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十二》說卦传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十二》說卦

愚按隋書經籍志序:秦焚書,周易以卜筮得存,惟失說卦三篇。後河内女子得之。呂東萊家塾論:至後漢苟爽集,乃得八卦逸象三十有一。韓康伯說卦乃止一篇,而别出序,雜

原文说卦传第一章

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幽贊於神明而生蓍,

愚按:前言伏羲畫卦之由,故直云仰俯察;此論重卦之後,故先言生蓍,後言立卦生。生蓍者,天地也;用蓍者,聖人也。天地能生蓍而不能用蓍,若非聖人幽贊于神明,則與凡草木俱腐爾。贊字,即中庸贊化育之義,猶云助也。聖人因河圖之中數,用蓍以衍之,如下文參天兩地之數,非謂先有蓍而後作易也。《本義》因史記龜策傳天下和平,王道得,而蓍莖長丈,叢生滿百莖,以釋主蓍之義。

 

黄氏日:抄云:此章正言聖人用蓍,恐未必說到蓍未生前,聖人贊化而致蓍生之亊。孔疏謂聖人深明神明之道,而生用蓍策卦之法。程子云:生蓍者,用蓍以求卦,非生出蓍而後畫卦。是已。說文:蓍,蒿屬,生千歲三百莖,易以為數。天子蓍九尺,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

參天兩地而倚數,

先儒于此句多從揲數說,但參兩之義,訓釋各不同。馬氏、王氏謂天得三位,一三五也;地得二位,二四也。鄭氏云,天地之數,備于五十,乃參之以天,兩之以地,以倚託大衍之數五十。天三載,地二覆,欲極其數,庶得吉之審也。孔氏云,揲蓍所得,取奇于天,取偶于地,而立七八九六之數。張氏云,不以一目奇者,以三中含兩,有一以包兩之義,明天有包地之義,故天舉其多,地舉其少。蘇氏云,自一至五,天數三,地數二,數止于五,自五以往,皆相因而成者也。楊龜山云,參之為九,雨之為六。王魯齋云,數由一起,天開于子,其體圓而虚,地闢于丑,參于天中,其數為二,故曰參天兩地。今合而論之,要不出河圖中五數而已。聖人觀圖而布策,自一至五,五行之生數也。參天兩地,合而成五,居圖之中,乃五行之發端。天三位參之,則三三得九,是為老陽;地二位兩之,則二三得六,是為老隂。蓍數倚之以起,倚者依也,此立卦生爻之本。從此推之,過揲之數,四九三十六,三個十二也;四六二十四,兩個十二也。均之為十二,參之則三個,兩之則兩個矣。再推而為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乃三個七十二也。之策百四十有四,乃兩個七十二也。總上下二篇之策,乾六千九百十二,乃三個二千三百四也。坤四千六百八,乃兩個二千三百四也。此皆河圖生數自然之妙。若夫七八亦乾坤之策,但二五為七,三四為七,是一地一天,故不得謂之參兩。一三四為八,一二五為八,是一地二天,亦不得謂之參兩矣。《說統》云:按河圖天地之數,一三五謂天數,三積之而為九。二四為地數,兩積之而為六。聖人本圖數,制蓍數,分揲掛扐之法行,而七八九六之數倚此而起,故曰參天兩地而倚數。《本義》圍三圍四之說,却是朱子另外添來,其實與圖數无預。愚竊按朱子之說本于周髀算經,數之法出于方圓,注云:圓徑一而圍三,方徑一而圍四。《本義》引此脱去兩徑字,而添三各一奇,四合二偶云云,似屬強為牽合。】

觀變於陰陽而立卦,發揮於剛柔而生爻。和順於道德而理於義,窮理盡性以至於命。

《本義》謂:此聖人作易之極功。愚竊按,立卦生爻,非謂作易,乃揲蓍所得之卦爻也。自天生蓍圖數顯,其為數也,自具隂陽之變;其為變也,自有剛柔之爻。聖人倚數以觀變而立卦,用九六以發揮剛柔而生爻。于蓍卦之德,因其自然而不參以已見,是為和順于道德;于卦爻之義,處之各得其條理,是為理于義。窮理者,窮其變也;盡性者,盡其變也。至于命,則變而不知其所以變矣。

學記》曰:和順道德,統言一卦之體;理于義,分言六爻之用。和順是渾融之語,未必能理于義,故中間着一而字。至命全在窮盡處得力,是一串亊,故中間着一以字。

張南軒曰:義在我也,命在天也。天下之人皆知義命,則聖人之易可不作矣。惟不知義,不知命,此聖人不得已而生蓍倚數,立卦生爻,凡以為不知義命者設也。

愚按:程子云:理則須窮,性則須盡,命不可以言窮,言盡只是至于命而已。横渠昔嘗譬命是源,窮理與盡性是穿渠引源,然則渠與源是兩物。胡敬齋云:程、張所論不同,朱子于或問論之詳矣,然亦各據自己分上說。程得之易,故其言快;張得之難,故由經歷次第上說。以上云云,多是言學易工夫,又揲蓍求卦之本領。

