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之巅
最全易经学习网站

易经中的“乘、承、比、应”

不二阅读(2378)

屯卦六二乘马班如

《周易》里“承乘比应”,是讲爻与爻之间的关系。承、乘、比、应反映的是卦象内部相关两爻之间的关系,可总结为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承。

所谓“承”,乃承载、承上、烘托之意。就像古时候的马车,是用来承载乘客的。凡下爻紧承上爻谓之“承”。多指阴爻上承阳爻,象征柔弱者顺承刚强者,或贤臣辅佐明君之意。

举例:

“承”有三种情况:其一;在六爻卦中,若一个阳爻在上,一个阴爻在下,则此阴爻对于上面的阳爻来说,称为“承”。

以旅卦为例,卦中阴爻六五在阳爻上九之下,六五爻承上九爻,古人称“五承上”,所以《彖》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顺乎刚”。

其二;在一个六爻卦中,一个阳爻在上,数个阴爻在下,则下边几个阴爻对于上面这个阳爻来说,可称为“承”。

以谦卦为例,阴爻初六、六二都在阳爻九三之下,故初六、六二爻对九三爻来说,皆称“承”,即初承三、二承三。故象曰:“劳谦君子,万民服也”。

其三;相同属性的两爻有的时候也可称“承”。

乘,

所谓“乘”,是乘驾、驾驭,居高临下之意。就像车上的乘客。阳尊而阴卑。一般来说,若阴爻在下、阳爻在上,则称阴承阳(就是阴乘载阳),此为顺、为吉;若阳爻在下、阴爻在上,则称阳乘阴(就是阴乘驾阳),此为逆、为凶。

举例:

凡上爻乘驭下爻谓之“乘”。多数指阴爻乘阳爻,称“乘刚”,象征臣下欺辱君王,小人欺凌君子,多不吉不善。但阳爻居阳爻之上则不言乘,认为这是常理。由此可知《易》阳尊阴卑的思想。

“乘”有两种情况,其一;是在卦中一个阴爻在上,一个阳爻在下,则此阴爻对于下面的阳爻来说,称为“乘”。

以屯卦为例,六二、上六爻辞皆曰“乘马班如”,震初爻,坎五爻皆为马,六二乘初九,上六乘九五,有“乘马”之说。谓之“二乘初”,“上乘五”。所以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

其二;是几个阴爻都在一个阳爻之上,则这几个阴爻对于这一阳爻来说,称为“乘”。

以震卦为例,初九阳爻之上有六二、六三两个阴爻,九四阳爻之上有六五、上六两个阴爻,故为“二乘初”、“三乘初”,“五乘四”、“上乘四”。故象曰:“震来厉,乘刚也”。由于爻位远近不同,乘刚的程度也不同,二、五乘刚近,三、上乘刚远。所以内卦乘刚迫,外卦乘刚缓。

 

比,

所谓“比”是两个相邻的爻称作比,是比邻、比肩的意思。就像跟你一起肩并肩走路的好朋友。如果相比的两爻是一阴一阳,异性相吸,就更加亲近一些。要说明的是,相邻两爻,一爻为阴一爻为阳,则善为“比”。以刚比刚或以柔比柔,则无相求相得之情。

举例:

如初爻与二爻,二爻与三爻,三爻与四爻,四爻与五爻,五爻与上爻,皆可称为“比”。

以比卦为例,六四阴爻居阴位,得位,与九五爻有相“比”的关系,所以象曰:“比于贤,以从上也”。而六三则承乘皆阴,上下“比”皆是同性,故有“比之匪人”之辞。

再如中孚卦六三爻“得敌”,三不当位,三四皆阴,失比,故称“得敌”。总之,凡阴阳相遇为朋友类,若阳遇阳,阴遇阴,则皆为敌。

应,

所谓“应”,是对应、应合的意思。指上下卦爻位置对应的呼应关系。就像同盟关系,不在一起,但一呼就应。初与四、二与五、三与上就有了对应关系。应是一种应合、应援,有应当然是好事。但这种对应关系要从“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易理上去观察。一般说,在相应位置上的两爻如果是一阴一阳,即可成为阴阳正应;如果是两阳或两阴,即构成相斥关系。

举例:

《易纬·乾凿度》曰:“三画以下为地,四画以上为天”,“易气从下生,故动于地之下则应乎天之下。动于地之中则应乎天之中。动于地之上则应乎天之上”。

就是说,在六爻卦中,初爻与四爻,二爻与五爻,三爻与上爻之间,有一种同志联盟的关系,故称之为“应”。“应”和“比”一样,也强调阴阳相“应”。同性相斥,异性相感。若以柔应柔或刚应刚,则无相求相得之情,也就没有“应”的关系。

以既济卦为例,初九爻应六四爻,六二爻应九五爻,九三爻应上六爻,皆为阴阳相应。

反之,在艮卦中,初六爻与六四爻,六二爻与六五爻,九三爻与上九爻,皆柔应柔,刚应刚,是为“无应”或“敌应”,故彖曰:“上下敌应,不相与也”。

一般的卦都是以刚柔两爻相应。但有时,也有卦中的一爻与数爻有呼应关系的状况。如比卦,彖曰:“上下应也”。九五为刚,其余五爻皆为柔,是上下五柔应一刚之象,象征四方诸侯对君王臣服。

 

作者:乘愿而来

原标题:《周易》这玩意儿其实挺好玩儿(十九)——承乘比应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13ca278f4495

来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文在原基础上有改动。作者简书发布的文章非常优秀,推荐关注。地址https://www.jianshu.com/u/83b52c557e3f

易经六爻中什么是中正当位?

不二阅读(1240)

“位“显然是指人所处的客观环境,当位不当位的观念是在提醒我们应当做与自己本分相一致的事情,在其位谋其职。

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中庸》

得位当位和失位:

每卦的初、三、五位是奇数位,属阳位。二、四、上位是偶数位,属阴位。凡阳爻居阳位,阴爻居阴位,称“得位”,也称“得正、当位”。反之,凡阳爻居阴位,阴爻居阳位称“失位”,也称“失正、不当位”。

 

一般情况下,得位象征得道,符合客观规律,是吉利的。失位象征失道,违反客观规律,是凶险的,但二者在一定条件下,又是可以互为转化的。

中正当位

中正当位

刚中、柔中、得中和中正

当爻居于二爻位、五爻位时,因这二个爻位分别是上下卦的中位,所以称“得中”。

阳爻居中位,叫刚中,阴爻居中位叫柔中。占筮得此情况,吉利。一般情况下,如不当位,但能得中,仍可吉利。

二爻为臣位,五爻为君位,如果阴爻居二爻的位置,阳爻居五爻的位置,表示君臣各安其位。在这两种情况下,该爻既当位(阳爻居阳位,阴爻居阴位),又处于“中位”,所以是既中且正,称之为中正之位,简称中正。十分完美,占筮得此情况,大吉。《周易》崇尚中“中”的观点,与儒家重视“中庸”之道非常一致。“正”象征事物发展遵循正道,符合规律。

