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下经】第31卦-咸卦䷞泽山咸卦(艮下兑上)-(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卷十二》

周易下经】第31卦-咸卦泽山咸卦艮下兑上)-(明)胡廣等敕纂《周易傳義大全•卷十二》

周易傳義大全卷十二,明胡廣等撰

周易下經

傳:序卦: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義有所錯。天地,萬物之本;夫婦,人倫之始。所以上經首乾、,下經首咸,繼以也。天地二物,故二卦分爲天地之道。男女交合而成夫婦,故咸與恒皆二體合爲夫婦之義。咸,感也,以說爲主;恒,常也,以正爲本。而說之道自有正也,正之道固有說焉。巽而動剛柔皆應說也。咸之爲卦,下,少女少男也。男女相感之深,莫如少者,故二少爲咸也。艮體篤實,止爲誠慤之義。男志篤實以下交,女心說而上應,男感之先也。男先以誠感,則女說而應也。

○建安丘氏曰:咸二少相交者,夫婦之始也,所以論一時交感之情,故以男下女爲象。男先下於女,婚姻之道成矣。恒二長相承者,夫婦之終也,所以論萬世處家之道,故以男尊女卑爲象。女下於男,居室之倫正矣。或曰:卦以二少二長相重者,不有乎?曰:損雖二少,而男不下女,咸感之義微矣。益雖二長,而女居男上,恒久之義悖矣。此下經所以不首損、益,而首咸、恒也。

峯胡氏曰:先天八卦之象,說卦凡兩言之。先言天地,而即繼之以山澤。繼言水火雷風,而終之以山澤。相薄者,有貴於不相悖。不相射者,有貴於相逮。唯通氣則兩言之不改。然則上經首於乾、坤者,天地定位也。下經首於咸者,山澤通氣也。位欲其分,故乾、坤分而爲二卦。氣欲其合,故山澤合而爲一卦。又易八純卦,六爻皆不應。、咸、恒、損、益、既、未濟,六皆應。泰、否天地相應,故居上篇。咸、損少男少女相應,恒、益長男長女相應,既、未濟中男中女相應,故居下篇。咸以少男下少女,又應之切至者,故居下篇之首。故上經彖辭不言女。下經咸取女吉家人利女貞勿用取女女歸吉,多言婚娶之事,而自於咸見之

原文】咸卦䷞卦辞:

咸,利貞,取女吉。【取七具反】。

傳:咸,感也。不曰感者,咸有皆義,男女交相感也。物之相感,莫如男女,而少復甚焉。凡君臣上下,以至萬物,皆有相感之道。物之相感,則有亨通之理。君臣能相感,則君臣之道通。上下能相感,則上下之志通。以至父子、夫婦、親戚、朋友,皆情意相感,則和順而亨通。事物皆然,故咸有亨之理也。,相感之道,利在於正也。不以正,則入於惡矣。如夫婦之以淫姣,君臣之以媚說,上下之以邪僻,皆相感之不以正也。取女吉,以卦才言也。卦有柔上剛下,二氣感應,相與止而說男下女之義。以此義取女,則得正而吉也

《本義》:咸,交感也。兌柔在上,艮剛在下,而交相感應。又艮止則感之專,兌說則應之至。又艮以少男下於兌之少女,男先於女,得男女之正,婚姻之時,故其卦爲咸。其占亨而利貞,取女則吉。蓋感有必通之理,然不以貞,則失其亨,而所爲皆矣。

○西溪李氏曰:易无思也,无爲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有心於求感,非易之道也。故去心而名卦以咸。

閭丘氏昕曰:感非其正,則夫婦不以禮合,君臣不以道合,朋友不以義合,終必至於,故曰亨利貞。

○中溪張氏曰:物之相感,莫如男女之少者,故二少爲咸。上下交感,則有亨通之理。然相感之道,利在守正。以此道而取女,其吉可知。

○雲峯胡氏曰:咸,感也。不曰感而曰咸,咸,皆也,无心之感也。无心於感者,无所不感也。感則必通,而利在於貞。凡言感之道,當如此取女吉。專言取女者,當如此女以静正爲主。男不下女,而女從之,非貞女也,不可取矣。

