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下经】第62卦-小过䷽雷山小过(艮下震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十四》

周易下经】第62卦-小过雷山小过艮下震上)-(元)胡震撰《周易衍義•卷十四》

原文小過利貞可小事不可大事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

【原文】彖曰:小過,小者過而亨也過以利貞與時行也柔得中是以小事吉也剛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有飛鳥之象焉,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下,大上逆而下順也

小過而有大吉,以其當於理而稱其事也。小者之過,有可致亨之理,而所以致亨者,莫利於正之道,此乃當於理也。用之小事則可,用之大事則不可,如飛鳥之遺音,不宜逆而上,唯宜順而下,此乃稱其事也。既當於理,又稱其事,大吉宜也。夫天下之不中不正者,皆過之者之罪也。堯舜之什一,過之毫釐則為貊。大禹之行仁,過之毫釐則為翟。顔子之義,過之毫釐則為朱。小過則小失其正,大過則大失其正。而易之為卦,於大過則以正而正大事,小過則以正而正小事,獨何歟?蓋易之所謂過,非過於理也,以其事為之過乎當也,以其行義之過乎流俗也。其過也,祇所以為中正也。立非常之大事,著非常之大變,此之謂大過之事。大事之過常,故事之於大事,則以正而吉。或道之不敢有成,或分之不敢有加,或時之不敢大作,此小事之過也。而施於小事,亦當以正而吉。小過之為小過者,何也?陽為大,隂為小,四隂二陽,隂過於陽,小者過也。小過二五以隂而得位得中,三四以剛而失位不中,小者過也。小者之過所以亨者,過所以就中就正也。然二五柔得中位,以柔主事,可小也。剛居三四,失位不中,非剛用事,所以不可大事也。其事則小,其吉則大,以其過而利正也。夫事當大過而過之小,不得為正;事小過而過之大,亦不得為正。

曰:先進於禮樂,野人也;後進於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兹亦小過其質,以救一時之趨於文耳。如至於大過,則其究必有廢禮樂者。

曰: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兹亦小過於儉戚,以矯一世之入於奢易耳。如至於大過,則其究必有不中度者。然則立天下之大事,時之宜大過也;行天下之小事,亦時之宜小過也。時之義大矣哉!

彖曰:小過,小者過而亨也。以卦體釋卦之名義與其辭,謂小事之過而後亨,事之當小過而後亨也。汲黯擅發河内粟以救飢民,此亦小過而亨也。過以利貞,與時行也,不失時宜之謂正。君子制事以天下之正理,所以小過者,時而已。譬之寒或過於隂,暑或過於陽,冬裘夏葛,無非正也。與時偕行,則雖過而不失其正也。柔得中,是以小事吉也,此以二五言;剛失位而不中,是以不可大事也,此以三四言也。有飛鳥之象焉,飛鳥遺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順也。以卦體言,内實外虚,中二象身,上下四爻象翼,飛鳥之象也。伊川曰:有飛鳥之象焉,事有時而當過,所以從宜,然豈可甚過也?如過恭過儉過哀,大過則不可,所以在小過也。所過當如飛鳥之遺音,鳥飛疾迅,聲出而身已過,然豈能相遠哉?事之當過者亦如是,身不能甚遠於聲,事不可遠過其當,在得其宜耳。不宜上宜下,能順乎宜,所以大吉。

楊氏曰:孔子、孟子何嘗不欲復東周,陳堯舜,東周終不可復,堯舜終不可陳者,所居非其位也,所宜非其時也。

誠齋曰:小過之卦,君臣俱弱,一也。上動而下止,上作而不應,二也。隂盛而陽微,小人長而君子消,三也。故可小事而不可大事也。鳥有山可棲,若下舍其山,而欲上窮乎之太空,至於无所歸,而遺音哀鳴,則何及矣?其魯昭公之伐季氏,東之伐燕秦,石晉之挑契丹是已。聖人因其飛之象,戒其飛之過,此卦其變為中孚卦,其象震於山上,其聲過常之象,其占亨而利貞也。

