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卦-需卦:水天需卦(乾下坎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九》

第5卦-需卦水天需卦乾下坎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九》

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九

頭等侍衛納喇性德

【乾下上】

伊川先生曰:序卦者,蒙也,物之穉也。物穉不可不養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夫物之幼穉,必待養而成,養物之所需者,飲食也,故曰需者,飲食之道也。雲上於天,有蒸潤之象,飲食所以潤於物,故需為飲食之道,所以次蒙也。卦之大意,須待之義,序卦取所須之大者爾。乾健之性,必進者也,乃處坎險之下,險為之阻,故須待而後進也《易傳》

兼山郭氏曰:序卦:需者,飲食之道也。文、武以天保以上治内,采薇以下治外,始於憂勤,終於逸樂,如此而已。至於蓼蕭廢則恩澤乖,湛露廢則萬國,故需之為需,豈曰小補之哉!《易傳》

原文】需卦●卦辞:

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伊川先生曰:需者,須待也。以二體言之,乾之剛健,上進而遇險,未能進也,故為需待之義。以卦才言之,五居君位,為需之主,有剛健中正之德,而誠信充實於中,中實有也。有孚則光明而能通,得正而吉也。以此而需,何所不濟,雖險无難矣,故涉大川也。凡貞吉,有既正且吉者,有得正則吉者,當辯也。《易傳》

横渠先生曰:剛健而不陷,而能俟時,故有孚於光亨也。、需、坎皆言有孚,必然之理也。又如未濟飲酒濡首,亦言有孚,義同此。《易說》

藍田呂氏曰:需,有所待而進也。乾健欲進而險在前,姑有所待,終必濟也。有所待者久則孚,孚則光亨,乾之用也。利涉大川,剛健乃濟也。

郭氏曰:天地之大,尚不能无所需以生萬物,況人道乎?有孚者,充實之美也。光亨者,輝光之大也。有是德,衆之所需也,需之亦以成是德也。貞則吉,需之道也。利涉大川,乾之健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蘇氏需光亨曰:光者,物之神也。此關子明之說也。或問神,曰:日月在上,其明在地。夫日月之形,其大如盤盂,光之所燭,被乎萬物,非神乎?蓋神難言也,故以光形容之。君子動而有光,廣大无所不及,故易言未光。未光大者,皆狹且陋也。《叢說》

新安朱氏曰:需,待也。以乾遇坎,乾健坎險,以剛遇險,而不遽進以陷於險,待之義也。孚,信之在中者也。其卦九五以坎體中實,陽剛中正,而居尊位,為有孚得正之象。坎水在前,乾健之,將涉水而不輕進之象。故占者為有所待,而能有信,則光亨矣。若又得正,則吉而利涉大川。正固無所不利,而涉川尤貴於能待,則不欲速而犯難也《本義》

○問需卦大指。先生曰:需者,寜耐之意。以剛遇險,時如此,只當寜耐以待之。且如涉川者,多以不能寜耐致覆溺之禍。故需卦首言利涉大川,《語録》

東萊呂氏曰:需,乾下坎上,以乾之健,阻於坎險之下,故需待而後進也。然惟乾然後有所需,非乾則素无所有,將何所需乎?

○需,利涉大川,惟能需待,所以審細瞻顧,涉大川而無虞。《紀聞》

又曰:易傳有孚則能光明而亨通。【己丑課程

【原文】需卦●彖传

彖曰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困窮矣。需,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伊川先生曰:需之義須也,以險在於前,未可遽進,故需待而行也。以乾之剛健,而能需待不輕動,故不陷於險,其義不至於窮也。剛健之人,其動必躁,乃能需待而動,處之至善者也。故夫子贊之云:其義不困窮矣。

○五以剛實居中,為孚之象,而得其所需,亦為有孚之義。以乾剛而至誠,故其德光明而能亨通,得貞而吉也。所以能然者,以居天位而得正中也。居天位指五,以正中兼二言,故云正中。

