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泽雷随卦

2021-08-04 0 855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泽雷随卦

随卦(泽雷随卦)【震宫归魂卦|兑上:错艮综巽-先天:东南-后天:西方|震下:错巽综艮|先天:东北|后天:东方|天位:少阳|人位:少阳|地位:少阴】

随:元亨,利贞,无咎。

《彖》曰: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随时之义大矣哉!

《象》曰: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初九:官有渝,贞吉,出门交有功。

《象》曰:官有渝,从正吉也。出门交有功,不失也。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

《象》曰:系小子,弗兼与也。

六三:系丈夫,失小子,随有求,得。利居贞。

《象》曰:系丈夫,志舍下也。

九四:随有获,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象》曰:随有获,其义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九五:孚于嘉,吉。

《象》曰:孚于嘉吉,位正中也。

上六:拘系之,乃从维之,王用亨于西山。

《象》曰:拘系之,上穷也。

 

泽雷随卦注释

17 泽雷随

《随》:泽上雷下,《震》奋下,《兑》虚上,其中疏流,则内动不自主,而顺从外,从外,故曰“随”,遂以《随》名卦。《兑》为少女,《震》为长男,以少女从长男,是随之义也;兑为泽,《震》为雷,雷震泽中,泽随而动,是随之象也。其义其象,皆取以阳下阴,阴必悦随,朱子所谓“此动彼悦,成随”是也。《序卦》曰,“《豫》必有随,故受之以《随》”,盖为豫悦之道,物来随己,己亦随物,此《随》之所以次于《豫》也。

随:元亨利贞,无咎。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泽雷随卦

▲ 篆书随

卦体《震》自下而震动,《兑》在上而感悦,从而应和之为《随》。盖有舍己从人,乐取于人以为善,故《随》之道,可以致大亨也。《震》为健,得夫《乾》,故曰“元亨”;《巽》于地为刚卤,合夫《坤》,故曰“利贞”。《杂卦》曰“随无故也”,谓上下各从其所处而安,不待有所为也。无故则无事,无事则何咎之有?然失之贞正,则枉己徇人,易于有咎,亦足戒也。

《彖传》曰: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随时之义大矣哉!

此卦本《坤》下《乾》上之《否》,《否》之卦顺以随健。今《否》之上爻,下入《坤》之初爻,而为《震》,其初九为成卦之主;《否》之初爻,上入《乾》之上爻,而为《兑》。是以阳下阴,以高下卑,阳动阴悦,物来随我,我亦随物,谓之《随》。“刚来而下柔,动而悦,随”也,是随之义也。凡人君之从善,臣下之奉命,学者之从义,子弟之从师,皆随也。至于人之从天,欲之从理,邪之从正,为随之善者也。随之道利贞正,若反之,则谓之诡随,即违夫时矣。君子随时而动,随时而悦,各得其宜,是以所为无不奏功,故曰“随大亨贞,无咎”。《随》之义,以动而随,不动则必不能随;以悦而随,不悦则必不欲随。雷发于下,雨水随之降于上,是泽随夫雷,上随夫下也;违其时,则雷不动,泽不悦,上下必不相随。不知随之道,必宜合时,推之天下,阴阳刚柔,莫不皆然,故曰“天下随时”。随之时义如此,岂不大哉!

以此卦拟国家,则内卦为人民,行动勤勉,从事职业,不敢上抗政府,惟从政府之所命;外卦为政府,不挟威权,惟施悦民之命令,故得上下君民之间,亲密和悦,上倡下顺,天下和平,人心镇静,此《随》之时也,谓之“随,元亨利贞,无咎”。当此之时,九五之圣明在上,居中正之位,廓然大公,相孚于善。君能虚己从臣,臣更恭顺以从君,是以初爻则“有渝”而不失其正,二爻则有“系”而不免于私,三爻则以“居贞”而“有得”,四爻则以“在道”而无咎,上爻则以“从维”而“用享”。总之,从正则吉,从邪则凶;非随之咎,其所以随者自取其咎。夫人臣随君,以诚相通,是以“元亨”;事必“在道”,以正相从,是以“利贞”。如是则君之随臣者,谏则必纳,言则必听;臣之随君者,令无不从,命无不奉。斯以动感悦,以悦应动,上下相随,而治事“大亨”,故曰:“随时之义大矣哉!”