右第一章

【此章專贊聖人用蓍之妙。】

【原文】说卦传:第二章

者聖人之作易也,將以順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故易六畫而成卦。分陰分陽,迭用柔剛,故易六位而成章。
前章言用蓍,此章言畫卦。先儒或云序次當在幽贊生蓍之前,蓋先畫卦而後有蓍數也。今按夫子語氣乃承前章末句說來,故云將以順性命之理,序次故不紊也。在天謂之命,在人謂之性,總是一理。然所謂性命之理,即隂陽、剛柔、仁義是也。順者自然而然,无勉強安排之意。隂陽、剛柔,文王、周公所未言。夫子于每卦彖傳或言隂陽,或言剛柔,皆以陽剛屬天道,隂柔屬地道,至此乃錯舉之。天道亦有隂陽,地道亦有剛柔。立者何?立此隂陽、剛柔之體也。立之者誰?畫卦之聖人也。韓康伯注以氣言隂陽,以形言剛柔,孔疏以形為隂陽,以氣為剛柔,其說相反,韓注得之。隂陽、剛柔,夫子言之亦屢矣。此則以仁義為人道,以配天地。觀三個與字,見彼此相為用,不可舉一而廢一也。三才之道,非兩不立。伏羲畫卦時兼而兩之,分而迭用之,无非順性命之理。六畫者,卦之體也。六位者,爻之用也。卦兼上下二體,故曰成卦。爻則九六互用,故曰成章。先儒多以分隂分陽屬卦畫,迭用柔剛屬爻位。其實六位既成,隂陽、剛柔便間雜而成章,似不必更為分析。前段言隂陽、剛柔、仁義,後段不言仁義,以見用天地之道者在人,此正兼三為兩處。】

右第二章

【此章明爻位自然之理。】

【原文】说卦传:第三章

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

先天。後天之說,本于邵康《本義》于此引之,所謂先天之學也。愚竊按朱子答王子合書云:康節以乾南坤北為伏羲八卦,大概近于傅會。又答王樞云:八卦圓圖,其所列方位,皆无所祖述,蓋讀定位四語而想像為之者。觀此,則朱子似亦以邵說為未當,顧于此節乃專主邵說,以為伏羲先天圖八卦方位也。夫八卦方位,夫子于帝出乎一章明言之,令先天圖方位易置,乃與聖言不合。楊龜山于先天之說,闕而不論,蓋有所疑也。

黄氏日:抄力辨其非,今詳錄之云:天地定位者,天尊而上,地卑而下,其位一定而不易,易取其象,于卦為乾、坤。譬之父母,實主乎一家而居尊者也。山澤通氣者,一高一下,水脈灌輸,而其氣相通,通之為言貫也,易取其象,于卦為風相薄者,一迅一烈,氣勢翕合,而其形相薄,薄之為言偪也,易取其象,于卦為震、。水火不相射者,一寒一暑,宜若相息,而下然上沸,以成既濟之功,乃不相射,易取其象,于卦為。凡六者,皆天地之氣為之,譬如六子迭相運用,而悉出于父母者也。此章釋八卦之義,不過如此而已。歷漢、唐以至本朝,伊、洛諸儒,未有外此而他為說者。惟邵康節得陳希夷數學,創為先天圖,移易卦之離南坎北為乾南坤北,曰:此取易之天地定位也。然易曰:離也者,明也,南方之卦也。坎也者,水也,北方之卦也。則離南坎北,經有明文矣。天地定位,經未嘗明言其為南北也。何以知此為先天之卦位耶?康節既移乾、坤于南北,又移艮以居西北,兑以居東南,曰:此取易之山澤通氣也。然易曰:艮,東北之卦也。又曰:兑,正秋也。則艮居東北,兑居正西,經有明文矣。未嘗言艮為西北,兑為東南也。何所攷而指為先天之卦位耶?康節既移東北之艮于西北,遂移震于東北,而移巽于西南,曰:取易之雷風相薄也。然易曰:震,東方也。又曰:巽,東南也。則震居東方,巽居東南,經有明文矣,未嘗言震為東北,巽為西南也。何所攷而指此為先天卦位耶?康節既移坎、離之位以位乾、坤,乃移離于正東,移坎于正西,曰:此取易之水火相射也。然南方為離,北方為坎,經文萬世不磨,若水火不相射,持言其性相反,而用則相資耳。于經未嘗明言離為東方之卦,坎為西方之卦也。康節又何所攷而指為先天卦位耶?易畫于伏羲,演于文、周,繫于孔子,傳之天下萬世,惟此一易而已,未聞有先天、後天之分也。康節特托易以言數,諸儒未有以此言易者也。晦菴以理學集諸儒之大成,原聖人因卜筮而作易,始兼康節之說而言之。若門人所錄《語類》,乃因康節之先天,而反有疑于文、周、孔子之易,及有疑于伊川之易傳,且有疑于易經。此章八卦之位,未必盡當時之真也。蓋易所言者,道也;而康節所言先天者,數也。康節雖賢,不賢于文王、孔子也。康節欲傳伊川以數學,伊川不從,不可以數學而反疑易學也。】

