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二》【上经】第1卦-乾卦文言传

2021-03-19 0 417
(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二》【上经】第1卦-乾卦文言传

乾卦(乾卦为天)【乾宫上世卦|乾上:错坤综乾-先天:南方-后天:西北|乾下:错坤综乾|先天:南方|后天:西北|天位:太阳|人位:太阳|地位:太阳】

(清)朱軾《周易傳義合訂•卷二》【上经】第1卦-乾卦文言传

《文言》曰: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

文言曰: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

謹按:元之為長,亨之為會,利之為和,貞之為幹,所不待言。明其為善之長,嘉之會,義之和,事之幹,纔見是仁義禮智、惻怛慈祥之謂善。元者,天地生物之心也,故長善而為仁。嘉,美也。會而嘉,則有自然之節文,而无過不及之差。論語所謂先王之道,斯為美也。義之和,義字只泛說道理。義與事對,形上形下之分也。和義,義字乃說裁制之宜。此節和字、幹字是現成字,下節和義、幹事是用力。和之、幹之,惟和義,故義和也。體仁與嘉會一例,體仁猶云體元,嘉會謂嘉其所會合。禮與長人一例,非仁不足以長人,長人即仁也。體仁、嘉會與和義、幹事一例,體之、嘉之、和之、幹之,而仁義禮智之德在是。貞固不言智,能幹事則智可知矣。二節文法參差,盖古嘗有此語也。

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貞」。

董氏真卿曰:朱子謂屬北方者,便著用兩字,方能盡之。幼時聞先君子之言曰:北方,天氣之終始,有分別之義。故北字篆大,兩人相背。至於四端、五臟、四獸,屬北方者皆兩,東西南三方者各一。四時為冬,亦與春為交接。四德為貞,亦貞下起元。十二辰為亥子,六十四卦為坤復。

謹按:體仁,謂一身所存所發,渾然皆仁。仁長善,故體仁足以長人。人之所以為人者,仁也。體仁者,先得我心,而人皆歸之,此聖人所以首出萬物也。禮儀三百,威儀三千,非必一一擬而合之也。觀會通以行其典禮,斯動容周旋无不中節矣。盖亨者,元之亨也,品物之流形,无非一元之所通也。義者,事物之宜,有物必有則,物各歸其則,而義得矣。利,順也,順乎物即和乎義。和者,萬物共此一理,而无此疆爾界之分;物物各具一理,而无相侵相害之嫌。和,故宜不和,不可謂義也。貞固,信也,然必知明而後守固。五常以智始,以信終,終以終其始也。四德不言信,統於智而貫乎仁與義也。君子行此四德,君子即乾也,故曰:乾,元亨利貞。盖有是德,乃有是占也。

《本義》此第一節,申彖傳之意。

初九曰「潛龍勿用」,何謂也?子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無悶,不見是而無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

謹按:龍德而隱,謂隱其龍德也。不易七句,總詮一隱字。不易所守以狥世,故遯世无悶;不求成乎名,故不見是而无悶。无悶者,樂也。樂如伊尹樂堯舜之道,為之孜孜不厭也。憂則違之,舍而不憂也。悲天憫人,終不以易其樂天知命之素也。

九二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龍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閑邪存其誠,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謹按:龍德而正中,謂德合乎時中。正中者,猶云恰好得中也。庸言之信五句,總詮一中字。庸言庸行,子臣弟友之言行也。閑邪存誠,戒懼慎獨也。善世,謂善及一世,即下文德博,象傳所謂德施普也。不伐者,不自知其善也。化者,人莫知為之也。德盛化神,篤㳟而天下平。一部中庸,根柢此數語。