以此卦拟人事,惟在以强随弱也。夫阳刚之人,不肯下人,是以人心常多乖离,而事业概不得成。若能以刚下柔,措置得宜,则众心必服,何咎之有?随者,不专己之意,即舍己从人,取人为善,其机甚捷,其理甚顺,其功必易成,故曰“元亨”。然随之道,有正有邪,苟其一于柔顺,必致枉道以徇人;过于容悦,则将违道而干誉,是失随之正也。惟其动其悦,悉随夫时,内不失己,外不失人,斯随得其正,咎何有焉!故曰“利贞,无咎”。《易·彖》中系“元亨利贞”之辞者凡七,《乾》、《坤》、《屯》、《随》、《临》、《无妄》,皆在上经,《革》一卦在下经,皆大有为之时,以我得乘时之势,曰“元亨利贞”。“元亨利贞”之解,详《乾》下,须参看。随时之义甚大,推之造化,则震者春也,东方之卦也,万物随之而生,《兑》者秋也,西方之卦也,万物随之而成,故春生之,夏长之,秋成之,冬藏之,各随其时也。天下之理,不动则无所随,不悦则不能随。是《随》之义也,人事莫不皆然。

通观此卦,三阳三阴,初九以阳与六二遇,阳之随阴也;九五之孚上六,亦阳之随阴也;六二以阴居阴,是阴之从阴也,故曰“系”。有系必有失,不言凶咎,而凶咎可知。六三以阴居阳,是阴之从阳也,以阴故亦曰“系”,然系所当系,系即随,故曰“利居贞”。九四是以阳而随阴,逼近于五,刚而有获,臣道凶矣;惟能感之以诚,保之以哲,复有何咎乎?九五尊位,上动下悦之主,取人以为善,吉莫大矣。上六以柔顺居《随》之极,极夫随者也,能善用其系,系亦得其正也。总之,《随》之道,宜随时为动,从宜适度,处以至诚,出以大公,不特可感格群民,且可用享上帝,将率天下为随时矣。君子观此爻,而知随时之义甚大。盖前卦自《豫》来,悦以随时,无拂逆之情。《序卦传》曰,“《豫》必有随,故受之以《随》”,人能谦以致豫,则能悦以随时。不谦则安能豫?不豫则安能随?三者道同,而机会相因,机会者,惟在于时而已,而适时莫如随。然“随必有事”,有事而后蛊,此所以《蛊》次于《随》也。是故《随》如文王之事殷,《蛊》如武王之造周。夫《易》者不测之神藏,圆妙之灵府也,观之于万物,推之于万事,无所不在,无所不赅,非神圣之道,则安能如此乎?

《大象》曰: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

此卦以《震》阳陷《兑》阴,有藏伏之象,《象》曰“泽中有雷,随”,不曰雷之动,而曰雷之有,《本义》以雷藏泽中释之,深得其旨,盖知象之取义,在雷伏势时也。君子观此象;故不言动作,但言“宴息”。雷之伏藏,在寒冬,人之宴息,在“向晦”,盖亦各随其时也。君子应天而时行,时当“向晦”,入居于内,宴息以养其身,起居随时,惟宜自适。盖其动也,与雷俱出;其静也,与雷俱入。《豫》之“作乐崇德”,《大壮》之“非礼弗履”,《无妄》之“茂对时育”,皆法春雷之动也;《复》之闭关息旅,《随》之向晦宴息,皆法秋雷之藏也。夫舍百为之烦扰,就一枕之安闲,所以养精神于鼓舞之余,以为将来应用之地。故以形息者,凡民所同;以心息者,君子所独。君子虽才德兼备,当随时适宜,否则亦必有咎,是以遇随之时,韬智藏德,辞禄不居,养晦以遵时,抱道而伏处。文王之服事殷纣,勾践之隐会稽,皆得向晦宴息之义者也,谓之“君子以向晦入宴息”。互卦三、四、五为《巽》,二、三、四为《艮》,《巽》为入,《艮》为止,即入而止息之象也。