【原文】象曰山上有雷,小過。君子以行過乎恭喪過乎哀用過乎儉

雷震於山上,其聲過常,故為小過。君子象事之宜過者,則勉之。行過乎恭,喪過乎哀,用過乎儉也。是三德者,君子唯能行之。若小人,則為過傲,為過易,為過奢也。

【原文】初六:飛鳥以

【原文】象曰:飛鳥以凶,不可如何也。

天下之事有當小過者,順則為是,逆則為非;順則為福,逆則為禍;順則為正,逆則為邪。初六以隂柔處過之初,宜下而不宜上,宜小而不宜大,宜卑而不宜高。今乃上應九四,是居下而好上人,逆也;居小而好自大,逆也;居卑而好自高,逆也。小人輕狂遽疾,躁動而從上,失在下之宜,如飛鳥犯不宜上宜下之戒,所以凶也。

象曰:不可如何也,謂不宜然而然,蓋非之也。

楊氏曰:初六隂柔,小人常有進躐高位,必疾顛,如高飛之必速墜也。小過諸爻皆患於過,不患於不及。初六小人一過之,則進居於二而為大臣矣,豈不凶于身而凶于國?陽城欲壞白麻而德宗不相裴延齡,李甘欲裂詔書而文宗不相鄭注,此得聖人戒初六之旨歟?

【原文】六二:過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

【原文】象曰:不及其君,臣不可過也。

陽在上者,父之象,九三是也。尊於父者,祖之象,九四是也。近於祖而隂者,祖妣之象,六五是也。六二柔順中正,進則過三,四而遇六五,是過陽而反遇隂,過祖而遇妣也。六二上進而不陵及於君,適當其臣之分,則无咎。夫小過之義莫大於中正,而二則得中正之全者也。人臣之過也,必有高亢而不及乎柔道者,必有陵僭而不合乎臣道者。六二不應三,不應四,過四之陽而合五之隂,是過其祖而遇其妣,遇其妣則見其无強梁猛隘之失,无陵犯分之過,合乎徽柔懿恭之德矣。二與五雖以同德相應,不以同德相躐,其從五也,不敢陵及君上而適當為臣之分,曰遇其臣則見其有虔恭爾位之意,有小心翼翼之實,合乎守節明分之操矣。是則六二之遇其妣,遇其臣,皆所以就正也,皆所以就中也。世之挾傲物之剛而養其驕,負震主之威而肆其亢,昧尊卑之分而以卑及尊,忘貴賤之經而以賤及貴,胡不觀六二所以遇其妣、遇其臣者乎?

象曰:不及其君,臣不可過也。不可過,臣之分也。

楊氏曰:九三以陽居陽,故稱祖。九四以陽居隂,故稱妣。六二隂柔,小人居大臣之位,常有過分之心,常有弱其君之心。然窺覦而不敢僭者,進則九四禦其腹,退則九三要其背,故其僭不及於六五之君。非不欲及也,遇二臣之扼己,不可得而過也。不有君子,其能國乎?周勃有驕主色,而折於袁盎之一言。淮南有反謀,而寢於汲黯之死義。陶侃有坐觀危亂之意,而忌於温嶠義旗之見指。皆遇其臣,故不及其君也。豈惟六二全而无咎,天下國家實无咎。

劉仲平曰:過乎祖則有繼世之譽,過乎君則有犯上之嫌。故象曰:不及其君,臣不可過也。閨門之内,以恩掩義,祖可過也。朝廷之上,以義掩恩,臣不可過也。

【原文】九三:弗過防之,從或戕之,凶。

【原文】象曰:從或戕之,凶如何也。

小人欲害君子,防之不過,必為所賊也。虞舜喉舌之官,堲讒說殄行,夙夜惟允,以此為防,四凶猶得以反道而害正。成周之世,周、召相與告戒,凜凜乎若涉大川之懼,亦惟大艱之戒,以此為防,管、蔡猶得以流言而動摇。聖輔孔子,相魯首誅,言偽而辨,行偽而堅,恐其亂正也,以此為防,齊人猶得以女樂速聖人之行。吁!甚矣,小人之可畏也!九三剛正,居下之上,羣隂之所疾惡也。使九三恃其剛正,獨立而不懼,直情而徑行,无所防閑,其英風貞行雖曰可尚,政恐醜正之流乘閒置毒,相與媒孽而去之,天下未受吾道之福,一身先受小人之禍,如漢之蕭望之、唐之五王也。以剛正之道而賊於隂柔之手,適以重端人正士之抵掌扼腕耳。

