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坎为水卦

2021-08-04 0 714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坎为水卦 巽为风卦 地位:少阳|人位:少阴|天位:老阳|错卦:震为雷|综卦:兑为泽|交互卦:火泽睽[/caption

坎为水((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坎为水卦

坎:有孚维心,亨。行有尚。

《彖》曰:习坎,重险也。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维心亨,乃以刚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险,不可升也。地险,山川丘陵也。王公设险以守其国。险之时用大矣哉!

《象》曰:水洊至,习坎。君子以常德行,习教事。

初六:习坎,入于坎,窞,凶。

《象》曰:习坎入坎,失道,凶也。

九二:坎有险,求小得。

《象》曰:求小得,未出中也。

六三:来之坎,坎险且枕,入于坎,窞,勿用。

《象》曰:来之坎坎,终无功也。

六四,樽酒簋贰用缶,纳约自牖,终无咎。

《象》曰:樽酒簋贰,刚柔际也。

九五:坎不盈,祗既平,无咎。

《象》曰:坎不盈,中未大也。

上六:系用徽纆,窴于丛棘,三岁不得,凶。

《象》曰:上六失道,凶三岁也。

 

坎为水卦注释

29 坎为水

《坎》从《大过》来。《序卦传》曰:“物不可以终过,故受之以《坎》。”《坎》字从土,从欠,欠,不足也,以不足备其《大过》,故继之以《坎》。卦体一奇二偶,二偶《坤》地,一奇《乾》天,《乾》天藏于《坤》地之中,元气充溢,化湿而生水,是谓“天一生水”,此《坎》之所以为水也。

习坎[135]:有孚,维心亨。行有尚。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坎为水卦

▲ 篆书坎

卦体上《坎》下《坎》,是上下皆水也。八纯皆上下一体,独《坎》加“习”。“习”有二义:一谓便习,即“学而时习之”之习,谓坎险难涉,必须便习谙练,方可以济;一谓重习,谓上下皆《坎》,是取重叠之义。《坎》中一画即《乾》阳,《乾》阳刚正,诚实居中,故曰“有孚”。一阳在中,中即心也,元阳开通,故曰“维心亨”。“心亨”者,亦即从《乾》“元亨”来也。以此行险,则孚而能格,亨无不通,故曰“行有尚”也。

《彖传》曰:习坎,重险也。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维心亨,乃以刚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险不可升也,地险山川丘陵也,王公设险以守其国,险之时用大矣哉!

“习坎”,习,重也;《坎》,险也,是险不一险,故曰“重险”。习字从羽,从白,注谓鸟数飞也。盖鸟以数飞,能避罗网之险;故《坎》曰“习坎”,亦取其可以避险也。《坎》为水,水流不息,随流随进,而未尝见其盈也。水随月为盈虚,朝潮夕泛,涨落有常,而未尝失其时也。二五两爻,体《乾》皆中实,中者,心也,惟中实乃“有孚”,亦惟中实乃能“亨”。心之所以亨者,以其刚之在中也,中有刚则心泰,心泰则神旺,神旺则一往直前,而所在有功,其行是可嘉尚也。大凡天下之事,处顺则易,履逆则难。孔子论仁,征之于造次颠沛,《中庸》论道,极之于夷狄患难,艰险之地,非有定识定力者不敢行也,若鲁莽而行之,亦鲜见其有功者哉。八卦之德,美而多吉,惟《坎》为险多凶。人皆以险为可惧,而《坎》乃以险而为用,天以险而成其高明,地以险而成其博厚,国以险而成其强大。险之为险,其用甚大,知险之为用,则可知《坎》之为用矣。

以此卦拟人事,《彖传》曰“重险”,以见险之不一险也。卦体上下虚而中实,知虚者皆水,而中实为土,亦虚处为陷,而中实为孚。孚者何?以心相格也。人能以心相格,其心自然亨通,所谓忠信可涉波涛者,此也。在初经涉险者,往往临险而却步,然万里风帆,贾客频行而不惧,千重绝壑,樵夫徒步而忘危,何也?以其习熟也。《坎》之一卦,所以加一“习”字,正以勉人当习验之而无忽焉。水之流时往时来,不愆期候,是其信也;水之行,注浍注川,自然流通,是其功也。人皆以水为阴柔,不知水有刚中之德,惟其刚中,是以能亨。人若狃于阴柔,必致迂滞不通,其奚以能亨乎?亦奚以能行乎?知其刚中,而习练以行之,则视险如夷,而所往有功,询可嘉尚矣。盖观夫天而悬邈高远,其险不可登也;观夫地而深山大泽,其险有各在也;观夫国而下阳大岘,其险有必争也。谓险可用,而险亦有时不可用,非险之不可用也,亦在用之得其时耳,故不曰险之用大,而曰“险之时用大矣哉”。