【占】 问时运:目下气运平常,宜暂时晦藏,明年利于远行,至第五年,则可得利。

○ 问战征:宜退守,明年当小有功,必俟六年,斯敌皆就缚矣。

○ 问商业:有货一时难售,来春可以获利。

○ 问家宅:防有伏怪,夜间致多惊惧。

○ 问讼事:恐有牢狱之灾,明年又防征役远行。凶。

○ 问失物:宜在枕席间觅之。

○ 问六甲:生女。

○ 问行人:即归。

○ 问出行:以明年为利。

初九:官有渝,贞吉。出门交有功。

《象传》曰:官有渝,从正吉也。出门交有功,不失也。

此卦六爻,各以随人立义,专取相比相从,不取应爻。“官”,谓心之官,凡人作事,皆以心官主之。“渝”者变也,“有渝”者,谓变易其所主司也。官虽贵有守,处随之时,不可不知权变,变者趋时从权之谓也。此爻刚而得正,为成卦之主,主者不可随人,故不言随。“有渝”而得其正,故曰“贞吉”。“出门”则所见者广,所闻者多,不溺于私,惟善是从,则随不失时,变不失正,虚己听人,广交而有功也,故曰“出门交有功”。

【占】 问时运:目下正当换运之时,交入新运,一动便佳,尤利出门。

○ 问商业:货物当贩运出外,得利。

○ 问家宅:当以修造吉,或迁居出外,更利。

○ 问战征:击东者变而击西,击南者变而攻北,吉。

○ 问疾病:恐药不对症,宜改变药饵,乃吉。或于远方求医,更利。

○ 问失物:门外寻之,得。

○ 问六甲:生男。

【例】 占友人某就官,筮得《随》之《萃》。

断曰:此卦《兑》上《震》下,为刚阳伏而从阴,是《随》卦之所取义也。今占得初爻,足下虽学力刚强,不得不俯从愚柔,亦时为之也。凡始入仕途者,以不熟事务,每事须从老成之指挥,是又随之道也。此中固不能自主,所当舍己而从人,谓之“官有渝,贞吉”。又不宜独处,所当广交以集益,谓之“出门交有功”。后果如此占。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

《象传》曰:系小子于,弗兼与也。

刚有以自立,谓之随,柔不足自立,谓之系,故初、四、五,刚不言系,二、三、上,皆柔曰系。随则公,故无失;系则私,故有失。六二以柔居阴,与四隔位,遂系乎四,四阳而居阴,谓之“小子”,是隔位为系之谓也。系四则不能比初,初爻为《随》之主,是谓“丈夫”,故曰“系小子,失丈夫”。旧说谓二系初,失在初,阳犹微,谓之小子,五居尊位,谓之丈夫。然初为卦主,何得曰小子?五为君位,何可曰丈夫?且阳爻为丈夫,初阳爻也,目为小子,其说亦反。夫人之所随,得正则远邪,从非则失是,六二系失所系,虽无凶咎之辞,其不吉可不言而知。《象传》曰“弗兼与也”,谓天地之道,无两全之义,“系小子”,必“失丈夫”,理之当然也。

【占】 问时运:目下气运颠倒,宜自审慎。

○ 问商业:有贪小失大之惧。

○ 问家宅:阴阳倒置,有女子小人弄权,反致家主受制之象。

○ 问战征:只能捉捕敌兵,未获斩将拔旗之捷。

○ 问六甲:生女。

○ 问失物:小品可得,大件必失。

○ 问婚嫁:恐非良缘。

【例】 熊本县人尾藤判事,曾学《易》于余,同氏有女年十八,容貌艳丽,时某缙绅丧妻,以媒求婚于氏,氏因请占其吉凶。筮得《随》之《兑》。

断曰:此卦刚从柔之象,而非柔从刚之时也。今足下卜嫁女,则女家为柔,而男家为刚也。爻象以刚从柔,殊嫌相反。二爻曰“系小子,失丈夫”,想某缙绅必是老夫也,令女或不喜之,宜嫁少年小子,斯两相得也。