以下是对六爻中正当位的总结。

初六:【阴爻处阳位】失位、失正、不当位

六二:【阴爻处阴位】得位、中正、得中、柔中、当位、

六五:【阴爻处阳位】失位、得中、柔中、

九二:【阳爻处阴位】失位、刚中、不当位、

六三:【阴爻处阳位】失位不当位

九四:【阳爻处阴位】失位、不当位、

上九:【阳爻处阴位】失位、不当位、

六四:【阴爻处阴位】得位、得正、

上六:【阴爻处阴位】得位、得正

初九:【阳爻处阳位】得位、得正、

九三:【阳爻处阳位】得位、当位、

九五:【阳爻处阳位】得位、中正、得中、刚中、当位、

中国历朝历代易学名著总览

不二阅读(1479)

易经,周易

一、先秦、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代

1、先 秦

三坟

传说中我国最古的书籍。《左传.昭公十二年》∶“左史倚相,是能谈三坟、五典、八索、九丘。”杜预注∶“皆古书名。”具体所指,众说不一。三坟在《汉书.艺文誌》、东汉刘歆《七略》、《隋书.经籍誌》中均未提及。现有《三坟书》(亦称《古三坟书》)一卷。北宋元丰年间张商英自称得之于民家,宋晁公武《郡斋读书誌》认为系张商英所伪造,陈振孙《书录解题》也认为是张氏伪作,但说毛渐得于唐代民间。明何镗刻入《汉魏丛书》,前有毛渐序,并题作晋阮咸注,历代替视为伪作。全书分为山坟、气坟、形坟,分别解说三易。山坟,为天皇、伏羲氏之易,即连山∶气坟,为人皇、神农氏之易,即归藏。形坟,为地皇、轩辕氏之易,即周易。名衍为六十四卦,系之以传,且杂以《河图》。一般认为系五代或宋时道家假古书《三坟》之名而伪作。(见《说郭》第五册)。

古三坟 见“三坟”条。

山坟

《三坟》之一。现存最早版本见于明人所刻《汉魏丛书》,一般认为系五代或宋人伪作。据称《山坟》保存了《连山易》概貌。

载有“连山易爻卦八宫分宫取象歌”∶“崇山君、君臣相、君民官、君物龙、君阴后、君阳师、君兵将、君象首;

伏山臣、臣君候、臣民土、臣物龟、臣阴子、臣阳文、臣兵卒、臣象股;

列山民、民君食、民臣力、民物货、民阴妻、民阳天、民兵器、民象体;

兼山物、物君金、物臣木、物民土、物阴水、物阳火、物兵执、物象春;

潜山阴、阴君工、阴臣野、阴民鬼、阴物兽、阴阳乐、阴兵妖、阴象冬;

连山阳、阳君天、阳臣干、阳民神、阳物禽、阳阴礼、阳兵遣、阳象夏;

藏山兵、兵君师、兵臣佑、兵民军、兵物材、兵阴谋、兵阳阵、兵象秋;

叠山象、象君日、象臣月、象民星、象物云、象阴夜、象阳昼、象兵气。”今有人认为《连山》八宫卦歌词以山(艮)为首描绘了崇山、伏山、列山、兼山、潜山、连山、藏山、叠山等八种山,反映了古代人民的山居生活。其中君、臣、兵等文字,反映了奴隶主任意杀戳奴隶、臣下的阶级状况。阴、阳、春、秋等文字说明《连山》卦中已出现阳以配春、阴以配秋的观念,反映当时“五行”说开始萌芽。据此歌《连山易》的八卦名称是∶君、臣、民、物、阴、阳、兵、象。此说尚缺乏论据,未得到公认。

气坟《三坟》之一。现存最早版本见于明人所刻《汉魏丛书》。一般认为系五代或宋人伪作。据称《气坟》保留了《归藏易》概貌。

载有“归藏易爻卦八宫分宫取象歌”∶“天气归、归藏定位、归生魂、归动乘舟,归长兄,归育造物,归止居城、归杀降;

地气藏、藏归交,藏生卵、藏动鼠、藏长姊、藏育化物、藏止重门、藏杀盗;

木气生,生归孕、生藏宫、生动勋阳,生长元胎、生育泽、生止性、生杀相克;

风气动、动归乘轩、动藏受种、动生机、动长风、动育源、动止戒、动杀虐;

火气长、长归从师,长藏从夫,长生志,长动丽、长育违道、长止平、长气顺性;

水气育、育归流,育藏海、育生援,育动渔,育长苗、育止养、育杀畜;

山气止、止归约、止藏渊、止生貌、止动济、止长植物、止育润、止杀宽宥;

金气杀、杀归尸、杀藏基、杀生无忍、杀动干戈、杀长战、杀育无伤,杀止动。”歌中列地、天、木、风、火、水、山、金等八物象。今有人将此与通行本《周易》八卦作比较发现,《气坟》有“金”而没有“泽”字。认为歌中“归生魂”、“归育造物”、“藏生卵”、“藏育化物”等强调土地与事物生长化育的关系。“山气止”、“止长植物”、“止育润”、“止杀宽宥”强调了山地的生殖作用,反映戒止滥捕滥杀禽兽的思想,说明《归藏易》已进入农业发展时期,人们对土地功能的认识和应用已渐深化。较之《连山易》,“山”退居到次要地位,《连山》与《归藏》为两个时代。两者思想认识有所差异。《连山》依赖自然、崇拜山林;《归藏》顺应自然,且有改造自然的观念。并据此歌认为《归藏》八卦名称是地、木、风、火、水、山、金、天。八气发生、发展和转化过程,都按“归、藏、生、动、长、育、止、杀”几种动态排列。“归藏”是表示天象的圆形结构,按五行运转确定方位。此说尚缺乏论据,未得到公认。

形坟

三坟之一。现存最早版本见于明人所刻《汉魏丛书》。一般认为系五代或宋人伪作。据称形坟保留了《乾坤易》《周易》的前身的概貌。

载有“乾坤易爻卦大象八宫分宫取象歌”∶“乾形天、地天降气、日天中道、月天夜明、山天曲上、川天曲下、云天成阴,气天习蒙;

坤形地、天地圆丘、日地圜宫、月地斜曲、山地险径、川地广平,云地高林、气地下湿;

阳形日、天日昭明、地日景随、月日从朔、山日沉西、川日流光、云日蔽雾、气日昏部;

阴形月、天日淫、地月伏辉、日月代明、山月升腾、山月东浮、云月藏宫、气月冥阴;

