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扬雄撰《太玄经》繁体版卷首:《说玄》五篇

2019-12-14 0 1,336

(西汉)扬雄撰《太玄经》繁体版卷首:《说玄》五篇

王涯

(西汉)扬雄撰《太玄经》繁体版卷首:◎明宗一

玄之大旨可知矣,其微显阐幽,观象察法,探吉凶之征,见天地之心,同夫《易》也。是故八十一首,拟乎卦干也;九赞之位,类夫爻者也。《易》以八八为数,其卦六十有四;玄以九九为数,故其首八十有一。《易》之占也以变,而玄之筮也以逢。是故数有隂阳,而时有昼夜,首有经纬,而占有旦夕。参而得之谓之逢,考乎其辞,騐乎其数,则玄之情得矣。

或曰:玄之辞也有九,玄之位也有四,何谓也?曰观乎四位,以辩其性也;推以柔刚,赞之辞也;别以否臧。是故四位成列,性在其中矣;九虚旁通,情在其中矣。譬诸天道,寒暑运焉,晦明迁焉,合而连之者《易》也,分而着之者玄也。

四位之次,曰方曰州,曰部曰家。最上为方,顺而数之至于家,家一一而转,故有八十一家,部三三而转,故有二十七部,州九九而转,故有九州,一方二十七首而转,故有三方,三方之变,归乎一者也,(一谓一玄也)是故以一生三,以三生九,以九生二十七,以二十七生八十一,三三相生,玄之数也,三长(直亮切)者,七八九得一二三,(揲法备)。一为天,二为地,三为人,其数周而复始,于八十一首,故为二百四十二表也。一首九赞,故有七百二十九赞,其外踦嬴二赞以备二仪之有月数。立天之道,有始中终,因而三之,故有始始始中始终,及中始中中中终,及终始终中终终。立地之道,有下中上,立人之道,有思福祸。三三相

乘,犹终始也,以立九赞之位,以穷天地之数,以配三统之玄。

故玄之首也始于中,中之始也在乎一,一之所配,自天玄甲子朔旦冬至,推一昼一夜,终而复始,每二赞一日,凡七百二十九赞而周,为三百六十五日。节候锺律,牛踵斗指,于五行所配成列着焉,以应休咎之占,配隂阳之数,故不观于玄,不可以知天,不穷浑天之统,不可以知人事之纪。故善言玄者,于天人变化之际,其昭昭焉。故伥伥而行者不避川谷,聩聩而听者不闻雷霆,其所不至于颠殒者,幸也,非正命也。

(西汉)扬雄撰《太玄经》繁体版卷首:◎立例二

夫《玄》深矣广矣,远矣大矣,而师读不传者何耶?义不明而例不立故也。夫言有类而事有宗,有宗故可得而举也,有类故可得而推也。故不得于文,必求于数;不得于数,必求于象;不得于象,必求于心。夫然,故神理不遗,而贤哲之情可见矣。

自扬子云研机[木索]数,创制《玄经》,惟巨鹿侯芭子,常亲承雄学,然其精微独得,章句不传。当世俗儒,拘守所闻,迷忽道真,莫知其说。遂令斯文幽而不光,郁(郁)而不宣,微言不显,师法殆绝,道之难行也若是。上下千余载,其间达者,不过数人,若汝南桓谭君山、南阳张衡平子,皆名世独立,拔乎群伦,探其精秘,谓其不废。厥后章陵宋衷,始作解诂,吴郡陆绩,释而正之,于是后代学徒,得闻知其旨。

而《玄》体散剥,难究其详,余因暇时,窃所窥览,常废书而叹曰:“将使《玄经》之必行世也,在于明其道使不昧,夷其途使不囏,编之贯之,[日爵]若日月,则杨雄之学,其有不兴者乎!”始于贞玄丙子,终于玄和己丑,而发挥注释,其说备矣。

夫极玄微,尽玄之道,在于首赞之义,推类取象,彰表吉凶。是故其言隐,其志远,按之有不测之深,抽之有无穷之绪,引之有极高之旨,至于莹攡错衡,文数图告,此皆互举以释经者也。则夫首赞之义,根本所系,枝叶华藻,散为诸玄。而先儒所释,详其末,略其本。后学观览,不知其然,殚精竭智,无自而入。故探玄进学之多,或中道而废,诬往哲以自为切问,不浅道缺,而贤人志士之业不嗣也。故因宋陆所略,推而行之,其所详者,则从而不议也。所释止于首赞,又并玄测而列之,庶其象类晓然易知,则玄学不劳而自悟矣。

玄之赞辞,推本五行,辩明气类,考隂阳之数,定昼夜之占,是故观其施辞,而吉凶善否之理见矣。苟非其事,文不虚行,观其旧注,既以阙而述,虽时言其义,文本其所以然。盖易家大例,有得位失位有位无位之说,以辩吉凶之由。是故玄之本数生昼一夜,刚柔相推。昼辞多休,夜辞多咎;奇数为阳,耦数为隂;首有隂阳,赞有奇耦;同则吉,戾则凶,自一至九,五行之数,首之与赞,所遇不同,相生为体,相克为咎,此其大较也,至于类变,因时制谊,至道无体,至神无方,亦不可以一理推之。然则审乎其时,察乎其数,虽纠纷万变,而立言大本,可得而知。

