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繁体版卷三十八:说卦传三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繁体版卷三十八:说卦传

乾為天,為圜,為君,為父,

天積陽而居上,乾三畫純陽,故為天,物之體圓者常動,乾陽體而運轉不息,故為圜,尊而居上,君之象也。萬物資之以為始,父之象也。白雲郭氏曰:包犧氏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此皆所謂類萬物之情也。乾之於八卦,天之於三才,君之於臣,父之於子,皆一道也,是之謂類也。平菴項氏曰:乾道大而无極,唯天足以盡之運而无極,唯圜足以盡之,故以二象為首句也。在國則君,在家則父,皆物之元也。

為玉,為金,

其質純粹故為玉,其性堅明故為金,或曰:玉謂其不變,金謂其變。

為寒,為冰,

乾居西北極高而至剛之地,其位屬亥,於時為十月,其候為水始冰,地始凍,故為寒、為冰,冰生於水而寒於水,觸之則其利如刃,冰蓋水之勁氣也,或曰:寒陰氣冰陰物,陰盛之極,自坤而變乾,故為寒為冰。

為大赤,

純陽極剛而明甚,故為大赤。漢上朱氏曰:赤陽色也。陽始於子,坎中之陽,故坎為赤,極於巳,純陽也,故乾為大赤。

為良馬,為老馬,為瘠馬,為駁馬,

乾健故為良馬,老陽故為老馬,純剛故為瘠馬,瘠言其骨之峻,非羸弱之謂也。崔憬曰:骨屬陽,肉屬陰,乾純陽骨多,故為瘠。駁,雜也。晁以道曰:駁馬其九四乎。說文云:駁馬色不純也。詩東山云:皇駁。其馬注云:黃白曰皇,駵白曰駁,即不純也。白雲郭氏曰:孔氏謂駁馬有牙如鋸,能食虎豹,誤矣。未有蹄物能搏虎豹者也。愚案:山海經、爾雅並云,駁如馬而鋸牙食虎豹,既曰如馬,則駁乃別是一物,非易之駁馬也。孔氏引以為證,不審諦爾。

為木果。

圓實而在上,故乾為木果。

坤為地,為母,

坤積陰處下,故為地,萬物資之以生,故為母,以配父為布。古者以泉貨為布,蓋取廣布流行之義。乾之所至,坤亦至焉,故為布。或曰:地南北為經,東西為緯,故為布。

為釜,

釜所以化生物為熟物,乾生之,坤則化之,以其能熟萬物,故為釜。平菴項氏曰:六十四升為釜,坤包六十四卦如釜之包六十四升也,坤卦半為乾,全為坤,乾與坤交為六十四,故惟坤為能具六十四卦之體。

為吝嗇,

陰性至靜,受而不施,故為吝嗇。

為均,

均者土之均也,坤之氣動而闢,至而廣,无有遠近高深,悉皆含育而成就之,故為均。陶人制物之形者謂之均,亦此義也。崔憬曰:地生萬物,不擇善惡,故謂之均。

為子母牛,

性順而多孕育,故為子母牛。平菴項氏曰:自萬物言之,坤皆為母。就牛言之,又為子母牛者,為少、為牝、為孕育、為隨順,兼數義也。乾馬老瘠,故坤牛牸犢明少且肥,皆相反也。

為大輿,

方而能載者輿也,地之形方載華嶽而不重,故為大輿。坤陰本小,以其載陽,所以大也。

為文,為眾,

奇為質,偶為文,奇則一,偶則眾,坤三畫皆偶,故為文、為眾。橫渠張子曰:坤為文,眾色也。為眾容載廣也。

為柄,

柄一作(缺)。乾性圜轉而曲,坤性執,方而直,大抵與乾相反,故乾為圜,坤為柄。

其於地也為黑,

乾極陽故為大赤,坤極陰故為黑,黑者地之肥美而能生殖者也。平菴項氏曰:黑者幽陰之色也,不言黃而言黑者,黃者坤之離,玄者乾之坎,皆中之色也。若論其極,則乾正為赤,坤正為黑,故先天圖乾南而坤北也。