○既有孚而貞正,雖涉險阻,往則有功也。需,道之至善也,以乾剛而能需,何所不利?【並《易傳》】

龜山楊氏曰:五以剛正中尊位而不疚,故有孚,光亨,貞吉。有孚,剛中也。光亨,大亨也。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則光斯大矣。不曰大亨者,以其有險而剛不揜焉,故曰光亨也。夫剛健而上行,乾道也。險在前而不進,有需之義焉,故曰需,須也。時行則行時止則止,而動與時偕,天行也。故險難在前而不能陷,其義不困窮矣。以剛健之中,需而後動,則往无不濟矣,故利涉大川。《易說》

白雲郭氏曰:以卦言之,乾猶需於五;以言之,五猶需於物,故曰需,須也。以乾之剛健,其遇險也,止於不險不困窮而已,則險之為義大矣,能无需乎?有其德以待天下之需者,九五也,故言位乎天。位以正中,為需之主,宜矣。《易說》

漢上朱氏曰:需,須也。剛健上行,遇險未動,待時者也,故曰需,須也,險在前也。坎,險也,陽陷於隂中,陷也。困者,水在澤下也。需自二而上,有困反之象。三陽剛而健,能需以進,動而不屈,不陷于險,善用剛健者也,故曰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因窮矣。此以兩體言乎需也。須以進者,需有孚而後進也。孚者,已也。孚之者,人也。豈能遽孚之哉?需自大壯變,大壯四陽同德,四與五孚,未進之時,雖未得天位,其德固己剛健有孚,特道未彰爾。及其自四而進,則位乎天位,乃光亨也。光,坎、離之象。光亨者,以貞吉也。九五正中,待物之須而不匱者,唯正中乎?故曰貞吉。需道至於光亨,位乎天位,為須之主,萬物需之,貞吉也。二者,夫子之待價也。五者,天下之望成湯也。此以二、五言需之才也。坎為大川,自四之五,往也。乾剛須時而往,何難不濟?故曰利涉大川,往有功也。於卦氣為二月,故太玄凖之以耎傒。《易傳》

五峯胡氏曰:文王雖有亹亹剛健之德,既受命為人之主矣,若遂欲進定天下,則紂之才猶足以有為,惡未貫盈,人心未盡散,時未可以定也。文王逡巡不進,退處於西伯,而紂在上,險在前也。文王以服事殷,其忠信于上下,其誠動于殘賊,故得行其號令于諸侯,天下化之,而紂不以為嫌,剛健而不陷,豈有困窮哉?有孚,光亨,貞吉,此之謂也。若文王中非有孚,則不足以動商紂,而至於以兵相加,文王雖得天下,是簒也,非位乎天位中正之義矣。惟文王位乎天位中正而不過,故孔子曰: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謂至德也已矣。夫以天道處之,何事不濟?故曰利涉大川。《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需,須也。此以卦德釋卦名義。需,有孚,以卦體及兩象釋卦辭。《本義》

○需主事,孚主心。需其事而心能信實,則光亨。以位乎尊位而中正,故所為如此。利涉大川而能需,則往必有功。利涉大川,亦承上文有孚,光亨,貞吉。

○福州韓某云:險而能忍則為需,險而不能忍則為訟;能通其變則為,不能通其變則為。此是說卦對。然只是此數卦對得好,其它底又不然。後世策士之言,只說出奇應變,聖人不恁地合。當需時,便需【並《語録》】

東萊呂氏曰:剛健者多陷溺,蓋躁進而不待時故也。惟剛健而有所需,則无陷溺之患矣。

○又曰:天下有一等自好之士,不肯輕出,但併與已分工夫皆廢,又非所謂吾斯之未能信。君子雖不輕出,不妨做立事業工夫,故謂乾剛而能需,何所不利。【並《易說》】

【原文】需卦●象传

象曰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

伊川先生曰:雲氣蒸而上於天,必待隂陽和洽,然後成雨。雲方上於天,未成雨也,故為須待之義。隂陽之氣交感而未成雨澤,猶君子蓄其才德而未施於用也。君子雲上於天,需而為雨之象,懷其道德,安以待時,飲食以養其氣體,宴樂以和。【一作養】,其心志所謂居易以俟命也。《易傳》