土形山、天山岳、地山磐石、日山危峰,月山斜巅、川山岛、云山岫、气山岩;

水形川、天川汉、地川河、日川湖、月川曲池、山川涧、云川溪、气川泉;

雨形云、天云祥、地云黄英、日云赤昙、月云素雯、山云叠峰、川云流章、气云散彩;

风形气、天气垂氤、地气腾氲、日气昼围、月气夜圆、山气笼烟、川气浮光、云气流霞。”今有人认为,歌词中“乾”升到了首位,以纯乾为八卦之冠,突出了“乾形天”、“阳形日”的地位,反映了已由氏族社会进入阶级社会,重父统的“殷道亲亲”的观念已为重母统的“周道尊尊”思想所代,反映了以父系为主体的社会制度到周代已完全确定。歌词对“天”、“日”、“阳”等卦象推崇极高;对“地”、“月”、“阴”等卦象只作自然描述。有重男轻女、崇阳抑阴倾向,带有一定政治色彩。乾为天,坤为地,“天尊而地卑,贵贱有别。”乾为龙(周以龙为饰),坤为虎(殷以虎为饰),龙居天上,虎居地上。所以龙为帝王之徵,虎为臣属(如虎将之类),虎不及龙。乾健而坤顺,故坤必承乾。并据此歌认为《乾坤易》八卦之名为∶乾天(天),坤地(地),阳日(日),阴月(月),土山(山),水川(川),雨云(云),风气(气),《乾坤易》即《周易》,是表示地象的方形结构,用“天、地、日、月、山、川、云、气”八个物质概念纵横相乘,构成八八六十四卦。一说《形坟乾坤易》不等于《周易》,从《乾坤易》到《周易》,至少又过了几百年时间。以上研究均以承认《古三坟书》为前提,因缺乏足够论据而未得到公认。

周易

中国古代研究、占测宇宙万物变易规律的典籍。包括《易经》和《易传》两大部分。《易经》内容包括六十四卦卦象、卦辞、爻辞、三百八十六爻辞(乾、坤二卦分别多出用九、用六爻辞)。文字古奥,蕴义精深。《易传》是对《易经》所作的解释。共有十篇∶《彖》上下、《象》上下、《系辞》上下、《文言》、《序卦》、《说卦》、《杂卦》。又称《十翼》。对其书名,理解不一。“周”有周代、周地、周遍、周环等不同解释,“易”有变易、简易、不易、交易、对易等不同解释。关于作者和成书年代向有争议。《汉书.艺文誌》提出“人更三圣,世历三古”之说,认为伏羲氏画八卦,周文王演六十四卦、作卦爻辞,孔子作传解经。“五四”以后,史学界提出怀疑,有周初说、春秋中期说、战国说等不同观点。现存主要版本有两种∶通行本与马王堆帛书本。影响最大的通行本有魏王弼注本、唐孔颍达疏本(即《周易正义》)、宋朱熹《周易本义》本。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周易》与传世各家《易》本均有不同,是现存最早的别本。《周易》注本,古今不断,多达千馀种,影响较大的有∶唐李鼎祚《周易集解》、孔颍达《周易正义》,宋程颐《程氏易传》、朱熹《周易本义》,现代闻一多《周易义证类纂》、高亨《周易古经今注》等。

易经

(1)指《周易》,原名《易》。因汉儒将其列入六经,故称。(2)指《周易》中相对《易传》而言的经文部分。由卦符、卦名、卦辞、爻题、爻辞构成。共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加上乾卦、坤卦的“用九”爻,“用六”爻,共三百八十六爻,即有六十四卦爻辞。合计共四百五十条,四千九百多字。一般认为是卜筮记录。内容涉及自然现象、历史人物事件、人事行为得失、吉凶断语。可分为象占之辞、叙事之辞、占兆之辞。其成书年代及作者迄今仍无定论。《汉书.艺文誌》提出“人更三圣,世历三古”之说,认为伏羲氏画八卦,周文王演为六十四卦并作卦爻辞,孔子作传解经。后世提出怀疑。“五四”以后学术界普遍认为《周易》经文非文王、周公所作。证据是卦爻辞中讲到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有的出于文王、周公之后。如晋卦卦辞∶“康候用锡与蕃庶,昼日三接。”近人顾颉刚认为康候即卫康叔,为周武王之弟,称康叔,其事迹在武王之后。(周易卦爻辞中的故事)故认为《易经》是西周初叶掌卜筮之官所作。陈梦家认为是殷之后遗氏所作,郭沫若认为是楚人臂子弓所作,日本人本田成之亦认为是楚人所作,李镜池认为是周王室太卜、筮人所作。对成书时间,顾颉刚、余永梁认为是西周初期或前期;李镜池始认为西周初期,后认为是西周晚期;陈梦家认为是西周;郭沫若认为是战国初期;本田成之认为是战国晚期。近代大多数认为∶《周易》卦爻辞的基本素材是西周初期或前期的产物,因所提到的历史人物和事件,均不晚于西周初期,因而成书当不晚于西周。持春秋说、战国说者均未将其与传文分开考察。卦爻辞亦不出于一人之手,是卜筮者长期摸索积累的结果。《易经》原来未附《易传》,自西汉费直始,得以《彖》、《象》、《系辞》等传解经。以后郑玄和王弼皆以传附经,故现存版本基本上是经、传合刊的。

