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朱震撰《汉上易传》繁体版卷一:第三卦_屯卦:水雷屯(震下坎上)

(宋朝)朱震撰《汉上易传》繁体版卷一:第三卦_屯卦:水雷屯(震下坎上)

水雷屯卦 地位:少阴|人位:老阴|天位:少阳错卦火风鼎综卦山水蒙交互卦山地剥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自屯彖而下,乃以卦變為象。屯臨之變自震來,四之五,震者,乾交於坤,一索得之,剛柔始交也。四之五成坎,坎,險難,剛柔始交而難生也。易傳曰:始交而未暢為屯,在時則天下未亨之時,此以震坎釋屯之義也。安乎險而不動與?動乎險中不以正,皆非濟屯之道。初九正也,四之五得位,大者亨以正而利也。以天地觀之,剛柔始交,鬱而未暢,雷升雨降,其動以正,則萬物滿盈乎天地之間,有不大亨乎?此以初九、九五釋元亨利貞也。震,雷也,坎,雨也,兌,澤上而成坎,故為雨。初九,屯之主也,初往之五,行必犯難,益屯而不能亨矣。君子宜守正待時,故勿用有攸往,此言初九也。天造之始,草創冥昧,人思其主,能乘時衆,建諸侯,使人人各歸以事主,雖有强暴,誰與之為亂哉?四為諸侯,九五在上,六四正位,分民而治,建侯也。雖則建侯,而未始忘乎險難,震為草,乾之始也,坤為冥昧,坎為勞,故曰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此再言初九、九五也。以卦氣言之,十月卦也。太玄準之以礥。或曰:聖人既重卦矣,又有卦變,何也?曰:因體以明用也,易无非用,用无非變。以乾坤為體,則以八卦為用;以八卦為體,則以六十四卦為用;以六十四卦為體,則以卦變為用;以卦變為體,則以交相變為用,體用相資,其變无窮。而乾坤不變,變者易也,不變者易之祖也。所謂天下之動,貞夫一也,故曰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繫辭焉而命之動在其中矣。又曰:辭也者,各指其所之考其所命之辭,尋其辭之所指,則於變也。若辨白黑矣。夫易之屢遷,將以明道,而卦之所變,舉一隅也。推而行之,觸類而長之,存乎卜筮之所尚者,豈有既哉?故在春秋傳曰某卦之某卦者,言其變也。若伯廖舉豐之上六曰在豐之離,知莊子舉師之初六曰在師之臨。其見於卜筮者,若崔子遇困之大過者,六三變也,莊叔遇明夷之謙者,初九變也,孔成子遇屯之比者,初九變也,南蒯遇坤之比者,六五變也,陽虎遇泰之需者,六五變也,陳仲遇觀之否者,六四變也。周官太卜掌三易之灋,其經卦皆八,其別皆六十有四,八卦謂之經,則六十四卦為卦變可知。故曰卦之所變,舉一隅也。王弼盡斥卦變以救易學之失,救之是也,盡斥之非也。

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坎在上為雲,雷動於下,雲蓄雨而未降,屯也。屯者,結而未解之時,雨則屯解矣。彖言雷雨之動滿盈者,要終而言也。解絲棼者,綸之經之,經綸者,經而又綸,終則有始,屯自臨變,離為絲,坎為輪,綸也,離南坎北為經,經綸也。君子經綸以解屯難,凡事有未决反復,思念亦此象也。

初九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初九剛正,屯難之始,上有正應,震,動體,進則犯難成巽,為進退。九居四不安,故磐桓。子夏傳曰:磐桓,猶桓旋也。磐桓不進,利於守正。不進非必於退也,志在行其正也。初九不忘上行之謂志,志剛中也,志行正也,可不磐桓以待時乎?初動濟屯。四,諸侯位,建國命侯資以輔;五,屯難未解,衆陰不能自存。有剛正之才,使之有國,則衆從之。陽貴陰賤,坤衆為民,九退復初,以貴下賤,大得民也,故曰利建侯。夫子時,楚有四縣,趙簡子命下大夫受郡,必言利建侯者,建侯萬世之利也。或問:震又成巽,何也?曰:所謂雜物撰德也。撰,數也。且以屯論之,坎,陽物也,震,動也,四比於九五,自三柔爻數之至於九五,巽也。震,陽物也,巽,陰物也,剛者陽之德,柔者險之德。剛柔雜揉,不相踰越,故曰雜而不越。先儒傳此謂之互體,在易噬嗑彖曰:頤中有物曰噬嗑,離震相合,中復有艮。明夷彖曰: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又曰:內難而能正其志。坎難也,離坤相合,中復有坎。在繫辭曰:八卦相盪。先儒謂坎離,卦中互有震艮巽兌。在春秋傳見於卜筮,如周太史說觀之否曰:坤,土也,巽,風也,乾,天也。風為天於土上,山也。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於是乎居土上。自三至四,有艮互體也。王弼謂互體不足,遂及卦變。鍾會著論力排互體,蓋未詳。所謂易道甚大矣。

