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卦爻辞所见商代贞人考-韩高年

《周易》卦爻辞所见商代贞人考-韩高年

韩高年――――――――(西北大学文史学院,甘肃兰州730070)

摘要:《周易》卦爻辞中记录了许多的人的名字,这些贞人又见于甲骨丈,并且大部分贞人的活动年代也可以确定。这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证明《周易》一书的材料来源及成书时间。

《周易》卦辞中的“x贞吉)”一类的句中,”x”位置上的一字,如“永”、“”等,旧注常释为贞问涉及的事项。这不仅不合《周易》句法常例,而且也与通行的占卜贞问实例相矛盾。排比卦爻辞中相同类型的句例,这类句子中的“x”,大部分是专有名词,似为贞卜人物的名字,甲骨卜辞有许多与《周易》卦爻辞贞人同名的例子。《周易》卦爻辞的一部分来源于甲骨卜辞。另外,卦爻辞中多记载殷商及商周之际史事。由此推断,《周易》卦爻辞中的贞卜人物,很有可能就是卜辞中的同名的贞卜人物。这个问题对于研究《周易》的时代和编辑、以及商周文化的相互关系等一系列相关课题有重要的学术意义,故本文略陈己见.以就正于学界。

一、“贞”字旧注之误与相关问题

旧说对“x贞吉(凶)”一类句子的误读,根源于对句中“贞”字的错误理。卦爻辞中的“贞”字,首见于《乾》卦,旧注颇有疑问。《文言》日:“元者,善之长也;者,嘉之会也;贞者,事之干也;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日‘乾,元,亨,利,贞’”。以贞为贞正坚固之意,并君子“四德”之一。按《文言》发挥“四德”之说,实本《左传·襄公九年》穆姜所云。汉魏以至唐宋,诸家说《易》者,无不沿袭《易传》之说。如朱子(周易正义》引《子夏传》分析说:”‘元,始也;亨,通也;利,和也;贞,正也。’言此卦之德,有纯阳之性,自然能以阳气始生万物,而德元始、亨通,能使物性和谐各有其利,又能使物坚固贞正得终。”就是沿袭旧说。

“贞”字在卦爻辞中的出现频率很高,因而“贞”字是理解《周易》卦爻辞的一把钥匙。如释贞为正,准此以读《易》,殊觉许多辞例文义难通。释贞为正,很有商榷的必要。《尚书·洛浩》:“视予卜休,吉,我二人共贞。”据上下文意,“二人共贞”意谓周公、召公二人共同贞问营洛之事而得此恒吉。《说文·卜部》:“贞,卜问也。”《周礼·太卜》:“凡国大贞”,郑玄注引《易·师》“贞大人吉”,谓“贞之为问,问于正者,必先正之,乃从问焉。“贞字当从郑说,作“贞问”解。可惜许慎和郑玄的话并没有引起后人的重视。甲骨卜辞的发现和研究,为重新解读先秦典籍提供了重要依据。罗振玉《殷墟书契考释》首肯许慎《说文》对贞字的解释,揭示“贞”字本义说:“古经注贞皆训正,惟许书有卜问之训。古谊古说,赖许书而仅存者,此其一也。”近人李镜池《周易欲辞考》比较研究甲骨卜辞与《周易》笙辞,于贞字的解释能力破旧注的影响,亦可谓独有会心。其文云:

自从《文言传》袭取了《左传》所载穆姜的话之后,《乾》卦就有了“四德”元,亨,利,贞;《乾》卦“四德”说流行之后,“贞”字之本义就沈埋了几千年,知道的人极少。这实在是件奇怪的事实。许懊的《说文解字》,虽是很得人赞扬信奉的一部字典,但它说,“贞,卜问也”,可是总没有人相信他这个说法;单瞧见了《彖传》上“贞,正也”一个解释,便大家死死地构守着,竟贯漱了二千年来易学家的脑髓,无人敢发异议。直到大批的殷墟甲骨发现,卜辞中几乎每条都用着这个“贞”字,于是“贞”的本义才恢