九三曰「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何謂也?子曰: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謹按:德言進,業言居,進者不留,居者不遷也。進以進其所居,居以居其所進,日知所亡,月无忘其所能也。德以心言,業以行言,心虚而行實,故以進屬德,居屬業。進德者,由一念之仁充之,以至於无一念之不仁;由一念之義積之,以至於无一念之不義。進進不已,而後仁至而義盡也。居業者,實體此仁義之行於身也。變修言居者,去不善以從善為修,久之而无不善之可去也,居於善而已。居者,守也,據也,忠信是進德下手工夫。盡已之謂忠,以實之謂信,忠之又忠,信之又信,直至至誠无息,與天同德,只滿得忠信之分量。修辭者,言顧行,行顧言,仁義道德之旨,一一實體諸身也。誠即是忠信,盡孝以立仁,盡忠以立義。忠孝者,仁義之表也,表立而日用之間確冇依據,此業之所以居也。至謂所到之處,終謂盡頭之地,大學所謂至善也。至之終之者,求至於所至之處。求終於所終之地,即進德之進,居業之居也。幾者,發動之微。善幾之動,原有不容已之勢。迎而導之,擴而充之,猶射者之機,發而即至也。義者,萬事萬物之理。存,猶孟子所謂集義也。博而求之,依而據之,猶賈者之貨,積而日富也。至之終之,是用力求其如此。可與幾,可與存義,則實能至之終之矣。可與云者,謂不待至與終,而可信其必然也。如

《朱子語類》:知至至之者,言此心所知者,心真箇到那所知田地,雖行未到而心已到,故其精微幾密一齊在此,故曰可與幾。知終終之者,既知到極處,便力行到極處,此真實見於行事,故天下義理都无走失,故曰可與存義。又云:忠信修辭,且大綱說所以進德修業之道。知至知終,則又詳始終工夫之序如此。按《語類》以幾為精微,然曰一齊在此,則亦發動而不可遏之義也。

九四曰「或躍在淵,无咎」,何謂也?子曰:上下无常,非為邪也。進退无恒,非離群也。君子進德修業,欲及時也,故无咎。

謹按:上下進退,形容躍字最切。躍,試飛也。試而飛則上,否則下。上即進,下即退也。无常无恒,謂上下進退隨乎時,而无期必之意。期於必上,是干進也,邪也。期於必退,是離羣也。羣,如論語不可同羣之羣。離羣,隱遯避世也。進德修業,正是躍底工夫。天行健,君子自彊不息,潛見躍飛无在,而非進德修業也。欲及時三字,詮躍字義最切。

九五曰「飛龍在天,利見大人」,何謂也?子曰: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覩,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則各從其類也。

謹按:止言利見大人,而飛龍在天之義,自著

上九曰「亢龍有悔」,何謂也?子曰:貴而无位,高而无民,賢人在下位而无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謹按:亢不在三无,无而動,則亢而悔矣。

《本義》:此第二節申象傳之義。

潛龍勿用,下也。見龍在田,時舍也。終日乾乾,行事也。或躍在淵,自試也。飛龍在天,上治也。亢龍有悔,窮之災也。乾元用九,天下治也。

《本義》:言乾元用九,見與他卦不同。君道剛而能柔,天下无不治矣。

此第三節,再申前意。

潛龍勿用,陽氣潛藏。

謹按:象傳已釋爻義。文言下也一節,專就人事上言;陽氣潛藏一節,又從而贊歎之也。

來氏曰:陽在下也,以爻言;下也,以位言;潛藏,以氣言。

見龍在田,天下文明。

《本義》:雖不在上位,然天下已被其化

終日乾乾,與時偕行。

吳易齋曰:位者,時也。爻者,人也。位在兩體交接之處,時之行也。終日乾乾,人之與時偕行也

或躍在淵,乾道乃革。

《本義》:離下而上,變革之象

張雨若曰:六位皆道所在,位革則道亦革

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德。

楊誠齋曰:以龍德宅天位,則德不儉于位;以天位處龍德,則位不儉于德

亢龍有悔,與時偕極。

李子思曰:時行則偕行可也,時極偕極,是謂不知變

乾元用九,乃見天則。

來氏曰:剛柔胥化,乃見天德自然之則,自不至亢而有悔,所以天下治也。

《本義》:此第四節,又申前意。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謹按:乾元統天,萬物資始,即始即亨,故曰始而亨。物之所以為物,不惟其形質,惟其性情。有是性,斯有是情;有是情,斯有是物。性情一成而不變,此萬物之所各具也。性情即彖傳性命,命在性前,情在性後。自其始生言之曰性命,自其已成言之曰性情。性命必言各正,乃見利貞意。由性而發為情,是即各正也。性不可見,而情可見。鳶之飛,魚之躍,情也。此理充積於中,而无一毫虚假欠缺,故為飛為躍,活潑而不能自己,是即所謂保合也。自元始而亨之後,物各得其性情,而為利為貞,是乾之始。不但始而亨,即利亦乾始之利也。一元之所發生,非必有心利物,而利自普。不言所利者,天不自知其為利,物亦忘乎天之利之也。言利,則貞可知矣。

