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卦-履卦:天泽履卦(兑下乾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四》

第10卦-履卦天泽履卦(兑下乾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四》

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四

頭等侍衛納喇性德

【兌下乾上】

伊川先生曰:,序卦: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夫物之聚,則有大小之别,高下之等,美惡之分,是物畜然後有禮,履所以繼畜也。履,禮也。禮,人之所履也。為卦天上澤下,天而在上,澤而處下,上下之分,尊卑之義,理之當也,禮之本也,常履之道也,故為履。履,踐也,藉也。履物為踐,履於物為藉,以柔藉剛,故為履也。不曰剛履柔,而曰柔履剛者,剛乘柔,常理不足道,故易中惟言柔乘剛,不言剛乘柔也。言履藉於剛,乃見卑順說應之義。《易傳》

東萊呂氏曰:物畜然後有禮。言物惟畜之多,故好。譬如水積畜多,故波瀾自然成文。又如燈燭,若一燈一燭,固未見好,惟多後彼此交光,然後可觀。《易說》

【原文】履卦●卦辞:

履虎尾不咥人

伊川先生曰:履,人所履之道也。天在上而澤處下,以柔履藉於剛,上下各得其義,事之至順,理之至當也。人之履行如此,雖履至危之地,亦无所害。故履虎尾而不見咥囓,所以能亨也。《易傳》

白雲郭氏曰:履者,行道之義。乾在上,天道也。天道至大,天下之所難履而行之也,故有履虎尾之象。履虎尾,直取其難,非取其為害也。然履虎尾者,有咥人之患。履乾之道者,雖難而无咥人之患,惟有亨之理也。孔子言博施濟衆,則曰堯、舜其猶病諸;言修己以安百姓,則曰堯、舜其猶病諸。信乎天道之難履如此。《易說》

新安朱氏曰:兌亦三畫卦之名,一隂見於二陽之上,故其德為說,其象為澤。履,有所躡而進之義也。以兌遇乾,和說以躡剛強之後,有履虎尾而不見傷之象,故其卦為履,而占如是也。人能如是,則處危而不傷矣。《本義》

【原文】履卦●彖传:

彖曰履,柔履剛也。說而應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伊川先生曰:兌以陰柔履藉乾之陽,剛柔履剛也。兌以說順應乎乾剛而履藉之,下順乎上,陰承乎陽。夫下之正【一作至】,理也。所履如此,至順至當,雖履虎尾,亦不見傷害。以此履行,其亨可知。

○九五以陽剛中正尊履帝位,苟无疚病,得履道之至善光明者也。疚謂疵病,夬、履是也。光明,德盛而輝光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說雖應乾,而二不累五也。

○无隂柔之累,故不疚,此所以正一卦之德也。【並《易說》】

藍田呂氏曰:履,踐而行也。兌有所進,居乾之後。六三以一隂進逼於乾,柔履剛者也。履道莫艱於此,此履所以名也。乾,虎也。六三進逼於乾,履虎尾者也。以說應者,物莫之傷,故不咥人,亨也。

廣平游氏曰:卦之才,則以一柔進退履衆剛,故有履虎尾之象。然而不咥人亨者,說而應乎乾故也。蓋說而已,不應乎乾則不敬;應乎乾而已,非說則不和。夫敬以和,何事不行?君子之所履,苟在於是,則雖暴人之前无虞矣,雖蠻貊之邦行矣,況於華夏乎?故履虎尾,不咥人,而又亨也。君子之所履,未嘗不在於禮,而禮勝則離。今至於履虎尾而亨,則其它可知矣。此履之善也。此合一卦之才言之。若就一爻之義,則六三蹈虎尾而凶矣。故爻、彖異辭,猶之彖言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而九五言夬履,貞厲也。

○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者,兌澤下流故也。膏澤下於民,則貴為天子,富有四海,而内省不疚矣。此天下所以心悦而誠服也。天下心悦而誠服,則親之若父母,仰之若日月,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可不謂光明矣。夫若其據利勢之重,阻法度之威,以臨莅天下,而澤不加於民,則民胥咨怨,疾首蹙頞而相告矣。夫如是,則從之者勢也,而心背之;事之者貌也,而腹非之。夫何光明之有?【並《易傳》】

