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下经】第38卦-睽卦䷥火泽睽卦(兑下离上)-(宋)赵汝楳撰《周易辑闻•卷四》

周易下经】第38卦-睽卦火泽睽卦兑下离上)-(宋)趙汝楳撰《周易輯聞•卷四》

於卦變為,於變為二隂爻卦。䷠二與五、初與三互易而變。,乖背也。乖背則无情偽,无愛惡,而吉悔吝皆泯矣。然勢之合者必易睽,勢之睽者必務合,人情之常也。故穴爻皆以遇見為象,初見四為惡人,四遇初為夫,二遇五為主,五視二為宗,三見上疑而无初,上遇三隂陽和而勢吉。此六爻之情之大略,不以爻立義。

原文】睽卦䷥象传

【原文】象曰上火下澤,睽,君子以同而異

離為火兌為澤。離、兌同索于,而炎上就下,其趨不同。猶之四時同于一元,而春生秋殺,其用不同。君子體之,同於為善,而制行則殊。故伯夷、下惠、夫子之同者,聖也;異者,清和時也。微子、箕子、比干之同者,仁也;異者,生死也。同人之類,族辨物别,其異所以為同。睽之同而異,因其同,不可不考其異。同異之故,聖人散言於諸卦,學者會而之可也。他卦象辭,多以一二字貫通兩卦之義,唯此直言上下,而睽之義已見。

【原文】睽卦䷥卦辞:

睽,小事吉

二卦之性,上下睽違,故卦名睽。

大有元亨,睽則小事吉,固其所也。是以聖人貴合不貴異,上而七政欲其齊,下而四海欲其會,車書之文,軌律度量衡之制,无一不致意焉。今而曰睽,蓋人情事勢之適然,聖人固自有御時之方。小事者,就其睽異之中有以善處之,則亦吉也。其之小,洪範之作内之時乎?

【原文】睽卦䷥彖传

彖曰:睽,火動而上澤動而下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說而麗乎明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小事吉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萬物睽而其事類也睽之時用大矣哉

火生於木,與澤同附於地。火宿未見其炎上,迨夫然而動,而後炎上之形始見。澤瀦未見其就下,迨夫流而動,而後就下之勢始見。此以二象言。睽,二女居室,未見其異,然志之所之,其行不同。此以二卦言。睽,火澤之睽因乎動,二女之睽由乎行,不動不行,未嘗睽也。是以父子天性,兄弟同氣,夫婦瑟琴,天倫之至也。一有閒之,睽阻生焉。然火澤不能不動,二女不能不行,是以君子謹其初也。兌,說也;離,明也。柔性和說,必麗乎明,乃免冥行之患。則失所麗,謬於說,而流入於邪矣。卦自䷠變六二之柔,進而上行,以居于五,得位之中,而下應乎九二之剛,是為柔中之君。當睽違之世,德不剛明,无以開人心之疑,合天下於大同,僅能委任剛中之臣,與之共圖小事而徐理之,或者可以得吉,此治睽之道也。卦以柔中,故不可大事。若博觀天地人物之睽,天高地下而同化育之事,男外女内而通治家之志,萬物之洪纎華實,自□自色,參錯不齊,而養生用之事,皆以類而成。蓋必有睽也,然後其用可以溥徧。使天地不睽,則清濁淆瀆;男女不睽,則外内无别;萬物不睽,則生化糅亂;火澤不睽,則胥息而為害。睽者其體,合者其用。卦言小事,以六五用睽之才,不足以大事也。若聖人用之,其大固如是哉!

【原文】睽卦䷥初九

初九:悔亡,喪馬勿逐,自復。見惡人,无咎

悔亡,有悔而亡也。喪,失之也。馬,陽獸,九之象,初所乘也。惡人,九四也。无咎,善補過也。

初與四宜應而敵焉,悔也,而悔有可亡之理。初,陽也,陽欲上進,乘馬以行,而四拒之。拒之何?二剛敵也,初不可行,故有喪馬之象。然非四奪之也,位應而交,則馬當自復,初何事於逐之哉?此悔之所以亡也。或不待交孚而逐之,則四將不甘於奪馬之誣,孚者疑,而喪者不可復得矣。初當位而進,四不當位而敵之,惡人也。初偶胥遇,回車而辟之,宜也。其奈德適與同,位則與應,有欲辟不可者,不得已與之班荆而語,斯无咎之道也。故曰:迫斯可以見。

【原文】象曰:見惡人,以辟咎也。

所貴於聖賢者,為其識利害於幾先,而達人已之權也。四之惡人而初見之,昧者處此,唯務全身以遠害,不知彼方剛暴,必以不得見而怨懟,咎之招也。唯聖人知之,故姑與泛然一見,以消其暴戾之氣,斯止以辟咎,非以求福也。陽貨,惡人也,夫子不欲見之,故時其亡而拜烝豚之歸。不幸而遇諸塗, 𤼵問兩端,語甚不孫,夫子方自引其非,而以將仕許之,陽貨卒不能加无禮焉。後世固有一見可免,乃託聖言以文其由徑之過,吾知賈禍而已。

【原文】睽卦䷥九二:

九二:遇主于巷,无咎。

遇者,適胥邂逅,杜預氏所謂草次之期是也。主者,二視五之稱,其分尊也。詩云隘巷,巷之湫隘者;記云委巷,巷之委曲者。今但云巷,則如說文所云邑中道,蓋二五中之象,猶比之二五,言自内也。