震為雷,

震以一陽動於二陰之下,為陰氣所包,而未能出,則激薄而有聲,故為雷。

為龍,

龍之說見前,此重出,不然,則龍之青者也,何以見之?龍為馬,馬之牡者也,坤則為馬之牝,震則為馬之善鳴,乾為龍,此乃龍之大者也,震之於龍,是為青龍,又何疑焉?平菴項氏曰:震為龍。虞翻謂:當作駹,蒼色也。朱子發謂:當作760701.png,東方尾星也。

為玄黃,

玄黃者,天地之雜也。乾色本赤,坤色本黑,震乃乾剛坤柔之始交,而赤黑相雜,故為玄黃。正義云:玄黃雜則成蒼色也。

為旉,

旉音敷,華之通名。陽止於終則結為果實,陽動於初則發為華蘂。震以一陽動於初,而陽氣始發,故為旉。平菴項氏曰:震為旉。李鼎祚云:本作尃。延叔堅說:為旉,大布也。釋文引王肅、干寶說,皆以旉為花6n1502.png,則字之為旉久矣。古文花字為華、為荂,為6n1502.png,皆音敷。

為大塗,

震東方之卦,於時為春,萬物皆自此而出,故為大塗。大謂得乾陽之第一畫也。

為長子,

震一索而得男,繼乾父之體,故為長子,不稱長男而稱長子者,以其承父之正,傳主國之重器,非坎艮二男比也。楊繪曰:震為長男,代父之任,故位於生物之地,世子宅於東宮,蓋取諸此也。

為決躁,

決指陽畫,躁指陰畫,動於初為決,動於中、動於末,再三動而不巳,則為躁。

為蒼筤竹,為雈葦。

筤音郎,雈音丸,蒼筤青色也,青為震之本色,萑葦與《詩.七月》所謂萑葦同,毛氏傳云:薍為雈,葭為葦。孔氏曰:釋草云:薍似葦而小,初生者為菼,長大為薍,成則名為萑,葦初生為葭,長大為蘆,成則名為葦。愚謂:竹與萑葦皆根固而叢生,上虛而下盤固,陽在下之象也。漢上朱氏曰:萑葦震之廢氣,故竹堅而萑葦脆,竹久而萑葦易枯。

其於馬也為善鳴,為馵足,為作足,為的顙。

震陽始動,故為馬之善鳴。震居左,故為馬之馵足。震動於下,故為馬之作足。《爾雅》云:後右足白,驤;左足白,馵。《詩.小戎》云:駕我騏馵。注云:左白曰馵。京房本以馵為末,末之說未詳。作,動也。《魯頌.駉詩》云:思馬斯作。子由蘇氏曰:作,奮起也。或云:雙足並舉也。上靜而下動,故為作足。的,白也。巽為白,又為廣顙。震變而為巽,故為的顙之馬。詩車鄰云:有馬白顚。《爾雅》云:駒顙白顚。劉備、庾亮皆名其所乘之馬為的顱,蓋馬之白額者也。平菴項氏曰:馵與的皆巽之色也。震巽同生,故有巽之氣焉。於足則白在後左,於顙則白在前左足者,震之本象也。巽之生在其後,故為後足白首者,乾之象也。乾之爻往而生震,其上二爻遂成巽象,巽在其上,故為顙白也。

其於稼也為反生。

反生者百昌,產於土而歸於土,又自土中戴甲而出,麻豆之屬是也。震之陽實在下,動而上行,故於稼為反生。翁庶善曰:夫稼之始也根於土,土之氣上升焉,則為穀,巳而穀之墜,則又反而生於土焉。生生不窮之妙也。

