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十翼]系辞•上传-[清]翟均廉撰《周易章句证异》

2022-03-28 0 790

【周易十翼】系辞•上传-(清)翟均廉撰《《周易章句證異•卷七》

《周易章句證異》卷七

内閣中書翟均廉撰

繫辭上傳

繫;陸德明曰:字從。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動静有常,剛柔斷矣。方以類聚,物以羣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

卑;陸德明曰:本又作埤。以陳,鄭玄作已陳。

是故剛柔相摩,八卦相盪。

摩;陸德明曰:本又作磨。末何切】。

盪;馬融、虞翻、王肅、桓元、李鼎祚作蕩。

陸德明曰:衆家作蕩,惟韓云相盪。【毛居正曰:案:王肅音唐黨反,此音蕩字。若從韓注,相盪義當他盎反。惠棟從蕩。

毛奇齡曰:盪、蕩義同】。

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日月運行,一寒一暑。

霆;王肅、呂忱音庭,徐邈徒鼎反,又音定。運,姚信作違。毛奇齡曰:字形之誤】。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

乾知大始,坤作成物。

大王肅作泰。王宗傳李簡作太作。虞翻作化。姚信云:化當為作。李鼎祚作化。晁說之李心傳從化。惠棟從化】。

乾以易知,坤以簡能。

易;鄭玄、荀爽、董遇音亦。陸德明以䜴反。能,姚信云:當為從李心傳從之】。

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可久則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

馬融、王肅作而易成位乎其中,荀爽作而易成位乎其中矣。李鼎祚、惠棟同】。

陸德明本作而成位乎其中。呂祖謙云:今本有矣】。

馬融、荀爽、姚信、虞翻、周氏、孔穎達、程子、郭雍、朱震、呂祖謙、朱子、李心傳、王宗傳、董楷、王申子、吳澄、惠棟自篇首至此為第一章。毛奇齡云:《本義》以此上為第一章,非是】。

項安世、胡一桂、胡炳文、熊良輔、俞琰、梁寅諸人俱從朱子分章,李鼎祚不分章。張子張浚、李衡同】。

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

韓伯聖人設卦觀象(句)。虞翻作繫辭焉而明吉凶悔吝。吳草廬、惠棟有悔吝字。棟云:從本脱去也。毛奇齡云:虞誤】。

李鼎祚聖人設卦(句)。【惠棟同。說卦謂庖犧觀象,繫詞謂文王】。

剛柔相推而生變化。

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憂虞之象也。

楊慎:虞,古與娛同。云:讀若孟子歡虞之虞,如云度也。憂則悔矣,何以吝乎?楊說與諸家異。考晋干寶云:悔亡則虞。似虞亦不與憂同】。

變化者,進退之象也。剛柔者,晝夜之象也。六爻之動,三極之道也。

虞翻作:晝夜者,剛柔之象也。李心傳同】。

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樂而玩者,爻之辭也。

序;虞翻作象,虞云:舊讀象誤作序,或作序,非也。李鼎祚、吳澄、惠棟作象,李心傳從虞說。

晁說之曰:作象乃與下文合。

項安世曰:虞作象以與下文合,似不必爾】。

京房作序。

樂;虞翻作變云:舊作樂,字之誤。李鼎祚、惠棟從變,李心傳從虞說】。

陸德明:樂,音岳。適全也。

廉按:孔穎達作愛樂,訓】。

是故君子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吳澄刪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云十字,乃文言釋大有上九爻詞,錯簡重出】。