又吉凶善否,必有其例(昼休夜咎)。至有文似非吉,而例则不凶,深探其源,必有微旨,此最宜审者。至于准绳规矩,不同其施,旧说以为非吉。然此首为戾,其辞皆始戾而终同,如规矩方圆之相背,而终成其用。若琴瑟之专一,孰听其声?方圆之共形,岂适于器?此其以戾而获吉也。

其有察辞似美,而推例则乖者,至如士中其庐,设其金舆,居士之中,乘君之乘,吉之大者也。而考于其例(当夜)理则当凶,推其所以然,则庐者小舍也,(汉制宿卫者有直庐在殿庭中)。土中正位也,小人而居正位,又乘君子之器,祸其至焉,故下云厥戒渝也。凡此之例,略章一事以明之,余则可以三隅反也。

又如中之上九,既阳位,又当昼时,例所当吉。而群阳亢极,有颠灵之凶,与易之亢龙,其义同验,如此之类,又可以例推。所谓玄之又玄,众所不能知也。又一首之中,五居正位,当为首主,宜极大之辞,究而观之,又有美辞骈六者。然则隂首以隂数为主,阳首以阳数为主,其义可明。

玄之大体,贵方进,贱已满。七与八九,皆居祸中,而辞或极美者。穷则变,极则反也,大抵以到遇之首为天时,所逢赞为人事,居戾之时,则以得戾为吉,处中之时,则以失中为凶。消息盈虚,可以意得,其余义例,分见注中,庶将来君子以鉴之也。

(西汉)扬雄撰《太玄经》繁体版卷首:◎揲法三

经曰:凡筮有法。不精不筮,不轨不筮。不以其占,不若不筮。一当其致精诚,厥有所疑,然后隂言其事,呵策讫,乃令蓍曰:假太玄,假太玄,孚贞,爰质所疑,于神于灵。休则逢阳,星、时、数、辞从;咎则逢隂,星、时、数、辞违(此已上并令蓍辞)。

天之策十有八,地之策十有八,地虚其三以扮三,(扮配也)犹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故元筮以三十三策,令筮既毕,然后别分一策,以卦于左手之小指中,分其余以三,揲之,并余于艻(比余数欲尽时余三及二一也)。又三数之,(并艻之后,便都数之,中不分矣。前余及艻不在数限。)数欲尽时,至十已下,七为一画,余八为二画,余九为三画,凡四度画之,而一首之位成矣。元之有七八九,犹易之有四象也,易卦有四象之气,元首有三表之象。

(西汉)扬雄撰《太玄经》繁体版卷首:◎占法四

首位既成,然后有隂阳昼夜。经纬所逢占之,欲识道之隂阳,从中至养,以次数之。数奇为阳,数耦为隂,数昼夜者九赞之位。于阳家则一三五七九为昼,二四六八为夜;于隂家则一三五七九为夜,二四六八为昼。经者一二五六七也,旦筮用焉;纬者三四八九也,夕筮用焉。日中夜中,杂用一经一纬,凡旦筮者,其占用经,当九赞之一五七也,遇阳家则一五七并为昼,是谓一从二从三从,始中终皆吉。遇隂家则一五七并为夜,是谓一违二违三违,始中终皆凶(旦筮则一五七为所逢之赞,而占从焉。二六九为日中,故经云昼夜散者,祸福杂也)。凡夕筮,其占用纬,当九赞之三四八也,遇阳家,始休中终咎。若日中夜中筮者,二经一纬,当九赞之二六九也,遇隂家,始中休终咎。所用赞,下为始,次为中,上为终。故经曰,观始中,决从终。

大抵吉凶休咎,在昼夜从违。若欲消息其文,则当观首名之义,及所遇赞辞,与所筮之事。察其象,稽其美恶,则元之道备矣。或有书夜既从,而首性赞辞遇于违戾,则可用也。经云:星时数辞从,星者所配之宿,各以其方,与本五行不相违克也。假如中首所配牵牛,北斗水行,与首同德,是星从也。时者所筮之时,与所遇节气相逆顺也。假如冬至筮,遇十月已前首为逆,冬至已后首为顺也。数者隂阳奇耦之数,以定所遇之昼夜。夜为咎,昼为休,辞者九赞之辞,与所筮之意相违否也。凡经四事,并当参而验之,从多为休,违多为咎。

(西汉)扬雄撰《太玄经》繁体版卷首:◎辨首五

天玄二十七首:中周礥闲少戾上干疏羡差童增锐达交[而上火下]傒从进释格夷乐争务事。

地玄二十七首:更断毅装衆密亲敛彊睟盛居法应迎遇竈大廓文礼逃唐常度永昆。

人玄二十七首:减唫守翕聚积饰疑视沈内去晦瞢穷割止坚成(门致内外)失剧驯将难勤养。

中者,万物之始且得中。(辩首之辞具在经主)九虽当昼,亢极凶。疏者,临也。进万物扶阳而九,虽当昼,终亦凶也。应者,应时施宜。五七九当昼吉,自此后隂生,故有戒也。大者,阳气盛大,象丰。卦九为大极,虽得昼而微凶。唫者,隂阳不通,象否。卦二四六八当昼,当唫之时,不能无咎,极亦凶也。穷者,万物穷极,思索权谋自济也。九处穷极,昼亦凶。亲者贵以其身下人,则亲交之道着。八虽当昼,而极亢不能下人,故君子去之也。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六十四卦 (西汉)扬雄撰《太玄经》繁体版卷首:《说玄》五篇 https://yijing.taijidian.cn/2989.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