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下经】第56卦-旅卦䷷火山旅卦(艮下离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十三》

周易下经】第56卦-旅卦火山旅卦(艮下离上)-(元)胡震撰《周易衍義•卷十三》

【原文】小亨,旅貞吉。

【原文】彖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小亨旅貞吉也,旅之時義大矣哉。

山内而火外,内為主,外為客。山止而不動,猶舍館也;火動而不止,猶行人也。故艮下離上為旅。旅者,失居而親寡也。處得其當,亨猶小也。居家而不正,尚非吉之道,况窮於外而不正,則上交必諂,而主人莫之敬;下交必凟,而徒御莫之尊。取而不正則汙,進而不正則褻,留而不正則濡,去而不正則逋,故旅貞則吉。夫道之不可一息離也,人之守正,暇豫可能也,顛沛難能也,平居可能也,道路難能也。仲尼過宋,雖當厄而主司城;貞子在旅有難,亦必擇正而從;在陳絶糧,而固窮自如,則雖飢餓而守正不渝。當此之時,雖見其困,而其道不屈,是亦旅之小亨也。其亨者非它也,以正而吉也。

彖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順乎剛,止而麗乎明,是以小亨,旅貞吉也。自卦體言,六五以柔得中於外,在旅而得中也。順剛於外,是在旅而順乎剛也。以卦德言,内止外明,止而麗乎剛,是在旅而所止能麗於明也。得中者謂之正,順乎剛者謂之正,止而明者謂之正,此旅之所以小亨也。旅之小亨,皆以正而吉也。

楊氏曰:以為客則柔不過於柔,必順乎剛,乃為得其中,孔子不答靈公是也。以所主而止,則所止亦不妄止,必麗乎明,仲尼不主彌子是也。此皆旅道之正也。旅之時義大矣哉!人之處旅,固无大亨之理,而旅之時義,尤有莫大之用。人能守正於旅之際,則知行乎蠻貊者,皆守正之時;居乎暗室者,皆守正之地;臨乎險難者,亦守正之際。類而推之,有以見斯道不可須臾離之實矣。此卦其變為節卦,其象火在山上,行旅之象,其占則小亨也。

【原文】象曰: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

火之在高,明無不照。又火寓於山,不能久留,有旅之象。君子體山上,有火之象。以之明刑,則謹獄如山。以之決獄,則不留如火。刑不明則愆,故欲明。過明則察,故欲謹。過謹則滯,故欲不留。

楊氏曰:徒務不留獄,而不知明慎者,以仁恕為隂德也。徒務明慎,而不知不留者,以慘酷求吏聲也。此二者,皆非善決獄之士。善決獄者,明慎則無僭濫之愆,不㽜則无稽留之察。既明慎,又不留,成周之囹圄空虚,不過是也。

【原文】初六:旅瑣瑣,斯其所取災。

【原文】象曰:旅瑣瑣,志窮災也。

六以隂柔在旅時處於卑下,是柔弱之人處旅困而在卑賤,所存汙下,鄙猥瑣細,無所不至,乃其所以致悔辱、取災咎也。旅之時何如時也?无父子兄弟聚會之樂,无鄉閭親戚左右之歡,无夫婦子母先後之娱,行者於此,天地其量,猶憂有不虞之侮,曾謂瑣瑣而亦可免悔辱也?初六所謂瑣瑣者,心量淺窄,細微必較,毫末之得則躍然以喜,錐刀之失則戚然以悲,无遠見之明暗。處旅之義,人之鄙我者以瑣瑣之故,人之慢我者以瑣瑣之故,謂之取災,以其自取而非自外至者也。

象曰:志窮災也,志意窮迫而致災也。

楊氏曰:初六隂柔之資,宅卑下之地,此小人之棄逐而在旅者也。上之不能如仲尼在陳而絃歌不衰,下之不能如鍾儀在晉而樂不忘舊,方且經營瑣細之鄙事以自封殖,此其所以致災也。故慶封奔吳而致富,君子知其及殃;息夫躬寄丘亭而祝盗,或且疑其祝詛。盖小人无道義以養其志,得志則驕溢,失志則困窮,故瑣瑣以取災也。然在旅而為鄙事,有志窮而為之者,有志大而為之者。劉備種菜於魏,志不在於菜;蘇武牧羊於匈奴,志不在於羊,必有能辨之者。

【原文】六二:旅即次,懷其資,得童僕貞。

【原文】象曰:得童僕貞,終无尤也。

次,旅之居也。資,旅之用也。童僕,旅之役走者也。六二柔順中正,得内外之心曰旅,即次則其所舍也。有其居曰懷,其資則其所畜也。有其用曰得,童僕貞則其所奔走而服役也。又有其人,即次則安,懷資則裕,得童僕之貞信,則无欺而有賴,旅之最吉者也。

象曰:終无尤悔。伊川曰:柔弱在下者,童也。強壯處外者,僕也。羈旅之人所親者,童僕也。既得童僕之忠貞,終无尤悔矣。

楊氏曰:以晉文公當之。

【原文】九三:旅焚其次,喪其童僕,貞厲。

【原文】象曰:旅焚其次,亦以傷矣。以旅與下,其義喪也。

處旅之道,以柔順謙下為先。三居下體之上,剛而不中,高亢自居,有多上人之心。居剛任剛,平時猶不可,况於旅乎?自高則不順於上,故上不與而焚其次,失其所也。在旅以剛自高,待下必喪其忠貞,謂失其心也,危厲之道也。旅之為道,内以安身,外以結人,固也。吾聞有道足以禔身,未聞過剛暴下之足以得助也。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患難行乎患難。今三之喪其次,是在已失其所安,何素之有?氷天桂海,九州萬姓,尚有貫通而為一,今三之喪其童僕,是在人不得其心也。視二之即次得童僕貞,能无愧乎?

