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下经】第46卦-升卦䷭地风升卦(巽下坤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十一》

周易下经】第46卦-升卦地风升卦巽下坤上)-(元)胡震撰《周易衍義•卷十一》

原文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

【原文】彖曰柔以時升巽而順剛中而應是以大亨;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志行也

升者,進而上也。升之道以元為本,用此道以見大人,則諫行言聽而膏澤下於民,論道經邦而道化弘於時,坐於廟堂則繩愆糾繆,啓沃君心,可以夀宗社無疆之休,達諸天下則霖雨蒼生,移風易俗,可以開萬世太平之基,如此勿暇憂恤也。用此道以南征,則日入乎文明之域,不失身於晦昧之場,日入乎陽明君子之域,而不入於隂晦小人之黨,道其所道,德其所德,發揮於事業者,皆光明正大之學,設施於舉措者,皆禮樂文明之教,又何往而不吉?彖曰:柔以時升,而順,剛中而應,是以大亨。此以卦變釋卦名,以卦才、卦德、卦體釋卦辭。卦自來,柔上居四,時當升也。柔既上而成升,則下巽而上順,以巽順之道而升,可謂時矣。二以剛中之道應於五,五以中順之德應於二,是以大亨。大亨之功,非剛中之九二上應六五,則不能致也。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升位而見大人,則無附麗小人之失,而足以行道。升德而見大人,則日入於君子之途,而足以進德。治己治人,皆有福慶也。南征吉,志行也。南,人之所向,謂前進也。前進而遂其升,而得行其志,是以吉也。南屬離,火之方,文明之地也。前進而達於文明之地,則陽明勝而德性用尊,隂濁蔽而物慾不行,所以吉也。此卦其變為无妄卦,其象木生地中,升進不已之象,其占則元亨也。

【原文】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木生地中,長而上升,為升之象。順則可進,逆乃退也。木之升也,以順而成材;人之升也,以順而成德。自下而升上,順也;自上而降下,逆也。自拱把而為合抱,為干霄,材以積而成;自片善而為高明,為廣大,德亦以積而成。故棟梁者,拱把之積也;聖賢者,片善之積也。君子以順德積小以成高大,升之義也。若夫以小善為無而不為,固不可;以小惡為無傷而不去,尤不可。君子知善不積不足以成名,又當知惡不積不足以滅身之義為戒,可也。

【原文】初六:允升,大吉。

【原文】象曰:允升大吉,上合志也。

初六柔居巽體之下,上承九二之剛,二以剛中之德,上應於君,當升之任者也。初之柔巽,唯信從於二,信二而從之同升,乃大吉也。夫人之始升,未有能自進者也。賈誼,洛陽一書生耳,非有吳公,何以陳治安之策?冀缺,田畝一布衣耳,非有臼季,何以得名臣之譽?自古及今,固有公卿而道德彰、事業著者,亦有巽順權貴而行義虧、名喪者。蓋始進之初,巽順上位,於義本無虧,然進之道,比附君子可也,比附小人則不可;巽順陽剛可也,巽順隂柔則不可。初六,君子始升之初,雖無權勢,尤不可輕附權位之人而不擇其人;雖無爵禄,尤不可貪慕爵禄之榮而不擇其正;雖無應援,尤不可攀附強援而不取其端。人以巽順之道,順乎九二之剛正,則其升也,可以道顯親而盡其孝,以道事君而盡其忠,信乎其大吉也。象曰:上合志也。謂其與上二剛同志也。雖然,巽順之義,一字而具是非之兩端,使其果能敏行謹言,汎愛親仁,以就有道,何嫌乎巽順?若所親者,險詖之流,姦雄之黨,權倖之夫。

【以下闕。】

【原文】九二:孚乃利用禴,无咎。

【原文】象曰:九二之,有喜也。

【原文】九三:升虛邑。

【原文】象曰:升虛邑,无所疑也。

【原文】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

【原文】象曰:王用亨于岐山,順事也。

【原文】六五:貞吉,升階。

【原文】象曰:吉升階,大得志也。

古之聖人,其於已墜之基,必振而起之;其於己造之域,必等而上之。其故何也?曰:守正道而已。而六五下有九二剛中之應,故能居尊位而吉。然質本隂柔,必守貞固,乃得其吉也。若不能貞固,則信賢不篤,任賢不終,安能吉也?階者,所由而升之級也。中以行正,則用之家庭,可以升盡倫之階;用之天下,可以升太平之階;用之無事,可以升長治之階;用之有事,可以升止亂之階。世之斁倫敗教,欲進之典常而無階者,胡不六五之所以升階者乎?世之基淪業廢,欲進於治而無階者,胡不觀六五之所以升階者乎?