祐,虞翻作右。李鼎祚、惠棟同】。

馬融、荀爽、虞翻、姚信、周氏、孔穎達、程子、郭雍、朱震、呂祖謙、朱子、李心傳、王宗傳、董楷、王申子、吳澄、惠棟,自聖人設卦至此為第二章。

陸德明、吳仁傑自天尊地卑至无不利為第一章。

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變者也。

吉凶者,言乎其失得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補過也。

是故列貴賤者存乎位,齊小大者存乎卦,辨吉凶者存乎辭。

李鼎祚作齊大小【廉按:李引王肅說,仍作小大】。

憂悔吝者存乎介,震无咎者存乎悔。

是故卦有小大,辭有險易。辭也者,各指其所之。

程子、郭雍、朱震、呂祖謙、朱子、李心傳、王宗傳、董楷、王申子、吳澄、惠棟自彖者言乎象者也至此為第三章,呂云從晁說之】。

吳仁傑:自彖者至此為第二章。

易與天地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

吳澄“易(句)。”彌。陸德明本作弥云:又作彌。京房、荀爽作彌】。

天地之道。虞翻、陸德明、李鼎祚作天下之道。陸云:一本作天地。呂祖謙曰:天下今作天地。惠棟從天下】。

仰以觀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精氣為物,游魂為變,是故知鬼神之情狀。

察於;陸德明曰:一本作觀於反。鄭玄、虞翻九家易作及李鼎祚、惠棟同】。

馬融、荀爽、虞翻、姚信、周氏、孔穎達自彖者言乎象者也至故知死生之說為第三章。

郭雍自易與天地凖至是故知鬼神之情狀為第四章云:先儒别鬼神於下章,未詳其旨。

廉按:鄭玄以是故知鬼神之情狀與天地相似連解】。

與天地相似,故不違;知周乎萬物而道濟天下,故不過;旁行而不流,樂天知命,故不憂;安土敦乎仁,故能愛道。

鄭玄曰:當作導。流,京房作留。吳澄不流下闕五字。云:下闕一句,其意若曰中立而不滯,詳其文勢,如老氏所謂獨立而不改,危行而不殆】。

憂,虞翻作變。荀爽如字】。

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无方而易无體。

範圍,馬融、王肅、張璠作犯違張云:猶裁成也。

郭雍曰:先儒或以為犯違,誤矣。

廉按:鄭玄九家如字】,知荀爽、荀柔之、明僧紹音智,陸德明如字,蘇軾、張浚以故神无方(句)。属下。

郭雍自與天地相似至而易无體為第五章。

朱子、王申子、吳澄、惠棟自易與天地凖至而易无體為第四章【廉按:董楷從朱子

《本義》:惟此章不同至君子之道鮮矣為一章】。

一隂一陽之謂道。

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仁者見之謂之仁,知者見之謂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鮮矣。

鮮,鄭玄作尟。李鼎祚、惠棟同】。

馬融、荀爽、虞翻、姚信、周氏、孔頴達。自精氣為物至鮮矣為第四章。

陸德明自彖者至鮮矣為第二章。

程子、朱震、王宗傳、呂祖謙、李心傳自易與天地凖至鮮矣為第四章。朱云:從王昭素離易與天地凖。呂云:從晁說之精氣為物。通為一章,今從之】。

郭雍自一隂一陽至鮮矣為第六章。

吳仁傑自易與天地凖至鮮矣為第三章。

顯諸仁,藏諸用,鼓萬物而不與聖人同憂,盛德大業至矣哉!

