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地天泰卦

2021-08-04 0 890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地天泰卦

泰卦(地天泰卦)【坤宫三世卦|坤上:错乾综坤-先天:北方-后天:西南|乾下:错坤综乾|先天:南方|后天:西北|天位:太阴|人位:少阴|地位:太阳】


泰:小往大来,吉,亨。

《彖》曰:泰,小往大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阳而外阴,内健而外顺,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也。

《象》曰:天地交,泰。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初九:拔茅茹,以其汇。征吉。

《象》曰: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九二: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得尚于中行。

《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象》曰:无往不复,天地际也。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邻,不戒以孚。

《象》曰:翩翩不富,皆失实也。不戒以孚,中心愿也。

六五:帝乙归妹,以祉元吉。

《象》曰:以祉元吉,中以行愿也。

上六:城复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

《象》曰:城复于隍,其命乱也。

 

地天泰卦注释

11 地天泰

“泰[56]”字,从大,从水。形以两手决水,取水从中分,流通无滞,水去而民得安居也。自昔中土,大禹治水,疏通九河,则土壤,教稼穑,奠厥民居,斯地平天成,而万民得生活于其间,永享泰平之福,是《泰》之义也。此卦《坤》上《乾》下,《坤》阴也,《乾》阳也,是天地合气,阴阳爻和,资生资始,而民物咸亨,故名此卦曰《泰》。

泰:小往大来,吉亨。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地天泰卦

篆书泰

《彖传》曰:泰,小往大来,吉亨,则是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内阳而外阴,内健而外顺,内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也。

此卦《乾》天在下,《坤》地在上,就天地之形体言之,上下颠倒,如不得其义,然此卦所取,不在形而在气。乾为天之气,坤为地之精,天地之形,高卑隔绝,以气相交,乾气上腾,《坤》气下降,二气来往,能成雨泽,雨泽成而万物生育,因名此卦曰《泰》。泰者,通也,又安也,竟也,如《彖传》所言也。

以此卦拟人事,《乾》为夫,《坤》为妻,阴阳交和,定然家室和平安乐。《乾》阳《坤》阴,阴阳二气,包括甚广,天地间一物一事,莫不各有阴阳。就人身体而言,气为阳,血为阴,阴阳齐则血气自平;就人起居而言,静为阴,动为阳,阴阳交则动静自定。此卦以《乾》下《坤》,似乎阴阳倒置,然《彖传》曰“内阳而外阴”,盖以退阴进阳,重君子而抑小人也。《易》理于阴阳消长,防维甚严。人生涉世,是宜推崇阳刚,抑止阴柔,斯二气各得其正,而万事泰然矣。

以此卦拟国家,政府体天地造化之原理,公明正大,以布人民化育之政。《乾》者,君也;《坤》者,臣也。君礼其臣,推诚以任之;臣忠其君,尽诚以事之。圣主得贤臣,以弘功业;贤士得明主,以展才猷。于是万民感其德化,和亲康乐,一道同风,是诚天地交泰之世也,谓之“上下交而其志同”也。以上下二体言之,阳为君子,阴为小人,君子在内,布政施令,小人在外,安分服教,谓之“内君子而外小人”。盖天地之间,有阳即有阴,有君子即有小人。泰和极盛之世,不能无小人,但君子能善化夫小人,小人亦乐从夫君子,两不相害,而其情相通。自我出去者阴之小,自彼入来者阳之大,小人往而各安其生,大人来而乐行其道,是泰道之成也。道有消长,即时有否泰,总括天地阴阳之交,可见世运升降之会。“君子道长,小人道消”,消长之极,正国家治乱之大防也。此卦下三爻为天下治平之时,上三爻为自《泰》趋《否》之时,君子当玩味爻辞,深察气运之变迁,维持泰运于不替也。

圣人之序《易》也,以《乾》《坤》为始,《乾》之后几十有一卦,而后始得《泰》。盖君之以《屯》,教之以《蒙》,养之以《需》,理之以《讼》,正之以《师》,和之以《比》,约之以《小畜》,礼之以《履》,而后始《泰》。故《乾》以下十卦,奇数之爻,凡三十;《坤》以下九卦,偶数之爻,亦三十,而后始得《乾》《坤》相交。开泰之运,其难如是,圣人之所以垂诫于后者深矣!