六二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九五屯之主,六二中正而應,共濟乎屯者也。故曰屯如。二乘初九,欲往應五,迫於剛强邅回而不能去,故邅如。乾變震為作足之馬,震為足,乘馬也。初不應五,二欲應之,與馬別矣,故乘馬班如。春秋傳曰:有班馬之聲。杜氏曰:班別也,五坎為盜,盜據山險,寇也。男曰婚,女曰姻媾,男女別也。九五應六二,婚媾也。五自初九視之,有險難之象,寇也;自六二視之,匪寇也,婚媾也,特以乘剛故耳。初九、六二正也,而致六二之難者,剛乘柔則順,柔乘剛則逆,妻不亢夫,臣不敵君,天地之道。故曰六二之難,乘剛也。二五相易,五之二成兌,兌,女子也,二之五成坤,坤為母,女子而為母,字育也。坤見坎毀,剛柔以中正相濟,屯解之象。坤為年,其數十,六二守正不苟合於初而貞於五,是以不字,屯難之極至於十年。二五合,剛柔濟,兌女乃字。屯本臨二之五,合則九反二、六反五,坤為常,故曰反常也。王弼曰:「屯難之世,其勢不過,十年孰謂。」弼不知天乎?坤為年,何也?曰:歲,陽也,陽生子為復,息為臨,為泰,乾之三爻也。夏后氏建寅,商人建丑,周人建子,无非乾也。古之候歲者必謹候歲始,冬至日,臘明日,正月旦日,立春日,謂之四始。四始亦乾之三爻也。坤,十月,陰也,禾熟時也。故詩十月,納禾稼,春秋書有年,大有年喪禮,三年者,二十七月也。

六三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於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象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六三

六三:柔不當位,不安於屯,妄動以求五。五,君位,艮為黔喙,震為决躁,鹿也。言有求於君也。若上六變而應三,艮變巽,離有結繩,為罔罟之象,艮為手,虞人指蹤而設罔罟者也。上六在君之側而不應,譬之即鹿无虞人以導其前,豈惟不得鹿乎?往而徒反退之,三陷于林莽中矣。艮為山,震為木林也,三四為中,林中也。六三有從禽之欲,不知事有不可,貪求妄動,是以陷于林中而不恤。故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初九也,知不可往,往无所獲,且有後患,故見幾而舍之。舍,止也,艮也。君子安於屯,不若六三徒往而窮,自取疵吝。

六四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六四

六四:柔而正,上承九五。坎為美脊之馬,艮為手,乘馬也。四自應初,五自應二,其情異,乘馬而班別者也。故曰乘馬班如。六四雖正,有濟屯之志,五不求而往,豈能行其志哉?五求四,男下女,陰陽相合,斯可往矣。往之上得位故吉,无不利。艮為手,求也,坎為月,震東方,明之時也。九五有明德,故求*而往吉,无不利。否則,志不應,有凶。易言出入往來何也?曰:出入以度內外也。卦有內外,自內之外曰出,自外之內曰入。出者,往也,入者,來也。往者,屈也,來者,伸也。出入往來屈伸,相感而无窮。天道東面望之來也,西面望之往也,故晉之出為明夷之入,蹇之往為解之來。

*註:原文「故求」連續兩次作「故求故求」,應為衍文。

九五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坤為民,兌為澤,五之二成兌,有膏澤下于民之象。膏澤下,則五之所施光矣。坎為月,有光之象故也。屯之時,九五得尊位,六三不正,處內卦之極,震體而有坤,權臣挾震主之威,有其民者也。六三壅之,九五之膏澤不下,故曰屯其膏,言人君之屯也。九五中正守位,六二、六四、上六自正,陰為小,故小貞吉。五動而正,三以君討臣,則三復乘五,蓋膏澤不下,五之施未光,民不知主禍將不測矣,故大貞凶。易傳曰膏澤不下,威權已去而欲驟正之,求凶之道也。魯昭公高貴鄉公之事是也。若盤庚周宣,修德用賢,復先王之政,諸侯復朝以道馴,致為之不暴,又非恬然不為。若唐之僖昭也,不為則常屯以至於亡矣。

上六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上六屯之極也,五坎為美脊之馬,動而乘之,上應三,五自應二,雖欲用五濟屯,其情異矣。乘馬而班別也。上動成巽,巽為號,上反三成離,為目,坎為血,泣血也。上不得乎君以濟屯難極矣,无如之何,是以泣盡繼之以血連而不已。上之三,連兩離爻,故曰漣如。然屯極矣,極則必變,何可長也?巽為長。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宋朝)朱震撰《汉上易传》繁体版卷一:第三卦_屯卦:水雷屯(震下坎上) https://yijing.taijidian.cn/1973.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宋朝)朱震撰《汉上易传》繁体版卷一:第三卦_屯卦:水雷屯(震下坎上)-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