以此卦拟国家,《坎》卦二阳四阴,二五君臣之位,皆陷于二阴之险中,朝政紊乱,民志嚣张,加以气候失节,谷麦不登,正值天时人事之穷,因之以成坎险之世也。内卦初爻,为《坎》之始,是国家初值其险,失道则凶矣。三爻是一险未平,一险又来,国家之势几危矣。二爻虽秉阳刚之德,而力求济险,无如两《坎》相接,陷溺已深,所得亦小矣。外卦四爻,以阴居阴,处重险多惧之地,樽簋之二,以象其重累,是国家危急存亡之际也。上六与初爻,相为首尾,初为险之始,上为险之终,初犹得曰昧于未经,上则狎以为常矣,不可以理论也。九五为卦之主,阳刚独揽,与九二相应,九二能操心虑患,夙夜靖共,辅佐九五之君,拨天下之乱,靖国家之难,上下交孚,治道乃亨,往而有功,乌容没也哉!圣人于《坎》而勉以“习”,于险而惕以“重”,于“流而不盈”者言其深,于行而有信者验其诚,而坎险乃可济矣。君子之所以“常德行,习教事”者,胥是道也。盖天之所以高,地之所以厚,王公之所以立国,皆险之用也。如《坎》、睽、蹇,皆非美事,圣人有时而用之,故皆赞叹之曰“时用大矣哉”,此义不可不知也。

通观此卦,是进固险,退亦险,是谓重险,困上加困之象也。《彖》说君子之难,爻说小人之难,以示出《坎》之道者也。夫处险而动心忍性者,君子之《坎》也;值险而坠节陨身者,小人之《坎》也。人生值世,莫不有坎,而所以防险者,要自有道也。故《彖》辞首勉之曰“习”,继惕之曰“孚”,而终美之曰“亨”。盖渭水之为物,流而顺行,则无涨溢之患,塞而滞,则必溢,故行险者谨慎恐惧,不失其信,可终得其成功也。察六爻之情,同处困难,各有吉凶。初六为履险之始,习而未精,遂陷深坑,外无应援,不克自济,是以凶也。九二刚中,求而有得,则险而不险,险在其中,即亨在其中也,是以日“未出中也”。六三两《坎》相接,入险既深,阴柔不正,未能出险,是以“终无功”也。六四虽抱忠贞之心,而局量狭隘,自乏救险之才,唯祈鬼神,从九五之阳,而得出险者也,是以曰“刚柔际也”。九五阳刚中正,高居尊位,为《坎》体之主,《象传》所谓“水流而不盈”者,惟五当之。水德在平,平则险不为险,是以曰“无咎”也。上六居《坎》之极,《坎》为狱,此为陷险而入于狱也。初之失道,尚可宥焉,终之失道,不可宥也。惩以“三岁”,期其悔复,是以三岁凶也。盖人之涉世,如水流坎,无时无险厄,无地无缺陷,庸人处之,遂步成荆棘,君子履之,畏途亦康衢。何者?君子习惯,庸人生疏,此《坎》之所以贵习也。

《大象》曰:水洊至,习坎,君子以常德行,习教事。

《坎》为水,水性本至平,可为物之准则也,故《坎》为通,为平,为中实之信。“洊”,重袭也,雷曰浪者,声相续也,水曰洊者,流相续也。“常”者谓终始如一,“习”者谓一再不已。君子法水之洊,而日新其德,法《坎》之习,而不倦其教,德以有常而不改,教以练习而不辍。内卦三爻属己,所以修己也;外卦三爻属人,所以教人也。修其既成,勉其未成,君子济险之功在是焉。

【占】 问战征:有敌兵频番侵袭之势,宜时刻防备。

○ 问功名:有逐步升腾之象。

○ 问营商:财如流水,源源而来,可久可大,商运亨通。

○ 问家宅:此宅外北首,必有坑陷,泉流不息。《坎》辰在子,上值虚危,危主盖屋,恐邻居有营造之象。

○ 问疾病:防是水泻之症,历久未愈,宜祷,取“樽酒簋贰”之义。

○ 问婚嫁:必是亲上加亲,有重复联亲之象。

○ 问六甲:生男。

初六:习坎,入于坎窞[136],凶。

《象传》曰:习坎入坎,失道凶也。

“习”者,重复惯习之义;“窞”者,《坎》中小穴也。初爻为卦之始,即为《坎》之始也。《列子》曰,“人有滨河而居者,习于水,勇于泅”,所谓善泅者不溺也。初爻习而未善,是以不能出《坎》,而反入于窞。窞为小《坎》,小《坎》则陷愈深,而出愈难,故凶。《象》曰“习坎入坎”,谓习坎者本欲出《坎》,习坎而入坎,非习坎误之,在习坎之失道者误之耳,故曰“失道凶也”。

