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卦-否卦:天地否卦(坤下乾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六》

第12卦-否卦天地否卦坤下乾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六》

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六

頭等侍衛納喇性德

【下乾上】

伊川先生曰:序卦者,通也。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夫物理往來,通泰之極則必否,否所以次泰也。為卦天上地下,天地相交,隂陽和暢,則為泰。天處上,地處下,是天地隔絶,不相交通,所以為否也。《易傳》

兼山郭氏曰: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故君子得以為君子,小人不肯為小人。君子則事事詘身而行道者,有之矣。小人則事事至於詘道而信身,亦敢為也。况乎天地不交否,非惟敢詘道而信身,又將惡直醜正,協讒言,以䧟人者多矣。詩為鬼為蜮,則不可得。有靦面目,視人罔極是也。故孔子稱商有三仁焉,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然有貴戚之卿,異姓之卿,方其自靖,人自獻于先王,固有不可去之者。而儉德辟難,發於早辯,與踈且遠者言也。孟子曰:我无官守,我无言責也。則吾進退,豈不綽綽然有餘裕哉?故醴酒不設,穆生去之,曰:國人將鉗我於都市。若必見否之已然,而後避之,不亦晚乎?《易說》

原文】否卦●卦辞: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大往小來

伊川先生曰:天地交而萬物生於中,然後三才備。人為最靈,故為萬物之首。凡生天地之中者,皆人道也。天地不交,則不生萬物,是无人道,故曰匪人,謂非人道也。消長闔闢,相因而不息,泰極則復,否終則傾,无常而不變之理,人道豈能无也?既否則泰矣。夫上下交通,剛柔和會,君子之道也。否則反是,是故不利君子貞。君子正道,否塞不行也。大往小來,陽往而隂來也。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之象,故為否也。【並《易傳》】

【原文】否卦●彖传

彖曰否之匪人,不君子,大往小來,則是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也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內小人而外君子,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也

伊川先生曰:夫天地之氣不交,則萬物无生成之理;上下之義不交,則天下无邦國之道。建邦國,所以為治也。上施政以治民,民戴君而從命,上下相交,所以治安也。今上下不交,是天下无邦國之道也。隂柔在内,陽剛在外,君子往居于外,小人來處于内,小人道長,君子道消之時也。《易傳》

嘉仲問否之匪人。曰:泰之時,天地交泰而萬物生。凡生于天地之間者,皆人道也。至否之時,天地不交,萬物不生,无人道矣。故曰否之匪人。【唐棣所編】

横渠先生曰:蓋言上下不交,便天下无邦。有邦而與无邦同,以不成國體也。在天下,他國皆无道,只一邦治。亦不可言天下无道,須是都不治,然後是天下无道也。於否之時,則天下无邦也。古之人一邦不治,别之一邦。直至天下皆无邦可之,則止有隱耳。无道而隱,則惟是有朋友之樂而已。子欲居九夷,未敢必天下之无邦。或夷狄有道於今,海上之國儘有仁厚之治者。《易說》

藍田呂氏曰:否,閉塞而不交也。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言否閉之世,非其人者,惡直醜正,不利乎君子之守正。上下不交,則君臣異體,不可以為國。

廣平游氏曰:比之匪人,言所比非其人也。否之匪人,言致否之因也。君臣上下在朝者非其人,則將引天下之叨懫姦回於朝,此所以致否也。羣小在上而衆邪逞,故不利君子貞。當是時,非有大人之質,則處否而未必;非有大人之才,【一有則字,不足以休否。伊尹五就桀,而當時羣小不能害焉,非體道忘我,孰足以與此?以顔子之賢,遊于人間世,仲尼猶以心齋告之,則為君子類者,處否之時,正當全身遠害而已。有國家,【一无家字之道,君臣而已。傳曰:不有君子,其能國乎?蓋惟君子在朝,然後君臣各得其道,上下合志,而天下之情通,此國之所以立也。如君不君,臣不臣,則天下无邦矣。猶之父不父,子不子,則无家矣。无邦者,其道亡也。【並《易說》】。