○雙湖胡氏曰:文王於咸卦自取,取女象。二卦重在三、上兩爻,三爲艮主,上爲兌主,男女皆得其正,故曰利貞,故取女吉也。况二、五又正,其不正者,初、四而已。曰取女二體,又以艮爲重,而咸之所以得名,亦由於艮。艮爲感主,而已是應體。

《本義》謂:艮止則感之專,兌說則應之至,已盡卦義。此所以二少尤有夫婦感應之道,而爲下經之首,與乾、坤分主上、下經也。先儒謂上經乾、坤以二老對立,下經咸以二少合體,深爲得之

【原文】咸卦䷞彖传

彖曰:咸,感也。

《本義》:釋卦名義。

川吳氏曰:卦之二體,陽感而隂應,隂感而陽應,六畫皆相與,卦之所以得咸感之名也。

○建安丘氏曰:咸者,感也。所以感者,心也。无心者不能感,故咸加心而爲感。有心於感者,亦不能咸感,故感去心而爲咸。咸,皆也。唯无容心於咸,然後无所不感。聖人以咸名卦,而彖以感釋之,所以互明其旨也

【原文】柔上而剛下二氣感應以相與,止而說,男下女,是以亨,利貞,取女吉也。【說,音悦。男下之下,遐嫁反】。

傳:咸之義,感也。在卦則柔爻上而剛爻下,柔上變剛而成兌,剛下變柔而成艮。隂陽相交,爲男女交感之義。又兌女在上,艮男居下,亦柔上剛下也。隂陽二氣,相感相應而和合,是相與也。止而說,止於說,爲堅慤之意。艮止於下,篤誠相下也。兌說於上,和說相應也。以男下女,和之至也。相感之道如此,是以能亨通而得正。取女如是,則吉也。卦才如此,大率感道利於正也。

○厚齋馮氏曰:剛柔以質言,感應以氣言。乾之氣應乎坤,坤應之而成兌,是坤與乾也。坤之氣感乎乾,乾應之而成艮,是乾與坤也。

○縉雲馮氏曰:柔上剛下,感應相與,所以爲亨。止而說,所以利貞。男下女,所以取女吉也

○龜山楊氏曰:止而說,以卦才言也。夫婦之道,止而不說則離,說而不止則亂。男不下女,則剛柔不接,非夫婦之正也。

○建安丘氏曰:柔上,上也。六本居三,上與乾交而爲兌也。剛下,三也。九本居上,下與坤交而爲艮也。二氣感應以相與,山澤通氣也。不言山澤者,言山澤則不見相與之義,故以二氣言之。恒言雷風相與,則知二氣相與之爲山澤爾。此釋咸亨義。止而說,以二德言。人心之說,動易失正,唯止而能說,則无徇情縱欲之失。此釋利貞義。男下女,以二象言。謂以艮之少男,下於兌之少女也。凡婚姻之道,无女先男者,必女守貞静。男先下之,則爲得男女之正。此釋取女吉義。故下以、是以二字總結之

《本義》以卦體、卦德、卦象釋卦辭。或以卦變言柔上剛下之義,曰:咸自來,柔上居六,剛下居五也。亦通。

○雲峯胡氏曰:以卦體釋亨,以卦德釋利貞。止而後說,所以爲貞;不止,非貞也。以卦象釋取女吉

【原文】天地感而萬物化生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觀其所感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傳:既言男女相感之義,復推極感道以盡天地之理、聖人之用。天地二氣交感而化生萬物,聖人至誠以感億兆之心而天下和平。天下之心所以和平,由聖人感之也。觀天地交感化生萬物之理,與聖人感人心致和平之道,則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感通之理,知道者默而觀之可也。《本義》:極言感通之理。

○胡氏曰:天地感而萬物化生,言乾坤交而大化行也。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言二五交而治化行也。

○張氏彭老曰:分而言之,則天地萬物以化生相感應,聖人天下以和平相感應。天地自天地,聖人自聖人也。合而言之,此之呼吸語默,即彼之翕張闔闢;此之喜怒哀樂,即彼之慘舒榮悴。道化之宰,生意之充,天地即聖人,聖人即天地也。