横渠先生曰: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燕樂。九五,需于酒食,貞吉。未濟亦有孚于飲酒,以隂在前,无所施為,唯于飲食而已。《易說》

藍田呂氏曰:雲上於天,下必得澤。飲食燕樂,以歡待下,上之澤也。

廣平游氏曰:雲上於天,則澤將下流,天下之所徯望也,故有需之象。飲食,人之大欲存焉,而人非飲食不生,則天下之所需,莫急於飲食。故需飲食之象,而位乎天位,以應天下之求,亦曰需于飲食而已。然幅員之衆,烏得人人而飲食之哉?亦曰養賢以及萬民而已。故君子飲食燕樂者,大亨以養聖賢,使忠臣嘉賓得盡其心焉爾。忠臣嘉賓盡其心,則小民不失職,而人人厭所欲矣。九五之所需,孰大於此?《易說》

白雲郭氏曰:先人曰:文、武以天保以上治内,采薇以下治外,而始於燕羣臣嘉賓者,需之道也。雍曰:序卦曰:需者,飲食之道也。飲食,朝夕之需也。人无饑渴之害,則飲食无需也。、蒙之後,天下之所需者在君,而君之所需者在賢。雲上於天,欲雨之象,萬物之所需也。飲食宴樂,所以養賢,膏澤將以及民,亦天下之需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雲上於天,蓄膏澤而未降,須也。君子蓄其才德,末施於用,亦須也。飲食以養其氣體,燕樂以養其心志,居易俟命,待時而動。蓋需有飲食之道,膏澤所以養萬物也。坎為水為口,為和。說《易傳》

新安朱氏曰:雲上於天,无所復為,待其隂陽之和而自雨爾。事之當需者,亦不容更有所為,但飲食燕樂,俟其自至而已。一有所為,則非需也。《本義》

○需,待也,以飲食燕樂,謂更无所為,待之而已。待之須有至時,學道者亦猶是也。《語録》

東萊呂氏曰:君子以飲食燕樂。易傳曰:飲食以養其氣體,燕樂以和其心志。此二句極有意味。蓋君子於未遇之時,涵養成就,一旦有用則无施,不可以非口體之養而已也。《易說》

○需,大象: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燕樂。雲上於天而未成雨,猶君子未施於用而需待之時也。飲食燕樂,涵養此理而已,與後世不得志而麴糵之託、昏冥之逃者大異。《紀聞》

○又曰:易傳云:雲上於天,有蒸潤之象。飲食所以潤益於物,故需為飲食之道。【己丑課程

【原文】需卦●初九

初九:需于郊,利用恆,无咎

象曰:需于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恆,无咎,未失常也。

伊川先生曰:需者以遇險,故需而後進。初最遠于險,故為需于郊。郊,曠遠之地也。處于曠遠,利在安守其常,則无咎也。不能安常,則躁動犯難,豈能需于遠而无過也?

○處曠遠者,不犯冒險難而行也。陽之為物,剛健上進者也。初能需待于曠遠之地,不犯險難而進,復宜安處不失其常,則可以无咎矣。雖不進而志動者,不能安其常也。君子之需時也,安静自守,志雖有須,而恬然若能終身焉,乃能用常也。【並《易傳》】

龜山楊氏曰:乾道以上行為常。方需之時,險在前,宜需而後進,雖久於其所,未為失常也。《易說》

白雲郭氏曰:以乾之剛,猶有畏難之義,則險其可犯哉!初九遠於難者也,故言于郊,于郊不犯難矣。勿以遠而妄動,乃盡畏難之義,是以利用,无咎。可需則需,不可需則勿需也;可應則應,不可應則不應也。此需時用常之道。《易說》

