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上经】第24卦-复卦䷗地雷复卦(震下坤上)-(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卷九》

周易上经】第24卦-复卦地雷复卦(震下坤上)-(明)胡廣等敕纂《周易傳義大全•卷九》

傳:復序卦物不可以終盡,剥窮上反下,故受之以復。物无剥盡之理,故剝極則復來【一无來字】隂極則陽生,陽剥極於上而復生於下,窮上而反下也,復所以次剥也。為卦一陽生於五隂之下,隂極而陽復也。歲十月隂盛既極,冬至則一陽復生於地中,故為復也。陽,君子之道,陽消極而復反。君子之道,消極而復長也,故為反善之義。

○朱子曰:十月坤卦皆純隂,自交過十月節氣,固是純隂,然潛陽在地下,已旋生起來了。且以一月分作三十分,細以時分之,是三百六十分。陽生時逐旋生生,到十一月冬至方生得就一畫陽,這一畫是卦中六分之一在地下,二畫又較在上面則箇,至三陽則全在地上矣。四陽五陽六陽則又層層在上面去,不解到冬至時便頓然生得一畫。又曰:陽无驟生之理,如冬至前半月中氣是小雪,陽已生三十分之一分,到得冬至前幾日,須已生到二十七八分,到至日方始成一畫,不是昨日全无,今日一旦便復了。大抵剝盡處便生,如列子所謂運轉无已,天地密移,疇覺之哉?凡一氣不頓進,一形不頓虧,亦是不覺其進,不覺其虧。盖隂陽浸消浸長,人之一身,自少至老,莫不皆然。

○天運流行,本無一息間斷,豈解一月无陽?且如木之黄落時,萌芽已生了。不特如此,木之冬青者,必先萌芽而後舊葉方落。若論變時,天地無時不變。如楞嚴經第二卷首段所載,非唯一歲有變,月亦有之;非唯月有變,日亦有之;非唯日有變,時亦有之,但人不知耳。此說亦是。

○天地中間,此氣升降上下,當分為六層。十一月冬至,自下面第一層生起,直到第六層上,至天為四月。陽氣纔生足便消,下面隂氣便生,只是這一氣升降循環不已,往來乎六層之中也。大抵發生都只是一箇陽氣,只是有消長,上面陽消一分,下面便隂長一分。又不是别討箇隂來,只是陽消處便是隂。故陽來謂之復,復是本來物事;隂來謂之姤,姤是偶然相遇。

○臨川吳氏曰:復,還反也。冬至之前,六陽消盡而為純坤;冬至之後,一陽還反而生於下也。

○隆山李氏曰:承剝之後而一陽來復,乃生生之本也。天地之運,一息不留,剝終復始,不容少緩。若稍遅不及,則生理息也

【原文】卦䷗卦辞:

復,亨。出入无疾,朋來无咎。

傳:復亨,既復則亨也。陽氣復生於下,漸亨盛而生育萬物。君子之道既復,則漸以亨通澤於天下,故復則有亨盛之理也。出入无疾,出入謂生長。復生於内,入也。長進於外,出也。先云出,語順耳。陽生非自外也,來於内,故謂之入。物之始生,其氣至微,故多屯艱。陽之始生,其氣至微,故多摧折。春陽之發,為隂寒所折,觀草木於朝暮,則可見矣。出入无疾,謂微陽生長,无害之者也。既无害之,而其類漸進而來,則將亨盛,故无咎也。所謂咎,在氣則為差忒,在君子【一有之道字】則為抑塞,不得盡其理。陽之當復,雖使有疾之,固不能止其復也,但為阻礙耳。而卦之才有无疾之義,乃復道之善也。一陽始生至微,固未能勝羣隂而發生萬物,必待諸陽之來,然後能成生物之功,而无差忒,以朋來而无咎也。三陽子丑寅之氣,生成萬物,衆陽之功也。若君子之道既消而復,豈能便勝於小人?必待其朋類漸盛,則能協力以勝之也。

《或問》:復一陽動於下,而云朋來无咎,何也?