藏,鄭玄作臧。善也。晁說之曰:篆无臧字,鄭訓非】。

漢書京房傳引作臧。

富有之謂大業,日新之謂盛德。

郭雍自顯諸仁至盛德為第七章。

生生之謂易。

成象之謂乾,效法之謂坤。

成蜀才作盛效。馬融、韓伯、陸德明、李鼎祚作爻。放也。董楷、惠棟作爻。

陸德明曰:爻,胡孝反。

晁說之曰:爻,古文效字。呂祖謙本作爻,今作效】。

蜀才作效【按:釋文及董真卿引蜀才俱作效。毛奇齡謂蜀才作效者,非】。

極數知來之謂占,通變之謂事。隂陽不測之謂神。

程子、呂祖謙、李心傳、董楷自顯諸仁至此為第五章。呂云從晁說之】。

朱子、王申子、吳澄、惠棟自一隂一陽謂道至此為第五章。

夫易廣矣大矣,以言乎遠則不禦,以言乎邇則靜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間則備矣。

邇,陸德明本作迩云:本又作邇。呂祖謙曰:邇,今本作迩。惠棟從迩】。

吳仁傑自顯諸仁至則備矣為第四章。

夫乾,其静也專,其動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静也翕,其動也闢,是以廣生焉。

專;陸績作塼,釋文音訓引同。毛奇齡引作叀】。

廣大配天地,變通配四時,隂陽之義配日月,易簡之善配至德。

程子、呂祖謙、朱子、李心傳、王申子、董楷、惠棟自夫易廣矣至配至德為第六章。

吳澄自夫易廣矣至易其至矣乎為第六章,省子曰字】。

子曰:易其至矣乎!夫易,聖人所以崇德而廣業也。知崇禮卑,崇效天,卑法地。

歐陽氏曰:子曰,講師之說。朱子云:子曰,後人所加。云:夫子不應自著子曰。

吳澄曰:後人欲分此句属下章,故加子曰以别之。熊良輔曰:後人恐學者以易其至矣乎属上章,故加子曰以間之。後面多是引經,故各加子曰字以喚起。俞琰從朱子說。孔頴達、崔憬云:子曰,皆是語之别端】。

禮,虞翻、蜀才作體。李鼎祚、惠棟同。案:今李氏本作礼】。

卑;陸德明曰:本又作埤。董真卿本引作婢,誤】。

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矣。成性存存,道義之門。

馬融、荀爽、虞翻、姚信、周氏、孔穎達、朱震、王宗傳自顯諸仁至道義之門為第五章。

程子、呂祖謙、朱子、李心傳、董楷、王申子、惠棟,自子曰易其至矣乎至道義之門為第七章。

郭雍自生生之謂易至此為第八章。

吳仁傑自夫乾其静也專至此為第五章。

吳澄:自夫易聖人所以崇德至此為第七章。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

賾,九家作册。京房、虞翻作嘖京云:情也。虞云:自上議下稱嘖。李鼎祚、惠棟從嘖】。

蘇軾字作賾,訓同嘖云:賾,喧錯也。古作嘖,從口從,一也。春秋嘖有煩言。

朱子曰:賾字在說文曰雜亂也。古无此字,只是嘖云。今從頤,同嘖有煩言之嘖。胡炳文曰:嘖,諸家多訓隱賾,《本義》獨依說文,蓋於隂陽雜亂中而見其隱賾之理耳。

廉按:孔頴達諸儒俱訓幽深】。

擬;惠棟作儗。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繫辭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之爻。

典:京房作等。惠棟從等,云:爻有等,如禮之有階級】。

禮;姚信作體,季本刪去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三十二字。云:與後重出】。

言天下之至賾而不可惡也,言天下之至動而不可亂也。

賾;見上。惡,荀爽作亞。次也。晁說之曰:亞,古文惡字。

惠棟曰:惡,讀為亞。古惡、亞字通。尚書大傳曰:王升舟入水,鼓鐘惡,觀臺惡,將舟惡,宗廟惡。

鄭玄曰:惡,讀為亞,次也。魯文公子惡,衛石惡,皆讀為亞】。

馬融、鄭玄、虞翻作惡。馬、鄭烏路反。陸德明本音於嫁反】。

動;舊作嘖。鄭康成云:嘖,當為動。虞翻云:動,舊誤作嘖。惠棟頤與動俱作嘖】。

九家作册。

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擬議以成其變化。

議;鄭玄、陸績、姚信、桓元、荀柔之作儀惠棟從儀】,擬見上。季本移言天下之至賾三十九字置後,極天下之賾上。

王申子、吳澄自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至以成其變化為第八章:

熊朋來以朱子八章釋卦爻者,入諸卦文言傳,僅餘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至成其變化九十五字,是錯簡,當入十二章重出之處,接下文極天下之賾至化而裁之存乎變,以賾、動、變、化三者申言之。

鳴鶴在隂,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况其邇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况其邇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發乎邇,見乎遠。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可不慎乎?