龜山楊氏曰:上天下澤,尊卑之分定矣,卦之所以為履也。履,禮也。九三處兌而承乾,說而應乎乾者也。禮以用和為貴,說而應,和之至也。用和以往,雖履至危之地,无所害矣。故曰:履虎尾,不咥人,亨。夫乾剛中正,德威而光明矣,故履帝位而不疚病也。不疚,言安於其位也。然獨稱帝位者,蓋禮者天地之别也。以天地之别言之,則上下之分,勢相絶矣。故稱帝焉,以言其與天同體也。《易說》

兼山郭氏曰:乾,天道也。天之道,剛健中正,唯中正可以應之。中則不欺,正則不邪,持此以履虎尾可也。故禮之質,忠信而已矣。《易說》

白雲郭氏曰:履之所以難者,以六三之柔而履天之剛德,是以難也。說而應乎乾,則與乾合德,是以能履而有不咥人亨之象。剛中正,九五也。履帝位而不疚,然後其道下濟而光明,疚則不能光明也。剛德常過,過則疚,剛而不過,斯不疚矣。故允恭克讓,堯所以光被,温恭允塞,舜所以文明,皆剛而中正者也,謂之不疚如此。《易說》

漢上朱氏曰:履,踐也。言踐履之道,一柔而履二剛,上為乾剛所履,不言剛履柔者,三柔履之主也。以柔履剛,踐履之難,處之得其道,履之至善也,故曰柔履剛。此以六三一爻言履之義也。卦後為尾,兌為虎、為口,虎口咥人者也。乾,健也。上九極乾,六三以柔履其後,上九與三相易,上復成兌,是履猛虎之尾,怒而見咥者也。三兌體,下說乎人之情,上應乎乾,上極健,而我應之以和,雖剛而不忤,和而不流,柔而不犯,推是道以行,蹈呂梁之險可也。故處乎五剛之間,柔而能亨。關子明曰:履而不處,其周公乎?故曰說而應乎剛,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此合兩體言,履至危而亨也。九五以天德臨下,剛不中正,有所偏係,則君子畏禍將去之,小人以柔邪而進陽,為隂所病矣。九五中正,踐帝位,立乎萬物之上,无所累其心。舜、禹之有天下也,履道至此,光明格於上下矣。離為明。疚,病也。隂陽失位為病,六三不正,五不應之,不疚也。故夫子贊之曰: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今之王,古之帝也。獨於履言帝位者,易君德而當君位者五卦:否、无妄、同人、遯。乾體也,而无履之時。有是德,有是時,而履是位者,唯履而已。上下履位,物物循理之時也。在卦氣為六月,太玄凖之以禮,《易傳》

五峯胡氏曰:袁渙之荅呂布,嚴顔之荅張飛,薛包之事父母,謝安之待桓温,所處至順,所言至當,皆以柔履剛,說而應之,故雖履強猛暴戾之地,終不見傷害也。紂至強暴也,而文王徽柔懿恭以事之,故能免於羑里。以西伯一怒而安天下之民,剛得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其德光大明於天下後世也,其亨可知。【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柔履剛,以二體釋卦名義說,而應以卦德釋彖辭。剛中正,又以卦體明之,指九五也。《本義》履虎尾,言履危而不見傷之象,便是後履前之

意隨著它後去。履卦上乾下兌,以陰躡陽,是隨後躡他,如踏他脚迹相似。所以云履虎尾,是隨後去履他尾也。故於卦之三四爻發履虎尾之義,便是陰去躡他陽背脊後處。伊川却說作履藉,說得生受了【並《語録》】

東萊呂氏曰:履,德之基也。履之為卦,上乾下兌,所謂以柔履剛。兌,柔也;乾,剛也。兌以柔見履於剛,是卑順自處得其分。所以履之為義,學者踐履,其用朂切。孔子彖辭:履虎尾,不咥人,亨。天下之至危者,莫如履虎尾。今則履虎尾而无吞噬之患,自此以往,何所不可?所謂履者,凡履踐之道皆在焉。聖人繫之以辭,獨舉最危者言之,何也?大抵學者踐履工夫,須於至難至危之處自試驗,過得此處,方始无往不利。若舍至難至危,其它踐履不足道也,先難之義也。說而應乎乾,惟易簡始知險阻。若欲履虎尾之至危,以剛很不可,以機械亦不可,惟以柔順和悦,則雖處至危之地,亦无所不安矣。彖又推究其本意曰: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孔子蓋以君位言之。凡孔子之彖易,多是發其大者以示人。天下之至危,无過於履虎尾;天下之至尊者,无過於履帝位。舉二大端以示人,凡履踐之事,莫不在其中矣。九五以剛而居中得正,然而申之以不疚之辭,何也?蓋履天位至難,雖以中正之德,若非慄慄危懼,用剛之過,則夬履貞厲,惟是履帝位而不疚,然後光明。學者當深玩夫子之彖辭,自履帝位推之自尊及卑,自履虎尾推之自危及安,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時位,莫不皆在其中矣。《易說》