氏闻之,如有所感悟曰:夫妇者,女子终生之事也,不可以亲之所好,枉女子之志。遂谢缙绅。

六三:系丈夫,失小子。随有求得,利居贞。

《象传》曰:系丈夫,志舍下也。

“丈夫”,指初九;“小子”,指九四。初为《随》卦之主,以刚居阳,出门有功,谓之“丈夫”;四以刚居阴,其义有凶,谓之“小子”,系初失四,故曰“系丈夫,失小子”,正与二爻相反。初爻本欲出门求交,得三之《随》,必与之亲善,故三之《随》初,有求而得也。初以随求人,苟枉己徇人,虽得亦失,故云“利居贞”。六三才虽弱,位得其正,系“贞吉”之初,失“贞凶”之四,是得居贞之利,即随道之善也,所以求道而得道,求仁而得仁,无求而亦自得焉。互卦《巽》为近利,故“有得”。“居贞”者,谓守常止分,以道自固,以义自裁,不以动而妄求也。《象传》曰“志舍下也”,阳上阴下,三居阳位,所系在阳,所失在阴,故曰“志合下也”。一说丈夫指四,小子指初,与二爻以五谓丈夫,前后不同。且四“贞凶”,何得云丈夫?初“有功”何得云小子?于以刚从柔为随,以柔从人为系之说,亦不合。

【占】 问时运:目下交正运,求财求名,无不如意。

○ 问商业:小往大来,必得利益。

○ 问战征:主生擒敌将,必得大捷。

○ 问家宅:家道丰富,但防小儿辈有灾。

○ 问疾病:大人无妨,小人恐有不利。

○ 问六甲:恐生而不育。

○ 问失物:得。

○ 问婚嫁:主结高亲。

【例】 神奈川町净土宗成佛寺住职辨真和尚,名僧辨玉和尚之徒,修小乘之学者也,一日来问余讲《易》,感悟而欲学《易》,且云学之得成与否,请烦一筮。筮而得《随》之《革》。

断曰:《随》卦虽为刚从柔,在爻则否,阳爻曰随,阴爻曰系。今子就余学《易》,即探以内典之精奥,旁求神《易》之微妙,是所求皆天神之道,不关尘世琐细小务,故谓“系丈夫,失小子”也。故从余学易,纵使内典中有难解之事,自可求神而问之,求之必得,现世未来,皆得安心决定也。故曰“随有求得,利居贞”也。

和尚闻之,大悦,从此学《易》,今尚不倦。

九四:随有获,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象传》曰:随有获,其义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获者,取非其有之辞,“有获”者,谓得天下之心,使之随己也。是私据其所有,而不归于五,失臣道也,故曰“贞凶”。为臣之道无他,惟在以诚相孚而已,“诚则明”,明则无疑,无疑则君臣一心,德施于民而民随之。其得民之随者,相率而共随于君,足以成君之功,致国之治者,皆在此相孚有道耳,复何有咎?否则上下疑猜,即所当获,不免启挟功凌上之嫌,虽正亦凶也。九四具阳刚之才,处大臣之位,才高致谤,位重启嫌,一涉偏私,便招凶祸。惟其中之所存,一秉于诚,外之所行,一循夫理,尽其道以事上,明其几以保身,位虽高不疑于迫,势虽重不嫌于专,君嘉其让,民服其谦,得随之时,协随之宜,何咎之有?故曰“有孚在道,以明,何咎”。“有孚”者,谓有孚于九五也;“明”者,谓自明其志也。自古人臣处功名之际,不克保终者,多由我心之不孚,与不能自明其志也。如汉萧何韩信,皆受君重任,韩信求封于齐,求王于楚,无欲而不获者也,久之积疑生嫌,卒不免祸。萧何虽素知高帝之心,得保首领而终,不免械击之辱,是于“有孚”“以明”之义,犹未尽者也。如唐郭子仪权倾天下,而上不忌,功盖一世,而上不疑,可谓得“有孚在道”者矣。《象传》曰“有孚在道,明功也”,以功云者,释爻之“何咎”。盖“有孚”者,即以孚随之道;“明功”者,即明其随之功也。

一说“随有获”者,谓以权在我,任己所为之意;“贞”者谓所系国家之正务;“凶”者有僭逼之疑;“有孚”者心尽其诚;“在道”者行尽其道;“何咎”者,无失臣职之意也。亦通。