李心傳曰:此文言之未成者。繫詞雜論諸爻,以文言未成,故其體絶相類。然坤文言視乾已甚簡畧,則他卦不必盡作,豈聖人姑舉此諸爻已見義例,如三陳九卦之比歟?】熊朋來移此節作中孚九二文言。云:諸卦文言散逸,今見于大傳廑存者,摘取為諸爻文言傳,附乾坤文言傳後】。

吳澄移為文言傳四章之九節,省子曰字。云:乾坤文言之外,諸卦不能徧釋,故上經釋九爻,下經釋九爻,以發其例。後人以乾坤文言附入本卦,餘十六卦爻詞十八節不能成篇,遂散入繫詞,離為三處,或增子曰於發端處,或增子曰於所引經後】。

湛若水作文言。云:此十九條乃文言之文,而錯簡散逸於繫詞者,今復之】。

陸時位曰:鳴鶴章古本俱在文言中。云:與祐者助也一章,何思?】何慮十一章同例】。

毛奇齡曰:此下七節,本文言傳脱誤於此。

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默或語。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熊朋來作同人九五文言。吳澄為文言傳三章之第二節,省子曰字,湛若水作文言】。

馬融、荀爽、虞翻、姚信、周氏、孔頴達,自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至其臭如蘭,為第六章。

陸德明自顯諸仁至其臭如蘭為第三章。

李心傳自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至此為第八章。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子曰:苟錯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術也以往,其无所失矣。

錯;陸德明曰:本亦作措。慎斯術也。

陸德明曰:一本作順。

晁說之曰:慎順多悞】。

熊朋來作大過初六文言。吳澄為文言傳三章之九節,省子曰字。湛若水作文言】。

勞謙,君子有終,吉。子曰: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語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禮言。謙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不德,舊本作置。鄭康成本作置,云:置當為德。陸績蜀才作置。

晁說之曰:德,古文類置字】。

熊朋來作謙。九三,文言,吳澄為文言傳三章之四節,省子曰字。湛若水作文言】。

梁孟敬本無謙二節。廉案:此節必誤脱】。

亢龍有悔。子曰:貴而无位,高而无民,賢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朱子曰:當属文言,此蓋重出。熊朋來省去此節云:乾上九文言亦在大傳中,可見諸卦皆是文言】。

吳澄省此節云:視文言傳,但少文言曰何謂也六字,此蓋重出。湛若水曰:是文言】。

梁寅、陳仁錫刪此節。

不出戶庭,无咎。子曰: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階,姚信作機李心傳從之】。

熊朋來作節初九文言。吳澄為文言傳四章之八節,湛若水作文言】。

馬融、荀爽、姚信自初六藉用白茅至不出也為第七章。孔穎達云:自白茅以下,列序諸卦,獨分負且乘為别章,義尤無取也】。

子曰:作易者其知盗乎?《易》曰:負且乘,致寇至。負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奪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誨盗,冶容誨淫。《易》曰:負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作易,虞翻、李鼎祚、陸德明本作為易呂祖謙云:為易,今本作作易。廉案:李心傳云:諸本多云作易,今從釋文及朱本作為易,則知《本義》原本作為易。惠棟作為字】。

寇,舊作戎宋忠曰:戎誤。徐邈作戎】。

漢書董仲舒傳引作乘車者君子之位也,負擔者小人之事也。慢,惠棟作嫚。誨盗、誨淫,虞翻作悔謂悔恨。李鼎祚、惠棟同】。

冶,鄭玄、虞翻

陸績、姚信、王肅作野。釋文:言妖野容儀,以誨淫佚。又後漢崔駰傳注引鄭云:飾其容而見於外曰野。虞云:乾為野。李鼎祚作野。今李本一作冶者,悞】。

太平廣記引作蠱,熊朋來作解。六三,文言,吳澄為文言傳四章之二節,省子曰字。湛若水作文言】。

馬融、荀爽、姚信自子曰作易者至盗之招也為第八章。

虞翻、周氏、孔頴達自初六至盗之招也為第七章,陸德明自初六至盗之招也為第四章。

程子、呂祖謙、朱子、董楷、惠棟,自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至盗之招也,為第八章。呂云:從晁說之】。