龜山楊氏曰:文明以健中正而應,君子貞也。唯君子為能通天下之志,豈小人之利乎?【易說】。

兼山郭氏曰:天不人不因,人不天不成。古語曰:天人合發,萬變定機。乃知天人之道,率與時會,故曰否之匪人也。堯之命舜曰:天之歷數在爾躬。舜亦以命禹,二者天之革命也。天地革而四時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亦天之革命也。然則一則為揖遜,一則為干戈,是之謂天人之合也。故否之匪人,舉其大者言之耳。是以天地不交,在時則否塞而成冬,在道則不通而成否,生生之道絶。凡泰之所宜舉,與此相反矣。易之辭,舉天地為萬物言也,舉上下為人道言也,至於天下无邦,人道絶矣。《易說》

郭氏曰:否,閉也,塞也。天地閉塞而不通,人道何從而立乎?故否之時,非人道也。人道配天地而言,聖人之道是也。聖人之道絶,故曰否。是知城復于隍,亦有未絶者存,為否之始而未否也。不利君子貞者,非不利於固守己道,蓋不利於固禄位也。故象言不可榮以禄,而初六言君子貞,吉亨也。大往小來,皆反泰之道也。天下所以為邦者,以有君臣、父子、人倫之道。上下不交,則人倫之道絶,謂之无邦可也,此之謂匪人矣。匪人,猶曰无道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天地相交,是生萬物,其卦為泰。人於其中,為天地萬物之主。之人,則天地相交,萬物備。故三偶在上,三奇在下,鼻口居天地之中,交泰也。天地當交而否之,匪人道也。聖人位乎兩間,以立人道,否之則人道絶矣,故曰否之匪人。泰初三、四上得位,二五以正相易,正者衆,君子多也。否初三、四上不正,二五獨正,正者少,不正者衆,小人多也。泰多君子,否多小人,豈天降之才有殊哉?否時君子消,小人長,自中人以下化之為不正,雖有君子,寡徒少偶,難乎免於衰世。於是有善人載尸,哲人之愚括囊,无咎无譽,故曰不利君子貞。大者自内而往,小者自外而來,乾坤不交,反成,艮者萬物之終也,故曰萬物不通也。坤在上為邦,在下為邑,治天下之道,自庶人逹于大夫,大夫達於諸侯,諸侯逹于天子。上下不交,坤反于下,則民而主不恤,下怨而上不知,俗已敗而政不修,雖有邦國,内外塞矣,故曰天下无邦也。以氣言之,内隂而外陽,乾闔而坤也。以形言之,内柔而外剛,氣反而死也。一隂自長而為、為否,小人之道日長,君子之道日消,其禍至於空國而无君子。極坤疑乾,君臣相傷,故聖人於此終言之。《易傳》

【原文】否卦●象传

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祿

伊川先生曰:天地不相交通,故為否。否塞之時,君子道消。當觀否塞之象,而以儉之德避免禍難,不可榮居禄位也。否者,小人得志之時。君子居顯榮之地,禍患必及其身,故宜晦處窮約也。《易傳》

龜山楊氏曰:方小人不利君子貞之時,惟約己自晦,乃可以避難也《易說》

○當儉德辟難之時,而榮以禄,非枉道從之,其可得乎?是足恥也。《語

兼山郭氏曰:禮曰:歲,年穀不登,君膳不祭肺,馬不食穀,馳道不除,祭事不縣,大夫不食粱,士飲酒不樂。其殺禮也如此,况儉德辟難之時乎?孔子曰: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无道,富且貴焉,恥也。况否之時榮以禄乎?《易說》

