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水蒙卦

2021-08-04 0 611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水蒙卦

山水蒙卦 地位:少阳|人位:老阴|天位:少阴|错卦:泽火革|综卦:水雷屯|交互卦:地雷复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

《彖》曰:蒙,山下有险,险而止,蒙。蒙亨,以亨行,时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初筮告,以刚中也。再三渎,渎则不告,渎蒙也。蒙以养正,圣功也。

《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初六:发蒙,利用刑人,用说桎梏,以往吝。

《象》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

九二:包蒙,吉。纳妇,吉。子克家。

《象》曰:子克家,刚柔节也。

六三:勿用取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象》曰:勿用取女,行不顺也。

六四:困蒙,吝。

《象》曰:困蒙之吝,独远实也。

 

山水蒙卦注释

04 山水蒙

“蒙[28]”字古篆从艹,从冖,从(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水蒙卦。艹者草昧,冖者掩覆之形,(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水蒙卦者众之本字,众三人,《国语》曰:“三人为众”是也。众民未得义方之训,智识未开,昧而不明,犹为物所掩覆之象,是为童蒙之“蒙”。此卦内坎水而外艮山,山下有水,水气成蒸为雾,昏不见山之义,故名曰《蒙》。

蒙:亨。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初筮[29]告,再三渎,渎则不告。利贞。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水蒙卦

▲ 甲骨文蒙

“蒙亨”之亨,与《屯》之“元亨”同,非谓即蒙即亨,谓蒙昧者能以先觉为师,以启其聪明,斯蒙者亨矣,故谓之亨。“我”指师言,“童蒙”指子弟言,外卦《艮》少男,故有童蒙之象。童蒙而求聪明,莫善于求师,其得师也,宜以至诚请益。《礼》曰,往教者,非礼也,是师无往教之礼,故谓之“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盖弟子之求师,与揲筮求神者同,故谓之“初筮告”。初则其发心也,诚一而不杂,迎其机以告之,其道亨也。若至“再三渎”,则私意起矣,杂而不纯,故不告,即《少仪》所谓“毋渎神”之渎。“不告”,即《诗·小旻》所云“我龟既厌,不我告犹”之义。《说卦传》曰,《艮》为手,自二爻至四爻,互卦有《震》,《震》为草,即以手揲蓍,“初筮”者,其象取此。且六五有颐口之互象,以虚中之孚而问也。“告”者以九二坎之舌,与震之声应之也。“再三”者,三爻四爻为颐口之象,连渎不已,亨贞之道胥失矣。拒以不告,教者之道正,而求者亦不敢不正,故曰“利贞”。

《彖传》曰:山下有险,险而止,蒙。蒙亨,以亨行时中也。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初筮告,以刚中也。再三渎,渎则不告,渎蒙也。蒙以养正,圣功也。

《屯》之后次以《蒙》,谓山川之位既定,万物繁茂,然犹是蒙昧初启。卦象艮山之下,有坎水之险,水自山上而下,流而为坎。其初为雨为水,不知所自来也。《艮》止也,故“险而止,蒙”;《坎》通也,故“蒙亨,以亨行”。《艮》止则阴气闭结,故暗;《坎》通则阳光透发,故明,有由蒙生明之象。此卦自三爻至五爻而为《坤》,坤为地;自二爻至四爻而为《震》,《震》为崔苇,山下之地生崔苇蒙茸,是《蒙》之象也。

以此卦拟人事,有蒙昧无知之象。人幼而智识未发,谓之“童蒙”;不学而不知道义,谓之“困蒙”。六五“童蒙”柔中,天姿本美,幼而无知,功宜养。六四“困蒙”重柔,气禀本昏,而又不知自勉,利宜发,故谓之“山下有险,险而止,蒙”也。九二以刚中而应六五,六五为主,九二发其蒙。以阳爻为师,阴爻为弟子,故师得二爻之阳,以应弟子之求,谓之“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志应也”。弟子得五爻之阴,以求师之教,当致其精以叩之,谓之“初筮告”,若再三请益,渎慢不敬,则不告也。《易》之理如此,盖师教通于神道,凡人于未来之事,不得不问之于神,神之教之,所谓“受命如响”也。故告蒙亦曰“初筮”,言神之与人,犹师之与弟,应以诚求,不应以慢渎,谓之“再三渎,渎则不告,渎蒙也”。是以“困蒙”者,圣人所欲启发,“童蒙”者,圣人所欲养正也。养正之道,非由外加,亦即葆其固有之天真而已。凡人之受生于天也,耳自聪,目自明,父子自有恩,君臣自行义,莫不自具也。人能不失赤子之心,则亲亲长长而天下治平。且“童蒙”者人生之初也,“童蒙”而无所养,他日欲望其圣,不可得也,谓之“蒙以之正,圣功”也。