【原文】履卦●象传:

象曰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辯上下,定民志。

伊川先生曰:天在上,澤居下。上【一作天】,下之正理也。人之所履當如是,故取其象而為履。君子觀履之象,以辨别上下之分,以定其民志。夫上下之分明,而後民志有定。民志定,然後可以言治。民志不定,天下不可得而治也。古之時,公卿大夫而下,位各稱其德,終身居之,得其分也。位未稱德,則君舉而進之,士修其學,學至而君求之,皆非有預於己也。農工商賈勤其事,而所享有限,故皆有定志,而天下之心可一。後世自庶士至於公卿,日志於尊榮,農工商賈日志於富侈,億兆之心交騖於利,天下紛然,如之何其可一也?欲其不亂,難矣。此由上下无定志也。君子觀履之象,而分辨上下,使各當其分,以定民之心志也。《易傳》

廣平游氏曰:天高地下,禮制行矣。人之所履,禮而已。故上天下澤,有履之象。君子觀象於此,則可以辨上下。上下既辨,則民分立而民志定矣。此以成卦之體言之也。

○禮者,所以辨上下而定民志也。蓋上下之分嚴,則豐者不為有餘,殺者不為不足,而民志定。此先王因人性以制之,而理之不可易也。其或強有力者,竊其非分而有之,欲自以為榮,是播其惡,適足以發笑而自黜爾。所有者非其分,既不足以為榮,而身陷不義,更足以為辱,愚孰甚焉!此藏文仲居蔡所以為不智也。季氏以八佾舞,三家以雍徹,正類於此。而臧文仲當時名大夫,必嘗以智稱,故仲尼以為何如其智以明其大者,不知其它不足稱也。如以為先王之為禮,將以籠天下之愚而拘之,則荀卿化性起偽之說行矣。譬如今人未仕而服青紫,人必以為病狂,文仲之愚不幸類此。【並《易說》】

龜山楊氏曰:禮莫大於明分。分之不明,則為下者不安於下而志不定;志不定,則覬覦之心生;覬覦之心生,則陵僭之禍起,而亂之所由作也。夫天澤定位,上下之分明矣。六三說而應乎乾,則為下而安於下者也,此履之所以成象也。故君子觀履之象,以辨上下,定民志。《易說》

白雲郭氏曰:伊川曰:後世士夫公卿日志於尊榮,農工商賈日志於侈富,此蓋民志未定,欲其不亂,難矣。雍曰:上天下澤,言天道居上,則澤必下及也。君子之澤无它焉,使斯民各安其分,无乖争之變而已。故曰辨上下,定民志。上下既辨,則民服事其上,而下无覬覦,又安有不定之志哉!《易說》

漢上朱氏曰:天澤相際,目力之所極,則視之一也。而上下實異體,不可不辨。禮者,人所履,表微者也。坤為民,巽為不果,疑也。故君子以禮辨上下,定民志。古之治天下者,思去民之疑,志以定之爾。《易說》

東萊呂氏曰:象曰: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天處上,澤處下,尊卑各得其分。大抵尊卑貴賤,本皆有定位。為尊者處尊,為卑者處卑,雖萬鍾之禄,不自以為多;抱關擊柝,不自以為寡。若是上下无辨,宜賤者處貴,宜卑者處尊,民志便不定。何者?才能相若,德業相若,而一貴一賤,安得不生叛援之心乎?君子之辨上下,本非強以私意安排。上天下澤,物各付物,各隨尊卑之分而已。然而尊卑分明,无如天地。天尊地卑,最是上下之辨之大者。上天下地反為否,何也?取象之義,又須識所謂上天下澤,與上天下地不同。上天下澤,所謂山澤通氣,氣升於天,辨位之中,自有融通之理,此其所以為履。若上天下地,天氣不下降,地氣不上騰,則雖辨而无接,此其所以為否也。《易說》

【原文】履卦●初九:

初九:素履,往,无咎。

象曰:素履之往,獨行願也。

明道先生曰:素履者,雅素之履也。初九剛陽,素履已定,但行其志爾,故曰獨行願也。【劉絢、師訓

伊川先生曰:履不處者,行之義。初處至下,素在下者也。而陽剛之才,可以上進。若安其卑下之素而往,則无咎矣。夫人不能自安於貧賤之素,則其進也,乃貪躁而動,求去乎貧賤耳,非欲有為也。既得其進,驕溢必矣,故往則有咎。賢者則安履其素,其處也樂,其進也將有為也。故得其進,則有為而无不善,乃守其素履者也。

○安履其素而往者,非苟利也,獨行其志願爾。獨,專也。若欲貴之心與行道之心交戰於中,豈能安履其素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隂累不干,无應於上,故其履潔素。《易說》

○又曰:正已而不求於人,不願乎其外之盛者。《正蒙》

廣平游氏曰:中庸言君子素其位而行,不願乎其外。蓋位有貴賤得喪,而君子不因其位而改其素也。履之初言素履,亦猶是也。素之為言无飾也,大行不加,窮居不損,豈借美於外哉?孟子所謂不願人之膏梁文繡者是也。履此而往,則志之所祈嚮者,非有徇乎人也,獨行其平昔之志而已,故曰獨行願也。在履之初,未交於物,故有素之象。《易說》

龜山楊氏曰:君子素其位而行,素履也。不願乎其外,則无入而不自得矣,故往无咎。初九在一卦之下,君子敬修其可願,在此時而已。《易說》

兼山郭氏曰:初九,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難,行乎患難。初,復之始也,是以言素《易說》

白雲郭氏曰:素有先定於内之義。素定於内,則隨事之來,履而往之,又何咎矣。素富貴則可以行富貴,素貧賤則可以行貧賤。故孔子曰: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此素富貴貧賤之道也。可以仕則仕,可以止則止,可以久則久,可以速則速,此孔子之素履也。素履,行已之義,非澤民之道,故曰獨行願也。伊川曰:若欲貴之心與欲行道之心交戰於中,豈能安履其素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初在履之下,而正安於下,不援乎上者也。四動而求之,斯可往矣。往以正,不失其素。履往成巽,巽為白,亦素也,故往无咎。履九五中正,君位也。四爻不正,初九獨正,往之四者,將以正夫衆。不正,獨行願也,非厭貧賤也,非利富貴也,是以往无咎。易傳曰:夫人不能自安於貧賤之素,則其進也,乃貪躁而動,求去乎貧賤爾。非欲有為也,既得其進,驕溢必矣,故往則有咎。《易傳》

五峯胡氏曰:張良以布衣起為帝者師,及功成天下定,則從赤松子遊。楊秉以儒生起為三公,嘗稱我有三不惑:酒、色、財也。此安其卑下之素,往行其志願者也。故貴勢不能動其心,利禄不能亂其操,以是而行,豈有咎乎!《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以陽在下,居履之初,未為物遷,率其素履者也。占者如是,則往而无咎也。《本義》

東萊呂氏曰:初九,素履,往无咎。言人當件件守初心,如自貧賤而之富貴,不可以富貴移其所履。惟素履故无咎,蓋不為地位所移也。此最是教人出門第一步。《易說》

【原文】履卦●九二: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貞吉。

象曰:幽人貞吉,中不自亂也。

伊川先生曰:九二居柔,寛裕得中,其所履坦坦然,平易之道也。雖所履得坦易之道,亦必幽靜安恬之人處之,則能貞固而吉也。九二陽志上進,故有幽人之戒。

○履道在於安靜,其中恬正,則所履安裕。中若躁動,豈能安其所履?故必幽人則能堅固而吉,蓋其中心安静,不以利欲自亂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中正不累,无援於上,故中不自亂,得幽人之正。《易說》

藍田呂氏曰:二體陽居隂,以中自守,履道之所尚也。履斯以進,坦然易行;守斯以處,保乎終吉。隱顯同致,无所不宜也。

龜山楊氏曰:剛中而承柔,異乎六三之履虎尾也,故曰履道坦坦。坦坦者,言所履夷易而无難也。居中處說而上无應,故曰幽人。顔淵在陋巷,不改其樂是也。非中不自亂,何以與此?苟有應乎上,則為禹、稷之事,非幽人也。古之聖人雖在側微,若將終身焉,中不自亂故也。若夫外騖而以紆朱懷金為樂,則利欲交戰於胷中,而能不自亂者,未之有也。其能貞吉,不亦遠乎!《易說》