竊謂此一節只就卦象對待說,天地間无一非對待之象,故易以乾坤象天地,艮兑象山澤,震巽象雷風。

坎離象水火,天地合德而定位,山澤異體而通氣,雷風相助而相薄,水火相為用而不相射,皆造化一定之理。天地之上爻相錯即山澤,下爻相錯即雷風,中爻相錯即水火,一氣周流,毫无間隔,可以此卦錯諸彼卦,可以彼卦錯諸此卦,絶不費安排布置。豈若先天圖之說,先有乾而後生兑,先有兑而後生離,先有震巽坎艮而後生坤耶?今據所謂先天圖推之,南與坎對,東與西對,東北與西南對,西北與東南對,一隂對一陽,二隂對二陽,三隂對三陽,爻爻相錯,相錯之象不待互易而在對待。其所列八卦方位,只就三畫看,與經文亦可配合。而康節乃以八卦為三畫卦,以八卦之上各加八卦為相錯,則是以相錯為相重矣。凡此往彼來謂之錯,加增其上謂之重,以相錯即相重,訛矣。

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是故易逆數也。
愚按:朱子文集云:自震四至乾一,為數往者順;自巽五至坤八,為知來者逆。一圖之中,逆順分行,更不可曉。而《本義》乃以起震而歷離、兑以至于乾,為指圓圖數已生之卦;自巽而歷坎、艮以至于坤,為指横圖推未生之卦。其實釋經者多不主此說。竊謂夫子所云順逆,只承八卦相錯說來。以乾、坤六子論,乾錯坤而有震、坎、艮,坤錯乾而有巽、離、兑。自乾錯坤而生三男,順也;合三男而成其為乾,逆也。自坤錯乾而生三女,順也;合三女而成其為坤,逆也。以人亊論之,凡事數已往則順而易,度將來則逆而難。易之占為知來者設,故曰逆數。數往句只是引起下句兩數字。先儒有作上聲者,有作去聲者。

蘇氏易傳曰:道德之變,如江河之日趨乎下也。沿其末流,至于立卦、生爻、生蓍,倚數而萬物之情備矣。聖人以為立于其末,則不能識其全而識其變,是以泝而上之,反從其初。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皆据其末而反求其本者也,故為逆數。

朱康流曰:數往者,數已成之卦;知來者,知未定之卦。已成者,以位之先後為序,故順;木定者,以策之降為序,故逆。易之理本順,所以用之者貴逆也。萬以忠曰:有六子,便已盡易天地之位。天位于上而錯于下交,地位于下而錯于上交,便已不相順而相逆,故以言其逆。乾逆坤為震、坎、艮,坤逆乾為巽、離、兑,單就八卦言之,已是相錯,已都為逆數也。

張彦陵曰:此節只上句摘一數字,下句摘一逆字,便見一二三四與五六七八相合為用。有乾、兑、離、震以為往,當有巽、坎、艮、坤以為來。若使都以順數,便不交不變矣,故曰逆數也。一說:往謂已畫之八卦,來為未重之六十四卦。易之為數,先有八卦,而餘卦以次相錯。伏羲亦莫測其所以然,故不徒曰逆,而曰逆數。以見天道无端,惟數可以推其機;易道至妙,因數可以明其理。理因數顯,數從理出也。又一說:自乾一順至坤,從天墜到地矣。易逆數,便要從地仍舊上天。又一說:易之為書,敎人卜未來吉凶,要在盡人事以回造化,若逆挽而進之者,故曰逆數。以上諸說雖不同,各有理解。除却先天圖之說,不妨並行也。

《說統》云:此章說者紛紛,都緣八卦相錯一句,欲做六十四卦圓圖看。故數往一節,說來說去,畢竟无着落。只因不識錯綜二字,故以為相交而成六十四卦。不知此專說八卦逆數,方得相錯,非言六十四卦也。八卦不相錯,則隂陽不相對待,天地雷風山澤水火俱不得一位矣。

愚又按:八卦相錯而成六十四卦,本康節之說也。今據所謂先天圖推之,乾兑離震前四卦為往,巽坎艮坤後四卦為來。往者順,乾一至震四皆用順數;來者逆,巽五至坤八皆用逆數。數往者之順,而知來者之逆,所以巽五不次于震四,而次于乾一。若巽五即次震四之後,則八卦不相錯矣。相錯單就八卦言,其說猶可通。所以蔡虚齋云:以順逆分判八卦,八卦之位既定,則一卦各管八卦,而六十四卦在其中矣。但不可以相錯者為六十四卦,皆逆數也。】右第三章

【此章言八卦對待之體,有相錯之象,順逆之數,皆出乎自然。】

【原文】说卦传:第四章

 

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注、疏作烜】之,艮以止之,以說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

蔡節齋曰:雷風二句,言生物之功;兩日二句,言長物之功;艮兑二句,言收物之功;乾坤二句,言藏物之功。

愚又按:此章卦象相對,與上章同,序次先後則異。先雷風者,初畫也;次坎離,中畫也;次艮兑,上畫也。乾坤居三畫之全,六子之功,皆乾為之君,坤以藏之者也。

峯曰:自動至晅,物之出機;自止至坤,物之入機。出无于有,氣之行也,故以象言;入有于无,質之具也,故以卦言。

愚又按:天之生物成物,動者出而藏者入。五行惟土為善藏,當其發也,百昌遂;及其歛也,一物无有;及遇震,則藏者復出。此化裁之終始也,故首雷而終坤焉。】

右第四章

【前章言八卦相資為用,此章言八卦各效其功。】

【原文】说卦传:第五章

 

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兌,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

