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十二》說卦传

(清)朱軾《周易傳義合訂•卷十二》說卦

周易傳義合訂卷十二

大學士朱軾撰。

說卦傳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幽贊於神明而生蓍。

《本義》:幽贊神明,猶言贊化育。龜筴傳曰:天下和平,王道得,而蓍莖長丈,其叢生滿百莖

謹按:項氏以生蓍以用蓍之法,所以贊神出命,較《本義》更直截

參天兩地而倚數,

《本義》天圓地方,圓者一而圍三,三各一奇,故參天而為三。方者一而圍四,四合二耦,故兩地而為二。數皆倚此而起,故揲蓍三變之末,其餘三奇則三三而九,三耦則三二而六,兩二一三則為七,兩三一二則為八。謹按:參兩之論不一,朱子以徑一圍三、徑一圍四為參兩,關子明以大衍五五之數為參兩,謂三合兩為五也。又有用九六之說者,謂三三為九,兩三為六也。愚意河圖為數之祖,應從關說,參以九六之義,庶幾近之。蓋河圖之數,天位三一三五是也,地位兩二四是也。蓍策倚參兩之積數為九六,一三五積為九,二四積為六也。八者九之退,七者六之進,少隂者陽極而退,少陽者隂極而進也

變於隂陽而立卦,發揮於剛柔而生,和順於道德而理於義,窮理盡性以至於命。

《本義》和順從容,无所乖逆,統言之也。理,謂事得其條理,析言之也。窮天下之理,盡人物之性,而合於天道,此聖人作易之極功也

《朱子語類》問:觀變於隂陽而立卦,是就蓍數上觀曰:恐只是就隂陽上觀,未用說到蓍數處。問:既有卦,則有爻矣。先言卦而後言爻,何也?曰:方其立卦,只見是卦。及細别之,則有六爻。又問:隂陽剛柔一也,而别言之,何也?曰:觀變於隂陽,近于造化而言;發揮于剛柔,近于人事而言。且如泰卦,以卦言之,只見得小往大來、隂陽消長之意,爻裏面便有包荒之類。又:和順于道德,是默契本原處;理於義,是應變合宜處。物物皆有理,須一一推窮。性則是理之極處,故云盡;命則性之所自來處,故云至。問窮理、盡性、至于命。曰:此本是就易上說。易上盡具許多道理,直是窮得物理,盡得人性,到得那天命。所以通書說:易者,性命之原。龔氏曰:上句是自源而流,下句是自末而本。蓋必和順于道德,而後能理於義;必窮理盡性,而後能至于命也

謹按:聖人之贊神明而用蓍也,以天地參兩之數為蓍策之數,數得而卦可立矣,卦立而爻在其中矣。參兩者,天地之數,形而下者也。陽剛隂柔,變化不測者,天地之道,形而上者也。一隂一陽之道,為生生不已之本原。德則體備此道,義則道德之散見也。義即理,德即性,道即命也。和順二句,承上文而極贊聖人作易之功也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隂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分隂分陽,迭用柔剛,故易六位而成章。

《本義》:兼三才而兩之,總言六畫。又細分之,則隂陽之位間雜而成文章也

邱氏曰:上言窮理盡性至命,此言順性命,則易中所言之理,皆性命也。然所謂性命之理,即隂陽、剛柔、仁義是也。兼三才而兩之,言重卦也。方卦之小成,三畫已具,三才之道至重,而六則天地人之道各兩,所謂六畫成卦也。分隂分陽以位言,凡卦初、三、五位為陽,二、四、上位為隂,自初至上,隂陽各半,故曰分。迭用柔剛以爻言,柔謂六,剛謂九也。位之陽者,剛居之,柔亦居之;位之隂者,柔居之,剛亦居之。或柔或剛,更相為用,故曰迭。分之以示經,迭用之以為緯,經緯錯綜,粲然有文,所謂六位成章也

