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上经】第1卦-乾卦䷀乾卦为天(乾下乾上)-(宋)董楷撰《周易传义附录•卷一》

周易上经】第1卦-乾卦乾卦为天乾下乾上)-(宋)董楷撰《周易傳義附錄•卷一》

周易傳義附録卷一,宋董楷撰

上經

《本義》:周,代名也。易,書名也。其卦本伏羲所畫,有交易、變易之義,故謂之易。其辭則文王、周公所繫,故繫之周。以其簡袠重大,故分為上下兩篇。經則伏羲之畫,文王、周公之辭也,并孔子所作之傳十篇,凡十二篇。

《朱氏•附録》:易有兩義:一是變易,便是流行底;一是交易,便是對待底。

問:交易、變易之義如何?曰:交易是陽交於隂,隂交於陽,是圖卦上底。如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者是也。變易是陽變隂,隂變陽,老陽變為少隂,老隂變為少陽,此是占筮之法。如晝夜寒暑,屈伸往來者是也。

原文】乾卦䷀卦辞:

乾,元亨利貞

傳:上古聖人,始畫八卦,三才之道備矣。因而重之,以盡天下之變,故六畫而成卦,重乾為乾。乾,天也。天者,天之形體。乾者,天之性情。乾,健也。健而无息之謂乾。夫天,專言之則道也,天且弗違是也。分而言之,則以形體謂之天,以主宰謂之帝,以功用謂之鬼神,以妙用【一无用字】謂之神,以性情謂之乾。乾者,萬物之始,故為天,為陽,為父,為君。元亨利貞,謂之四德。者,萬物之始。者,萬物之長。者,萬物之遂。者,萬物之成。唯乾有此四德,在他卦則事而變焉。故元專為善大,利主於正固。亨貞之體,各稱其事。四德之義,廣矣,大矣。

《程氏•附録》:讀易須先識卦體,如乾有元亨利貞四德,闕卻一箇,便不是乾,須要認得。

《本義》:六畫者,伏羲所畫之卦也。者,奇也,陽之數也。乾者,健也,陽之性也。本注:乾字,三畫卦之名也。下者,内卦也。上者,外卦也。經文:乾字,六畫卦之名也。伏羲仰俯察,見隂陽有奇偶之數,故畫一奇以象陽,畫一偶以象隂。見一隂一陽有各生一隂一陽之象,故自下而上,再倍而三,以成八卦。見陽之性健,而其成形之大者為天,故三奇之卦名之曰乾,而擬之於天也。三畫已具,八卦已成,則又三倍其畫以成六畫,而於八卦之上各加八卦,以成六十四卦也。此卦六畫皆奇,上下皆乾,則陽之純而健之至也。故乾之名,天之象,皆不易焉。元亨利貞,文王所繫之辭,以斷一卦之吉,所謂彖辭者也。元,大也。亨,通也。利,宜也。貞,正而固也。文王以為乾道大通而至正,故於筮得此卦,而六爻皆不變者,言其占當得大通,而必利在正固,然後可以保其終也。此聖人所以作易教人卜筮,而可以開物成務之精意。餘卦放此。

《朱氏•附録》:問:以乾字為伏羲之文,元亨利貞為文王之文,固是。不知履虎尾同人于野,亨之類又如何?曰:此恐是少了字,或是就上字立辭,皆不可考。有羅田宰吳仁傑:恐都剩了字,如乾坤之類皆剩了。問:若乾坤則猶可言之類,若無卦名,不知其為何卦?曰:說卦畫,便是名了,恐只是欠了字底是。

元亨利貞四字,文王本意在乾坤者,只與諸卦一般,是大亨而利於正耳。至孔子作彖傳文言,始以乾坤為四德,而諸卦自如其舊。二聖人之意非有不同,蓋各是𤼵明一理耳。今學者且當虚心玩味,各隨本文之意而體會之,其不同處自不相妨,不可遽以已意横作主張。又曰:人只見夫子於乾坤文言作四德,他卦只云大亨以正,便須要於乾坤四德說教大於他卦,畢竟本皆占辭也。

正字不能盡貞之義,須用連正固說,其義方全。正字也有固字意思,但不分明,終是欠闕。

貞固是固得恰好,如尾生之信是不貞之固,須固得好,方是貞。

問:程子傳:聖人始畫八卦,三才之道備矣,因而重之,以盡天下之變,故六畫而成卦。據此說,郤是聖人始畫八卦,每卦便是三畫。聖人因而重之為六畫,似與邵子一生兩,兩生四,四生八,八生十六,十六生三十二,三十二生六十四為六畫不同。曰:程子之意,只云三畫上疊成六畫,八卦上疊成六十四耳,與邵子說誠異。蓋康此意不曾說與程子,程子亦不及問之,故一向只隨他所見去。但他說聖人始畫八卦,不知聖人畫八卦時先畫甚卦,此處更曉他不得。

重卦之由,不但伊川先生之說如此,蓋大傳亦云八卦成列,因而重之矣。但八卦所以成列,乃是從太極、兩儀、四象次生出,以至於此。畫成之後,方見其三才之象。非聖人因見三才,遂以已意思惟,而連畫三以象之也。因而重之,亦是因八卦之已成,各就上面節次生出。畫成之後,然後見其可以盡天下之變。不是聖人見下三爻不足以盡天下之變,然後別生計較,又并畫上三爻以盡之也。

問乾者天之性情。曰:乾,健也。健體為性,健之用是情。

乾者天之性情,指理而言也。謂之性情,該體用動靜而言也。

火之性情則是箇熱,水之性情則是箇寒,天之性情則是箇健。

性情二者常相參在此。情便是性之𤼵非性何以有情?健而無息,非性何以能如此?