漢上朱氏曰:三乾,天際也。四在内外之交,曰郊。五坎為險難,初九正應六四,而險難在前,當守正不動,以需其應,不先時而動,不犯難而上行,故曰需于郊,不犯難行也。風雷相與,不失其正,天地可久之道,曰恒。謂五變四動,而交乎下也。九五虛中以需,六四屈已以下之,如是應時之需,則上下相與,可久而无咎。隂之從陽,地道之常也。初九陽在下,需六四之應,而以行,以上下言之,未失常也。九五剛健中正,而曰犯難者,非其應而往,无因而至,前志未通也。或問:利用恒也,順以巽也,乾道乃革也,何取於卦也?曰:卦變也,所謂之某卦也。需利用恒者,需之恒也。蒙六五順以巽者,蒙之觀也。乾九四乾道乃革者,乾之小畜也。小畜之中,又有離、兌,故曰革,是謂天下之至變。《易傳》

五峯胡氏曰:夫人幼而學之,壯而行之。古之君子,如伊尹之耕于有莘,傅說之築于傅嵒,呂望之釣于渭濱,皆待時于郊野曠遠之地,不冒犯世患而求進者也。其耕也,其築也,其釣也,用常而已,非有驚時異衆之行也,故无咎。【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郊,曠遠之地,未近於險之象也。而初九陽剛,又有能常於其所之象,故戒占者能如是則无咎也。《本義》

東萊呂氏曰:初九,九剛健之物,不能无動,需于郊,則去險尚遠也。利用恒,无咎,非謂去險雖遠,而常行之事亦可為,但能用其常以應天下之變,則无咎矣。不謂之守常,而謂之用常,此言亦可以意會。《易說》

○又曰:易傳云:雖不進而志動者,不能安其常也。志動則身郊而心市。【己丑課程

【原文】需卦●九二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吉終也。

伊川先生曰:坎為水,水近則有沙。二去險近,故為需于沙。漸近于險難,雖未至于患害,己小有言矣。凡患難之辭,大小有殊。小者至于有言,言語之傷,至小者也。二以剛陽之才,而居柔守中,寛裕自處,需之善也。雖去險漸近,而未至于險,故小有言語之傷,而无大害,終得其吉也。

○衍,寛綽也。二雖近險,而以寛裕居中,故雖小有言語及之,終得其吉,善處者也。【並《易傳》】

龜山楊氏曰:沙近水而不溺於水,以其衍在其中而不迫於險也,其犯難淺矣,故小有言,終吉。《易說》

白雲郭氏曰:沙近水,近難也。近之必不能无難,故小有言。剛明之才,居柔守中,小言之傷,不為大,是以終吉。欲无小言之愆,則遠於郊而用常可也。二雖不能遠于郊,而以寛裕居中,是雖有言而吉終也。叔孫武叔毁仲尼,子貢曰:其何傷於日月乎?終吉之謂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五坎為水,二三兌為澤。水往矣,而其剛留于澤者,剛鹵也。二在澤中,剛而柔,沙之象。沙近于險者也,五不應二,故二需之。九二得中,剛而能柔,待時而動,其動必以正。積誠既久,二五相合,坎化為,險難易而為平衍矣。需于沙而不妄動,則平衍固在其中矣,故曰需于沙,衍在中也。六四與五近而相得,四見二不應而需之,與已異趨,小有言宜矣。兌口為言也,君子自守,亦何傷哉?夫子不進,猶不免于有言,矧餘人乎?二非終不進也,動則正,正則吉,而兌毁,雖小有言,終无也,故終吉。象言以吉終者,二之五以吉行,故有終,勉之也。《易傳》

