剥也。物不可以終盡剥,窮上反下,故受之以復。復則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有无妄,然後可畜,故受之以大畜。物畜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頤。頤者,養也。不養則不可動,故受之以大過。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陷必有所麗,故受之以離。離者,麗也。
有天地而後萬物生焉,物生則屯矣,有形之始也,故受之以屯。物之始生難立者也,經其屯而後,遂得其盈也。物稺而未知也,故受之以蒙。蒙,稺也。不可以不養,故受之以需,稺而不為待其資也。莫過飲食待而得其潤,飲食之道也。飲食者,人之資必有爭,故受之以訟。訟必有黨,故衆起,故受之以師。師,衆也。師終衆服,民知其比也,故受之以比。比者,衆輔而同也。附而同之,未及其豐也,故受之以小畜。畜衆則有治也,修禮以整之,故受之以履。得其履者,泰然而安,故受之以泰。泰,通也。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否者,道之塞也。道不可以終塞,必為上之,知之將同而進之以同人。與人同者,得其治焉,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大有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有其大而□謙必豫,故受之以豫。豫,樂而過其流矣。動說而相隨,故受之以隨。喜而相隨,不守其務則墮矣,將必有事也,故受之以蠱。蠱,事也。制作治事,然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剛長而大而臨制也,相臨之道觀乎上之風也,在於尊上立敬也。莫大於神道,設教而天下可觀,治之大者也,故受之以觀。雖設教之可觀,必齊之而後合,故受之以噬嗑。噬嗑,合也。道之以德,齊之以禮,齊之以刑,雖合而巳未之至也。故制之大小,序之等終,分之外内,别之同異,文物以采之,聲明以揚之,煥然而有其文,而後盡其治也。故受之以賁。賁之未存其文,失其本也,則道之消矣,故受之以剥。剥者,消喪其道也。物不可以盡剥,道終而反生也,故受之以復。復,剛長也。君子之道生也。復則无妄矣,故受之以无妄。剛長而无妄,□畜其大也。故受之以大畜。物旣畜矣,然後可養,故受之以頤。自養之賢,所以安身而及民也。養之而後動,乃□過為治也,故受之以大過。過動而不由其制,必輕其小也。物無輕也,雖小?陷,故受之以坎。坎,陷也。懼其亡而修之,然後安其所麗,故受之以離也。

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義。有所錯夫婦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物不可以終遯,故受之以大壯。物不可以終壯,故受之以晉。晉者,進也。進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夷者,傷也。傷於外者必反其家,故受之以家人。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物不可以終難,故受之以解。解者,緩也。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損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巳必決,故受之以夬。夬者,決也。決必有所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巳必困,故受之以困。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主器者,莫若長子,故受之以震。震者,動也。物不可以終動,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物不可以終止,故受之以漸。漸者,進也。進必有所歸,故受之以歸妹。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者,大也。窮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入而後說之,故受之以兊。兊者,說也。說而後散之,故受之以渙。渙者,離也。物不可以終離,故受之以節。節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過。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旣濟。物不可窮也,故受之以未濟終焉。
乾坤降升,萬物化形,今古而無差者,天地之道也。男女感應,夫婦敵配,而父子君臣之所自者,聖人之治也。政德禮義交錯乎其内,後聖人美其配天之功也,故序之。以咸男下女,以感也。正而久之乃成也,故受之以恒。恒,久也。夫婦之意盡於久矣,施久於物,物無久也。雖剛遯矣,故受之以遯。物不可終遯,故受之以大壯。物不可終壯,復有進之,故受之以晉。晉,柔進而上行也。晉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夷,傷也。傷於外者必反於家,故受之以家人。士處家則道窮而莫偶,將求外合,則睽而出矣。故受之以睽。睽,乖也。乖而未合則有難也,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物不可終難,故受之以解。解,緩也。緩有所失,故受之以損。損己以奉上,終受其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巳,不知其止也,則受其決。決,治也。故受之以夬。夬,決也。而後治不敢逸也,乃其遇故受之以姤。姤,遇也。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聚也。聚上而盛謂之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巳必困,故受之以困。困於上必反於下,道窮而自修也,故受之以井。井者,治之使深也。德者知而日新也,故不可以不革,故受之以革。革物而盛新者,莫如於鼎,故受之以鼎。主器者,莫如長子,故受之以震。長子主器而巳,其在於物不可終也,故受之以艮。艮,止也。物不可終止,故受之以漸。漸者,進也。而不速於進也,必有所歸,故受之以歸妹。得其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豐,大也。志盈而蕩,窮其大者也,必失其居矣,故受之以旅。旅而無所容,故受之以巽。巽入而和入,於人則說矣,故受之以兊。兊,說也。上下咸說而後散,動而自為治也,故受之以渙。渙,離也。散而治,不拘其禁也,終則無節,故受之以節。節而施之,中而制之,信乃行之,故受之以中孚。自中發信,民必信之,可過其物而為治之,故受之以小過。信者為治之,具而非備之道,信治而巳,小過者也。有過物之治,必□濟也,故受之以旣濟。旣濟不可極,極而志盈,斯窮之矣,故受之以未濟,而終也。