○朱子曰:方一陽生,未有朋類,畢竟是陽長,將次竝進,以其為君子之道,故亨通而无咎也

【原文】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利有攸往【反復之復,芳福反。又作覆,彖同

傳:謂消長之道,反復迭至。陽之消,至七日而來復。姤,陽之始消也,七變而成復,故云七日,謂七更也。臨云八月有凶,謂陽長至於隂,長歷八月也。陽進則隂退,君子道長則小人道消,故利有攸往也。

○程子曰:近取諸身,百理皆具,屈伸往來之義,只於鼻息之間見之。屈伸往來只是理,不必將既屈之氣復為方伸之氣,生生之理自然不息。如復言七日來復,其間元不斷續,陽已復生,物極必返,其理須如此。有生便有死,有始便有終。又曰:凡物之散,其氣遂盡,无復歸本原之理。天地間如紅罏,雖生物消鑠亦盡,况既散之氣,豈有復在?天地造化,又焉用此既散之氣?其造化者自是生氣。至如海水潮,日出水涸,是潮退也,其涸者已无也。月出則潮水生也,非却是將已涸之水為潮,此是氣之終始。開闔便是易,一闔一闢謂之變

《本義》復,陽復生於下也。剝盡則為純坤,十月之卦,而陽氣已生於下矣。積之踰月,然後一陽之體始成而來復,故十有一月,其卦為復。以其陽既往而復反,故有亨道。又内震外坤,有陽動於下,而以順上行之象,故其占又為己之出入,既得无疾,朋類之來,亦得无咎。又自五月姤卦一隂始生,至此七爻,而一陽來復,乃天運之自然,故其占又為反復其道,至於七日,當得來復。又以剛德方長,故其占又為利有攸往也。反復其道,往而復來,來而復往之意。七日者,所占來復之期也。

○朱子曰:七日來復者,終不是已往之陽,重新將來復生,舊厎己自過了,這裏自然生出來。又曰:復,反也。言陽氣既往而來復也。夫大德敦化,而川流不窮,豈假乎既消之氣,以為方息之資也哉?亦見其絶於彼而生於此,而因以著其往來之象爾。唯人亦然,大和保合,善端无窮。所謂復者,非曰追夫已放之心而還之,録夫已棄之善而屬之也。亦曰不肆焉以騁於外,則本心全體,即此而存,固然之善,自有所不能已耳。

○隆山李氏曰:陽反而復生,生之氣自此萌動,故曰復亨。又曰:於臨曰八月有凶,於復則曰七日來復。陽消而數月者,幸其消之遟。陽長而數日者,幸其長之速也。

○節齋蔡氏曰:陽自建午之月漸消漸剝,至建子之月而為復。在卦經七爻,於時經七月,故曰七日來復。不言月而言日者,猶詩所謂一之日、二之日也。

鄭氏剛中曰:七者陽數,日者陽物,故於陽長言七日。八者隂數,月者隂物,臨剛長以隂為戒,故曰八月

○雲峰胡氏曰:《本義》於剝之碩果曰剝未盡而復生,至此則曰剝盡為純坤。十月之卦而陽氣巳生於下,盖陽无頓生之理,故先天卦序剝而坤,坤而後復。陽无可盡之理,故後天卦序則以復次剝。其曰剝未盡而能復者,指果中之仁而言也,可見其所以為元者未嘗息。其曰坤十月陽氣已生於下,積之踰月,然後一陽之體始成而來復,可見其所以至於亨者未嘗驟。前乎此,自姤而剝,隂在内為主,陽常行逆境。今自剝而復,陽在内為主,陽方行順境,故其占為亨。已之出入而得无疾者,一陽順而亨也。朋類之來亦得无咎者,衆陽順而亨也。是皆陽順而動之象也。反復其道,統言隂陽往來,其理如此。七日來復,專言一陽方來,其數如此。利有攸往,則其占又言一陽之長可往而為臨、為泰,以至於乾也

【原文】复卦䷗彖传:

彖曰:復,亨。剛反

《本義》:剛反則亨。

○朱子曰:剛反二字,是解復亨。下云動而以順行,是解出入无疾以下。大抵彖辭解得易極分明,子細尋索,儘有條理。

○臨川吳氏曰:剛反釋復字,而亨之意在其中。剛既反,則日長日盛而亨矣。

○建安丘氏曰:此云剛反,言剝之一剛,窮上反下而為復也。下文剛長,言復之一剛,自下進上,為臨為泰,以至為乾也。以其既去而來反也,故亨。以其既反而漸長也,故利有攸往。剛反,言方復之初。剛長,言已復之後

【原文】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无疾,朋來无咎。

傳:復亨,謂剛反而亨也。陽剛消極而來反,既來反,則漸長盛而亨通矣。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无疾,朋來无咎,以卦才言其所以然也。下動而上順,是動而以順行也。陽剛反而順動,是以得出入无疾,朋來而无咎也。朋之來,亦順動也。

《本義》:以卦德而言

進齋徐氏曰:動而以順行者,震動之始,以坤順而行也。出入朋來,陽之動也。无疾无咎,以順行也

○龜山楊氏曰:一陽復於下,而五隂在上,則陽微而隂猶盛。小人衆而君子獨,動而不以順行,則疾之者至身不能保,尚何朋來之有。

○潘氏夢旂曰:剝以順而止,復以順而行。君子處道消之極,至道長之初,未嘗一毫之不以順也

【原文】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天行也

《本義》:隂陽消息,天運然也。

○朱子曰:反復其道,七日來復,天行也。消長之道,自然如此,故曰天行。處隂之極,亂者復治,往者復還,凶者復吉,危者復安,天地自然之運也

○龜山楊氏曰:四時之變,浸而為寒暑,固非一日之積也。天且不能暴為之,况於人乎?