白雲郭氏曰:居君位而得中,九五也;居臣位而得中,九二也。剛中之道,自非大人,難於兩立,此九二所以為幽人之象也。履得其道而坦坦,平且易也。幽人之履如此,何適而非貞吉乎?孟子曰:我无官守,我无言責,則吾進退豈不綽綽然有餘裕哉?履道坦坦之謂也。故惟孟子然後有餘裕。不然,雖周公大聖人,亦有跋疐之患,不得為坦坦也。幽人剛中,處道深遠,非富貴貧賤所能移,大丈夫也。况志已素定,豈有中亂之道哉?《易說》

五峯胡氏曰:黄憲汪汪如萬頃波,澄之不清,撓之不濁,非有驚衆險異之行也。初舉孝亷,又辟公府,友人勸之仕,憲亦不之拒也。行至京師,竟无所就。若其中以利欲自亂,豈能從容應之若是乎?《易外傳》

漢上朱氏曰:二動成震,震為大途,坤為平衍,履道坦坦也,道中正也。初動二成坎,坎為隱伏,初未往,二伏於坎中,幽人也。幽人言靜而无求,及初復位,動而不失其正,幽人之貞也。正則吉,初之應四,動而往,靜而來,上下无常也。而幽人守正,所履坦坦者,自若其中,不自亂也。坤為亂,二正得中,不自亂也。久幽而不改其操者,其唯九二乎?易傳曰:九二陽志上進,故有幽人之戒。《易傳》

新安朱氏曰:剛中在下,无應於上,故為履道平坦,幽獨守貞之象。幽人履道而遇其占,則貞而吉矣。《本義》

○履道,道即路也。伊川這一卦說那大象并素履履道坦坦處,却說得好。《語録》

【原文】履卦●六三:

六三: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于大君。

象曰:眇能視,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與行也;咥人之凶,位不當也;武人為于大君,志剛也。

康節先生曰:三皇同聖而異化,五帝同賢而異教,三王同才而異勸,五伯同術而異率。同術而異率者必以力,以力率民者,民亦以力歸之,故尚爭。夫爭也者,爭夫利者也。取以利不以義,然後謂之爭。小爭交以言,大爭交以兵,爭夫強弱者也。猶借夫名焉者,謂之曲直。名也者,命物正事之稱也;利也者,養人成務之具也。名不以仁,无以守業;利不以義,无以居功。利不以功居,名不以業守,則亂矣,民所以必爭之也。五伯者,借虚名以爭實利者也。帝不足則王,王不足則伯,伯又不足則夷狄矣。若然,則五伯不謂无功於中國,語其王則未也,過夷狄則遠矣。周之東遷,文武之功德於是乎盡矣,猶能維持二十四君,王室不絶如綫,夷狄不敢屠害中原者,猶五伯借名之力也。是故能以力率天下者,天下亦以力歸焉。所以聖人有言曰: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于大君。其斯之謂歟!【觀物内篇】

伊川先生曰:三以陰居陽,志欲剛而體本陰柔,安能堅其所履?故如盲眇之視,其見不明;跛躄之履,其行不遠。才既不足,而又處不得中,履非其正,以柔而務。【一作勝】。剛,其履如此,是履於危地,故曰履虎尾。以不善履履危地,必及禍患,故曰咥人凶。武人為于大君,如武暴之人而居人上,肆其躁率而已,非能順履而遠到也。不中正而志剛,乃為羣陽所。【一有不字與?是以剛躁蹈危而得凶也。

○陰柔之人,其才不足,視不能明,行不能遠,而乃務剛,所履如此,其能免於害乎?

○以柔居三,履非其正,所以致禍害,被咥而凶也。以武人為喻者,以其處陽,才弱而志剛也。志剛則妄動,所履不由其道,如武人而為大君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大君者,為衆爻之主也。武人者,剛而不德也。《易說》

藍田呂氏曰:眇、跛,廢者也。爻皆陽而已,獨陰位且不當,則其用偏廢,雖能視能履,不足任也。位既不當,而以柔履剛,必有咥人之凶也。體隂居陽,不中不正,柔邪而為暴亂者也,質雖柔而志剛也。

廣平游氏曰:六三以一隂獨立於羣陽之中,而又處非其位,故有眇、跛之象,猶之隂而无匹也。眇能視,跛能履,明不足而行不全也,故有武人之象。若用此以蹈危,其能无傷乎?惟武人用此以聽命於大君,則處陽而志剛,可以有為矣。大君剛中正而履帝位者也,明足以照理,行足以率人,故武人聽命而有為,可以无虞而有功矣。《易說》

