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周易朱子图说

(明)胡廣等敕纂《周易傳義大全》周易朱子圖說

<經部,易類,周易傳義大全,周易朱子圖說>

右繫辭傳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又曰: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此河圖之數也。洛書盖取龜,故其數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肩,六八為足。

蔡元定曰:圖、書之自漢孔安國、劉歆,魏關朗子明,有宋康節先生、邵雍堯夫,皆謂如此。至劉牧始兩易其名,而諸家因之,故今復之,悉從其舊。附録:

孔氏安國曰:河圖者,伏羲氏王天下,龍馬出河,遂則其文以畫八卦。洛書者,禹治水時,神龜負文而列於背,有數至九,禹遂因而第之,以成九類。

玉齋胡氏曰:龍馬,周禮夏官:馬八尺以上為龍。言馬之特異如此。漢武帝元狩三年,得神馬於渥洼水中,亦此之類神龜

大戴禮曰:甲蟲三百六十,而神龜為之長。

○臨川吴氏曰:河圖自一至十五,十五點之在馬背者,其旋毛之圈有如星,故謂之圖,非五十五數之外别有所謂圖也。

劉氏歆曰:伏羲氏繼天而王,受河圖而畫之,八卦是也。禹治洪水,賜洛書法而陳之,九疇是也。河圖、洛書相為經緯,八卦、九章相為表裏。

潛室陳氏曰:經緯之說非是,以上下為經,左右為緯。大抵經言其正,緯言其變,而二圖互為正變。主河圖而言,則河圖為正,洛書為變;主洛書而言,則洛書為正,而河圖又為變。要之,天地間不過一隂一陽,以兩其五行,而太極常居其中。二圖雖縱横變動,要只是參互呈見,此所以謂之相為經緯也。表裏之說亦然。盖河圖不但可以畫卦,亦可以明疇;洛書不特可以明疇,亦可以畫卦。但當時聖人各因一事以垂後世,伏羲但據河圖而畫卦,大禹但據洛書而明疇。要之,伏羲之畫卦,其表為八卦,而其裏固可以為疇;大禹之叙疇,其表為九疇,而其裏固可以為卦。此所以謂之相為表裏也。

關氏朗曰:河圖之文,七前六後,八左九右;洛書之文,九前一後,三左七右,四前左,二前右,八後左,六後右。

邵子曰:圓者,星也。歷紀之數,其肇於此乎?

○朱子曰:歷法合二始以定剛柔,二中以定律歷,二終以紀閏餘,是所謂歷紀也。問二始、二中、二終之說。曰:此本唐志一行之說。二始者,一二也。一奇故為剛,二偶故為柔。二中者,五六也。五者十日,六者十二辰也。二終者,十與九也。閏餘之法,以十九歲為一章,故其言如此。然一章之數,似亦附會。當時姑借其說,以明十數之為河圖爾。方者,土也。畫州井地之法,其放於此乎?

○朱子曰:州有九井九百畝,是所謂畫州井地也。

玉齋胡氏曰:禹别九州,冀北、揚南、青東、梁西、兖東北、雍西北、徐東南、荆西南、豫中也。孟子:井九百畝,其中為公田。八家各私百畝,同養公田。盖圓者,河圖之數;方者,洛書之文。故羲、文因之而造易,禹、箕叙之而作範也。

○朱子曰:圓者,星也;圓者,河圖之數。言无那四角厎其形便圓。

曰:河圖既无四隅,則比之洛書,固亦為圓。

九峰蔡氏曰:河圖體圓而用方,聖人以之而畫卦;洛書體方而用圓,聖人以之而叙疇。卦者,隂陽之也;疇者,五行之數也。非偶不立,數非奇不行。奇偶之分,象數之始也。隂陽五行,固非二體;八卦九疇,亦非二致。理一分殊,非深於造化者,安能識之?

曰:河圖非无奇也,而用則存乎偶;洛書非无偶也,而用則存乎奇。偶者,隂陽之對待乎;奇者,五行之迭運乎。對待者不能,迭運者不可窮。天地之形,四時之行,人物之生,萬化之凝,其妙矣乎!

○朱子曰:天地之間,一氣而已。分而為二,則為隂陽。而五行造化,萬物始終,无不管於是焉。故河圖之位,一與六共宗,而居乎北;二與七為朋,而居乎南;三與八同道,而居乎東;四與九為友,而居乎西;五與十相守,而居乎中。盖其所以為數者,不過一陰一陽,一奇一偶,以兩其五行而已。

○朱子曰:一與六共宗,二與七為朋者,盖是每一在五下,便有那六厎數;二在五邊,便有那七厎數。三四皆然。

天地生數,到五便住。每一二三四,遇著每五,便成六七八九,五自對五成十。

問河圖自五之外,便成六七八九十。曰:皆從五過,則一對五而成六,二對五而成七,三對五而成八,四對五而成九,到末梢五又撞著箇五,便成十。所謂天者,陽之輕清而位乎上者也。所謂地者,隂之重濁而位乎下者也。陽數奇,故一三五七九皆屬乎天,所謂天數五也。隂數偶,故二四六八十皆屬乎地,所謂地數五也。天數地數各以類而相求,所謂五位之相得者然也。天以一生水,而地以六成之。地以二生火,而天以七成之。天以三生木,而地以八成之。地以四生金,而天以九成之。天以五生土,而地以十成之。此又其所謂各有合焉者也。積五奇而為二十五,積五偶而為三十,合是二者而為五十有五,此河圖之全數,皆夫子之意,而諸儒之說也。