【原文】利有攸往,剛長也【長,丁丈反】。

《本義》:以卦體而言,既生則漸長矣。

雙湖胡氏曰:剛長則自復而臨,而泰,而壯、夬,至于乾,其勢自不容禦矣

○平菴項氏曰:剝曰不利有攸往,小人長也。復曰利有攸往,剛長也。易之意,凡以為君子謀也。

鄱陽董氏曰:自外而入者曰來,自内而出者曰往。疾之者衆,則未可往;无疾,則利於往矣。消息盈虚,天命之自然,而君子不謂命也。上文言出入无疾,而後朋來无咎;朋來无咎,而後利有往。盖常不以天命之自來者為幸,而深以人情之難測者為憂。何也?來者微,而疾其來者衆也。來者微,則豈可遽以自幸;疾其來者衆,則豈可不善於自養哉!

【原文】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傳:其道反復往來,迭消迭息【一有字】七日而來。復者,天地之運行如是也。消長相因,天之理也。陽剛,君子之道長,故利有攸往。一陽復於下,乃天地生物之心也。先儒皆以靜為見天地之心,盖不知動之端乃天地之心也。非知道者,孰能識之?

○程子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一言以蔽之曰:天地以生物為心。

○復卦非天地之心,復則見天地之心。聖人无復,故未嘗見其心。

○人說復其見天地之心,皆以為至靜能見天地之心,非也。復之卦下面一畫便是動了,安得謂之靜?自古儒者皆言静見天地之心,唯某言動而見天地之心。問:莫是於動處求靜否?曰:固是,然最難。

○張子曰:復見天地之心,咸、恒、遯、壯見天地之情。心隱於微,情發乎顯。

《或問》:程子言動之端乃天地之心,切謂十月純坤,不為无陽。天地生物之心未嘗間息,但未動耳。因動而生物之心始可見。

○朱子曰:十月陽氣收歛,一時關閉得盡。天地生物之心固未嘗息,但无端倪可見。惟一陽動,則生意始發露出,乃始可見。端,緒也。言動之頭緒於此處起,於此處方見得天地之心也。

○問:天地之心動處,如何見得?曰:這處便見得陽氣發生,其端已兆於此。春了又冬,冬了又春,都從這裏發去,事物間亦可見。只是這裏見得較親切。問:動之端乃心之發處,何故云天地之心?曰:此須就卦上看。上坤下震,坤是靜,震是動。十月純坤,當貞之時,萬物收歛,寂无蹤跡。到此一陽復生,便是動。然不直下動字,却云動之端,端又從此起。雖動而物未生,未到大段動處。凡發生萬物,都從這裏起,豈不是天地之心!

○天地以生生為德,元亨利貞乃生物之心也。但其靜而復,乃未發之體;動而通焉,則已發之用。一陽來復,其始生甚微,固若靜焉。然其實動之機,其勢日長,而萬物莫不資始焉。是天命流行之初,造化發育之始,天地生生不已之心,於是而可見矣。若其靜而未發,則此心之體雖无所不在,然却有未發處。此程子所以以動之端為天地之心,亦舉用以該其體爾。

○程子說天地以生物為心,最好,此乃是无心之心也。又曰:天地若果无心,則須牛生出馬,桃樹上發李花,他又却自定。心便是主宰處,所以謂天地以生物為心也。又曰:天地之心動後方見,聖人之心應事接物方見。