以此卦拟国家,上卦之政府,有山之性,傲然而在高位,固守而不动,乏奋进之精神,怠于政事,而不眷顾下民,惟以刚重镇压之;下卦之人民,有水之性,犹水之就下,陷于困难之中,苦其生活,忘教育之道,不知国家为何物。故《屯》《蒙》二卦,皆为洪荒之世,人民逸居而无教,争夺以谋生,弱肉强食,知己而不知有人。夫天下之人,当其智识未开,而导之于善,则其教易行,及其嗜欲既炽,天良已汩,则其教难行。政府当此时,宜开导斯民,使之就产业,待其衣食之丰足,而后可教以礼义。得此卦知政府之施政,未得其宜,国家之教育,亦误其方,人心激昂,不保无冒昧之举动也。政府既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而下犹不从,不得不出之以政刑,击而除之,亦势所不免也,是以上爻有“击蒙”之象焉。

蒙之时,君子小人,皆不得其位,是非颠倒,邪正混乱,六四一爻,独得其正,亦不容于世,君子为小人所排挤,而不得于世,是国家之蒙也。蒙之世,六五之君,阴柔而顺良,异日听明大启,必将为圣明之君。以尚在幼稚,其德不普于天下,幸有九二之大贤,与之相应,是朝廷之师傅,而负发蒙之重任者也。此爻非以臣求君,而君求臣也,犹太甲之于伊尹,成王之于周公,谓之“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也。且以此治国家之蒙,包容蒙昧之民,诱掖扶导之,可以全教育之功,若犹有不奉教益,懒惰放恣,不知俊改,初六所谓“利用刑人”者,戒之深矣。

通观此卦,初六与上九,治蒙之始终也。九二当启发众蒙之任,六五“童蒙”之主,六三则女子之蒙也,六四“困蒙”之下愚者也。故初六蒙昧之民,而不知受教,不勤民业,以致陷于困难,处之刑辟,以惩其非,是以曰“发蒙,利用刑人”。九二为师,具顺良宏涵之德,善容众蒙,训导得直,得继祖先之志,使之守其业,故曰“包蒙吉”,“子克家”。六三,其性奸邪,不从教导,故曰“勿用娶女”。六四有顽固强慢之性。不听师教,自陷困苦,故曰“困蒙,吝”。六五犹是赤子,天性纯正,但智识未开,童稚而居君位,克顺九二师傅之教,遂成达识,此圣人之蒙,所谓聪明睿智,而守之以愚者也,故曰“童蒙,吉”。上九师教不得其正,不以德化,而以刑驱,是为寇也,故曰“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也。

《易》中六爻之义,初爻对上爻,三爻对四爻,其义自易明也。例如此卦初爻用刑,上爻用兵以击之;二爻“包蒙”以应五爻,五爻“童蒙”以从二爻;三爻见二爻而失身,四爻远二爻而失利。诸卦之例,大凡如此。

《大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

《坎》为水,今不言水而言泉,《易》之例,以水概取险难之义,故避之,取象于泉之始出也。泉之始出于山下,涓涓清澈,不染尘汙,犹童稚之性,自具天良,得勃然发育之势,故取其义,而名之曰“蒙”也。得于心曰德,见于事曰行,山有生育之德,泉有流行之状,山之生物无限,水之行地不避险易,注诸于江,朝宗于海。君子法此象以果决其行,养育其德,所谓义所当为,勇往直前,无因循畏缩之弊;理之得于心者,优柔厌饫,无虚骄急迫之患。彼世人之不得实用者,辄云思而不能行,当因此而反省也。此卦自二至四为《震》,《震》为行,良为果;又自二至上为《颐》,《颐》为养,即育也。