卦爻辞中的“贞”字依甲骨卜辞之“贞”的用法,作“卜问”解,看来是没有问题的。然而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海外汉学界的一些汉学家却认为贞字为卜问之义是后起的解释,以为卜辞中的“贞”意为“正”,或意为“鼎”,“某贞”是言“由某人正之”,或指“theritualperformedatthecauldron”(在鼎前举行仪式)。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卜辞贞辞是为问句的争论,争论的结果,证明释“贞”为“卜问”是确凿不移的。但近年出版的有关《周易》的注解类的书籍,多数仍因袭旧说,说明“新说”尚未引起治《易》者的普遍重视。“贞”字对理解卦爻辞“x贞吉(凶)”一类的句子很关键,是本文进一步论证的基础,故特作申述如上。

二、“x贞吉(凶)”句式及“贞”前一词的性质

“贞”的本义是“卜问”,是动词。这样,”x贞吉(凶)”,则是一个主谓结构。句中“x”位置上的一词,是名词主语,“贞”是动词谓语,“吉(凶)”则表示贞问之事的吉凶与否、应验与否,是补语。据甲骨文的文法和语法研究成果,完整的甲骨卜辞一般包括叙辞、命辞、占辞、兆辞等部分。如:“庚戌卜(叙辞),亘贞王弗疾骨(命辞)。王占日:“勿疾(占辞)。一二三(序数),上吉(兆辞),四五(序数)。”(《丙编》334)但一般以上成份都具备的卜辞并不多,大多数辞例只具备叙辞、命辞、兆辞等主要的几项。陈梦家先生指出:“凡卜辞前辞作‘甲子卜某贞’时,我们很容易的决定‘某’是卜人;凡前辞作‘甲子卜某’时,‘某’可能是卜人,也可能是命辞的开端。”与卜辞相类,《周易》卦爻辞一般也主要由叙事之辞、贞问之辞、兆辞等部分组成,不过卦爻辞也常有省略。“x贞吉(凶)”就是一个省略形式。“x”为贞卜人物,“贞”以前为叙述之辞;“贞xx”(如“贞疾”、“贞建侯”等)为贞

问辞,类似于卜辞中的命辞。这里讨论的“x贞吉(凶)”式,“贞”后面显然省略了贞问的内容;“吉(凶)”则是表示筮占结果的兆辞。对比甲骨卜辞和卦爻辞,”x贞吉(凶)”类句子中的“x”当为贞卜人物无疑。甲骨卜辞中有贞人的文辞,“贞”字之前的表示贞人的一词,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直书贞人之名,有时也只标明其身份。前者例子很多,不繁举。后一种情况如《合集》18793:“癸亥卜,史贞旬无囚……”又如《合集》24939:“乙酉卜,祝贞惟今夕告于南室。”二例中的“祝”、“史”都是职官名称,而非贞人的私名。

考察《周易》卦爻辞中“x贞吉(凶)”类句子中的”x”的性质,似亦有两种情况:一是句中的“x”仅表明人物的身份,不书人名。二是直书贞问者的名字。先看第一种,如下面的几例:

1.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望,君子征凶。(《小畜·上九》)

2.如如,乘马班如,匪寇,婚礴。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屯·六二》)

3.及道坦坦,幽人贞吉。((·九二》)

上例中的“妇”、“女子”、“幽人”都是指明贞问者的身份。“妇”为殷商时期商王后妃的生称,习见于甲骨卜辞。郭抹若在其《骨臼刻辞之考察》一文中指出,武丁卜辞习见的“妇某”,如“妇好”、“妇妊”等,乃是殷王的妃殡的生称。陈梦家进一步推断,“妇”系一种妇女的身份,“妇”后一字是其名。

甲骨文“女”、“母”同形,上面第二例中的“女子”之“女”,疑借为“母”,“女子”即“母子”。商人以干支命名,有“母辛”、“母庚”、“母壬”、“母癸”之称(《甲》2902),均指殷人的先姚。陈梦家指出甲骨文先妣有在庙名后系以私名的,如“妣甲龚母”,“龙母”或直行分书,或横行合书。其它如“母辛”、“母庚”无不如此。由此可知“母”、“女”二字不别,合书分书同用,则“娅”等字应作“亚母”,也是先妣的私名。卦爻辞“女子”,与此同例,应指殷人之某位先妣。至于“幽人”,或以为指幽囚之人,也是只交待身份。