○中溪張氏曰:天地之感也以氣,聖人之感人也以心。天地交感而萬物有化生之理,聖人感人心而天下有和平之治。寂然不動,性也;感而遂通,情也。於其所感而觀之,而天地萬物之情可得而見矣。情者,感而動者也。

齋蔡氏曰:天地萬物之情感而必應,應感之間,情无所遁矣。

○雲峯胡氏曰:上經首乾,氣化之始,而曰品物流形;下經首咸,形化之始,而曰二氣感應。氣與形固未嘗相離也。上經首乾,彖傳言性;下經首咸,彖傳言情。復之彖言天地之心,咸言人心,學易者於此當有悟矣

【原文】咸卦䷞象传

【原文】象曰山上有澤,咸,君子以虛受人

傳:澤性潤下,土性受潤。澤在山上,而其漸潤通徹,是二物之氣相感通也。君子觀山澤通氣之象,而虚其中以受於人。夫人中虚則能受,實則不能入矣。虚中者,无我也。中无私主,則无感不通。以量而容之,擇合【一作交】而受之,非聖人有感必通之道也。

○朱子曰:山上有澤,當如伊川說。水潤土燥,有受之義。上若不虚,如何受得?上兑下艮,兑上缺,有澤口之象。兑下二陽畫,有澤底之象。艮上一畫陽,有土之象。下二隂畫中虚,便是滲水之象。

問:程傳以量而容之,莫是要著意容之否?曰:非也。以量者,乃是我量之大小以容之,便是不虚了。

○中溪張氏曰:水之性潤下,土之性受潤。土之中虚者,則於潤无所不受。心之中虚者,則於人何所不容?實則不能相入矣

《本義》:山上有澤,以虚而通也

○白雲郭氏曰:山澤通氣,而後萬物化生。君子法之,以虚受人。唯虚故受,受故能感。不能感者,以不能受故也。不能受者,以不能虚中故也。

○建安丘氏曰:山上有澤,其中必虚。虚則山澤之氣通,而感應之理以生。君子觀虚而能感之象,而以虚受人。人之一心,其寂然不動,感而遂通者,虚故也。苟以私意實之,則先入者爲主,而感應之機,雖有至者,皆捍之而不受矣。故山以虚則能受澤,心以虚則能受人。

○雲峯胡氏曰:咸取无心之義,以虚受人,无心之感也。上經首乾坤,自強反諸己,厚德施於人。下經首咸恒,虚以施於人,立則反諸己

【原文】咸卦䷞初六

初六:咸其拇。【拇,茂后反】。

傳:初六在下卦之下,與四相感,以微處初,其感未深,豈能動於人?故如人拇之動,未足以進也。拇,足大指。人之相感,有淺深輕重之異,識其時勢,則所處不失其宜矣。

《本義》:拇,足大指也。咸以人身取象,咸於最下,咸拇之象也。感之尚淺,欲進未能,故不言吉凶。此卦雖主於感,然六爻皆宜静而不宜動也。

○藍田呂氏曰:初與四應,四以心感,而初以足行。不曰足而曰拇者,以隂居下,静而未行,蓋心感而跡未應也。

○厚齋馮氏曰:九四,心之象,咸之主也。下體自拇而腓,腓而股,皆聼命於心。而初六正應九四,則尤爲所感之專者。特去四尚歷三爻,視腓之近以爲行,故未有吉凶,吉凶生乎動者也。

○雙湖胡氏曰:拇只取下體初象,九四解而拇亦指初也。嘗觀文王於兩體重在三上兩爻,以男女之正取婚姻之象。周公於六爻又自以人身取象,以四當心位,爲感之主,絶无卦辭之意。卦爻不同如此,使爻辭皆作於文王,必互相𤼵明矣。

○雲峯胡氏曰:咸、恒初爻皆淺之地,咸、拇感之未深,而艮性能止,故不言吉凶。恒初未可求深,而性善入,雖貞亦凶。淺深輕重異宜,學易者信不可不知時也

【原文】象曰:咸其拇,志在外也。

傳:初志之動,感於四也,故曰在外。志雖動而感未深,如拇之動,未足以進也。

○中溪張氏曰:初與四爲正應,所感雖淺,然觀其拇之動,則知其志已在乎外卦之九四矣

【原文】咸卦䷞六二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腓,房非反】。

傳:二以隂在下,與五爲應,故設咸腓之戒。腓,足肚,行則先動,足乃舉之,非如腓之自動也。二若不守道,待上之求,而如腓之動,則躁妄自失,所以凶也。安其居而不動,以待上之求,則得進退之道而吉也。二中正之人,以其在咸而應五,故爲此戒。復居吉,若安其分,不自動則吉也。