【占】 问战征:《象》曰“山下出泉”,是潜伏之水也,有伏兵之象。君子谓军中之将帅也。“果行育德”,果者果敢也,育者蓄养也,谓当蓄其锐势,而果决以进也。

○ 问营商:玩《象》辞,想是开凿矿山生意。当果决从事,吉。

○ 问功名:是士者素抱德行,伏处深山之象。曰“山下出泉”,终将出而用世也。

○ 问家宅:知是宅坐向坎艮。曰“山下”,必近山也;曰“出泉”,必有泉流出其下也。君子居之,其宅必吉。

○ 问婚嫁:坎辰在子,上值女,《圣冷符》曰,“须女者主嫁娶”。《艮》下《兑》上为《咸》,二气相感,故曰“取女吉”。“山下出泉,蒙”,是婚姻之始也。

○ 问疾病:艮止坎险,病势必热邪渐陷于内,待初爻发蒙,邪气外发,可保无虞。

○ 问六甲:生男。

初六:发蒙,利用刑人,用说桎梏,以往吝。

《象传》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

凡人而不喻道理,不通事情者,皆谓之蒙,“发蒙”者,启发蒙昧,使之明晓也。“刑”者,所以治违教犯法之人。“桎梏”刑具,在足曰桎,在手曰梏。“说”,脱也。初爻阴柔而失中正,居六爻之最下,陷坎险之底,如入幽暗之地,不见明光,是爻之象也。“发蒙”者,非不欲诱掖之,劝勉之,无如教之不从,则不得不以刑罚齐之,一经悔悟,便脱刑具,不敢或猛,亦足见发蒙者之苦心也,故曰“利用刑人,用说桎梏”。古圣人之治民也,教化以导其俗,刑罚以齐其众,圣人虽尚德不尚刑,而亦未尝偏废也。按,艮为手,互卦《震》足,手足交于坎险,有桎梏之象。又《坎》通也,《艮》止也,如能通达,遂即罢止,有脱之象也。若执法过严,下既改过,上复苛责,不特阻其自新之路,或激而成变,故谓之“以往吝”也。盖治民之蒙,不可太宽,亦不可太急,戒之以刑,改则脱之,所谓“恩威并行,宽猛相济”者,发蒙之道,斯得之矣。用刑固非圣人本意,然国家设法,所以齐不齐以致其齐也,若使有罪者皆脱网而去,则法将安用?顾刑法所主,宜大公至正,罚一人而使千万人知畏者是也,故曰“利用刑人,以正法也”。此爻变则为《损》,《损》之初九曰:“已事遄往,无咎。酌损之”。其斟酌适宜之义可见也。

【占】 问战征:爻曰“发蒙”,是为伐暴讨罪之师,如大禹之征有苗,格则罢师而还,故曰“以正法也”。

○ 问营商:初居内卦之始,是必初次谋办也。《坎》为难,爻曰“发蒙”,曰“用刑”,知营商必有阻碍,殆将兴讼,得直理直即止,若欲穷究,恐有害也,故曰“往吝”。

○ 问功名:欲往求荣,恐反受辱,宜自休止。

○ 问嫁娶:初居始位,爻曰“发蒙”,必在少年订婚。既多事变,罢婚可也。

○ 问六甲:初爻阴居阴位,生女,又恐生产有难。

【例】 余亲族田中平八氏来,以其弟某放荡,欲使之悔悟,将以某托余家,筮得《蒙》之《损》。

断曰:《蒙》之卦象,山为水气所蒸,朦陇不明,故谓之《蒙》,在人为邪欲所蔽,以致事理不明也。某之为人,才智胆力,悉类其父,但年少失教,竟习纨绔,不知艰难,故浪费货财,好与匪僻为伍。今使暂居余家,当先谕以处世之道,禁止他出,使之悔悟前非,是亦“发蒙,利用刑人”之义也。至其兄虽托于余,其母未免溺爱,恐有怨余教诲过严者,谚曰“人莫知其子之恶”,此之谓也。