○五峯胡氏曰:孔子、孟軻執其規矩凖繩,周行于諸侯,見可而進,需于沙者也,近于世難矣。然孟軻志在天下後世,非私己也,故不以煦煦為仁,孑孑為義。或以微罪行,或三宿而後出晝,道廣德弘,其心甚大。雖小有患害,厄于陳、蔡,圍于匡人,景子謂之不敬,尹士謂之干澤,於孔、孟乎何傷?故當時諸侯敬之重之,萬世之下尊之仰之,以吉終者,此之謂也。【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沙則近于險矣。言語之傷,亦災害之小者。漸進近坎,故有此象。剛中能需,故得終吉。戒占者當如是也。衍,寛意,以寛居中,不急進也。《本義》

東萊呂氏曰:九二去險漸近,雖无大害,亦有小虞。幸而以九剛陽而居二之柔,雖有言語之傷,亦能含垢忍辱而不較。蓋寛裕居中,善處患難者也,其終吉也固宜。《易說》

○又戴衍字序曰:需之既濟曰:需于沙。孔子象之曰:衍在中也。天下之至險莫如水,水與泥際,而泥復與沙際,繇沙望水,其險寖已遠矣。履深淖而並驚瀾,雖從第5卦-需卦:水天需卦(乾下坎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九》

使疾驅且不敢,至於磧平如砥,萬轡一馳,獨能柅方奔之足於險未迫之時,夫豈徒然哉?是中非躁迫者所能駐,舒徐容與,久在此而不前,殆必博大廣衍,綽有餘地者也。易象既言衍,而繼以在中者,將眎所居以占所養歟?在南曰橘,在北曰枳,失其所在,則名去之。心不在廣莫之鄉,而強以衍自許,疇諾之哉?貌似閒暇,嗜利逞欲,以陷大險如之衍,盖辱其名矣。【東萊文集

【原文】需卦●九三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象曰: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

伊川先生曰:泥,逼于水也。既進逼于險,當致寇難之至也。三剛而不中,又居健體之上,有進動之象,故致寇也。苟非敬慎,則致喪敗矣。

三切逼上體之險難,故云災在外也。災,患難之通稱,對眚而言則分也。三之致寇,由已進而迫之,故云自我。寇自已致,若能敬慎量宜而進,則无喪敗也。需之時,須而後進也,其義在相時而動,非戒其不得進也,直使敬慎毋失其宜耳。【並《易傳》】

龜山楊氏曰:需而迫于險,則致寇自我矣。然乾健之極,非險之所能陷,故敬慎則不敗。需而後動,能慎者也。若夫行險以徼倖,雖有剛健之才,能不敗者鮮矣。《易說》

兼山郭氏曰:坎為險,九三迫之,災在外也。于郊于沙于泥,遠邇之象也。剛健上行,故曰自我致寇也。《易說》

白雲郭氏曰:于泥則有難矣。不能于郊而于沙,不能于沙而于泥,則于泥之寇自我致之也,災自外來也。敬慎而不敗者,君子責已反身之道也。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何敗之有?是以君子居易以俟命,敬慎也;小人行險以徼倖,鮮不敗矣。然君子雖因接物而有敬,而敬當在物先。故坤之直内,言存於物先也;需之九三、上六見於用以接物而已。《易說》

漢上朱氏曰:坎水坤土,水澤之際為泥。九三剛健之極,進逼于險,已將陷矣,需于泥也。上六坎在外為災,故曰需於泥,災在外也。九三守正可也,動則上六乘之。坎為盜,盜有戎兵,寇也。寇雖險,我動不正,而迫之已甚則至,故曰致寇至。上乘三成坤為輿,坎為車,多眚則敗也。九三正而明,能抑其剛健,持之以敬慎而不動,誰能敗哉?敬者,持其正也。三四下有伏,艮,止也,慎之象,故曰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易傳》