第二种情况是“贞”前一字为贞人之私名。如下面的例子:

1.元亨,利北马之贞。君子有彼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此辞为两次筮占,“利”前为一次,之后为另一次)

2.不克,复即命渝,安贞吉。(《讼·九四))

3.吉。原盆,元永贞,无咎不宁方来,夫凶。《

4.贡如濡如,永贞吉。(《责·九三》)

5.王用享于帝,吉;或之十朋之龟,弗克违,永贞吉。(《益·六二》)
6.无咎,弗过遇之,往厉必戒,勿用永贞。(《小过·九四》)
7.有位,无咎。匪,元,永贞悔亡。(《萃·九五》)
5.床以足,蔑贞凶。(《剥·初六》)

9.剥床以辫,茂贞凶。(《剥·六二))

10.拂经,居贞吉,不可涉大川。(《颐·六五))

11.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征凶,居贞吉。(《革·上六》)

12.小亨旅贞吉。((旅》)

13.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九三》)

14,屯其青,小贞吉,大贞凶。(《屯,九五》)

和直书贞人之名的一类卜辞相同,上举卦爻辞中之“安”、“永"、“蔑"、“艰"、“居"、“旅”等,亦为贞人私名。各例“x贞吉(凶)”之前的部分一般是叙事之辞,指出占卜涉及的事宜,”x贞吉(凶)”则是占辞或验辞。一般来说,卦爻辞叙事之辞与断占之辞的结果相符,说明《周易》记录下来的大都是应验的占例,个别时,也有两人共贞,而结果不同的,如第14例即是。

总括以上14例,”x贞吉(凶)”的“x”的位置上的贞人,出现次数分别是:“安”2次,“永”5次,“蔑”2次,“居,,2次,“艰,,l次,“旅”l次,“小”1次,“大”1次。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的贞人中的大多数,也出现在“利x贞”一类的卦爻辞文句当中“x”的位置上,对此也应予以考察。

三、“利x(之)贞”句式及“x”的性质

“贞”作“卜问”解,那么《周易)卦爻辞中的“利x(之)贞”句式的语法结构及意义可明。高亨元亨利贞解》释“利”云:“《周易》利字皆谓利益。其日‘无不利’者,言有所举事,筮遇某卦爻无有不利也。其曰‘无攸利’者,言有所举事,筮遇某卦爻无所利也。其日‘利某事某人某方’者,言筮遇某卦爻则利某事某人某方也。其日‘利贞’者,犹言利占也。此乃《周易》利字之初义也。”如此,则“利x贞”意谓“利于x卜问”,或“x的卜问有利”;从语法结构讲,则是一个复合式的动宾结构,宾语部分包含一个主谓结构。作宾语的主谓结构中的“x”为名词。

从动词“贞问”的施事者只能是人这一事实可以推断,这类句子中的“X”,只能是参与占卜的贞问之人。和“x贞吉”一类句式中的“x”一样,“利x贞”句式中贞前一词,也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只标明贞卜人物的身份类型,第二类是直书贞人之名。第一类如:

1.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否》)

2.亨,同人于歼,利涉大川利君子贞。((同人))

3.窥利女贞。(《观·六二》)

4.利女贞。(《家人》)

5.眇能视,利幽人之贞。(《归妹·九二》)

6.进退,利武人之贞。((·初六))

第1、第2两例中的“君子”,指统治者,或有才德的人。3、4两例中的“女”亦当如上文,与甲骨卜辞中的用法相同,作“母”,为先王妃殡的专称。“幽人”已见上文,第6例中的“武人”也是只点明其身份。

第二种情况也是“贞”之前的一词直书贞人之名。如:

1.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坤》)

2.利永贞。(《坤·用六))

3.其趾,无咎,利永贞。((艮·初六》)

4.盘桓,利居贞,利建侯。(《屯·初九》)