【占】 问时运:目下有凶有吉,利在单月,不利双月,明年则吉。

○ 问商业:获利后,防有意外之祸,必俟辨明方可。

○ 问家宅:或新买,或新造,皆不吉。

○ 问战征:小胜后,防大败。

○ 问疾病:先凶后吉。

○ 问讼事:始审凶,上控则无咎。

○ 问失物:一时难觅,待后方见。

【例】 明治二十七年六月,相识岩谷松平氏来告曰:往年政府,下付士族以金禄公债证书,鹿儿岛县士族中,有遗漏此典者,今欲补请恩给,请占其准否。筮得《随》之《屯》。

断曰:随有获者,是专意求获之谓也。鹿儿岛县士族,维新之际,伟烈丰功,为政府所优待,遍世所知也。今欲谋请恩给,占得《随》之四爻,以阳居阴,乘政府之优待,意在强求,务期必获,故《象传》曰“随有获,其义凶也”。然当以公平之道,请求于上,必可得许,谓之“有孚在道,明功也”。

【例】 某缙绅来,请占某贵显气运,筮得《随》之《屯》。

断曰:此卦吾能从人,则人亦从我。今占得四爻,某贵显在现职,众人咸乐为随从。其所以随从者,非服从其德量,实欲攀附其权势也。若因此自负得民,则不祥之道也,故曰“贞凶”。际此民心之归向,以诚相孚,以明自审,即所获以归诸君上,不以自私,道可孚也,功可明也,何咎之有?反是则难免于咎。

九五:孚于嘉,吉。

《象传》曰:孚于嘉,吉。位中止也。

“嘉”者,善也,谓择善而从之。随其善者,非随其人也。“孚”者,以真实诚一之心,相与感通也。“吉”者,谓君明臣良,天下从之,无不服从其化也。舍己从人,乐取于人以为善,即所谓“孚于嘉”是也。五爻阳刚中正,位居至尊,为全卦悦随之主,是圣君至诚相感,以乐从天下之善者也。夫人主之尊,其所随之可否,悉系国家之休戚。尚贤而信之,其所以吉也,如此则不失人,亦不失己,随道之正也,谓之“孚于嘉,吉”。《象传》曰“位中正也”,以阳刚居阳位,得其正也,处中正之位,行中正之道,是以嘉也。

一说此爻以阳刚,比上六之柔正,谓上六以柔居阴,有女子之象。今九五孚之为婚,是取婚礼为嘉礼之义。盖随之道,莫切乎夫妇,天下之政化,始于闺门,故曰“孚于嘉”。亦通。

【占】 问时运:目下处盛运,万事获吉。

○ 问商业:以其货物嘉美,获利百倍。

○ 问家宅:必是积善之家,众咸信从,为一乡之望也。

○ 问战征:军众同心,必获胜捷,吉。

○ 问婚嫁:百年好合,大吉。

○ 问讼事:和好。

○ 问疾病:吉。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三年某月,应某贵显之召,贵显曰有一事,为烦一筮。筮得《随》之《震》。

断曰:此卦当秋冬之时,《震》雷藏于《兑》泽,有强随弱之象,《彖传》谓之“刚来而下,柔动而悦,大亨贞,无咎”。全卦初、二、五、六四爻,以刚随柔,皆谓得位,四、三二爻,以柔系刚,谓之失位,惟四爻系恋于柔,且能率众而《随》九五。由是观之,知有威权者,能使众从己,相率而从九五之君也。今占得九五,可见天下之人心,无不从君上之所命也。天命如此,故《彖传》曰:“随时之义大矣哉!”