《本義》引邵子曰:此卦位乃文王所定,所謂後天之學也。

愚按:圖之言方位者,惟此則有據。坤彖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利西南不利東北,此文王所明言。震東,巽東南,離南,乾西北,坎正北,艮東北,此夫子所明言。不知乾南坤北,先天方位之說從何而來?邵子既以先天圖為伏羲之易,遂以此為後天方位,其實文王所闡發即伏羲之易,豈有先後天之分耶?蘇氏易傳以帝出乎震一節為古有是語,萬物出乎震一節是孔子從而釋之,理或然也。

愚又按:此章八卦之次,與前章又不同。先儒謂此乃五行相生、四時流行之序也。以兩儀言,則乾、坤為天地;以八卦論,則乾、坤與六子各一其用。首言帝者,震為長子,以其主宰為之帝。震、巽為木,離為火,坤為土,兑、乾為金,坎為水。水生木,于時為春;木生火,于時為夏;火生土,于時為夏秋之交;土生金,于時為秋;金生水,于時為冬。五行周而復始,繼以艮土者,水非土亦不能以生木,循環无窮,而四序流行于其中。孰主宰之?帝是也。】

萬物出乎震,震,東方也。齊乎巽,巽,東南也。齊也者,言萬物之絜石經作絜齊也。離也者,明也。萬物皆相見,南方之卦也。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蓋取諸此也。坤也者,地也。萬物皆致養焉,故曰致役乎坤。兌,正秋也,萬物之所說也,故曰說言蘇氏易傳言字衍文也。乎兌。戰乎乾,乾,西北之卦也,言陰陽相薄也。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勞卦也,萬物之所歸也,故曰勞乎坎。艮,東北之卦也,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

愚按:此八卦方位,夫子所明言者。朱子于此章卦義,自言多未詳。其答袁機仲書云:文王八卦,某嘗以卦畫求之,縱横反覆,竟不能得其所以安排之意。又曰:曷言齊乎巽?不可曉。坤在西南,不成東北无地。乾西北,亦不可曉。如何隂陽來此相薄?西方肅殺之氣,如何言萬物相悦?竊采先儒之說,一一折之。此節把八卦方位次第推出,分明四時代更之義。雷于天地為長子,以其統類萬物為出入也。雷出地百八十三日而復入,則萬物皆入。入地百八十三日而復出,則萬物亦出。震之動物,皆春分之前,萬生之初,故位居東方。巽位東南,當春夏之交,萬物畢出,氣色鮮新,故曰潔齊。離位正南,至四五月,則萬物長養暢茂,如重相見,非離明得位之象乎?坤也者,地也。地字只當土字看。土居中央,土之位。夏將秋,火欲克金,有上則火生土,而土生金。克者,又順以相生矣。不言西南者,坤土旺于四季,不止西南一方也。言致役者,帝君也,坤臣也。言致養者,坤母也,萬物子也。兑為西方之卦,不言可知。秋乃萬寶告成之時,物情如何不悦?朱子嘗釋乾卦利貞之義云:者,生物之遂,物各得宜,不相妨害。于時為秋,而得其分之和,非即悦之義乎?乾位西北,主立冬以後,冬至以前,自巽而坤而兑,皆隂卦,至此忽與陽遇,隂疑于陽,故相薄而戰于乾之方,與坤上六龍戰義同。坎位正北,兼言水者,冬乃水歸其壑之候,萬物芸芸,各歸其根,如歲終息老物,休田夫,有慰勞之義,故曰勞卦。艮居東北,主冬春之交,萬物于此成收藏之終,即成發生之始,故曰成言乎艮。此皆四時流行自然之序,八卦實與四時合其序,何嘗有所安排乎?東南西北各一其方,春夏秋冬各一其時,木火土金水各一其氣。經文于方位獨遺西,于四時獨言秋,于五行獨言水,舉一卦而他卦可互推也。

右第五章。

【此章推言八卦流行之用。】

【原文】说卦传:第六章

神也者,妙萬物而為言者也。動萬物者莫疾乎雷,橈萬物者莫疾乎風,燥萬物者莫熯乎火,說萬物者莫說乎澤,潤萬物者莫潤乎水,終萬物始萬物者莫盛乎艮。故水火相逮,雷風不相悖,山澤通氣,然後能變化,既成萬物也。
鄭申甫曰:伏羲八卦以配八物,不以配五行。若文王卦圖直以配五行,不作八物看矣。東西南北五行正位,四隅為五行之交,此亦据圖而言也。

愚按:八卦无所謂先天後天,只有對待流行之理。定位章言對待之體,雷動、出震二章言流行之用,此則合對待流行而言。神字乃贊乾坤之妙,非去乾坤而專言六子也。鄭康成云:乾坤共成萬物,不可得而分,故合而謂之神。張横渠云:一故神,兩故化,蓋乾坤合稱謂之神。

胡雲峯曰:言神則乾坤在其中,蓋六子之功皆乾坤之功,六子之神皆乾坤之神,乾坤雖不言可矣。若云去乾坤,則首句如何着落?雷動、風撓、火燥、澤悦、水潤、艮終始,則分言六子流行之用。水火相逮以下,又說到六子對待之體,以見流行之妙,多自對待中來。前云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以次隂陽之交合。此云水火相逮,雷風不相悖,山澤通氣,以次隂陽之變化。惟其交合如此,然後能變化而成萬物。如此,孰非乾坤之神妙運于其中而能然哉?故字、然後字、能字極有力。孔仲達曰:上云水火不相射,此云相逮者,既不相射,又不相及,則无成物之功。上云雷風相簿,此云不相悖,若相悖則相傷,亦无成物之功也。