通观此卦,天气下降,地精上升,天地之气相交,始开造化之功。初九,君子得位,拔擢同气之贤者,共立朝廷,以勤劳国事,谓之“拔茅茹以其汇,征吉”。“汇”,类也,盖以同类而并进也。九二有刚中正之德,为济泰之大臣。“包荒”,谓能包容群才,即所谓“尊贤而容众”是也。然亦一于“包荒”,又必济以果决。“用冯河”取其勇敢,足以任事;“不遐遗”,谓其思虑之诚实,不惟留心于目前,且远及僻偏之域;不惟顾虑于方今,且远图长久之谋。至为国家选择人才,不涉私情,其可进者,虽仇怨而不弃,其不可用者,虽亲近而不举,谓之“朋亡”。九二之行为,公明正大,中正以应尊位,宜六五之信任不疑也,谓之“得尚于中行”。九三居阳之极,其位不中正,且值盛极将衰之时。以卦体见之,天气不能久居下,地气不能久居上,有各将复其本位之象,谓之“无平不陂,无往不复”。夫阴阳之消长,如寒暑之往来,时运使然,无如之何;然天定胜人,人亦足胜天,将陂而预防其陂,将复而预虑其复,克艰其心,贞固其守,尽其人事,以挽天运,是保泰之道也。如此则可永食其福矣。六四以阳居阴,逼近尊位,上三爻皆以虚谦接下,下三皆以刚直事上,四当上下之交,故“翩翩”相从,乐与共进,是以不徒富而从邻,不持戒而相孚也。志同道合,正《彖传》所谓“上下交而其志同”也。六五温顺之君,虚已而信任九二,降其尊而从臣,有“帝乙归妹”之象焉。用此道而获福祉,则大吉而尽善矣。上六,《泰》之终,泰极而变,有“城复于隍”之象。当九二九三之时,尽人事之孚,可以维持泰运,然怠其道以至于是,虽天运循环之自然,亦人事之所自招。上六之时,失泰之道,上下睽隔,民情离散,以兵争之,盖乱之时耳,故曰“勿用师,自邑告命”焉。盖将守其城邑,明其政教,以挽天心,拨乱而返正,亦足以保泰之终也。“平”、“陂”、“城”、“隍”,其机甚捷,其象甚危,垂诫深哉!

爻辞,初曰“茅”地之象;二曰“荒”、曰“河”。亦地之象。三曰“陂”,地之形也,以内卦皆阴,为主《坤》而客《乾》也。四日“富”、曰“实”,五曰“帝乙”,上曰“城”,皆阳之象,外卦皆阳,为主《乾》而客《坤》也。客还而主常住,其义可见矣。

《大象》曰:天地交泰,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此卦天地二气交通之活象,万物即受天地之化育也。圣人见此象以赞天地之化育,为天地之所不能为。盖天地之生万物,笼统无别,圣人能历象日月星辰,分别分至启闭而成岁功,相度东西南北山川道路,以定城邑,察天之时,辨地之利,春夏耕耘,秋冬收积,无非尽致泰之道也,谓之“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也。人民之生,必赖君上,斯得遂其生成。“财成”所以制其过,“辅相”所以补其不及也。