《本義》:腓,足肚也。欲行則先自動,躁妄而不能固守者也。二當其處,又以隂柔不能固守,故取其象。然有中正之德,能居其所,故其占動凶而静吉也

○進齋徐氏曰:咸體宜靜,二柔不知順理,而躁妄失正,故凶。

○中溪張氏曰:六二在下體之中,故曰咸其腓。二與五爲正應,當待五之感而後動,今乃不待九五之感而先動,躁妄自失,所以凶也。然以柔柔,則當其位,苟能居以俟之,不亦吉乎?

楊氏曰:六二之感以腓,可謂凶矣。然居而不行,静而不動,故可以易凶而吉,易害而利矣

○誠齋楊氏曰:鍾不扣而鳴則妖,石非言之物而言則怪,物有不感而自動者乎?故以居爲吉。

○雲峯胡氏曰:咸、艮皆取身爲象,咸六二即艮六二,艮其腓不言吉凶,咸其腓則曰凶者,躁動故凶也。居吉即艮其腓之謂也,在咸下體則凶,如艮本體則吉

【原文】象曰:雖凶居吉,順不害也。

傳:二居中得正,所應又中正,其才本善,以其在咸之時,質柔而上應,故戒以先動求君則凶,居以自守則吉。象復明之云:非戒之不得相感,唯順理則不害。謂守道不先動也。

○中溪張氏曰:隂性本静,二能順其性而不動,則不至有私感之害矣。六二之居吉,即洪範之用静吉也

【原文】咸卦䷞九三

九三:咸其股,執其隨,往吝。

傳:九三以陽居剛,有剛陽之才,而爲主於内,居下之上,是宜自得於正道,以感於物,而乃應於上六。陽好上而說隂,上居感說之極,故三感而從之。股者,在身之下,足之上,不能自由,隨身而動者也,故以爲象。言九三不能自主,隨物而動,如股然。其所執守者,隨於物也。剛陽之才,感於所說而隨之,如此而往,可羞吝也。

東谷鄭氏曰:初與二,隂也,感於陽而動,故其咸爲拇爲腓。三陽爲艮主,宜止而不動,今亦說上隂而應之,故爲咸其股

《本義》股,隨足而動,不能自專者也。執者,主當持守之意。下二爻皆欲動者,三亦不能自守而隨之,往則吝矣,故其象占如此。

○中溪張氏曰:九三居下體之上,故曰咸其股。股不能自行,而隨足以動,是堅執下隨之說者也。以此而往,誠有羞吝。

○雲峯胡氏曰:腓居下體之中,二象。股居下體之上,三象。程子謂三隨上,蔡氏謂三動而二隨之。《本義》以爲股隨足而動,象三隨二與初而動。艮言隨在二,二腓隨三之限而止也。咸言隨在三,三股隨下之足而動也

○進齋徐氏曰:世之君子,位居人上,所守不正,感不以道,而反徇夫䙝御臣僕在下者之私情,至於多行可愧者,皆執其隨者也

【原文】象曰:咸其股,亦不處也,志在隨人,所執下也。

傳:云亦者,蓋象辭【一作體】本不與易相,自作一處,故諸爻之象辭意有相續者。此言亦者,承上爻【一有象字】辭也。上云咸其拇,志在外也。雖凶居吉,順不害也。咸其股,亦不處也。前【一作下】二隂爻皆有感而動,三雖陽爻亦然,故云亦不處也。不處,謂動也。有剛陽之質,而不能自主【一作立,一作處】志反在於隨人,是所操執者卑下之甚也。《本義》言亦者,因前二爻皆欲動而云也。二爻隂躁,其動也宜。九三陽剛,居止之極,宜静而動,可吝之甚也。