 

 

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
干宝曰:物有先天地而生者矣。今正取始于天地,天地之先,圣人弗之论也。故其所法象,秘自天地而还。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上系》曰:法象莫大乎天地。庄子曰: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春秋壳梁传》曰:不求知所不可知者,智也。而今后世浮华之学,强支离道义之门,求入虚诞之域,以伤政害民,岂非谗说殄行,大舜之所疾者乎!

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
荀爽曰:谓阳动在下,造生万物于冥昧之中也。
屯者,万物之始生也。
韩康伯曰:屯,刚柔始交,故为“万物之始生也”。
崔觐曰:此仲尼序文王次卦之意。不序乾坤之次者,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则天地次第可知,而万物之先后宜序也。万物之始生者,言刚柔始交,故万物资始于乾,而资生于坤也。

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物之稚也。
崔觐曰:万物始生之后,渐以长稚,故言“物生必蒙”。郑玄曰:蒙,幼小之貌,齐人谓萌为蒙也。

物稚不可不养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饮食之道也。
荀爽曰:坎在乾上,中有离象,水火交和,故为“饮食之道”。
郑玄曰:言孩稚不养,则不长也。

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讼。
韩康伯曰:夫有生则有资,有资则争兴也。
郑玄曰:讼,犹争也。言饮食之会恒多争也。

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师者,众也。
《九家易》曰:坤为众物,坎为众水,上下皆众,故曰“师”也。凡制军,万有二千五百人为军,天子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军有将,皆命卿也。二千五百人为师。师帅皆中大夫。五百人为旅,旅帅皆下大夫也。
崔觐曰:因争,必起相攻,故“受之以师”也。

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
韩康伯曰:众起而不比,则争无息。必相亲比,而后得宁也。

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
韩康伯曰:比非大通之道,则各有所畜,以相济也;由比而畜,故曰“小畜”,而不能大也。

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履者,礼也。
韩康伯曰:履,礼也。礼所以适时用也。故既畜则须用,有用须礼也。

履然后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
荀爽曰:谓乾来下降,以阳通阴也。姚信曰:安上治民,莫过于礼。有礼然后泰,泰然后安也。

物不可以终通,故受之以否。
崔觐曰:物极则反,故不终通而否矣。所谓城复于隍。

物不可以终否,故受之以同人。
韩康伯曰:否则思通,人人同志,故可出门同人,不谋而合。

与人同者,物必归焉,故受之以大有。
崔觐曰:以欲从人,人必归已,所以成大有。
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谦。
崔觐曰:富贵而自遗其咎,故“有大”者“不可盈”。当须谦退,天之道也。

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
郑玄曰:言国既大而有谦德,则于政事恬豫。雷出地奋豫,豫行出而喜乐之意。

豫必有随,故受之以随。
韩康伯曰:顺以动者,众之所随也。

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蛊者,事也。
《九家易》曰:子利父事,备物致用,而天下治也。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莫大于圣人。子修圣道,行父之事,以临天下,无为而治。