○朱子曰:相得如兄弟,有合如夫婦。盖以相得則取其奇偶之相為次第,辨其類而不容紊也。有合則取其奇偶之相為生成,合其類而不容間也。相得有合四字,該盡河圖之數。

曰:在十于甲乙木、丙丁火、戊巳土、庚辛金、壬癸水,便是相得。甲與巳合,乙與庚合,丙與辛合,丁與壬合,戊與癸合,便是各有合也。

○勉齋黄氏曰:自一至十,特言奇偶之多寡爾,初非以次序而言。天得奇而為水,故曰一生水。一之極而為三,故曰三生木。地得偶而為火,故曰二生火。二之極而為四,故曰四生金。何也?一極為三,以一運之圓而成三,故一而三也。二極為四,以二周之方而成四,故二而四也。如果以次序言,則一生水而未成水,必至五行俱足,猶待第六而後成水。二生火而未成火,必待五行俱足,然後第七而成火耶?如此則全不成造化,亦不成義理矣。六之成水也,猶坎之為卦也,一陽居中,天一生水也。地六包於外,陽少隂多而水始盛成。七之成火也,猶離之為卦也,一陽居中,地二生火也。天七包於外,隂少陽多而火始盛成。坎屬陽而離屬隂,以其内者為主,而在外者成之也。

○雲莊劉氏曰:水,隂也,生於天一。火,陽也,生於地二。是其方生之始,隂陽互根,故其運行。水居子位,極隂之方而陽,巳生於子。火居午位,極陽之方而隂,巳生於午。若木生於天,三專屬陽,故其行於春亦屬陽。金生於地,四專屬隂,故其行於秋亦屬隂。不可以隂陽互言矣。盖水火未離乎氣,隂陽交合之初,其氣自有互根之妙。木則陽之逹,金則隂之收歛,而有定質矣。此其所以與水火不同也。

○思齋翁氏曰:水火金木不得土,不能各成一器,何以見之?且天一生水,一得五便為水之成。地二生火,二得五便為火之成。天三生木,三得五便為木之成。地四生金,四得五便為金之成。皆本於中五之土也。

曰:河圖隂陽之位,生數為主,而成數配之。東北陽方,則主之以奇,而與合者偶。西南隂方,則主之以偶,而與合者奇也。

○雙湖胡氏曰:五行質具於地,氣行於天。以質言,則曰水火木金土,取天地生成之序也。以氣言,則曰木火土金水,取春夏秋冬運行之序也。至於洛書,雖夫子之所未言,然其其說巳具於前,有以通之,則劉歆所謂經緯表裏者可見矣。

○朱子曰:河圖四面,太陽居一而連九,少隂居二而連八,少陽居三而連七,太隂居四而連六,數與位合為十也。洛書之位,一與九對,二與八對,三與七對,四與六對,亦與河圖不異。又曰:河圖七八連於左,九六連於右,皆為十五。生數一三五連於左為九,二四連於右為六,九六之合亦為十五,五與十相守於中亦為十五。洛書縱横數之皆十五,互為七八九六。

○雙湖胡氏曰:書之中視河圖惟有五而无十,然一九二八三七四六之合,環而向之,未嘗无十焉。合圖書之數悉計之,為數者百,如犬牙之相制,牝牡之相銜,其巧妙有如此者。或曰:河圖、洛書之位與數所以不同,何也?曰:河圖以五生數統五成數,而同處其方,盖揭其全以示人,而道其常數之體也。洛書以五奇數統四偶數,而各居其所,盖主於陽以統隂,而肇其變數之用也。

玉齋胡氏曰:河圖以生成分隂陽,以五生數之陽統五成數之隂,而同處其方,陽内隂外,生成相合,交泰之義也。洛書以奇偶分隂陽,以五奇數之陽統四偶數之隂,而各居其所,陽正隂偏,奇偶既分,尊卑之位也。河圖數十,十者對待以立其體,故為常。洛書數九,九者流行以致其用,故為變也。常變之說,朱子特各舉所重者為言,非謂河圖專於常,有體而无用,洛書專於變,有用而無體也。自河圖四象之合者觀之,象之列于四方者,各當其所處之位,此其體之常。象之處于西南者,不協夫所生之卦,又為用之變矣。伏羲則其變者以作易,即横圖卦畫之成,而究圓圖卦氣之運,則知四象分為八卦。隂之老少不動,而陽之老少迭遷,此主變也,豈拘於常者乎?自洛書四象之分者觀之,象之居於西南者,不當其所處之位,此其用之變。象之列於四方者,悉協夫所生之卦,又為體之常矣。大禹則其常者以作範,因武王彛倫攸叙之問,以究天錫禹疇之對,則知四象分為九疇。陽居四正,則配四陽之卦,以為隂之宰。隂居四偶,則配四隂之卦,以為陽之輔。此主常也,豈撓於變者乎?曰:其皆以五居中者,何也?曰:凡數之始,一隂一陽而已矣。陽之象圓,圓者徑一而圍三。隂之象方,方者徑一而圍四。圍三者以一為一,故參其一陽而為三。圍四者以二為一,故兩其一隂而為二。是所謂參天兩地者也。三二之合,則為五矣。此河圖洛書之數,所以皆以五為中也。然河圖以生數為主,故其中之所以為五者,亦具五生數之象焉。其下一點,天一之象也;其上一點,地二之象也;其左一點,天三之象也;其右一點,地四之象也;其中一點,天五之象也。洛書以奇數為主,故其中之所以為五者,亦具五奇數之象焉。其下一點,亦天一之象也;其左一點,亦天三之象也;其中一點,亦天五之象也;其右一點,則天七之象也;其上一點,則天九之象也。其數與位皆三同而二異,盖陽不可易而隂可易,成數雖陽,固亦生之隂也。