○程子云:聖人无復,故未嘗見其心。且堯、舜、孔子之心千古常在,聖人之心周流運行,何往而不可見?若言天地之心如春生發育,猶是顯著。此獨曰聖人无復,未嘗見其心者,只為是說復卦。繫辭曰:復,小而辨於物。盖復卦是一陽方生於羣隂之下,如幽暗中一點白,便是小而辨也。聖人贊易而曰復見天地之心,今人多言唯是復卦可以見天地之心,非也。六十四卦无非天地之心,但於復卦忽見一陽之復,故即此而贊之爾。論此者當知有動靜之心,有善惡之心,各隨事而看。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因發動而見其惻隱之心。未有孺子將入井之時,此心未動,只靜而已。衆人物欲昏蔽,便是惡厎心。及其復也,然後本然之善心可見。聖人之心,純於善而已。所以謂未嘗見其心者,只是言不見其有昏蔽忽明之心,如所謂幽暗中一點白者而已。但此等語話,只可就此一路看去,纔轉入别處,便不分明也,不可不知。又曰:天地之氣所以有陽之復者,以其有隂故也。衆人之心所以有善之復者,以其有惡故也。若聖人之心,則天理渾然,初无間斷,人孰得以窺其心之起滅耶?若靜而復動,則亦有之,但不可以善惡而為言耳。

○復非天地心,復則見天地心。盖天地以生物為心,而此卦之下一陽爻,即天地所以生物之心也。至於復之得名,則以此陽之復生而已,猶言臨、泰、大壯、夬也。但於其復而見此一陽之萌於下,則是因其復而見天地之心耳。

○伊川與濂溪說復字不同。濂溪就坤上說,就回來處說。如云利貞者誠之復,誠心復其不善之動而已矣,皆是就歸來處說。伊川却正就動處說。如元亨利貞,濂溪就利貞上說復字,伊川就元字頭說復字。以周易卦爻之義推之,則伊川之說為正。然濂溪、伊川之說,道理只一般,非有所異,只是所指地頭不同。以復卦言之,下面一畫便是動處。伊川云下面一爻正是動,如何說靜得?看來伊川說得較好

《本義》:積隂之下,一陽復生,天地生物之心幾於滅息,而至此乃復。可見在人則為靜極而動,惡極而善,本心幾息而復見之端也。程子論之詳矣。而邵子之詩亦曰: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玄酒味方淡,大音聲正希。此言如不信,更請問包羲。至哉言也!學者宜盡心焉。

《或問》:復見天地之心。

○朱子曰:三陽之時,萬物蕃新,只見物之盛大,天地之心却不可見。唯是一陽初復,萬物未生,冷冷靜靜,而一陽既動,生物之心闖然而見,雖在積隂之中,自掩藏不得,此所以必於復見天地之心也。又曰:要說得見字親切。盖此時天地之間,无物可見天地之心,只有一陽初生,淨淨潔潔,見得天地之心在此。若是三陽發生萬物之後,則天地之心盡散在萬物,不能見得如此端的。

○問:生理初未嘗息,但到坤時藏伏在此,至復乃見其動之端否?曰:不是如此。這箇只是就隂陽動靜、闔闢消長處而言。如一堆火,自其初發以至漸漸發過,消盡為灰。其消之未盡處,固天地之心也。然那消盡厎,亦天地之心也。但那箇不如那新生厎鮮好,故指那接頭再生者言之,則可以見天地之心親切。如云:利貞者,性情也。一元之氣,亨通發散,品物流形,天地之心盡發見在品物上,但叢雜難看。及到利貞時,萬物悉已收歛,那時只有箇天地之心丹青著見,故云:利貞者,性情也。正與復其見天地之心相似。康節云: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盖萬物生時,此心非不見也。但天地之心悉已布散叢雜,无非此理呈露,到多了難見。若會看者能於此觀之,則所見无非天地之心矣。唯是復時,萬物皆未生,只有一箇天地之心昭然著見在這裏,所以易看也。

○靜極而動,聖人之復;惡極而善,常人之復。但常人也有靜極而動厎時節,聖人則不復有惡極而善之復。問:一陽之復,在人言之,只是善端萌處否?曰:以善言之,是善端方萌處;以惡言之,昏迷中有悔悟向善意,便是復。如睡到忽然醒覺處,亦是復氣象。又如人之沉滯,道不得行,到極處忽小亨,道雖未大行,已有可行之兆,亦是復。這道理千變萬化,隨所在无不渾淪。問:今寂然至靜在此,若一念之動,此便是復否?曰:恁地說不盡。復有兩様:有善惡之復,有動靜之復。兩様復自不相須,須各看得分曉。終日營營,與萬物竝馳,忽然有惻隱、是非、羞惡之心發見,此善惡為隂陽也;若寂然至靜之中有一念之動,此動靜為隂陽也。二者各不同,須推敎子細。

○問冬至子之半。曰:康節此詩最好,故某於《本義》特載之。盖立冬是十月初,小雪是十月中,大雪十一月初,冬至十一月中,小寒十二月初,大寒十二月中。冬至子之半,即十一月之半也。人言夜半子時冬至,盖夜半以前一半已属子時。今推五行者,多不知之。然數每從這處起,畧不差移,此所以為天心。然當是時,一陽方動,萬物未生,未有聲臭氣味之可聞可見,所謂玄酒味方淡,大音聲正希也。