其究為健,為蕃鮮。

究,終竟也。陽長而不巳,則其究為乾之健。蕃謂草也,與坤《文言傳》「草木蕃」之蕃同。鮮乃魚也,即《書益稷》鮮食之鮮。震三爻俱變則為巽,故為蕃鮮。震居東得木之正氣,巽居東南得木之餘氣,是故震之為花也,變巽則為草;震之為龍也,變巽則為魚。漢上朱氏曰:震巽皆為木者,何巽之初,草之根也?震之初,木之根也?巽之二三,木之在上者也。震之二三,草之在上者也。木有柔者,木之草也。草有剛者,草之木也。《說卦》舉一隅爾。又曰:郭璞謂魚者震之廢氣也,巽王則震廢故。虞翻之巽為魚。

巽為木,為風,

巽內柔而外剛,本靜而末動,故為木。他卦言木,如乾為木之果,坎為木之堅多心,艮為為木之堅多節,離為木之科上槁,震兌坤雖不言木,震乃木之旉,兌乃木之毀折,坤乃木之眾多者也。順而无所不入,故為風,風揚沙走石,其中與末皆剛也,雖鍼竅線縫亦入,其本柔也。陽激陰為雷,陰激陽為風,故雷與風皆有聲。橫渠張子曰:陰氣凝聚,陽在內者不得出,則奮擊而為雷霆,陽在外者不得入,則周旋不舍而為風,其聚有遠近虛實,故風雷有大小暴緩。

為長女,

巽一索而得女,故謂之長女。震為長子,故巽為長女以配之,巽離兌皆稱女,所以配三男也。

為繩直,為工,

木有曲直,繩者糾木之曲而取直。工則引繩之直以制木者也。橫渠張子曰:為繩直順以達也,為工巧且順也。

為白,

巽者震之反,震為草木之初生,故其色青。巽為草木之枯死,故其色白,所以受采者,其性巽順也。

為長,為高,

長如風行而長,高如木生而高。

為進退,為不果,

進退,風之性也。巽懦而不決,故為進退。二陽在外,進也;一陰在內,退也。外剛而內柔,一陰盤旋乎二陽之下,故為不果,大抵與震相反。

為臭。

臭以風而傳,陰氣在下,盤鬱而不散,故為臭。

其於人也,為寡髮,為廣顙,為多白眼。

髮者血之餘,血陰物也,陽多陰少,巽二陽而一陰,故為寡髮。陽廣陰狹,巽二陽在上,如人之額闊,故為廣顙。躁人之眼多白,目睛不正也。離以柔居中,目之正,故為明。巽以柔居下,目之不正,故為多白眼。釋文云:寡,虞本又作宣,黑白雜為宣髮。平菴項氏曰:宣髮者白髮也。虞翻謂:馬君不當改宣為寡,然寡亦脫髮之象,與廣顙同類也。宣髮廣顙者,變坎上爻,水不上潤,故不成血盛之髮也。多白眼者,遷離中爻於下,故不成中虛之眼也。

為近利巿三倍,

利巿謂物之美而利於巿者也,案:《春秋》昭公十六年《左氏傳》云:爾有利巿寶賄,利巿蓋古語也,倍蒲亥反詩瞻卬云:如賈三倍,謂其善賈而得利之多也。巽順而多有所入,故為近利巿三倍,謀利者必於巿,南方離日之中為巿,巽居東南與離相近也,一陰在下為巽之主,而在上二陽皆為其所有,則其本小而其利甚博矣。三倍謂在上二陽畫,每畫三分之,則其數六而三倍於一陰之二也。

其究為躁卦,

其終變而為震,故曰其究為躁卦,震為決躁也。震巽皆言其究,所以例其餘也。王荊公曰:言巽為躁卦,則知艮為靜卦矣。或曰震得陽氣之先者也,巽得陰氣之先者也,故其卦皆有究極之義。《乾鑿度》云:物有始有壯有究。漢上朱氏曰:巽三變成震,震三變成巽,舉此則知乾三變成坤,坤三變成乾,離三變成坎,艮三變成兌矣。