有事然后可大,故受之以临。临者,大也。
荀爽曰:阳称大,谓二阳动升,故曰“大”也。
宋衷曰:事立功成,可推而大也。

物大然后可观,故受之以观。
虞翻曰:临反成观,二阳在上,故“可观”也。
崔觐曰:言德业大者,可以观政于人也。

可观而后有所合,故受之以噬嗑。嗑者,合也。
虞翻曰:颐中有物食,故曰“合也”。
韩康伯曰:可观,则异方合会也。

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贲。贲者,饰也。
虞翻曰:分刚上文柔,故“饰”。韩康伯曰:物相合,则须饰以修外也。

致饰而后亨则尽矣,故受之以剥。剥者,剥也。
荀爽曰:极饰反素,文章败,故为“剥”也。

物不可以终尽,剥穷上反下,
虞翻曰:阳四月,穷上,消姤至坤者也。

故受之以复。
崔觐曰:夫易穷则有变,物极则反于初。故剥之为道,不可终尽,而使之于复也。

复则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
崔觐曰:物复其本,则为诚实,故言“复则无妄”矣。

有无妄物,然后可畜,故受之大畜。
荀爽曰:物不妄者,畜之大也。畜积不败,故“大畜”也。

物畜然后可养,故受之以颐。颐者,养也。
虞翻曰:天地养万物,圣人养贤,以及万民。
崔觐曰:大畜刚健,辉光日新,则可观其所养,故言“物畜然后可养”也。

不养则不可动,故受之以大过。
虞翻曰:人颐不动则死,故“受之以大过”。大过否卦,棺椁之象也。

物不可以终过,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
韩康伯曰:过而不已,则陷没也。

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离者,丽也。
韩康伯曰:物极则变,极陷则反所丽。
有天地,
虞翻曰:谓天地否也。

然后有万物。
谓否反成泰,天地壹壶,万物化醇,故“有万物”也。

有万物,然后有男女。
谓泰已有否,否三之上,反正成咸。艮为男,兑为女,故有男女。

有男女,然后有夫妇。
咸反成恒,震为夫,巽为妇,故“有夫妇”也。

有夫妇,然后有父子。
谓咸上复乾成遁,乾为父,艮为子,故“有父子”。

有父子,然后有君臣。
谓遁三复坤成否,乾为君,坤为臣,故“有君臣”也。

有君臣,然后有上下。
否乾君尊上,坤臣卑下。天尊地卑,故“有上下”也。

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
错,置也。谓天、君、父、夫象尊,错上。地、妇、臣、子礼卑,错下。坤地道、妻道、臣道,故“礼义有所错”者也。此上虞义。
干宝曰:错,施也。此详言人道、三纲、六纪有自来也。人有男女阴阳之性,则自然有夫妇配合之道。有夫妇配合之道,则自然有刚柔尊卑之义。阴阳化生,血体相传,则自然有父子之亲。以父立君,以子资臣,则必有君臣之位。有君臣之位,故有上下之序。有上下之序,则必礼以定其体,义以制其宜,明先王制作,盖取之于情者也。上经始于乾坤,有生之本也。下经始于咸恒,人道之首也。易之兴也。当殷之末世,有妲已之祸;当周之盛德,有三母之功,以言天不地不生,夫不妇不成,相须之至,王教之端。故《诗》以《关雎》为国风之始,而《易》于咸恒备论,礼义所由生也。

夫妇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
郑玄曰:言夫妇当有终身之义,夫妇之道,谓咸恒也。

物不可以终久于其所,故受之以遁。遁者,退也。
韩康伯曰:夫妇之道,以恒为贵。而物之所居,不可以不恒,宜与时升降,有时而遁者也。

物不可以终遁,故受之以大壮。
韩康伯曰:遁,君子以远小人。遁而后通,何可终邪?阳盛阴消,君子道胜也。

物不可以终壮,故受之以晋。晋者,进也
崔觐曰:不可终壮于阳盛,自取触藩,宜柔进而上行,受兹锡马。

进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夷者,伤也。
《九家易》曰:日在坤下,其明伤也,言晋极当降复入于地,故曰“明夷”也。

伤于外者必反于家,故受之以家人。
虞翻曰:晋时在外,家人在内,故反家人。
韩康伯曰:伤于外者,必反诸内矣。

家道穷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
韩康伯曰:室家至亲,过在失节。故家人之义,唯严与敬,乐胜则流,礼胜则离。家人尚严,其弊必乖者也。