象曰:亦已傷矣。又曰:其義喪也。焚次已傷,而以旅之時與下之道如此,其義當喪也。類推之,世之不能安宗廟而至於傾覆者,皆若人也;世之不能一道德以同風俗至於叛離者,皆若人也。為天下國家者,謹毋用九三剛亢不中不正之人,以焚我蒼生,喪我四海也。且柔而得中,即次之象;剛而過中,焚次之象。三以剛居下體之上曰焚次,上以剛居上體之上曰焚巢,位愈高,剛愈亢,則禍也深。

楊氏曰:魯昭公孫于齊,齊不禮焉,而饗以大夫之禮。公遂如晉,將如乾侯,子家羈曰:有求於人而即安,其造于庭。弗聽,是剛之不能下人也。使請逆于晉,而晉又不答,是焚其次也。魯之歸馬者,公執之,魯自是不歸馬。季孫將如乾侯,見公而與之國,而公不見,自是不歸國,是喪其童僕也。雖貞猶危厲,况不貞乎?

【原文】九四:旅于處,得其資斧,我心不快。

【原文】象曰:旅于處,未得位也;得其資斧,心未快也。

九四雖陽剛不中,而處上體之下,以剛居柔,有用柔能下之象。上則為五所與,下則為初所應,在旅而得上下之應,可謂得其所處,不特得其所安。資財者,旅之所仰,得其資,猶能富貴人。斧者,旅之所以自衛,得其斧,猶能威罰人。在君子觀之,得其所處不足喜,上有陽剛之應,得以佐之而圖治,偕之而行道,深可喜也。九四上无陽剛之與,下无陽剛之應,不能伸其才,行其志,雖得其資斧,而其心終不快也。

象曰:未得位也。又曰:心未快也。未得正位,所以雖得資斧,而心未快也。雖然,聖賢出處,亦豈戚戚於不遇,欣欣於得志哉?大行不加,窮居不損,樂天之誠與憂世之心,固有並行而不相悖者,九四亦豈戚戚以悶世哉?

【原文】六五:射雉,一矢亡,終以譽命。

【原文】象曰:終以譽命,上逮也。

雉,文明之物,離之象也。譽,令聞也。命,福禄也。射雉則中于文明之道,五居文明之位,有文明之德,故動必中。文明之道如射雉,一矢而亡之,發无不中。羈旅之人,動而无失,又能合文明之道,終能致令聞令譽,且獲福祿也。

象曰:上逮也。五有文明柔順之德,則上下與之。逮,與也。能順承於上而上與之,為上所逮也。在下而得乎上,為上所逮也。在上而得乎下,為下所上逮也。在旅而上下與之,所以致譽命,則非旅也。困而親寡則為旅,不必在外也。人君无旅,故不取君義。

楊氏曰:六五居離,為一卦之主,有文明之德,居至尊之位,牧之以謙恭,如周宣王匿于召公之家,是天王蒙塵而在旅者也。矢其文德,宣之文也。明明天子,宣之明也。側身修行,宣之謙恭也。文明之道如射雉,不再發而无不中,此其所以終得乎人之譽,則鴻鴈、庭燎,小雅美之;雲漢、崧高,大雅美之。上得乎天之命,上天之祐,為生賢佐,自旅寓而復歸,其天下國家歟?嗚呼!德則少康、宣王,自旅人而復為天子;无德則太康、厲王,自天子而終為旅人。有天下者,可不懼乎?上逮,謂德上達乎天也。

【原文】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于易,凶。

【原文】象曰:以旅在上,其義焚也;喪牛于易,終莫之聞也。

上九過剛,處旅之上,又居離體之終,高亢躁溢,躁動如此,豈處旅之道?有德者安,无德者危,在家在國皆然也。曾謂在旅而无德,可乎?如鳥焚其巢,不安甚矣。先笑後號咷,不樂甚矣。牛,順物也。喪牛于易,謂忽然失其順德,所以凶也。

象曰:其義焚也。又曰:終莫之聞也。以旅在上,而以尊高自處,豈能保其居?義當焚也。方以極高自剛為得志而笑,不知喪其順德於躁易,是終不自聞知也。使自覺知,則不至於極而號咷矣。

楊氏曰:堯之恭遜,舜之温恭,湯之寛仁,文王之徽柔,武王之容德,高祖之豁達大度,光武之柔道理下,此帝王之盛德也。初、二、三、四皆言旅而不言旅人,在旅而非旅人也,有復歸其居之義焉。上六獨言旅人,則在高位之時,已有終身旅人之理,此亦天子蒙塵,終於旅而不歸其國也。位一卦之上,居離體之極,恃其高亢,肆其剛強,至於失高位而為旅人,自取之也。既沒其家,如鳥焚其巢,又辱其身,先笑後號,喪牛失天下之象,又失其大物,如喪牛而甚易,此晉末帝信景延廣之言,挑契丹之敵,至於覆宗祀,播遷而亡天下歟?凶孰大焉!夫王者有旅,非甚也,求為旅而不可得,斯甚矣。衛莊公示戎州人以璧而不受,胡亥請為黔首而不許,旅何可得歟?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 六十四卦 【周易下经】第56卦-旅卦䷷火山旅卦(艮下离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十三》 https://yijing.taijidian.cn/16454.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

【周易下经】第56卦-旅卦䷷火山旅卦(艮下离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十三》-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