5.系丈夫失小子,有求,得,利居贞。(《随·六三》)

6.噬干得金矢。利艰贞,吉。(《噬喷·九四》)

7.利艰贞。(《明夷》)

8.良马逐,利艰贞,日闲与卫,利有攸往。(《大畜·九三))

第l例中的“牝马”一词比较特殊,以后世避讳的眼光来看,不大可能有这样的人名。然而甲骨卜辞中有名“彘”((前)4·51·l)、“犬”((甲》对39,3917)、“犬”(《粹》271,《库》1753,(前》l·41·5)的卜人。金文中亦有名“豕”的人物。这说明商代人取名,并不忌讳动物。卦爻辞“牝马”或即此类。

上面所举“利x(之)贞”第二类句子中的“x”的位置上出现的其余贞人,“永”2次、“居”2次、“艰”3次,亦见于上文所述“x贞吉”一类句式中,其详细情况留待下文进一步考察。另外还有两个比较特殊的例子,要稍加说明。《·上六》云:“利于不息之贞。”此例中的“不息”是否为贞人,尚不能确定,姑且存疑。

另外,《大壮·上六》:“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艰则吉。”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释》认为此处“艰,,与甲骨卜辞“艰”同义,宜训为旱,《说文》:“艰,土难治也,从堇艮声。”是其引申义。按“艰则吉”一句之“则”,疑为“贞”字之误。如此,则这句应为“艰贞吉”。“艰贞吉”又见于上举之《泰》、《噬磕》、《明夷》、《大畜》四卦爻辞。虞翻释艰为险(李道平周易集解纂疏》引),与卦爻辞文例不符,也与相关的卦爻辞文句上下文意思不连属。《泰》、《噬喷》、《明夷》、《大畜》四卦,分别说饮食、婚嫁、马政、祭祀等事宜,与旱灾毫无关系。若释此“艰”为“旱”,则全句意谓“早贞问无咎”,不成句子了。退一步讲,既使原本作“艰则无咎”,也不能推论《周易》中的“艰贞吉”中的艰为旱义,由此来看,《泰》等四卦“艰贞吉”中的“艰”字,决不会是旱或者险,只能是贞人之名。

四、卦爻辞贞人考略

为论述之便,兹综合本文第二、三两部分所论,将卦爻辞中的贞卜人物的出处、出现次数和相关卦爻辞中与时代有关的人和事,略作考证,并列表说明如下:

只标明身份 贞人 出处 次数 相关事迹考略
女子 1 女子即“母子”,为一殷先妣;《屯》卦言建侯,清人李道平引干宝说,以为此记“周业方初,故必建侯以扶屯难也。”
小畜 1 “妇”为殷王妃缤之生称;荀爽以为“密云不雨自我西郊”,象文王也。又上九之“月几望”与《归妹》卦爻辞同义。
君子 否、同人 2 《否》,郑玄日:“犹封囚文王于羑里之狱,四臣献珍异之物,而终免于难,‘系于苞桑’之谓。
武人 1 《九家易》载:礼封赏出军,皆先告庙,三军之命,将之所专,故日“巽在床下”。此卦盖记古代之军礼。
幽人 履、归妹 2 《归妹》卦爻辞“帝乙归妹”,记商末之事。
观、家人 2 甲骨文“女”、“母”同形,母为殷人先妣之专称。
比、、小过益、艮、坤、萃 7 《比》:“不宁方来,后夫凶。”《象》云此为“先王建万国,亲诸侯。”《益》卦“或益之十朋之龟”记初民社会之经济生活。前人以《坤》为殷代之物候月令。
1 上九:“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眺;丧牛于易,凶。”此卦记商人祖先王亥丧牛于易的史实,王国维、顾颇刚均以为商代之事。
 

 