易传

亦称《易大传》、《十翼》。《周易》组成部分。分十篇∶《彖》上下、《象》上下、《文言》、《系辞》上下、《说卦》、《杂卦》、《序卦》。《彖》说明《易经》各卦之义,专门解释卦名、卦象、卦辞,而不涉及爻辞;《象》说明《易经》各卦的卦象、爻象;《文言》专门解释乾、坤两卦卦义;《系辞》通论《周易》原理;《说卦》解释八卦性质、方位和象徵意义;《序卦》说明六十四卦排列次序;《杂卦》说明各卦之间错综关系。其成书时代有战国说、战国初年说、战国末年说、秦汉之际说几种。郭沫若认为∶《说卦》、《序卦》、《杂卦》是秦以前作品;《彖》、《系辞》、《文言》是秦时荀子门徒所作。《象》又在《彖》之后。(周易之制作时代)李镜池认为《彖》、《象》在秦汉间,《彖》、《系辞》、《文言》在汉昭、宣之间,《说卦》、《序卦》《杂卦》在照、宣之后,宣、元之间。《周易探源》张岱年认为∶《易大传》的年代应在老子之后,庄子以前。其中《系辞》是战国中后期作品,《象》较《彖》稍晚。(论易大传的著作年代与哲学思想)多数学者认为成书于战国时代。对各篇形成年代又有不同意见。关于作者,有孔子说和非孔子说两种。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汉书.儒林传》云∶孔子盖晚而好《易》,读之韦编三绝,而为之传。《汉书.艺文誌》∶“孔子为之《彖》、《象》、《系辞》、《文言》、《序卦》之属十篇。”均为孔子所作。宋欧阳修《易童子问》始疑《系辞》非孔子作,清代崔述认为《彖》、《象》也非孔子所作。近人以为“十翼”非孔子所作。但也有人以为《易传》确为孔子所作。(金景芳《周易讲座》)对各篇作者尚有争议。《易传》在东汉以前是独立的。西汉田何将“十翼”与经文各自为篇。费直始把乾卦的《彖》、《象》、《文言》附合于经。以《彖》、《象》、《系辞》等传解经。东汉郑玄又以《坤》、《文言》和各卦的《彖》、《象》诸传,附于经后。《易传》流传下来最早的本子是魏晋时期王弼、韩康伯注本,唐代孔颍达《周易正义》作疏。宋代朱熹《周易本义》曾依程颐意见,对《系辞》中个别章节作了调整。宋朱熹作《周易本义》又恢复把经和十翼分开。今通行本仍将《彖》、《象》、《文言》附于各卦经文后,其他各篇附于全部经文之后。老子相传为春秋末期楚国苦县老聃撰。又名《道德经》、《老子五千文》。道家学说的主要经典之一。其道生论及有无辩证思想与《周易》颇多相通之处。今人有以为《老子》即《周易》之注文,其说尚难得公认。现存版本以1973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书甲、乙抄本为最早。

2、两 汉

子夏易传

旧本题卜子夏撰。原书久佚,流传于世者有数种,皆系后人伪作。其一为西汉刘歆《七略》所著录,王俭《七誌》称其为西汉韩婴所作;其二为《隋书.经籍誌》所著录,仅二卷,乃魏晋间人伪作。隋唐时人将此视为解《易》最古之书,学者常相称引。唐开元七年,玄宗曾欲颁行天下,令儒官详定,因刘知儿、司马贞等人力议其伪而作罢(事见《唐会要》卷七十七)。此书于代宗后亡佚,清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有辑录本。其三为《宋史.艺文誌》所著录,共十卷,宋晁说之《传易堂记》称其为唐末张弧所撰。此书以王弼《周易注》为底本,阐述义理。以儒家之“王道”与《周易》相附会。其四为今传本,十一卷。为何人之伪作,尚不详。《子夏易传》,收入纳兰性德《通誌堂经解》、张海鹏《学津讨源》及吴骞之义疏中,吴氏义疏较他书为精审,李氏木犀轩有稿本。清张澍据唐孔颍达《周易正义》、陆德明《经典释文》、李鼎祚《周易集解》诸书所引辑成《子夏易传》一卷,收入《二酉堂丛书》;另有清黄奭及孙冯翼之辑本,分别收入《汉学堂丛书》及《孙氏五种》。

周易丁氏传

西汉丁宽撰,清马国翰辑。二卷。《汉书.儒林传》称丁宽“作《易说》三万言,训故举大谊而已。”《汉书.艺文誌》载丁氏易八篇。《隋书.经籍誌》未著录,则其书于隋时已佚。清马国乾采摭遗文,辑为二卷。其据陆德明《经典释文.叙录》之《子夏易传》下引荀勖云∶“丁宽所作”,谓丁氏传一子夏而成,或如毛苌之于诗传,故既辑录《子夏易传》,又以《子夏易传》为《丁氏易传》。《文苑英华》载唐司马贞云∶“王俭《七誌》引刘向《七略》云《易传》。子夏韩氏婴也。”又《汉书.艺文誌》载《易》十三家,有“韩氏二篇”,注“名婴”,韩氏二篇即《子夏易传》。荀勖乃晋人,所处时代远后于刘向。而国翰不从刘向之说,徒据荀勖一语,遽以《子夏易传》属之于宽,殊为未审。收入《玉山房辑佚一书》。

周易淮南九师道训

西汉淮南九师,甭马国翰辑。一卷。《汉书.艺文誌》载《易》十三家,有《淮南道训》二篇。注云∶“淮南王安能明《易》者九人,号九师。”高诱《淮南鸿烈解.序》云∶“与苏飞、李尚、左吴、田由、雷被、毛技、伍被、晋昌等作人及诸儒大山、小山之徒,讲论道德,总统仁义,而著此书。”其书唐初尚存。马国翰据《淮南鸿列》所引,辑为一卷,然遗漏者颇多。近人撰《淮南子周易古义》,徵引颇详。其书义蕴宏深,与《文言》、《系辞》相表里。收入《玉函山房辑佚书》。

灵棋经

旧本题西汉东方朔撰,或题淮南王刘安撰。二卷。为后世术士所依托。《隋书.经籍誌》著录《十二灵棋卜经》一卷。在此之前,《南史》已载“客从南来,遗我良材,宝货珠玑,金碗玉杯”之繇,此为《灵棋经》第三十七卦象词,则其书当出自六朝以前。其法以棋十二枚,刻上、中、下字,四掷而成卦,以其所掷面背相乘,得一百二十四卦,每卦各有爻词。《宋史.艺文誌》载李进注《灵棋经》一卷,已佚。《明史.艺文誌》载明初刘基仿照《周易象传》之体,为之作注,以申明其义。刘基于《后序》中谈及《灵棋经》之大要,其称∶《灵棋》象《易》而作,以“三”为经,“四”为纬。“三”以“上”为君,“中”为臣,“下”为民。“四”以“一”为少阳,“二”为少阴,“三”为太阳,“四”为老阴。少与少为偶,老阴与太阳为敌。得偶而悦,得敌而争。或失其道而偶反为仇,或得其行而敌反为用。阳多者道同而助,阴盛者志异而乖。有天一阁本,后采入《四库全书子部术数类》。

易林

旧本题西汉焦赣(字延寿)撰。十六卷。明郑晓《古言》、清顾炎武《日知录》以焦延寿为汉昭、宣二帝时人,而其书多引昭、宣以后之事,故疑为东汉以后他人所依托。清人沈炳巽《权斋老人笔记》、牟庭《翟云升易林校略序》考证为东汉崔篆所作。其书以一卦演变为六十四卦,六十四卦共演变为四千零九十六卦。每卦之下皆有韵文繇辞,用以占验吉凶。为后之以术数谈《易》者所推崇。有士礼居黄氏刻本,清乾隆五十六年重刊《汉魏丛书》本。