君就謀於臣,則當適臣之室;臣面内於君,則當覲王於朝。今遇于巷,雖曰二五共由之塗,然當睽之時,五得中而下應,急於合睽,弗暇俟之於朝,而往從二,不嫌遇之于巷也,是以无咎。

【原文】象曰:遇主于巷,未失道也。

五下應于二,二不出里巷而遇焉。在五則為下賢,在二不為詭遇,雖非朝覲之正,要未失治睽之道。然謂之未失,則唯睽時為可。

【原文】睽卦䷥六三

六三:見輿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終。

輿所以行也。曳者,輪敗,徒曳之而已。掣者,牛縱逸而不調,不可服以引車。天且劓如巫尫,若天將去其鼻,鼻竅下俯,故可引氣。劓則引氣无力,輿之能行,以輪運,牛引而人乘之也。今若此,皆不可行之象。初,本爻也。終,上爻也。

初四敵應,曰惡人,曰睽孤,宜也。五二正應,曰无咎,曰何咎,亦宜也。三上正應,何此爻之象如許?曰三為兌之主,說而求上,其行不由乎道,故愈睽而不合。凡是皆无初也,而有終合之理焉。

【原文】象曰:見輿曳,位不當也,无初有終,遇剛也。

以六居三,德不當位,此輿之所以曳无初也。及乎遇剛,獲其正應,而睽者合,故曰有終。

【原文】睽卦䷥九四:

九四:睽孤,遇元夫。交孚,厲无咎。

與初德敵而不合曰。元,初也。夫,男子之偉稱,曾子稱子游為夫夫是也。元夫,初九也。交孚,初與四交,信也。厲,危也。

初四之德敵而致,初四之位應而有遇,遇則初之陽、四之隂遂交孚矣。然應終非正,必危厲自持,始可免咎。睽无不合之理,然其求合有難有易,正則易德位俱應,如二五是也。不正則難位應德敵,如初四是也。學者而適逢斯時,可不審所處哉?

【原文】象曰:交孚无咎,志行也

四欲應初,限於時而不得遂。今交孚无咎,則應初之志可以有行也。

【原文】睽卦䷥六五:

六五:悔亡。厥宗噬膚,往何咎。

悔亡,有悔而亡也。二五同居中,故視二為宗,猶同人之于宗,其情親也。噬膚,言柔而易噬也,往應二也。何咎,何得而咎之也?

五為大君,不能合天下之情,宜有咎也。然五以柔居中,二以剛居中,剛柔德合,其胥與也,猶噬膚之易,故其悔可亡。於是五往應二,睽違既協,往則必受,夫何咎之有?

【原文】象曰:厥宗噬膚,往有慶也

爻止言何咎,釋遽許以有慶者,睽異之時,患不得合耳。五固能下二,二亦能承五,剛柔合德,君臣魚水于時而攸往,則人情可以大同,慶譽可以大來,豈止何咎而已哉!

【原文】睽卦䷥上九

上九:睽孤,見豕負塗,載鬼一車,先張之弧,後說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則吉。

上九,睽,見豕負塗,載鬼一車,先張之弧,後說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則吉。

睽, 无與也。豕,隂獸。負,猶負嵎。塗,六爻之所往來者也。負嵎則依險,負塗則當道。三為往來之塗,以六據之,猶豕負塗也。鬼,隂物也。古者每車三人乘之,一車言其衆也。鬼即六之隂,車即三之輿。張弧,欲射也。說弧,不射也。匪寇,婚媾者。始疑為寇,今知為婚也。往,應三也。雨,隂陽和也。

三與上本胥應,而云者,位乎卦外,又上窮也, 則愈疑矣。三之駕車者牛,而上疑為負塗之豕;乘車者人,而上疑為盈車之鬼。睽於心,疑於目者也。虎負嵎,人則畏之;豕負塗,則人怒之矣。君子乘車,人則敬之;車載鬼,則人怪之矣。始而疑,故張之弧;近而即之,知其求我,故說之弧。此以物言也,取諸人情。方其睽也,疑婚姻以為寇,不特 𤼵貝丘之矢,施竹堂之射;及其合也,匪寇讎而為婚,不特釋怨耦之仇,且將鼓瑟琴之歡矣。所以然者,以其正應,往而求之,遇必有合,猶隂濁充塞,宇宙昏曀,狐狸為之嘷舞;及乎隂陽浹洽於太空之閒,行而雨施,而宇宙為之一清矣。諸卦爻辭,唯睽之三、上,其辭枝離譎怪如許,故曰中心疑者其辭枝。

【原文】象曰:遇雨之吉,羣疑亡也。

豕負塗,亦已怪矣。復有盈車之鬼,羣疑也。睽疑者不一,故可怪之事多端。一旦而隂陽協比,則睽者合,疑事雖多,悉可亡也。齊桓見鬼而病,疑也。管仲一言而愈疑,亡之謂歟?怪力亂神,聖人所不語,而此卦言之甚詳,故聖人斷之曰疑。蓋心疑則境見,心明則疑亡。知此者,志怪之書可焚,无鬼之論可熄。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訾翠芬(完成)

【再次点校】:暂无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19册经部十三易类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周易下经】第38卦-睽卦䷥火泽睽卦(兑下离上)-(宋)赵汝楳撰《周易辑闻•卷四》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911.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周易下经】第38卦-睽卦䷥火泽睽卦(兑下离上)-(宋)赵汝楳撰《周易辑闻•卷四》-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