問乾者天之性情。曰:此只是論其性體之健。靜專是性,動直是情。大抵乾健,雖靜時亦專,到動時便行之。直到坤主順,只是翕闢。謂如一箇剛健底人,雖在此靜坐,亦專一而有箇作用底意思。只待去作用,到得動時,直其可知。若一柔順人坐時,便只恁地靜坐收斂,全無箇營為底意思。其動也,只是闢而已。又問:如此,則乾雖靜時,亦有動意曰:然。

乾坤是性情,天地是皮殻,其實是一箇道理。

問天專言則道也。曰:如云天命之謂性,便是說道;如云天之蒼蒼,便是說形體;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是說帝。便似以物給付與人,便有主宰之意。又曰: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此是說形體。

問:天專言之則道也,天且弗違是也,此語何謂?曰:程子此語,某亦未敢以為然。天且弗違,此只是上天。曰:知性則知天,此天便是專言之則道者否?曰:是。

問:以主宰謂之帝,孰為主宰?曰:自有主宰。蓋天是箇至剛至陽之物,自然如此運轉不息,所以如此,必有為之主宰者。這樣處要人自見得,非言語所能到也。因舉莊子孰主張是,孰維綱是一段,而曰:他也見得這道理。

問以功用謂之鬼神,以妙用謂之神。曰:鬼神只是往來屈伸,功用只是論發見者。所謂神也者,妙萬物而為言,妙處即是神。其𤼵見而見於功用者謂之鬼神,至於不測者則謂之神。又曰:功用言其氣也,妙用言其理也。又曰:功用是有迹底,妙用是無迹底。又曰:功用兼精粗而言,妙用言精者。

伊川好意思固不盡在解經上,然就解經上亦自有極好意思。如說乾字,便云:乾,健也,健而無息之謂乾。夫天,專言之則道也,天且弗違是也。分而言之,則以形體謂之天,以主宰謂之帝,以功用謂之鬼神,以妙用謂之神,以性情謂之乾。

問:乾元亨利貞,注云:見陽之性健,而成形之大者為天,故三奇之卦名之曰乾,而擬之於天也。竊謂卦辭未見取象之意,其成形之大者為天及擬之於天二句,恐當於大象言之。下文天之象皆不易一句亦然。坤卦放此。曰:纔設此卦時,便有此象了,故於此言之。又後面卦辭亦有兼象說者,故不得不豫言也。

【原文】乾卦䷀初九

初九:潛龍勿用

傳:下爻為初九,陽數之盛,故以名陽爻。理无形也,故假象以顯義。乾以龍為象,龍之為物,靈變不測,故以象乾道變化,陽氣消息,聖人進退。初九在一卦之下,為始物之端,陽氣方萌,聖人側微,若龍之潛隱,未可自用,當晦養以俟時。

《本義》:初九者,卦下陽爻之名。凡畫卦者,自下而上,故以下爻為初陽數。九為老,七為少,老變而少不變,故謂陽爻為九。潛龍勿用,周公所繫之辭,以斷一爻之吉凶,所謂爻辭者也。潛,藏也。龍,陽物也。初陽在下,未可施用,故其象為潛龍,其占曰勿用。凡遇乾而此爻變者,當觀此象而玩其占也。餘爻放此。

《朱氏•附録》:潛龍兩字,是初九之象;勿用兩字,即是告占者之辭。若卜得初九是潛龍之體,只得隱藏不可用。孔子作小象文,釋其所以為潛龍者,以其在下也。諸爻皆如此推測,自分明。

乾之初九,只是陽氣潛藏之象,未可𤼵用之占耳。若便著箇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隱而未見,行而未成底人,坐在裏面,便死殺了,非所謂絜浄精微者。若會得卦爻本意,卻不妨當此時,居此位,作此人也。頃年嘗因人問易,應之曰:公曾看靈棊課否?易之模樣,便只是如此也。後有人問:豈以其不足告而云爾邪?此錯認了話頭也。

易如一箇鏡相似,看甚物來都照得。如潛龍只有潛龍象,自天子至于庶人,看甚人都使得。孔子說龍德而隱,不易乎世,不成乎名,便是就事上指殺說了。然會看底,孔子說也活;不會看底,雖文王周公說底也死了。又曰:須知得他是假託說,是包含說。假託,謂不惹著事物;包含,是說箇影象在裏,无所不包。

問:程易以初二三四四爻作舜說,何以見得如此?曰:此是推說爻象之意,非本指也。讀易若通得本指後,便儘說去,儘有道理可言。問本指。曰:易本因卜筮而有占,占辭中便有道理。如筮得乾之初九,初陽在下,未可施用,其象為潛龍,其占曰勿用。凡遇乾而得此爻者,當觀此象而玩其占,隱晦而勿用可也。他皆放此,此易之本指也。蓋潛龍則勿用,此便是道理。故聖人為彖辭象辭文言,節節推去,無限道理。此程易所以推說得無窮,然非易《本義》也。先通得易本指後,道理儘無窮,推說不妨。若便以所推說者去解易,則失易之本指矣。