(附言)近年卫生之道普及,医学之研究,日益进步,种痘之法盛行,生民免夭折之患,皆足以燮理阴阳,参赞化育也。欧罗巴诸国,以土地之晓瘠,人畜之繁殖,众民生活之艰难,创举移民之略,还殖人民于南北亚米利加、亚弗利加、壕斯太刺利亚及亚细亚诸岛,维日不足。即如我国以土地与人口比较,统计前后数年,每年得四十万口之增加,生活不告不足者,抑有故也。我国之土地膏腴,全国中得米麦两作之暖地,殆居其半;维新以前,两作之地,不满十分之三,今渐增加,既居十分之七。是以人口虽见增加,而生活有资,故不忧其不足。然由今以往两作之地,所余仅居十分之三,人口增加,岁多一岁,朝野贤士,晏然犹未知预筹,不亦可忧?现今开铁路于北海道,渐次移住凡一千万人口,得减内地人民增加之半数,五十年间,犹可保国家之安泰也。其间当设殖民之地于海外各邦,以计国家永远策,谓之“左右民”。

【占】 问国家气运:正当君明臣良,黎民安泰,是全盛之时也。然盛之极即衰之渐,否泰在天,回挽在人,所当深虑,家道亦然。

○ 问谋事:事必可成,后败须防。

○ 问婚嫁:阴阳合体,大吉之象。

○ 问商业:买卖均吉,然卖出利微,买入者利大,其象于“小往大来”见之。

○ 问年成:雨水调和,丰登之象。

○ 问六甲:有男女孪生之象。

○ 问失物:须就左右近处,寻觅自见。

初九:拔茅茹以其汇[57],征吉。

《象传》曰: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茹”者,草根牵连之貌;“拔茅茹”者,谓拔茅之一根,其牵连者与之皆拔也。此爻具刚明之才德而居下,六四之大臣,阴阳相应,是在野之贤才,为大臣所荐举者也。以三阳同体,一阳进而众阳共进,犹拔一茅而其茹连类而起也,故设其象曰“拔茅茹”。自古君子得位,则贤士萃于朝廷,同心协力,以成天下之泰;小人在位,则不肖者立进,以启天下之乱,是各从其类也。今初九之“拔茅”,能引荐九二九三之贤士,相共并进,故曰“以其汇”。“汇”者,类也。初九为《泰》之始,得其正位,克履怀德之道,是以吉也,故曰“征吉”。《彖》曰“来”者,谓天气之下降;爻曰“征”者,谓君子之上进。卦以气交,自上而降;爻以位升,自下而升。凡君子之学道也,修之于身,以待其时,居天下之广阔,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欲使其君为尧舜之君,使其民为尧舜之民,是学者之夙愿也。然天命不佑,不得其志,曲肱饮水,独居陋巷,是独善其身也。然其心要未尝一日忘天下也,《象传》“志在外也”者,谓初九贤士,身虽在下,志在泽民。“外”者,指天下国家也。此爻变则全卦为《升》,《升》初六之辞曰“允升,大吉”,可以卜贤者之升进也。

【占】 问时运:有因人成事之象。

○ 问家宅:有家室团圆,人口平安之吉。

○ 问营商:得主伙合志,货财汇萃之象。

○ 问功名:有逐渐升迁之喜。

○ 问战征:以进攻获胜。

○ 问失物:宜于丛草处寻觅。

○ 问六甲:初胎者生女,三四胎则男。

【例】 明治二年,某藩士氏来,请占从事商业之可否,筮得《泰》之《升》。

断曰:此卦其象为天气彻微地下,地气升腾天上;以人事言之,是被我相合,上下相通之会也,故谓之《泰》。今得初爻,其辞曰“拔茅茹”,夫茅之为物,其茎虽分生,其根则相连。想足下旧交,必有奉职宦途者,就其人而谋仕途,事可必成。余观足下之貌,适于为官,不适于为商。余据《易》理断之,知足下之人品才力,宜从友人而谋进身也。

后此人果从事仕官,渐得升迁。

九二:包荒,用冯[58]河,不遐[59]遗,朋亡,得尚于中行[60]