周易京氏章句西汉京房(君明)撰,清马国翰辑。一卷《经典释文.叙录》载《京房章句》十二卷,又引《七录》云十卷,录一卷目。《隋书.经籍誌》云“十卷”。马国翰采辑唐孔颍达《周易正义》、陆德明《经典释文》、李鼎地《周易集解》及北宋晁说之、吕祖谦等所引,为一卷。其与张惠言《易义别录》所辑相出入,晁说之《易训诂传》、吕祖谦《古易音训》所引者,惠言均遗之。收入《玉函山房辑佚书》。

京氏易传

西汉京房撰。三卷。三国吴人陆绩注。《汉书.艺文誌》作十一篇,与今本不同。《文献通考》作四卷,将《杂占条例》一卷和《易传》三卷合为一书。《搜神记》等书引京房《易传》,其文大多不见于此书,疑为另一书。其书虽以《易传》命名,并不注释经文,也不附合《易》义。而以乾、坤为根本,以坎、离为性命,统摄六十四卦,用世应、飞伏、游魂、归魄等解说爻、卦之关系,实为象数之学。上、中两卷释卦。以八卦分八宫,每一宫一纯卦统七变卦,而注其世应、飞伏、游魂、归魄诸例;下卷总论象数与卦爻之关系。首论圣人作《易》揲蓍布卦,次论纳甲法,次论二十四气候配卦,与夫天、地、人、鬼四易,父母、兄弟、妻子、鬼等爻。龙德、虎形、天官、地官与五行生死所寓之类。京房传焦延寿之学,而推衍灾样,更甚于延寿。《京氏易传》以阴阳五行之说,把自然界之灾变现象,附会成人事变化中祸福之迹兆,宣扬“天人感应”。后世钱卜之法,即出于此。京房之著作多达十四种,清乾隆年间编《四库全书》时,已佚十三种,唯此书得传。有清乾隆五十六年金溪王氏重刊《汉魏丛书》本、天一阁刊本、张海鹏《学津讨源》本、沈果堂校本。

京氏易

西汉京房(君明)撰,清王保训辑。八卷。京房解《易》著作,除《京氏易传》三卷留传于世外,其它著作,皆已失传。王保训于《汉魏丛书》所收《京氏易传》三卷之外,采录遗文,辑为《京氏易》八卷。卷一为《周易章句》∶卷二为《易传》;卷三、卷四为《易占》;卷五为《易妖占》、《易飞候》;卷六为《别对灾异》、《易说》、《五星占》、《风角要占》;卷七为《外传》;卷八为《灾异后序》、《周易集林》、《易逆刺》、《律术》。卷首附载《序录》、《传述》、《论证》三篇。全书约四万馀字。京房说《易》之散见遗文,大辑录在内。有《木犀轩丛书》本。

太玄经

亦称《扬子太玄经》,简称《太玄》、《玄经》。《四库全书》为避康熙皇帝玄烨之名讳,改为《太元经》。西汉扬雄撰。《新唐书.艺文誌》作十二卷,《文献通考》作十卷。其书模仿《周易》体裁而成。分一玄、三方、九州、二十七部、八十一家、七百二十九赞,以模仿《周易》之两仪、四象、八卦、六十四重卦、三百八十四爻。其赞辞,相当于《周易》之爻辞。《周易》有《彖传》、《象传》等“十翼”,作补充说明,《太玄经》亦作《玄冲》、《玄摛》等十篇作补充说明。“玄”,意为玄奥,源出《老子》“玄之又玄”。《太玄经》以“玄”为中心思想,揉合儒、道、阴阳三家思想,成为儒家、道家及阴阳家之混合体。扬雄运用阴阳、五行思想及天文历法知识,以占卜之形成,描绘了一个世界图式。提出“夫作者贵其有循而体自然也”、“质干在乎自然,华藻在乎人事”等观点。《太玄经》含有一些辩证法观点,对祸福、动静、寒暑、因革等对立统一关系及其相互转化情况均作了阐述。认为事物皆按九个阶段发展,在每一首“九赞”中,皆力求写出事物由萌芽、发展、旺盛到衰弱以至消亡的演变过程,甚至说天有“九天”,地有“九地”,人有“九等”,家族有“九属”。凡事都用“九”去硬套,反映了扬雄的形而上学观点。东汉宋衷及三国吴人陆绩曾为《太玄经》作注,晋人范望又删定二家之注,并自注赞文。另有北宋司马光《太玄经集注》、清人陈本礼《太玄阐秘》等。《太玄经集注》有清嘉庆刻本,《太玄阐秘》有清末刻本。

易纬

解释《周易》经传文之纬书,称为《易纬》。《易纬》共有八种∶《乾坤凿度》、《乾凿度》、《稽览图》、《辨终备》、《通卦验》、《乾元序制记》、《是类谋》及《坤灵图》。宋人晁公武《郡斋读书誌》误将《乾坤凿度》及《周易乾凿度》并为一书,后《永乐大同伴》亦合加标目,致有《易纬》七种之说。其成书年代,历代争议颇多,以南朝刘勰“纬起哀平”(即纬书始于汉哀帝与汉平帝之间)说为是。即当成于西汉后期。其八种,皆为东汉郑玄所注。原书因隋炀帝禁毁而失传,后人有辑佚本。明孙《古微书》、清马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及黄奭《汉学堂丛书》均有辑录。以赵在翰所辑《七纬》和乔松年《纬捃》较为完备。

乾坤凿度

《易纬》八种之一。亦称《坤凿度》。二卷。《隋书.经籍誌》、《新唐书.艺文誌》及宋王尧臣《崇文总目》均未著录。至宋元年间始同。《绍兴书目》有《仓颉注凿度》二卷,当为宋人所依托。其书分为上下二篇,上篇论四门、四正、取象、取物,以至卦爻蓍策之数;下篇论坤有十性,而推及于荡配、凌配,又杂引《万形经》、《地形经》、《制灵经》、《蓍成经》及《含灵孕》诸纬书之文。内容多属荒诞不稽,文字亦晦涩难懂。

周易乾凿度

《易纬》八种之二。亦称《易纬乾凿度》、《乾凿度》二卷。东汉郑玄注。“乾”指天;“凿”,意为开凿;“度”指路。“乾凿度”,含有开闢通向天上之路之义。东汉班固《白虎通义.天地篇》中曾引用《乾凿度》之文,则其书于东汉初年已流行。上卷解说《周易》之性质、八卦之起源、卦爻象之结构及筮法之体例;下卷论证九宫、四正、四维皆合于阴阳之数。书中许多地方对《京氏易传》进行了阐发,对汉唐《易》学之发展起过很大影响。《汉书》、南北朝诸史及唐孔颍达《五经正义》、李鼎祚《周易集解》常相徵引。《乾凿度》提出比较系统的宇宙生成论。其图式为∶太易→太初→太始→太素→浑沦→天地→万物。认为由“寂然无物”之“太易”到“太始”,乃从无形到有形之过程;“太易”是“未见气”之虚无寂静状态。“太初”为“气之始”,至“太始”阶段才有形可见。“形变而有质”为“太素”。气、形、质三者浑然一体,即“浑沦”,“浑沦”又称“一”,即“太极”。由“太极”一分为二,“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再由天地产生人与万物。其天地万物生成说被后之道家和道教所吸取,宋明理学也受其影响。其书还论证封建道德与封建秩序的合理性。认为《易》之作用乃“理人伦而明王道”,大肆宣扬天人感应论。其太乙行九宫法,即后世《洛书》所从出。