既而果如此占,教之一年,因其伶俐之性质,遂生后悔,可望后来之成人也。

九二:包蒙吉。纳妇吉。子克家。

《象传》曰:子克家,刚柔接也。

“包”者,包容之义,“包蒙”者,包容众《蒙》而为之主也。“纳妇”者,受众阴而为妇也。“包蒙”,言其量之能容;“纳妇”,言其志之相得;“子克家”,言其居下而能任事,故曰“吉”。二爻以阳居阴,具刚明之才,中和之德,当启蒙之任,能以宽严适宜,训导有方,可为君蒙之师也。《蒙》一卦,只有两个阳爻,余爻皆阴。上九之阳过刚,至于“击蒙”,惟九二之阳得中,故能“包蒙”。且二爻之位,臣也,子也,在臣则与六五柔中之君,阴阳相应,斯内为同僚所悦服,外为众人所归向,虽妇人之性柔暗难晓,能以柔纳之,自得亲睦,故谓之“包蒙吉,纳妇吉”也。在子则能事六五之父,统众阴之子弟,以修齐家道,故曰“子克家”。夫子能治家,则家道日隆,父之信任专矣;臣能敷教,则民德日新,君之信任专矣。《象》曰“刚柔接也”,即所谓上下合德也。《象传》之意,以二为臣,则以五为君,以二为子,则以五为父,事虽异,义则一也。刚指九二,柔指六五,九二与六五,阴阳相应,以刚中之子,继柔中之父,能治家道,谓之“子克家,刚柔接也”。以阳刚爱阴柔,故有“纳妇”之象;居下位而能任上事,故有“子克家”之象。互卦为《震》,《震》为长子,有主器成家之象。

【占】 问战征:二爻以阳居阴,爻曰“包蒙”,有包括群阴之象。《象》曰“刚柔接也”,刚柔者两军也,“接”,接战也,“克家”,犹言克敌也。占例妇为财,子为福,既克敌军,又纳其财,并受其福,大吉。

○ 问营商:二上以两阳包三阴,一阳在内,一阳在外,有包罗财物,出贩外地之象,故曰“包蒙吉”。“纳妇”者,是必旅居纳妇也,有妇复有子。‘克家”者,必其子能继父业也。

○ 问功名:想不在其身,而在其子也,故曰“子克家”。

○ 问家宅:曰“包蒙”,以《艮》包《坎》,是必山环水抱之地。曰“纳妇”,曰“克家”,是宅必有佳妇佳儿,克振家业,吉。

○ 问婚姻:玩爻辞,有二吉,明言有妇有子,吉莫大焉。

○ 问六甲:生男,主富贵。

【例】 友人药师寺氏来告曰,余自少努力,业务励精之久,渐兴家产,然不幸无子,因养亲族之子,以家产托之。故亲族中皆欲为吾子之想,务辅助之,使之各就产业,各营一家。无如彼多不知处世之苦,不思余之家产,出于焦心竭力之余,洵非容易。而一族中互怀不和,颇生嫉妒,余之所言,亦皆阳顺之而阴背之,恐余之殁后,必至亲族敌视,余心所不安也。处之如何而可?为请一筮。筮得《蒙》之《剥》。

断曰:人当幼稚之时,首宜求师就学,教以道义,启其聪明,长则自能兴事立业,克成家道。若弃而不教,不得诿其咎于子弟,谚云“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可为戒矣。然教之道,有严有宽,严则致怨,不如宽而有恩,故曰“包蒙吉”。且此卦上互《坤》,《坤》母也,下互《震》,《震》子也,是教其震子,并坤母,而亦容纳之,是以吉也。迨其子长成,克其家,斯不负教者之苦心矣。在足下智识活泼,勉强起家,能分财以抚育亲族,使之各居其业,继承祖先,其情可谓挚矣。而欲使亲族,咸知奋勉,一如足下之经营,其望未免过奢也。亲族中既无足下之才,又无足下之运,殊难相强。今占此爻,明示“包蒙”二字,盖劝足下惟以包容为量,不须苛责。人之至亲,莫如父子兄弟,往往父子兄弟之间,性情不同。父不能使其子皆为肖子;兄不能使其弟皆为悌弟,况于亲族者乎?惟一一以包容待之,斯明者必能知恩,而不明者亦将感而自化,斯彼此可以无忧矣。

