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水雷屯卦

2021-08-04 0 748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水雷屯卦

水雷屯卦 地位:少阴|人位:老阴|天位:少阳|错卦:火风鼎|综卦:山水蒙|交互卦:山地剥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寻建侯而不宁。

《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象》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象》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象》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水雷屯卦注释

03 水雷屯

[20],上一象地,中山象草,下(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水雷屯卦象草根之屈曲,即草木穿地始出,欲伸而未能即伸之形。内卦《震》,《震》雷也,能以鼓动发育万物;外卦《坎》,坎水也,能以滋润养成万物。按:卦为雷在水中,当冬至之候。雷欲发于地下,而地上之水,冻冰凝结,为所压抑,不能遽出于地,其象艰难郁结,如物之勾萌未舒也,故名之曰《屯》。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水雷屯卦

▲ 甲骨文屯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水雷屯卦

▲ 篆体屯

“元亨”二字,概括全卦之终始而言也,非谓屯之时即亨通也。凡天下之事,创业伊始,必有电难,惟能耐其辛苦,勉强不已,自然脱离屯难,终得大亨通之时也,故曰“元亨”。夫人处屯难之会,所当动性忍心,坚贞自持,安于“勿用”,不敢先时妄动,又陷于险。虽明知后日利有攸往,自得亨通,要不可轻用其往也,故曰“勿用有攸往”。此卦阳爻惟二,九五为坎险之主爻,初九为震动之主爻。九五之君,当艰难之日,欲以征伐初九有为之人,必反致招祸也,不如优待之,以为侯伯,斯得共济时艰也,故曰“利建侯”。侯者震之象,故《豫》之《彖》辞,亦曰建侯也。

《彖传》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乾》纯阳也,《坤》纯阴也,此卦内初九,外九五,二爻之刚,与四爻之柔,始相交也。内卦之震雷欲出地,而外卦之坎水遏阻之,以成屯难艰险之势,故曰“刚柔始交而难生”。《说卦传》曰“震一索而得男”,即始交之象也。又曰“震动也,坎陷也”,《震》以阳动之性,在《坎》阴之下,动而未能出也,故曰“动乎险中”。然在险难之中,能守贞正而不滥,他日自得大亨,故谓之“大亨贞”。《震》雷者,阳气之奋劲,《坎》雨者,阴泽之普施,故曰“雷雨之动满盈”。盖初九《震》之主,九五《坎》之主,故教之以无相敌害,仿雷雨之作用,使得相亲相助也。阴阳始交,故曰“天造草昧”。《说卦传》曰,震为崔苇,草字出于此;坎为月,天未明也,昧字出于此。当是时也,六四之宰相,礼遇初九之臣僚,相与辅相,使之共济时艰也,故曰“宜建侯”也。时方创业之世,非升平守成之日,岂可优游逸乐哉?故曰“不宁”。夫当此天地始创,阴阳始交,以精与气交媾,生物成象。震为崔苇,生长于互体坤地,以巩固地盘之组织,继而胎卵孵化,介类繁生。初九、九五二爻,并属阳刚,其中却含柔软坤体,为蚌蛤之象。盖万物之生,各具心灵,自能飞潜动跃,此自然之理也。我国旧俗谓主泥土之神,曰泥土煮尊,谓主沙土之神,曰沙土煮尊,主动物之神,曰面足尊,主植物之神,曰惶根尊,犹是生人之命,相传南斗主生,北斗主死者是也。故凡一物一命,皆有神主之。大凡始生之时,恰如草木逢春,其繁殖,一雨多于一雨,即“雷雨之动满盈”者也。人类繁殖,不可无大德之君以统御之也;君犹不能独治,必使贤者以为辅弼,是所谓“宜建侯”也。惟天地闭关未久,尤当无教逸欲,自耽安宁逸乐也,故戒之曰“不宁”也。

以此卦拟人事,则为阳刚之君子,与阴柔之小人始交,互异气质,彼此辄生争论,谓之“刚柔始交而难生”。何者?内卦我也,有雷厉之性,欲奋发而立志;外卦彼也,有水濡之性,挟下流之邪计,以妨我行为。凡我所欲振兴者,彼皆阻扰之,使不得成就,欲进不能进,欲往不能往,是谓之屯,故曰“勿用有攸往”。是以百事困难,恰如陷落水中,而不得自由,谓之“动乎险中”。虽然,气运变迁,困极必亨,犹冬去春来,冰冻自解,雷气发生,《屯》变为《解》,则屯难解散,而气运一新。故不宜急遽而图功,惟当固守以俟命,待气运一转,阳升阴降,自见君子当权,小人退位,是出屯而入亨也。当屯之时,要不忘此义也。