 

張待軒曰:定位章首乾坤,而即繼以艮兑,次震巽坎離。雷動章先震巽坎離,繼以艮兑乾坤,既與定位章異矣。出震章首震終艮,等乾坤于六子,中間位次參錯不齊,又與雷動章異矣。神也者章先震巽,次離兑,次坎艮,置乾坤于不言,與前三章又迥然不同矣。想見聖人胸中造化,易理渾淪融洽,見到即書,无非妙義。沾沾然此為先天,此為後天,又變其說此為連山,此為歸藏,不亦愈枝而愈遠乎?

右第六章

【此章言八卦流行之用,出于對待之中。】

【原文】说卦传:第七章

乾健也,坤順也,震動也,巽入也,坎陷也,離麗也,艮止也,兌說也。
吳幼清曰:此章以八字斷八卦之德。愚又謂夫子欲推廣八卦之象,先言八卦之德,此作彖傳之本領也。乾純陽故健,坤純隂故順。震得乾之初體,故為動。巽得順之初體,故為入。坎一陽在二隂之中,有摧鋒䧟陣之象。離一隂在二陽之中,為上下附麗之象。艮陽在上,前无所往,故止。兑隂在下,情有所發,故悦。乾健、坤順、艮止、兑說,四卦彖傳所已言。坎彖言險而不言䧟,離彖言麗而兼言明。震動不言于本卦,而見于彖傳。巽入不言于本卦,而見于序卦傳。自此以下,皆以乾坤及六子長中少為次,又可見先天圖乾一、兑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之說為不足憑也。

右第七章

《本義》:此言八卦之性情。】

【原文】说卦传:第八章

乾為馬,坤為牛,震為龍,巽為雞,坎為豕,離為雉,艮為狗,兌為羊。
埤雅:乾陽故馬蹄圓,坤隂故牛蹄坼。馬,陽物也,起先前足,卧先後足。牛,隂物也,起先後足,卧先前足。龍蟄。

物也,遇陽則奮。雞,羽物也,遇隂則入。豕性剛躁,陽在内也。雉羽文明,陽在外也。内柔而附人,外剛而善禦者,狗也。内剛而喜觸,外柔而樂羣者,羊也。

愚又按:夫子取象,有從文、周卦爻者,如乾龍、坤馬之類。有自引大象例者,離電、巽木之類。又有于說卦别取者,若坤牛、震龍、艮狗之類。只從遠取諸物,會其大意可也。先儒有云:周公以乾為龍,夫子以為馬。文王以坤為馬,夫子以為牛。象之不必泥如此。愚又竊以爻象及中爻互卦求之,乾為馬,則取諸大畜之良馬逐,内卦乾體也。巽為雞,則取諸中孚之翰音,外卦巽體也。坎為豕,則取諸之豕負塗,中爻互坎也。離為雉,則取諸之射雉,外卦離體也。兑為羊,則取諸之牽羊,外卦兑體,又取諸大壯之羝羊喪羊,中爻互兑也。

右第八章

《本義》:遠取諸物如此。】

【原文】说卦传:第九章

乾為首,坤為腹,震為足,巽為股,坎為耳,離為目,艮為手,兌為口。
愚按:人身皆具此八體,而不知其與八卦合。夫子說卦至此,要人反而求之一身之中,无非易也。乾為首,諸陽所聚,尊而居上也。坤為腹,諸隂所積,大而能容也。震剛在下為足,艮剛在上為手,兩陽卦相對也。巽隂下開為股,兑隂上開為口,兩隂卦相對也。耳之能聽,以其竅空也,空屬陽,坎外隂而内陽,故為耳。目之能視,以其睛黑也,黑屬隂,離外陽而内隂,故為目。手能指揮而使之行,亦能執持而使之止,一行一止之官也。口能納茹而使之入,亦能吐露而使之出,一出一入之官也。細觀取象,亦不離卦爻中。乾為首,于乾用九得之。坤為腹,于明夷六四得之。震為足,于大壯初爻得之。巽為股,于咸九三互體得之。坎為耳,于噬嗑互體得之。離為目,于歸妹九二得之。艮不為背而為手,對震足言也,于上九得之。兑為口,于咸上六得之。胡庭芳謂惟腹、股、口三象與卦合,餘則夫子自取,蓋未嘗細玩爻辭耳

張待軒曰:八卦以身取象,獨不言心,何也?无心則耳目手足竟安用耶?學易者可憬然悟矣。

右第九章。

《本義》:近取諸身如此。】

【原文】说卦传:第十章

 

乾,天也,故稱乎父。坤,地也,故稱乎母。震,一索而得男,故謂之長男。巽,一索而得女,故謂之長女。坎,再索而得男,故謂之中男。離,再索而得女,故謂之中女。艮,三索而得男,故謂之少男。兌,三索而得女,故謂之少女。
《尚書》序云:八卦曰八索,言八八相索也。注疏云:索者,以乾、坤為父母,而求其子也。得父氣者為男,得母氣者為女。蔡伯靜云:一索、再索、三索者,以初、中、終三畫,而取此長、中、少之序也。