周易参同契

早期道家炼丹理论著作之一。据现存最早注本唐代注本托名阴长生以及《正统道藏》容字号无名氏《周易参同契注.序》,作者有徐从事、淳于叔通、魏伯阳等人。这与内容文字有矛盾及其非一人一时之作相符合。原书今本三卷,五千六百馀字。有“万古丹经王”之誉。南宋朱熹谓此书“词韵皆古,奥雅难通”,也为诸多注家所共信。原书说∶“大易情性,各如其度;黄老用究,较而可御;炉火之事,真有所据;三道内一,俱出径路。”彭晓《周易参同契.鼎器歌明镜图》云∶“参同契者,参,杂也;同,通也;契,合也;谓与诸丹经理通而义合也。”故此《周易参同契》是关于《周易》理论、黄老学说、炼丹实践三合一的著作。全书论述鼎器、药物火候三大内容。鼎器主要是叙述“偃月炉”、“鼎器歌”,以《周易》乾坤二卦代表上鼎下炉。药物主要是铅汞二元配料,以金水、金木、金火表示,也以坎离二卦和白虎、青龙、金公、女表示;产物是“还丹”。火候表示为《周易》十二消息卦∶复、临、泰、大壮、决、乾、姤、遁、否、观、剥、坤。《周易参同契》由外丹金石而内丹气功,以船、汞分别代表人体肾、心及其体液和功能,言坎离、水火、龙虎之要,以阴阳五行、昏旦时刻为进退持行之候,给中国炼丹术以极大的影响。这表现在∶

(1)《周易参同契》为道家丹法理论之源;

(2)为道家丹术隐名之源;

(3)为道家宋元明清南、北、中、东、西各派所崇奉。至今仍为道家功法四大经典之一。《周易参同契》是中国也是世界炼丹史现存最早的著作之一,由于戴维斯、吴鲁强的译介,世界炼丹名著多种(如泰勒、荷姆拉德,瑞德,莱斯特诸家)以及《大英百科全书》第15版(1980)、李约瑟《中国科技史》五卷三分卷(1976)、精神分析学家荣格《全集》第十二、十三、十四卷等,均对《周易参同契》加以介绍。与西方炼丹术现存最早的公元四世纪的《圣马克书稿》只有孤本保存不同,《周易参同契》翻刻数百次,化身万千,注本据记载统计,约四十馀家,现可找到注本、批校本三十四、五种。《正统道藏》映、容、止、若四字号收《参同契》注八家十种,《四库全书总目》有《参同契》提要十一种,其中存目书五种,文渊阁《四库全书》收注本六种。道藏和《四库全书》两大丛书共同收入的有∶五代彭晓的《周易参同契通真义》、《鼎器歌明镜图》,宋朱熹《周易参同契考异》,宋陈显微《周易参同契解》,宋、元之际俞琰的《周易参同契发挥》、《释疑》。《道藏》另有(唐)容字号无名氏《周易参同契注》,唐(托名)阴长生《周易参同契(注)》。宋映字号无名氏《周易参同契注》,宋储华谷《周易参契注》。《四库全书总目》另有元陈致虚《周易参同契分章注》,明蒋一彪《古文参同契集解》等。存目书∶明张位《周易参同契注解》清李光地《参同契章句》清陈兆成《参同契注》,清袁仁林《古文周易参同契注》,清刘吴龙《古参同契集注》。两大丛书之外的重要注本,有明陆西星《周易参同契测疏》、《周易参同契口义》、清陶素耜《周易参同契脉望》清仇兆鏊《古本周易参同契集注》清董德宁《周易参同契正义》,清刘一明《参同契直指》等。各家注本,于功法上各有所见,同中有异。

五相类

相传东汉魏伯阳撰。据署名葛洪《神仙传》∶“(魏)伯阳作《参同契》、《五行相类》(别本作《五相类》)凡三卷,其说如似解释《周易》,其实假借爻象以论作丹之意,而儒者不知神仙之事,多作阴阳注之,殊失其旨矣。”《隋书.经籍誌》犹不载。《旧唐书.经籍誌》丙部五行类∶“《周易参同契》二卷,魏伯阳撰。《新唐书.艺文誌》五行类:“魏伯阳《周易参同契》二卷,又《五相类》一卷”。唐宋有阐发五相类之著作,正统道藏洞神部众术类“似”字号有《金碧五相类参同契》(初唐,托名阴长生撰)、《参同契五相类秘要》(正文唐代、托名魏伯阳;注文卢天骥,十二世纪初)、《阴真君金石五相类》(初唐,托名)。托名阴长生注《参同契》云∶“魏公恐学者难悟,故润色于其中,更撰《五相类》以证其《易》道。《五相类》者,以五行相类也。”后蜀彭晓注∶“且复撰此《五相类》一篇,补塞遗脱,则乾坤、阴阳、五行、终始之情性尽矣,还丹首尾法象之文旨备矣。”储华谷与陈显微、映字号无名氏均云∶“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即宋代以后均认为书名《五相类》,或《五行相类》。相类为可以相互作用的同类事物,《周易》仅有太极、两仪、四象、八卦、六十四卦,而无五行,《五相类》则系五行归类事物之相类。

三相类

即《五相类》一书之异题,自元代俞琰起认为应为《三相类》。杨慎古文本及其他白文本多如此。俞琰《席上腐谈》卷下云∶“《三相类》者,太易也,黄老也,炉火之事也。三者之阴阳造化,盖相类也,参即三也,同即相也,契即类也。”朱元育注《参同契》云∶“然则御政也,养性也,伏食也,总括三则曰三相类,一言以蔽之,则曰大易性情而已。盖日月为易,只是坎离二物,一阴一阳,一性一情,究不过身必两字,更能以中黄真意,和合身心两者归中,便是冒天下之道。黄老之所养,养此而已;炉火之所炼,炼此而已。此其所以为《三相类》也,此《三相类》之所以为《参同契》也。”