伊川說得都犯手勢。引舜來做乾卦,乾又那裏有箇舜來?當初聖人作易,又何嘗說乾是舜?他只是懸空說在這裏,都被人說得來事多,失了他絜淨精微之意。易只是說箇象是如此,何嘗有實事?如春秋便句句是實事。如言公即位,真箇有箇公即位,易何嘗如此?不過只是因畫以明象,因象以推數,因這象數,便推箇吉凶以示人而已,都无後來許多勞攘說話。

【原文】乾卦䷀九二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見龍之見,賢遍反。小象文言内見龍,並同】。

傳:田,地上也。出見於地上,其德已著。以聖人言之,舜之田漁,時也。利見大德之君,以行其道。君亦利見大德之臣,以共成其功。天下利見大德之人,以被其澤。大德之君,九五也。乾坤純體,不分剛柔,而以同德相應。

《程氏•附録》:九二,利見大人。九五,利見大人。聖人固有在上者,在下者。

乾六爻,如欲見聖人曾處,當以舜可見。在側陋便是潛,陶漁時便是見,聞時便是乾,乾納于大麓時便是躍。

《本義》:二,謂自下而上第二爻也,後放此。九二剛健中正,出潛隱,澤及於物,物所利見,故其象為見龍在田,其占為利見大人。九二雖未得位,而大人之德已著,常人不足以當之,故值此爻之變者,但為利見此人而已,蓋亦謂在下之大人也。此以爻與占者相為賓主,自為一例,若有見龍之德,則為利見九五在上之大人矣。

《朱氏•附録》:六爻不必限定是說人君,且云:潛龍勿用,若是庶人得之,自當不用;人君得之,也當退避。見龍在田,若是衆人得之,亦可用事。利見大人,如今人所謂宜見貴人之類。易不是限定這物。伊川亦自說一爻當一事,則三百八十四爻只當得三百八十四事,說得自好。如何到他解,卻恁地說!

【原文】乾卦䷀九三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

傳:三雖人位,已在下體之上,未離於下而尊顯者也,舜之玄德升聞時也。日夕不懈而兢惕,則雖處危地而无咎。在下之人而君德已著,天下將歸之,其危懼可知。雖言聖人事,苟不設戒,則何以為教?作易之義也。

《程氏•附録》:問:陳瑩中嘗愛文中子。或問學易,子曰:終日乾乾可也。此語最盡。文王所以聖,亦只是箇不已。先生曰:凡說經義,如只管節節推上去,可知是盡。夫終日乾乾,未盡得易。據此一句,只做九三使。若謂乾乾是不已,不已又是道,漸漸推去,則自然是盡,理不如此。

《本義》:九,陽爻。三,陽位。重剛不中,居下之上,乃危地也。然性體剛健,有能乾乾惕厲之象,故其占如此。君子,指占者而言。言能憂懼如是,則雖處危地而无咎也

《朱氏•附録》:九三以過剛不中而處危地,當終日乾乾,夕惕若,則雖危无咎矣。聖人正意只是如此。若旁通之,則所謂對越在天等說,皆可通。

君子終日乾乾矣,至夕猶檢點而惕然恐懼。蓋凡所以如此者,皆所以進德修業耳。

問:九三不言象,何也?曰:九三陽剛不中,居下之上,有強力勞苦之象,不可言龍,故特指言乾乾惕若而已,言有乾乾惕厲之象也

問:乾九三終日乾乾,是君子進德不懈,不敢須臾寧否?曰:程子云:在下之人,君德已著。此語亦是拘了。昔嘗有人問程子:胡安定以九四一爻為太子者。程子笑之曰:如此三百八十四爻,只做得三百八十四件事了。此說極是。及到程子解易,郤又拘了。要知此是通上下而言,在君有君之用,臣有臣之用,父有父之用,子有子之用,以至事物莫不皆然。若如程子之說,則千百年間,只有箇舜禹用得也。大抵九三此爻才剛而位危,故須著乾乾惕厲,方可无咎。若九二,則以剛居中,位易處了。

厲无咎是一句,他後面有此例,如頻復厲无咎是也。

厲多是陽爻說。

先生說易吉无咎云:吉是遂其意,无咎是上不至於吉,下不至於凶。平平恰好,子又合道理處。

問:乾九三,伊川云:雖言聖人事,苟不設戒,何以為教?竊意因時而惕,雖聖人亦常有此心。曰:易之為書,廣大悉備,人皆可得而用,初無聖凡之别。但當著此爻,便用兢兢惕惕。

【原文】乾卦䷀九四:

九四:或躍在淵,无咎。

傳:淵,龍之所安也。或疑辭,謂非必也躍不躍,唯及時以就安耳。聖人之動,无不時也;舜之歷試,時也。《程氏•附録》:問:胡先生解九四作太子,恐不是卦義。先生云:亦不妨,只看如何用。當儲貳,則做儲貳。使九四近君,便作儲貳亦不害,但不要拘一。若執一事,則三百八十四爻只作得三百八十四件事便休也。

《本義》或者,疑而未定之辭。躍者,无所緣而絶於地,特未飛耳。淵者,上空下洞,深昧不測之所。龍之在是,若下於田,或躍而起,則向乎天矣。九陽四隂,居上之下,改革之際,進退未定之時也,故其象如此。其占能隨時進退,則无咎也。

《朱氏•附録》:或躍在淵,淵是通處;雖下於田,田卻是箇平地。淵則通上下,一躍即飛上天。又曰:淵與天不爭多。淵是那空虛无實底之物;躍是每不著地了,兩脚跳上去底意思。

【原文】乾卦䷀九五: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傳:位乎天位也。聖人既得天位,則利見在下大德之人,與共成天下之事,天下固利見夫大德之君也。