后未几而有废藩置县之令。

【例】 元老院议官某氏,转任某县知事,将赴任,请余占施政准则。筮得《随》之《震》。

断曰:《随》卦有以刚从柔之义,是降尊从卑之象。今足下治该县,下从民情,不涉私意,人民自然嘉乐悦豫,可以随从归服也,谓之“孚于嘉,吉”。

从前该县之治,纷争不绝,某氏赴任之后,因此施治,静稳平和,乃得无事。

上六:拘系之,乃从维之。王用亨于西山。

《象传》曰:拘系之,上穷也。

“拘”者,执而不弃之谓也;“维”者,交结也。管子曰:“礼义廉耻,谓国之四维,乃维民之道也。”盖其所随,极其诚意缠绵,固结而有不可解者矣。至诚之极,可以孚君心,可以享鬼神,是随之极则也。“王”者,指周王而言;“西山”指歧山而言。此爻以阴居《随》之极位,天下之臣民,随顺化服之极也,故不复言随,反将拘系九五,九五亦从其所系而维之。居《随》之极,效至诚于君,相知之深,相信之笃,终始无间者也。譬如一物,人所爱好,惟恐或失之,既“拘系之”,又从而维之,即所谓拳拳服膺,而不失之意也。昔周大王避戎狄之难,去豳移居歧山之下,民之从之者如归市,是“拘系之”也,大王亦即以道维之。夫大王之去豳也,势穷而人益随之,故周室之业,自此而兴。文王之时,天下之人,无思不服,而文王尚守臣节,享大王于封内之西山,不敢僭郊之禘礼。固结其鬼神,正所以固结于君也,故有此上六之诚意,足以通神明,神明亦随之,谓之“王用享于西山”。凡《易》之爻曰“王用享”者三,皆谓王者用,此爻则以贤臣而享山川,非指其爻而为王也。若夫使之主祭,而百神享之,可以见王者之克当天心,莫大于用贤也。《象传》“上穷也”者,“上”,即尚字,是谓随道之极,无以复尚之也。

【占】 问时运:目下左支有绌,不甚如意。

○ 问商业:坚固结实,稳当可做,但未能事事舒展。

○ 问家宅:恐防范约束过严,家人怨苦。

○ 问疾病:祷之则吉。

○ 问婚嫁:有赤绳系臂之缘。

○ 问讼事:恐有桎梏困系之患。

○ 问失物:是自己包裹藏之,未尝失也。

○ 问六甲:生女。

【例】 南部山本宽次郎氏,余之旧友也。维新之际,赴函馆之役,边地战争之时,在将帅中颇有勇武之名。明治十二年七月,与旧藩士五人,过访敝庐,谓余曰:君有谈《易》之癖,以为快乐,予甚苦之,若换以他乐如何?君自言《易》占必中,谓政府所不可不用;陆海军关人命之重,系国家之存亡;裁判所,明是非,分曲直,皆不可不用。然于未来之事,或中或不中,恐难一一预知。余曰:小人闻道而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易》岂如足下所言哉?余二十年之久,未尝一日废《易》,所以然者,以百占百中也。山本氏闻之,笑曰:果如君言,则吾命何时而终?愿一占迟速,俾可前知。余曰:是极容易。筮得《随》之《无妄》。

断曰:《随》者为《震》之长男,从《兑》之少女,又为归魂之卦。今占得上爻,君之命,可终于本年也。君之妻子墓祭之象,正见于爻辞:“拘系之”者,谓系连于君者;“维之”者,谓有子女;“亨于西山”者,谓葬足下于宅之西也。

山本氏听毕,冷笑,如不介意,诸士或疑或笑。既而其年十月,南部某寄书于余云:山本氏昨夜急罹中风,半身不遂,因召唤妻子于本国。其妻子未至之时,请借神奈川别邸中一户为寓。未几妻子来迎,同归盛罔,迨十二月不起。于是当时诸士,听余言而笑者,皆为惊叹。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十月,宪政党分离为二,旧改进党称宪政本党,旧自由党称宪政党,各树旗帜。时策士井上角五郎、尾崎三郎、雨宫敬治郎等,见宪政党权力之薄,使之提携山悬内阁,乘其虚,将使实行板垣伯所主张铁道国有论。三氏来请占宪政党内”阁之提携成否,筮得《随》之《无妄》。

断曰:此卦下卦之雷动,上卦之泽悦《系辞传》曰:“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由是观之,宪政党不啻随从政府,粉身碎骨,能贯彻政府之意向。今占得上爻,其辞曰“拘系之,乃从维之”,谓提携之密着也;“王用亨于西山”,谓政府得宪政党之援助,海陆军扩张之费用,得如其意,喜悦之余,得举行靖国神社之祭礼也。后果如此占。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六十四卦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泽雷随卦 https://yijing.taijidian.cn/12767.html

《高岛易断》是日本明治时代易学大师高岛吞象研究周易占断实例的一部巨著,是世界易学史上的奇书,百余年来以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在易学领域影响巨大,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