五峯胡氏曰:范滂、李膺,名冠天下,激濁揚清,進必以其道,需于泥者也。然時方多僻,災在外也。其氣剛,其志銳,其行勁,无所顧慮,露其鋒刃,欲以力除姦邪,姦邪畏忌,則思所以中傷之矣。黨人禁錮,豈无自而然哉?皆自致之也。若敬慎如陳寔,雖中常侍張讓父葬,亦往弔焉,敬慎之至也。及黨人被誅,而名士因寔得免者甚衆。使范滂、李膺敬慎如此,豈有誅死之敗乎?《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泥將陷于險矣,寇則害之大者。九三去險愈近,而過剛不中,故其象如此。外,謂外卦。敬慎不敗,發明占外之意,聖人示人之意切矣。《本義》

問:敬慎不敗,本義以為發明占外之意,何也?先生曰:言象中本无此意,所謂占外意也。

孔子曰: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若不是占筮,如何說明吉凶?且如需九三:需于泥,致寇至。以其逼近坎險,有致寇之象。象曰: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孔子雖說推明義理這般所在,又變例推明占筮之意。需于泥,災在外,占得此象,雖若不吉,然能敬慎則不敗。又能堅忍以需待,處之得其道,所以不凶。或失其剛健之德,又无堅忍之志,則不能不敗矣。

○需于泥,致寇至,此爻本自不好,而象却曰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蓋卦爻雖不好,而占之者能敬謹畏防,則亦不至于敗。蓋需者,待也。需有可待之時,故得以思患預防,而不至于敗也。此則聖人就占處發明誨人之理。【並《語録》】

東萊呂氏曰:九三近坎之隂,故有災。謂之在外者,九三是内卦之終,逼近于坎之外卦也,故曰災在外也。《易說》

○又曰:災在外而我即之,致寇非自彼也。苟敬慎,則何敗之有?【己丑課程】。

【原文】需卦●六四: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象曰:需于血,順以聽也。

伊川先生曰:四以隂柔之質處于險,而下當三陽之進,傷于險難者也,故云需于血。既傷于險難,則不能安處,必失其居,故云出自穴。穴,物之所安也。順以從時,不競于險難,所以不至于凶也。以柔居隂,非能競者也。若陽居之,則必凶矣。蓋无中正之德,徒以剛競于險,適足以致凶耳。

○四以隂柔居于險難之中,不能固處,故退出自穴。蓋隂柔【一作柔弱】。不能與時競,不能處則退,是順從以聽于時,所以不至于凶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以柔居隂,不能禦強,來則聽順而辟其路。《易說》

龜山楊氏曰:乾健上行,非險之所能陷,而四以隂柔在前,故需于血,出自穴。血,隂傷也。出自穴,不安其所也。隂雖不安其所,而能順以聽,則雖傷而不至于凶矣。六四以柔居隂,能順以聽者矣。《易說》

白雲郭氏曰:以隂柔之質,處衆剛之上,不能違而避之,反出自穴,是自求禍也,故需于血。然應於初九,自上應下,能順以退聽,故雖傷而无凶。《易說》

漢上朱氏曰:乾變坎為血,九五大壯乾變,故曰血。坎為隱伏,兌為口穴也。六四處險者也,據坎兌之際,三陽自下而進,故曰出自穴。六四安其位,以一隂礙之,有險在前,進退不可,則隂陽必至于相傷,小人安險,不傷不已,故曰需于血。為六四者不競,而順以聽之則善,故曰需于血,順以聽也。惟順以聽,是以三陽出自穴而无違焉。六四,坤,順也。坎,耳聽也。《易傳》

五峯胡氏曰:漢桓既誅梁冀,拔黄瓊,首居大位,天下想望異政。瓊奏誅州郡貪汚者十餘人,海内翕然稱之。是時宦豎充朝,正人處乎其間,佞倖之所必中傷也,需于血者也。夫瓊之心,豈止于誅州郡貪汚而已哉!肅清廷列,乃其志也,少須暇之耳。及嬖寵益横,瓊自度力不能制,遂上疏極言,稱疾不起,不敢安其位,出自穴者也。瓊雖言之,然一言不聽,則不據其位而不去。力言之而不止,以與嬖寵争也。順聽時命,委而去之,雖其志壅遏不行,傷于小人,而无凶禍之及矣。《易外傳》

