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五》第40卦-解卦:雷水解卦(坎下震上)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五》下经第40卦-解卦雷水解卦上)

原文利西南无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本義》:解,難之散也。難既解,于平易安靜,不欲久為煩擾。西南,平易之地也。卦辭大意如此。按:本卦與反對,解之西南,即蹇之西南。先儒或謂蹇有,故利西南,不利東北。解則艮變震,故但言利西南,不復言東北。愚又謂解與互易,中亦有象。西南坤位,在蹇為利往之方,在解則為休息之地。坎在下,无逆流之理,故曰无所往,與下有攸往相對。

 

黄氏日:抄曰:古注:无難可解則來復,有難而往則以夙為吉。蓋兩開其端也。程傳乃云:其始未暇有為,既安定則為可久之治。晦菴非之。蓋或為或不為,惟其當而已。合從古注。今按:來復當指九二,謂蹇之九五來居于二,而陽復于下卦也。難雖解,或恐有意外之事,故既曰无所往,又曰有攸往。攸往似指九四,謂蹇之九三本艮止不動,今往居四而為震也。復則俟其來而吉,往則利于夙而吉者,謂无事則宜緩待,有事又宜速往也。總是發明利西南之義

愚又按:往來二字,原從反對卦出,似不必說卦變。

《本義》謂:來,三往居四,入于坤體;二居其所,而又得中。据朱子之說之,三往居四,互易者三四兩爻,于二无涉;二居其所,固未嘗變也。必欲作卦變看,又不若謂解自來,以二五互換,于來得中之義,似為明白。餘詳升卦

【原文】彖曰解,險以動動而免乎險,解。解,利西南,往得眾也;其來復吉,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一作坼,解之時大矣哉。

《程傳》:坎險震動,不險則非難,不動則不能出難。

李隆山曰:以畫觀之,四隂二陽,坎險在前為蹇;四隂二陽,坎險已通為解。解者,蹇之反也。以卦觀之,坎上震下為屯,坎下震上為解。解者,屯之反也。蹇止乎險下,不若屯動乎險中;屯動乎險中,又不若解動乎險外。

愚按:坎居下卦者凡七,本卦與蹇反對解之,坎險在内,震動在外,二居中而不動,用四之動以免乎險,此卦之所以立名也。在蹇謂之得中,在解謂之得衆。古注以西南為衆,《程傳》以西南為坤體,今兼二解而會通之。震上二爻皆坤土,坤為衆,得衆之象也。二之得中,與訟卦剛來而得中同。蹇一陽往上,解一陽來下,皆以陽爻為主也。往有功,即上文往得衆之義。但四已入震體,為出險之主,往則夙吉,一切除奸去暴,當如之迅發,方可奏功也。《本義》以得衆屬九四,以得中有功皆指九二,竊恐未安。以上釋彖之義已盡,下復推言解道之大。天地之慘舒,時也。時未至,不得不斂;時至,不得不解。雨自天施,雷自地發,雷雨交作,氣之解也。百果草木甲拆,形之解也。甲拆二字不平,勾萌為甲,開展為拆,直到甲拆時,然後萬物皆相見。甲拆總是一個震,合乾之木果,震之果蓏,震之木,而共成其為解。解之時,豈不大矣哉!但言時而不言用者,解之用己,顯于時行物生之中矣。

趙汝楳曰:言百穀,此言百果者,四陽之月,百穀皆未萌芽也。

張中溪曰:之碩果不食,藏天地生物之仁也。解之百果草木皆甲拆,發天地生物之仁也

【原文】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宥罪

《程傳》謂:于赦宥二字分别輕重說。

 

張中溪曰:雷者,天之威;雨者,天之澤。威中有澤,刑獄中有赦宥也。

洪覺山曰:赦者,釋之也;宥則寛之而已。愚竊按雷屯,雲之未成雨者,雷雨作則既雨矣。以草木驗之,屯時根荄尚在地中,解時勾萌已出地上,乃造化與物更新之會。勿論過罪,概從開釋,乃是君子體天地之仁而行春令時也。周禮司刺掌赦宥之法,必經三赦三宥,然後寘刑,即《尚書》宥過无大,罪疑惟輕之意

【原文】初六无咎

【原文】象曰:剛柔之際,義无咎也

【初隂柔,居坎下,何以云无咎?因與四應。四動而出險,初无所為,惟四是從,事得其宜,所以无咎。小象推原无咎之義,歸諸剛柔之際。蓋人情當初解之時,往往彼此不交。今柔得剛之應,而兩相交際,于義斷之,自當无咎也。雖是剛柔相際,要重柔得際乎剛一邊,方合夫子語意。一說剛謂二,柔謂初,與坎卦剛柔際之義同。從近言,亦得

【原文】九二:田獲三狐,得黃矢,貞吉

【原文】象曰:九二吉,得中道也。

《程傳》:九二以陽剛得中,上應六五,用于時者也。必須能去小人,則可以正君心而行剛中之道。先儒亦多以解為去小人之卦。

愚按:荀九家坎為狐,中爻互離,離位居三,三狐之象。狐者,妖媚之獸。坎為戈兵,矢之象。田者,力而取之也。二剛而得中,黄者中色,矢者直物,君子之象也。上應六五,操舉錯之權,有獲狐得天之象。近與三比,三狐專指六三一爻負乘之小人也。爻辭雖未說破君子小人,而其象已具。二之獲狐,與四解拇、上獲隼同為去小人之爻。小人之變態多端,以其媚惑則謂之狐,以其卑賤則謂之拇,以其隂鷙則謂之隼耳。孔疏云:凡物不獲則兩失,獲則兩得。矢所以射狐,狐獲則黄矢亦反矣,故貞吉。