《象传》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荒”,如洪荒之荒,又兼荒野之义。“包”者,容也;“凭河”者,徒涉也;“不遐遗”者,不忘远也;“朋亡”者,犹坤为地之“丧朋”也;“中行”,犹曰中道也。此爻具刚明之才,秉中正之德,与六五之君,阴阳正应,匡王佐霸,是有猷有为之荩臣也。盖其雍容大度,能包容荒远之细民,抚育教诲,使无一夫不得其所;且有冯河之果断,不流文弱,故曰“包荒”、“用凭河”。自来圣贤之心无弃物,非包荒不足示天地之慈祥,非冯河不能发天地之威怒,雨露雷霆,宽严兼济,而又不弃幽遐,不私习近。九二能体此刚中之德,光明正大,符合中道,故曰“不遐遗,朋亡,得尚于中行”。治泰之道,有此四者,所谓宽则得众,信则民任,敏则有功,公则众悦;诚不失中行之德也。而其要首在于宽,故《象传》统举“包荒”二字以括之,谓其得配中行,以光大也。旨深哉!

为活用占筮,姑就开拓之事而言之。“包荒”者,谓荒野也。“用冯河”者,谓开垦荒地,诱导无业贫民,开道架桥,以从公役。“不遐遗”者,谓极至深山幽僻之地,越险犯阻,而开拓之也。“朋亡,得尚于中行”者,谓无朋比之私,率众而举事,得天下之爱敬者是也。盖“包荒”,仁也;“冯河”,勇也;“不遐遗”,智也;“朋亡”,公也。备此四德治天下,尚有余力,若夫有包容而无断制,则非刚柔相济之才也。不遗遐远,而或阿私党类,则偏重而失公正之体。故必包容荒秽,而又果断刚决;不遗遐远,而又不私昵朋比,则不忘远,不狃迩,是合于中道者也。《象传》“以光大也”者,谓胸次宽阔,有容人之量。“光”则其明足以有照也;“大”则其器足以有容也。

【占】 问时运:目下正当功名显达之时,可以远游海外,创兴事业。

○ 问仕途:有奉使远行,或从事军征之兆,均获吉也。

○ 问商业:利在行商,贩运外物。

○ 问失物:定坠落水中,恐难寻得。

○ 问疾病:不吉。

○ 问家宅:用人宜宽,处事宜决,不可专信仆从,致《损》家业。

○ 问战征:有怀柔远人,征伐不庭,疆宇日辟之势。

○ 问六甲:生男。

【例】 东京友人某氏,在常陆欲开垦沼地,请占吉凶。筮得《泰》之《明夷》。

断曰:“泰”古字,象人以左右手决大水之形。凡洲泽之地,由大雨骤降,山岳砂土,冲激崩坠,随流壅积而成,其中低所,或为湖水,或为沼陂。足下今欲开垦沼地,其有利益于社会,以助国家之经济,可知也。爻辞“拔茅茹”者,谓芟除芜草,播种五谷,开垦之好结果也。又“包荒”,谓买荒地之象;“用冯河”,谓尽力乎沟洫也。盖人有巨多之财产,往往以安乐送世为目的,使子孙可永享素餐,以为上策,而不知此真失策之大者。何则?凡世间富者,不计公益,贫者无由得衣食;贫者不得衣食,必至不顾礼义,败坏廉耻,其极至犯禁令而罹法网,谓之国家乱民,乱民之起,皆由游手坐食而来也。足下能包容此辈,奋发而抛资财,欲为众人开垦沼地,藉以赈济饥寒,其志气操行,光明正大,诚有超绝于朋侪者也,故谓“朋亡”。足下之为此事业,利己利人,谓之“尚于中行”,必光大也。友人曰:谨奉命。然余年老,不能亲至其地,监督工业,目今紧要事务,欲余所信任某氏为代理,委以此事,请筮以决之。筮得《坤》之《豫》。