【占】 问战征:有设计埋伏,因之反坠敌计,凶道也。

○ 问功名:有侥幸求名,反致遭辱,是无益而有损也。

○ 问营商:因贩货失利,转运他处,货到,市面更小,不能脱售。

○ 问疾病:求医疗疾,医失其道,其病益危。

○ 问婚姻:恐堕骗局,必非明媒正娶也。

○ 问六甲:防生产有难。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坎》之《节》。

断曰:《坎》为水,为大川,为沟渎,皆水流污下之地。初爻当卦之始,居卦之下,是初入水处,不知其深几重也。兹卜气运而得此爻,论人生命运,平顺兴旺者吉,缺陷穷厄者凶。《坎》者陷也,可见目下不利,宜以道自守,若失道妄动,恐入陷益深,凶难言矣。凡卦爻一爻为一年,必待五爻,曰“坎不盈,祗既平”,可无咎矣。其后果如所占。

九二:坎有险,求小得。

《象传》曰:求小得,未出中也。

上《坎》为穴,下《坎》为险,“有险”者,谓前后左右皆险地也。此爻以一阳陷二阴之中,又无应援,固不能遽出坎险,惟其有刚中之德,忍耐困守,纵不及五之不盈而平,可以免咎,而求之不已,亦不至毫无一得,故曰“求小得”,盖虽小亦得也。《象》曰“未出中也”,可知亨在中矣。

【占】 问战征:可暗通隧道,以袭敌营,虽未大捷,必有小胜。

○ 问营商:小利可谋。

○ 问功名:小试必利。

○ 问家宅:宅外恐有河岸崩颓,宜加修治。

○ 问疾病:必是疮疡等症,延医治之,当得小效,难期全愈。

○ 问六甲:得男。

【例】 有东京某富商甲干,来请占其店气运,筮得《坎》之《比》。

断曰:九二以阳居阴,位得中正,为内卦之主,与五相应,五位居尊,必是五为主店,二为分店也。今占得《坎》二爻,曰“坎有险”,必两店共际险难,一时商运衰微,动遭损耗,非人力之咎,是气运使然也。足下既代主人而占,必能尽心于店事,惟当至正至中,不涉偏私,竭力图谋,虽无大利,必有小得也。

后果如所占。

六三:来之坎坎,险且枕。入于坎窞,勿用。

《象传》曰:来之坎坎,终无功也。

此爻以阴居阳,不中不正,才弱而志强,在二《坎》之间,而一无应援,欲越险而前行,有上卦之《坎》阻止,欲避险而他往,有下卦之《坎》横来,是本位既不得安居,而前后左右,进退动止,亦复无地非《坎》,故曰“来之坎坎”。“枕”,止也,安也,谓既履其险,且为休止而暂息焉,虽一时未能出险,亦不至入而益深。若勿用安息,而强力争,必致入于《坎》窞,而不可救矣。“窞”,《说文》曰,“坎中更有坎也”;虞曰,“坎中小穴”。初三两爻皆阴,空穴,故皆称窞。《象》曰“终无功也”,谓自来豪杰,皆自困苦中磨砺而成,坎险足以厄人,坎险实足以成人,若遇险而徒晏息偷安,是失险之时用矣,故曰“终无功也”。又按“险且枕”,费易古文作“检且沉”,检,检押,谓筑堤防水,为之检押;沉,川祭名。《礼记》曰:“祭川沉,凡沉辜,谓碟牲以祭川也。”夫治水者,惟在顺其性以导之,若但用检押,则水势雍而愈猛,决堤崩岸,所伤益多,虽沉牲以祭,究何济乎?故爻戒以“勿用”,《传》释以“无功”。此又一说也,似较训枕谓安谓止者,其义尤精。