直书其名

1 《屯》卦记原始时代之抢婚习俗,来历必早。余说同前。
1 甲骨卜辞及商周金文中多有“小子某”、“小某,,之称,“小”或即此类人之简称。
革、颐、屯、随 4 干宝、崔觐以为《革》叙述武王克商之事。初九、六二,象文王遵养时晦,等待时机;九三、九四,言陈师牧野,一朝克之;九五、上六,云周召之徒,化殷顽民。
泰、噬嗑、明夷、大畜 4 《泰·六五》“帝乙归妹于祉”,《明夷)“箕子之明夷”.均记商末之事。
讼、坤 2 前人以《坤》为商易《归藏》。
2 蔑为商人隆祀之神.常与伊尹、黄尹配祭,详见下文。

 

上表所举之前6个,明显可见是贞卜人物,前人也有相同看法。高亨《元亨利贞解》认为;

某人贞吉;(1)《师》;“贞丈人吉。”(《集解》)引崔憬曰;“《子夏传》作大人”。(2)《》;亨,贞大人吉。”“贞大人吉”者,大人有所占问,筮遇此卦则吉也。(3)《履·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贞吉。”幽,囚也。“幽人贞吉”者,被囚之人有所占问,筮遇此爻则吉也。(4)《恒·六五》:“恒其德,贞妇人吉,夫子凶。”“贞妇人吉,夫子凶”者,妇人有所占问,筮遇此爻则凶也。(5)(旅):“小亨。旅贞吉。”旅,客也。“旅贞吉”者,客人有所占问,筮遇此爻则吉也。

可以看出,高先生认为“x贞吉(凶)”的“x”是“某人”,是很正确的。据此常例,他认为“旅”指人而言,也很有启发意义。但据我们的研究,“旅”是商代贞人之私名,并不是高先生所说的泛指“行旅之人”。理由详见下文,兹不赘述。

另外,上引高先生文中所举(1)、(2)、(4)三例为“贞x吉”,句式与“、贞吉(凶)”有所区别,不能混为一谈。这类句子中的“x”,专指贞问之事所涉及到的人物,不一定是贞人,这是应当分开的。

依卦爻辞文例,及高氏之说,可以类推,上表中所列后面的8个也应当是贞人。其中以“永”在卦爻辞中出现的频率最高,前人之说与我们的分歧也最大,故有先行辨析的必要。在传统说解中,高亨释“利永贞”之永说:

占问长期之休咎,谓之永贞。《周礼·太祝》:“掌六祝之辞,以事鬼神示,祈福祥,求永贞。”《左传·宣公三年》:“成王定鼎于郏辱,卜世三十,卜年七百。”求永贞为求永贞之吉。今人往往占问一生或一岁之休咎,殆亦所谓永贞。《比》之“永贞无咎”,《贲》之“永贞吉”, 《萃》之“永贞悔亡”,《小过》之“勿用永贞”,其义均同。

按前引高说以为“x贞吉(凶)”的“x”是“某人”,堪称卓见,而此又释“永贞吉”之永为永久,则对前一说又是一种否定。我们认为,这里的“永”,仍应作贞卜之人解。这是因为:

一、从本文二、三两部分的分析可知,”x贞吉(凶)”和“利x贞”两类句式中的“x”,据《周易)中类似实例为贞筮人物。如释“永”为长久,则与卦爻辞句例相矛盾;

二、高氏所依据的《周礼·太祝》较《周易》卦爻辞后出,“求永贞”之说盖从《左传·襄公九年》鲁穆姜之说而来,实不足据。

三、卦爻辞及殷墟卜辞常例,常确切地指明占问的时限,较少泛指。如《颐·六三》:“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又《临》:“元亨,利贞至于八月,有凶。”《》:“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翼·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这些例子中,“十年”、“至于八月”、“先甲三日,后甲三日”、“先庚三日,后庚三日”等,均为确定贞问的时限,其作法是必指出很具体的贞问时限,很少有模糊不确定的。这与甲骨卜辞相同。

四、《周易》卦爻辞“永”字有用作“长久”意的用法,但句式和语序与“永贞吉”、“利永贞”一类句子不同。如《讼·初六》:“不永所事”,此例中的“永”表示时间“长久”,但与贞问无关。卜辞中“永”为“长久”的用法也与卦爻辞相似,如“惟父庚奏庸,王永。”(《合集》25632)这类用法在卜辞中也很少见。西周铜器铭文中,“永”用作“永久”一义的例子屡见不鲜,反映了当时人求永久的时代心理,故“子子孙孙,永宝用之”等句子,为金文习见,这说明词义的变化或衍生有其历史性。综上所述,可以肯定,卦爻辞中的“永贞”之“永”并不是确定贞问时限的用语,不能解释为“长期”、“长久”。从第一类标明身份的卦爻辞文例推断,’‘永”只能是贞卜人物的名称。