《本義》:剛健中正,以居尊位,如以聖人之德,居聖人之位,故其象如此。而占法與九二同,特所利見者,在上之大人耳。若有其位,則為利見九二在下之大人也。

《朱氏•附録》:文言:分明言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睹。分明是以聖人為龍,以作言飛,以萬物睹解利見大人,只是言天下利見夫大德之君也。今人卻别做一說,恐非聖人本意。

問:程易於九二利見大人爻云:利見大德之君矣。又言:君亦利見大德之臣以成其功,天下亦利見大德之人以被其澤。於九五利見大人爻云:利見在下大德之人矣。又言:天下固利見大德之君。兩爻互言如此,不審的何所指?曰:此當以所占之人之德觀之。若已是有九二之德,占得此九二爻,則為利見九五大德之君;若常人無九二之德者占得之,則為只利見此九二之大人耳。已為九五之君而有九五之德,占得此九五爻,則為利見九二大德之人;若九二之人占得之,則為利見此九五大德之人。各隨所占之人,以爻與占者相為主賓也。太祖一日問王昭素曰: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常人何可占得此卦?昭素曰:何害?若臣等占得,則陛下是飛龍在天,臣等利見大人是利見陛下也。此說得最好。如此,所以三百八十四爻而天下萬事无不可該,无不周遍,此易之用所以不窮也。又曰:占者當不得見龍、飛龍,則占者為客,利去見那大人。大人即九五,九二之德見龍、飛龍是也。若潛龍君子,則占者自當之矣。

【原文】乾卦䷀上九

上九:亢龍有悔。【亢,苦浪反】。

傳:九五者位之極,中正者得時之極,過此則亢矣。上九至於亢極,故有悔也。有過則有悔,唯聖人知進退存亡而无過,則不至於悔也。

《本義》:上者,最上一爻之名。亢者,過於上而不能下之意也。陽極於上,動必有悔,故其象占如此。《朱氏•附録》:亢龍有悔,若占得此爻,必須以亢滿為戒。如這般處,最是易之大義。易之為書,大抵於盈滿處致戒。蓋陽氣正長,必有消退之漸,自是理勢如此。又云:當極盛之時,便須慮其亢。如當堯之時,須交付與舜。若不尋得箇舜,便交付與他,則堯之後,天下事未可知。

【原文】乾卦䷀用九

用九:見龍无首,吉。

傳:用九者,處乾剛之道,以陽居乾體,純乎剛者也。剛柔相濟為中,而乃以純剛,是過乎剛也。見羣龍,謂觀諸陽之義,无為首則吉也。以剛為天下先,凶之道也。

《程氏•附録》:荆公言用九只在上九一爻,非也。六爻皆用九,故曰見羣龍无首,吉。用九便是行健處,天德不可為首。言乾以至剛健,又安可更為物先?為物先則有禍,所謂不敢為天下先。乾順時而動,不過處便是不為首。六爻皆同。

《本義》用九,言凡筮得陽爻者,皆用九而不用七,蓋諸卦百九十二陽爻之通例也。以此卦純陽而居首,故於此𤼵之,而聖人因繫之辭,使遇此卦而六爻皆變者,即此占之。蓋六陽皆變,剛而能柔,吉之道也,故為羣龍无首之象,而其占為如是則吉也。春秋傳曰:乾之坤曰:見羣龍无首,吉。蓋即純坤卦辭牝馬之貞,先迷後得,東北喪朋之意。

《朱氏•附録》:問:乾坤獨言用九用六,何也?曰:此二卦純陽純隂而居諸卦之首,故於此。𤼵此一例,凡占法皆用變爻占,故凡占得陽爻者皆用九而不用七,占得隂爻者皆用六而不用八。蓋七為少陽,九為老陽,六為老隂,八為少隂,老變而少不變。凡占用九用六者,用其變爻占也。遇乾而六爻皆變則為隂,遇坤而六爻皆變則為陽。

用九用六,此歐公舊說也,而愚又嘗因其說而推之。竊以為凡得乾而六爻純九,得坤而六爻純六者,皆當直就此例占其所繫之辭,不必更看所變之卦。左傳蔡墨所謂乾之坤曰見羣龍无首,即坤之牝馬先迷也。利永貞,即乾之不言所利也。

歐陽子曰:乾坤之用九用六,何謂也?曰:乾爻七九,坤爻八六,九六變而七八无為,易道占其變,故以其所占者名爻,不謂六爻皆九六也。及其筮也,七八常多而九六常少,有无九六者焉,此不可以不釋也。六十四卦皆然,特於乾坤言之,則餘可知耳。

用九不用七。且如得純乾卦皆七數,這卻是不變底。他未當得九,未在這爻裏面,所以只占上面彖辭。用九蓋是變底。

七八九六雖是逐爻之數,然全卦七八則當占本卦辭,三爻七八則當占兩卦辭,全卦九六則當占之卦辭。

羣龍无首,這便是利牝馬者,為不利牡而卻利牝。如西南得朋,東北喪朋,皆是无頭底。

卦之本體元是六龍,今變為隂,頭面雖變,渾身卻只是龍,只一似无頭底龍相似。

問:見羣龍无首,吉。伊川之意似云:用剛陽以為天下先則凶,无首則吉。曰:凡說文字,須有情理,方是用九。當如歐陽公說,方有情理。某解易,所以不敢同伊川,便是有這般處。看來當以見羣龍无首為句。蓋六陽已盛,如羣龍然。龍之剛猛在首,故見其无首則吉。大意只是要剛而能柔,自人君以至士庶,皆須如此。若說為天下先,便只是人主方用得,以下更使不得,恐不如此。又曰:如歐說,蓋為卜筮言,所以須著有用九、用六。若如伊川說,便無此也得。

