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左传》精华释读——龙见于绛郊

2021-08-04 0 512

左丘明这篇文章也是值得商榷的,文章开头说:“秋,龙见于绛郊。”可文章中间又出现:“献子曰:‘今何故无之?’”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其次:《周礼·夏官》中记载:“马八尺以上为龙。”联系文中的:豢龙氏养的龙,能伺候帝舜,能驾车,死了还能吃其肉,这分明就是《周礼·夏官》中的“马”,哪里是什么“龙是属于水性的动物”?至于以下所述《易经》乾、坤乾坤两卦中的“龙”都是能用手举起来舞的“假龙”,这个只要正确解读一下《坤》上六的《文言》就会知道。《坤》上六《文言》中的“称”在古文中是“举”的意思,“故称龙焉”就是“故举龙焉”举龙就是能举起来舞的“假龙”。

原文地址:《左传》精华释读——龙见于绛郊
作者:林子

《左传》精华释读

 

龙见于绛郊

 

龙是中国以及东亚地区神话传说中的怪异动物,为鳞虫之长,并用来象征祥瑞。龙的形象其基本特征是“九似”(类似九种动物——“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有解读说龙能显能隐,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登天,秋分潜渊,呼风唤雨等等。又说“有辅翼,则为真龙”,西周身负羽翼龙纹器皿,先秦青龙纹饰中有羽翼,均佐证龙可飞。龙在中国传统生肖中排第五,它与凤、龟、麟并称“四灵”。尽管龙在现实中无法找到实体,但其形象的组成物源于现实,被赋予祛邪、避灾、祈福之功效。先前《左传》言“少皞氏鸟名官”,讲到凤凰并与现实生活联系在一起。鲁昭公二十九年,“龙见于绛郊”,晋太史蔡墨把龙的传说描述得活灵活现,言下之意龙的确是存在的。

在古代典籍中凤凰和龙都有雌雄之别,居然龙肉可食,这让我们耳目一新。龙凤图腾我一直以为是中华文化的大写意特征的典型代表,恰如华夏文明最精髓的表征就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似是而非似非而是若即若离时隐时现,总之这不能不说是中华先民在情感态度价值观上别出心裁的发明!

我们常说自己是龙的传人,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龙既然现实生活中见所未见,我们何以凭空成为其传人呢?这从进化论以及基本的唯物论来说是何等的不靠谱!再者,我们从来都认为皇帝是真龙天子,那龙子可证必定是龙所生——既然龙可分雌雄当然雌龙就可产子,可是在我们文化中似乎只有男性才可配为龙子,而女性绝不可以是龙的后代——这就是为什么武则天遭到儒家教义非议的缘由;这难道不是与龙的传说的本意背道而驰吗!还有,龙子都是人的,可是龙却绝对没有半点人形,其类似九种动物即鹿、驼、兔、蛇、蜃、鱼、鹰、虎、牛可没有一丝一毫的人的属性,那么说所谓真龙天子岂不是无稽之谈?这说明所谓真龙天子自然是假的,他们的肉身都是假的他们的灵魂难道会是真的吗?

虽然如此,我们还必须佩服我们的祖先,那种能把黑说成白把无说成有甚至生死肉骨的超凡本领,他们能创造出凤凰、龙、麒麟等图腾,当然就可以无所不能的玄而又玄的天上地下日月星辰江河湖海所有万事万物都被赋予灵性,这恐怕就是阴阳五行之所以大行其道的理论基础。我们今天纵使穷尽才思也未必追得上先人的奇思妙想,毕竟环境变了,天不再是远古的天人更非食古不化的人,我们以现代文明为依托秉承科学思维之羽翼可以超越远古时空满怀轻松的心态甄别审视思考我们先人的种种观感——但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做到设身处地,而且在我看来也没有必要做这样徒劳无益的尝试,我们只有活在当下。当然,所谓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先人们之所以有这般神奇的想象,他们自然有自己的目的,我始终认为其中核心目的还是告诉人们必须有所敬畏,人在这个世界上虽为最灵性的动物,如果人恣意妄为便会苦海无边,只有敬天畏地心中拥有神灵从而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活才可以平安走完生命的里程,这算不算教义我以为是肯定的,因为任何教义的宗旨都是劝人弃恶扬善的。

我们读《左传·昭公二十九年》(公元前513年)的记述,至少可以对所谓皇天后土社稷五行三皇五帝八卦龙的传说形成初步的感性认识,这是不是中国最早关于龙的演变发展的系统描述我没有考证,但从蔡墨的声情并茂的渲染中我们大致会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脉络,作为中国人具备些这样基本的常识是当然是必要的。