愚按:二以剛居柔,本中而不正。爻詞曰貞吉,象不言貞,而但云得中道,可見君子之去小人,亦不在太過。只是虚中能照,使其善惡自无遁形,所謂无偏无黨,王道蕩蕩是已。《本義》于此爻取象,既云未詳,復云卦凡四隂,除六五君位,餘三爻即三狐,則初、上兩爻皆小人矣。細玩爻詞,似難盡合。

胡雲峯曰:二欲其獲狐,四欲其解拇,上欲其射隼,三則直指其為小人,五則直欲其退小人。一卦六爻,而去小人者居其五,得其義矣

【原文】六三:負且乘,致寇至,貞吝。

【原文】象曰:負且乘,亦可醜也,自我致戎,又誰咎也。

【此卦中之小人也。先儒謂蹇難之時,君子小人雜進。難既解矣,過可赦,罪可宥,小人必不可不去。負且乘,非言其既負而且乘,是言其當負而且乘,為僭竊之象。愚又謂六三以隂險之才,踞坎之上,在二陽之間,上既負四,下且乘二,居之不疑,為有識者所鄙,雖貞亦吝,况不正乎?二、四與上皆欲去三者,賴五為解主,卒能退小人。脫不幸上无明君,如熙、、紹聖之朝,合衆賢之力,攻王、蔡而不能去寇,其如負乘者何?象詆之曰可醜,說可醜便有致戎意。誰咎上著一又字,見得咎自己致,于人何尤?聖人之惡小人如此。

【原文】九四:解而拇,朋至斯

【原文】象曰:解而拇,未當位也。

【程、朱皆以拇指初。

愚按:王輔嗣曰:四失位而比于三,故三得附之為其拇。李鼎祚曰:四交震體,震為足,拇居足下,猶三居震下,奔走趨附之象。今從之。拇當指三而字,當指四而拇者,見三為四所親也。故為告四之辭曰:必解去汝之拇,而後朋之至,斯相孚信。拇不解,未有相信者也。二與四同德,故稱朋。自初至五,位皆不當。小象獨于四指出未當位三字,蓋以四為震主,恐其有私暱六三之意,故特深儆之。若以拇指初爻,剛柔正應,似非解去之義。

【原文】六五:君子維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原文】象曰:君子有解,小人退也。

古注云:以君子之道解難小人,猶知服而无怨。程、朱皆謂君子之解,以小人之退為驗。

愚按:君子小人于六五發之,五柔中,與二正應,又近與四比,得二陽之力,有進君子退小人之象。此時狐已獲矣,拇已解矣,大度之君更不用他術,惟有一意蕩滌,與之氷消霧釋,同遊赦過宥罪之天,不獨君子朋至斯孚而吉,抑且有孚于小人矣。四、五爻兩孚字相應,蓋小人向來止知結黨結仇,今見朝廷寛大若此,彼將爽然自失,不惟斂其跡而有以服其心。然則小人之退,非君子退之,乃小人自退也。一說維字作防維之義,小人反噬之禍卒至不可解者,皆由君子之不解者先之,故必自解其維,乃可以孚小人。又一說君子維有解吉,言解之吉者,維用君子一事而已。兼存以備考。

【原文】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无不利。

【原文】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愚按:射隼有兩解,有以三言而上射之者,有即以上言者。今以上射六三為正解。公,上六也。隼指六三,與上敵應,不相與。三之所云致戎者,上亦其一。中爻自二至四互離,為戈兵受射之象,不是謂隼集高墉,謂公在高墉之上,俯而射隼,有居高必獲之勢,所以无不利。三負隂險之才,當險難既除時,又將發天下之大難,故小象斥之以悖。悖者,大逆之罪名也。計其竊位擅權已非一日,至此則悖逆之跡昭然難掩,射而獲之,乃可解悖。繫傳所謂藏器于身,待時而動,何不利之有也?不然,一擊不勝,小人之為害于君子,可勝言哉?漢之竇武、何進,唐之李訓、鄭注,可鑒也。諸爻惟六三為小人之尤,亦可醜也,猶未見其為惡以解悖也,其惡著矣。以字重看,有與衆共棄之義,勿謂赦過宥罪與除逆去奸有二道也

 

周易玩辭集解卷五

<經部,易類,周易玩辭集解>

 

【点校底本】:欽定四庫全書

【资料录入】:丁不二

【初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再次点校】:暂无(点此查看点校说明)

【负责版主】:待申请(点此查看申请说明)

【四库书目】:第47经部第四十一•易类

收藏 (0) 打赏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分享从这里开始,精彩与您同在
点赞 (0)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果来源或作者有误,请及时联系我们更正;易友发布及投稿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尊重行业规范,本站不承担因此类问题带来的一切责任;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太极之巅-最全易经解读网站 六十四卦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五》第40卦-解卦:雷水解卦(坎下震上) https://yijing.taijidian.cn/10091.html

太极之巅创始人,一个强迫症的易学爱好者。

相关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
  • 0 +

    访问总数

  • 0 +

    会员总数

  • 0 +

    文章总数

  • 0 +

    今日发布

  • 0 +

    本周发布

  • 0 +

    运行天数

人更三圣 世历三古 其大无外 其小无内
(清)查慎行撰《周易玩辭集解•卷五》第40卦-解卦:雷水解卦(坎下震上)-海报

分享本文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