○朱子曰:成數雖陽,固亦生之隂,如子者父之隂,臣者君之隂。

○玉齋胡氏曰:三同者,圖書之一六皆在北,三八皆在東,五皆在中,三者之位數皆同也。二異者,圖之二七在南,而書則二七在西;圖之四九在西,而書則四九在南,二者之位數皆異也。陽不可易,專指一三五;隂可易,統指二七四九。二四以生數言,雖屬陽,然以偶數言,則屬隂,不得謂之陽矣,故可易。七九以奇數言,雖屬陽,然以成數言,只可謂之隂矣,故亦可易。其曰成數雖陽,固亦生之隂,不曰生數雖隂,固亦成之陽也,盖但主隂可易而言也。○雲莊劉氏曰:圖之一三五七九皆奇數,陽也。而一三五之位不易,七九之位易者,亦以天地之間陽動主變故也。然陽於北東則不動,於西南則互遷者,盖北東陽始生之方,西南陽極盛之方,陽主進數,又必進於極而後變也。

○雙湖胡氏曰:圖書之數三同二異,其居中者不可易矣。獨西南二方之數相易者,則金乘火位,火入金郷,有相克制之義焉。此造化所以必易二方之數者,正以成其相克之象也。自二方既易之後,圖則左旋相生,書則右轉相克,造化不可无生,亦不可无克,不生則或幾乎熄,不克亦无以為之成就也。曰:中央之五固為五數之象矣,然則其為數也奈何?曰:以數言之,則通乎一圖,由内及外,固各有積實可紀之數矣。然河圖之一二三四各居其五,象本方之外,而六七八九十者,又各因五而得數,以附于其生數之外。洛書之一三七九亦各居其五,象本方之外,而二四六八者,又各因其類以附于奇數之側。盖中者為主,而外者為客,正者為君,而側者為臣,亦各有條而不紊也。

○盤澗董氏曰:河圖之數不過一奇一偶相錯而已,故太陽之位即太隂之數,太隂之位即太陽之數,少隂之位即少陽之數,少陽之位即少隂之數。見其迭隂迭陽,隂陽相錯,所以為生成也。天五地十,居中者地十,亦天五之成數。盖一二三四已含六七八九者,以五乘之故也,盖數不過五也。洛書之數因一二三四以對九八七六,其數亦不過十。盖太陽占第一位巳含太陽之數,少隂占第二位已含少隂之數,少陽占第三位已含少陽之數,太隂占第四位已含太隂之數。雖其隂陽各自為數,然五數居中,太陽居一得五而成六,少隂居二得五而成七,少陽居三得五而成八,太隂居四得五而成九,則與河圖一隂一陽相錯而為生成之數者,亦无以異也。

○覺軒蔡氏曰:河圖位與數常相錯,然五居中,一得五而為六,二得五而為七,三得五而為八,四得五而為九,各居其方,雖相錯而未嘗不相對也。洛書位與數常相對,然五數居中,一得五而為後右之六,二得五而為右之七,三得五而為後左之八,四得五而為前之九,縱横交綜,雖相對而未嘗不相錯也。曰:其多寡之不同,何也?曰:河圖主全,故極於十而奇偶之位均,論其積實,然後見其偶贏而奇乏也。洛書主變,故極於九而其位與實皆奇贏而偶乏也。必皆虚其中也,然後隂陽之數均於二十而无偏爾。

玉齋胡氏曰:河圖偶贏而奇乏者,地三十、天二十五也。洛書奇贏而偶乏者,天二十五、地三十也。河圖虚其中之十五,洛書虚其中之五,則隂陽之數均於二十矣。曰:其序之不同,何也?曰:河圖以生出之次言之,則始下、次上、次左、次右,以復於中而又始于下也。以運行之次言之,則始東、次南、次中、次西、次北,左旋一周而又始于東也。其生數之在内者,則陽居下左而隂居上右也。其成數之在外者,則隂居下左而陽居上右也。洛書之次,其陽數則首北、次東、次中、次西、次南,其隂數則首西南、次東南、次西北、次東北也。合而言之,則首北,次西南,次東,次東南,次中,次西北,次西,次東北,而究于南也。其運行則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右旋一周而土復克水也。是亦各有說矣。