白雲郭氏曰:先人曰: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故君子得以為君子,小人不肯為小人。君子則事事屈身而行道者有之,小人事事屈道而信身,无不為也。况否之時,小人非惟屈道信身,又將惡直醜正,協比讒言,以害君子者多矣。詩云為鬼為蜮,則不可得。有靦面目,視人罔極是也。孔子稱商有三仁焉,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方其自靖,人自獻于先王,固有不可去之者,而儉德辟難,發於早辯與踈且遠者言也。孟子曰:我无官守,我无言責也。則吾進退,豈不綽綽然有餘裕哉?故醴酒不設,穆生去之,曰:國人將鉗我於都市。若必見否之已然而後避之,不亦晚乎?雍曰:禮言歲凶,年穀不登,君膳不祭肺,馬不食穀,馳道不除,祭事不縣。凶年尚殺禮如此,况否之時乎?此君子所以儉德辟難,不可榮以禄也。以无難言之,邦无道,穀為恥,况有難之時乎?故直曰不可也,太公、伯夷之避紂是也。夫君子小人之際,患亦多乎?君子雖未嘗有意於害小人,而小人嘗忍於害君子,何哉?蓋方泰之時,君子彚進,以小人亂邦,必不容於其間,不過遠而勿用也。小人得志,則以君子為害己者,必欲窮其䧟害,務快私忿,誅絶之而後已。為之君子者,可不避哉?漢之黨錮,雖有以致之,在黨人未為无罪,然小人忍於誅戮,一至是耶?《易說》

漢上朱氏曰:天地不交,上下否塞也。泰坤吝嗇,儉也;澤險,難也;震蕃鮮,榮也。否反泰,乃有君子當天地不交之時,以儉德辟難,不食而遯去,雖有厚禄,不可榮之之象。《易傳》

新安朱氏曰:收斂其德,不形於外,以辟小人之難,人不得以禄位榮之。《本義》

【原文】否卦●初六:

初六:拔茅茹,以其彙,貞吉,亨。

象曰:拔茅貞吉,志在君也。

伊川先生曰:泰與否皆取茅為象者,以羣陽羣隂同在下,有牽連之象也。泰之時則以同征為吉,否之時則以同貞為亨。始以内小人、外君子為否之義,復以初六否而在下為君子之道。易時取義,變動无常,否之時在下者,君子也。否之三隂,上皆有應,在否隔之時,隔絶不相通,故无應義。初六能與其類,貞固其,則處否之吉,而其道之亨也。當否而能進者,小人也,君子則伸道免禍而已。君子進退,未嘗不與其類同也。以六自守于下,明君子處下。【一作否】之道。象復推明以盡君子之心,君子固守其節以處下者,非樂于不進獨善也,以其道方否,不可進,故安之耳。心固未嘗不在天下也,其志常在得君而進,以康濟天下,故曰志在君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柔順處下,居否以静者也。能以類正,吉而必亨,不事苟合,志在得主者歟!《易說》

藍田呂氏曰:否閉之世,上雖不交乎下,下不可以不係乎上。以柔居下,臣之分也。上下不交,共以聽命,有死靡他,臣之正也。引類守正,以保其身,時雖不泰,其道亨矣。故天下有道,以道狥身;天下无道,以身狥道。困而不失其所亨,其亨由是也。

龜山楊氏曰:泰之三陽,否之三隂,皆有應於上,故皆有拔茅連茹之象。居否之初,雖上下不交,而否猶未極也。世雖否矣,君子蓋未嘗一日忘天下,而志不在君也。上有悔禍願治之誠心,則亦如是茅連茹而出矣。孔子當衰周之際,佛肸以中牟叛,召之,猶欲往焉。夫豈為利哉?志在君故也。然而卒不往者,要之不失正而已。孟子:千里而見王,是其欲也。不遇故去,豈其所欲哉?然猶三宿而後出晝。又曰:予豈舍王哉?則其志可知矣。此聖賢所以處否之道而吉亨也。《易說》

兼山郭氏曰:初六,先大夫有言:居廟堂則憂其民,處江湖則憂其君。蓋泰言志在外,否言志在君之意也。或引考槃之詩,誤矣。《易說》

白雲郭氏曰:先人曰:先大夫有言曰: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蓋泰言志在外,否言志在君之意也。雍曰:君子當否之時,有止无進,固守且吉,而道不廢於自亨也。亨如顔氏之樂是也。卦象以内為小人,而爻以初為君子。伊川所謂隨時取義,變動无常也。志在君者,君子儉德辟難,豈忘君者哉?如伊尹樂堯、舜之道,其愛君至矣。君臣之義,如之何其廢之?故荷蓧之徒,聖人无取焉。《易說》