鲁昭公二十九年秋季,龙出现在绛地郊外,魏献子问蔡墨说:“我听说,虫类没有比龙更聪明的了,因为它不能被人活捉。大家都说它聪明,是如此吗?”蔡墨说:“实在是人不聪明,不是龙聪明,古代养龙,所以国内有豢龙氏、御龙氏。”献子说:“这两家,我也听说过,但不知道他们的来历,这是说的什么呢?”蔡墨回答说:“过去有飂国的国君叔安,有一个后代叫董父,实在很喜欢龙,能够根据龙的嗜好习性来喂养它们,龙去他那里的很多,于是就驯服饲养龙,用来伺候帝舜。帝舜赐他姓为董,氏为豢龙,封他在鬷川,鬷夷氏就是他的后代。所以帝舜之后世世代代有养龙的。到了夏代国君孔甲,顺服天帝,天帝赐给他驾车的龙,黄河、汉水各有两条,而且一雌一雄。孔甲不能饲养,也没有找到豢龙氏。有陶唐氏已经衰落,后来又有刘累,向豢龙氏学习驯龙,以此事奉孔甲,能够饲养几条龙。孔甲嘉奖他,赐氏为御龙,于是他代替豕韦的后代。其中一条雌龙死了,刘累偷偷地剁成肉酱给孔甲吃,孔甲吃了,后来又让刘累再找来吃。刘累害怕而迁移到鲁县,范氏就是他的后代。”献子说:“现在为什么没有了?”蔡墨回答说:“事物都有管理它的官吏,官吏应该有他的管理方法,早晚都要考虑这些事。一旦失职,就要丢掉性命。丢了官就不能享受公家的俸禄。官员世代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所追求的才会来到。如果消灭丢弃它们,万物就自己潜伏,抑郁不能滋长。因此有职掌五行的官员,就叫做五官。一代一代继承姓氏,封爵为上公,祭祀是贵神。在土地神、五谷神和五行神的祭祀中,对他们尊敬崇尚。木官之长叫句芒,火官之长叫祝融,金官之长叫蓐收,水官之长叫玄冥,土官之长叫后土。龙,是属于水性的生物,水官废弃了,所以龙不能被人活捉。如果不这样,《周易》就没有《乾》卦初九《爻辞》所说:‘潜伏的龙不被使用’;九二《爻辞》说,‘活着的龙在土田里’;九五《爻辞》说,‘飞舞的龙在天上’;上九《爻辞》说,‘伸直身子的龙有所悔恨’;用九《爻辞》说:‘见到群龙没有首领,吉利’;《坤》卦变成《剥》卦说,‘龙在野外交战’。如果不是早晚都见得到,谁能够说出它们的状态?”献子说:“土地神、五谷神庙里的五种祭祀,是哪一代帝王的五官?”蔡墨回答说:“少皞氏有四个叔父,叫重、该、修、熙,能够管理金、木和水。派重做句芒,该做蓐收,修和熙做玄冥。世世代代不失职守,他们帮助穷桑氏成功,这是其中的三种祭祀。颛顼氏有个儿子叫犁,做了祝融,共工氏有个儿子叫句龙,做了后土,这是其中的两种祭祀。后土做了土地神。五谷神,是管理土田的官员之长,有烈山氏的儿子叫柱,做了谷神,从夏朝以上祭祀他,周朝的弃也做了五谷神,从商朝以来祭祀他。”

顺便要提到的就是这位蔡墨大师,在《左传》中,他和孔子一样誓死捍卫周朝礼教并对任何与儒家理念不同的作为嗤之以鼻。同样是在这一年,晋国做了一件堪称划时代意义的大事——“铸刑鼎”(这种事早先郑国子产也干过):

冬,晋赵鞅、荀寅(中行寅,荀吴之子)帅师城汝滨,遂赋晋国一鼓铁,以铸刑鼎,着范宣子(士匄,祁姓、士氏、封地为范,谥宣。范文子士燮之子。范文子,范武子士会之子;范武子,士蒍之孙。)所为刑书焉。仲尼曰:“晋其亡乎!失其度矣。夫晋国将守唐叔之所受法度,以经纬其民,卿大夫以序守之。民是以能尊其贵,贵是以能守其业。贵贱不愆,所谓度也。文公是以作执秩之官,为被庐之法,以为盟主。今弃是度也,而为刑鼎,民在鼎矣,何以尊贵?贵何业之守?贵贱无序,何以为国?且夫宣子之刑,夷之蒐也,晋国之乱制也,若之何以为法?”蔡史墨曰:“范氏、中行氏其亡乎!中行寅为下卿,而干上令,擅作刑器,以为国法,是法奸也。又加范氏焉,易之,亡也。其及赵氏,赵孟与焉。然不得已,若德,可以免。”