【占】 问战征:象为营垒四面,皆临坎险,进退两难,宜枕戈暂息,以待应援。

○ 问营商:观爻象为海运生意;舟行且阻,宜入奥暂守。

○ 问功名:观象,是值万般困厄,为饿肌劳肤之时也,目下无功,晚成可望。

○ 问家宅:此宅水法错乱,杀气多凶,屋北有一《坎》窞,急宜填满。

○ 问婚嫁:《坎》为男,是为男家求婚也,爻曰“勿用”,必不成也。

○ 问六甲:生男。

【例】 某氏来请占气运,筮得《坎》之《井》。

断曰:《坎》者,险也,险者,难也。爻曰“来之坎坎”,是坎险重复,困苦缠绵之象。占问气运而得此爻,显见前进为险,后退亦险,一时终难解脱厄运。若妄用妄动,必致陷入深窞,不可得救。宜困穷自守,以待后运。

【例】 明治三十年占外国爻际,筮得《坎》之《井》。

断曰:此卦上下皆水,《坎》体一阳,陷于二阴,是为《坎》之又《坎》,困难重复之象。今占外国爻际而得此爻,我日本滨海之邦,东西南北,环抱重洋,舟舶往来,岛屿重叠,所在皆坎险之地,设险守国,固其宜也。论外国交际,自海禁一开,”西夷北狄海舶时通,“来之坎坎”,是其象也。际此时艰,惟当严修内防,枕戈以待,若妄用干戈,则愈生艰难,故曰“入于坎窞”。《象》曰,“来之坎坎,终无功也”,谓坎险频来,内防不暇,而妄开外衅,何能见功哉!

果哉!是年政府从事海陆军之扩张,筑造炮台,正合爻象。

六四:樽酒簋[137][138],用缶[139],纳约自牖[140],终无咎。

《象传》曰:樽酒簋贰,刚柔际也。

“樽”,酒尊也;“簋”,黍稷器也,“贰”,副也。礼有副尊,按《周礼》大祭三二,中祭再二,小祭一二,谓就三酒之尊而益之也。缶,即谓之盎,瓦器也。又六四辰在丑,上值斗,可以斟之,象尊,上又有建星,形如簋,建星上有弁星,形如簋,故六四皆取其象。“约”俭也;“贰”,以致其礼之隆,缶,以昭其用之俭。“牖”,室中通明之处,《坎》为纳,故曰纳。《诗·采苹》“于以奠之,宗室牖下”,“纳约自牖”,义取此耳。六四以阴处阴,本易有咎,乃四爻能以“樽酒簋贰”,约而自牖纳之,可以馐王公,可以享宗庙,故终得“无咎”。《象》曰“刚柔际也”,谓上下两卦二刚曰柔之际,两《坎》相重,樽簋之贰,以象其重也。谓处刚柔相交,能以樽簋自牖纳之,亦足昭其诚也,故曰“无咎”。

【占】 问战征:行军以粮饷为重,所谓足兵,首在足食。“纳约自牖”云者,牖非纳食之地,犹言潜地运饷,以防敌兵劫夺也。

○ 问营商:《坎》为酒,想是造酒之业。

○ 问功名:想是春风得意,燕乐嘉宾,可喜可贺。

○ 问疾病:宜祷。

○ 问婚姻:吉。

【例】 缙绅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坎》之《困》。

断曰:四爻处多惧之地,坎险重重,本易招咎。今贵显占气运,而得此爻,爻曰“樽酒簋贰,用缶,纳约自牖”,据此可知贵显食用俭约,以礼自守,固无咎也。且四与五比,四以阴居阴,五以阳居阳,四臣也,五君也,《象》曰“刚柔际”,正见君臣相得也。

【例】 明治三十年,占我国与韩国交际,筮得《坎》之《困》。

断曰:韩邦僻处东海,国小而弱,地当海道之要,为外交各国所窥伺。今见重险,国运至此,是险之又险者也。今占与我国交际,而得《坎》之四爻,按《周易郑苟义》云,六四象大臣,出会诸侯,四承九五,天子大臣之象。“樽酒簋贰”,主国飨之之礼也。现今各国交际,皆属在使臣,使臣燕飨亦礼之常,而惟“纳约自牖”一言,颇有可疑。盖燕飨之礼,献之于筵,断不纳之自牖。四居外卦,或者韩君出避于外,而就食于使臣之馆乎?“纳约自牖”,盖潜送食品之谓也。曰“终无咎”,谓一时虽遭其难,而终必复位。此年韩王果有出投俄国使馆之事。