姚承菴曰:玩故稱故謂語氣,見父母男女原有此名。夫子特詳釋之,以明其義各有攸當耳。

愚按:此章主畫卦說,以明乾、坤六子八卦之次序。索者,隂陽相求。三男本坤體,各得乾之一陽而成男,陽求隂也。三女本乾體,各得坤之一隂而成女,隂求陽也。男女分于所得之隂陽,少長别于所得之先後。蓋于八卦既成之後,方見得有父母男女之象,非初畫時即有此意也。

《本義》謂:揲蓍以求爻。

胡雲峯曰:此章乃朱子木改正之筆,若專言揲蓍求卦,則无復有此卦序矣。

右第十章

【此章言八卦中父母男女之序,以下八節次第因之。】

【原文】说卦传:第十一章

乾為天,為圜,為君,為父,為玉,為金,為寒,為冰,為大赤,為良馬,為老馬,為瘠馬,為駮馬【一作駮。經典釋文作,為木果。
程伊川曰:此所謂類萬物之情也。

程沙曰:八卦之象,皆物充其類,所謂百物不廢。

愚按:以下八節,取象凡一百一十二。今于諸家訓詁中,采其就文作解者,分註本條下。圜占圓字。呂氏春秋云:天道圓,地道方。

胡雙湖曰:无所不統為君,變生六子為父。

愚按:乾六爻无臣位,君道也,即父道也。

易見曰:玉金,取文言贊象之辭。玉以象其粹,金以象其精。乾居亥位,西北之卦,隂極矣,故為寒,為氷。大赤,盛陽之色也。陽生于子,極于午。寒氷在子,以陽之始言;大赤在午,以陽之終言。

吳草廬曰:馬加良、老、瘠、駁四字。良,以其純陽;老,為老陽,健之最久者;瘠,謂多骨少肉,健之最堅強者;駁,獸名,能食虎豹,健之最威猛者。

胡雲峯曰:乾為木果,結于上而圓。

愚按:之一陽在上為碩果,即此義

坤為地,為母,為布,為釜,為吝嗇。經典釋文作遴嗇。為均,為子母牛,為大輿,為文,為衆,為柄。一作其于地也為黑。

徐進齋曰:坤之德,動闢而廣生,故為母,為布,為均。虚而容物,故為釡。

錢融堂曰:吝嗇者,隂之性,女子小人未有不吝者。

進齋又曰:性順而蕃育,故為子母。牛厚而載物,故為大輿。愚按,坎惟二畫,虚亦為輿,而不言大。

胡雲峯曰:為丈者,物生于地,雜而可見也。

楊止菴曰:偶畫多,故物之生于地上衆也。

余息齋曰:柄也者,有形可執。或云在下而承物于上,故為柄。愚按,柄一作枘,即莊子枘鑿之義。乾性圓,坤性方,不相入者也。

孔氏曰:地有五色,以黄為中,黑為正。

震為雷,為龍。經典釋文作駹。為玄黄,為旉,為大塗,為長子,為决躁,為蒼筤。釋文作琅。竹,為檡,文作雚。葦,其于馬也,為善鳴,為馵足,為作足,為的顙。或作馰顙。】其于稼也,為反。釋文作坂。生,其究為健,為蕃鮮。

李資始曰:龍,君象也。乾為君,震為儲君,皆得稱龍。孔疏:玄黄雜而成蒼色。

 

吳草廬曰:乾坤始交而生震,故兼有天地之色。旉,與華同。花蔕,下連而上分也。大塗,孔疏:謂一陽動于下,而二偶開通,前无擁滯也。

龔括蒼曰:長子繼乾父之事,有傳正統之義。

張彦陵曰:陽生于下,而進以决隂。躁者,陽之動也。蒼者,東方之色。葦,下本實而上幹虚。

愚按:埤雅云:蒼筤,幼竹也。,似葦而小。字書:蘆始生曰虇。莊子:欲惡之孽為性。葦,蒹葭始萌,以扶吾形,尋擢吾性。以上皆取初生之象。雷出地而奮于馬,為善鳴之象。

草廬曰:馵足、作足,皆言下畫之陽。

愚按:玉篇:馬立一足懸起曰馵,馬行兩足騰起曰作。

草廬曰:的顙,言上畫之虚。

愚按:毛詩傳:白顛曰的顱。的者,白也。

草廬曰:反生萌芽,自下而生,反勾向上,陽在下也。蕃鮮為春生之草,下一根而葉分開于上。

愚又按:震為决躁,其究為健,陽長必終于乾也。巽之究為躁卦,反對震也,巽終亦變乾也。獨于二卦言其究者,震、巽剛柔交之始也,始必究其終。

巽為木,為風,為長女,為繩直,為工,為白,為長,為高,為進退,為不果,為臭,其于人也為寡。釋文作宣。髪為廣。釋文作黄。顙為多。白眼為近。利市三倍。其究為躁卦。

徐子與曰:物之善入者莫如木,氣之善入者莫如風。坤為母,明其為乾之配。巽為長女,明其為震之配。繩糾木之曲而取直者,工引繩之直而制木者。巽德之制,故有此象。

胡雲峯曰:一卦中有相因取象者,巽為繩直,因而為工。姜鳳阿曰:白所以受采,亦巽入之義。錢融堂曰:為長者,風行也。為高者,木性也。木下入而上升。《說統》曰:為進退行多遲迴,為不果心无决斷,總是隂性多疑。