【利貞者,萬物之性情,即乾元之性情也。】

大哉乾乎,剛健中正,純粹精也。六爻發揮,旁通情也。時乘六龍,以御天也。雲行雨施,天下平也。

謹按:此言卦畫之乾。剛,正體也;健,中用也。剛健中正之至,无一毫隂邪之雜為純,純之至為粹,粹之至為精,此全卦之德也。分言六爻,則潛、見、飛、躍,其情各出。情者,性之發。卦為性,爻則�揮其義者也。

蘇氏曰:剛健中正、純粹精者,乾之大全卦也。及其散而有為,分裂四出而各有得,則爻也。以爻為情,則卦之為性明矣。此解最確。彖傳時乘六龍以御天,文言添一也字,以起下文惟御之有道,故天下平也。此謂九五一爻,雲行兩施者,天之道。聖人位天育物,撫五辰,順四時,其道即天之道。平即大傳萬國成寧也。

《本義》此第五節復中首章之意。

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謹按:當隱而未見之時,欲措之於行,豈能有成?盖德可行而時未可行也。

又按:成德之成,成已也;未成之成,成物也。成已,即所以成物。而冇未能者,時為之也。一夫不獲,引為已恥。自聖人視之,道不大行,終是已德之虧,故曰未成。

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

《本義》:盖由四者以成大人之德,再言君德,以深明九二之為大人也

謹按:理具於人心,而散於萬物,物有未格,即知有未致,故君子進德修業之功,莫先於學。多見多聞,日積月絫,而天下之理聚矣。聚則雜,雜則是非不可以不辨也,故問尚焉。證於有道,詢於芻蕘,訂義晰疑,而公私邪正之分明矣。學聚問辨,所得之理,居之於心,則寛尚焉。張子云:心大則百物皆通,心小則百物皆病。寛以居之者,大其心之謂也。萬物皆備之體,本高明而廣大,學聚問辨,所以復其本明之體也。儻有一毫私意之蔽,則心自心而理自理,縱博學詳說於心之全體大用,何益乎?大其心者,明於公私邪正之分,即致其去私存理之力,高明廣大之體復矣。又曰:仁以行之者,行對居言,存之於心者,尤必體之於身。中庸言學問思辨,終於篤行,此不言篤而言仁者,仁為心之全德,始於知而成於行,事事合乎天理,而无一毫人欲之私,知之至而行之盡,篤不待言矣。寛居工夫屬内,學問行俱屬外,論進德修業之全功,内外交養而不容相離,然用功之序,又必自外而及内,此寛居所以必先學聚問辨也。又按:學聚問辨,即大學格物致知,寛居則誠意正心也。仁行而修齊治平之道盡於是矣。

九三,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无咎矣。

謹按:三、四在兩卦之間,以剛接剛,故曰重剛不中,謂不在二、五之位。上不在天,遠于君也;下不在田,位已高也。位高則危,遠于君尤危,三之時位然也。乾乾者,因時之當惕而惕也

九四,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

謹按:天地人之外,别无位置。三者不在,則全无著落矣。盖三爻之不在天,不在田,實象。四不在田,亦實象。至天人相接之間,上下進退无常,本人也而近于天,謂之在人不可也。近于天而未離乎人,謂之在天不可也。兩在兩不在,此所謂或之也

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謹按:天地、日月、四時、鬼神,不外一道。道之所在,可言聖人合天地,亦可言天地合聖人

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聖人乎。

謹按:處亢而不亢,非聖人不能,故兩言其唯聖人。

《本義》此第六節,復申第二、第三、第四節之意。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解寶平

【再次点校】:暂无

【负责版主】:待申请

【点校底本】:钦定四库全书第四十七册經部易类四十一(文渊阁藏本)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易学网 六十四卦 (清)朱轼《周易传义合订•卷二》【上经】第1卦-乾卦文言传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177.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