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2020-01-06 0 1,677

话说清朝雍正初年,涿州西北乡百尺竿村出现了一个富户,户主人称苏老太爷,六十多岁,苏家从康熙年间开始逐步莫名发迹,置田买地,扩建庭院,经过几十年的光景,苏家已经成为当地富甲一方的名门望族。

这一年春天,百尺竿村街上出现一个外地六十多岁男人,长长的脸,黄褐色的卷发,黄褐色连毛胡子和鬓角连成了一体,也是羊羔似的,卷卷的。这个人挑着两个大筐,吆喝着:“赊刀啦……赊刀啦……”原来,村里来了赊刀人。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赊刀人,是鬼谷子一派的门徒,由于得到上天的启示,就走南闯北说一些谶言只赊物不收钱。赊刀人多是赊菜刀、镰刀、柴刀、剪刀,成交的话,一定是赊,赊刀剪时,必有预言或谶语,并把预言或谶语结果作为收钱的期限。比较常见的谶语,“待米麦价多少钱时收钱”,“待牛羊肉多少钱一斤时收钱”。有的谶语比较罕见,如:“当大路只能人骑车时收钱”等。赊刀剪人的预言或谶语,往往十分准确,几乎没有不兑现的,只是预言或谶语实现的时间长短不一而已。

这个赊刀人,走到村西苏老太爷府门口,就把挑子撂下了,坐在了门口,把菜刀都摆地上,不紧不慢的吆喝:“赊刀啦……赊刀啦……”。苏府的管家一听门外嘈杂声,开门出来,大声对赊刀人说:“赊刀的,别在这里摆摊吆喝,我家老太爷不赊刀”。赊刀人缓缓自言自语的说:“无缘不赊刀,千里走路桥。既在门前坐,不差一分毫”。管家一听,这赊刀人是不走啊,赶紧回去禀报苏老太爷。苏老太爷一听,也很奇怪,就走出院门,看到赊刀人席地而坐。苏老太爷上前问到:“这位老兄,我家刀剪俱好,不赊刀。您也不能坐在我家门口不走啊”。赊刀人抬起头,看了看苏老太爷说:“您看看刀,再说赊不赊”。苏老太爷走近前来,拿起两把刀来,刀到是没什么稀奇的,等苏老太爷把刀反过来,只见刀面上方靠近刀背处,有四个錾刻的小字,苏老太爷大惊失色,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回忆起一段尘封往事来……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在苏老太爷十岁时,家境并不殷实。在百尺竿村西三里,有鲁坡村,村有古刹宝严寺,寺中有七层木塔一座,高二十多米。那一年八月十五,苏老太爷和同村蒋姓小伙伴去宝严寺玩耍捉迷藏,苏老太爷误入木塔地宫,不得出路,待月出东山,还误打误撞爬出来。苏老太爷在地宫捡得黄色钱币一枚,给蒋姓小伙伴观看,两个孩子都没在意钱币价值。

苏老太爷回到家中,父母正着急寻子,问得缘由,苏老太爷把钱币给父母一看,父母瞬间惊喜,苏老太爷所捡钱币,实为金币,价值不菲。苏老太爷父母得知蒋姓伙伴也知金币之事,为掩人耳目,淡化得意外之财之事,天没亮就把苏老太爷送至固安县姨娘家中。后在家中谎称其子失踪,数月,又放出谣传,说其子死于房山一荒村井中,尸首已腐烂不堪,一时四邻谣传描述,均似亲眼所见。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就这样过了五六年,苏老太爷又回到家中,各种言传已淡化平息,也无人过问当年失踪之事。苏老太爷父母把金币化成金坨变卖,又让苏老太爷反复去宝严寺木塔地宫查看,终得取财之法。只有在月圆之夜,地宫门才能打开,石门打开后就会有一枚金币从门上方坠落,一月一枚。地宫塔芯柱旁石供桌上,供有镇塔之宝金册《大方广佛华严经》一部,由于苏家畏惧神灵,未敢惊动。就这样,苏家每月就去地宫取得一枚金币变卖,慢慢的,家境丰实起来。