 

吳草廬曰:凡物有聲色臭味,聲臭屬陽,色味屬隂。巽二陽外達,故為臭。

愚又按:月令,五臭,香居其一。春而臭羶,明庶風也。夏而臭焦,景風也。秋而臭腥,閶闔風也。冬而臭朽,廣莫風也。臭以風而傳。又按郊祭之禮,商人尚聲,未祭之先奏樂,所以求陽。周人尚臭,未祭之先焫蕭,所以求隂。巽為臭,則震為聲可知。正以下一隂一陽之分耳。草廬又曰:以頭言,隂血盛者髪多,陽氣盛者髪少。以顙言,陽體盛者額廣,隂體盛者額狹。以眼言,白者為陽,黑者為隂。離目上下白,而黑者居中。巽目上中白,而黑者在下。又白多于黑也。

張彦陵曰:陽奇為三,乾有美利,利天下。而巽二乾陽畫,是三之倍者。又一說,南方離日之中為市,巽居東南,與離相近。一隂下為巽主,而二陽皆其所有也。躁卦解見震下,震巽隂陽之始,故皆以究言之。

坎為水,為溝瀆,為隱伏,為矯輮。釋文作揉為弓輪,其于人也,為加憂,為心病,為耳痛,為血卦,為赤。其于馬也,為美脊,為亟。釋文作極心為下首,為薄蹄,為曳。其于輿也,為多眚,為通,為月,為盗。其于木也,為堅多心。

來矣鮮曰:陽畫為水,二隂夾之,故為溝瀆。陽匿隂中,為柔所掩,故為隱伏。楊升菴曰:行水用溝,停水用瀆。愚按,爾雅水注谷曰溝,水注澮曰瀆。坎為通流之水,故為溝瀆。與澤之止水不同,恐无停水之象。

徐子與曰:陽在隂中,抑而能制,故為矯輮。矯者,矯曲而使之直。輮者,輮直而使之曲。弓與輪皆矯輮所成也。心耳皆以虚為體,坎中實則為憂、為病、為痛。氣為陽,血為隂,血在形如水在天地間,故為血卦。愚按,赤者,血色也,亦相因之象。

子與又曰:脊居馬體之中,故為美脊。又以陽䧟隂中,故在人為心病,在馬為亟心。亟者,性急難御也。上畫柔,故為下首。下者,垂也。下畫柔,故為薄蹄,又為曳足,无力也。輿為多眚,有三說:柔在下而不任重,一也;坎中滿而下无力,一也;坎隂䧟而多阻礙,一也。

《說統》曰:坎水利舟楫,水行則利涉,故為通。

龔深父曰:月為水之精,故方諸取水于月。坎受乾為體,與月借日為光同。

曰:太玄以水為盗,隂陽家以玄武為盗,皆屬坎。心在内,節在外;心在中,節在上。坎為中,陽堅多心也;艮為少,陽堅多節也。兩卦之分如此

離為火,為日,為電,為中女,為甲胄,為戈兵。其于人也,為大腹,為乾。釋文作幹。卦為鼈,為蟹,為蠃。釋文作螺一作蠡為蚌。釋文作蜯為龜。其于木也為科。釋文作折上槁。乾音干槁,釋文作槀,一作熇

張彦陵曰:火外明而内暗。日者火之精,電者火之光。蔡伯靜曰:内暗外明者,火與日也。離内隂外陽,故為火為日。隂薄陽則有光,故為電。再索得女,故為中女。陽在外而堅,故為甲胄。陽在上而鋭,故為戈兵。中虚,故于人為大腹。

愚按:坎、離者,乾、坤之中氣。坎中畫乾也,故乾為首,坎為下首。離中畫坤也,故坤為腹,離為大腹。《說統》曰:水流濕,故坎為血卦。火就燥,故離為乾卦。

胡雲峯曰:離為乾卦,以見坎之為濕。坎為血卦,以見離之為氣。《爾雅》:龜鼈外剛内柔。

愚按:凡介蟲之屬,皆外剛内柔,故為鼈、蟹、蠃、蚌、龜。龔深父曰:科上槁,中虚而外乾也。

愚按:孔疏云:科,空也。凡科生者,莖多中空,如禾黍之類。上槁者,離火炎上也。】

艮為山,為徑路,為小石,為門闕,為果蓏,釋文作墮。】為閽寺,釋文作為指,為狗,為鼠,為黔,釋文作黯。】喙之屬,其于木也,為堅多節,釋文一本為多節,无堅字。】

吳草廬曰:徑路之小者,艮與震反。高山之上成蹊,非如平地之大塗也。小石小而剛,在坤土之上。闕者,門之出入處。上畫連亘,中下二畫為峙而虚,似闕也。

愚又按:門以固其出入,時止則止也。闕以通其出入,時行則行也。

張彦陵曰:果者木實,蓏者草實。乾純剛,故為木果。艮一剛二柔,故為果,又為蓏,小而實者也。耿希道曰:周官閽人掌王宫中門之禁,止物之不應入者。寺人掌王之内人及宫女之戒令,止物之不得出者。閽寺皆取止義。艮為手,其用在指。郭子和曰:坎之隱伏,在君子為隱,在小人為盗。艮之利則狗,害則鼠,皆一義而二象。