以此卦拟国家,则以下卦为人民,有暴雷上轰之象,蓄异谋,倡异论,欲以撼动上卦之政府;上卦为政府,下令如流水,以遏止下民之妄动,甚至以刑法制之。刑字古作(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水雷屯卦,从刀井,谓犯法之人,如陷入井中也,是下卦之《屯》也。政府虽有政刑,或不能遏止下民,而反为下民所困,以阻国运之进步,是上卦之《屯》也,谓之“刚柔始交而难生”也。初九者,下卦雷之主,即一阳之微动乎地下坎水之中。夫天下无事,英雄亦与凡庸无异,今当屯难之时,初爻一阳,以君子刚健之才,将奋发而有为,岂可晏然处之乎?在上位者,惟尊其位,重其禄,以礼遇之,使之济世之屯难,不然,欲以威力压之,却生不测之祸乱,争功者并起,人心愈形扰乱矣,谓之“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也。“天造”,犹天运也;草者,谓人心之草乱而失其伦序;“昧”者,谓冥顽而不明,是即《屯》之象也。

《易》有四难卦:《屯》、《坎》、《蹇》、《困》是也。《屯》者,“刚柔始交”,不知其意之所在,故生猜疑之念,为初酿困难之时。《坎》者,二人溺水之象,彼我共陷困难之中,惟能耐守当日之困,而得后来之亨也。《蹇》者,知彼构危险,乃止而不进,犹跛者之不得寸步也。《困》者,泽中无水之象,恰如盆栽之草木,滋润之气已竭。《屯》者难之始,《坎》者难之连及者,《蹇》者难之央,而《困》者难之终也。

通观此卦,初九,虽有建侯之才力,以当屯难之时,磐桓不进,居贞正之位,遇险而能自守其正。六二,居九五之应位,而为初九所挑,不能与九五共事,犹贞操之妇,拒强暴者之挑,经十年之久,始归其正应之夫。六三,为喻利之小人,乘此不明之时,欲独博其功。六四,应初九,亦比九五,因有所忌惮而不能共事,虽有“乘马班如”之屯难,终归正应初九之吉。九五,中正而并有位德,然介居二阴之间,不能沛雷雨之泽。上六,居屯难之终,无能为世。盖三与上无应之屯,二与四有应之屯也。六爻共动,当陷险之时,务要谨慎持重,经过屯难之气运,自有得志之日。曰“大亨贞”,大亨者,正屯难已解之时也。

《大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不言雨而言云者,屯之时,云开于上,雷动于下,未能成雨;未能成雨,所以为屯。君子法此二气之动作妙用,以经纶政教之组织。“经纶”,犹言匡济也。经者机之纵丝,纵丝之不可易也,犹国家之大经,政教人心相合而不可紊也;纶者,机之横丝,犹取宇内各国之所长,见其时宜,而组织政体也。“经纶”者,即综理庶政之谓也。

【占】 问功名:内《震》外《坎》为《屯》,《震》为雷,《坎》为云,故曰“云雷”;《震》为出,《坎》为入,欲出而复入,故曰《屯》。又《震》为人,为上,《坎》为经,为法,故曰“君子以经纶”。是君子施经纶之才,而运当其屯也,宜待时而动。