龜山楊氏曰:六三居不當位,體柔而志剛,非履之正也。禮者,中而已矣。不中不足以有明,眇者之視也。體柔則不足以與行,跛者之履也。其視不明,其行不正,雖居安且不可,况履危陷難乎?故履虎尾,咥人,凶。陽在前,履虎尾也。然以成卦之才言之,則六三以柔順之質,說而應乎乾,雖履至危之地,无害矣。故履虎尾,不咥人,亨。以一爻言之,柔失位不中,而上承三陽,近而不相得,則履虎尾,咥人而凶者也。易中隨時取義,故不同也。夫見善未必明,而用心剛者,武夫也。以隂居陽,故志剛也。由是而進為於君,克全者蓋寡矣。故不言吉凶,以其吉凶未定故也。《易說》

兼山郭氏曰:離為目,六三不正之離也。巽為股,六三毁折之股也。以是為明,以是為行,不可也。六三上下履剛,而其體則柔。志剛矣,而中未能實也。且震為龍,則兌為虎。兌三見口,是以有咥人之象。所以見咥,无中正將之故也。《易說》

白雲郭氏曰:六三以隂居陽,无中正之道。又以一柔介五剛之間,勢无全人,故有眇跛之義也。以是而視,以是而履,所以遇咥人之凶矣。夫居五剛之中,履於上則不能履於下,視於前則不能視於後,常有不足之道。故眇也,跛也,遇咥也,皆以不足故也。位不當者,豈以非其所居歟?武人,三軍之勇者,視不勝猶勝,則其視一於進而已。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則其履亦一於進而已。此所以惟武人可用是道,以有為于大君也。夫武人可用有為于大君者,以其志剛也。故爻辭於咥人凶之後,繼以武人為于大君,而象言志剛,不言其凶吉者,明武人可用也。履之爻,六三、九五皆有二義,亦如否之小人吉,大人否,亨,恒之婦人吉,夫子凶,皆難以一義明矣。《易說》

漢上朱氏曰:六三離為目,兌,毁之眇也。眇者不能視遠,言其智不足以有明也。巽為股,兌,折之跛也。跛者不能行遠,言其才雖有上九之應,不足以相與而行也。卦一隂介五陽剛健之中,才智不足,處非其位,柔不勝剛,必有凶禍,故曰咥人之凶,位不當也。卦後為尾,兌為虎、為口,履乾之後,三往乎上成兌,虎口嚙之,咥人之象,六三位不當一也。在卦言不咥人亨,爻言咥人凶者,卦體說而應乎乾,應則以柔應剛,以說應健,如列禦寇所謂達其怒心也。爻則才知不足,而有為于大君,妄動也,是不知宋王之猛者也。乾五為君,上九,大君也。兌,西方肅殺之氣,武也。天右行,故天事武。三居中,志也。六柔居三,志剛也。六三往之,上九武人有為于大君,志剛則決,不慮其才知不足,而決於有為,致咥之道,盆成括是已。觀六三妄動而凶,則知初九之往為吉矣。《易傳》

五峯胡氏曰:呂布剛決不常,智卑而才小,雖統衆為將,固不足以濟亂也。然以董卓之悖逆而殺之,以袁紹之背叛而絶之,眇能視,跛能履者也。其見非能窮理,其行非能盡義,亦廹劫於形勢,因以為功耳。使布統御於人,遵約束而行,則未必不為名將,如尉遲敬德之流,保其天禄矣。以其剛決武暴而居人上,自主一方也,故躁率妄行,謀不中禮義,動不中幾會,履虎尾,蹈危難,終為曹操所禽,而被咥人之凶焉。《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六三不中不正,柔而志剛,以此履乾,必見傷害,故其象如此,而占者凶。又為剛武之人得志而肆暴之象,如秦政、項籍,豈能久也。《本義》

○武人為于大君,必有此象,但六三隂柔,不見得有武人之象。《語録》

【原文】履卦●九四:

九四:履虎尾,愬愬,終吉。

象曰:愬愬,終吉,志行也。

伊川先生曰:九四陽剛而乾體,雖居四,剛勝者也。在近君多懼之地,无相得之義。五復剛決之過,故為履虎尾。愬愬,畏懼之貌。若能畏懼,則當終吉。蓋九雖剛而志柔,四雖近而不處,故能兢慎畏懼,則終免於危而獲吉也。

