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下经】第61卦-中孚䷼风泽中孚(兑下巽上)-(宋)董楷撰《周易传义附录•卷九下》

周易下经】第61卦-中孚风泽中孚兑下巽上)-(宋)董楷撰《周易傳義附錄•卷九下》

傳:序卦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節者,為之制節,使不得過越也。信而後能行,上能信守之,下則信從之,節而信之也,中孚所以次節也。為卦澤上有風,風行澤上而感于水中,為中孚之象。感謂感而動也,内外皆實而中虚,為中孚之象。又二五皆陽【一有而字】中實,亦為孚義。在二體則中實,在全體則中虚。中虚信之本,中實信之質。

《朱氏•附録》:一念之間,中无私主,便謂之虚;事皆不妄,便謂之實。不是兩件事。又曰:敬則内欲不萌,外誘不入。自其内欲不萌而言,則曰虚;自其外誘不入而言,故曰實。只是一時事,不可作兩截看。

中孚:豚魚吉利涉大川利貞

傳:豚躁魚冥,物之難感者也。孚信能感於豚魚,則无不至矣,所以吉也。忠信可以蹈水火,況涉川乎?守信之道,在乎堅正,故也。

《本義》孚,信也。為卦二隂在内,四陽在外,而二五之陽,皆得其中。以一卦言之為中虚,以二體言之為中實,皆孚信之象也。又下說以應上,上以順下,亦為孚義。豚魚,无知之物。又木在澤上,外實内虚,皆舟楫之象。至信可感,豚魚涉險難,而不可以失其正。故占者能致豚魚之應則吉,而利涉大川,又必利於貞也。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剛得中

傳:二柔在内,中虚為誠之象。二剛得上下體之中,中實為孚之象。卦所以為中孚也。

說而巽,孚乃化邦也

傳:以二體言卦之用也。上巽下說,為上至誠以順巽於下,下有孚以說從其上,如是其孚,乃能化於邦國也。若人不說從,或違拂事理,豈能化天下乎?《本義》以卦體、卦德釋卦名義。

《朱氏•附録》:柔在内,剛得中,這箇是就全體看則中虚,就二體看則中實。它都見得有孚信之意,故喚作中孚。伊川此二句說得好。

豚魚吉,信及豚魚也

傳:信能及於豚魚,信道至矣,所以吉也。

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

傳:以中孚【一作】。涉險難,其利如乘木濟川,而以虚舟也。舟虚【一有中字】則无沈覆之患。【一无之患二字】卦虚中,為虚舟之象。

《本義》:以卦𧰼言。

中孚以利貞乃應乎天也

傳:中孚而貞,則應乎天矣。天之道,孚貞而已。

《本義》:信而正,則應乎天矣。

象曰:澤上有風,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

傳:澤上有風,感于澤中。水體虛,故風能入之;人心虚,故物能感之。風之動乎澤,猶物之感于中,故為中孚之象。君子其象,以議獄與緩死。君子之於議獄,盡其忠而已;於決死,極於惻而已。故誠意常求於緩。緩,寛也。於天下之事,无所不盡其忠,而議獄、緩死,最其大者也。

《本義》:風感水受,中孚之象;議獄緩死,中孚之意。

《朱氏•附録》:問:澤上有風,中孚。風之性善入水,虚而能順承,波浪洶湧,惟其所感,有相信從之義,故為中孚。曰:也是如此。風去感它,它便相順,有相孚之象。

澤上有風,中孚。須是澤中之水,海即澤之大者,方能相從乎風。若溪湍之水,則其性急流就下,風又不奈它何。

議獄緩死,只是以誠意求之。澤上有風,感得水動,議獄緩死,則能感人心。

問:中孚是誠信之義,議獄緩死是誠信之事,故君子盡心於是。曰:聖人取象有不端確處,如此之類,今也只恁地,但是不甚親切。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

傳:九當中孚之初,故戒在審其所信。虞,度也,度其可信而後從也。雖有至信,若不得其所,則有悔咎,故虞度而後信則吉也。既得所信,則當誠一,若有它,則不得其燕安矣。燕,安裕也。有它,志不定也。人志不定,則惑而不安。初與四為正應,四巽體而居正,无不善也。以謀始之義大,故不取相應之義,若用應,則非虞也。

《本義》:當中孚之初,上應六四,能度其可信而信之,則吉。復有它焉,則失其所以度之之正,而不得其所安矣。戒占者之辭也。

象曰:初九虞吉,志未變也。

傳:當信之始,志【一无志字】。未有所從,而虞度所信,則得其正,是以吉也。蓋其志未有變動,志有所從,則是變動,虞之不得其正矣。在初,言求所信之道也。

九二:鳴鶴在隂,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

【和,胡卧反,象同。靡,亡池反】。

傳:二剛實於中,孚之至者也。孚至則能感通。鶴鳴於幽隱之處,不聞也。而其子相應和,中心之願相通也。好爵我有,而彼亦係慕說,好爵之意同也。有孚於中,物无不應,誠同故也。至誠无遠近幽深之間,故繫辭:善則千里之外應之,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言誠通也。至誠感通之理,知道者為能識之。