在上文论述的基础上,下文将对卦爻辞中贞人的事迹和时代作进一步研究。

五、贞人“蔑”、“安”、“居”的时代

蔑见于《剥》卦,凡两次。颇疑这个蔑可能就是甲骨卜辞中受到商人隆重礼祀的“蔑”。据卜辞记载,蔑常与黄尹或伊尹同辞并祭,如:

1.其又(侑)蔑(及)伊尹。((甲)883)

2.乙亥卜,教贞,又伐于黄尹,亦又于蔑。((前》l·52·3)

3.…贞,王又匚于蔑唯之…(《乙》7799)

4.贞于蔑。((人》7肠)

5.贞于蔑,又。((外)230)

6.乙印卜,余求于蔑,三牛,允正。“合集》14811)

7.其有岁于蔑,三十羊。(《屯南》2361)

第1例说向蔑和伊尹进行侑祭。第2例则记伐祭和俏祭黄尹和蔑。第4、5两例均言与蔑有关的贞问,尤其与卦爻辞所载接近。例6、7说求福佑于蔑,和对其进行岁祭。据岛邦男《殷墟卜辞综类》,关于蔑的辞例共计有30余条,兹不赘举。仅从上举,即可见在商人的心目中蔑和黄尹、伊尹的地位相当,也是很崇高的。关于蔑的确切身份,有神名说与殷商旧臣说两种意见,其实这两说并不矛盾,在殷人观念中,有功烈者死后受祭,自然成为神而高高在上,所以蔑之为神为人其实相同。

山海经·大荒西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日常阳之山,日月所入。有寒荒之国,有二人:女祭、女。”郝懿行《义疏》:“当为字之伪。”《山海经·海外西经》:“女祭、女戚在其北,居两水间,戚操鱼鱼,祭操俎。”郝摊行《义疏》:“女戚一日女。”学者们认为,卜辞中的蔑即《山海经》中的“蔑”,其时代可能在商代早期。

《剥·初六》云:“剥床以足,蔑贞凶。”《六二》又说:“剥床以辨,蔑贞凶。”前人说此卦以为人病剥床,贞问吉凶。从卜辞来看,商代贞病于先王旧臣的例子很多,《周易·剥》中提到的“蔑”,可能就是商代早期的蔑。蔑本不是贞人,大概因为以诸事“贞于蔑”很灵验,所以《周易·剥卦》卦爻辞的编者把向蔑贞问的实例记录了下来。后来的人为整齐全书体例,误以“蔑”为贞人,作“蔑贞吉”。接下来讨论《坤》、《讼》二卦中的贞人“安”的时代。“安”见于卜辞,且与贞卜有关,很可能就是卦爻辞中的贞人“安”。甲骨文中有向“安”贞问的记录。如:

1.贞于安有灾。(《乙》1920)

2.…未卜,安…(《乙》叭万心)

3.丁酉卜,翌日,戊王其过于安,无灾。(《京》4581)

4.御石于安,豕又(侑),十又。(《乙》6690)

前两例是贞问于安,第3例中“过”字用法当与金文相同,通。“包字上半部+内亡(打不出来)”,意为祈求。辞言王祈于安,无灾。由此来看,安与蔑的身份一样,其地位也不算低,似乎也不是专业的贞人。甲骨文“御”为祭名,常为禳灾析福,如“御水于土”(《合集》10152),是为了解除水患御祭于土。第4例说为石头的灾异对“安”进行御祭。

卜辞中的“安”,似乎是以地得姓氏。甲骨文“安”又作地名,是商的方国。如以下二辞:

1.安受黍年。(《哲庵》47)

2.壬戌卜,贞,王其田安,无哉。(《明》142)

