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上经】第30卦-离卦䷝离卦为火(离下离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八》

周易上经】第30卦-离卦离卦为火离下离上)-(元)胡震撰《周易衍義•卷八》

周易衍義卷八,元胡

原文離,利貞畜牝牛

【原文】彖曰: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土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柔麗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

離,麗也,明也。取其隂麗於上下之陽,則為附麗;取其中虛,則為明義。故為火為日,萬物莫不各有所麗,有形則有麗矣。在人則為所親附之人,所由之道,所生之事,皆其所麗也。人之所麗,利於正,得其正則可以亨通,

曰:離,利貞,亨。牛之性順,牝牛又順之順者也。既附麗於正,必能順於正道,養習以成其順德,故畜牝牛吉也。夫麗於正道,既足以達文明之用;養其順德,又有以成文明之功。惟正故能順,不正則不能順也。文王之柔順,與夷王之卑順,同一順也,而文王則為是,夷王則為非。羲和之欽順,與衍儀之以順,同一順也,而羲和則為是,衍儀則為非。盖文王、羲和之順以正道,而衍儀、夷王之順不出於正耳。人惟不知自得之正道,於是有以同為順者,有以詭為順者,有以柔佞為順者。嗚呼!斯道之不明,有由也哉!盍思夫以正道而養其至順之德,則存心養性,順乎天命之性,而不順乎人偽之私;知言養氣,順乎道義之氣,而不順乎詖遁之辭。由是有順理之裕,而无從欲之危;有順是之美,而无從非之累。所以畜牝牛而必在於利貞也。

彖曰:離,麗也。日月麗乎天,百穀草木麗乎土,重明以麗乎正,乃化成天下。此合三才以闡卦名也。天地之中无无麗之物,在人當審其所麗,麗得其正,則能亨也。以卦才言,上下皆麗,重明也。二五皆處中正,麗乎正也。重明而不麗乎正,則以察為明。君臣上下皆有明德而處中正,可以化天下,成文明之俗也。

曰:柔麗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此舉二五爻以闡卦辭也。柔之為道,不麗遠者,不麗乎中正,則邪佞之道其能亨乎?六居五,柔麗乎中而亨也。六居二,柔麗乎中正而亨也。言柔麗乎中正,則二五舉矣。畜,養也。以剛正畜養之功,其至順而麗於中正則吉,是亦彖之利也,故曰畜牝牛吉。或曰:五以隂居陽,得為正乎?曰:五為中以行正,是亦正也。

楊氏曰:離,明卦也。明敝必察,明而養之以正乃亨。明過必剛,明而養之以柔乃吉。君之明麗乎正,即日月麗乎天,其明彌高,而不流於順宗、德宗之察察。臣之明麗乎正,即百穀草木麗乎土,其明彌厚,而不墮於韓非、晁錯之刻薄。此唐虞三代君臣之明皆麗乎正,其化成天下也宜哉。此卦其變為坎卦,其象離為火、為日、為戈兵、為甲胄,其占以貞順為吉也。

【原文】象曰:明兩作,離,大人以繼明照于四方。

若云兩明,則是二明不見繼明之義,故云明兩作離。作,起也。明明相繼而起,大人重光之象。如以舜之明繼堯之明,以啟之明繼禹之明,以武王之明繼文王之明。又日出曰明,日入曰昏,日一而已,而旦旦明作,必於其明之再作也,於以見重離之象焉。有大德,居大位,曰大人。大人體離之象,以繼明照于四方。繼明不特專指繼世而言,以一身言之,則緝熙光明。反之於身,純乎天理,不以私欲蔽之;一念之明,繼繼不已,至於无一念之不明。推之於行,普以大公,不以私意奪之;一事之明,繼繼不絶,至於无一事之不明。皆繼明也。體離之明照四方,體重離以繼明,非與天地合德、日月合明之大人,孰能之?

楊氏曰:六五不矜其明,而續以六二之明,是已所不及,而續以賢也。故日月之明,終古不忒;大人之明,四方畢照。辨忠邪,知疾苦,燭幽枉,慮長久,皆照四方之謂。

【原文】初九錯然,敬之,无咎

【原文】象曰:履錯之敬,以辟咎也。

初九以文明之德,陽剛之資,居離明之初。火性炎上,陽性好動,幾於躁進。其履錯然紛雜,雖未進而迹已動,則失居下之分而有咎也。然其剛明之才,動而知敬慎之道,知辟咎之道,則无咎也。夫敬者,一心之主宰,萬事之本根也,踐履之所麗也。帝堯則欽明,帝舜則温恭,大禹則敬修可願,成湯則聖敬日躋,文王則緝熙敬止,是君道之所履,未有不離乎敬。羲和則欽若,若契則敬敷,臯陶則往欽哉,伊尹則明立敬之訓,召公則陳疾敬之語,是臣道之所履,未有不麗于敬。曾子之遠暴慢,有子之恭近於禮,子思之不動而敬,孟子之自反其敬,士君子之所履,未有不麗于敬。今初九之所履錯然者,或行其孝友,或行其睦婣,或行其任恤,或行君臣之義,或行父子之親,或行夫婦之别,或行長幼之序,動作威儀之不一,出處語默之不齊,皆所履之錯然也。履道而能敬,則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居而无咎也。擇地而蹈,折旋蟻封,動而无咎也。弗貳以二,弗參以三,唯心唯一,萬變是監,一心之過何有焉?不東以西,不南以北,當事而存,靡他其適,衆著之過何有焉?是踐履之得失,常分於一念敬肆之間而已。