象曰:大得志也。倚任賢才而能貞固,如是而升,可以致天下之大治,其志可大得也。若夫立志不定,守道不篤,任賢不終,皆不足以言升之義也。

【原文】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貞。

【原文】象曰:冥升在上,消不富也。

上六以隂居升之極,昏冥於升,知進而不知止者,其為不明甚矣。君子於貞正之德,終日乾,自強不息,如上六不已之心,用之於此則利也。以小人貪求無已之心,移之於進善,則何善如之?夫燎原之火,天下憂其不息也,用之於養嘉穀,則不息何害焉?孳孳為利也,移而為大舜之為善,何嫌乎孳孳?唯日不足,人之為惡也,移而為吉人之為善,則何嫌乎唯日不足?適燕適越,同一足也,適燕而越其途,改途而從北,則斯足以至燕,初不待於改足也。毁人譽人,同一口也,毁人而溢其惡,改辭而稱其善,則不至於溢毁,初不待於改口也。好惡無厭,此昏冥之極也,改而為好善無厭之心,斯可矣,初不待於易心也。上六以冥升不已之心,而不已於正道,則天下之善孰加焉?

象曰:消不富也。言冥升則有消而無增益,宜改之以為不息之貞也。

朱氏曰:不息之貞,仁義忠信,樂善不倦是也。

楊氏曰:隂柔而在上,在上而冥升,終消亡而不富,非紂其誰當之?

周易下经】第47卦-困卦泽水困卦坎下兑上)-(元)胡撰《周易衍義•卷十一》

【原文】,亨,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

【原文】彖曰:困,剛揜也。險以說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貞大人吉以剛中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

有遭困窮之時,有處困窮之道。天地間有隂必有陽,有晝必有夜,有達必有窮,是困窮之遇,亦天下常然之理。處困之道,不越乎二說:曰守正也,曰謹言也。貞,大人吉,无咎,守正而亨也;有言不信,謹言而亨也。是故天下尚功利,我獨尚仁義,此我之所困也,然仁義之權在我而不可奪;天下尚知術,我獨尚誠實,此我之所困也,然誠實之權在我而不可移。此困之所以亨,此困之所為貞,大人吉,无咎也。於斯時也,吾道既不偶,則吾言亦何足以取信?於斯時,勿為悦佞之辭,以全吾正大之氣可也;勿為詖遁之辭,以依勢取寵可也;勿為多言譊譊,以招外侮可也。括囊自處,可以无咎,不可以言而言,人誰信之?吾不尚口以取困辱之咎,則吾道確乎不失其正,此困之所以亨也。此聖人所以戒其有言不信,而貴於晦默也。自古聖賢有以義命之當然而安之者,於是有貧而無諂之說;有以義之可樂而忘之者,於是有不改其樂之說;有以貧賤憂戚反以進德者,於是有困心衡慮之說。凡此皆困而不失其所亨之道,而其所以然者,則守正謹言,亨之本也。

彖曰:困,剛揜也。以卦體釋卦名也。剛為柔所揜,九二為二隂所揜,四五為上六所揜,君子為小人所揜,至於窮困,不能自振之時也。險以說,困而不失其所亨,其唯君子乎!以卦才言也。坎險兌說,處險而能說,是困窮而不失其所亨之道,唯君子能之。貞,大人吉,无咎,以剛中也。以二五有剛中之大德,能守正而不失其所貞,所以為困之亨也。有言不信,尚口乃窮也。知以尚口為戒,而無致窮之辱,則能謹言而不失其所亨也。

楊氏曰:亨不於其身,于其心也;不於其時,於其道也。

王輔嗣曰:窮必通也,處窮而不能自通者,小人也。此卦其變為賁卦,其象剛為柔揜,困窮之象,其占則亨也。

【原文】象曰:澤无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澤,所以瀦水也。澤在其上,而水在其下,則澤中无水,困之象也。致,詣送也。致命,猶言授命,持以與之而不之有也。君子處困,有命焉,命在天則致之,雖困而無所避也;有志焉,志在我則遂之,雖困而不可奪也。不可求者,命也;從吾所好者,志也。委致其命,自遂其守道之志,所以處困而亨也。若小人處之,凡可以求為幸免者,無不為也,而卒不得免焉,則亦徒喪其所守而已矣。