郭雍自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至此為第九章。朱震、王宗傳、吳仁傑自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至此為第六章。朱云:王昭素合初、六通為一章,今從之】。

李心傳自初六至此為第九章。

王申子自鳴鶴在隂至此為第九章。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班固律歷志:衛元嵩、元苞運蓍篇引易天一至地十,在天數五之上。張子曰:此語恐在天數五處,然聖人之於書,亦有不欲併一說盡。

程子曰:二十字合在天數五上,簡編失其次也。

郭雍曰:當在天數五上。姚大老亦云然。

吳澄曰:班時此簡猶未錯也。

毛奇齡曰:班志、元苞此引經偶參錯處】。

馬融、荀爽、虞翻、姚信、周氏、韓伯、陸德明、孔頴達、李鼎祚。此節在子曰夫易何為者也之上。朱子發、李衡、張浚、王宗傳、吳仁傑、毛奇齡、惠棟從之】。

程子。呂祖謙移天一二十字于天數五之上,大衍節之下。蘇軾、朱子移天一下二十字于天數五之上,俱在大衍節前。云:程子曰:宜在此。今從之。項安世、吳澄、胡一桂、熊良輔、董楷、董真卿、俞琰同】。

李心傳。此節仍韓本在後,移天數五節合一章為第十二章。王申子亦主此說】。

季本以《易》曰知變化之道者二句,連天一、天數五二段,總加大衍節上。

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

馬融、荀爽、虞翻、姚信、韓伯、周氏、陸德明、孔頴達、李鼎祚。此節在大衍節後,朱子發、李衡、張浚、王宗傳、吳仁傑、毛奇齡從之】。

程子仍在大衍節後,加天一節於此之上,呂祖謙本同。郭雍從此說】。

蘇軾、朱子移此節於大衍節前,項安世、吳澄、胡一桂、熊良輔、董楷、董真卿、俞琰、梁寅同】。

李心傳移此節於韓本天一節下,合為第十二章,王氏申子主此說】。

季本移此節於大衍前,程子大衍節、天一節、天數五節,合為第九章,本董楷說。

廉按:呂祖謙第九章云:從程子、晁氏始,大衍節終,其知神之所為乎?】。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為二以象兩,掛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時,歸奇於扐以象閠。五歲再閠,故再扐而後掛。