坎為水,

水內明,坎之陽在內,故為水坎,以一陽居二陰之中,猶水之在地中也。漢上朱氏曰:坎生於坤,本乎地也,故潤下。離生於乾,本乎天也,故炎上。

為溝瀆,

坎以陽畫為水,二陰夾之,是為溝瀆。白雲郭氏曰:江河溪澗皆水也,溝瀆人所為者也。平菴項氏曰:坎勞卦也,溝瀆隱伏,矯輮弓輪為通為盗,皆事之勞者也。

為隱伏,

一陽匿於二陰之中,為二陰所蔽,故為隱伏。

為矯輮,為弓輪。

矯者矯曲而使之直也,輮者輮直而使之曲也。弓與輪皆矯輮之所成,凡矯輮之物,內不剛則易折,外不柔則又不可以矯輮。坎內剛而外柔,一陽鬱於二陰,故為矯輮,為弓輪。宋衷曰:水流有曲直,故為矯輮。正義云:弓者激矢如水之激射也,輪者運行如水行也。

其於人也,為加憂,為心病,為耳痛,為血,卦為赤。

一陽陷於二陰之中,故為加憂。心耳以虛為體,坎中實故為心病,為耳痛。坎為水,血在人身則水之屬也,赤其色也,故為血,為赤。乾為大赤,坎得乾之中爻,故止於為赤。橫渠張子曰:坎為血,卦周流而勞,血之象也。漢上朱氏曰:黃帝書:腎主血,心藏血,腎坎水也,心離火也,離中陰而藏血,坎離交也。

其於馬也,為美脊,為亟心,為下首,為薄蹄,為曳。

乾為馬,坎得乾之中爻,而剛在中,故為馬之美脊,為馬之亟心。亟,急也,內剛勁故其心急。下首者,柔在上也。薄蹄者,柔在下也。為曳,羨文。白雲郭氏曰:易曰「見輿曳,又曰「曳其輪」,故輿為曳而馬无曳也。乾震之馬四,而坎之言馬五,亦知曳為輿矣。

其於輿也為多眚,

其於輿也為多眚,如郭白雲所云:當作「其於輿也為曳」。中實而重為曳,多眚疑當在心病之下,目有病為眚,心與目皆屬離,坎與離相反,故在坎為病為眚。

為通,

水由地中行萬折必東,故為通。或曰:通以輿言,輿可以濟險,故為通,愚則曰:均是輿也,得時則為通,失時則為曳。

為月,

月體陰本黑,受日之光而白,外陰而內陽也。坎之體,外陰而內陽,故為月。

為盗,

行險以僥倖,剛而善隱伏,盜也。坎以剛陽匿於陰中,故為盗。平菴項氏曰:盗之潛行,有水之象。月陰於夜,亦盗之象也。

其於木也為堅多心。

內剛故為水之堅多心,水生木,木得水之潤則堅。

離為火,為日,為電,

離,麗也。火麗乎木,日麗乎天,電麗乎雲,皆有所麗而明者也。故離為火,為日,為電,電光乃日之光,然必麗乎雲,則見无雲則无電也。胡致堂曰:或謂雷霆,何為而然者?有形耶,有神耶。曰:古人宋之言也。然先達大儒,亦嘗明其理矣。蓋天地間,無非陰陽聚散闔闢之所為也,可以神言,不可以形論,非如異學所謂龍車石斧、鬼鼓火鞭,怪誔之難信也。故其言曰:陰氣凝聚,陽在內而不得出,則奮擊而為雷霆,雖聖人復起,不能易矣。凡聲陽也,光亦陽也,光發而聲隨之,陽氣奮擊欲出之勢也,電緩小則震亦緩小,電迅大則震亦迅大,震電交至則必有雨,震而不電,電而不震,則无雨,由陰氣凝之有疎緩迅密也。曰:世人所得雷斧者,何物也?曰此猶星隕而為石也,本乎天者氣而非形,偶隕於地則成形矣,然而不盡然也。曰:雷之破山折樹殺人者何謂也?曰:先儒以為陰陽之怒氣也。氣鬱而怒,方爾奮擊,偶或值之,則遭震矣,然而不盡然也。電之閃爍,激疾如金蛇飛騰之狀,何謂也?曰:電之發也,唯光爾,適映雲際則如是,不當乎雲際而在同雲之中則无此矣。凡天地造化之迹,茍不以理推,則必入于幻誔偽之說,而終不能明,故君子窮理之為要也。