【原文】初六:臀困于株木,入于幽谷,三歲不覿。

【原文】象曰:入于幽谷,幽不明也。

小人之揜君子,聖世所不能無。當困之時,不必得位之小人,雖無位之小人,亦囂然有揜君子之志,初六是也。所幸者進而求四之應,則四自厄於困中,如株木之不能庇,退而伏於二之下,則已自墮於坎底,如幽谷之无所覿,此其所以欲困九二之君子而不能也。其叔孫武叔、公伯寮之徒歟?初者卦之下體,故為臀,欲困君子而自困,欲揜君子而自揜小人,亦何所利哉?團城曰:暗之所遇,雖困而亨者,唯剛明者能之。浩然之氣内充,則正大光明,疎曠洞達,視困如通,又何有困於株木、入於幽谷、三歲不覿之象?伊川曰:臀所以居也。初與四為正應,九四方困於隂揜,安能濟人之困?猶株木之不能䕃覆於物,无所庇而不安其居,困於株木也。隂柔之人既不免於困,則益迷闇妄動,入于幽谷幽暗之地,无自出之勢,至於三歲不覿,不遇其所,亨也。

象曰:幽不明也,不能安於所遇,益入於幽暗也。

【原文】九二:困于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享祀,征凶,无咎。

【原文】象曰:困于酒食,中有慶也。

吾道无久而終困之理,君子無急於免困之心。固可,君子修德不急於求泰;固可解,君子反身不急於求解;固可復,君子順正不急於求復。九二當困之時,與五同德相求,困無久而不通之理,而以道自重者,不可有速於求通之心。且九二之藏器待時也,飲食宴樂以為常;其辭富居貧也,簞食瓢飲以為樂,困於酒食之間爾。九五在上,其道同,方聞其有道而來求之;其德同,方聞其有德而來求之,此朱紱方來而困之可以將通也。此時也,若以享祀神明之道處之,則精意可以感通君心而无不利;若以征行奔競之心應之,則其玷辱大節而有所咎矣。寧守道以通君,毋寧屈道以從人;寧靜退而有孚,毋寧輕動以取辱,此利用享祀而不利於征行,而困之所當自安也。

象曰:中有慶也。二之所處,亦豈可以窮達動其心哉?其在我不渝者,亦曰剛中耳。困于酒食者,以剛中自守,而安於自養也。朱紱方來者,以剛中之足以來同德之求也。利用享祀者,以剛中之足以通君之誠也。征凶无咎者,以剛中之當有以自守,而不可轉移於物也。程氏曰:酒食,人之所欲,而所以施惠也。君子之所欲者,澤天下之民,濟天下之困,二未得遂其欲,施其惠,故為困于酒食也。二以剛中之德困于下,上有剛中之君,道同德合,終於相求。朱紱,王者之服蔽膝也,以行來為義,故云朱紱方來。君子必得有道之君,求而用之,然後能施其所藴,利用享祀,以精誠通乎神也。征凶无咎,方困時,若不至誠安處以俟命,往而求之,則犯難得凶,乃自取也,將誰咎乎?

【原文】六三:困于石,據于蒺蔾,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原文】象曰:據于蒺蔾,乘剛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不祥也。

六三以隂柔不中不正之資而居坎險之極,以其險上犯二剛,力不可勝,堅不可犯,是困于石也。以其不中之心而據於九二剛中之上,是據于蒺蔾之上也。知進退之不可而欲安其居,求上六之援,則又隔於四、五二陽,不得見其所耦,如入于宫而不見妻,凶之道也。夫哀莫大於心死,而身死次之。心死則性中之道德喪,身死則一生之形神離,心死則性中之天理滅,身死則一生之天命終,固顯然之理也。使吾心之理生生不窮,則時止時行,無非精義,左酧右酢,無非天理,可以膺洪範之福,可以享仁者之夀,可以保四體而保四海,安有不善之應?六三之困于石,據于蒺蔾,是其心死而不知進退之道;入于其宫,不見其妻,凶,是其身將死而不明保室家之道也。曾謂心死而身之生庸可恃乎?

象曰:乘剛也。又曰:不祥也。嗚呼!六三之初,設心果何如耶?心乎揜剛也,心乎困君子也。將欲揜剛而反困于剛,將欲揜君子而反困於君子,則小人平日區區害正之心果足恃乎?

陳文子曰:困于石,往不濟也。據于蒺蔾,所恃傷也。入于其宫,不見其妻,无所歸也。其管、蔡陷周公,上官陷霍光之事歟!