○建安丘氏曰:下卦二隂感物而動,故不知止。三剛而止,體乃亦如二隂之爲,故曰亦不處。陽在上而下隨二隂,故曰所執下也。

○雲峯胡氏曰:彼不處而我亦不處,不能自立而日究乎汚下者也

【原文】咸卦䷞九四:

九四:貞吉悔亡,憧憧往來,朋從爾思。【憧,昌容反,又音童

傳:感者,人之動也,故皆就人身取象。拇取在下而動之微,腓取先動,股取其隨。九四无所取,直言感之道,不言咸其心,感乃心也。四在中而居上,當心之位,故爲感之主,而言感之道。貞正則吉而悔亡,感不以正,則有悔也。又四說體居隂而應初,故戒於貞。感之道无所不通,有所私係,則害於感通,乃有悔也。聖人感天下之心,如寒暑雨暘,无不通,无不應者,亦貞而已矣。貞者,虚中无我之謂也。憧憧往來,朋從爾思。夫貞一,則所感无不通。若往來憧憧然,用其私心以感物,則思之所及者,有能感而動,所不及者,不能感也。是其朋類,則從其思也。以有係之私心,既主於一隅一事,豈能廓然无所不通乎?繫辭曰: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天下何思何慮?夫子因咸極論感通之道。夫以思慮之私心感物,所感狹矣。天下之理一也,塗雖殊而其歸則同,慮雖百而其致【一有極字,一作極致】則一。雖物有萬殊,事有萬變,統之以一,則无能違也。故貞其意,則窮天下无不感通焉,故曰天下何思何慮。用其思慮之私心,豈能无所不感也?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歲成焉。往者屈也,來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此以往來屈信明感應之理。屈則有信,信則有屈,所謂感應也。故日月相推而明生,寒暑相推而歲成,功用由是而成,故曰屈信相感而利生焉。感,動也。有感必有應。凡有動皆爲感,感則必有應,所應復爲感【一有字】感復有應,所以不已也。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龍蛇之蟄,以存身也;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前云屈信之理矣,復取物以明之。尺蠖之行,先屈而後信,蓋不屈則无信,信而後有屈,觀尺蠖則知感應之理矣。龍蛇之藏,所以存息其身而後能奮迅也,不蟄則不能奮矣。動息相感,乃屈信也。君子潛心精微之義,入於神妙,所以致其用也。潛心精微,積也;致用,施也。積與施,乃屈信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承上文致用而言。利其施用,安處其身,所以崇大其德業也。所爲合理,則事正而身安。聖人【一作能事盡於此矣,故云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窮神知化,德之盛也。既云過此以往,未之或知,更以此語終之,云窮極至神之妙,知化育之道,德之至盛也,无加於此矣。

○程子曰:咸九四言貞吉悔亡,言感之不可以心也。

○天地之間,只有一箇感與應而已,更有甚事?

○天地之常,以其心普萬物而无心;聖人之常,以其情順萬物而无情。故君子之學,莫若廓然而大公,物來而順應。

○窮神知化,化之妙者,神也。

○易,聖人所以立道,窮神則无易矣。

《或問》:咸九四傳說虚心貞一處全似敬,

○朱子曰:蓋嘗有此語。曰:敬,心之貞也。

○問感通之理。曰:感是事來感我,通是自家受他感處之意。

○問:明道云:莫若廓然而大公,物來而順應。如何?曰:廓然大公,便不是憧憧;物來順應,便不是朋從爾思。此只是比而不周,周而不比之意。

○問:伊川解屈信往來一段,以屈伸爲感應。屈伸之與感應,若不相似,何也?曰:屈則感伸,伸則感屈,自然之理也。今以鼻息觀之,出則必入,出,感入也;入則必出,入,感出也。故曰:感則有應,應復爲感,所感復有應。屈伸非感應而何?