象曰:以辟咎也。初以剛而居明,體志於上進,動而能敬,斯可以避咎,豈至納諸罟擭陷穽而不知避乎?昔者春秋之世,趙同獻狄俘而不敬,劉康公知其有大咎也;景公見魯侯而不敬,季文子知其必不免也;郤子將事不敬,獻子是以發无基之誚;成子受脤而不敬,劉子是以明取禍之由;高厚相會而不敬,莊子是以知其社稷之棄。嗚呼!之人也,焉知離之履錯然、敬之无咎之義歟?

楊氏曰:敬者,畏謹以晦其明也。初九在下无位,而踐履錯然,璀璨於天下,已不可掩矣。非晦其明,則衆之所忌,咎之所集。夫子之少也,孟僖子已知其聖,夫子每曰:聖則吾不能,聖則吾豈敢?事君盡禮,恂恂誾誾,故匡人不能殺,桓魋不能害。不然,何以避咎哉?童溪曰:在我不盡其莊敬之禮。不諂則慢,諂則失已,非以下承上之道;慢則失人,非以剛接柔之道。初六之敬以避咎,避去其諂與慢之咎也。

【原文】六二:黃離,元吉

【原文】象曰:黃離元吉,得中道也。

黄,中色。六二以文明中正之德,上同與文明中順之君,其明如是,其麗如是,大善之吉也。所以元吉者,以其得中道也。夫人之一性,正理渾然,所謂天然自有之中,所謂喜怒哀樂未發之中,无智愚,无聖狂,此理固均具也。及其性,動而為情,循其性,則道心為人心之主,人心聽道心之命,動静云為,自无過不及之差,於是乎動罔不吉。離之六二,麗乎中正,則循其秉彛之良心,而无偏黨反側之私,率其天理之正性,而无私心横發之危,此吉之所以大也

象曰:得中道也。中庸一書,子思子所以明中道之可常而不可易也。其曰天命之性,中之實體也;其曰率性之道,中之實用也;其曰修道之教,又因中道之體用而品之也。其戒謹,其恐懼,其謹獨,所以存天理,遏人欲,而不失此中也。極而至於天地位,萬物育,所以極此中道之功效也。中之效驗,至於天地以位,萬物以育,不謂之元吉,何哉?

【原文】九三:日昃之離,不鼓缶而歌,則大耋之嗟,

【原文】象曰:日昃之離,何可久也

九三居下體之終,是前明將盡、後明將繼之時。人之始終,時之易也,故為日昃之離。日下,昃之明也,昃則將没矣。以理言之,盛必有衰,始必有終,常道也。達者順理為樂。缶,常用之器也。鼓缶而歌,樂其常也。不能如是,則以大耋為嗟憂,乃為凶也。大耋,傾没也。此聖人示人處生死之道。人物之在天地間,原其始則隂精陽氣聚而為物,要其終則魂遊魄降散而為變,猶晝夜循環,此理之常也。日昃之離,即人生之耋也。自鼓缶而歌言之,必自謂歲聿云暮,今我不樂,日月其除也;必自謂歲聿其逝,今我不樂,日月其邁也。且以喜樂,且以永日,生順死安,此善處日昃之離而吉也。自大耋之嗟言之,則認形體為己有,不能釋然也;視宫室為己私,而不能舍然也。涕泗於衰謝之餘,悲戚於暮晚之際,顛倒錯亂,此不善處日昃之離而凶也。

象曰:何可久也?人之暮景,如日之昃,不能長久也。昔堯老也,薦舜於天;舜老也,薦禹於天。其下陶潛之預為祭文,杜牧之自撰墓誌,皆不惑於生死之際。彼秦皇之顛倒海島,漢武之謬迷仙道,趙孟之發朝不謀夕之語而棄其神人,宋公與昭子坐語相泣而喪其精爽,是處日昃之離而已凶道矣。

程氏曰:明者知其然也,故求人以繼其事,退處以休其身,安常處順,何足以為凶?