○ 问战征:勤兵而守曰屯。“云雷”者,蓄其势也;“经纶”者,怀其才也。然当其屯,宜守不宜进。

○ 问营商:《彖》曰“刚柔始交而难生”,是必初次营商也。凡事始创者,多苦其难。经纶,治丝之事,知其业必在丝棉之类。

○ 问家宅:《震》东方,《坎》北方,《震》动也,《坎》陷也,恐是宅东北方有动作,宜经理修治之。

○ 问婚姻:雷阳气,云阴气,“刚柔始交而难生”,是初婚时,必不和洽,宜正人劝解之。

○ 问六甲:生男,恐始产不免有险难。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象传》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每卦有主爻,皆具本卦之德,例之如《乾》之九五,具乾之德,《坤》之六二,具坤之德。《屯》以初九为内卦之主,故爻辞全类《彖》辞,他卦主爻,都依此例。“磐”者,大石也,“桓”者,柱也。此爻以正居刚,处险能动,虽有济屯之才,今居众阴之下,上应坎水之险,深虞陷入危险,未足以自持,惟守其身,贞固而耐困难,以待时机之来也。故如磐桓之居下,为柱石之臣,撑持难难之象。如因对抗之敌而占之,则有强敌坚固而不可摇动之势,在此时我惟固守持重,不可妄动,若妄进则不惟不得其志,却取其败,故曰“利居贞”。《彖》辞所云“勿用有攸往”,亦磐桓难进之意。盖言功业非容易可成,磐桓趑趄,不进不退,以待时会,即所谓“在下位而不获乎上,民不可得而治”之意。必明善诚心信友,而后乘时得位,则功业可得而成,故有大亨之利也。曰磐,曰居,皆震足之象。“利建侯”三字,与《彖》同而其义异也。《彖》辞属九五之君而言,爻辞属初九之人而言,故彼训为建侯,此训为所建之侯。侯之于王,臣也,能安其臣职,而为下不悖,即居贞也。

《象传》之意,贵谓阳,贱谓阴,此爻以一阳居三阴之下,为“以贵下贱”之象。虽时蹇位卑,而不得用其力。犹之江海居下,而百川归之,君主能下人,则众庶归之。屯难之世,江山易主之时也,此爻以刚健之德居下,大得人望,为他日立身之基,故曰“以贵下贱,大得民也”。第以磐桓观之,似失阳之德,要在内心坚确而不失其正也,故曰“虽磐桓,志行正”也。此爻变则为《比》,《比》之初六曰:“有孚比之,无咎。有孚盈缶,终来,有它[21]吉。”其不遽求成功之意,可推而知也。

【占】 问战征:磐桓,不进之貌,曰“利居贞,利建侯”。尽尝屯难之时,内则居正以守,外则求贤以辅,斯民心归向,众志成城,而终无不利矣。

○ 问营商:初九爻,辰在子,北方,上值虚宿[22],曰元枵[23],枵之为言耗,虚亦耗意,不利行商。能以守贞任人,尚有利也。

○ 问功名:初爻是必初次求名也,“磐桓者”,是欲进不进也。要当志行正直,谦退自下,终有得也。

○ 问家宅:磐字从石,所谓安如磐石,知其宅基巩固也;曰“利居贞”,知其居之安;曰“利建侯”,知必是贵宅也。

○ 问婚嫁:曰“以贵下贱”,知为富贵下嫁之象,吉。

○ 问六甲:初爻生男。

【例】 明治二十六年十二月,某贵显占气运,筮得《屯》之《比》。

断曰:《屯》者雷动水中之卦,为冬春之候,雷将发于地下,地上之水,结而未解,不能直升,必待冰冻融解,而后能发声也。以未得其时,故名曰《屯》,屯者难也。然及其时,水气蒸发而为雨,雷得时而升,雷雨和合,发育万物,成造化之功,谓之“元亨”。时之未至,利艰难贞固,若妄动轻进,则必陷乎险中,故戒之曰“利贞,勿用有攸往”。此卦以拟草昧之初,在上位者,宜用在下之志士,以济屯难而安生民也;在下者,不宜侵凌上位,宜奉戴元首,以祈国家之安宁也,谓之“利建侯”也。今某贵显占得此卦此爻,贵显于维新之始,整理财务,使无缺乏,以开富强之基,犹萧何之于汉高也,丰功伟绩,尡耀当今。谚曰“功成者坠,名盛者辱”,某因与同列议论不合,一朝罢黜,然报国之忱,未尝一日忘也。兹由此占观之,曰“利贞,勿用有攸往”,所谓“利贞”者,盖利贞守,不利躁进;所谓“勿用”者,即今舍藏之时也;所谓“有攸往”者,即可知后日之再用也。至若组织政党,以冀有为,恐党员中邪正混杂,转致酿祸,且《屯》之六二、六三,皆为坤阴主利之徒,可以鉴矣。《屯》之初九,以阳居阳,足见才志刚强,以上有坎水之险,阳陷乎险中,故曰“磐桓”。“磐桓”者,犹以磐石为柱,未可动摇,言难进也。待至气运一变,春冰解而雷雨作,“百果草木皆甲拆”,屯难去而嫌疑自释,九五之君,以礼聘之,翻然而应君命,得以经纶国家,大显其才德,故曰“利建侯”也。某贵显气运如此,彼既不信此占,余亦不复言矣。