○凡在天地間,无非感應之理。造化與人事,皆是感應。且如雨暘,雨不成只管雨,便感得箇暘來;暘不成只管暘,暘已是應處,又感得雨來。寒暑晝夜,无非此理。如人夜睡,不成只管睡,至曉須著起來;一日運動,向晦亦須當息。凡一死一生,一出一入,一往一來,一語一默,皆是感應。如古今天下,有一盛必有一衰。聖人在上,兢兢業業,必曰保治。及至衰廢,自是整頓不起。然不成一向如此,必有興起時節。

○問:如日往則感得那月來,月往則感得那日來;寒往則感得那暑來,暑往則感得那寒來。一感一應,一往一來,其理无窮。感應之理是如此。曰:此以感應之理言之,非有情者云。有動皆爲感,似以有情者言。父慈則感得那子愈孝,子孝則感得那父愈慈,其理亦只一般。

○又問:那感應理於學者工夫有用處否?曰:此理无乎不在,如何學者用不得?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正是這道理。

○易傳中說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之意。爲學正如推車子相似,才用力推得動了,便自轉將去,更不費力。

○節齋蔡氏曰:憧憧,動心之貌。貞則静,静則虚,虚則一,一則於來也无迎,於往也无將。既應之後,蓋猶未應之初也。静亦定,動亦定,寂也未嘗不感,感也未嘗不寂,何憧憧之有?

○誠齋楊氏曰:九四適當心位,不言心而言思者,責其廢心而任思也。以思窮物,適以物窮思,安能窮神知化,而成光大之盛德哉!子曰:天下何思何慮?此之謂也

○龜山楊氏曰:初言咸其拇,二言咸其腓,三言咸其股,五言咸其脢,上言咸其輔頰舌。而九四一爻,由一身觀之,則心是也。獨不言心,其說蓋有心以感物,則其應必狹。唯无心而待物之感,故能无所不應焉。其繇曰:貞吉悔亡,憧憧往來,朋從爾思。夫思皆緣其類而已,不能周也。所謂朋從者,以類而應故也。故繋辭曰: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天下何思何慮?夫心猶鏡也,居其所而物自以形來,則所鑒者廣矣。若執鏡隨物以度其形,其照幾何?

《本義》:九四居股之上,脢之下,又當三陽之中,心之象,咸之主也。心之感物,當正而固,乃得其理。今九四乃以陽居隂,爲失其正而不能固,故因占設戒,以爲能正而固,則吉而悔亡。若憧憧往來,不能正固,而累於私感,則但其朋類從之,不復能及遠矣。

《或問》:《程傳》云貞者,虚中无我之謂。《本義》云:貞者,正而固。不同,何也?

○朱子曰:某尋常解經,只要依訓詁說字。如貞字作正而固,子細玩索,自有滋味。若曉得正而固,則虚中无我亦在裏面。

○問:貞吉悔亡,憧憧往來,朋從爾思,蓋一往一來,皆感應之常理也。加憧憧焉,則私矣。此以私感,彼以私應,所謂朋從爾思,非有感必通之道矣。曰:然。

○問憧憧往來,朋從爾思。曰:往來自不妨,天地間自是往來不絶。只不合著憧憧了,便是私意。聖人未嘗不教人思,只是不可憧憧,這便是私了。感應自有箇自然底道理,何必思他?若是義理,却不可不思。

○問:憧憧往來,朋從爾思,莫是此感彼憧憧,是添一箇心否?曰:往來固是感應。憧憧是一心方欲感他,一心又欲他來應。如正其義,便欲謀其利;明其道,便欲計其功。又如赤子入之時,此心方怵惕,要去救他,又欲他父母道我好,這便是憧憧底病。

○問:往來是心中憧憧然往來,猶言往來於懷否?曰:非也。繫辭分明說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安得爲心中之往來!這箇只是對那日往則月來底說。那箇是自然之往來,此憧憧者是加私意不好底往來。憧憧只是加一箇忙廹底心,不能順自然之理,猶言助長。正心與計獲相似,方往時又便要來,方來時又便要往,只是一箇忙。

○問:憧憧往來,如覇者以私心感人,便要人應。自然往來,如王者我感之也,无心而感;其應我也,无心而應,周徧公溥,无所私係。如此是否?曰:是如此。又問:此以私而感,恐彼之應者非以私而應,只是應之者有限量否?曰:也是以私而應。如自家以私惠及人,少閒被我之惠者,則以我爲恩;不被我之惠者,則不以我爲恩矣。王者之感,如云:王用三驅,失前禽,去者不以爲恩,獲者不以爲怨。如此,方是公正无私心。