《本義》:九二中孚之實,而九五亦以中孚之實應之,故有鶴鳴子和,我爵爾靡之象。鶴在隂,謂九居二。好爵,謂得中。靡與縻同。言懿德人之所好,故好爵雖我之所獨有,而彼亦係戀之也。

《朱氏•附録》:九二爻,自不可曉。看來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是兩箇都要這物事,所以鶴鳴子和,是兩箇中心都愛,所以相應如此。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願也。

傳:中心願,謂誠意所願也,故通而相應。

六三,得敵,或鼓或罷,或泣或歌,

【罷,如字,又音皮】。

傳:敵,對敵也。謂所交孚者,正應上九是也。三四皆以虚中為成孚之主,然所處則異。四得位居正,故亡匹以從上;三不中失正,故得敵以累志【一作】。以柔說之質,既有所係,唯所信是從。或鼓張,或罷廢,或悲泣,或歌樂,動息憂樂,皆係乎所信也。唯係所信,故未知吉,然非明達君子之所為也。

《本義》:敵,謂上九信之窮者。六三隂柔不中正,以居說極而與之為應,故不能自主,而其象如此。《朱氏•附録》:問:中孚六三大義是如何?曰:所以說中孚小過,皆不可曉,便是如此。依文解字看來,只是不中不正,所以歌泣喜樂都无常也。

象曰:或鼓或罷,位不當也

傳:居不當位,故无所主,唯所信是從。所處得正,則所信有方矣。

六四,月幾望,馬匹亡,无咎

【幾音機】。

傳:四為成孚之主,居近君之位,處得其正,而上信之至【一作位】,當孚之任者也。如月之幾望,盛之至也。巳望則敵矣,臣而敵君,祸敗必至,故以幾望為至盛。馬匹亡,四與初為正,應匹也。古者駕車用四,馬不能備純色,則兩服兩驂各一色,又小大必相稱,故兩馬為匹,謂對也。馬者,行物也。初上應四,而四亦進從五,皆上行,故以馬為象。孚道在一,四既從五,若復下係於初,則不一而害於孚,為有咎矣,故馬匹亡則无咎也。上從五而不係於初,是亡其匹也。係初則不進,不能成孚之功也。

《本義》:六四居隂得正,位近於君,為月幾望之象。馬匹,謂初與巳為匹,四乃絶之,而上以信於五,故為馬匹亡之象。占者如是,則无咎也。

象曰:馬匹亡,絶類上也。

【上時掌反】。

傳:絶其類而上從五也。類謂【一作相】應也。

九五,有孚攣如,无咎。

傳:五居君位,人君之道,當以至誠感通天下,使天下之心信之,固結如拘攣然,則為无咎也。人君之孚,不能使天下固結如是,則億兆之心,安能保其不乎?

《本義》:九五剛健中正,中孚之實,而居尊位,為孚之主者也。下應九二,與之同德,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有孚攣如,位正當也。

傳:五居君位之尊,由中正之道,能使天下信之,如拘攣之固,乃稱其位。人君之道,當如是也。

上九,翰音登於天,貞凶。

傳:陽性上進,風體飄颺,九居中孚之時,處於最上,孚於上進而不知止者也。其極至於羽翰之音,登聞于天,貞固如此,而不知變,凶可知矣。夫子曰: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固守而不通之謂也。

《本義》:居信之極,而不知變,雖得其正,亦凶道也,故其象占如此。雞曰翰音,乃巽之象。居巽之極,為登于天。雞非登天之物,而欲登天,信非所信,而不知變,亦猶是矣。

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長也?

傳:守孚至於窮極而不知變,豈可長久也。固守而【一无而字】不通,如是則凶也。

《朱氏•附録》:問:中孚,孚字與信字恐亦有别曰:伊川云:存於中為孚,見於事為信。說得極好。因舉字說:孚字從爪,從子,如鳥抱子之象,今之乳字也。一邊從孚,蓋中所抱者實有物也。中間實有物,所以人自信之。

中孚與小過都是有飛鳥之象。中孚是箇卵象,是鳥之未出殻底。孚亦是每字膜意思,所以卦中都說鳴鶴、翰音之類。翰音登天,言不知變者,蓋說一向恁麽去,不知道去不得。這兩卦十分解不得,且依稀地說豚魚吉。這卦中它須見得有箇豚魚之象,今不可考。占法,則莫須是見豚魚則吉。如鳥占之意象,若十分理會著,便須穿鑿。

 

【资料录入】:王玲玲

【初次点校】:訾翠芬

【再次点校】:暂无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二十册-經部十四易类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周易下经】第61卦-中孚䷼风泽中孚(兑下巽上)-(宋)董楷撰《周易传义附录•卷九下》 https://yijing.taijidian.cn/11200.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周易下经】第61卦-中孚䷼风泽中孚(兑下巽上)-(宋)董楷撰《周易传义附录•卷九下》-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