【例】 秋田县士根本通明,邃于经学,诲人不倦,亦余之益友也。一日访之,出示一轴曰:是轴相传为明人某翁所画,以其无款识,未能辨其真伪,子请鉴之。然余素昧鉴识,乃为筮其真伪,遇《屯》之《比》。

断曰:此卦内卦《震》,龙也;外卦《坎》,云水也,此其画为云龙乎?爻辞“磐桓”,磐,地之磐石也,谓坚固而不可动易也,不可动易,则非伪物可知矣。且曰“利居贞”者,贞者真也,是谓之真品矣。“以贵下贱”者,贵重之物,无人知之,而为所贱也。

迨出画展观,果为云龙之图,笔力遒劲,其非凡笔可知,余即以此卦语为鉴定之。

【例】 占普法战争之胜败。友人益田者,尝留学欧洲,通晓西洋各邦事情。明治三年,普法两国交战,益田氏来谓曰,普法开战之电报,昨夜至自欧洲,仆尝久在法国,具知其国强,因与英人某赌两国之胜败。仆期法之胜,今朝互托保某银行以洋银若干,君请占其胜负。余曰:子已期法国之胜,何须占筮?氏曰:请试筮之!恳之不已。筮得《屯》之上《比》。

断曰:吁!法国必败,子必亡失若干元。子意以法为主,故以法定为内卦,法以内卦初爻为卦主,居《屯》之初,有雷之性,欲动而为上卦《坎》所阻,故不能进,是《屯》之义也。“磐桓”,难进之貌,以敌军坚刚,如岩石不可当也。“利居贞”者,谓不可轻举大事,然今法军妄进,将伐普国,详玩此占,其不能胜也必矣。《象传》曰,“以贵下贱,大得民也”,初变为阴,为“以贵下贱”也,法帝其将降敌军乎?国君降,则震一阳,变而为《坤》,《坤》为臣,为众,为民,国无君主之象。后其将为民选大统领,开共和国而治乎?内卦《震》为动,外卦《坎》为险,是“动乎险中而难生”,今内卦先动,遇外卦之险,法先开战端,为普兵所阻。又阳为将帅,阴为兵卒,外卦普将,居九五中正之位,有兵士护将之象,普国君民之亲和可知。内卦法将居初九,其位不中,法国君民之不亲和亦可知。大将居互卦《坤》后,身接军事,其心先以国家人民为赌物也,亦明矣。问其战略,见于内卦初爻,应外卦四爻;外卦五爻,应内卦二爻,是互有内应者之象。然应外卦普者,内卦二爻,即法之中正者,故为有效;应内卦法者,外卦四爻,即普之不中者,故为无效。初阳变而为阴,是失将之象,法之败已决矣。原来论两国之交涉,自法见之,自负为《震》长男,以普为《坎》中男,因此开战端者也;自普见之,以己虽为《坎》中男,以法为《艮》小男而应之者也。《屯》卦反为《蒙》,爻辞曰“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夫酿战者法,而御之者普,是法为《蒙》,普击蒙而惩之者也。普御法寇,而非为寇者也,普之必胜亦可知矣。又内卦坎险,不易犯也,外卦《艮》止,不能进也,更可知法之不能胜普也。

言未毕,益田氏噱然冷笑曰:卦乃凭空之论,犹呓语不足听也。余曰:余凭象数而推算,以决胜败之机。子虽久留法国,目击富强,信其必胜,是见外形,而未见其骨髓者也。《易》者,示天数预定者也,今既推究此占,又复细论时事。三世拿破仑之升帝位也,初千八百四十八年之乱,与民政党而有大功,遂选而为大统领。乘其威福,破宪法,弄权力,而登帝位。今则富国强兵,殆如欧洲列国之盟主,且与英国联合,而伐露国,陷西边士卜之坚城,实足继第一世拿破仑之豪杰,予之期其必胜,盖在于此。余观拿破仑之英豪,乘时践柞,睥睨欧洲列国,所向无敌,凭藉威势,欲使子孙继承帝位。知有不能如志之兆,与普国构兵,以国赌之,将决存亡于一举,是绝伦之英豪,亦为私利所诳谩,遂兴蒙昧之举,陷屯难之险。卦象时事,历历相符,然子何必疑之?