爻辞曰:“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断曰:此卦全卦纯阴,无一阳爻。《易》之道,阳为尊,阴为贱,今筮得此卦,恐其人为卑贱之小人也。世之皮相者,皆就人之阶级,以别贵贱,余则专论心术。第一不为己谋而为人谋,众人之所喜,己亦喜之,众人之所恶,己亦恶之,其性情之所发,公正而无丝毫之私,是为上。第二,己之所欲,望人亦有之,万事以和衷相济,不任己之自由,是为其次。第三,专顾利欲,不顾亲戚朋友,苟所得利,遑知廉耻,是为最下。此余之平素所持论也。自来上智之人,生性完善,不见异而思迁,谓之贵人;下愚之人,其心残忍卑鄙,偏于不善,谓之贱人。《坤》之初爻曰,“履霜,坚冰至”,谓争利而至犯上作乱;上爻曰“龙战于野”,谋利而至相争相战,两家俱伤。如委此人以任事,犹售盗以键也,宜括财囊之口而戒于心焉,谓之“括襄,无咎无誉”。此事必当自任,未可委人也。

友人乃从予言。

九三:无平不陂[61],无往不复,艰贞无咎。勿恤[62]其孚,于食有福。

《象传》曰:无往不复,天地际也。

“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者,时运变迁之常,犹月满则亏,花开则落。此爻以全卦见之,正当泰运全盛之时,然玩占爻位,为阳穷阴逼,《泰》之时将终,《否》之时将至也。凡物中则平,过中必倾,天数人事皆然。《泰》至九三,天道复其上,地道归其下,君子抚泰运之极,惟当尽人事以挽回天运,是以思患预防,常惕艰危,如是则可以无咎。此爻重刚不中,互卦有《震》,居健动不止之体,健进一步,即为陂复之象。是《乾》本上也,《坤》本下也,下交上,故《乾》居内而《坤》在外。《乾》苟不安于下,必上而迫《坤》,《坤》苟不得安于上,必下而夺《乾》,故曰“无平不陂”。复而不听其复,持其平,守其往,防微杜渐,用保厥终,凡小人欲乘怠而入者,君子则弥思其难,小人欲伺隙而攻者,君子则必保其贞。其操心之危如此,则举动措置,必无有过咎也,故曰“艰贞无咎”。夫天下之事,未有不戒惧而能保其终者也,《易》之垂诫,于始终消长之机,最为深切。世运之陂复,犹日月之食也,当食霎时晦冥,过时而复光明,故曰“勿恤其孚,于食有福”。“食”即蚀也。以日月之食喻祸,而以食终而光明喻福。

按:六十四卦中,不拘爻之阶级,专以内外卦分时运之转迁者四卦:《泰》、《否》、《既济》、《未济》是也。此卦以内卦三阳,为《泰》中之《泰》,以外卦三阴,为《泰》中之《否》,盖以阳为有余,为实,为富,阴为不足,为虚,为贫。九三居内卦之极,遇六四而当《乾》《坤》二体之会,为《泰》中之《泰》将终,六四居外卦之始,为《泰》中之《否》将来,故于三四两爻,示时运之转变。《象传》曰“天地际也”者,“际”即交际之际,是阴阳之两交接也。