六三:勿用娶[30]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

《象传》曰:勿用取女,行不顺也。

“金夫”,犹曰丈夫也,金者,阳爻之称,取刚坚之义,指九二。九二包君蒙,故有富之象。曰“金夫”者,为别上九正应之夫。三爻阴柔而不中正,暗昧而居坎险之极,不能守贞而待时,故求而不止,欲而不择,其行偏僻,其事暧昧,见九二为君蒙所归,得时之盛,因舍上九正应之夫,欲从近比之九二。操行不正,不能复持其身,娶此多欲之女,必无所利也,故曰“勿用娶女,见金夫,不有躬,无攸利”。艮山止而不动,坎水流而不止,可见“不有躬”之象。又《坎》为盗,此爻变则为巽,《巽》为近利,见人之有金,破节败名,不复知有躬。此爻又变而为《蛊》,以《巽》之长女,从艮之少男,惑乱之象。爻辞虽指女与夫言,亦喻辞耳,凡阴柔多欲者,皆可类推。九二有刚中之德,必不比六三而为不义之行,惟六三以不中正,欲自比九二,故系辞于六三,以见罪在六三也。《象传》之意,谓阳倡而阴和,男行而女随,顺也。以女求男,于理已悖,况舍正应之夫,而从比近之金夫乎?故曰“勿用娶女,行不顺也”。

【占】 问战征:爻曰“勿用娶女”,女阴象,凡占书以女爻为财,金亦财也,言行军宜散财以容众,不宜敛财以取怨。如掳掠财物,必致师败身亡,曰“勿用”,戒之深矣。

○ 问营商:六三以阴居阳,阴内阳外,是必行商出外也。行商最忌贪色,男恋其色,女图其财,一入骗局,小则破财,大则伤身。《象》曰“行不顺也”,顺与慎音同义通,可不慎哉!

○ 问家宅:玩爻辞,所谓“牝鸡司晨,惟家之索”,是宜深戒。

○ 问功名:妇道通于臣道,见财忘义,必致声名破败,为女不贞,即为臣不忠也。

○ 问六甲:生男。

【例】 某贵显当维新前脱藩,而与诸藩浪士交,共倡大义,奔驰东西,偶归乡里,遂为藩吏所忌。亲族多疏散,以致妻女亦不善遇,正如苏秦归来,裘敞金尽,妻不下机,嫂不为炊时也。既而维新之世,仕升显职,设邸东京,招致家族,彼糟糠之妻,性质朴野,容貌动止,多不适意。加以前日疏己之嫌,遂去之,外押一妇,情好最密,谋纳为妻。一日来谓曰:予将娶妻,请占其良否?筮得《蒙》之《蛊》。

断曰:《蒙》者,物之蒙昧而未发达之称,为幼稚之义。然非专指童蒙,凡人无道义之教者,总谓之“蒙”。今足下欲娶情妇,占得此爻,爻辞曰“见金夫,不有躬”此女必有淫行,想是艺妓之女。“金夫”者,谓将以金赎其躬矣。恐品格不正,难谐永好。此女以一时之举动,投足下之意,足下将欲娶之,若娶此女,后来恐别生葛藤,系累不绝,其有悔必也。足下阀阅家风,素守清白,如娶艺妓,必不适堂上之意,而彼妇暂时忍耐,未必能永守清规,足下即不去之,彼亦将下堂求去也。

某不用余言,纳之,后果如此占。

六四:困蒙,吝。

《象传》曰:困蒙之吝,独远实也。

四爻以阴居阴,其位不中,如艮下山足,牢不可移,谓顽固而不知迁善也。近六五之君,才拙而任重,无贤者以辅导,故不堪困苦,而终为鄙吝之行,所谓“困而不学,民斯为下”者也。盖《艮》之少男,柔弱不中,昏蒙未启,与群宵为伍,是自困也。况上有《艮》山而不能进,下有坎险而不能退,应比皆阴,无刚明之亲援,凡亲我者皆阴柔不正之徒,则聪明无自发,昏昧无由开,是以其为事也,无不困也,谓之“困蒙,吝”。窒而不通曰困,纳而不出曰吝,困犹病者之忌医,吝犹过者之讳师,如此者,教之虽以其道,不能从也,其吝甚矣。《象传》之意,此卦初爻比九二,三爻应上九而比九二,五爻应九二而比上九,各有阳刚之应比,得贤师良友之辅导,独此爻陷三阴之中,而不得刚实之师友,故曰“困蒙之吝,独远实也”。独者,无助之谓,阳以生为主,故称实也;“远实”者,自我远道之义也。人而远道,孟子所谓自弃者。

【占】 问战征:行军宜深入显出,曰“困蒙”,是入阴险之地,而不能出也,故困。足以济困者,在初爻之阳,六四距初间隔二爻,阳为实,故“远实”。是知救兵在远,不能及也。凶。