思齋翁氏曰:河圖運行之序,自北而東,左旋相生,固也。然對待之位,則北方一六水克南方二七火,西方四九金克東方三八木,而相克者已寓於相生之中。洛書運行之序,自北而西,右轉相克,故也。然對待之位,則東南方四九金生西北方一六水,東北方三八木生西南方二七火,其相生者已寓於相克之中。盖造化之運,生而不克,則生者无從而裁制;克而不生,則克者有時而間斷。此圖書生成之妙,未嘗不各自全備也。曰:其七八九六之數不同,何也?曰:河圖六七八九既附于生數之外矣,此隂陽老少進退饒乏之正也。其九者,生數一三五之積也,故自北而東,自東而西,以成于四之外。其六者,生數二四之積也,故自南而西,自西而北,以成于一之外。七則九之自西而南者也,八則六之自北而東者也,此又隂陽老少互藏其宅之變也。

○朱子曰:老陽之位一,老隂之位四,今河圖以老陽之九居乎四之外,而老隂之六却居乎一之外,是老隂老陽互大其宅也。少隂之位二,少陽之位三,而河圖以少隂之八居乎三之外,少陽之七却居乎二之外,是少隂少陽互藏其宅也。又曰:一六共宗,一為陽之位,六為老隂之數。四九為友,四為老隂之位,九為老陽之數。此固二老之合,然陽居隂位,隂居陽位,亦二老互藏其宅也。二七為朋,二為少隂之位,七為少陽之數。三八同道,三為少陽之位,八為少隂之數。此則二少之合,然亦陽居隂位,隂居陽位,亦二少互藏其宅也。洛書之縱横十五,而七八九六迭為消長,虚五分十,而一含九,二含八,三含七,四含六,則參伍錯綜,无適而不遇其合焉。此變化无窮之所以為妙也。

玉齋胡氏曰:洛書雖縱横有十五之數,實皆七八九六之迭為消長。一得五為六,而與南方之九迭為消長。四得五為九,而與西北之六迭為消長。三得五為八,而與西方之七迭為消長。二得五為七,而與東北之八迭為消長。數之進者為長,退者為消,長者退則又消,消者進則又長。六進為九,則九長而六消。九退為六,則九反消而六又長矣。七進為八,則八長而七消。八退為七,則八反消而七又長矣。虚五分十者虚其中,五之外則縱横皆十,以其十者分之,則九者十分一之餘,八者十分二之餘,七者十分三之餘,六者十分四之餘也。參伍錯綜,無適而不遇七八九六之合焉。然則聖人之則之也,奈何?曰:則河圖者虚其中,則洛書者總其實也。河圖之虚五與十者,太極也。奇數二十,偶數二十者,兩儀也。以一二三四為六七八九者,四象也。析四方之合以為乾坤離坎,補四隅之空以為兌震巽艮者,八卦也。

○朱子曰:以四象觀之,太陽之位居一而數則九,乾得其數而兌得其位,故乾為九而兌為一。少隂之位居二而數則八,離得其數而震得其位,故離為八而震為二。少陽之位居三而數則七,坎得其數而巽得其位,故坎為七而巽為三。太隂之位居四而數則六,坤得其數而艮得其位,故坤為六而艮為四。今析六七八九之合以為乾坤離坎,而在四正之位,依一二三四之次以為震兌巽艮,而補四隅之空也。洛書之實,其一為五行,其二為五事,其三為八政,其四為五紀,其五為皇極,其六為三德,其七為稽疑,其八為庶徵,其九為福極,其位與數尤曉然矣。

玉齋胡氏曰:大禹之則洛書以作範也,未必拘拘於書之位次,以定疇之先後。然自一至九之數,實有以默啓聖人作範之心,故自初一之五行,包天地自然之數,餘八法則是大禹參酌天時人事而類之,不必盡協於火木土金之位也。曰洛書,而虚其中五,則亦太極也。奇偶各居二十,則亦兩儀也。一二三四而含九八七六,縱横十五而互為七八九六,則亦四象也。四方之正以為乾坤離坎,四隅之偏以為兌震巽艮,則亦八卦也。河圖之一六為水,二七為火,三八為木,四九為金,五十為土,則固洪範之五行。而五十五者,又九疇之子目也。是則洛書固可以為易,而河圖亦可以為範矣。又安知圖之不為書,書之不為圖也耶?曰:是其時雖有先後,數雖有多寡,然其為理則一而已。但易乃伏羲之先得乎圖,而初无所待於書;範則大禹之所獨得乎書,而未必追考於圖爾。且以河圖而虚十,則洛書四十有五之數也;虚五,則大衍五十之數也;積五與十,則洛書縱横十五之數也;以五乘十,以十乘五,則又皆大衍之數也。洛書之五又自含五,則得十而通為大衍之數矣;積五與十,則得十五而通為河、洛之數矣。苟明乎此,則横斜曲直无所不通,而河圖、洛書又豈有先後彼此之間哉!