【原文】乾卦䷀彖传

彖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貞首出庶物萬國咸寧【施,始䜴反,卦内皆同】。

傳:卦下之【一无之字辭為彖,夫子從而釋之,通謂之彖。彖者,言一卦之義。故知者觀其彖辭,則思過半矣。大哉乾元,贊乾元始萬物之道大也。四德之元,猶五常之仁,偏言則一事,專言則包四者。萬物資始乃統天,言元也。乾元統言天之道也。天道始萬物【一,更有萬字】。物,資始於天也。雲行雨施,品物流形,言亨也。天道運行,生育萬物也。大明天道之終始,則見卦之六位,各以時成。卦之初終,乃天道終始。乘此六爻之時,乃天運也。以御天,謂以當天運。乾道變化,生育萬物,洪纎高下,各以其類,各正性命也。天所賦為命,物所受為性。保合太和乃利貞,保謂常存,合謂常和。保合太和,是以利且貞也。天地之道,常久而不巳者,保合太和也。天為萬物之祖,王為萬邦之宗。乾道首出庶物,而萬彚亨;君道尊天位,而四海從。王者體天之道,則萬國寧也。《程氏•附録》:雲行雨施,是乾之亨處。

人能大明乾之終始,便知六位時成,卻時乘六龍以當天事。

維天之命,於穆不已,忠也。乾道變化,各正性命,恕也。

或問:變與化何别?曰:變如萬物方變而未化,化則更无舊迹,自然之謂也。莊子言變大於化,非也。

自古元不曾有人解仁字之義,須於道中與他分别出五常。若只是兼體,卻只有四也。且譬一身,仁,頭也;其他四端,手足也。至如易,雖言元者善之長,然亦須通四德以言之。

彖傳,

《本義》:彖即文王所繫之辭。傳者,孔子所以釋經之辭也。後凡言傳者放此。

《本義》: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此專以天道明乾義,又析元亨利貞為四德以 𤼵明之,而此一節首釋元義也。大哉,歎辭。元,大也,始也。乾元,天德之大始,故萬物之生皆資之以為始也。又為四德之首,而貫乎天德之始終,故曰統天。雲行雨施,品物流形,此釋乾之亨也。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始即元也,終謂貞也。不終則无始,不貞則无以為元也。此言聖人大明乾道之終始,則見卦之六位各以時成,而乘此六陽以行天道,是乃聖人之元亨也。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變者,化之漸。化者,變之成。物所受為性,天所賦為命。太和,隂陽會合沖和之氣也。各正者,得於有生之初。保合者,全於已生之後。此言乾道變化,无所不利,而萬物各得其性命以自全,以釋利貞之義也。首出庶物,萬國咸寧。聖人在上,高出於物,猶乾道之變化也。萬物各得其所而咸寧,猶萬物之各正性命而保合太和也。此言聖人之利貞也。蓋嘗統而論之,元者物之始生,亨者物之暢茂,利則向於實也,貞則實之成也。實之既成,則其根蔕脱落,可復種而生矣。此四德之所以循環而无端也。然而四者之間,生氣流行,初无間斷,此元之所以包四德而統天也。其以聖人而言,則孔子之意,蓋以此卦為聖人得天位、行天道而致太平之占也。雖其文義有非文王之舊者,然讀者各以其意求之,則並行而不悖也。坤卦放此。

《朱氏•附録》:問贊易之贊。曰:稱述其事,如大哉乾元之類是贊。

乾者萬物之始,對坤而言,天地之道也;元者萬物之始,對亨利貞而言,四時之序也。錯綜求之,其義乃盡。

乾元只是天之性,不是兩箇物事。如人之精神,豈可謂人自是人,精神自是精神乎?萬物資始與資之深、資於事父以事君之資,皆訓取字。

乾元統天,蓋天只是以形體而言,乾元即天之所以為天者也,猶言性統形爾。

問:雲行雨施,品物流形,言元亨矣。此未言利貞,卻提起終始為說,何也?曰:此終始說元亨所自來。

乾四德,元最重,其次貞亦重,以明終始之義。非元則无以生,非貞則无以終;非終則无以為始,不始則不能成終。如此循環无窮,此所謂大明終始也。

問:程易說大明終始處云:大明天道之終始,則見卦之六位各以時成。不知是說聖人明之邪?抑說乾道明之邪?曰:遺書中有一段明說云:人能明天道之終始,則見卦爻六位各以時成。

【見楊遵道録】。此語證之,可見大明者,指人能明之也。

大明終始,傳意自明白。其曰見曰當,非人而何?天人一理,人之動乃天之運也。然以私意而動,則人不天矣。惟其潛見飛躍各以其時,則是以人當天也。然不言當天而言御天,以見遲速進退之在我爾。

【雖云在我,然心理合一,初无二體,但主心而言爾】。

以時成者,言各以其時而成,潛、見、飛、躍皆以其時耳。然皆四德之流行也。

【初九與九二之半,即所謂元;九二之半與九三,即所謂亨;九四與九五之半,即所謂利;九五之半與上九,即所謂貞】。

大明終始一段,說聖人之元亨。六位、六龍,只與譬喻相似。聖人之六位,如隱顯、進退、行藏,潛龍時便當隱去,見龍時便當他出來。如孔子為魯司寇時,便是他大故顯了;到那麟絶筆,便是他亢龍時。這是在下之聖人。然這卦大槩是說那聖人得位底。若使聖人在下,亦自有箇元亨利貞。如首出庶物,不必在上方如此。如孔子出類拔,便是首出庶物;著書立言,澤及後世,便是萬國咸寧。