漢上朱氏曰:初六自下引九四以退,有艮。九四應初,巽成震,艮為手,拔也。巽為白,震為蕃鮮。上柔下剛而潔白者,茅也。茹,九四之剛也。三陽同類,以其彚也。四應初,正也。能與其類,退而守正,得處否之吉,身雖退伏,其道亨矣。五為君,四近君,志中也。屈伸進退,相為用也。君子之退,以小人得志,故安于下以俟其復,未嘗一日忘君也。君子所以屈而能伸,退而能進,此否所以為泰之本歟?故曰:拔茅貞吉,志在君也。《易傳》

新安朱氏曰:三隂在下,當否之時,小人連類而進之象,而初之惡則未形也,故戒其貞則吉而亨。蓋能如是,則變而為君子矣。小人而變為君子,則能以愛君為念,而不計其私矣。《本義》

問:初六,拔茅茹,以其彚,貞吉亨。蓋三隂在下,各以類進,然惡未形,故戒其能正則吉而亨,蓋能正則變為君子矣。程易作君子在下說,云當否之時,君子在下,以正自守,如何?先生曰:程氏亦作君子之象說,某覺得牽強,不是此意。《語録》

【原文】否卦●六二

六二: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

象曰:大人否亨,不亂羣也。

伊川先生曰:六二其質則隂柔,其居則中正。以隂柔小人而言,則方否於下,志所包畜者,在承順乎上,以求濟其否,為身之利,小人之吉也。大人當否,則以道自處,豈肯枉己屈道,承順於上?唯自守其否而已。身之否,乃其道之亨也。或曰:上下不交,何所承乎?曰:正則否矣,小人順上之心,未嘗无也。大人於否之時,守其正節,不雜亂於小人之羣類,身雖否而道之亨也,故曰否亨。不以道而身亨,乃道之否也。不云君子而云大人,能如是,則【一无則字】。其道大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處二隂之間,上順下容,衆不可異,故其道否,乃亨《易說》

藍田呂氏曰:六二上承下包,柔順且中,小人所以自容也。大人居之,迹同而志異,故與小人羣而不亂。然秉柔中之德,以道自處,雖否不失其所亨。

廣平游氏曰:否之六二,下乘初六,上承六三,二隂皆小人之象。二不包初,則小人畜忿而䧟我矣。不承三,則小人依勢而藉我矣。故曰包承小人吉。此言君子【一作善士】之居中守正者,全身遠害當如是也。若夫至中至正之大人則不然,體道虚己以遊人間,或不言而飲人以和,與人【一无人字並立而使人化。蓋嘗入獸不亂羣矣,况於人羣乎?故能處否而亨也。若伊尹五就桀而羣凶,不能以害之是也。楊子以不其羣為聖人,蓋知不亂羣之說也《易說》

龜山楊氏曰:上下不交,而小人道長極矣。故包承之吉,若子見南子是也。其為言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則其見南子也,是豈得已哉?此大人處否而亨之道也。然非居中正,則堅白不足而磨湼之,其磷緇必矣,又何吉之有?夫居否之時,揚己矜衆以自暴白,昭昭如揭日月而行,則其能不亂羣矣乎?夫如是,鮮不及矣。此東漢之君子所以俱䧟於黨錮也,惟陳寔獨免,其庶幾乎!《易說》