其后普王以六十万众,击法军于来因河畔,连战败衄,终退塞段城,普围益急,殆不可支,至八月三世拿破仑举军而降普。因录以证《易》象之不爽云。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24]寇婚媾,女子贞不字[25],十年乃字。

《象传》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26]常也。

凡《易》三百八十四爻中,首揭卦名之字者,多言其卦之时也。“屯如”者,难进之貌;“邅如”者,行而不进,转辗迟回之貌;“班如”者,半欲进,半欲退,进退不决之貌。“匪寇婚媾”者,盖六二乘初爻阳,六四之阴应之,谓彼乘马不进者,非通于寇难,乃我之婚媾。然当此爻时,虽明知为正应,不能直行而遇也,故曰“女子贞不字”。《易》中言“匪寇婚媾”者凡三,此爻及《贲》之六四、《睽》之上九是也。“女子贞不字”者,此爻中正而应九五之阳,其义可从,然以阴柔,不能往而解《屯》之厄,救九五坎险之苦,故初九乘其隙来逼,此爻居中履正,执义守节,不敢许也。变则为《兑》,以少女配坎之中男,故托女子而系辞。曰“字”者,许嫁也,言女子有正应之夫。屯之时,内外相隔,不得从之,进退踌躇,是以“屯如邅如”也。“乘马班如”者,以震坎皆有马之象,故称“乘刚”曰“乘马”。时以初九之男子比我,虽欲娶我,不敢应其求,忌之避之,犹寇雠也。然初九实非寇我者,乃欲与己共事,特本婚媾耳,而我守正而不失其道,即贞而不字之象也。互卦有《坤》,坤数十,数之极也。又《震》为卯,坎为子,自卯于子,其数十。十干一周,而地数方极,数穷事变,星移物换,十年之后,其妄求者自云,屯难已解,而始得许嫁九五之应,谓之“十年乃字”。此爻犹太公居渭滨,伊尹居莘野,孔明在南阳也。屯难之时,群雄并起,不独君之择臣,臣亦择君,六二之“屯如邅如”,又非无故也。《象传》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六二之艰难犹苦如此者,谓乘初九之刚故也。难字释“屯如邅如”之义。凡爻以刚乘柔为顺,以柔乘刚为逆,逆则其情乖而不相得,犹下有强刚之臣,我实艰于制驭。《象》曰“十年乃字,反常也。十年之久,尚守其贞操,而从九五,复女子常道,何者?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人伦之常也。女子二十而嫁,十年乃字,故曰“反常也。”

【占】 问婚嫁:爻曰“匪寇婚媾”,是明言佳偶,非怨偶也。但曰“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知于归尚有待也。

○ 问战征:六二以柔居柔,有濡滞之象,故曰“屯如”。《春秋传》:“有班马之声,齐《师》乃《遁》。”古者还师称班师,故曰“班如”,知行师未可遽进也,必养精蓄锐,十年乃可获胜。

○ 问营商:媾与购音同,义亦相通。以货物求购,有迟回不决之意,故曰“屯如邅如”。又曰“十年乃字”,十者据成数而言,货物未可久积,或者十日十月乎?