玉齋胡氏曰:洛書之五又自含五而得十者,下一點含天一之象,上一點含地二之象,左一點含天三之象,右一點舍地四之象,中一點含天五之象。所謂五自含五而得十,通在外四十為大衍之數。積五與十而得十五者,以其所含之五積之,則又合五與十而為十五,通在外四十而為河圖之五十五也。

西山蔡氏曰:古今傳記曰:孔安國、劉向父子、班固皆以為河圖授羲,洛書錫禹。關子明、邵康節皆以為十為河圖,九為洛書。盖大傳既陳天地五十有五之數,洪範又明言天乃錫禹洪範九疇。而九宮之數,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肩,六八為足,正龜背之象也。唯劉牧意見以九為河圖,十為洛書,託言出於希夷,既與先儒舊說不合,又引大傳以為二者皆出於伏羲之世,其易置圖書並无明驗,但謂伏羲兼取圖書,則易範之數誠相表裏為可疑耳。其實天地之理一而已矣,雖時有古今先後之不同,而其理則不容有二也。故伏羲但據河圖以作易,則不必預見洛書而已逆與之合矣。大禹但據洛書以作範,則亦不必追考河圖而已暗與之符矣。其所以然者何哉?誠以此理之外无復它理故也。

潛室陳氏曰:河圖以生數統成數,洛書以奇數統偶數,若不相似也。然一必配六,二必配七,三必配八,四必配九,五必居中而配十,圖書未嘗不相似也。河圖之生成同方,洛書之奇偶異位,若不相似也。然同方者有内外之分,是河圖猶洛書也。異位者有比肩之義,是洛書亦猶河圖也。

○節齋蔡氏曰:河圖數偶,偶者靜,静以動為用,故河圖之行合皆奇。一合六,二合七,三合八,四合九,五合十,是故易之吉凶生乎動,盖静者必動而後生也。洛書數奇,奇者動,動以静為用,故洛書之位合皆偶。一合九,二合八,三合七,四合六,是故範之吉凶見乎静,盖動者必静而後成也。然不特此耳,律呂有五聲十二律,而其相乘之數究於六十日。名有十幹十二支,而其相乘之數亦究於六十日者,皆出於易之後。其起數又各不同,然與易之隂陽策數老少自相配合,皆為六十者,无不若合符契也。

○朱子曰:凡易數三十六對二十四,三十二對二十八,皆六十也。以此知天地之數以六十為節。下至運氣、參同、太一之屬,雖不足道,然亦无不相通,盖自然之理也。

玉齋胡氏曰:五運者,甲巳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化水,丁壬化木,戊癸化火是也。六氣,子午少隂君火,寅申少陽相火,丑未太隂溼土,辰戌太陽寒水,巳亥厥隂風木,各司天為主氣是也。參同契修養之書,漢魏伯陽作太一日,家有太一統紀之書。假令今世復有圖書者出,其數亦必相符,可謂伏羲有取於今日而作易乎?大傳所謂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者,亦汎言聖人作易作範,其原皆出於天之意。如言以卜筮者尚其占,與莫大乎蓍龜之類,易之書豈有龜與卜之法乎?亦言其理無二而已爾。

○朱子曰:世傳一至九數者為河圖,一至十數者為洛書,正是反而置之。予於啓蒙辨之詳矣。近讀大戴禮明堂篇,言其制度有曰二九四七五三六一八,鄭氏註云:法龜文也。得此一證,則漢人固以此九數者為洛書矣。又曰:夫以河圖、洛書為不足信,自歐陽公以來已有此說,然終无奈顧命、繫辭、論語皆有是言,而諸儒所傳二圖之數,雖有交互而无乖戾,順數逆推,縱横曲直,皆有明法,不可得而破除也。至如河圖與易之天一至地十者合,而戴天地五十有五之數,則固易之所自出也。洛書與洪範之初一至次九者合,而具九疇之數,則固洪範之所自出也。繫辭雖不言伏羲受河圖以作易,然所謂仰觀俯察,近取遠取,安知河圖非其中之一事耶?大抵聖人制作所由初非一端,然其法象之規模必有最親切處。如洪荒之世,天地之間隂陽之氣雖各有象,然初未嘗有數也。至於河圖之出,然後五十有五之數奇偶生成,粲然可見,此其所以深𤼵聖人之獨智,又非汎然氣象之所可得而擬也。是以仰觀俯察,遠求近取,至此而後兩儀、四象、八卦之隂陽奇偶可得而言。雖繫辭所論聖人作易之由者非一,而不害其得此而後決也。

玉齋胡氏曰:先天八卦,乾、兌生於老陽之四九,離、震生於少隂之三八,巽、坎生於少陽之二七,艮、坤生於老隂之一六,其卦未嘗不與洛書之位數合。後天八卦,坎一六水,離二七火,震、巽三八木,乾、兌四九金,坤、艮五十土,其卦未嘗不與河圖之位數合。此圖、書所以相為經緯,而先後天亦有相為表裏之妙也。

○雙湖胡氏曰:河圖、洛書皆木數,居東方。伏羲畫卦自下而上,即木之自根而榦、榦而枝也。其畫三,木之生數也;其卦八,木之成數也。重卦亦兩其三、八其八爾。三八木數大備,而後六十四卦大成。一六水,二七火,四九金,五十土,皆在包羅中矣。此春所以貫四時,仁所以包四端,元所以統四德。大哉易也,斯其至矣!又曰:以大傳之文詳之,河圖洛書,盖皆聖人所取以為八卦者,而九疇亦并出焉。今以其象觀之,則虚其中者,所以為易也;實其中者,所以為洪範也。其所以為易者,巳具於前段矣。所以為洪範,則河圖九疇之象,洛書五行之數,有不可誣者,恐不得以其出於緯書而略之也。