兼山郭氏曰:六二柔順中正,然以隂居下,當否之時,故有包有承,有大人小人之象。大人否亨,非能亨否也,處否而亨者也。於此而不亂羣,非大人孰能為之?《易說》

白雲郭氏曰:大人與天地合德,其於含容,固有餘矣。然六二之包承,則異於是。蓋枉己屈道,以承媚於人,小人固能之,非大人之事也。故大人否,亨。否者,身之否,而道則亨矣。孔子曰:獲罪於天,无所禱也。孟子曰: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大人之不能包承也如此。不亂羣者,如鷹鸇鳥雀,必不可同羣。伯夷不立於惡人之朝,不與惡人言是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五包二,二承之。包,承也。順以承上,小人之正也。六二在否之時,得位在内,小人也,故曰小人吉。九五中正在外,包小人而容之,雖包小人,而亦不亂于小人之羣。坤為亂,三隂,小人羣也。包則和,不亂羣則不流,此大人處否而亨歟?不曰君子者處否而亨,非大人不能,若同流合汚,則否而已,焉得亨?天地相函,隂陽相包。否六二、六三,姤九三,皆以陽包隂,大者宜包小也。《易傳》

新安朱氏曰:隂柔而中正,小人而能包容承順乎君子之象。小人之吉,道也。故占者小人如是則吉,大人則當安守其否,而後道亨。蓋不可以彼包承于我,而自失其守也。言不亂于小人之羣。《本義》

○又曰:包,承也。是包得許多承順厎意思。問:横渠先生說,易為君子謀,不為小人謀。蓋自大極一判而來,便已如是了。曰:論其極是如此。然小人亦具此理,只是他自反悖了。君子治之,不過即其固有者以正之而已。易中亦有時而為小人謀,如包承小人吉,大人否,亨。言小人當否之時,能包承君子則吉。但此雖為小人謀,乃所以為君子謀也。【並《語録》】

【原文】否卦●六三:

六三:包羞。

象曰:包羞,位不當也

伊川先生曰:三以隂柔不中不正而居否,又切近于上,非能守道安命,窮斯濫矣。極小人之情狀者也,其所包畜,謀慮邪濫,无所不至,可羞恥也。隂柔居否而不中不正,所為可羞者,處不當故也。處不當位,所為不以道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處否而進,履非其位,非知恥者也。《易說》

廣平游氏曰:六三在下體之上,位寖顯矣。而當否之世不能去,又以隂柔處之,是可羞也。世之寡廉鮮恥苟賤之士,處顯位以播惡於衆,而自不【一作不自】,知其醜者多矣。六三與中正剛明者為鄰,則見聞所,亦知其可羞矣。惟以資質隂柔,不能行其所知,至於忍恥而冒處,故謂之包羞。《易說》

龜山楊氏曰:六三居非中正,位不當也,故包其羞,若子路愠見是也。《易說》

白雲郭氏曰:三居下體之上,過中思變之時也。泰之九三,能艱貞以守之,故无咎。否之六三,不能變以有為,而輔休否之君,尸禄素餐,所謂包羞者也。孔子曰:邦無道,穀恥也。其六三之謂歟!書言沈潛剛克,六三包羞,无剛也。无剛而處三五同功之位,故曰位不當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六三得時,進而處上,九四辭尊,退居於下,見六三則包容之,而六三始有處不當位之羞。何以知其羞乎?體巽而自動,是以知其羞也。管仲謂齊侯恭而氣下,言則徐,見臣有慙色是也。六二、六三,小人之致否者也,君子與之力爭,則否結而不解矣。自古君子不忍於小人以及禍害者常多,故易為君子謀,必包容之,使下者知所承,上者知所愧,庶幾有泰之漸也。三四相易,巽成離,離為目,羞愧之象也,與九五或承之羞同。《易傳》

新安朱氏曰:以隂居陽而不中正,小人志于傷善而未能也,故為包羞之象。然以其未發,故无凶咎之戒。《本義》

東萊呂氏曰:否六三曰包羞,象曰包羞,位不當也。人无有不善,所以包蓄邪濫,至可羞恥者,豈其本真也?特所處之位不當而已。位之一字當詳玩。【己丑課程】

【原文】否卦●九四:

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

象曰:有命无咎,志行也

伊川先生曰:四以陽剛健體居近君之位,是有濟否之才而得高位者也,足以輔上濟否。然當君道方否之時,處逼近之地,所惡在居功取忌而已。若能使動必出于君命,威柄一歸于上,則无咎而其志行矣。能使事皆出于君命,則可以濟時之否。其疇類皆附離其福祉。離,麗也。君子道行,則與其類同進以濟天下之否。疇,離祉也。小人之進,亦以其類同也。有君命則得无咎,乃可以濟否,其志得行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居否之世,以陽處隂,有應于下,故雖有所命,无咎也《易說》