【原文】九四: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

【原文】象曰:突如其來如,无所容也。

前明已盡,後明相繼之時。九四重剛,不中不正,又處不當位,不善乎繼而求繼者也。剛躁妄動,突如其來,失善繼之道。居繼承之地,而用陵逼之道,則名分不正,神人不容,此身於此而焚死,天下於此而棄絶,能免陵迫之禍乎?夫古之聖賢,其繼統嗣位,非以位為樂也,所以應天命而順人心也。舜之繼堯,既以其德弗嗣矣,又且避堯之子,何其揖遜也?使其居堯之宫,逼堯之子,能无篡奪之禍乎?禹之繼舜,既曰朕德罔克矣,又且避舜之子,何其揖遜也?使其居舜之宫,逼舜之子,能无悖逆之凶乎?今九四當繼承之時,而突如其來者,其欲速享天位之樂,亟受玉食之珍,妄竊神器之重乎?莫之為而為,莫之致而致,如是而進,未害也。今迺突如其來,是不待天命之與而躁進也。朝覲者歸,謳歌者歸,獄者歸,如是而進,未害也。今乃突如其來,是不待人心之歸而妄進也。繼承而以剛逼之道,是逆德也,是篡賊也,是天人之所共絶也。其曰焚如,凶威逆焰足以焚其身也。其曰死如,凶器逆械足以死其身也。其曰棄如,強衆咈公適以取天下之棄絶也。

象曰:无所容也。无所容,是焚、死、棄也。昔者魯桓公篡位,而繼世突如其來也,終罹彭生之禍,天地神人之不容也。衛州吁弑君,而繼世突如其來也,終罹衛人之戮,天地神人之所不容也。下而王莽以詐偽而篡漢,桓玄以剛猛而代晉,隋廣以幽父而承隋,突如之勢,若足以得志矣。其焚如、死如、棄如之禍,寧能免乎?

楊氏曰:六五有至尊之象,天下所共欽。今九四恃至剛之才,突然以犯六五,犯之不獲而自反,是突如其來如也。豈有侵天欺君之人,而人不疾之?焚之不足,寘之死而後已。死為未已,棄之而不留,則其疾之甚也。禍極矣,凶不足言也。

【原文】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原文】象曰:六五之吉,離王公也。

六五有文明之德,然以柔居上,在下无助,獨附麗於剛強之間,危懼之勢也。唯其明也,故能畏懼之深至於出涕,慮念之深至於戚嗟,所以能保其吉也,以憂懼之心而致逸樂之福也。六五之所以憂懼者,若曰愚夫愚婦一能勝予,麗于剛強,實為大艱。國勢危而敵勢強,公室微而私室張,凜乎若履春氷也,危乎若蹈虎尾也,若游大川,未知攸濟。存心如此,必思所以修政事而消外患,思所以修己德而服人心,奚而不吉?必思求忠良以制姦雄,必思淑人心以拒暴行,奚而不吉?以禹之明而有下車之泣,所以成夏室之治;湯之明而懷隕淵之危,所以致商邦之寧。若夫衛侯臧卒而子衎不哀,社稷於是而幾覆;著丘公亡而郊公不慼,國人於是而不順,其能吉乎?

象曰:離王公也。憂王公之尊位,而畏懼憂虞以處二剛之逼,此其所以為吉也。

【原文】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獲匪其醜,无咎。

【原文】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王,五也。上以陽剛居五之上,處離之極,剛明可以及遠。五惟用之出征,則有嘉美之功。折,取也。首,猶魁也。醜,類也。然出征之道,不可恃剛太過,唯折取其魁首,執獲其匪類而已。所謂殱厥渠魁,脅從罔治,故无咎。盖聲罪執言,禁暴除亂,義氣之所當振者;赦過宥罪,好生惡殺,又仁道之所當施者。天地之大,雷霆之震怒,所以行雨露之沾潤;秋冬之肅殺,所以兆春夏之温厚。聖人之心,天地之心也。上九之出征,有嘉折首者,若曰:元兇有罪,天命殛之。予弗順天,厥罪惟均。昏迷不恭,反道敗德,爾實為之倡;脅權相滅,穢德彰聞,爾實為之主;怠棄三正,敷虐萬邦,爾實司其柄。奉辭討罪,以折其魁首為尚,此大義之不容己也,夫何咎之有?其所以獲匪其醜者,

又若曰:天地萬物,莫非吾體。干戈相尚,豈予本心?彼醜類之衆,雖不沾王化,安知其无自潔之志?雖淪胥逆黨,安知其非脅從之人?殺其父兄,係累其子弟,是豈中道哉?舊染汚俗,與維新,此又至仁之所不容已也,夫亦何咎之有?湯之征葛,誅其君而弔其民。武王之伐殷,伐不仁而非敵百姓。厥後魯之征徐戎,而无敢越逐。唐之擒元濟,而不戮一人。是亦上九无咎之道耳。

象曰:以正邦也。征之為言,正也。仁義之,非黷武也,正邦國之不正而已。

程氏曰:明則能照,剛極能斷。能照足以察奸惡,能斷足以行威刑。故王者用此剛明之人,以辨天下之邪惡,而行其征伐,則有嘉美之功也。然明極則无微不照,斷極則无所寛宥。不約之以中,則傷於嚴察矣。只當折取其魁首,所執獲非其醜類,則无殘暴之咎也。

童溪曰:九四當離麗之時,恃剛以陵上。由上九之,所謂非其醜類而首惡者,于以征之,則不正者去,而邦正矣。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 六十四卦 【周易上经】第30卦-离卦䷝离卦为火(离下离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八》 https://yijing.taijidian.cn/16383.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

【周易上经】第30卦-离卦䷝离卦为火(离下离上)-(元)胡震撰《周易衍义•卷八》-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