○能愬愬畏懼,則終得其吉者,志在於行而不處也,去危則獲吉矣。陽剛,能行者也;居柔,以順自處者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三五不累於己,處多懼之地,近比於三,能常自危,則志願終吉。陽居隂,故不自肆,常自危也。《易說》

藍田呂氏曰:履道尚行,則虎尾不可不履。四以陽居隂,質剛而志柔,懼而獲吉,志行也。

龜山楊氏曰:以剛承陽,處多懼之地,履虎尾之象也。然而體剛而志柔,知愬愬戒懼,順以從上,故志行而終吉矣。《易說》

白雲郭氏曰:九四近剛決之君,處多懼之地,而能愬愬恐懼,所謂戰戰兢兢,如臨淵履冰者也,豈有不終吉者哉!此聖人居危難之道也。志行者,不失其所志之謂也。舜之志,孝也;文王之志,仁也。父頑母嚚而克諧以孝,舜居難而志行也;出羑里而請除炮烙之刑,文王居難而志行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九四履三陽之後,下有兌虎,履虎尾也。五剛,四近君,多懼。然以陽居隂,謙而不處,動成震,震為恐懼。愬,愬也。恐懼則敬慎,敬慎則動無非正。始也履虎尾,終也恐懼不失其正,而志上行于君,終吉也。中為志,動則行。《易傳》

五峰胡氏曰:東漢之初,竇融保據河西,專有方面。厥後歸命光武,以為大司空,居近君之地。光武剛強明決,以法術制馭臣下之君也。融嘗專制,則光武心忌;本處于外,入居大官,則舊功臣心不平,履虎尾也。然融謙恭小心,有子欲其怐恂,守道不願其才能,其畏慎可知。愬愬,畏慎也。融能如是,不以寵利居成功,其志行也,故終吉。《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九四亦以不中不正履九五之剛,然以剛居柔,故能戒懼而得終吉。《本義》

○志行,也只是說進將去。《語録》

【原文】履卦●九五:

九五:夬履,貞厲。

象曰:夬履,貞厲,位正當也。

伊川先生曰:夬,剛決也。五以陽剛乾體,居至尊之位,任其剛決而行者也。如此,則雖得正,猶危厲也。古之聖人,居天下之尊,明足以照,剛足以決,勢足以專,然而未嘗不盡天下之議,雖芻蕘之微必取,此其所以為聖也,履帝位而光明者也。若自任剛明,決行不顧,雖使得正,亦危道也,可固守乎?有剛明之才,苟專自任,猶為危道,況剛明不足者乎?易中云貞厲,義各不同,隨卦可見。

○戒夬履者,以其正當尊位也。居至尊之位,據能專之勢,而自任剛決,不復畏懼,雖使得正,亦危道也。【並《易傳》】

龜山楊氏曰:履,禮也。禮以用和為貴,故曰履和而至。九二、九四皆體剛而志柔,履而和者也,故吉。六三體柔而志剛,以和為體也,而又失位不中,和而不以禮節者也,故亦不可行。九五剛當位而履,履而不用和者也,故曰夬履,貞厲。夬,謂以剛決而履也。居履之時,上下之位定,九五以剛中正而履尊位,其德可謂不疚矣。以爻趨時而不以和,則非履之善也,故雖正亦厲矣。《易說》

白雲郭氏曰:夬,決也,剛決不已之辭也。以陽居陽,剛之過也。剛過而自任其剛,宜為致凶之道。然以居位正當,故特貞厲而已,非所謂履帝位而不疚者也。彖論中正,故發其光明之美。爻言夬履,故示以剛決之戒。道之常變如此。位正當者,猶以用剛而厲,則知位非正當者凶矣。《易說》

漢上朱氏曰:六三履虎尾,咥人,凶者,位不當也。九五其位正,其德當,而貞厲者剛,天德不可為首也。九五履乎正位,當用六三之柔濟乎剛,健而說,決而和,斯可以履天下之籍矣。人君擅生殺之柄,不患乎无威,患乎剛過,不能以柔濟,則臣下恐懼而不進。人君守此,不變危厲之道。兌為決,三五相易成夬,故曰夬履。或曰:六三不正,何以用之?義取柔濟剛也。易傳曰:古之聖人,居天下之尊,明足以照,剛足以決,勢足以專,然未嘗不盡天下之議。《易傳》