為中女,

離再索而得女,故謂之中女。

為甲冑,為戈兵,

外剛故為甲冑。甲,鎧也。胄,兜鍪也,所以內衛也。剛在外而火氣上銳,故為戈兵,所以外禦也。冑字與冒字相似,從目。冑字從月,乃冑子之冑也。

其於人也為大腹,

外大而中虛,故為大腹。平菴項氏曰:坎離者乾坤之精氣也,乾為首,故坎為下首,坤為腹,故離為大腹,離非能大於坤也,大腹下首皆疾證也。

乾卦

火性燥,故為乾卦。王荊公曰:離為乾卦,則坎為濕卦,可知矣。鄭正夫曰:離言乾卦,而坎不言濕;坎言血卦,而離不言氣,互相備也。

為鼈,為蟹,為蠃,為蚌,為龜。

外剛內柔,故為鼈,為蟹,為蠃,為蚌,為龜。龜鼈之卵,蟹之肓,皆黃者,內坤也。括蒼龔氏曰:蠃則形銳而善麗,蚌則內虛而含明。白雲郭氏曰:鼈蟹蠃蚌龜,介物也。介,甲冑類也。

其於木也為科上槁,

科,空處,與孟子盈科之科同。離中虛而外乾燥,故為木之科上槁,蓋與坎之堅多心相反。宋衷曰:陰在內則空中,木中空則上枯槁也。

艮為山,

山止而不動者也,艮止也,陽動之極,而止於二陰之上,故為山。

為徑路,

震之陽始出則為大塗,艮之陽小而上窮,故為徑路。橫渠張子曰:艮為徑路,通或寡也。

為小石,

陽大陰小,艮之陽畫為山,故陰晝為小石。白雲郭氏曰:山與小石如坎水溝瀆之義。

為門闕,

艮體上實下虛,故為門闕。

為果蓏,

木之植生而其實有核者曰果,桃李之屬是也。草之蔓生而其實无核者曰蓏,瓜瓠之屬也。陽剛在上,故為果;陰柔在下,故為蓏。平菴項氏曰:果蓏氣之止於外者也。乾純陽,但為木果,艮一陽二陰,故為木之果,又為草之蓏。震為旉,草木之始也,艮為果蓏,草木之終也。果蓏能終而又能始,故於艮之象為切。

為閽寺,

周官閽人掌王宮中門之禁,止物之不應入者。寺人掌王之內人及女宮之戒令,止物之不得出者。艮以剛止於外,以衛內之柔,故為閽寺。宋衷曰:閽人主門,寺人主巷。艮為止,此職皆掌禁止者也。

為指,

指謂手指。一說以為足指。括蒼龔氏曰:指於四支之末,而能止者也。平菴項氏曰:為指,義與堅多節同。

為狗,

狗說見前,此重出。白雲郭氏曰:陽卦之中,獨艮不言馬,其剛在上,所用益小,故於獸畜之類,无行健之功,徒有噬齧之象。狗鼠黔喙之屬皆是也。漢上朱氏曰:狗當作豿,《爾雅》謂熊虎醜,其子豿,蓋虎子未有文猶狗也。