乾道變化,似是再說元亨。變化字且只大槩恁地說,不繫辭所說底子細。各正性命,他那元亨時雖正了,然未成形質,到這裏方成。如那百穀堅實了,方喚做正性命。乾道是統說底,四德是說他做出來底。大率天地是那有形了重濁底,乾坤是他性情。其實乾道、天德互換一般,乾道又言深得些子。

乾道變化,各正性命,是那一草一木各得其理,變化是箇混全底。

循環不已者,乾道變化也;合而成質者,各正性命也。譬之樹木,其根本猶大義,散而生花結實,一向𤼵生去,是人物之萬殊。

問:變者化之漸,化者變之成。如昨日是夏,今日立秋為變,到每全然天涼,沒一些熱時,是化否?曰:然。

問:變化二字,舊見《本義》云:變者化之漸,化者變之成。夜來聽得說此二字,乃謂化是漸化,變乃頓變,似少不同。曰:如此等字,自是難說。變者化之漸,化者變之成,固是如此。然易中又曰化而裁之謂之變,則化又是漸。蓋化如正月一日,漸漸化至三十日,至二月一日,則是正月變為二月矣。然既變則又化,是化長而變短,此等字須當通看乃好。又曰:變是自隂之陽忽然而變,故謂之變化;自陽之隂漸漸消磨將去,故謂之化;自隂而陽自是長得猛,故謂之變;自陽而之隂是漸漸消磨將去。

問:何謂各正性命?曰:各得其性命之正。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只說是誠之源也。至乾道變化,各正性命,方是性在。

大哉乾元,是說天道流行;各正性命,是說人得這道理做那性命處,卻不是正說性。如天命之謂性,孟子道性善,便是就人身上說性。易之所言,卻是說天人相接處。

問: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乾道變化,各正性命。萬物盈乎兩間,生生不窮,日往則月來,寒往則暑來,風雷之所以鼓動,山川之所以流峙,皆是蒼蒼在上者,實有以主其造化之權如此邪?抑只是太極為萬化樞紐,萬物自然如此?曰:此與前只一意。

周子謂五殊二實,二本則一,一實萬分,萬一各正,小大有定。自下推而上去,五行只是二氣,二氣又只是一理。自上推而下來,只是此一箇理,萬物分之以為體,萬物之中又各具一理。所謂乾道變化,各正性命,然總又只是一箇理。此理處處皆渾淪,如一粒粟生為苗苖,便生花,花便結實,又成粟,還復本形。一穗有百粒,每粒箇箇完全,又將這百粒去種,又各成百粒,生生只管不已。初間只是這一粒分去,物物各有理,總只是一箇理。

各正性命,言其稟賦之初;保合太和,言於既得之後。天地萬物莫不皆然,不可作兩節說也。

各正性命,保合太和,聖人於乾卦𤼵此兩句最好。人之所以為人,物之所以為物,都是正箇性命,保合得箇和氣。性命便是當初合下分付底,保合便是有箇皮殻包裹在裏。如人以刀破其腹,此箇物事便散,卻便死。

保合太和,即是保合此生理也。天地氤氲,乃天地保合此生物之理。造化不息,及其萬物化生之後,則萬物各自保合其生理,不保合則无物矣。

問保合太和乃利貞。曰:天之生物,莫不各有軀殻。如人之有體,果實之皮核,有箇軀殻保合以全之。能保合,則真性常存,生生不窮。如一粒之穀,外面有箇殻以裹之。方其𤼵一萌芽之始,是物之元也。及其抽枝長葉,則是物之亨。到得生實欲熟未熟之際,此便是利。及其既實而堅,便是貞矣。

問:首出庶物,萬國咸寧,恐盡是聖人事。伊川分作乾道、君道,如何?曰:乾道變化至乃利貞,是天;首出庶物,萬國咸寧,是聖人。又曰:首出庶物,須是聰明睿智高出庶物之上,以君天下,方得萬國咸寧。禮記云:聰明睿智,足以有臨也。須聰明睿智皆過於天下之人,方可臨得他。

以天道言之,為元亨利貞;以四時言之,為春夏秋冬;以人道言之,為仁義禮智;以氣候言之,為温涼燥濕;以方言之,為東西南北。

元亨,繼之者善也,陽也;利貞,成之者性也,隂也。

元是未通底,亨利是收未成底,貞是已成底。譬如春夏秋冬,冬夏便是隂陽極處,其間春秋便是過接處。

論乾之四德曰:貞取以配冬者,以其固也。孟子以知斯二者弗去為知之實,弗去之說乃貞固之意,彼知亦配冬也。

貞於五常為智,孟子曰知斯二者弗去是也。既知,又曰弗去,有兩義。又文言訓正固,又於四時為冬,冬有始終之義。王氏亦云:腎有兩,龜蛇亦兩,所以朔易亦猶貞也。又傳曰:貞各稱其事。