象曰:凶如何也?甚言其凶,以為戒也。然則防小人之道當如何?曰:君子憂我之愚,不憂敵之知;憂我之弱,不憂敵之強。宜正其身,養其明,全其剛而已,初不在於知謀傾險之術也。

文公曰:小過乃隂過之時。故二陽爻皆稱弗過,是言陽弗能過也。防之,防隂也,言弗能過之則當防之,若不防而反從之,則彼或得以戕賊我而凶矣。二隂在下,有上進之勢,故當防

【原文】九四:无咎,弗過遇之,往厲必戒,勿用永貞。

【原文】象曰:弗過遇之,位不當也;往厲必戒,終不可長也。

當過之時,九四以剛處柔,過乎恭矣,无咎之道也。弗過遇之,陽弗能過於隂,唯宜謹處,若往則必有危厲,所當戒也。陽性堅剛,故又戒以勿用永貞,當時之宜,不可固守也。盛衰相循,无小人常過君子之理,苟恃陽剛之才而輕與隂用,必受其殃,不若戒謹以俟其復之為无咎。

楊氏曰:當小過之世,逢隂柔之君,有羣隂用事之黨,上六之小人居高位,六二之小人為大臣,初六之小人又飛翔而並進,幸而二剛分處内外,以遏羣小往來之衝,二君子豈可以失位而不勉乎?天下多難,得一君子猶可恃以為安,况九三與九四同德而分處乎?一蔽正室於外,一衛君身於内,雖六五之弱,庸可窺乎?周公居東,不可无召公之為保;良、平輔行,不可无蕭相之居中。

象曰:位不當也。又曰:終不可長也。當隂過時,陽退縮自保足矣,終豈能長而盛也?陸氏曰:小者之過,終不可長也。戒而悼之,以俟其復。

【原文】六五:密雲不雨自我西郊,公弋取彼在穴。

【原文】象曰:密不雨,已上也。

雲之致雨,以隂陽和,隂之不自成,猶陽之不獨運也。密雲不能成雨,自我西郊,隂方先倡故也。六五之隂柔不能成功,正猶隂之不能成雨耳。公弋取彼在穴,弋謂以隂取隂耳。公指六五,穴指六二,以六五之隂取六二之隂,兩柔相得,其為大事,安能濟乎?密雲之不能成雨,隂過也。人君之不能成功,柔過也。自古以柔順之君而得陽剛之助者,故亦有之。太甲之得伊尹,成王之得周公,皆足以成繼世之美。使六五以柔而弋取陽剛之輔,則澤及天下,必不至如密雲之不雨也,惜夫!

象曰:已上也,謂隂已上不能雨也。

潘氏曰:君德之柔如此,大臣當弋取岩穴之賢以輔之也。

【原文】上六:弗遇過之,飛鳥之,凶,是謂災眚。

【原文】象曰:弗遇過之,已亢也。

過之為義,過而遇理,則過為无過,善莫大焉。過而不遇理,則過為有過,凶莫逃焉。上六以隂柔之資,居一卦之上,處震動之極,居過之極,不與理遇,動皆過之。其違理背常,如飛鳥之迅速,而離過之遠,所為如此,豈惟人眚,天災亦至,凶可知矣。使上能遇於理而弗過,則可以全上帝之衷,可以合天則之正,可以格造化之休,何憂乎天災之流行?可以充吾心本然之善,可以合天下同然之心,可以契烝民秉彛之德,何憂乎人眚之來集?

象曰:已亢也,高亢而致凶也。上自共驩,下暨斯高是也。

楊氏曰:弗肯遇之而過之,此上六之戾六五也。弗過遇之,則在可恕之域。弗遇過之,則有怙終之意。離者,麗也。小過之時,以小麗大,以下麗上,宜其凶也。孟子所謂自作孽,不可逭也。文公曰:弗過遇之者,陽微而弗能過乎隂,反遇乎隂也。弗遇過之者,隂上而弗能遇陽,反過乎陽也。飛鳥離之,取遠過隂,過如此,非隂之福也。災眚洊至,凶孰甚焉?此可為小人過盛者之戒。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 六十四卦 【周易下经】第62卦-小过䷽雷山小过(艮下震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十四》 https://yijing.taijidian.cn/16464.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

【周易下经】第62卦-小过䷽雷山小过(艮下震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十四》-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