○古人做易,其巧不可言。太陽數九,少隂數八,少陽數七,太隂數六。初亦不知其數如何恁地,元來只是十數。太陽居一,除了本身,便是九箇;少隂居二,除了本身,便是八箇;少陽居三,除了本身,便是七箇;太隂居四,除了本身,便是六箇。這處都不曾有人見得。問:老陽少隂,少陽老隂,除了本身一二三四,便是九八七六之數。今觀啓蒙陽進隂退之說,也是如此。曰:他進退亦是如此,不是人去強教他進退。但是以十言之,則如前說,大故分曉。若以十五言之,則九便對六,七便對八。曉得時,這物事也好則劇。

○問:看河圖上,此數控定了。曰:天地只是不會說,倩他聖人出來說。若天地自會說話,想更說得好在。如河圖洛書,便自天地畫出底。

謂甘叔懷曰:曾看河圖洛書數否?无事時好看,且得自家心流轉得動。

(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周易朱子图说

右繫辭傳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邵子曰: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也。說卦傳曰:易,逆數也。邵子曰:乾一、兑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自乾至坤,皆得未生之卦,若逆推四時之比也。後六十四卦次序放此。黑白之位,本非古法,但今欲易曉,且為此以寓之耳。後六十四卦次序放此。

附録:

○朱子曰:太極者,象數未形而其理巳具之稱,形器巳具而其理无联之目。在河圖、洛書,皆虚中之象。

也。太極之判,始生一奇一偶,而為一畫者二,是為兩儀。其數則陽一而隂二,在河圖、洛書則奇偶是也。兩儀之上各生一奇一偶,而為二畫者四,是謂四象。其位則太陽一、少隂二、少陽三、太隂四,其數則太陽九、少隂八、少陽七、太隂六。以河圖言之,則六者一而得於五者也,七者二而得於五者也,八者三而得於五者也,九者四而得於五者也。以洛書言之,則九者十分一之餘也,八者十分二之餘也,七者十分三之餘也,六者十分四之餘也。四象之上各生一奇一偶,而為三畫者八,於是三才略具,而有八卦之名矣。其位則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在河圖則乾坤離坎分居四實,兌震巽艮分居四虚。在洛書則乾坤離坎分居四方,兌震巽艮分居四隅也。

○盤澗董氏曰:自兩儀生四象,則太陽太隂不動,而少隂少陽則交。自四象生八卦,則乾坤震巽不動,而兌離坎艮則交。盖二老不動者,陽儀還生陽之象,隂儀還生隂之象。二少則交者,陽儀乃生隂之象,隂儀乃生陽之象也。乾坤震巽不動者,陽象還生陽爻,隂象還生隂爻。兌離艮坎則交者,陽象乃生隂爻,隂象乃生陽爻。

問: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曰:此太極却是為畫卦說。當未畫卦前,太極只是一箇混淪底道理,裏面包含隂陽、剛柔、奇偶,无所不有。及畫一奇一偶,是生兩儀。再於一奇畫上加一奇,此是陽中之陽;又於一奇畫上加一偶,此是陽中之隂;又於一偶上加一奇,此是隂中之陽;又於一偶上加一偶,此是隂中之隂,是謂四象。所謂八卦者,一象上有兩卦,每象各添一奇一偶,便是八卦。或說一為儀,二為象,三為卦,四象如春夏秋冬、金木水火、東西南北,无不可推矣。

○朱子曰:太極之義,正謂理之極致耳。有是理即有是物,无先後次序之可言,故曰易有太極。則是太極乃在隂陽之中,而非在隂陽之外也。若以乾坤未判、大衍未分之時論之,則非也。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有是理即有是氣,理一而已,氣則无不兩者,故曰太極生二儀。而老子乃謂道生一而後乃生二,則其察理亦不精矣。

西山真氏曰:朱子此言,可謂有功於學者。大抵自周子以前,凡論太極者,皆以氣言。莊子以道在太極之先,所謂太極,乃是指作天、地、人三者,氣形巳具而渾淪未判者之名。而道又别是一懸空底物,在太極之先,則道與太極為二矣。不知道即太極,太極即道,以其通行而言則曰道,以其極致而言則曰極,又何嘗有二耶?若列子渾淪之云,漢志函三為一之說,所指皆同。倘非周子啟其祸,而朱子又闡而明之,敦知太極之為理,而非氣也哉!