知斯是正意,弗去是固意。

仁義禮智似一箇包子,裏面合下都具了,一理渾然,非有先後。元亨利貞便是如此,不是說道有元之時,有亨之時。

元亨利貞,其𤼵見有次序,仁義禮智在裏面,自有次序。到𤼵見時,隨感而動,郤无次序。又曰:𤼵時无次第,生時有次第。

問:孟子言仁義禮智,義在第二;易以義為利,卻成在第三。曰:禮是陽,故曰亨。謂之仁義禮智,猶東西南北;所謂元亨利貞,猶東南西北。一箇是對說,一箇是從一邊說。

温底是元,熱底是亨,涼底是利,寒底是貞。

乾之四德,元譬之,則人之首也。手足之運動,則有亨底意思。利則配之胸臟,貞則元氣之所藏也。又曰:以五臟配之,尤明白。肝屬木,木便是元;心屬火,火便是亨;肺屬金,金便是利;腎屬水,水便是貞。

元亨利貞,仁義禮智,金木水火,春夏秋冬,將這四箇涵泳玩味,儘好。

元亨利貞譬諸穀,可見穀之生,萌芽是元,苗是亨,穟是利,成實是貞。穀之實又復能生,循環无窮。

梅蘂初生為元,開花為亨,結子為利,成熟為貞;物生為元,長為亨,成而未全為利,成熟為貞。

元亨利貞,只就物上看,亦分明。所以有此物,便有此氣;所以有此氣,便有此理。故易傳只說元者萬物之始,亨者萬物之長,利者萬物之遂,貞者萬物之成。不說氣,只說物者,言物則氣與理皆在其中。伊川所說四句,自動不得,只為遂字、成字說不盡,故某略添字說盡。

元亨利貞,理也。有這四段,氣也;有這四段,理便在氣中,兩箇不曾相離。

元亨利貞,性也;生長收藏,情也。以元生,以亨長,以利收,以貞藏者,心也。仁義禮智,性也;惻隱、羞惡、辭讓、是非,情也。以仁愛,以義惡,以禮讓,以智知者,心也。性者,心之理也;情者,心之用也;心者,性情之主也。程子曰:其體則謂之易,其理則謂之道,其用則謂之神。正謂此也。又曰:言天之自然者,謂之天道;言天之付與萬物者,謂之天命。又曰:天地以生物為心。亦謂此也。

伊川語録中說仁者以天地萬物為一體,說得太深,无捉摸處。易傳其手筆只云四德之元,猶五常之仁,偏言則一事,專言則包四者。又曰:仁者,天下之公,善之本也。易傳只此兩處說仁,說得極平實,學者當精看此等處。

問四德之元,猶五常之仁,偏言則一事,專言則包四者。曰:元是初𤼵生出來,生後方會通,通後方始向成。利者物之遂,方是六七分,到貞處方是十分成,此偏言也。然𤼵生中已具後許多道理,此專言也。惻隱是仁之端,羞惡是義之端,辭讓是禮之端,是非是智之端。若無惻隱,便都沒下許多。到羞惡也是仁,𤼵在羞惡上;到辭讓也是仁,𤼵在辭讓上;到是非也是仁,𤼵在是非上。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元者,天地生物之端倪也。元者生意,在亨則生意之長,在利則生意之遂,在貞則生意之成。若言仁,便是這意思。仁本生意,生意乃惻隱之心也。苟傷著這生意,則惻隱之心便𤼵。若羞惡,也是仁去那義上𤼵;若辭讓,也是仁去那禮上𤼵;若是非,也是仁去那智上𤼵。若不仁之人,安得更有義禮智

?須是先識得元與仁是甚物事,更就自家身上看甚麽是仁,甚麽是義禮智。既識得這箇,便見得這一箇能包得那數箇。若有人問:自家如何一箇便包得數箇?只荅云:只為是一箇。問黄直卿曰:公於此處見得分明否?曰:向來看康節詩,見得這意思。如謂天根月窟閒來往,三十六宫都是春,正與程子所謂靜後見萬物皆有春意同。且如這箇棹子安頓得恰好時,便是仁。蓋无乖戾,便是生意。窮天地,亘古今,只是一箇生意。故曰:仁者與物无對。以其无往非仁,此所以仁包四德也。曰:如此體仁,便不是生底意思。棹子安頓得恰好,只可言中,不可謂之仁。元,只是初底便是。如木之萌,如草之芽,其在人如惻然有隱,初來底意思便是。所以程子謂看雞雛可以觀仁,為是那嫩小底,便有仁底意思在。問:如所謂初來意思,便是不知思慮之萌,不得其正時,如何?曰:這便是地頭著賊,便是那元字上著賊了。如合收斂而不曾收斂時,便是利底地頭著賊了;如合貞靜時不能貞靜,便是正底地頭著賊了。以一身觀之,元如頭,亨便是手足,利便是胷腹,貞便是元氣所歸宿處,所以人頭亦謂之元首。穆姜亦曰:元者,體之長也。今若能知得所謂元之元,元之亨,元之利,元之貞,上面一箇元字,便是包那四箇;下面元字,則是偏言則一事者。恁地說,則大煞分明了。須要知得所謂元之元,亨之元,利之元,貞之元者,蓋見得此,則知得所謂只是一箇也。若以一歲之體言之,則春便是元。然所謂首夏清和,便是亨之元;孟秋之月,便是利之元;到那初冬十月,便是貞之元也。只是初底意思便是。