○問:天心无改移謂何?曰:年年歲歲是如此,月月日日是如此。

○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此是欲動未動之間。如怵惕惻隱於赤子入井之初,方怵惕惻隱而未成怵惕惻隱之時,故上云冬至子之半,是康節常要就中間說。子之半則是未成子方離於亥,而為子方四五分,是他常要如此說。常要說隂陽之間、動靜之間,便與周、程不同。周、程只是體用動靜互換无極,康節只要說循環,便須指消息動靜之間而言。

○西溪李氏曰:窮冬積隂之時,幾於无生意矣,而陽氣已動於黄泉之下。猶之人焉,方其物慾之深也,幾於无天理矣,而性善之端要不可泯也。必有時而發,就其發處觀之,則天地之心見矣。

○臨川吳氏曰:草木不歛其液,則不能以敷榮;昆蟲不蟄其身,則不能以振奮。此人之所以貴於復,而復之所以貴於靜也。寂者感之君,翕者闢之根。冬之藏,一歲之復也;夜之息,一日之復也。喜怒哀樂之未發,須【周易上经】第24卦-复卦䷗地雷复卦(震下坤上)-(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卷九》之復也。

○雲峯胡氏曰:天地生物之心,即人之本心也,皆於幾熄而復萌之時見之。《本義》辭尚簡要,未嘗泛引古語,此則全引康節詩,殊有意也。朱子詩曰:忽然夜半一聲雷,萬戶千門次第開。識得无中含有處,許君親見伏羲來。學者有得於此詩,則可以知康節之詩矣

【原文】复卦䷗象传:

【原文】象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傳:雷者,隂陽相薄而成聲,當陽之微,未能發也。雷在地中,陽始復之時也。陽始生於下,而甚微安靜【一作順】而後能長。先王順天道,當至日陽之始生,安靜以養之,故閉關使商旅不得行,人君不省視四方,觀復之象,而順天道也。在一人之身亦然,當安靜以養其陽也。

○程子曰:聖人无一事不順天時,故至日閉關

《本義》:安靜以養微陽也。月令:是月齋戒掩身,以待隂陽之所定。

○朱子曰:一陽來復,與雷在地中,只是一義。盖陽生於閉藏之中,至微而未可有為之時也。

○問:陽始生甚微,安靜而後能長,故復之象曰:先王以至日閉關。人於迷途之復,其善端之萌亦甚微,故須莊敬持養,然後能大。不然,復亡之矣。曰:然。

○至日閉關,正是於已動之後,要安靜以養之。盖一陽初復,其氣甚微,勞動他不得,故當安靜以養微陽。如人善端初萌,正欲靜以養之,方能盛大。又曰:古人所以四十強而仕者,前面許多年亦且養其善端,若一下便出來與事物衮了,豈不壞事?

○建安丘氏曰:地靜雷動,雷在地中,靜養動也。關,宜開者也,而閉之。商旅,出諸塗者也,而不行。古者歲十一月朔廵守,而后於是日則不省方,皆法雷在地中之義而養微陽也。

○丹陽都氏曰:舜十一月朔廵守,而此言后不省方,則知廵守者是月也,不省方者是月之至日也。

潛室陳氏曰:一陽復於地下,即是動之端。但萌芽方動,當靜以候之,不可擾也。故卦辭言出入无疾,而象言閉關息民。盖動者天地生物之心,而靜者聖人裁成之道也。

○雙峯饒氏曰:閉關休息,所以培養生意,使之深潜固密而无所泄,于以順隂而固陽也。推此以往,則政事云為之間,凡可以扶陽抑隂而參贊化育者,必將无所不用其至矣。

○雲峯胡氏曰:安靜以養微陽,大象從事上說,《本義》引月令從身上說,其敎人之意深矣

【原文】复卦䷗初九:

初九:不遠復,无祇悔,元吉。

傳:復者,陽反來復也。陽,君子之道,故復為反善之義。初,剛陽來復,處卦之初,復之最先者也,是不遠而復也。失而後有復,不失則何復之有?唯失之不遠而復,則不至於悔,大善而吉也。祗,宜音柢,抵也。玉篇云:適也。義亦同。无祗悔,不至於悔也。坎卦曰:祗既平,无咎。謂至既平也。顔子无形顯之過,夫子謂其庶幾,乃无祗悔也。過既未形而改,何悔之有?既未能不勉而中,所欲不踰矩,是有過也。然其明而剛,故一有不善,未嘗不知,既知,未嘗不遽改,故不至於悔,乃不遠復也。祗,陸德明音支。玉篇、五經文字、羣經音辨,竝見衣部《本義》。一,陽復生於下,復之主也。祗,抵也。又居事初,失之未遠,能復於善,不抵於悔,大善而吉之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或問》:无祗悔,祗字何訓?