謹按:順性命之理,承上末二句,以下承上節首二句

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是故易逆數也。

謹按:此言羲圖八卦對待之體也。而變化之妙,即寓于對待之中。所以然者,位相敵而爻相易也。乾南北,西,東北,西南,西北,東南,此對待之體也。天地定位而合德,山澤異體而通氣,風各動而相薄,水火不相入而相資,此變化之用也。所以定位而合德者,乾、坤相錯也。所以異體而通氣者,艮、兑相錯。所以各動而相薄,不相入而相資者,震、巽、坎、離相錯也。錯者,變换反易之謂,即下文所謂逆也。往謂已畫之卦,來謂未畫之卦,順逆猶言正反也。如乾已畫為往,坤未畫為來,數已畫之乾為三奇,即知未畫之坤逆乾而為三耦也。巽初耦二三奇,震初奇二三耦,逆兑初二奇三耦,艮初二耦三奇,逆也。離二剛夾柔,坎二柔陷剛,逆也。推之而倒巽為兑,倒艮為震,亦逆也。六十四卦逆也,屯與鼎亦逆也,雷風恒風雷益亦逆也。乾變為,坤變為復,一爻逆也。之于乾,之于坤,二爻逆也。逆者,易也。錯綜參伍,變化无窮者,易之為易,惟其逆而已。故曰:易,逆數也

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暄之,艮以止之,兑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

《本義》:此卦位相對,與上章同

朱氏曰:前說乾、坤以至六子,此說六子而歸乾、坤,終始循環,不見首尾,易之道也

謹按:此與上章言先天横圖,上言其體,此言其用也。動散潤晅,物之出機;止說君藏,物之入機也。雷風雨日,以象言;艮兑乾坤,以卦言。王肅云:互相備也

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兑,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

《本義》:帝者,天之主宰。邵子曰:此卦位乃文王所定,所謂後天之學也

萬物出乎震,震,東方也。齊乎巽,巽,東南也。齊也者,言萬物之潔齊也。離也者,明也,萬物皆相見,南方之卦也。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蓋取諸此也。坤也者,地也,萬物皆致養焉,故曰致役乎坤。兑,正秋也,萬物之所說也,故曰說言乎兑。戰乎乾,乾,西北之卦也,言隂陽相薄也。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勞卦也,萬物之所歸也,故曰勞乎坎。艮,東北之卦也,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

《本義》:上言帝,此言萬物之隨帝以出入也

鄭氏曰:萬物出乎震,雷發聲以生之也。齊乎巽,風摇動以齊之也。潔,猶新也。萬物皆相見,日照之使光大。萬物皆致養,地氣含養使秀實也。萬物之所說,草木皆老,猶以澤氣說成之。戰,言隂陽相薄。西北,隂也,而乾以純陽臨之。坎,勞卦也。水性勞而不倦,萬物之所歸也。萬物自春出生于地,冬氣閉藏,還皆入地。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言萬物隂氣終,陽氣始,皆艮之用事也

程子曰:艮,止也,生也。止則便生,不止則不生,此艮終始萬物

郭氏子章曰:蘇子曰:帝出震一節,古有是說。萬物出乎震至妙萬物而為言,是孔子從而釋之也。曰:是萬物之盛衰于四時之間者也,皆其自然,莫或使之。而謂之帝者,萬物之中有妙于物者焉,此其神也,而謂之帝云爾。

愚按:以帝出乎震為古文,以萬物出乎震為釋辭,則于故曰字有著落。以八卦為萬物之盛衰始終,而以神為妙萬物,則于帝字有著落。此蘇子精于易也。後儒以神也者二句屬下節,便不妙。物至于成始成終,是宇宙間一大生死也。神妙萬物,則无始无終,不生不死,故曰神

謹按:出齊相見以至于成者,物也。所以然者,乾坤元之資始資生而利貞也。下節為上節,註釋无疑矣。但以上節為古語,下章神妙萬物句屬此章之末,亦未見其為確然也。曰東方、東南、南方,曰地,曰秋,曰西北、正北、東北,或以時言,或以方言,而于坤則質言地,句法參差變换,極行文之妙。潔齊,鮮潔整齊也。致養,即致役,為之役者,所以養之也。勞,讀去聲。萬物歸藏,慰勞休息時也。成終,即所以成始,下又起元也