藍田呂氏曰:上下不交,命不行矣。九四以陽居隂,雖否之時,獨有下交之志,可以有命于下,下必從之,志行而无咎也。疇,誰也。當否之時,上下既不交,則四與初亦不相應。四有下交之志于下,三隂无所偏係,孰為應者,必受其福,故曰疇離祉。

龜山楊氏曰:九四以乾健之才,上承九五剛健中正之君,有可致之資,居得致之位,庶乎其可為也。然否之為否,以上下不交故也,非上承下比。一德以相與而能反,否而有為,无是道也。四雖有可致之資,而處上下不交之時,未必相與也,故曰有命无咎,疇離祉。命謂君命也,有命而後可以濟時之否,而疇類皆離祉也。東漢之衰,嬖倖持權,内小人而外君子,至是而否極矣。竇武、何進倚舅之親,招集天下名儒碩德,共起而圖之,宜若可為也。然而命不出於其君而下不應,故與其疇類俱至於陷禍,職此之由也。後之處否者,可不監之哉!《易說》

白雲郭氏曰:九四以剛健之才,居近君之位,可以輔其君以休否者也。然臣道无成有終而已,必君命之,斯无過舉矣。故有是臣,有是命,又非特无過而已,其疇類亦將附麗而獲福也。湯之命見於湯誓也,又曰聿求元聖,與之戮力,則有命无咎之人,伊尹是也。武王之命見於泰誓也,又曰予小子既獲仁人,以遏亂略,則有命无咎之人,太公之徒是也。湯誓曰予其大賚汝,周書曰大賚于四海,豈非疇離祉之謂歟?嗚呼!商、周之民,非伊、呂則无休否之祉,伊、呂非湯、武之命,將老死於莘、渭間,尚何志行之有哉!《易說》

漢上朱氏曰:九四否道已革,故於此言濟否之道。四為朝廷,五為君,巽為命。疇,類也。祉,福也。九四剛而履位,有濟否之才而近君,能下君命於朝廷,五錫以六二之祉福,則陽德亨矣。否可以濟矣,人誰咎之哉?四應初,三應上,君子之類,附麗其祉,以進九四之志,行乎下矣。五錫二成離。離,麗也。志者,中也。荀諝謂志行乎羣隂也。易傳曰:君道方否,據逼近之地,所惡在居功取忌,若動必出於君命,威福一歸於上,則无咎,而其志行矣。《易傳》

新安朱氏曰:否過中矣,將濟之時也。九四以陽居隂,不極其剛,故其占為有命无咎。而疇類三陽,皆獲其福也。命謂天命。《本義》

○否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這裏是吉凶未判,須是有命,方得无咎。故須得一箇幸會,方能轉禍為福。否本是隂長之卦,九五休否,上九傾否,又自大,故好。蓋隂之與陽,自是不可相无者。今以四時寒暑而論,若无隂陽,亦做事不成。但以善惡及君子小人而論,聖人直是要去盡了惡,去盡了小人,蓋亦抑隂進陽之義。某於坤卦曾略發此意。今有一様人議論君子小人相對,小人不可大,故去他。若要盡去他,則反激其禍。且如舜、湯舉臯陶、伊尹,不仁者遠。所謂去小人,非必盡滅其類,只是君子道盛,小人自化,雖有些小无狀處,亦不敢發出來,豈必勦滅之乎?問:九四有命无咎,疇離祉,三隂已過而陽得亨,則否過中而將濟之時,與泰九三无平不陂,无往不復相類。先生曰:泰九三時已有小人,便是可畏如此,故艱貞則无咎。否下三爻,君子尚畏它,至九四即不畏之矣,故有有命,疇離祉之象,占也。否九四雖是陽爻,猶未離乎否體,只緣他是陽,故可以有為,然須有命方做得。又曰:有命是有箇機會,方可以做。占者便須是有箇築著磕著時節,方做得事成,方无咎。拔茅茹,貞吉亨,這是吉凶未判時。若能於此改變時,小人便會做君子。君子小人只是箇正不正。初六是那小人欲為惡而未發露之時。到六二包承,則已是打破頭面了,然尚自承順那君子,未肯十分做小人在。到六三便全做小人了,所以包許多羞恥。大凡小人做了罪惡,心下也自不穩當,此便是包羞之說。又曰:包羞是有意傷害而未能之意。他六二尚自包承,到六三已是要害君子,然做事不得,所以包許多羞恥。又曰:龜山以包承小人為一句,言否之世當包承那小人如此,却不成句。龜山之意,蓋欲解說他從蔡京父子之失。【並《語録》】