掛,京房作卦云:再扐而後布卦。

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坤之策百四十有四,凡三百有六十,當期之日。

策,荀爽、陸績作册,陸德明、李鼎祚曰:本亦作筴。李心傳從之,惠棟作筴】。

期;陸德明曰:本又作朞。

二篇之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之數也。

是故四營而成易,十有八變而成卦。八卦而小成。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能事畢矣。

伸;虞翻作信李氏集解同。

陸德明曰:本又作信,音身。惠棟從信】,班固引作信見律歷志】。

顯道神德行,是故可與酬酢,可與祐神矣。

酢;京房作醋。祐,荀爽作侑。本釋文及董真卿引本、吳澄引作佑】。

蘇軾作佑。吳草廬同,云:依荀氏】。

俞琰九家易作右。李鼎祚、惠棟同】。

馬融、荀爽、姚信自大衍之數五十至可與祐神矣為第九章。

周氏孔頴達自大衍之數五十至可與祐神矣為第八章。

陸德明自大衍至此為第五章。

郭雍自大衍至此為第十章。

朱震:王宗傳自大衍至此為第七章。

曰: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

所,郭京云:當作不。云:經字並誤作所,詳文義可明】。

虞翻云:諸本以子曰為章首,而荀、馬又從之,甚非。又云:此本美大衍四象之作,而慈明以為章首,尤可怪矣。爽字慈明。

程子曰:此二句合與上文相連,不當在下。

廉按:馬融、荀爽、周氏、孔頴達、陸德明、郭雍、朱震、王宗傳、張浚、毛奇齡皆以此節為章首】。

程子自乾之策至其知神之所為乎為第十章,呂祖謙、惠棟自大衍之數五十至其知神之所為乎為第九章。呂云從程子、晁說之】。

朱子、董楷、吳澄自天一至其知神之所為乎為第九章朱子曰門人加子曰,以别上文

吳澄曰。後人别此節属下章,妄增子曰】。

李心傳王申子自大衍之數五十至其知神之所為乎為第十章。

吳仁傑自大衍之數五十至其知神之所為乎為第七章。

易有聖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

聖人之道;明僧紹作君子之道。

陸德明曰:以動者三句,無以字又云:一本四句皆有。呂祖謙云:今本下三句皆有以字。

廉按:鄭玄春官太卜注引易有以字。惠棟三句,無以字】。

是以君子將有為也,將有行也,問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嚮,无有遠近幽深,遂知來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與於此!

是以班固《藝文志》引作是故。魏志文帝紀桓階引作受命如響。

陸德明曰:嚮又作響,石經作響。張横渠、朱震、王宗傳、李衡、張浚、王申子、胡一桂、俞琰、熊良輔、董真卿俱作響。

晁說之曰:嚮,古文響字。呂祖謙曰:嚮,今本作響。

毛奇齡曰:虞翻作響,云震為響。今案李鼎祚引虞說字作嚮】。

至精,桓階引作至賾。

參伍以變,錯綜其數。通其變,遂成天地之文;極其數,遂定天下之象。非天下之至變,其孰能與於此!

伍;虞翻作五李鼎祚曰:惠棟從五】。

班固引作五見律歷志】。

天地之文。陸德明云:一作天下

晁說之曰:王眧素云:諸本多作下】文。虞翻、陸績作支本釋文。案李鼎祚引虞仍作文,云:物相雜,故曰文】。

易无思也,无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於此!夫易,聖人之所以極深而研幾也。

研,蜀才作揅。幾,鄭玄本舊作機,鄭云:機,當為幾。

陸德明曰:幾,或作機】。

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幾也,故能成天下之務;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

子曰: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者,此之謂也。

馬融、荀爽、姚信自子曰知變化之道者至此之謂也為第十章。

虞翻自大衍之數五十至此之謂也為第八章【孔頴達曰:變化章與大衍章義不類,何得合為一章】?

周氏孔頴達自大衍至此為第九章。

郭雍自子曰知變化之道者至此之謂也為第十一章。

朱震:王宗傳自子曰知變化之道者至此之謂也為第八章。

呂祖謙、朱子、吳澄、董楷、惠棟,自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至此為第十章,呂云從程子、晁說之】。

李心傳王申子自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至此為第十一章李云:在韓本為第八】。

吳仁傑自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至此為第八章。

子曰:夫易,何為者也?夫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是故聖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業,以斷天下之疑。

馬融、荀爽、虞翻、姚信、韓伯、陸德明、周氏、孔頴達、李鼎祚。此節之前有天一至地十二十字。朱震、李衡、張浚、王宗傳、吳仁傑、毛奇齡、惠棟同】。

李心傳、王申子。此節前仍韓本,有天一至地十二十字,又移天數五一節于天一節後,合一章為第十二章。

夫易:開物成務。

陸德明曰:一本无夫易二字,吳草廬從之,刪夫易二字。惠棟同】。

開;王肅作闓。

是故蓍之德圓而神,卦之德方以知,六爻之義易以貢。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吉凶與民同患。神以知來,知以藏往,其孰能與於此哉?古之聰明睿知,神武而不殺者夫!