○朱子曰:書中祗字,只有這祗字使得别,看來只是解做至字。又有訓多為祗者,如多見其不知量也。多,祗也,祗與只同。

○建安丘氏曰:坤上震下為復,上體乃坤而靜之時,下體乃震而動之始。初九又復而反之機,初以一陽為五隂之主,居復之最先,不遠而復,故不至於悔,而得大善之吉者也。復以修身,唯不貳過之,顔子其殆庶幾乎!

西溪李氏曰:一陽在内,天地之心,性善之端也,故六爻以復善為義。

○南軒張氏曰:復之初九,震體也,微動之時也。當是時而能復焉,則去无妄不遠矣。及其守之固,居之安,則纎毫不萌,即无妄也,即誠也,即天之道也,即聖人之心也。

○雲峯胡氏曰:春秋公孫敖如京師,不至而復。公如晉,至河乃復。皆以不極其往為復。復善貴早,故易以不極其往者言之。善失之遠而復,必至有悔。唯失之未遠而即復,所以不祗於悔,元吉。

《本義》云:大善而吉,是從事上說。一本作向善而吉,是從心上說,讀者詳焉

【原文】象曰:不遠之復,以脩身也。

傳:不遠而復者,君子所以脩其身之道也。學問【一无字】之道无他也,唯其知不善,則速改以從善而已。

○雙峯饒氏曰:人之一心,善端緜緜,本自相續,念慮之間,雖或小有所差,而其慊然不自安之意已萌於中,是即天地生物之心之所呈露,而孟子所謂怵惕惻隱之心者也。人唯省察克治之功不加,雖有為善之幾,而无反善之實,是以縱欲妄行,而其悔至於不可追也。善用力者,誠能因是心之萌而速反之,使不厎於悔焉,則人欲去而天理還矣。此不遠之復以脩身也

【原文】复卦䷗六二:

六二:休復,吉。

傳:二雖隂爻,處中正而切比於初,志從於陽,能下仁也。復之休美者也。復者,復於禮也。復禮則為仁。初陽復,復於仁也。二比而下之,所以美而吉也。《本義》:柔順中正,近於初九,而能下之。復之休美,吉之道也。

《或問》:休復之吉,以下仁也。

○朱子曰:初爻為仁人之體,六二爻能下之,謂附下於仁者。學莫便於近乎仁,既得仁者而親之,資其善以自益,則力不勞而學美矣,故曰休復吉。

○建安丘氏曰:人不能皆賢,親賢則賢矣。六二,下仁之謂也。卦惟初九一爻為陽,二非陽而能下之,則隂變而陽,小人變而君子,而復之六二亦變為臨之九二矣,烏得而不吉哉?

○雲峰胡氏曰:遯貴遠,遠莫遠於上九,而九五能比之,故嘉遯,遯之美者也。德貴不遠,初曰不遠復,而六二能比之,故曰休復,復之美者也。里仁為美,亦此意歟?

【原文】象曰:休復之吉,以下仁也。

傳:為復之休美而吉者,以其能下仁也。仁者,天下之公,善之本也。初復於仁,二能親而下之,是以吉也

進齋徐氏曰:仁謂初剛,剛復於下,在人則惻隱之心,仁之端也。初不遠復,二從初而復,故曰以下仁也。

○南軒張氏曰:易三百八十四爻未嘗言仁,此獨言之,夫子盖有深旨。克己復禮為仁,克其私心,復其天理,所以為仁。二去初未遠,上无係應,能從初而復,所以為下仁也。至四但言以從道也,而不謂之仁矣。盖道者,舉其大凡,不若仁為切至也。

○李氏閎祖曰:天下之公,是无一毫私心;善之本,是萬善從此出。

西山真氏曰:伊川語録中說仁者以天地萬物為一體,說得太寛,无捉摸處。易傳只云四德之元,猶五常之仁,偏言則一事,專言則包四者。又云仁者,天下之公,善之本也。只此兩處說仁,極平正確實,學者且當玩此。此是程子手筆也

【原文】复卦䷗六三:

六三:頻復,厲,无咎。

傳:三以隂躁處動之極,復之頻數而不能固者也。復貴安固,頻復頻失,不安於復也。復善而屢失,危之道也。聖人開遷善之道,與其復而危其屢失,故云厲无咎,不可以頻失而戒其復也。頻失則為危,屢復何咎?過在失而不在復也。

《本義》:以隂居陽,不中不正,又處動極,復而不固,屢失屢復之象。屢失故危,復則无咎,故其占又如此

○誠齋楊氏曰:頻復非危,頻過為危,復義故无咎。聖人危其頻過,故曰厲以警之。開其頻復,故曰无咎以勸之。

○雲峯胡氏曰:三上下進退之間,故曰頻。巽以柔為主,九三剛而不中,失之失,以其比柔,故頻巽。復以剛為主,六三柔而不中,失之失,以其比柔位剛,故頻復。然頻巽吝,頻復雖厲无咎,此又不同也

【原文】象曰:頻復之厲,義无咎也。

傳:頻復頻失,雖為危厲,然復善之義,則无咎也。

○臨川吳氏曰:頻雖有厲,復則能補過矣,故於義為无咎也

【原文】复卦䷗六四:

六四:中行獨復。

傳:此爻之義最宜詳玩。四行羣隂之中,而獨能復自處於正,下應於陽剛,其志可謂善矣。不言吉凶者,盖四以柔居羣隂之間,初方甚微,不足以相援,无可濟之理,故聖人但稱其能獨復,而不欲言其獨從道而必凶也。曰:然則不言无咎,何也?曰:以隂居隂,柔弱之甚,雖有從陽之志,終不克濟,非无咎也。《本義》:四處羣隂之中,而獨與初應,為與衆俱行而獨能從善之象。當此之時,陽氣甚微,未足以有為,故不言吉。然理所當然,吉凶非所論也。董子曰:仁人者,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於剝之六三及此爻見之。

○徂徠石氏曰:處上下四隂之中,故曰中行。不從其類而下應初,故曰獨復。

○節初徐氏曰:中者,隨時取義,非一定之謂也。就上下二卦,則二五為中,就五隂爻,則四為中,此所謂時中。

○雲峯胡氏曰:泰二、夬五曰中行,二五上下之中也。益三四曰中行,三四在一卦之中也。此曰中行,六四在五隂之中也。然則二五之中,中也。或以三四為中,隨時以取中也

【原文】象曰:中行獨復,以從道也。

傳:稱其獨復者,以其從陽剛,君子之善道也。

○雲峯胡氏曰:脩身以道,脩道以仁。小象曰:脩身曰仁曰道,惟初九當之。

○白雲郭氏曰:剝六三乃復六四反對,其義相類。在剥取其失上下以應乎陽,在復則取其獨復以從道

【原文】复卦䷗六五:

六五:敦復,无悔。

傳:六五以中順之德處君位,能敦篤於復善者也,故无悔。雖本善,戒亦在其中矣。陽復方微之時,以柔居尊,下復无助,未能致亨吉也,能无悔而已。

《本義》:以中順居尊,而當復之時,敦復之象,无悔之道也。

○節齋蔡氏曰:敦,厚也。坤象復主初陽,五雖與初无繫,而處位得中,能自厚於復者也,可以无悔。

○雲峯胡氏曰:諸家於此爻皆輕看,殊不知不遠復者,善心之萌。敦復者,善行之固。故初九无祗悔,敦復則其復也无轉移,可无悔矣。又曰:不遠復,入德之事也。敦復,其成德之事歟。

○隆山李氏曰:易中陽長之卦,凡在上隂柔之主,則未嘗不附而順之,无所於逆。故復為一陽之長,而六五則以敦復无悔。臨為二陽之長,而六五則以知臨為宜。泰為三陽之長,而六五則以帝乙歸妹為祉。大壯為四陽之長,而六五則以喪羊于易无悔。諸卦六五爻,大率皆以下順陽剛,而得居上之體。作易者當陽長之世,以此垂訓,要之皆所以為君子地云耳

【原文】象曰:敦復无悔,中以自考也。

傳:以中道自成也。五以隂居尊,處中而體順,能敦篤其志,以中道自成,則可以无悔也。自成,謂成其中順之德。

《本義》:考,成也。

○建安丘氏曰:二、四待初而復,故曰下仁,曰從道。五不待初而復,故曰自考。二、四其學力之功,五其天質之美歟!

【原文】复卦䷗上六:

上六: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傳:以隂柔居復之終,終迷不復者也。迷而不復,其凶可知。有災眚。災,天災,自外來。眚已過,由自作。既迷不復,善在已,則動皆過失,災禍亦自外而至,盖所招也。迷道不復,无施而可,用以行師,則終有大敗,以之為國,則君之凶也。十年者,數之終。至於十年不克征,謂終不能行。既迷於道,何時而可行也?