○ 问功名:士之求名,犹女子之求嫁也,曰“屯如”、“邅如”、“班如”,皆言一时未成也。“十年乃字”,此其时也。

○ 问六甲:生子。

【例】 明治二十五年,占某贵绅之气运,筮得《屯》之《节》。

断曰:此卦阴阳始交,为万物难生之时,故名曰《屯》。《屯》者难也,大抵事物之初,未有不艰难者也。草木之自萌芽而至繁盛,必先经霜雪之摧折而后得全也,况君子之经纶天下,谈何容易!此卦以《震》之动,遇《坎》之险,进必陷于险。凡一事之未成,一念之未遂,皆《屯》也。然事未有不始于《屯》,而得成者也,匡世救难,其大者也,《彖》曰“元亨利贞”,即是也。人能守利贞之诫,可遂获元亨之时,是以曰“勿用有攸往”。今某占得此卦,在某识见卓越,才高智邃,维新之始,既有大功于国家,后虽辞职挂冠,其志要未尝须臾忘君也。今又奉献当大任,行将出而有为,爻辞则曰“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屯》者,屯难之义;邅者,迟回不进之貌;“乘马班如”者,乘马将进而复退之意也。此爻居辅相之位,上应九五之君,而以阴居阴,不能解屯难之厄,恐将出而仍不能速出也。犹女子之思嫁,虽有正夫,因其内外相隔,不得从之,故有此象。盖阴者阳之所求,柔者刚之所凌,时当其屯,六二之柔,困难自济。又比以初九之刚,恐不能免于嫌疑,可不戒慎乎?

后某因与政党首领某相会,致生政府疑忌,遂复辞职。《易》爻之著明如此。然今虽不遂其志,十年之后,则屯极必通。夫以女子之阴柔,能守其节操,久而必得其亨,况贤人君子之守其道,中正以匡家国者乎?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27]不如舍,往吝。

《象传》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即鹿”,谓逐鹿也。鹿禄同音,又通乎禄利之义。鹿指九五而言。“虞”,掌山泽之官,犹土地向导者也,盖指初爻而言。初爻人位,故曰君子,与《乾》之九三同例。“几不如舍”。舍者,止也,谓知其功之不成,不如见几而止也。“往吝”者,吝,鄙吝贪吝之义,谓欲往而遂其志,必致辱名败节也。互卦为《艮》,《艮》者,止也。此爻以阴居阳,有阴柔而躁动之性,且乘应皆阴,无贤师良友训导,犹猎者无虞人之向导,而独入林中,虽冒险而进,不能获鹿,日倾西山,马困身疲,不可如何也。且林中之险,非必入而后知之也,无虞人之向导,在即鹿之初,其机已见,然以其贪于从禽,往而不舍也。夫舍与人林,均不获鹿,舍则为君子,入则为小人,君子小人之分,无他,利与义之间而已。《象传》“以从禽也”者,谓为贪心所使也。又爻辞曰“几不如舍”,《象传》曰“舍之”者,决去之辞也。此爻变则为《既济》,《既济》之九三曰:“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建国之意,可并见也。

【占】 问战征:爻曰“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犹言行军而无向导,冒进险地也。当知几而退,否则必凶。

○ 问营商:玩爻辞,知其不谙商业,不熟地理,前往求货,不特无货,反有损失,舍而去之,尚无大害也。

○ 问婚嫁:是钻穴隙以求婚也,其道穷矣。

○ 问功名:梯荣乞宠,士道穷矣。

○ 问六甲:六三阴居阳位,生男。

【例】 明治十八年应某显官之招,显官曰:予今将为国家进有所谋也,请占其成否如何?筮得《屯》之《既济》。

断曰:《屯》者物之始生也,为勾萌未舒之象。阴阳之气,始交未畅,谓之屯;世间有难而未通,又谓之屯;又遇险不遽进,又谓之屯。以人事拟之,则内卦之雷有动之性,欲奋发而有为,以外卦坎水之性,陷下而危险,有动而陷险之象,人苟欲有为,以前有危险,必不能如志也。非其才之不足,实运当其屯之象也。“即鹿无虞”者,欲入山中猎鹿,而无向导,致迷其途,必无所获。盖言此卦无阳爻之应比,其入于林中者,犹言贪位而前往,终不免羞吝也。《象》曰“君子舍之”,为能见几也,小人反是,“往吝穷也”。二爻辞曰,“十年乃字”,今得三爻,九年之后,气运一变,必可达志也。

当时显官不用此占,往干要路,终至辞职,不得其志,至二十五年,果后见用,再登显要,计之恰好九年云。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象传》曰:求而往,明也。

“乘马班如”,解见六二下。六四之位,与九五之君,刚柔相接,然以阴居阴,其才不能救天下之屯,故欲进而复止,“乘马班如”也。夫大臣不患无才,患不能用才,苟能求贤自辅,可谓贤明也。其取象与六二同,盖以初九为刚明有为之才,求之偕往,相与共辅刚中之君,庶几“吉,无不利”,谓其有知贤之明,而无嫉贤之私也。故《象传》曰:“求而往,明也。”初九亦然,若不待其招而往,不知去就之义,岂得谓之明哉!此爻变则为《随》,《随》之九四,曰“有孚在道以明,何咎?”可以知婚姻之正道也。