圓;陸德明曰:本又作員。

晁說之曰:古文】。

易:韓伯音亦謂變易】。

陸德明曰:以䜴反

晁說之曰:今從韓】。

貢京房、陸績、虞翻作工,荀爽作功。惠棟作工,云:工讀為功,古者工與功同。韓伯俗本作貢】。

洗京房、荀爽、虞翻、董遇、張璠、蜀才作先。石經同。王肅、韓伯先讀為侁。

晁說之曰:先,古文洗字。惠棟云:尋古洗字皆作洒,无作洗者,當從先】。

藏:劉表作臧。善也。晁說之曰:篆無臧字,劉訓誤。毛奇齡作劉瓛】。

俞琰曰:當作識。云:與多識前言往行之識同,因上文退藏之藏訛為藏,藏與識頗相似】。

殺馬融、鄭玄、虞翻、王肅、干寶、九師、李鼎祚所戒反。惠棟同】。

徐邈所例反。陸績、韓伯如字。陸德明、孔頴達諸儒同】。

是以明於天之道,而察於民之故,是興神物以前民用。聖人以此齊戒,以神明其德夫!

夫,荀爽、虞翻、顧歡絶句,衆皆以夫字為下句。一本無夫字。

王申子自子曰夫易何為者也至以神明其德夫為十三章。

是故闔戶謂之坤,闢戶謂之乾,一闔一闢謂之變,往來不窮謂之通。見乃謂之象,形乃謂之器,制而用之謂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謂之神。

闔惠棟作盍,闢惠棟作辟。馬融、荀爽、姚信自天一至地十子曰夫易至謂之神為第十一章。

虞翻自天一至地十子曰夫易至謂之神為第九章,周氏、孔頴達自天一至此為第十章。

陸德明自子曰知變化之道者至此為第六章,王申子以此節為十四節。

是故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

是故法象莫大乎天地;變通莫大乎四時;縣象著明莫大乎日月;崇高莫大乎富貴;備物致用,立成器以為天下利,莫大乎聖人;探賾索隱,鈎深致遠,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龜。

縣。張浚作懸。胡一桂、熊良輔同】。

朱子曰:立下疑有闕文。荀悦漢紀引作立象成器。蔡淵曰:立字下當有象字。據吳澄本增象字】。

賾九家作册。虞翻作嘖。李鼎祚、惠棟同】。

亹亹,荀爽、虞翻作娓娓。荀云:娓,隂陽之微,可成可敗。李鼎祚作娓。:今李本作亹】。

班固見《藝文志》】。

鄭玄、王肅如字。鄭云:沒也。王云:勉也】。

莫大乎蓍龜大,班固見《藝文志》】。

虞翻、陸德明、李鼎祚作善。陸云:本亦作莫大。呂祖謙作善,云:今作大。李心傳曰:古本作莫善。惠棟從善】。

是故天生神物,聖人則之;天地變化,聖人效之;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

洛,班固《藝文志》】,王肅作雒亷。:後漢書天文志宦者傳、晉書職官志引作天垂象,聖人則之。劉向說苑、後漢書楊易傳及裴松之魏志文帝紀注,辛毘引作垂象見吉凶,聖人則之。又辛毘作河出圖,洛出書,聖人效之,與此不同。

吳澄自夫易何為者也至聖人則之為第十一章:

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繫辭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斷也。

郭雍曰:易有四象節,與前文不相属,又非别章,疑其錯簡。

俞琰曰:此節當在剛柔者晝夜之象也之下。云:張横渠云:吉凶、變化、進退、剛柔,易之四象。

廉按:俞說合張子、郭氏之說而用之】。

吳澄以此節合書不盡言為一章。

呂祖謙:朱子董楷自子曰夫易何為者也至所以斷也為第十一章,呂云:從晁說之】。

吳仁傑自天一至地十子曰夫易至所以斷也為第九章。

李心傳自子曰夫易至所以斷也為第十三章李云:韓本連下章為第九章】。

王申子自是故易至所以斷也為第十五章。

《易》曰:自天祐之,吉无不利。子曰:祐者,助也。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順,又以尚賢也。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

祐,見本卦。班固武五子傳】引作君子履信思順,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又鄭玄、虞翻作有李鼎祚、惠棟作有。