右說卦傳曰: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數往者順,知來者逆。邵子曰:乾南、坤北、離東、坎西、震東北、兌東南、巽西南、艮西北,自震至乾為順,自巽至坤為逆。後六十四卦方位放此。

附録:邵子曰:乾坤縱而六子横,易之本也。又曰:震始交隂而陽生,巽始消陽而陰生。兌陽長也,艮隂長也。震兌在天之隂也,巽艮在地之陽也。故震兌上隂而下陽,巽艮上陽而下隂。天以始生言之,故隂上而陽下,交泰之義也。地以既成言之,故陽上而隂下,尊卑之位也。乾坤定上下之位,坎離列左右之門。天地之所闔闢,日月之所出入,春夏秋冬,晦朔弦望,晝夜長短,行度盈縮,莫不由乎此矣。

○朱子曰:此條是說圓圖。震與坤接,是震始交隂而一陽生也。巽與乾接,是巽始消陽而一隂生也

○進齋徐氏曰:一氣循環,自復至乾為陽,生物之始也。故震兌隂上而陽下,為交泰之義。盖主動而言,太極之用所以行。自姤至坤為隂,成物之終也。故巽艮陽上而隂下,為尊卑之位。盖主靜而言,太極之體所以立也。

○思齋翁氏曰:卯為日門,太陽所生。酉為月門,太隂所生。不但日月出入於此大,而天地之開物雖始於寅,至卯而門彌闢。閉物雖始於戌,至酉而門已闔。一歲而春夏秋冬,一月而晦朔弦望,一日而晝夜行度,莫不由乎左右之門,所以極贊坎離功用之大也曰:此一節明伏羲八卦也。八卦相錯者,明交相錯而成六十四也。數往者順,若順天而行,是左旋也,皆巳生之卦也,故云數往也。知來者逆,若逆天而行,是右行也,皆未生之卦也,故云知來也。夫易之數,由逆而成矣。此一節直解圖意,若逆知四時之謂也。

○朱子曰:以横圖觀之,有乾一而後有兌二,有兌二而後有離三,有離三而後有震四,有震四而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亦以次而生焉,此易之所以成也。而圓圖之左方,自震之初為冬至,離、兌之中為春分,以至於乾之末為夏至焉,皆進而得其已生之卦,猶自今日而追數昨日也,故曰數往者順。其右方,自巽之初為夏至,坎、艮之中為秋分,以至於坤之末而交冬至焉,皆進而得其未生之卦,猶自今日而逆計來日也,故曰知來者逆。然本易之所以成,則其先後始終,如横圖及圓圖右方之序而已,故曰易逆數也。

玉齋胡氏曰:邵子據經文解釋,則先圓圖而後及横圖。朱子釋邵子之說,則先自横圖而論者,誠以横圖可以見卦畫之立,圓圖可以見卦氣之行。所謂圓圖者,其實即横圖規而圓之耳。又曰:嘗因邵子冬至子半之說推之,以卦分配節候,復為冬至子之半,頤、屯、益為小寒丑之初,震、噬嗑、隨為大寒丑之半,无妄、明夷為立春寅之初,賁、既濟、家人為雨水寅之半,豐、離、革為驚蟄卯之初,同人、臨為春分卯之半,損、節、中孚為清明辰之初,歸妹、睽、兌為穀雨辰之半,履、泰為立夏己之初,大畜、需、小畜為小滿己之半,大壮、大有、夬為芒種午之初,至乾之末,交夏至午之半焉。此三十二卦皆進而得。夫震、離、兌、乾,已生之卦也。姤為夏至午之半,大過、鼎、恒為小暑未之初,巽、井、蠱為大暑未之半,升、訟為立秋申之初,困、未濟、解為處暑申之半,渙、坎、蒙為白露酉之初,師、遯為秋分酉之半,咸、旅、小過為寒露戌之初,漸、蹇、艮為霜降戌之半,謙、否為立冬㐪之初,萃、晉、豫為小雪亥之半,觀、比、剥為大雪子之初,至坤之末,交冬至子之半焉。此三十二卦皆進而得。夬、巽、坎、艮、坤,未生之卦也。二分、二至、四立,總為八節,每節各計兩卦,如坤、復為冬至,无妄、明夷為立春,同人、臨為春分之類是也。其十六氣,每氣各計三卦,如頤、屯、益為小寒,至觀、比、剥為大雪之類是也。八節計十六卦,十六氣計四十八卦,合之為六十四卦,此以卦配氣者焉也。

○朱子答董銖曰:所問先天圖曲折,細詳圖意,若自乾一横排至坤八,此則全是自然。故說卦云:易,逆數也。

皆自已生以得未生之卦。若如圓圖,則須如此,方見隂陽消長次第。

震一陽,離、兑二陽,乾三陽,巽一隂,坎、艮二隂,坤三陰。雖自稍涉安排,然亦莫非自然之理。自冬至、夏至為順,盖與前逆數者相反。

皆自未生而反得已生之卦。自夏至冬至為逆,盖與前逆數者同。其左右與今天文說左右不同,盖從中而分其初,若有左右之勢爾。

自北而東為左,自南而西為右。又曰:易,逆數也。以康節說方可通,但方圖則一向皆逆,若以圓圖看,又只是一半逆,不知如何?