新安朱氏曰:血者,殺傷之地。穴者,險陷之所。四交坎體,入乎險矣,故為需于血之象。然柔得其正,需而不進,故又為出自穴之象。占者如是,則雖在傷地,而終得出也。《本義》

○穴是陷處,喚做所安處不得,分明有箇坎陷也一句。柔得正了,需而不進,故能出于坎陷。四又是坎體之初,有出底道理,到那上六,則索性陷了。《語録》

東萊呂氏曰:六四以内卦觀之,固厄于險而不得進;以外卦觀之,又懼為三陽所逼。六四居險之下,而見逼于三陽,其傷可知。幸而六四以隂柔之質,出穴以避,故需于血而已耳。不然,則大有傷也。《易說》

【原文】需卦●九五:

九五:需于酒食,貞吉。

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伊川先生曰:五以陽剛居中,得正位乎天位,克盡其道矣。以此而需,何需不獲?故宴安酒食以俟之,所須必得也。旣得貞正,所需必遂,可謂吉矣。

○需于酒食而貞且吉者,以五得中正而盡其道也。【並《易傳》】

藍田呂氏曰:九五陽居至尊中正之位,三陽上進,志同情悅,需于酒食,以交歡也。交歡之事,以道相待,非苟悅也。

龜山楊氏曰:需而至于位,天位則險難既平,无所事矣,故需于酒食而已,若既醉之詩是也。然需于酒食而不以正,則是自溺于荒腆耳,能无凶乎?故正乃吉。《易說》

兼山郭氏曰:九五,既醉以酒,既飽以德,人有士君子之行。詩之所謂太平,需之所謂貞吉者也。《易說》

白雲郭氏曰:先人曰:既醉以酒,既飽以德,人有士君子之行。詩之所謂太平,需之所謂貞吉也。雍曰:飲食非自養也,養賢而已。養賢以及萬民,所以應天下之需也。鹿鳴之君,蓋得需于酒食之道,天保之福,所謂貞吉也。《易說》

漢上朱氏曰:需至于五,隂已退聽,難已獲濟,位乎天位,應天下之須。坎、為酒,兌口在下,飲食之象。酒食所以養人者也,故曰需于酒食。九五為需之主,應之以中正而已。天下之需于五者,无須不獲,各足其量而止。如飲酒者止于醉,食者止于飽,需者無窮,應者不動,故貞吉。貞吉者,以中而正也。中則養之者不過,過則應之有時而窮,故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坎、震為酒,何也?曰:震為禾稼,麥為麴糵,東方穀也,故東風至而酒湧。《易傳》

新安朱氏曰:酒食,宴樂之具,言安以待之。九五陽剛中正,需于尊位,故有此象。占者如是而貞固,則得吉也。《本義》

東萊呂氏曰:九五,需于酒食,貞吉。九五一爻,在坎隂之中也。常人之情,處至險之中,必惶懼逼迫,无所聊賴。五處至險,而從容舒緩,飲食宴樂,是知險難之中,自有安閒之地也。此卦下體阻于遠而需待,是見險而止,猶在險之外,人之所可能也。九五一爻,入于險中,而不害其為安閒,人之所不可能也。《易說》

【原文】需卦●上六: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象曰: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伊川先生曰:需以險在前,需時而後進。上六居險之終,終則變矣。在需之極,久而得矣。隂止于六,乃安其處,故為入于穴。穴,所安也。安而既止,後者必至。不速之客三人,謂下之三陽,乾之三陽,非在下之物,需時而進者也。需既極矣,故皆上進,不速不促之而自來也。上六旣需,得其安處,羣剛之來,苟不起忌疾忿競之心,至誠盡敬以待之,雖甚剛暴,豈有侵凌之理?故終吉也。或疑以隂居三陽之上,得為安乎?曰:三陽乾體,志在上進,六隂位,非所止之正,故无争奪之意,敬之則吉也。