《或問》:伊川言災自外來,眚自内作,是否?

○朱子曰:看來只一般,微有不同耳。災是偶然生於彼者,眚是過誤致然。書曰眚災肆赦,春秋曰肆大眚,皆以其過誤而赦之也

《本義》:以隂柔居復終,終迷不復之象,凶之道也,故其占如此。以,猶及也。

○朱子曰:上六迷復凶,至于十年不克征,這是箇極不好厎爻,故其終如此。凡言十年、三年、五年、七月、八月、三月者,想是象數中自有箇數如此,故聖人取而言之。

○問:上六迷復,至于十年不克征,何如?曰:過而能改,則亦可以進善。迷而不復,自是无說,所以无往而不凶。凡言三年,猶是有箇期限,到十年便是无說了

○進齋徐氏曰:上六位高而无下仁之美,剛遠而失遷善之機,厚極而有難開之蔽,柔終而无改過之勇,是昏迷而不知復者也。

○雲峯胡氏曰:坤體而居上體之上,先迷者也。迷不特凶,又有天災,有人眚,用行師,終有大敗,及其國君亦凶。至于十年,終不能行,甚言迷復之不可也。迷復與不遠復相反,初不遠而復,迷則遠而不復。敦復與頻復相反,敦无轉易,頻則屢易。獨復與休復相似,休則比初,獨則應初也。十年不克征,亦七日來復之反。乾无十,坤无一,隂數極於六,而七則又為乾之始。陽數極於九,而十則自為坤之終。故凡言十年者,坤終之象也。屯十年乃字,頤十年勿用,皆互坤

○南軒張氏曰:易之爻辭鮮有如是之詳,其凶鮮有如是之極者,而獨於復之上六言之。盖自古亡家覆國,反道敗德,无所不在,其源起於一念之微,不能制過之爾。夫以隂柔之才,去本之遠,所謂人欲肆而天理滅者,故有大敗終凶之戒也

【原文】象曰:迷復之凶,反君道也。

傳:復則合道,既迷於復,與道相反也,其凶可知。以其國君凶,謂其反君道也。人君居上而治衆,當從天下之善,乃迷於復,反君之道也。非止人君,凡人迷於復者,皆反道而凶也。

雲峯胡氏曰:剝上九,民所載也。一陽在上,指衆隂之為民。復上六,反君道也。衆隂之極,表一陽之為君。

○建安丘氏曰:復卦以初九為主,其言不遠復,无祗悔者,喜一陽之來也。其上五隂爻,則有得乎陽者吉,无得乎陽者凶。二比初則曰下仁,四應初則曰從道,此皆有得乎陽者,餘三隂无得乎陽者。五去初雖遠,以居得中位,自厚於復,无悔。三處位不中,以去初未遠,頻失而頻復者也,故雖厲而可以无咎。獨上六一爻最遠乎初,又居一卦之窮,迷而不復者也,故凶。又曰:初為明睿之君子,知過則改,上也。二、四為樂善之賢者,舍己從人,次也。六五為不踐迹之善人,自厚其身,又其次也。六三為改過不勇之人,復而失,失而復,抑又其次也。上六則物欲沈滯,本心喪失,下愚不移者也,尚何復之可言哉?民斯為下矣。

○雙峯饒氏曰:復,卦辭專以氣數言,爻辭專以人事言。以氣數言,則復有必亨之理,如出入无疾,朋來无咎,皆是復之亨處。其所以然者,以反復其道,七日來復故也。此是氣數之常,自然如此。若以人事言,則須不遠復,與休復方吉,敦復方无悔,獨復亦可以免凶咎。若頻復,則雖厲而亦可以无咎。迷復,則必至於凶而有災眚矣。此皆人事所致,君子不可不慎也。

習靜劉氏曰:動靜,天道之復也。善惡,人道之復也。故彖、象言動靜之復,六爻言善惡之復。復者,剛之反也。自五及初,皆以從剛為復。五之自考,不如四之從道。四之從道,不如二之下仁。二之下仁,不如初之脩身。三頻復,雖危猶知復也。上迷復,反道則不知復矣

周易傳義大全卷九

<經部,易類,周易傳義大全>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訾翠芬

【再次点校】:暂无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二十八册經部二十二(文渊阁版)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周易上经】第24卦-复卦䷗地雷复卦(震下坤上)-(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卷九》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709.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周易上经】第24卦-复卦䷗地雷复卦(震下坤上)-(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卷九》-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