3、三国两晋南北朝

易注

三国吴虞翻撰。虞翻《易》学为汉《易》中以象数解《易》之代表,其发挥荀爽之刚柔升降说,将卦气说引向卦变说,以卦变说解释《周易》经传文。其卦变说之内容,主要包括乾坤父母卦变为六十四卦及十二消息卦变为杂卦。其书又提出旁通说,即一卦转化为与其对立之卦,六爻皆相反。其讲卦变、讲旁通,乃为使一卦变为两卦以上之卦,然后再以互体说、取象说,解释《周易》经传文。虞翻《易》学,将汉《易》引向繁杂之途,清代学者王夫之评曰∶“汉儒泥象,多取附会。流及于虞翻,而约象互体,半象变爻,曲以象物者,繁杂琐屈,不可胜纪。”《周易外传.系辞下传》清孙堂辑本为十卷,收入《汉魏二十一家易注》。清黄奭辑本为一卷,收入纳兰性德《汉学堂经解》。

王肃易注

魏王肃撰,清黄奭辑。不分卷。王肃为古文经学派之集大成者,其《周易注》继承费氏易传统,注重义理,排斥今文经学派及《易纬》解《易》之传统,不讲互体、卦气、卦变、纳甲等。如释坤卦“西南得朋,东北丧朋”云∶“西南阴类故得朋,东北阳类故丧朋。”(汉上易丛说引)此说本于《说卦》,不讲荀爽之卦气说,亦不言虞翻之纳甲说。又如释乾《文言》水流湿,火就燥云∶水之性润万物而退下,火之性炎盛而升上(黄氏逸书考)。此解与荀爽之乾升坤降说不同。王肃解《易》之学风,在当时颇有影响,如锺会就著有《易无互体论》与荀爽、马融展开辩论。王肃《周易注》,《隋书.经籍誌》、《唐书.艺文誌》均作十卷。南宋王应麟《困学纪闻》云∶“王肃注《易》十卷,今不传。”其书至南宋已亡。黄奭采辑孙堂《汉魏二十一家易注》中之王肃《周易注》,又据玄应《一切经音义》、郑刚中《周易窥馀》、熊过《周易象旨决录》、陈士元《易象解》四书增补考订。收入《汉学堂丛书》。

周易王氏音

魏王肃撰,清马国翰辑,一卷。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叙录》云∶为《易音》者三人王肃、李轨、徐邈。《隋书.经籍誌》载徐邈、李轨作《易音》各一卷,王肃注一卷。其不言王肃著《易音》,当为王肃之《易注》兼及《易》音,而无《易音》专书。马国翰据《经典释文》所引七十馀条,辑为《周易王氏音》专书。收入《玉函山房辑佚书》。

通易论

魏阮籍论述《周易》义理的著名论文。阮籍依据《周易.序卦》对六十四卦卦名之解释,论儒家之政治哲学,并杂以道家自然无为说,主张名教与自然相结合,其论述《周易》之性质云∶“易者何也?乃昔之玄真,往古之变经也。”认为《周易》为讲变化之经典。又云∶“易之为书也,覆焘天地之道,囊括万物之性,道至而反,事极而改,反用应时,改用当务。应时故天下仰其泽,当务故万物恃其利,泽施而天下服。认为《周易》包容天地变化之法则。后世圣人可“观而因之”、“象而用之”,圣王明君因时立政设教,则可以化乱为治,恩泽及于天下。收入“阮嗣宗集”,亚可均所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

周易注

魏王弼、晋韩康伯合撰。魏晋时期《易》学玄学化之代表作。王弼注上下经及《文言》、《彖辞》、《象辞》等共六卷,后韩康伯继承王弼思想,补注《系辞》、《说卦》、《序卦》、《杂卦》等,共三卷,加上王弼所撰《略例》一卷,合为十卷。南齐王俭《七誌》将王、韩二家注文合为一书。《隋书.经籍誌》将二书分开著录。唐初孔颍达等人奉太宗之命撰修《五经正义》,复将二家注文合刊。王弼说《易》,源出费直,认为注《易》应当注重阐明义理。故其所撰《周易注》,扫除象数之学,摒弃汉儒灾异、谶纬之说,而申之以客观存在义理,开后世以义理说《易》之先河。晋人孙盛评曰∶“至于六爻变化,群象所效,日时岁月,五气相推,弼皆摈落,多所不关。”(《三国誌.魏书.锺会传》注)其书以儒道结合之玄学思想体系,对六十四卦作精闢解说。其云∶“天地虽大,富有万物,雷动风行,运化万变,寂然至无,是其本矣。”(《周易.复卦注》)其书颇为后世推崇,魏晋以后渐渐取代汉以来诸家之《易》注,唐朝时更被作为官方定本,而长期流传于世。王弼《周易注》以传解经,将《彖》、《象》二传分别附于诸卦经文之下,将《文言》分别附于乾、坤二卦经文之下。其经传合一之体例结构乃一大变革,被后世所沿袭。通行本有《四部丛刊》初编,阮元《十三经注疏》,楼宇烈《王弼集校释》(1980年中华书局出版)。

周易略例

魏王弼撰。一卷。系《易》学史上第一部方法论专著。主要论述解释卦爻之基本原则及解《易》之章法凡例。全书分为上下二篇包括《明彖》、《明爻通变》、《明卦适变通爻》、《明象》、《辨位》五章;下篇举出十一个卦例进行具体分析。关于解释卦爻之基本原则,其论述有如下几个方面∶其一,在对卦爻辞解释问题上,主取义说,与汉易中象数派解《易》学风相对立;其二,一卦六爻,每爻意义各不相同。书中提出一爻为主说,即全卦之意义要由一爻决定。又由此导出一以统众说。这反映王弼追求卦爻之统一性∶其三,对《系辞》“神无方而易无体”之观点阐发,提出爻变说,即爻象之变化复杂多端,神妙莫测;其四,认为爻义变动不居,难以推测,乃由于所处时机不同,时机不同则吉凶之义不一样。并据此而提出适时而变说,主张因时而动,不固守某种既定格式,从而摆脱了汉易象数之学以互体、卦气、取象等论吉凶之框框。王弼对《周易》体例之论述,排除了汉易中占候之术,而视《周易》为哲学著作,这在当时是一种新风气,对宋明时期义理学派产生了很大影响。关于解《易》之方法,王弼在《明象》篇中,反对“案文责卦”、“存象忘意”而主张“忘象以求其意”。详细地分析了言《指卦、爻辞》、象(指卦象)、意(指意义)三者之关系,提出“得意在忘象,得象在忘言”之解《易》方法。“得意在忘象”不仅为解《易》之方法,并且对我国古代文艺理论产生过巨大影响。有《四部丛刊》影印宋本、何镗《汉魏丛书》本、张海鹏《学津讨源》本。楼宇烈《王弼集校释》(1980年中华书局出版)收录唐邢×之注文。