四德之元,猶五常之仁,偏言則一事,專言則包四者。此段只於易元者,善之長與論語言仁處看。若天下之動,貞夫一者也,則貞又包四者。周易一書,只說一箇利,則利又大也。

專言仁,則包三者;言仁義,則又管攝禮智二者。如智之實,知斯二者;禮之實,節文斯二者是也。

元者,用之端,而亨利貞之理具焉。至於為亨,為利,為貞,則亦元之為爾,此元之所以包四德也。若分而言之,則元亨誠之通,利貞誠之復,其體用固有在矣。以用言則元為主,以體言則貞為主。

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至哉坤元萬物資生。那元字便是生物之仁。資始是得其氣,資生是成其形。到得亨便是他彰著,利便是結聚,貞便是收斂。收斂既无形迹,又須復生。至如夜半子時,此物雖存,猶未動在,到寅卯便生,已午便著,申酉便結,亥子丑便實,及至寅又生。他這箇只管運轉,一歲有一歲之運,一月有一月之運,一日有一日之運,一時有一時之運。雖一息之微,亦有四箇段子恁地運轉。

元亨利貞无斷處,貞了又元。今日子時前,便是昨日亥時。物有夏秋冬生底,是到這裏方感得生氣,他自有箇小小元亨利貞。

仁為四德之首,而智則能成始而成終,猶元為四德之長。然元不生於元而生於貞,蓋天地之化,不翕聚則不能𤼵散也。仁智交際之間,乃萬化之機軸。此理循環不窮,脗合无間,不貞則无以為元也。

此須與太極圖通看,四德之元安在甚處,之為卦在甚處,乾天也在甚處,方能通成一片,不然則不貫通。少間看得如此了,猶未是受用處在。

元亨利貞在這裏都具了,楊宗範卻說元亨屬陽,利貞屬隂,此卻不是。乾之利貞是陽中之隂,坤之元亨是隂中之陽,乾後三畫是隂,坤後三畫是陽。

【原文】乾卦䷀象传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不息。

傳:卦下象,解一卦之象。爻下象,解一爻之象。諸卦皆取象以為法,乾道覆育之象至大,非聖人莫能體,欲人皆可取法也,故取其行健而已。至健固足以見天道也,君子以自彊不息,法天行之健也。象傳

《本義》:象者,卦之上下兩象,及兩象之六爻,周公所繫之辭也。

《本義》天,乾卦之象也。凡重卦皆取重義,此獨不然者,天一而已,但言天行,則見其一日一周,而明日又一周,若重之象,非至健不能也。君子法之,不以人欲害其天德之剛,則自強而不息矣。

《朱氏•附録》:乾卦有兩乾,是兩天也。昨日行,一天也;今日行,又一天也。其實一天而行健不已,此所以為天行健也。

問:天行健如何?曰:惟胡安定說得好。因舉其說曰:天者乾之形,乾者天之用。天形蒼然,南樞入地下三十六度,北樞出地上三十六度,狀如倚杵。其用則一晝一夜行九十餘萬里。人一呼一吸為一息,一息之間,天行已八十餘里。人一晝一夜有萬三千六百餘息,故天行九十餘萬里。天之行健可知,故君子法之以自強不息云。因言:天之氣運轉不息,故閣得地在中間。或未達。曰:如弄椀珠底,只恁運轉不住,故在空中不墜。少有息,則墜矣。

天惟健,故不息,不可把不息做健。

問:健是以形容乾否?曰:可。伊川曰:健而无息謂之乾。蓋自人而言,固有一時之健,有一日之健。惟无息,乃天之德。

乾乾不息者體,日往月來、寒往暑來者用。有體則有用,有用則有體,不可分先後說。

健順,剛柔之精者;剛柔,健順之粗者。

問天運不息,君子以自強不息曰:非是說天運不息,自家去趕逐,也要學他如此不息。只是常存得此心,則天理常行,而周流不息矣。

【原文】潛龍勿用,陽在下也。

傳:陽氣在下,君子處微,未可用也。

【原文】見龍在田,德施普也。

傳:見於地上,德化及物,其施已普也。

【原文】終日乾乾,反復道也。

【復,芳服反。本亦作覆】。

傳:進退動息,必以道也。

《程氏•附録》:反復,道也。言終日乾乾,往來皆由於道也。三位在二體之中,可進而上,可退而下,故言反復。

《本義》:反復重複,踐行之意也。

【原文】或躍在淵,進无咎也,

傳:量可而進【一有也字】。適其時則无咎也【一无也字】。

《本義》:可以進而不必進也

【原文】飛龍在天,大人造也。【造,徂早反】。

傳:大人之為聖人【一无人字】之事也。

《本義》:造,猶作也。

【原文】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也

傳:盈則變有悔也。

【原文】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傳:用九,天德也。天德陽剛,復用剛而好先,則過矣。

《本義》:言陽剛不可為物先,故六陽皆變而吉。

天行以下,先儒謂之大象,潛龍以下,先儒謂之小象,後放此。

《朱氏•附録》:乾為萬物之始,故天下无物不資之以為始。但六爻有時而皆變,故有羣龍无首之象。而君子體之,則當恭卑順,不敢為天下先。赤非謂天德不可為首也,又非謂乾不為首也。乾不為首,萬物何所資始,而誰為首乎?

 

【资料录入】:王玲玲

【初次点校】:訾翠芬

【再次点校】:暂无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二十册-經部十四易类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周易上经】第1卦-乾卦䷀乾卦为天(乾下乾上)-(宋)董楷撰《周易传义附录•卷一》 https://yijing.taijidian.cn/11039.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周易上经】第1卦-乾卦䷀乾卦为天(乾下乾上)-(宋)董楷撰《周易传义附录•卷一》-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