这赊刀人的菜刀能让苏老太爷大惊失色的,是刀上刻的字,与地宫的金币文字一模一样,是同一种文字……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苏老太爷知道这赊刀人不简单,一定和金币有关系,赶忙把赊刀人让到家中,让管家把赊刀人的单子也收拾进院中,大门上闩谢客。苏老太爷请赊刀人上座并敬茶,然后说到:“老先生竟然算到我一定会赊刀,那我就不把您当外人,实不相瞒……”,然后苏老太爷就一五一十把宝塔寻金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起身深鞠一躬说:“老先生,这就是经过,请您细说其中缘由”。赊刀人说:“我乃辽东契丹据曲部落遗留族人,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648)四月,契丹辱纥主(部落首领)率部背突厥投唐,唐赐名李去闾,唐受任刺史,改其部为玄州,鲁坡村为州治所。我此次前来,是来奉应《大方广佛华严经》金经还部落旧地供奉,因为此经与涿地缘分殆尽,如何开启地宫,只能找您”。苏老太爷很是惊讶,问唐朝已过千年,老先生咋就能寻得我啊?赊刀人说:“部落投唐之时,曾给遗留族人留下谶语曰,范阳鲁泊地,宝严寺塔中。奉迎金经日,百尺问苏公。百尺竿村就你您一户苏姓,我自然料定就是您了”。

苏老太爷听到这里,后脖子直冒凉气,赶忙又深施一礼说:“老先生,受教了,宝塔地宫开启时间为每月月圆之夜,金经还在地宫中,您自行去取便是了”。赊刀人点了点头说:感谢苏的帮助,那最后送您几个字:经不在,财不取。苏老太爷连忙点头说:“谨记,谨记”。赊刀人拿起一把刀递给苏老太爷说:“您赊把刀吧!”苏老太爷赶忙接过刀来,说:“那赊刀的钱,您啥时来要啊?”赊刀人一边挑起挑子,一边慢慢的说:“宝塔涅槃化飞烟,转眼沧桑二百年。复得塔基见天日,残经已作赊刀钱”。说完了头也不回的往村西南鲁坡方向去了……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又过了两个月,苏老太爷已经淡化了赊刀人之事。加之最近又扩充田产,手里资金出现赤字,自然有想起宝塔地宫的金币来。到了月圆之夜,苏老太爷又潜入了宝塔地宫,一推石门,应然而开,当啷一声,一个金币从天而降,掉在了地上。苏老太爷没敢捡,走进去看了看石供桌,金经已当然无存,显然已经被赊刀人请走了。苏老太爷犹豫了半天,实在禁不住金币的诱惑,哈下腰,捡起了金币……

就在苏老太爷捡起金币的同时,只见地宫石门晃荡一声紧闭,地宫晃动起来,然后地宫地面的条石接缝裂开,从里面窜出火来,苏老太爷都没来得及呼叫,就葬深在火海中。宝严寺木塔,烧了三天三夜。

清雍正六年,涿州大地震。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随后几年间,苏家家道中落,儿孙变卖家产,举家搬到涿州城以小生意糊口度日。至此,百尺竿村再无苏姓。

1992年,南鲁坡村宝严寺遗址盖教学楼,开槽挖土时,挖出了木塔地基,直径约10米左右,八角型,塔基上面木炭灰烬足有三米厚,附近有零散经书残片。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正当人们纷纷围观辨认残经时,只听得大街上一声吆喝:“赊刀啦……赊刀啦……”。人们抬头一看,隔着学校铁艺栅栏,只见一个黄褐色卷发的老头挑着一个挑子,正往里面望,然后扭身往南,朝普利庄方向去了,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生生死死去匆匆,贫贱富贵注命中。宝严再建浮图日,七彩飞花满天空……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后记:

《旧唐书•地理志》载:“玄州, 隋开皇初置, 处契丹李去闾部落。万岁通天二年, 移于徐、宋州安置。神龙元年, 复旧。天宝领县一, 户六百一十八, 口一千三百三十三。静蕃, 州治所, 范阳县之鲁泊村。”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1)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易经故事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https://yijing.taijidian.cn/3675.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