蔡墨与孔子一唱一和,他们对法治社会是不屑一顾的,那些道德至上的治国理念看似高大上但实际上收效微乎其微。历史一再表明,恩威并施并且始终以法制思维统领国家事务才是最切实的选择,这之后商鞅“立木为信”也是在昭示仅仅是道德教化不能让人的行为中规中矩,法制是人性道德的底线。

蔡墨虽长于天文星象、五行术数与筮占并抱定一贯的儒家灵感不放,可他同样拥有现实的与时俱进的辩证思维,如认为“社稷无常奉,君臣无常位”就很新颖。他对鲁昭公被季氏逼走并客死他乡这件事采取的是顺水推舟的思考,他不再坚持鲁昭公的君位合法性不可撼动,这说明即便是最保守的保皇派心眼也是可以活分的——

周敬王十年(公元前510年),鲁昭公在流亡的晋国乾侯去世,赵简子就此事问史墨:“季氏出其君而民服焉,诸侯与之,君死于外,而莫之或罪也?”史墨回答:“物生有两,有三,有五,有陪贰。故天有三辰,地有五行,体有左右,各有妃耦,王有公,诸侯有卿,皆有贰也。天生季氏,以贰鲁侯,为日久矣,民之服焉,不亦宜乎?鲁君世从其失,季氏世修其勤,民忘君矣,虽死于外,其谁矜之?社稷无常奉,君臣无常位,自古以然。……三后之姓,于今为庶,主所知也。”

由此可见蔡墨也是个现实主义者。比较难得的是,蔡墨从哲学价值理念解读《周易》,这是完全符合伏羲、文王初衷的,后世有将《易经》视为占卜吉凶的命理全书,与其原始要义格格不入。

我们读读《左传·昭公二十九年》有关文字:

秋,龙见于绛郊。魏献子问于蔡墨曰:“吾闻之,虫莫知于龙,以其不生得也。谓之知,信乎?”对曰:“人实不知,非龙实知。古者畜龙,故国有豢[huàn]龙氏,有御龙氏。”献子曰:“是二氏者,吾亦闻之,而知其故,是何谓也?”对曰:“昔有飂[liù]叔安,有裔子曰董父,实甚好龙,能求其耆[shì]欲以饮食之,龙多归之。乃扰畜龙,以服事帝舜。帝赐之姓曰董,氏曰豢龙。封诸鬷[zng]川,鬷夷氏其后也。故帝舜氏世有畜龙。及有夏孔甲,扰于有帝,帝赐之乘龙,河、汉各二,各有雌雄,孔甲不能食,而未获豢龙氏。有陶唐氏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能饮食之。夏后嘉之,赐氏曰御龙,以更豕韦之后。龙一雌死,潜醢[hi]以食夏后。夏后飨之,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范氏其后也。”献子曰:“今何故无之?”对曰:“夫物,物有其官,官修其方,朝夕思之。一日失职,则死及之。失官不食。官宿其业,其物乃至。若泯弃之,物乃坻[d]伏,郁湮[yn]不育。故有五行之官,是谓五官。实列受氏姓,封为上公,祀为贵神。社稷五祀,是尊是奉。木正曰句[gu]芒,火正曰祝融,金正曰蓐[rù]收,水正曰玄冥,土正曰后土。龙,水物也。水官弃矣,故龙不生得。不然,《周易》有之,在《乾》之《姤[gòu]》,曰:‘潜龙勿用。’其《同人》曰:‘见龙在田。’其《大有》曰:‘飞龙在天。’其《夬[guài]》曰:‘亢龙有悔。’其《坤》曰:‘见群龙无首,吉。’《坤》之《剥》曰:‘龙战于野。’若不朝夕见,谁能物之?”献子曰:“社稷五祀,谁氏之五官也?”对曰:“少皞[hào]氏有四叔,曰重、曰该、曰修、曰熙,实能金、木及水。使重为句芒,该为蓐收,修及熙为玄冥,世不失职,遂济穷桑,此其三祀也。颛[zhun]顼[x]氏有子曰犁,为祝融;共工氏有子曰句龙,为后土,此其二祀也。后土为社;稷,田正也。有烈山氏之子曰柱为稷,自夏以上祀之。周弃亦为稷,自商以来祀之。”

 

 

                                     2018.08.21

声明:本文系转载,由赵庚白原创发布于新浪博客,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赵先生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5291706076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转载随笔 [转载]《左传》精华释读——龙见于绛郊 https://yijing.taijidian.cn/13101.html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