○不當位,謂以隂而在上也。爻以六居隂為所安,象復盡其義,明隂宜在下而居上為不當位也。然能敬順以自處,則陽不能陵,終得其吉,雖不當位而未至於大失也。【並《易傳》】

横渠先生曰:上无所出,故降入自穴,恭以納之。雖處極上,不至於失。《易說》

龜山楊氏曰:隂宜下而在上,不當位也。以柔順居之,而不為險難,雖不當位,未大失也。當須之終,處一卦之外,遠于陽也,與四異矣,故入于穴。穴,隂所安也。三陽需而進,不速之客也。陽方上行,知敬而不為險難,其吉宜矣。若夫需道之終,猶欲懷險以為難,亦君子之所不容也,能无凶乎?《易說》

兼山郭氏曰:上六不當有事之地,猶有需焉。至於三陽彚征,不能退聽以違之,是以入于穴也。敬之終吉,未大失而已。乃若鴻飛冥冥,弋人何慕焉?上六坎也,故其道如此。《易說》

白雲郭氏曰:先人曰:上六不當有事之地,至于三陽彚征,不能退聽以違之,雖敬之終吉,未大失而已。乃若鴻飛冥冥,弋人何慕焉?上六坎也,故不足以進此。雍曰:上六據非其位,不能退聽,徒知入于穴以避焉,僅免夫需血自傷而已,故曰未大失也。天道上行,理之常來,而敬之終无凶也。夫需之時,天下如饑之需食,渴之需飲也,故于郊、于沙、于泥,出入于穴,獨五安然,是為需之主。然水行需舟,陸行需車,莫非需也,卦特言其大者耳。《易說》

漢上朱氏曰:需者,訟之反。三陽自外而入,坎、兌為穴,故曰入于穴。客在外,主人以辭速之,曰吾子入矣,主人須矣。九五,需之主也。三陽,乾、兌居西北之位,客也。自外而入,主人未應,不速之客也。三人者,三爻也,故曰不速之客三人來。敬者,持其正也。上六、九三當位而應,九二、初九不當位而不應,君子固有至於是邦無上下之交者,豈可以不速之客而不敬乎?三陽同類也,敬其一,不敬其二,則需之者所失大矣。爻辭言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而象辭去其三人,止曰不速之客來者,為上六也。上六於二、於初為不當位也,當位而應則得一人,不當位而兼應之則得三人,自不當位言之則失也,自得三人言之則雖不當位,未大失也。終吉者,不失其正,故吉。卦體需也,有所失人,則失需之義矣。卦四陽君子,二隂小人,於六四戒之以順聽,於上六戒之以敬客,君子得位則小人必得其所,故為小人謀者如此。《易說》

新安朱氏曰:隂居險極,无復有需,有陷而入穴之象。下應九三,九三與下二陽需極並進,為不速客三人之象。柔不能禦,而能順之,有敬之之象。占者當陷險中,然於非意之來,敬以待之,則得終吉也。

○以隂居上,是為當位。言不當位,未詳《本義》

東萊呂氏曰:上六六與三相應,更不須避,故入于穴。然應于一陽,則三陽皆進。不速之客,謂此三陽不速之而自來也。上六以隂柔之才,處險之極,又當三陽之進,惟至誠盡敬以待之,而不與之較,庶幾可以免悔吝。曰終吉者,即象之所謂未大失也。《易說》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暫無

【再次点校】:暫無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第45-46册•經部•易类39-40(文渊阁本)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第5卦-需卦:水天需卦(乾下坎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九》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386.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第5卦-需卦:水天需卦(乾下坎上)(清)纳喇性德撰《合訂刪補大易集義粹言•卷九》-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