【原文】否卦●九五:

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象曰:大人之吉,位正當也。

伊川先生曰:五以陽剛中正之德居尊。【一作君】位,故能休息天下之否,大人之吉也。大人當位,能以其道休息天下之否,以循致于泰,猶未離于否也,故有其亡之戒。否既休息,漸將反。【一作及】。泰不可便為安肆,當深慮遠戒,常虞否之復來,曰:其亡矣!其亡矣!其繋于苞桑,謂為安固之道,如維繋于苞桑也。桑之為物,其根深固。苞,謂叢生者,其固尤甚。聖人之戒深矣,漢王允、唐李德裕不知此戒,所以致禍敗也。繫辭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有大人之德,而得至尊之正位,故能休。【一有息字】。天下之否,是以吉也。无其位,則雖有其道,將何為乎?故聖人之位,謂之大寶。【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以亡為懼,故能休其否。苞桑從下叢生之桑,叢生則其根牢。書云厥草惟包,如竹叢、蘆葦之類。河朔之桑多從根,斬條取葉,其生叢然。【並《易說》】

藍田呂氏曰:上下之志雖欲相交,而上下之分不可亂也。故君尊臣卑,禮无與抗,若否道然,乃否之美者也。天尊在上,地卑處下,九五居尊得位,君臣之位正當在大人則吉,非大人則驕亢者也。君君臣臣,尊卑明辨,所以防微杜漸,安固基本,故曰其亡繫于苞桑也。

龜山楊氏曰:九五剛健中正,有休否之才,而履尊位,大人之吉也。否方休矣,而安其位而忘其危,保其存而忘其亡,有其治而忘其亂,則三者隨至矣。故曰:其亡其亡,繫于苞桑。言不忘亡,則存乃可保也。苞桑,叢生也。繫于苞桑,言存之固也。唐之穆宗,承章武恢復之餘,而蕭侁遽獻太平銷兵之策,而河朔亂失,此之謂也。《易說》

兼山郭氏曰:莊子曰:休休焉,則平易矣。故休休有優游平易之意。方否之將窮,大者既往,而九五猶得尊位大中以其下,可以休否者也。然否猶未傾,三隂彚進,敢安而忘危,治而忘亂,雖優游平易之意可存,而恐懼怵惕之心未怠也。夫然後知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可也。《易說》