晁說之曰:又古文有字,今文當作有】。

張子曰:此節宜在立心勿恒凶下。上言莫益之,故此言多助也】。

郭雍曰:當在《易》曰憧憧往來之前。云:自易者象也至小人之道也,結句助詞多稱也字,所以示也,所以告也,所以斷也,皆相類。憧憧往來下二爻皆稱《易》曰故自天祐之,宜在其前。上篇七爻皆不稱易,下篇十一爻皆稱易,與自天祐之文意同。

俞琰曰:宜從郭氏。梁寅同】。

朱子曰:此无所屬,恐是錯簡,宜在八章之末。盗之招也之後姚舜牧同。王申子曰:當在盗之招也下】。

鄧伯羔曰:非錯簡也。易疏云:易之四象所以示,繫詞所以告者,依而行之,則見神无不祐助,故引大有上九爻詞正之】。

熊朋來作大有上九文言。吳澄為文言傳三章之三節,省子曰字。湛若水作文言。

毛奇齡曰:文言脱于此者】。

馬融、荀爽、姚信自是故易有太極至无不利也為第十二章。

虞翻自是故易有太極至无不利也為第十章,周氏、孔頴達自是故易有太極至无不利也為第十一章。

朱震:王宗傳自天一至无不利也為第九章。

呂祖謙:此節為第十二章呂云從晁說之】。

吳仁傑以此節為第十章。

李心傳此節為第十四章。

惠棟自天一至地十子曰夫易至无不利也為第十一章。

子曰: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然則聖人之意,其不可見乎?子曰:聖人立象以盡意,設卦以盡情偽,繫辭焉以盡其言,變而通之以盡利,鼓之舞之以盡神。

朱子曰:兩子曰字疑衍,其一子曰字皆後人所加,故有此誤】。

吳澄以易有四象節,與此章相連為十二章之首,上無《易》曰自天祐之節】。

呂祖謙以此節為第十三章呂云從晁說之】。

吳仁傑:此節為十一章。

乾坤,其易之緼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毁,則无以見易。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

是故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化而裁之謂之變,推而行之謂之通,舉而錯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

韓伯作措陸德明、孔頴達、張子、朱震、張浚、李衡、王宗傳、吳澄、毛奇齡同】。

是故夫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繫辭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之爻。

郭京曰:誤增夫象二字。呂祖謙同。是故夫象衍文。蔡淵曰:夫當作爻。賾見前。

極天下之賾者存乎卦,鼓天下之動者存乎辭。

熊朋來以朱子八章去諸爻釋文言者,僅餘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九十五字,云:錯簡,當入接極天下之賾者存乎卦之前。

化而裁之存乎變,推而行之存乎通,神而明之存乎其人,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

裁;陸德明曰:本又作財李鼎祚作財】。

九家易:陸德明、李鼎祚默而成。无之字。陸云:或作默而成之。呂祖謙曰:今本有之字。

廉按:今李本亦有之字】。

馬融、荀爽、姚信自子曰書不盡言至末為第十三章,虞翻自子曰書不盡言至末為第十一章。

周氏孔頴達自子曰書不盡言至末爲第十二章。陸德明自天一至地十子曰夫易至末爲第七章。程子自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至末為第十一章。郭雍自子曰夫易何為者也至末爲第十二章。朱震王宗傳自子曰書不盡言至末爲第十章。呂祖謙自乾坤其易之緼邪至末為第十四章。云從晁說之】,

朱子:董楷自子曰書不盡言至末為第十二章,李心傳自子曰書不盡言至末為第十五章。

吳仁傑自乾坤其易之緼邪至末為第十二章,王申子自子曰書不盡言至末為第十六章。

吳澄自易有四象至末為第十二章

《周易章句證異》卷七

<經部,易類,《周易章句證異》>

[/erphpdown]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天书易经 [易经十翼]系辞•上传-[清]翟均廉撰《周易章句证异》 https://yijing.taijidian.cn/23436.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