卜辞凡言“某受年”,“某”均是地名或方国名。可知第1例中的“安”是与商关系密切的方国。第2辞记贞问王到安去打猎是否顺利,安亦为地名。

安方为殷代之重要方国,其族人余裔,至周代而绵绵不绝。“安”氏族又多见于周代金文,盖即商代“安”族之苗裔。见于西周早期的安族后裔有《安父鼎》铭(“安父作宝尊彝,”)当中所载的“安父”;西周中期的有《公贸鼎》铭(“叔氏使布安伯”,)中所载安国族首领“安基伯”,以及《孟姬安鬲》铭(“孟姬安自作宝鬲,’)中的“孟姬安”;甚至在春秋战国时期,还有关于安族后裔的记载。

卦爻辞中的贞人“安”见于《坤》、《讼》二卦。《讼·九四》载:“不克讼,复即命渝,安贞吉。”《坤》卦说:“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象》释卦辞云:“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后顺得常。西南得朋,乃与类行。东北丧朋,乃终有庆安贞之吉应地无疆。”似与出行田猎有关。上文所举卜辞中,亦记载王贞问田于安方是否吉凶,二者似乎有某种联系。另外,上文引述前人以《坤》为商易《归藏》,《坤》卦爻辞所述为商代安阳地区的物候月令。如果上述观点能成立,那么,我们可以推测,卦爻辞中的贞人“安”,当即商代参与贞卜的“安族之首领”的“安”。

春秋时期的《居簋》,是名叫“居”的人所作器,但作器之人可能并非卦爻辞中的贞人“居”。不过因为贞人居见于《革》、《颐》、《屯》、《随》四卦,我们已经证明《屯》卦贞人“女子”为商人某先妣;又据干宝、崔觑以为《革》卦载武王克商事。这些卦爻辞相互关联,《屯》、《革》记商代事,可以推断“居”也应当是商代贞人。

根据上面的论证,大体可以推断,见于(周易·剥》卦的贞人蔑,就是殷王旧臣,是商代早期人物,其事迹又见于《山海经》。因为年代久远,其事迹在流传中有讹误和分化。见于《坤》、《讼》之卦、爻辞的贞人“安”,可能就是商代安方的首领“安”。见于《革》、《颐》、《屯》、《随》四卦的贞人居,也是商代人物。因为材料缺乏,以上三个贞人的具体时代还无法确定。

六、《周易》“永”、“旅”、“大”并非西周金文中的同名人物

《周易》卦、交辞中的“永”、“旅”、“大”在殷商卜辞和西周金文中都有同名人物出现。

西周金文中之“永”、“旅”、“大”,与《周易》卦爻辞中之“永”、“旅”、“大”有以下几点不同:一、身份不同。金文中之“永”,与“旅”为周王行政大臣、统兵武官,而《周易》卦爻辞中之“永”与“旅”则为专门从事占卜的贞人。考之先秦典籍及甲骨卜辞,似无王之贞人带兵打仗及因功受封的记载。
二、时代悬殊。金文中之“永”,与“旅”为周代共王、昭王及厉王时人,而《周易》卦爻辞草成于周初,因此卦爻辞中之“永”、“旅”、“大”等贞人,至迟为周初人。时代悬殊,可知金文中的“永”与“旅”、“大”并非卦爻辞中之“永”与“旅”、“大”,只是同名而已。

七、《周易》“永”、“旅”、“大”为商代贞人

甲骨文中的贞卜人物“永”、“旅”、“大”,又在时代和身份特点两方面,都与卦爻辞贞卜人物吻合,可以推断,《周易》卦爻辞中的“永”、“旅”、“大”,很有可能就是甲骨卜辞中所见的殷商时代的同名贞卜人物。据《殷墟甲骨刻辞摹释总集》所录贞人“永”的辞例,有《摹释》3317、3332等近百条,限于篇幅,不繁举。陈梦家(殷代卜人篇―甲骨断代丙篇》指出武丁时代宾组卜人共十六人,其中就有“永”。据此来看,《周易》卦爻辞中的“永”,可以确定是商王武丁时代的卜人。