五峰胡氏曰:夬,剛決也。堯、舜之聖,猶曰欽明文思,允恭克讓。禹戒舜曰:无若丹朱傲。仲虺稱湯曰:從諫弗咈,先民時若。詩稱文王曰:小心翼翼。蓋優游從容,寛大盡下者,聖人之容止也。能如是,則履帝位而不疚矣。若自以為居位正當,任其剛決,不復畏慎,則德不能日新,往往日退不如其初,此危道也,故曰貞厲。《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九五以剛中正履帝位,而下以兌說應之,凡事必行,无所疑礙,故其象為夬。決其履,雖使得正,亦危道也,故其占為雖正而危,為戒深矣,傷於所恃也。《本義》

○夬履貞厲,如東坡所謂憂治世而危明主也。

○夬履,是做得忒快,雖合履底,也有危厲。

○問:履卦以兌遇乾,和說以躡剛強之後,所以有履虎尾而不傷之象。但彖言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正指九五而言。而九五爻辭乃曰夬履貞厲,有危象焉,何也?先生曰:夬,決也。九五以剛中正履帝位,而下又以和說應之,故其所行果決,自為无所疑礙,所以雖正亦厲。蓋曰雖使得正,亦危道也,為戒深矣。

○問: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此是指九五而言。然九五爻辭則云夬履貞厲,與彖似相反,何邪?先生曰:九五以剛居上,下臨柔說之人,故決然自為而无所疑,不自知其過於剛耳。【並《語録》】

【原文】履卦●上九:

上九: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象曰:元吉在上,大有慶也。

明道先生曰:視履考祥,居履之終,反觀吉凶之祥,周至則善吉也,故曰其旋元吉。【劉絢、師訓

伊川先生曰:上處履之終,於其終視其所履行,以考其善惡禍福。若其旋,則善且吉也。旋,謂周旋完備,无不至也。人之所履,考視其終,若終始周完无疚,善之至也,是以元吉。人之吉凶,繫其所履善惡之多寡,吉凶之小大也。

○上履之終也。人之所履善而吉,至於終,周旋无虧,乃大有福慶之人也。人之行貴乎有終。【並《易說》】

横渠先生曰:視所履以考求其吉,莫如旋而反下,則獲應而有喜也。

○乘剛未安,其進也寧旋。【並《易說》】

廣平游氏曰:視所履之善惡,所以考失得之報。蓋禍福之來,必象其德而還之也。在履之上為履道之成,在我者无非禮矣,故其旋元吉。其旋者,象其履以還之之謂也。《易說》

龜山楊氏曰:履道之終,視履考祥之時也。禮雖以進為文,進極而過中,亦不可行矣。故其終也,旋乃元吉。旋,反也。《易說》

兼山郭氏曰:視履者,猶洪範之五事也。考祥者,猶念用庶徵也。其旋元吉,猶嚮用五福也。禮自外作,故上天下澤為履。樂由中出,故雷出地奮為豫。禮主於敬,故愬愬終吉。用和為貴,故夬履貞厲。孔子曰:履,德之基,所宜盡心焉。《易說》

白雲郭氏曰:先人曰:視履,猶洪範之五事也。考祥,猶念用庶徵也。其旋元吉,猶嚮用五福也。雍曰:視履而考其祥,則其動容周旋之間,元吉著矣,所以大有慶也。大有慶者,一人有慶,兆民賴之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祥者,吉之先見,生於所履者也。視我之所履,則吉之來,可考而知之矣。天下之理,未有出而不反者也。上九所履不邪,其旋反者,必元吉也。陽為大為慶,上動以正,乃致大有吉慶之道,故曰元吉在上。三在内為離目,視履也。上動而三有慶,其旋元吉也。上履之終,故其祥可考焉。《易傳》

五峯胡氏曰:曾子寢疾病,謂門人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小子!夫人以一善、一功、一言、一事,欣然自喜自足,而不能有終者多矣。焉知君子以天下萬世為消息,沒身而後已乎?曾子啟手足,可謂視履考祥矣。必得正而斃,可謂其旋元吉矣。《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視履之終,以考其祥,周旋无虧,則得元吉。占者禍福,視其所履而未定也。若得元吉,則大有福慶也。《本義》

○視履考祥,居履之終,視其所履而考其祥,做得周備底,則大吉。若只是半截時,无由考得其祥,後面半截却不好,未可知。旋,是那團旋來,却到那起頭處。《語録》

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四

<經部,易類,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

欽定四庫全書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暫無

【再次点校】:暫無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45-46册•經部•易类39-40(文渊阁本)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第10卦-履卦:天泽履卦(兑下乾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四》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398.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第10卦-履卦:天泽履卦(兑下乾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十四》-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