神也者,妙萬物而為言者也。動萬物者莫疾乎雷,橈萬物者莫疾乎風,燥萬物者莫熯乎火,說萬物者莫說乎澤,潤萬物者莫潤乎水,終萬物始萬物者莫盛乎艮。故水火相逮,雷風不相悖,山澤通氣,然後能變化,既成萬物也。

《本義》:此去乾、坤而專言六子,以見神之所為。然其位序亦用上章之說,未詳其義

胡氏曰:以上第三章、第四章言先天,第五章言後天,此第六章則由後天而推先天者也。去乾坤而專言六子,以見神之所為,言神則乾坤在其中矣。雷之所以動,風之所以橈,以至艮之所以終、所以始,後天之所以變化者,實由先天而來。先天水火相逮,以次隂陽之交合;後天雷動風橈,以次五行之變化。惟其交合之妙如此,然後變化之妙亦如此

葉氏曰:神非乾坤,乃乾坤之運六子而不測者。曰動,曰橈,曰燥,曰說,曰潤,曰終始,此正變化成萬物處。然天地功用惟一,故神非兩不化。先天之六子各得其耦者,所謂兩也。兩者,體之立也。後天之變化成萬物者,所謂兩者之化也。兩者之化,用之行也。就此兩化之合一不測處,乃所謂神

乾,健也;坤,順也;震,動也;巽,入也;坎,陷也;離,麗也;艮,止也;兑,說也。

《本義》:此言八卦之性情

孔氏曰:乾象天,天體運轉不息,故為健。坤象地,地順承于天,故為順。震象雷,雷奮動萬物,故為動。巽象風,風行无所不入,故為入。坎象水,水處險陷,故為陷。離象火,火必著于物,故為麗。艮象山,山體静止,故為止。兑象澤,澤潤萬物,故為說

謹按:健者,剛之行,剛而毅是也。奇,陽也,陽先隂以易知者也。使有一毫隂柔以雜之,則有間而息矣。今六畫皆陽,易之至,健之至也。順者,柔之行,順而遂也。耦,隂也,隂從陽以簡能者也。使有一毫陽剛以梗之,則迷而不矣。今六畫皆隂,簡之至,順之至也。健則發奮有為,艱貞險,堅固不拔,動也,陷也,止也,皆健之德也。三男得乾之一體,一陽起于二隂之下,動也;一陽溺于二隂之中,陷也;一陽互于二隂之上,艮也。順則委曲而至,附勿違,鼔舞不倦,入也,麗也,說也,皆順之德也。三女得坤之一體,一隂伏于二陽之下,入也;一隂附于二陽之間,麗也;一隂透于二陽之上,說也。此以卦畫取義,而知八者之名目為㝡精,㝡當。朱子謂極狀得八卦性情盡,蓋兼卦象、卦體而見其然也。

項氏曰:健者始于動而終于止,順者始于入而終于說。陽之動,志于得所止;隂之入,志于得所說。

蔡氏曰:自震而艮者,陽之由動而静也;自巽而兑者,隂之由静而動也。坎、離在中間,坎則自動而向于静也,離則自静而向于動也

乾為馬,坤為牛,震為龍,巽為雞,坎為豕,離為雉,艮為狗,兑為羊。

《本義》:遠取諸物如此

孔氏穎達曰:此一節略明遠取諸物也。乾象天,天行健,故為馬。坤象地,任重而順,故為牛。震動象,龍動物,故為龍。巽主號令,雞能知時,故為雞。坎主水瀆,豕處汙濕,故為豕。離為文明,雉有文章,故為雉。艮為静止,狗能善守,禁止外人,故為狗。兑說也。王廙云:羊者,順之畜,故為羊也

乾為首,坤為腹,震為足,巽為股,坎為耳,離為目,艮為手,兑為口。

《本義》:近取諸身如此

孔氏穎逹曰:此一節畧明近取諸身也。乾尊而在上,故為首。坤能包藏含容,故為腹。震為足,足能動用,故為足也。巽為股,股隨于足,則巽順之謂,故為股也。坎北方之卦,主聽,故為耳也。離南方之卦,主視,故為目也。艮既為止,手亦能止持其物,故為手也。主言語,故為口也

乾,天也,故稱乎父。坤,地也,故稱乎母。震一索而得男,故謂之長男。巽一索而得女,故謂之長女。坎再索而得男,故謂之中男。離再索而得女,故謂之中女。艮三索而得男,故謂之少男。兑三索而得女,故謂之少女。