白雲郭氏曰:九五以剛中之才而居尊位,為休否之主,湯、武是也。商書:徯予后,后來其蘇。此湯之休否也。周書曰:一戎衣,天下大定。此武王之休否也。湯、武休否,大人吉也。其亡其亡,存不忘亡也。繋于苞桑,則為悠久无疆之道也。聖人之意,蓋亦深矣。湯之書曰:慄慄危懼,若將隕於深淵。仲虺又為之誥曰:慎厥終,惟其始。此湯其亡苞桑之義也。武王之書曰:乃偃武修文,歸馬于華山之陽,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召公又訓于王曰:為山九仭,功虧一簣。此武王其亡苞桑之義也。位正當者,有其德而有其位也。易於否稱大人,而泰不言者,則知泰之九二,否之九五,皆得乾二五大人之道,可互見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休,息也。九四否道已革,九五息否之時,二五相易,隂息乎五,故曰休否,言九五之動也。大人居尊位,正也。中正而健,德當乎位也。位者,聖人之大寶,雖有其德,无其位,不可也。有其位,无其時,不可也。息天下之否者,其唯有其位,有其德,又有其時乎?故曰大人之吉,位正當也。言九五之不動也,然未離乎否也,故又戒之。九五不動,不能與二相易,則安其位者也,保其存者也,有其治者也。安其位者必危,保其存者必亡,有其治者必亂,故曰其亡其亡。此又因九五不動,以明戒也。苞桑,其葉叢生者也。巽為木,上玄下黄,三陽積美,而根于坤土,其坤深固,苞桑也。巽為繩,繋也,維也。慮其危亡且亂,當繫之維之,使其根深固,以防否之復,故曰繫于苞桑。如是,則大人吉,非位正德當,能无凶乎?易傳曰:漢之王允、唐之李德裕不知此,所以致禍敗也。《易傳》

新安朱氏曰:陽剛中正,以居尊位,能休時之否,大人之事也。故此爻之占,大人遇之則吉。然人當戒懼,如繫辭傳所云也。《本義》

問:九五其亡其亡,繫于苞桑,如何?先生曰:有戒懼危亡之心,則便有苞桑繫固之象。蓋能戒懼危亡,則如繫于苞桑,堅固不拔矣。如此說,則象占乃有收殺,非是其亡其亡,而又繫於苞桑也。九五以陽剛得位,可以休息天下之否。然須常存得危亡之心,方有苞桑之固。不知聖人於否、泰,只管說包字是如何,必是於象上如何取其義。今曉他不得,只得說箇堅固之義。【並《語録》】

【原文】否卦●上九:

上九:傾否,先否後喜。

象曰:否終則傾,何可長也。

伊川先生曰:上九,否之終也。物理極而必反,故泰極則否,否極則泰。上九,否既極矣,故否道傾覆而變也。先極,否也;後傾,喜也。否傾則泰矣,後喜也。否終則必傾,豈有長否之理?極而必反,理之常也。然反危為安,易亂為治,必有剛陽之才而後能也。故否之上九則能傾否,上六則不能變屯也。【並《易傳》】

藍田呂氏曰:上九高極必顛,故曰傾否。否極必通,故先否後喜。

龜山楊氏曰:上九處否之極,先否也。否終而傾,後喜也。否泰之往復,理之必至,又何可長也。然居否之終,苟无剛健之才,則欲傾否亦難矣。上九有剛健之才者也,與屯之上六不能亨屯異矣。《易說》

白雲郭氏曰:志行於四,否休於五,上九之傾宜矣。滿而傾覆,自然之理也。且處泰而泰則終否,處否而否則終泰,先否者乃所以為後喜之道,故曰何可長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上九否之終,天運極矣,人情厭矣。君子動于上,六三應于下,否毁兌成,如决積水而傾之,莫之能禦也。始也否塞,先否也;終也傾否,後喜也。兌為說,隂陽得位為喜;巽為長,理極必反。否終則傾,何可長也?易傳曰:反危為安,易亂為治,必有剛陽之才。故否之上九則能傾否,屯之上六不能變屯。《易傳》

五峯胡氏曰:否終則傾,言否之不可長久也

新安朱氏曰:以陽剛居否極,能傾時之否者也。其占為先否後喜。《本義》

九四,則否已過中。上三爻是說君子,言君子有天命而无咎。大抵易為君子謀。且如否内三爻,是小人得志時,然不大會做得事。初則如此,二又如此,三雖做得些箇,也不濟事。到四則聖人便說他那君子得時否,漸次反泰底道理。五之苞桑,繫辭中說得條暢,盡之矣。上九之傾否,到這裏便傾了否做泰。《語録》

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六

<經部,易類,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

欽定四庫全書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暫無

【再次点校】:暫無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45-46册•經部•易类39-40(文渊阁本)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第12卦-否卦:天地否卦(坤下乾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六》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405.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第12卦-否卦:天地否卦(坤下乾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六》-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