為鼠,

鼠與狗皆善齧,艮剛在前,故為狗,又為鼠。白雲郭氏曰:且坎之為隱伏也,在賢者為隱,在小人為盗,艮之為利則為狗,為害斯為鼠,皆一義而二象也。

為黔喙之屬,

黔青黑色,喙亦剛在前也,謂之屬則凡黔喙者皆是也。沙隨程氏曰:黔東北方之色,青黑雜也。白雲郭氏曰:震之剛動於下,故言足,坎之剛動於中,故言心,艮之剛動於上,故言喙。

其於木也為堅多節。

坎之剛在內,故為木之堅多心,艮之剛在外,故為木之堅多節。白雲郭氏曰:堅多節,剛不中也;中則為心,不中則為節,心則利用,節則不利於用,二卦之辨也。

兌為澤,

澤乃瀦水之地,物之潤而見乎外者亦為澤,兌之陰見乎外,故為澤,坎體上下俱虛,澤體則上虛而下實,故川壅則成澤,決則成川。

為少女,

三索而得女,位在末,故謂之少女。

為巫,為口舌。

巫尚口舌以言語說人者也,兌上折,口之象也。陽動於內,舌之象也。白雲郭氏曰:古之巫與今之巫異,古之巫誠人也,今之巫妄人也。誠可用以通神,妄非聖人之所用也。

為毀折,

春氣發生於震東方,而萬物敷榮,震主生,故以為旉。秋氣肅殺於兌西方,而萬物搖落,兌主殺,故以為毀折。橫渠張子曰:物成則上柔者必折也。括蒼龔氏曰:毀折反所謂蕃鮮也。

為附決,

附謂柔附剛也,兌陰卦,陰柔多疑不能決也。附二陽以決,故為附決。正義云:秋物成熟,賫程之屬則毀折,果蓏之實則附決。

其於地也為剛鹵,

鹵鹹也,東方謂之斥,西方謂之鹵。剛鹵乃產金產鹽之地,兌下實而澤見於外,故為地之剛鹵。正義云:水澤所停則鹹鹵也。平菴項氏曰:毀折附夬與剛鹵同,不能生物,兌為金,為秋,皆決折之氣也。鹵者水之死氣也,坎水絕於下而澤見于上,則足以為鹵而已矣。物之相附者,至秋而盡決,陰在陽中,為附二陽下而一陰上則附者決矣。此自離而兌之序也。然震之本志巳為決躁,但至離而附,故未決耳。至兌則毀折之矣。雖欲復附,得乎?決象類兌,故亦為決。鄭少梅謂:剛者出金,鹵者出鹽,雖不生五穀,而寶貨興焉,然予以為此亦末作之象也。凡兌之象,皆屬末,口舌者行之末,妾婢者女之末,金寶者利之末也。

為妾,

兌少女,故為妾,從姐為娣,從姑為姪,蓋皆女之末也。

為羊,

羊說見前,此重出。漢上朱氏曰:為羊。鄭康成本作陽。虞翻本作羔。今從鄭。鄭云:此陽謂養,无家女行賃炊爨,今時有之,賤於妾也。郭璞引魯詩曰:陽如之何?又曰:今巴濮之人自呼阿陽。

右第十一章,分八卦為八門,而百物不廢,所以反覆推廣象類,使之明備,以資占者之決也。雖然,亦舉其大槩而已,安能盡天地間萬物之象而說之哉。荀爽九家集解所謂「坤為裳,坎為狐」之類,不過因爻中有此而增之耳,非本文也。平菴項氏曰:乾為父,坤為母,震為長子,巽為長女,離為中女,兌為少女,皆見於象,而中男少男獨不重見。乾為馬,坤為牛,震為龍,艮為狗,兌為羊,皆見於象。而巽雞坎豕離雉。獨不重出。巽為躁卦,坎為血卦,離為乾卦,五卦皆不稱卦。震究為健為蕃鮮,巽究為躁,而六卦皆不稱究,蓋互相例也。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天书易经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繁体版卷三十八:说卦传三 https://yijing.taijidian.cn/2131.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繁体版卷三十八:说卦传三-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