○感應二字有二義:以感對應而言,則彼感而此應;專於感而言,則感又兼應意。

○易咸感處,伊川說得未備。往來自還他,有自然之理。唯正静爲主,則吉而悔亡。至於憧憧,則私意爲主,而思慮之所及者朋從,所不及者不從矣。是以事未至則迎之,事已過則將之,全掉脫他不下。今人皆病於无公平之心,所以事物之來,少有私意雜焉,則䧟於所偏重矣。

○往來是感應合當底,憧憧是私感應,自是當有,只是不當私感應爾。

○問感只是内感。曰:物固有内感者,然亦不專是内感,固有外感者。所謂内感,如一動一静,一往一來,此只是一物先後自相感。如人語極須默,默極須語,此便是内感。若有人自外來唤自家,只是唤做外感。感於内者自是内,感於外者自是外。如此看,方周徧平正。只做内感,便偏頗了。

○節齋蔡氏曰:四當心位,不曰咸其心者,感通之道。如天地聖人无不感通者,亦唯此理之公,无係於物云爾。有心則拘矣,故不言心。

雙湖胡氏曰:四不正而云貞吉悔亡者,貞則吉而悔可亡,戒之也。蓋四與初爲往來之爻,而二爻皆不正,故戒以憧憧往來,則所感者狹而不廣矣。四當心象而不言心者,以心在内而不可見,故特言心之用。思者,心之用也。

○雲峯胡氏曰:爻言貞吉悔亡,凡四卦皆先占後象。巽九五,咸大壯未濟皆九四,九居四,本非貞而有悔。聖人因占設戒,兩開其端,以爲貞者正而固也,如是則吉而悔亡。若憧憧於往來,則失其正而固者矣。寂然不動,心之體;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心之用。憧憧往來已失其寂然不動之體,所思者朋類之從爾,安能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哉!

【原文】象曰:貞吉悔亡,未感害也;憧憧往來,未光大也

傳:貞則吉而悔亡,未爲私感所害也。係私應,則害於感矣。憧憧往來,以私心相感,感之道狹矣,故云未光大也。《本義》感害,言不正而感,則有害也。

○中溪張氏曰:四當心位而不言心,爻言思,象言感者,即心也。夫本然虚静之天,純乎貞一,未有私感之害,故吉而悔亡。若憧憧然往來乎比應之間,則意向不定,其所感者狹矣。匪其朋則不從,故曰未光大也。

○雲峯胡氏曰:二與四皆有吉,四正而感,則亦免於害

【原文】咸卦䷞九五:

九五:咸其脢,无悔。【脢,武杯反,又音每

傳:九居尊位,當以至誠感天下,而應二比上。若係二而說上,則偏私淺狹,非人君之道,豈能感天下乎?脢,背肉也,與心相背而所不見也。言能背其私心,感非其所見而說者,則得人君感天下之正而无悔也。

《或問》:《程傳》曰:感非其所見而說者,此是任貞一之理則如此。

○朱子曰:武王不泄邇,不忘遠,是其心量該遍,故周流如此。是此義也。

○西溪李氏曰:悔亡,是有悔而亡之也;无悔,是无復有悔也。

○中溪張氏曰:九五尊居君位,可以感人心而天下和平矣,而僅能无悔,何耶?蓋五與六二爲應,又比上六,係二而說上,所感以私,非聖人感人心之正道,亦猶背肉之脢,與心相背而昧无所見也

《本義》:脢,背肉,在心上而相背,不能感物,而无私係。九五適當其處,故取其象,而戒占者以能如是,則雖不能感物,而亦可以无悔也。

○節齋蔡氏曰:脢,无所感者。无所感,故无悔。

○雲峯胡氏曰:子夏云:在【周易下经】第31卦-咸卦䷞泽山咸卦(艮下兑上)-(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卷十二》曰脢。諸爻象拇、象股、象心,皆戒其感於物而動。五象脢不動矣,而又不能感物。諸爻動而无静,五静而无動,皆非心之正也。但以其无私係,故曰无悔,非深取之也