乖必有难,故受之以蹇。蹇者,难也。
崔觐曰:二女同居,其志乖而难生,故曰“乖必有难”也。

物不可以终难,故受之以解。解者,缓也。
崔觐曰:蹇终则来硕吉,利见大人,故言“不可终难,故受之以解”者也。

缓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损。
崔觐曰:宥罪缓死,失之则侥幸,有损于政刑,故言“缓必有所失,受之以损”。

损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
崔觐曰:损终则弗损,益之,故言“损而不已必益”。

益而不已必决,故受之以夬。夬者决也。
韩康伯曰:益而不已则盈,故必“决也”。

决必有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
韩康伯曰:以正决邪,必有喜遇。

物相遇而后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
崔觐曰:天地相遇,品物咸章,故言“物相遇而后聚”也。
聚而上者谓之升,故受之以升。
崔觐曰:用大牲而致孝享,故顺天命而升为王矣,故言“聚而上者谓之升”。

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
崔觐曰:冥升在上,以消不富,则穷,故言“升而不已必困”也。

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
崔觐曰:困及于臲卼,则反下以求安,故言“困乎上必反下”。

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
韩康伯曰:井久则浊秽,宜革易其故。

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
韩康伯曰:革,去故。鼎,取新。既以去故,则宜制器立法以治新也。鼎,所以和齐生物成新之器也,故取象焉。

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震者,动也。
崔觐曰:鼎所烹饪,享于上帝。主此器者,莫若冢嫡,以为其祭主也,故言“主器者莫若长子”。

物不可以终动,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
崔觐曰:震极则征凶,婚媾有言,正须止之,故言“物不可以终动”,故“止之”也。

物不可以终止,故受之以渐。渐者,进也。
虞翻曰:否三进之四,巽为进也。

进必有所归,故受之以归妹。
虞翻曰:震嫁兑,兑为妹。嫁,归也。

得其所归者必大,故受之以丰。丰者,大也。
崔觐曰:归妹者,侄、娣、媵国三人,九女为大援,故言“得其所归者必大”也。

穷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
崔觐曰:谚云:作者不居,况穷不甚,而能处乎?故乎获罪去邦,羁旅于外也。

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
韩康伯曰:旅而无所容,以巽则得所入也。

入而后说之,故受之以兑。兑者,说也。
虞翻曰:兑为讲习,故学而进习之,不亦说乎。

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涣者,离也。
虞翻曰:风以散物,故“离”也。
物不可以终离,故受之以节。
韩康伯曰:夫事有其节,则物之所同守,而不散越也。

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
韩康伯曰:孚,信也。既已有节,宜信以守之矣。

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过。
韩康伯曰:守其信者,则失贞而不谅之道,而以信为过也。故曰“小过”。

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以既济。
韩康伯曰:行过乎恭,礼过乎俭,可以矫世励俗,有所济也。

物不可穷也,故受之以未济终焉。
韩康伯曰:有为而能济者,以已穷物。物穷则乖,功极则乱,其可济乎?故“受之以未济”。

 

序卦传

 《序卦传》作为孔子所撰的《易传》“十翼”之一,是对《周易》六十四卦的推衍关系的总括。它依据卦名的含义,把《周易》六十四卦看作是一个或相因、或相反的因果联系序列而加以诠释。

在《序卦传》中,作者严格依照阴阳相依相对的原理,以卦理推演宇宙间、人事间事物发展变化的规律。其对卦名的处理有两种方式:如卦名直白容易理解、其所反映的“卦时”与其推衍在逻辑上无矛盾的,就不予释义;否则,便加以释义。如,“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穉也。物穉,不可不养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饮食之道也。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讼》。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师者,众也。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也,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履而泰,然后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其中,《讼》、《小畜》、《履》三卦便无释义。

荀子曾经说:“善为易者不占;道生万物,一阴一阳为之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泰极否至。”学易更多是了解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去认识自然,修身养性,而不是盲目的占卦预测。因此需先从《序卦传》下手,理解和学习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天书易经 周易序卦传 https://yijing.taijidian.cn/577.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周易序卦传
上一篇: 周易杂卦传
周易序卦传
下一篇: 周易说卦传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

周易序卦传-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