○ 问营商:经商之道,宜亨不宜困,宜通不宜吝。“实”资本也,“远实”则伤其资矣。困蒙之吝,其道穷矣。

○ 问时运:“蒙”,暗昧也,“困”,厄穷也,蒙而困,其终困矣。

○ 问家宅:据爻辞观之,家业困苦,宅地亦幽僻,《象》曰“独远实也”,是必孤村而乏邻居也。

○ 问六甲:生女。是女必少兄弟,故曰独。

【例】 乌尾得庵居士,余素所敬信也。明治二十三年十二月,与古庄嘉门氏等数人访余,曰:明年以国会开设之期,吾辈立一主义,欲有所倡导,请占其气运如何?筮得《蒙》之《未济》。

断曰:此卦山前水气蒸发,朦胧不明之象。《易》有《屯》、《困》、《蹇》、《坎》四难卦,其当之者,不能容易脱险,如《蒙》则否,虽陷坎险,由其爻之所居,有智识者,自得免险也。今以四爻观之,承乘应皆阴柔,无助吾之力,在人则无贤师良友,不得启发其蒙之时也,故曰“困蒙,吝”。君学通古今,才兼文武,其所欲倡导之主义,为天下之公道,加之以卓绝之识见,豪迈之胆力,故以理论之,如天下无敌者。然得蒙卦则天下之人,总如童蒙,不识是非邪正,犹暗夜不辨鸟之雌雄,是以君虽说得中正道理,终不能开发其悟。“困蒙”者,是无其效也,然过此一年,至五爻“童蒙吉”之时,下有九二阳爻之应,得以辅导,自可大遂其志也。

后果如此占。

【例】 明治二十七年冬至,占二十八年贵族院院议,筮得《蒙》之《未济》。

断曰:此卦山下有水之象,水自山上流下,前途不知所之。人亦如此,故虽贤哲之士,得此卦则固有之智识,为物所蔽,为言行蒙昧之时也。今以贵族院见之,若不觉自己之蒙昧,而焦虑国事,犹瞽盲之人,不见全象,而评其形状,谓之“困蒙之吝,独远实也”。为明年院议不举之占也。

六五:童蒙,吉。

《象传》曰: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五爻以阴居阳,柔顺谦虚,下应九二;艮之少男,得柔中之德,而居尊位,幼主临下之象。九二之贤臣,有刚中之德,能辅佐六五之君,在幼主自知年少,委政贤相,无为而治,如成王之于周公是也。人主能不挟威权,舍己从人,任贤不二,如“童蒙”之得贤师,专心听受,故曰“童蒙,吉”。《象传》之意,以人主之尊,生长富贵之中,不知处世之艰苦,往往疏忠言,远耆德,以致败乱国家,在所不免。今六五能顺九二,故曰“童蒙之吉,顺以巽也”。此爻互卦为《坤》,《坤》为顺,变则为巽,顺《巽》二字,出于此。

《易》中以九居五,以六居二者,虽当其位,其辞多艰;以六居五,以九居二者,虽不当其位,其辞多吉。盖君贵以刚健为体,在虚中为用,臣贵以柔顺为体,以刚中为用,斯上下交而其志同也。是卦之通例也。

【占】 问战征:五互《坤》,辰在未,值井,弧矢九星在井东南,主伐叛。又东为子孙星,曰“童蒙”,是帅子弟以从军也,故吉。

○ 问营商:五为卦主,爻曰“童蒙”,是必店主尚在童年。五应二,正义云“委物以能”,谓委付事物于有能力之人,是委二也。盖五爻店主,自知年少,顺从二爻,以为经纪,故曰“童蒙吉”。

○ 问功名:年在“童蒙”,功未成,名未就,惟能顺听二爻师教,则成就未可量也,故曰“吉”。

○ 问婚姻:《蒙》上体艮,艮为少男,是以幼年定姻也,故曰“童蒙吉”。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福原实君,一日来访,告以荣转冲绳县知事,且请占前途吉凶。筮得蒙之涣。

断曰:此卦事物之理未明,蒙昧幼稚之象,故谓之《蒙》。按此卦以阳爻为师,以阴爻为弟子,今六五阴而应阳,以位得中正,犹童蒙之天禀本美,绝无私欲,故吉。足下之性质温厚沉实,余之所知也,赴任之后,接待僚属,宜磊磊落落,不挟一私,豁达大度,虚怀听受,自然上下同心,彼此相待,公私皆有益也。以《蒙》卦见之,足下初莅其任,风俗人情,未免蒙昧无知,择属官中通达事务者委任之,藉彼之明,启我之蒙,是为紧要。此占有实与足下之性质符合者,足下能体认事理,而从事县务,后必奏实功也。是所以曰“童蒙吉”也。