《本義》:索,求也,謂揲蓍以求爻也。男女,指卦中一隂一陽之爻而言

《朱子語類》云:乾求于坤而得震、坎、艮,坤求于乾而得巽、離、兑。一、二、三者,以其畫之次序言也。

項氏曰:乾、坤六子,初為氣,末為形,中為精。雷風,氣也;山澤,形也;水火,精也

吳氏曰:萬物資始于天,猶子之氣始于父也。資生于地,猶子之形生于母也。故乾稱父,坤稱母。索,求而取之也。坤交于乾,求取乾之初畫、中畫、上畫,而得長、中、少三男。乾交于坤,求取坤之初畫、中畫、上畫,而得長、中、少三女。一索謂初交,再索謂交中,三索謂交上,以索之先後為長、中、少之次序也

胡氏曰:此章《本義》乃朱子未改正之筆,當以語錄說為正。若專言揲蓍求卦,則无復此卦序矣。謹按:乾以初畫予坤而得震,以中畫予坤而得坤,以三畫予坤而得艮。吳氏說較《語類》為稳

乾為天,為圜,為君,為父,為玉,為金,為寒,為氷,為大赤,為良馬,為老馬,為瘠馬,為駮馬,為木果。

《本義》:荀九家此下有為龍、為直、為衣、為言

孔氏穎達曰:此一節廣明乾象。乾既為天,天動運轉,故為圜。為君為父,取其尊道而為萬物之始也。為玉為金,取其剛之清明也。為寒為氷,取其西北寒氷之地也。為大赤,取其盛陽之色也。為良馬,取其行健之善也。老馬,取其行健之久也。瘠馬,取其行健之甚,瘠馬骨多也。駮馬,有牙如鋸,能食虎豹,取其至健也。為木果,取其果實著木,有似星之著天也

坤為地,為母,為布,為釡,為吝嗇,為均,為子母牛,為大輿,為文,為衆,為柄,其於地也為黑。

《本義》:荀九家有為牝、為迷、為方、為囊、為裳、為黄、為帛、為漿

孔氏穎達曰:此一節廣明坤象。坤既為地,地受任生育,故為母也。為布,取其廣載也。為釜,取其化生成熟也。為吝嗇,取其生物不轉移也。為均,以其地道平均也。為子母牛,取其多蕃育而順之也。為大輿,取其載萬物也。為文,取其萬物之色雜也。為衆,取其載物非一也。為柄,取其生物之本也。為黑,取其極隂之色也

震為雷,為龍,為玄黄,為旉,為大塗,為長子,為決躁,為蒼筤竹,為萑葦。其於馬也,為善鳴,為馵足,為作足,為的顙。其於稼也,為反生。其究為健,為蕃鮮。

《本義》:荀九家有為玉、為鵠、為鼔

孔氏穎達曰:此一節廣明震象。為玄黄,取其相雜而成蒼色也。為旉,取其春時氣至,草木皆吐旉布而生也。為大塗,取其萬物之所生也。為長子,震為長子也。為決躁,取其剛動也。為蒼筤竹,竹初生色蒼也。為萑葦,竹之類也。其於馬也,為善鳴,取雷聲之遠聞也。為馵足,馬後足白為馵,取其動而見也。為作足,取其動而行健也。為的顙,白額為的顙,亦取動而見也。其於稼也,為反生,取其始生戴甲而出也。其究為健,極於震動則為健也。為蕃鮮,取其春時草木蕃育而鮮明

巽為木,為風,為長女,為繩直,為工,為白,為長,為高,為進退,為不果,為臭;其於人也,為寡髪,為廣顙,為多白眼,為近利市三倍;其究為躁卦。

《本義》:荀九家有為楊、為鸛、

孔氏穎達曰:此一節廣明巽象。巽為木,木可以輮,曲直巽順之謂也。為繩直,取其號令齊物也。為工,亦取繩直之類。為白,取其潔也。為長,取其風行之遠也。為高,取其木生而上也。為進退,取其風性前卻。為不果,亦進退之義也。為臭,取其風所發也。為寡髪,風落樹之華葉,則在樹者稀疎,如人之少髪。為廣顙,額濶髮寡少之義。為多白眼,取躁人之眼其色多白也。為近利,取躁人之情多近于利也。市三倍,取其木生蕃盛於市,則三倍之利也。其究為躁卦,取其風之勢極於躁急也