【占】 问时运:谨慎者昌,逸欲者败,最宜留意。

○ 问商业:现虽失意,后必大利。

○ 问战征:须防敌兵埋伏,宜固守,不宜进攻。

○ 问失物:不久即得。

○ 问生产:虽危无咎,必生福泽之儿。

○ 问家业:宜谨守先业,可以永保富也。

○ 问疾病:少者无咎,老者大限有阻。

【例】 明治十八年,奉故三条相公之命,占公气运于滨离宫,筮得《泰》之《大壮》。此时陪从者,为武者小路君、福泽重香君两氏。

断曰:此卦太阳之火气,透彻地下,地精为之蒸发,天地之精气相交,万物发育,国家安泰之象也。拟之国家,政府之恩惠,透彻下民,下民之情志,上达政府,君能信任臣,臣能服从君,故曰《泰》。然《泰》之极,变而为《否》,是阴阳消长,自然推移之运也,故有自《泰》趋《否》之时,又有自《否》趋《泰》之时。此卦内卦三阳,泰平最盛,外卦三阴,自《泰》趋《否》。今筮得三爻,第三爻内卦之极,《泰》中之泰既去,将移外卦之阴,将转入《泰》中之否也,故爻辞曰,平者无不遂陂,往者无不复返,喻时运变迁之义。在时运使然,原非人力所能争,然保其固然,防其未然,惕以艰危,矢以贞诚,人定亦可胜天,故谓之“艰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阁下声名显赫,勋业崇隆,可媲尹周,小心翼翼,持盈保泰,自有鬼神默相呵护也,故《象传》曰“天地际也”。

后相公解显职,就内大臣之闲位,永矢尽诚,克光辅翼之业。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邻,不戒以孚。

《象传》曰:翩翩不富,皆失实也。不戒以孚,中心愿也。

“翩翩”者鸟刷羽之貌;“邻”者,指六五、上六而言。此爻在泰之时,上与二阴在外卦,皆与下应。阴柔之质,宜在下位,今居上体,志不自安,故上三爻相连,同欲下行,是上者以谦虚接下,不待告诫而自信孚,谓之“翩翩不富,以其邻,不诫以孚”。“不富”者,阴虚之象。此爻是运过中,《泰》将转《否》,为小人合志,谋害正道之时,君子所当戒也。五上皆阴,不富识量,故《象传》曰“翩翩不富,皆失实也”。“皆”者,指《坤》之三阴;“实”者,指阳爻。阴之从阳,犹贫之依富,今三阴在外,失所依也。然当泰之时,阴气上升,阳气下降,上下不相疑,兴国利,植民福,谓之“不诫以孚,中心愿也”。

【占】 问时运:喜得朋友同心相孚,诸事可谋。

○ 问商业:外则场面甚好,内实空虚,全赖同业相助,可以成事。

○ 问战征:粮饷缺乏,当劫掠敌粮,以供军需。众心坚固,有胜无败。

○ 问家业:本一富家,目下外强内弱,幸亲戚邻里,皆得有无相通,不忧匮乏。

○ 问失物:主遗落比邻之家,问之即得。

【例】 东京豪商某氏甲干某来,告曰:维新以来,商况大变,主家遂赴衰运,欲建维持之策,不得方向,如何而可?请筮一卦。筮得《泰》之《大壮》。

断曰:此卦天气下降,地精上升,上下安泰,共守旧规而耽安乐,无事之时也。足下今所占问,无论主人及经理伙友,皆惟知株守旧法,依向来之规则,不知随时而变迁。近今宇内各国通商,商业亦随而更新,彼家信用旧人,不谙新法,又不雇用能才,于是商业日居人后,将数代之积产,遂至艰于接续。《泰》之四爻,泰既过半,将渐入衰运,正合彼家之运也。此时欲谋立维持之策,想旧时伙友,不富于经验,宜代以适任之人,委之事权,使众人投票推荐,以定其人,悉从其指挥。旧时伙友,亦不宜恋恋旧态,勤勉从事新业可也,谓之“翩翩不富,以其邻,不诫以孚”。如此则彼家之衰运,尚可得而维持也。