【例】 明治二十七年冬至,占明年众议院之形势,筮得《蒙》之涣。

断曰:《蒙》者山下有水之象,在人为智识不明,不知事理之方向也。先是众议院创议,节省政费,每年减之,不详度政府之动为,不留意各国之形势。此议纷起,政府颇以财费不足为忧,后忽有征清之敕,于是众议员辈,皆作青天霹雳之想,在广岛集议,不终日而决公债一亿万元募集之议,是谓“发蒙”也。蒙也者,非谓愚也,幼而智识未开之谓,故曰“童蒙”今得五爻,有“童蒙”受教,启迪聪明之意,故曰“童蒙古”为明年院议之占也。

上九: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

《象传》曰:利用御寇,上下顺也。

“击蒙”者,谓不能“包蒙”,面杖作教刑,怒而出之以击也。此卦四阴二阳,四阴皆蒙昧,二阳均有刚明之才德,足以击蒙也。九二有刚中之德,训导中节,宽严适宜,其于蒙能包之,所谓“董之用劝”;此爻以阳居阴,刚极失中,其于蒙也,乃击之,所谓“戒之用威”。此击字,比“包蒙”之包,“发蒙”之发,凌厉严刻,不言可知矣。然“重蒙”而不从教,初发之而不知感,继包之而不知悟,教之术亦几穷矣,上九亦出于势之不得已也。至击之太甚,未免过于凶暴,是击之者,反为寇也,故曰“不利为寇”。然因其蒙顽不灵,一味优容而不惕之以威,将恐蒙极而流为寇,是宽之适以害之。击之者,治蒙虽严,正所以御其为寇也,故曰“利御寇”也。曰“为寇”者,寇在我也;曰“御寇”者,寇在彼也。《艮》为手,有击之象;《坎》为盗,有寇之象;《艮》止于上,有御寇之象。上九虽应于三,三之行不顺,是寇也,非婚媾也,故利御之也。此爻变则为《师》,《师》又有击之象,乃寇之象。《象传》之意,此卦有刚明之德,比六五而辅翼之,应六三而训导之,且自上九至六三,其应比之间,无有一阳之障碍,是为柔顺之极,故曰“利用御寇,上下顺也”。

【占】 问战征:上辰在戌,上值奎,奎主库兵,禁不违时,故曰“利御寇”。

○ 问营商:商业一道,全在利用,又贵顺取。逆取为寇,顺取则为御寇。“上下”者,卖买两家,卖买和洽,则上下顺矣。吉。

○ 问婚姻:“击蒙”,马郑作“系蒙”,恰合月下老人红丝系足之意。《屯》卦两言“匪寇婚媾”,是佳偶为婚,怨偶为仇之谓也。利用御寇,必为佳偶。妇道贵顺,《象》曰“上下顺也”,是必家室和平也。吉。

○ 问六甲:生男。此男童年,必宜严教。

【例】 明治二十七年冬至,占二十八年我国与英国交际,筮得《蒙》之《师》。

断曰:此卦山下有霭,朦陇不可远望之象,故名此卦曰《蒙》。人得此卦,为彼我之情不通,而不知所为也,国家之交际,亦犹是耳。夫智识未明者,谓之“重蒙”,此卦各爻有教蒙之义。阳爻为师,阴爻为弟子,上爻阳而失中,持之过激,未免薄于情义,甚至反招其怨,故谓之“击蒙,不利为寇,利御寇”。今得此卦,以我国拟纯良之弟子,以英国为傲慢之师,当我国与清国交战得胜,彼因之起妒忌之念。上爻幸居无位之地,故不须劳心,即不以师视之亦可,惟敬而远之,温言宽容,以敦交谊。彼虽有干涉之举,婉辞谢之,不可结寇也,谓之“不利为寇,利御寇”也。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六十四卦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山水蒙卦 https://yijing.taijidian.cn/12871.html

《高岛易断》是日本明治时代易学大师高岛吞象研究周易占断实例的一部巨著,是世界易学史上的奇书,百余年来以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在易学领域影响巨大,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