九五:坎不盈,祗既平,无咎。

《象曰》:坎不盈,中未大也。

九五以阳居阳,位得中正,为《坎》之主,《彖传》所谓“水流而不盈”,惟五足以当之。水之德在平,平则险不为险也。“祗既平”者,谓适得其平。《坎》穴也,穴中之水,不盈则平,盈则泛滥横流,便有冲决之患。凡天下之事,多以盈满招灾,水亦如是,惟其不盈而平,是以“无咎”。《象》曰“中未大也”,大犹满也,惟其《坎》流不大,斯得平稳无险,否则大水为灾,水亦何取夫大裁!故曰“中未大也”。坎险危地,本非美也,五之“不盈”,虽为善处险者,亦但云“无咎”而已,未足称吉也。

【占】 问战征:为将之道,最忌恃功而骄,以致众心不平,取败之道也,虽孙吴复起,不能为功。

○ 问营商:不贪一时意外之利,必酌量物价之平,以计久远,是善贾者也。

○ 问功名:名位不大。

○ 问时运:谦受益,满招损,终身诵之可也。

○ 问家宅:宅外有小地,水流清浅,又有一平坡,风景颇好,无咎。

○ 问婚姻:两姓门户相当,吉。

【例】 相识商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坎》之《师》。

断曰:《坎》为困难之卦,今得第五爻,则从来辛苦,渐得平和,而后可交盛运,故曰“坎不盈,祗既平,无咎”。后果如此占。

上六:系用徽[141][142],寘[143]于丛棘,三岁不得,凶。

《象传》曰:上六失道,凶三岁也。

上爻以阴居阴,当坎险之终,而不知悔悟也。初之失道,犹得曰未经,上之失道,狎之以为常矣,不可以理喻,惟有以法绳之。《坎》为罪,为狱,为丛棘。“徽纆”。绳索也,“丛棘”,狱墙也,系之以徽纆,置之于丛棘,所以治其罪而使之悔也。《坎》为三岁,故禁锢三年,律所谓“上罪三年而舍”也。三年而悔过迁善,斯得反其正矣;三年而不改,是将终身失道矣,故《象》曰“失道凶也”。圣人之惩恶也,始则严以绳之,终必宽以宥之,治至久而不俊,亦未以之何也,已矣。此可知圣人未尝轻弃人也。

【占】 问战征:有劳师远征,久役不归之虑。

○ 问营商:想是采办蚕丝生意,三年之后,方可获利。

○ 问功名:恐有意外之灾,不特功名不就,防有牢狱之罪,凶。

○ 问婚姻:红丝系足,婚姻有前定也,但良缘未到,须待三年后可就。

○ 问六甲:得子,须迟。

○ 问家宅:此宅不知缘何荒废,墙围遍生藤蔓,宜加修葺。前住者不利,后住者吉。

【例】 明治十七年十月,崎玉县秩父郡暴徒蜂起,势甚猖獗,将延侵各郡,予深忧之。偶一友人来,请占结局如何,筮得《坎》之《涣》。

断曰:爻象明示以教化之不从,治之以刑法也。拘以徽缰,锢以丛棘,是治罪之律也。当时国家效法西欧,改革旧政,其间梗之徒,窃苦新政不便,惑众蜂起,侵掠各郡,此皆无赖之民,刁不畏法,自陷于坎险而罔知顾忌也。国家不得已,执其巨魁,置之刑狱之间,不遽加以显戮,囚之三岁,俾知悔也,三岁而不改,凶莫大焉。其后政府处分,不外此占之意。

【例】 我国战胜清国之后,俄、法、德三国同盟,假托保护清国,迫我还付辽东,后三国因此得假旅顺、山东、云南之地,强设铁道,领收矿山,其所为有与前日之口实大反者。在我国当时,已逆料三国之志,问占一卦,筮得《坎》之《涣》。

断曰:上六为《坎》卦之终,本可过此以出险也;上六又以阴居阴,位在卦外,显见外国有阴谋谲计,出而图事者。逼我还付辽东,非为清也,实三国为自计耳。未几各强借山东、旅顺、云南等要区,设立铁道,此狡计之可明见也。“系以徽纆,寘于丛棘”,譬言其强逼之状。“三岁”者,犹言三国也,谓三国若不遂其欲,必不了事。《象》曰.“上六失道,凶”,“道”,路也,谓三国兴筑铁道,在清明明失其路也,故凶。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六十四卦 (日本)高岛吞象《高岛断易》全卦注释| 坎为水卦 https://yijing.taijidian.cn/12671.html

《高岛易断》是日本明治时代易学大师高岛吞象研究周易占断实例的一部巨著,是世界易学史上的奇书,百余年来以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在易学领域影响巨大,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相关文章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