【原文】九四:來徐徐,困于金車。吝,有終。

【原文】象曰:來徐徐,志在下也。雖不當位,有與也。

金車,指二也。四與初為正應,初已比二,四欲從初而阻於二,故來遲疑而徐徐,是困於金車也。處困有應,而不能相濟,吝道也。然邪不勝正,初四正應,終必相合,是有終也。夫君子之求正應,所患不以其道耳,不患正道之終離。仁之於父子,苟有終,則頑嚚之變不足困;義之於君臣,苟有終,則流言之毒不足困。棠棣之兄弟,雖困於䦧牆之怒,而不足傷者,以其有終也;江沱之夫婦,雖困于嫉妬之失,而不足玷者,以其有終也。九四之吝者,以其困於間也。其有終者,以其主於正也。

象曰:志在下也。又曰:有與也。謂其志在應初也。以剛處柔,雖不當位,而有初九之應與,所以有終也。

【原文】九五:劓刖,困于赤紱,乃徐有說。利用祭祀。

【原文】象曰:劓刖,志未得也;乃徐有說,以中直也;利用祭祀,受福也。

人君之困,由上下無與也。劓,傷於上也;刖,傷於下也。朱紱,王者之服;赤紱,臣下之服。九五上下皆揜於隂,故有劓刖之象。困于赤紱,臣下之不來,人君之困也。然五以陽剛中正居君位,二以陽剛得中居臣位,道同德合,徐必相應,共濟天下之困,是始困而徐有喜說也。利用祭祀,求天下之賢,當若祭祀然,致其誠敬,則足以濟天下之困,故利用祭祀也。夫九五之上下皆傷者,其四海之困窮歟?其外夷之狂横歟?其盜賊之紛擾歟?其天災之流行歟?其朝綱之廢弛歟?皆人君之困也。及其既通,則剛大之誠,足以通天心;正固之實,足以格地祗;孝享之誠,足以奉宗廟。有社稷,有土地,有人民,徐徐有說,皆以是德之,剛中所以不終於困也。

象曰:志未得也。始為隂揜,無上下之與,方困而未得志之時也。徐而有說,以中直之道,得在下之賢,共濟其困也。

曰:受福也,盡其誠敬,如祭祀然,以求天下之賢,則能亨天下之困,而享受其福慶也。

楊氏曰:上有極困之君,下有極困之大臣,剛中同德,一有為焉。孰為小人,刑之以劓,刑之以刖?孰為君子,錫以紱冕,享以精誠?小人去而君子伸,始乎困而徐乎說,出天下於困窮之淵,而躋天下於福慶之域,是易之道也。

【原文】上六:困于葛藟,于臲卼,曰動悔有悔,征吉。

【原文】象曰:困于葛藟,未當也;動悔有悔,吉行也。

處困自重,固君子之雅操;悔非從是,亦君子之學力。况天下之是非存乎兩塗,出乎此則入乎彼,出乎小人之域則入乎君子之域,出乎姦邪纒繞、危動不安之域則入乎坦平正大、安靜自得之域,是悔也。乃大易變困之道,義理生生之機。

困之上六,處困之極,而為隂柔姦邪所纒累,是困于葛藟也。居上爻之上,處高危不安之地,是困于臲卼也。聖人于是示之曰:汝能自謂如是而動則有悔,當變前之所為有悔也,能悔則往而得吉。

象曰:未當也。又曰:吉,行也。始失其道而終得其道,困窮而通,是之謂乎?故嘗論之,人之困也,有在下而困者,有在上而困者,有在獨而困者,有在羣而困者,有在上智而困者,有在下愚而困者。在下也,在獨也,在知也,如是而困,必其外無責,内無憂,其困未嘗不亨,故不悔而征吉也。在上也,在羣也,在下愚也,如是而困,必其蹈危機,友非類,其困未嘗能亨,故必悔而征吉。此固卦之微意也。

楊氏曰:九五刑小人,錫君子,極天下之困,而天受其福。上六以一隂之孤,處困之後,出刑戮之外,亦適有天幸也。然始則為二隂之所縈,如困于葛藟之纒,而不得脫。終則乘二剛以自危,如據于臲卼之几,而不得安。動亦懼禍之及,故曰有悔。聖人於此,許其征吉,許其吉行,皆縱其去,而不追其窮也。夫惟開小人之去,而後免小人之禍,故極困之道,莫上乎征吉。而劓刖為下,催汜之事,不可不戒哉!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 六十四卦 【周易下经】第46卦-升卦䷭地风升卦(巽下坤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十一》 https://yijing.taijidian.cn/16418.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

【周易下经】第46卦-升卦䷭地风升卦(巽下坤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十一》-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