【占】 问战征:“乘马班如”者,不明其进攻之路故也,明而前往,则所向无敌,故曰“往吉,无不利”。

○ 问功名:士者藏器待时,不宜躁进,迨于旌下逮,出而加民,“无不利”也。

○ 问婚嫁:《诗·关睢》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逑,求也,必待君子来求,始为往嫁,故吉。

○ 问六甲:生女。

【例】 大仓喜八郎氏斡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屯》之《随》。

断曰:《屯》之为卦,我欲奋进为事,彼顽愚而妨之,故不能奏功,是屯之义也。今以四爻观之,四者比五,而在辅翼之位,但以五之不用我策,当变志而应初爻之阳爻。爻辞曰“乘马班如”者,谓欲进而犹未定也;“求婚媾,往吉”者,谓当求阳刚之初爻,以相辅也。

后依所闻,彼大仓之斡人与支配人,共趋广岛为镇台商务,继与支配人不合,意气不平,直辞大仓氏,自行大阪,开店于同镇台之侧。用从前同业某支配人,盖即卦中求初爻相助之兆也。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象传》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膏者,膏润,坎水为雨为云之象。“屯其膏”者,谓时当屯难,不得下膏泽于民,致财政涩滞,有功而不能赏,有劳而不能报也。五爻中正而居尊位,得刚明之贤臣以辅之,则能济屯矣,以无其臣也,故“屯其膏”。初九备公使之选,在下而遵时养晦,六四应之,民望归之。九五居尊,而陷坎险之中,失时与势,其所应六二之臣,才弱而不足济屯,小事守正则可得吉,所谓“宽其政教,简其号令”,可使之徐就统理也。惟至大事,则不可也,若夫遽用改革,恐天下之人,将骇惧而分散,是求凶之道也。自古人君,时当叔季,往往愤权柄之下移,遽除强梗,而为权奸反噬者不少,谓之“小贞吉,大贞凶”也。夫天子亲裁万机,其中所尤急者,在于抚育教化万民,各使之沐浴泰平之德泽,无一夫不得其所。今九五之君,陷坎险之中,屯难之世,左右股肱之臣,亦皆阴柔,而无免险之力,不得施膏泽于下,故《象传》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占】 问功名:士之所赖以显扬者,全望上之施其恩膏也,若上“屯其膏”,而士复何望焉!

○ 问战征:上有厚赏,则下愿效死,若恩泽不下,势必离心离德,大事去矣。凶。

○ 问营商:膏者谓商业之资财也,“屯其膏”,谓蓄聚而不流通也,小买卖犹可固守,大经营未免困穷矣。凶。

○ 问疾病:膏者在人为脂血,屯而不通,是闭郁之症,初病治之尚易,久病危矣。

○ 问六甲:九五居尊,生男,且主贵。

【例】 明治十九年初夏,某法官来访,曰:仆常在某任所,该地有一银行,颇称旺盛。仆偶听友言,为该行株主,购入株券若干,今犹藏之,顷闻该银行生业不佳,若将颠蹶,仆甚忧之。请君占该行盈亏如何?筮得《屯》之《复》。

断曰:屯者,屯难之甚。五爻在天位,而不能施雨泽,谓之“屯其膏”。《诗》曰,“芃芃黍苗,阴雨膏之”是也。以政府言,公债之利子,不能下付之象。据此则如该银行,必会计窘缩,未能获益于株主。然《屯》之《彖》辞曰“元亨利贞”,又《传》曰“君子以经纶”,故今虽陷困难,待时值元亨,必能经纶而奏救济之功。试为之推其数:二爻曰“十年乃字,返常也”,自二而数之,至下卦《蒙》之五爻,是为十年,今该行既过四年,再后六年,自当偿今日之损亡,必大有起色也。且《蒙》之五爻曰“童蒙,吉”,是株主犹童稚之无意无我,而受父母之爱育,师范之训示,不劳神思而得利润之象也。请君不患今日之窒滞,拾袭株券,可以待他日之兴隆也。