下面再谈“旅”。根据陈梦家《卜人断代总表》,“旅”是商王祖甲时代“出组尹群”卜人。他在卜辞中出现的次数很多:有《粹》201,224,438;《金》79;《库》1183,1204,1221;《束》138等,以及(摹释》26306,26308,26314,26317,26326,26334等整版卜辞。据笔者粗略统计,涉及贞人“旅”的卜辞约有100多条。在祖甲时代的卜人中,出现的次数是比较多的一个。从其贞问的事项来看,有贞问商王周祭这样大型祭祀仪式的,也有贞问王出行吉凶的,还有贞旬的等等,可见贞人“旅”在祖甲贞人中的地位是不低的。

甲骨卜辞所见与《周易》卦爻辞贞人同名的,还有“大”,据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之“卜人断代总表”,“大”是祖庚祖甲时期出组大群贞人,但其活动时间一直延续到廪辛末期。据统计,贞人“大”的出现次数也在70次以上。有《摹释》23559、乃570、23571、23430、22965、22957、22920、22926、22759、22599、22616、22548、22591、23073等70条之多。由此来看,《周易》卦爻辞中的“大”、“小”,亦有可能是贞卜人物,而不应是抽象地指称大事小事的“大”或“小”。我们的理由如下:第一,同样出自占卜的记录,且身分相同,都是贞人。第二,卦爻辞句法及常用语与卜辞类似,说二者在形式上有继承关系。三代文化前后继承,孔子说:“殷因于夏,礼所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就是这个道理。先秦古书《世本》说“巫作筮”,巫咸是商汤玄孙太戊时人,由此可见可见商人有筮法是可以肯定的,周人的筵法由商人的发展而来。

第三,《周易》卦爻辞在继承整理前代卜筮记录的基础上编成,其中多记载商代史事,如王国维考定《周易》卦爻辞中的“王亥丧牛于易”,王亥为商汤前七世祖先。《史记》作振,《索隐》谓《系本》作核。顾颉刚《周易卦爻辞中的故事》一文考证卦爻辞中载有“王亥丧羊于易”、“高宗伐鬼方”、“帝乙归妹”、“箕子明夷”、“康候用锡马蕃庶”等历史事件,前两事是商代的,后三事是商末周初的。廖平也以为“《易》出于商人,经由孔修”;丁山、郭沫若等指出《既济》、(未济》记载“高宗伐鬼方”的事;刘先枚的研究结论是:《》卦记载王季一生的行事;《蛊》卦则记载了武王伐封的历史事件;陈梦家则更直截了当地说:“卦爻辞故事五之四为殷史,五之一虽非殷,而康侯封卫,卫是殷人的地方;而卜辞与卦爻辞术语的一致,和辞语的相同处,在在都证明《易》与殷人的关系。”近两年来,研究《周易》的学者们也根据新出考古资料从多方面证明《周易》用商的事实。

第四,贞人“旅”见于《周易·旅卦》卦爻辞,“王亥丧羊于易”的故事也出自《周易·旅卦》、《益卦·六二》:“永贞吉,王用享于帝,吉。”记载贞人“永”贞问“王用享于帝”之事,为殷墟卜辞所常见,似亦记商代之事。

易学家黄寿祺说:“西周以前的漫长岁月中,古人就已经运用以八卦重成的、类同《周易》六十四卦的符号进行占筮活动,甚至还附有简单的筮辞;到了殷末周初,当时的学人(或筮人)对旧筮书进行了革故鼎新的改编工作”…时当为商朝未亡,周朝鼎盛之际,约公元前11世纪。”黄氏对《易》之编辑成书的结论,为当代有识之专家如李学勤等先生的研究所证实。《易》初编于商、周之际,且利用了商代卜筮记录,比较符合实际。“永”乃是武丁时代贞人,“旅”、“大”为祖甲廪辛时代贞人,这也与《周易》卦爻辞编辑情况相符。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名词解释 《周易》卦爻辞所见商代贞人考-韩高年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11.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资深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官方客服团队

为您解决烦忧 -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周易》卦爻辞所见商代贞人考-韩高年-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