某氏从余言,奋然改革其家风,至仓监辈,使之投票推荐,果得适任之人。其家至今益致繁盛。

六五:帝乙[63]归妹,以祉元吉。

《象传》曰:以祉元吉,中以行愿也。

“帝乙”者,殷纣之父也。此爻柔而居尊位,下与九二之刚,阴阳正应,恭己无为,虚心下贤,是当位之君,开太平之治者也。九二成卦之主,辅弼六五之君以成乃治,故引“帝乙归妹”,下嫁从夫,以喻圣君虚己,下礼贤臣,开国承家,永保福祉,故曰“帝乙归妹,以祉元吉”,“元吉”者,谓大吉而尽善者,即所以成治泰之功也。夫帝女之归也,非求胜其夫,将以祉之;《坤》之复下也,非欲侵《乾》,将以辅之,《彖传》曰:“上下交而其志同”者是也。又互卦有《归妹》,故与《归妹》之六五,爻辞相同。《象传》曰“中以行愿也”者,当《泰》之时,君虑《泰》极变《否》,谨慎恐惧,所愿保持之终,永享至治之福,是所谓“中以行愿也”。

【占】 问时运:目下亨通,宜谦虚柔顺,万事皆吉。

○ 问商业:宜贸达海外。吉。

○ 问家宅:得内助之贤。

○ 问婚嫁:宜远嫁远娶,吉。

○ 问六甲:主生贵女。

○ 问疾病:必得神佑,吉。

○ 问失物:拾者必自来归还。

【例】 有相识豪富某来,请占家政气运,筮得《泰》之《需》。

断曰:此卦上下通气之象,主从相应,家政安泰之时也。今筮得第五爻,尊府之财产,相承旧业,足下性质良善,家教完全,但于方今之时势,未免碍于通达。今得第二爻为之经理,能负担一切事务,忠实可靠,故家政整理,商运益盛。然旧时伙友,不免有阴相嫉妒,潜生谗毁者,好在二爻经理人,能如新婚之妇,柔顺相从,谗毁自消,得以十分尽力,克保其家,谓之“帝乙归妹,以祉元吉”。

上六:城复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

《象传》曰:城复于隍,其命乱也。

“隍”者,城壕也,无水为隍,有水为池。“城”者,筑土所成,隍者辟土所成。“城复于隍”,谓其高城崩而复旧隍也。“自邑告命”,谓从下邑发命令,而告上国也。此爻《泰》之终,将转而为《否》,其象取阴弱之君,不能制阳刚之臣,而以时运之变革为辞,以示盛衰消长之机,曰“城复于隍”。当时运既衰,天命将革,君倦于政,臣工于谗,取民无制,贿赂公行,其极必起逆乱。且军旅之要,以人和为主,上六之时,世运方否,人心不和,犹冰炭之不相容也,若以兵争之,成败难知。且城已坏而不修,岂可据此以战斗乎?故戒之曰“勿用师”。至是而君德既衰,威权尽废,武功不可用,惟退而修文,远略不可图,惟退而治近,故曰“自邑告命”。盖固守城邑,明示政教,如孟子所谓效死勿去,冀得民心,以挽天运也。“贞吝”者,圣人谓其不告命于未否之前,而告命于将否之际,惜已晚矣,虽正犹可羞也,故曰“贞吝”。《象传》曰“其命乱也”者,是上下俱乱也。彼守成之君,生长深宫之中,与妇寺为伍,虽有师传,多非正士,君则骄奢淫佚,臣则阿谀逢迎,无所不至,于是下情抑郁,不通于上,君泽涸滞,不流于下,鬼蜮奸贼,惑乱其间,终至人心离散,国家倾覆,是之谓“其命乱也”。

【占】 问时运:目下气运颠倒,宜谨慎自守,须防小人播弄。

○ 问商业:宜就小做,以待时运。

○ 问战征:攻夺城地,必胜。

○ 问家宅:防有颠覆破败,宜牢稳守业。

○ 问生产:生女。

○ 问失物:恐难复得。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六十四卦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地天泰卦 https://yijing.taijidian.cn/12815.html

《高岛易断》是日本明治时代易学大师高岛吞象研究周易占断实例的一部巨著,是世界易学史上的奇书,百余年来以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在易学领域影响巨大,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