坎為水,為溝瀆,為隐伏,為矯輮,為弓輪。其於人也,為加憂,為心病,為耳痛,為血卦,為赤。其於馬也,為美脊,為亟心,為下首,為薄蹄,為曳。其於輿也,為多眚,為通,為月,為盜。其於木也,為堅多心。

《本義》:荀九家有為宫,為律,為可,為棟,為叢棘,為狐,為蒺蔾,為桎梏

孔氏穎達曰:此一節廣明坎象。坎為水,取其北方之行也。為溝瀆,取其水行无所不通也。為隐伏,取其水藏地中也。為矯輮,使曲者直為矯,使直者曲為輮,水流曲直,故為矯輮也。為弓輪,弓者激矢,如水激射也;輪者運行,如水行也。為加憂,取其憂險難也。為心病,憂險難故心病也。為耳痛,坎為勞卦,聽勞則耳痛也。為血卦,人之有血,猶地冇水也。為赤,亦取血之色。其於馬也,為美脊,取其陽在中也。為亟,心亟急也,取其中堅内動也。為下首,取其水流向下也。為薄蹄,取其水流迫地而行也。為曳,取其水磨地而行也。其於輿也,為多眚,取其表裏有隂,力弱不能重載也。為通,取其行有孔穴也。為月,月是水之精也。為盜,取水行濳竊也。其於木也,為堅多心,取其剛在内也

離為火,為日,為電,為中女,為甲胄,為戈兵。其於人也,為大腹,為乾卦。為鼈,為蟹,為蠃,為蚌,為龜。其於木也,為科上槁。

《本義》:荀九家有為牝牛

孔氏穎達曰:此一節廣明離象。離為火,取南方之行也。為日月,是火精也。為電,火之類也。為中女,離為中女。為甲胄,取其剛在外也。為戈兵,取其以剛自捍也。其于人也,為大腹,取其懷隂氣也。為乾卦,取其日所烜也。為鼈,為蟹,為蠃,為蚌,為龜,皆取剛在外也。其于木也,為科上槁。科,空也。隂在内為空,木既空中,上必枯槁也

艮為山,為徑路,為小石,為門闕,為果蓏,為閽寺,為指,為狗,為鼠,為黔喙之屬。其於木也,為堅多節。

《本義》:荀九家有為鼻、為虎、為狐

孔氏穎達曰:此一節廣明艮象。艮為山,取隂在下為止,陽在上為高,故艮象山也。為徑路,取其山路有㵎道也。為小石,取其艮為山,又為陽卦之小者也。為門闕,取其崇高也。為果蓏,木實為果,草實為蓏,取其出於山谷之中也。為閽寺,取其禁止人也。為指,取其執止物也。為狗、為鼠,取其皆止人家也。為黔喙之屬,取其山居之獸也。其於木也,為堅多節,取其堅凝,故多節也

兌為澤,為少女,為巫,為口舌,為毁折,為附決,其於地也為剛鹵,為妾,為羊。

《本義》:荀九家有為:常為輔頰

孔氏穎達曰:此一節廣明兌象。兌為澤,取其隂卦之小,地類卑也。為少女,兑為少女也。為巫,取其口舌之官也。為口舌,取西方於五事而言也。為毁折,為附決,兑西方之卦,取秋物成熟槀稈之屬則毁折也,果蓏之屬則附決也。其於地也為剛鹵,取水澤所停則鹹鹵也。為妾,取少女從姊為娣也

謹按:易之取類也大,孔子特隨舉言之,非必八卦之象盡于此也。所取之象,有顯而易見者,亦有隱而難明者。先儒註釋甚多,今姑存孔疏,亦未見其盡有合也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寶平

【再次点校】:暂无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钦定四库全书四十七册經部易类四十一(文渊阁藏本)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天书易经 (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十二》說卦传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310.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十二》說卦传-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