愚按:狗之禦人以牙,剛在前者。晉卦中爻互艮,九四言鼫鼠,鼠之用亦在齒牙。

吳草廬曰:黔字與鈐通。以鐵持束物者,黔喙之屬。山居猛獸,齒牙如鐵,能食生物者也。

愚按:黔,東北之色,青黑雜也。艮位東北,其色黔口之鋭者為喙,亦剛在前者。剝六五艮體,取魚象,即黔喙之屬。震陽動于下,故為足。坎剛動于中,故為心。艮剛動于上,故為喙。堅多節者,剛不中也。

郭子和曰:剛在中為心,不中則為節。

張元岾曰:三陽惟艮不言馬者,艮止,故无馬象

兑為澤,為少女,為巫,為口舌,為毁折,為附决,其于地也為剛鹵,為妾,為羊,釋文作羔。】

《說統》曰:坎上下皆虚,為陽水;兑上虚下實,為隂水。故以壅于地者為澤。三索得女,故為少女。

胡雲峯曰:一卦之中,有相因取象者。坎為隱,因而為盗;艮為門闕,因而為閽寺;兑為口舌,因而為巫。

愚按:周禮:女巫掌歲時祓除。國語:在男曰覡,在女曰巫。皆以歌舞降神,口舌之官也。雲峯又曰:巽為長為高,反而兑則為毁折。長且高者,陽之上達;毁而折者,隂之上窮也。

愚按:兑,西方之卦,秋氣肅殺,兑主之,草木黄落,毁折之象也。徐子與曰:柔附于剛,剛乃决柔,故為附决。陽在下為剛,隂在下為鹵。鹵者,水之死氣也。坎水絶于下,而澤見于上,是以為鹵。愚桉:鹵,鹹土也。說文:東方曰斥,西方曰鹵。東方之斥,在濕地而柔;西方之鹵,在燥地而剛。兑位在西,故為剛鹵。

張元岵曰:為少女,女子之未嫁,以兄弟言;為妾,女子之既嫁,以嫡娣言。

錢田間曰:八卦皆取象于木,獨兑无木。庚者,木之仇也。剛鹵之地,口食不生,皆殺氣也。

《本義》于乾為天以下八節,一无發明,但据陸德明經典釋文引荀九家添註。愚按劉歆七畧有九道訓二十篇,馬端文獻通攷引陳氏說,以為漢淮南王所聘明易者三人,荀爽嘗為之集解。今考淮南子九師有道訓二篇,釋文序録列九家姓名,為京房、馬融、鄭玄、宋衷、虞翻、陸績、姚信、翟子,玄併爽而九,不知何人所集,稱荀者以為主故也。則荀九家非淮南之九師可知,馬氏誤矣。又按文中子有言九師興而易道微,不知朱子何所取義而引之。宋儒何北山謂《本義》于大傳太畧,别采諸儒之說以補之,名大傳發揮,自為之序,文載金華正學編中。

黄氏日:抄曰:晦菴云:此章廣八卦之象,其間多不可曉者。愚恐此其古者占卜之雜象,如今卦影各有不一之象,占得其象者,即知其為某卦,故于每卦總言之。

胡雲峯曰:廣八卦之象,可解者解之,不可解者不必強解。

愚按:所謂不可解者,如乾馬、坤牛、震龍、艮狗、兑羊,前已說過,此則重舉,何以不及巽雞、坎豕、離雉?乾言為圜、為君、為父,坤何以不言為方、為臣、為母?震稱長子,坎、艮何以不言中男、少男?前言離為目,此何以于巽云為眼?蓋夫子推廣八卦之象,語大語小,觸類引伸,或舉隅掛一,或層見叠出,初无義例可尋。姑就夫子所取之象,與文、周卦爻互異者,畧舉數端。如坤卦彖言馬,爻辭言氷,今皆取為乾象。蒙言金夫,困言金車,鼎言金鉉、玉鉉,卦中初无乾體,此皆于乾言之。乾于爻為龍,此則入震象。四上兩久言白,卦中无巽體也,此則于巽言之。坎初用亊,稱雲、稱兩、稱泉,此則以坎為月,配離為日,日反為隂,月反為陽乎?頤言靈龜,言十朋之龜,未嘗有離體。爻有兑月、兑雨,而兑象不言。巽之用巫,鼎之得妾,皆言于長女之爻,此則于少女言之。凡若此類,不可悉舉。又自坤而降,或曰其于人、其于地、其于馬、其于輿、其于稼、其于木,惟乾獨不言。蓋物不足以盡卦,則正言為天、為地之類;卦不足以盡物,則有其于木、其于人之類。乾之為道,萬物无不周徧,偶舉一物,不足以盡之也。

 

右第十一章。

《本義》:此章廣八卦之象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再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负责版主】:待申请(点此查看申请说明)

【四库书目】:第47经部第四十一•易类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天书易经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十二》說卦传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140.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十二》說卦传-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