某氏拍手,感余言之奇,且曰:《易》占诚神矣哉!余之所言,则福岛银行也,该行头某,曩在东京,窃染指于株式市场,大取败衄,余殃波及该行会计,以至不能配赋利润。今得此明断,余心安矣。

【例】 二十七年九月,我国有征清之举,涩泽荣一氏以下,东京及横滨富豪,倡使全国富豪献纳军费之议,报之于余,余乃占其事之成否,筮得《屯》之《复》。

断曰:此卦内卦则首倡者,有雷之性,欲发声而震起百里;外卦则其他富豪,为水之性,就下不能应上,如雷动水中,不得如响斯应,曰《屯》。《屯》者事之滞也。今当国家需用孔急而募饷未集,有如密云不雨之象,故曰“屯其膏”。富豪者或能致少额,不能输巨额,故曰“小贞吉,大贞凶”,此举恐难如愿也。夫国家当大事,求微细之资于有志者,犹疗巨创以膏药,物之大小不相适可知,使他人谋之,不免笑我识见之陋劣。余谓国事,当以公议谋之。尔后闻集议员于广岛,立决一亿五千万元公债募集之议也。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象传》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乘马班如”,解见六二下。“泣血”者,悲泣之切,泪竭而继之以血也。《坎》为血卦,故曰“泣血”。“涟如”,泪下之貌,此爻变则为《巽》,以坎水从巽风,涟如之象。上六以阴居阴,在全卦之终,坎险之极,运尽道极,而不能济;三阴而不我应,虽下比五,以屯膏贞凶,不足归之,故困穷狼狈,不堪忧惧,其求救之切,犹欲乘马而驰者也。悲泣之甚,涕泪不绝,真有不堪其忧矣。然物穷则变,时穷则迁,如因忧而思奋,不难转祸为福,则屯可济矣。此爻与三四两爻,有济屯之志,而无其才,其占不言凶者,盖因时势使然,非其罪也。《象传》“泣血涟如,何可长也”者,谓其不久而时运将变也。此爻变则为《益》,《益》之上九曰,“莫益之,或击之,立心无恒,凶”,又可以见其穷之甚也。

《屯》之经纶国家也,初爻公而忘私,国而忘家,为《水地比》之世,建侯辅治,可得安泰。四爻往而求贤,与初爻建侯同,为《泽雷随》之世,亦得安泰也。上爻居于上位,奋发有为,为《风雷益》之世,国运可进步也。然初四二爻,相疑而不相让,上爻欲进复退,则屯难无复解之日也。

【占】 问战征:上居屯之极,进退维谷,穷戚已甚,而至泣血,是军败国亡之日也。凶。

○ 问营商:“乘马班如”一句,上已三复言之,是商业之疑惑不决,已至再至三矣。极之泣血,知耗失已多,故曰“何可长也”。

○ 问功名:上居《坎》终,更无前进,得保其身幸矣。

○ 问疾病:知必是呕血之症。凶。

○ 问六甲:生女,又恐不能长大。

【例】 明治二十四年,占内阁之气运,筮得《屯》之《益》。

断曰:《屯》者,雷将奋出于地中,为地上之水所抑制,不得出而踌躇之象,故名曰《屯》。以国家拟之,下卦之人民,有雷之性,欲奋进激动以长势力;上卦为政府,以水之性陷于坎险,压制下卦之雷,不能发动。现时政府,一为条约改正之事实,二为第二议会之准备,舆论喧扰,事务涩滞,国运正值屯难也。又见上卦之阴,应下卦初爻之阳,恐有在朝之人,与下民之有力者,隐相引援,以致滋事。今占内阁,得此爻,上爻近在君侧,但时当屯难,欲尽辅弼之任,苦无应爻之援,为首相者切思辞职,为侯辅者亦欲避位,正是“乘马班如”,进退未决也。追思曩时木户、大久保二氏,任天下之重,而能济其艰,今无其才,回念及之,不堪叹息忧闷,有“泣血涟如”之象。然他日天运循环,至下卦《山水蒙》二爻,则政府犹教师,人民犹子弟,可得互相爱敬,有豪杰者兴,自能出险济屯,经纶天下也。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386爻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水雷屯卦 https://yijing.taijidian.cn/12879.html

《高岛易断》是日本明治时代易学大师高岛吞象研究周易占断实例的一部巨著,是世界易学史上的奇书,百余年来以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在易学领域影响巨大,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