【原文】象曰:咸其脢,志末也。

傳:戒使背其心而咸脢者,爲其存心【一作】。淺末,係二而說上,感於私欲也。

《本義》:志末,謂不能感物。

○雲峯胡氏曰:初曰志在外,三曰志在隨人,五雖无私係,不能感物,其志如此,亦末矣

【原文】咸卦䷞上六:

上六:咸其輔頰舌。

傳:上隂柔而說體,爲說之主,又居感之極,是其欲感物之極也,故不能以至誠感物。而𤼵見於口舌之間,小人女子之常態也,豈能動於人乎?不直云口,而云輔頰舌,亦猶今人謂口過曰唇吻,曰頰舌也。輔頰舌皆所用以言也。

《本義》:輔頰舌皆所以言者,而在身之上。上六以隂居說之終,處咸之極,感人以言,而无其實。又兌爲口舌,故其象如此,凶咎可知。

《或問》:上六咸其輔頰舌,竊意此爻宜有悔吝,而不言悔吝,何也?

○朱子曰:吉凶悔吝,係乎邪正,此但見其不足以感人之意耳,未見有失,故不得以悔吝言也。

○童溪王氏曰:上六居感之極,常以兌之口舌,務爲柔媚極感之事,此小人女子之常態,故曰咸其輔頰舌。

○雲峯胡氏曰:拇腓股動於下,輔頰舌動於上,感宜静不宜動,况動以口乎?感以言非矣,况无實乎?艮象輔,咸象輔頰舌,咸極於說,艮終於止。

新安程氏曰:初與四應,故拇與心皆在前。二與五應,故腓與脢皆在後。三與上應,故股與輔頰皆在兩旁。而舌居中,有至理存焉

【原文】象曰:咸其輔頰舌,滕口說也。

傳:唯至誠爲能感人,乃以柔說。滕揚於口舌言說,豈能感於人乎?

《本義》:滕、騰通用,

○童溪王氏曰:夫以心思感人,所感己狹,况滕口說以求感,其能感人乎?此感道之衰也。

○中溪張氏曰:蘇秦、張儀之徒,縱横其說,即滕口說也。

○《或問》:咸内卦,艮,止也,何以皆說動?

○朱子曰:艮雖是止,然咸有交感之義,都是要動,所以都說動。卦體雖是動,然纔動便不吉。動之所以不吉者,以其内卦属艮也。

艮、咸二卦,皆就人身取義,皆主静。如艮其趾,能止其動,便无咎。艮其腓,腓亦動物,故止之。不拯其隨,是不能拯止其隨限而動也,故其心不快。限即腰所在。咸其拇,自是不合動。咸其腓,亦是欲隨股而動,動則凶,不動則吉。

咸就人身取象,看來便也是有些取象說。咸上一畫如人口,中三畫有腹背之象,下有人脚之象。艮就人身取象,便也如此。上一陽畫有頭之象,中二隂有口之象,所以艮其輔。於五爻見内卦之下,亦有足之象。

○厚齋馮氏曰:吉凶悔吝生乎動者,咸感於物而動,故六爻之中,吉凶悔吝之辭備焉。然感生於心,唯心正則所感正,而所動皆正,故以貞吉戒九四,蓋吉凶悔吝之所由生也。下三爻足之象,感於動者也。上二爻喉舌之象,感於言者也。

○建安丘氏曰:咸六爻以人身取象,上卦象上體,下卦象下體。初在下體之下爲拇,二在下體之中爲腓,三在下體之上爲股,此下卦三爻之序也。四在上體之下爲心,五在上體之中爲脢,上在上體之上爲口,此上卦三爻之序也。拇、腓、股隨體而動,應感者也。脢不能思,无感者也。輔、頰、舌以言爲說,不足以感人者也。皆不能盡乎感之道。惟四居心位,爲感之主,似知感之義者。然无心者固无所感,而有心者憧憧往來,亦不能以咸感,感之道其難哉!大傳曰:夫易无思也,无爲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必如是而後可以言咸感之道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訾翠芬

【再次点校】:暂无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二十八册經部二十二(文渊阁版)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周易下经】第31卦-咸卦䷞泽山咸卦(艮下兑上)-(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卷十二》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723.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周易下经】第31卦-咸卦䷞泽山咸卦(艮下兑上)-(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卷十二》-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