西山蔡氏曰:其法自子中至午中為陽,初四爻皆陽中。前二爻皆隂,後二爻皆陽。上一爻為隂,二爻為陽。三爻為隂,四爻為陽。自午中至子中為隂,初四爻皆隂中。前二爻為陽,後二爻為隂。上一爻為陽,二爻為隂。三爻為陽,四爻為隂。在陽中,上二爻則先隂而後陽,陽生於隂也。在隂中,上二爻則先陽而後隂,隂生於陽也。其序始震終坤者,以隂陽消息為數也。

雙湖胡氏曰:觀此圖以四正卦居四方之正位,乾、坤、坎、離反覆只是一卦。以二反卦居四隅不正之位,震反為艮,巽反為兌,本只震、巽二卦反而成四卦。合而言之,天位乎上,地位乎下,日生於東,月生於西,山鎮西北,澤注東南,風起西南,雷動東北,自然與天地大造化合。先天八卦對待以立體如此,其位則乾一、坤八、兌二、艮七、離三、坎六、震四、巽五,各各相對而合成九數。其畫則乾三、坤六、兑四、艮五、離四、坎五、震五、巽四,亦各各相對而合成九數。九,老陽之數,乾之象,而无所不包也。造化隱然,尊乾之意可見矣。

<經部,易類,周易傳義大全,周易朱子圖說>

(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周易朱子图说

右前八卦次序圖,即繫辭傳所謂八卦成列者,此圖即其所謂因而重之者也。故下三畫即前圖之八卦,上三畫則各以其序重之,而下卦因亦各衍而為八也。若逐爻漸生,則邵子所謂八分為十六,十六分為三十二,三十二分為六十四者,尤見法象自然之妙也。
附録:
○朱子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此一節乃孔子𤼵明伏羲畫卦自然之形體次第,最為切要。古今說者,惟康節、明道二先生為能知之。故康節之言曰: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八分為十六,十六分為三十二,三十二分為六十四。猶根之有幹,榦之有枝,愈大則愈小,愈細則愈繁。而明道先生以為加一倍法,其𤼵明孔子之言,又可謂最切要矣。盖以河圖、洛書論之,太極者,虛中之象也;兩儀者,隂陽奇偶之象也;四象者,河圖之一合六、二合七、三合八、四合九,洛書之一含九、二含八、三含七、四含六也;八卦者,河圖四實四虛之數,洛書四正四隅之位也。以卦畫言之,太極者,象數未形之全體也;兩儀者,為陽而為隂,陽數一而隂數二也;四象者,陽之上生一陽則為□而謂之太陽,生一隂則為□而謂之少隂,隂之上生一陽則為□而謂之少陽,生一隂則為□而謂之太隂也。四象既立,則太陽居一而含九,少隂居二而含八,少陽居三而含七,太隂居四而含六,此六七八九之數所由定也。八卦者,太陽之上生一陽則為而名乾,生一隂則為而名兑;少隂之上生一陽則為而名離,生一隂則為而名震,少陽之上生一陽則為而名巽,生一陰則為而名坎,太隂之上生一陽則為而名艮,生一隂則為而名坤。康節先天之說所謂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者,盖謂此也。至於八卦之上又各生一隂一陽,則為四畫者十有六,經雖无文,而康節所謂八分為十六者,此也。四畫之上又各生一隂一陽,則為五畫者三十有二,經雖無文,而康節所謂十六分為三十二者,此也。五畫之上又各生一隂一陽,則為六畫之卦六十有四,而八卦相重,又各得乾一、兑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之次,其在圖可見矣。
○天地之間莫非太極隂陽之妙,聖人仰觀俯察,遠求近取,固有超然而默契於心矣。故自兩儀未分,渾然太極,而兩儀、四象、六十四卦之理已粲然於其中。太極分而兩儀,則太極固太極,兩儀固兩儀也。兩儀分而四象,則兩儀又為太極,而四象又為兩儀矣。自是而推,四而八,八而十六,十六而三十二,三十二而六十四,以至於有百千萬億之无窮。雖見於模畫,若有先後,而出於人為,然其已定之形,已成之勢,固已具於渾然之中,而不容毫髪思慮作為於其間也。
○答袁樞曰:要見得聖人作易根原直截分明,不如且看卷首横圖,自始初止有兩畫時,漸次看起,以至生滿六畫之後,其先後多寡既有次第,而位置分明,不費辭說。於此看得,方見六十四卦全是天理,自然挨排出來。聖人只是見得分明,便只依本畫出,元不曾用一毫智力添助。
○問四爻五爻者何所主名,曰:一畫為儀,二畫為象,三畫為卦,則八卦備矣。此上若旋次各加隂陽一畫,則積至三重,再成八卦者,八方有六十四卦之名。若徑以八卦徧加乎一卦之上,則亦如其位而得名焉。方其四畫之時,未成外卦,故不得而名之耳。又曰:第四畫者,以八卦為太極,而復生之兩儀也。第五畫者,八卦之四象也。第六畫者,八卦之八卦也。
○又詩曰:諸儒談易漫紛紛,只見繁枝不見根。觀象徒勞推互體,玩辭亦是逞空言。須知一本能雙榦,始信千兒與萬孫。喫緊包犠為人意,悠悠千古向誰論。
雲莊劉氏曰:易畫生於太極,故其理為天下之至精。易畫原於圖書,故其數為天下之至變。太極,理也,形而上者也,必有所依而後立。故雖不雜乎圖書之數,而亦不離乎圖書之數。太極為理之原,圖書為數之祖。理之於數,本非二致也。合而觀之,斯可矣。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訾翠芬
【再次点校】:暂无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二十八册經部二十二(文渊阁版)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天书易经 (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周易朱子图说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623.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明)胡广等敕纂《周易传义大全》周易朱子图说-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