向秀周易义

晋向秀撰,清孙堂辑。一卷。向秀所作《易》注,世间罕传,《隋书.经籍誌》、《新唐书.艺文誌》均不著录。东晋张番采二十二家《易》,为《周易集解》,依向秀为本,亦入传者绝少,唯唐孔颍达《周易正义》、陆德明《经典释文》及李鼎祚《周易集解》问有徵引。孙堂据此三书所引,辑为一卷。其书采摭精审,比马国翰所辑《周易向氏义》为优。(国翰贪多务得,所采失之于滥)向秀解大过卦辞“栋桡”云∶“初为善始,末是令终,终始皆弱,所以栋桡”;解益卦卦辞“利涉大川”云∶“明王之道,志在惠下,故取下谓之损,与下谓之益”,其说颇类王弼,故于象数之学独少发明。收入《汉魏二十一家易注》。

干宝周易注

晋干宝撰,清孙堂辑。一卷。《经典释文.叙录》云∶“干宝《易注》十卷。《晋书.干宝传》称干宝”性好阴阳术数,留心京房、夏侯胜之传,故其注《易》,尽用京氏占候之法以为象,而援文武周公遭遇之期运,一一此附之。“原书久佚,元人屠曾始辑其佚,明正德间其孙劬。重订其书,收入《盐邑誌林》。明姚士粼又采李鼎祚《周易集解》之文,辑成《干常侍易解》三卷,其书间有疏漏,清人丁杰为之补订,张惠言将其刊入《易义别录》。后马国翰又参校其书,刊入《玉函山房辑丛书》。清人孙堂亦辑《干宝周易注》一卷。孙、马二家辑本校其得失,以孙本为优。马所辑者,孙堂遗漏一事;而孙所辑者,国翰遗漏九事。干宝解《易》,继承京房以来汉易之传统。汉《易》之八宫说、纳甲说、卦气说、互体说、五行说、八卦休王说,皆为《干宝易注》所吸收。孙堂辑本,收入《汉魏二十一家易注》。

系辞注

晋韩康伯撰。王弼《周易注》未及《系辞》传,康伯作《系辞注》补之。此书在理论上阐发王弼之易学观,进一步排斥汉易中象数之学,依筮法中取义说,从义理之角度说明《周易》之原理,进而将易理玄学化,使《周易》成为“三玄”之一。对宋明时期易学之义理学派产生过巨大影响。唐孔颍达修《五经正义》,将王弼《周易注》与韩康柏《系辞注》等传之注文合在一起,收入《周易正义》中。有《十三经注疏》本(以阮刻为佳)。

元包

北周卫元嵩撰,唐苏源明传,李江注,宋韦汉卿释音。《新唐书.艺文誌》著录《元包》十卷,今传本为五卷。其书体例颇近扬雄《太玄经》,序次袭用《归藏》。以八卦为八篇首,一世至归魂各附其下。先坤,次乾,次况、艮、离、坎、巽、震。每卦之下,各为数语。用意僻怪,文字晦涩,不可深晓。有宋张说本、天一阁刊本、张海鹏《学津讨源》本。

4、隋唐五代

周易正义

唐孔颍达奉太宗之命撰《五经正义》,《周易正义》为其中之一。十卷。其书初名《周易义赞》,后奉诏改为《周易正义》。所谓“正义”,是就一家之经注作疏解,因其为朝廷颁行学校之讲义,故称“正义”。南北朝时,五弼《周易注》与郑玄《周易注》均为世之显学,王注显于南朝,郑注显于北朝。孔颍达撰《周易正义》,采用王弼《周易注》,而不取郑玄《周易注》,因唐初《周易》以南学为宗。其序谓,南朝时为王弼《周易注》作《义疏》,已有十馀家,但“辞尚虚玄,义多浮诞”,或“义涉释氏”,背本、违法,遂就南朝十馀家《义疏》进行整理删定,写成此书。故卷首又题曰《周易兼义》,意指兼取诸家《义疏》。孔《序》称凡十有四卷;《新唐书.艺文誌》作十六卷,乃讹四为六;宋人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作十三卷,因书首八论一卷不计在内。其书原为单疏本,后为阅读方便之故,将《周易》经文、王弼注文和孔颍达义疏合刻为一本,又依王《注》编为十卷。唐高宗永徽四年颁行《五经正义》,凡读书人应试明经科,均须诵习儒经,其义理则全据《周易正义》所云,否则被视为异端邪说。收入《十三经注疏》(以影印阮刻本为佳)、《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易纂

唐一行撰,清马国翰辑。一卷。宋《中兴书目》载一行《易传》十二卷,原缺四卷。王应麟《困学纪闻》所引,作一行《易纂》。原书已佚,马国翰采摭吕祖谦《古周易音训》及晁说之、苏轼二人所引之遗文,辑为《易纂》一卷。朱震谓孟喜、京房之学,其书概见于一行所集。因《易纂》之经文多同于孟、京二氏。收入《玉函山房辑佚书》。

周易朱氏义

唐朱仰之撰,清马国翰辑。一卷。仰之之名始见于唐李鼎祚《周易集解》,则其为唐以前之人。其所作易注,《隋书.经籍誌》、《新唐书.艺文誌》皆不著录。观《周易集解》所录二则,其一说“人谋鬼谋,百姓与能”。云∶“人谋,谋及卿士;鬼谋,谋及卜筮及。又谋及庶民,故曰百姓与能。”其以“鬼谋”为谋及卜筮,高出诸家。又解《说卦传》“其于地也为刚鹵”云∶“取生之刚不生也,刚鹵之地不生物,故为刚鹵也。”其以“兑之刚鹵”为不生物,深合毁折之义,远胜许慎、虞翻以“鹵”为“鹵咸”。刚者地不柔和,鹵者硗确,皆不能生物。《左传襄公三十五年》“楚子木使表淳鹵”注∶“淳鹵,埆薄之地。”《释名》云∶“地不生物曰鹵。”仰之所说与之同。许慎、虞翻以“鹵”为“鹵咸”,大谬。收入《玉函山房辑佚书》。

5、宋 代

正义心法

旧本题麻衣道者撰。一卷。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云∶“旧传麻衣道者,授希夷先生,崇宁间庐山隐者,李潜得之,凡四十二章,盖依托也。”《文献通考》载李潜序。谓得《正易心法》于庐山异人。朱熹亦认为《正易心法》非麻衣道士所撰,乃南宋湘阴主簿戴师愈伪造。其书不尽出于杜撰,不少地方抄录经师旧说。如谓一卦之中凡具八卦,有正有伏,有互有旁;一变为七,七变为九,卦爻自一变至七变,谓之归魂等。有汲古阁本。《四库全书.子部.数术类》亦收入。

河洛真数

旧本题北宋陈抟撰。二卷。其书所论本于《河图》、《洛书》,故名曰《河洛真数》。其以《易》之卦爻配合人之出生年、月、日、时八字,附会人事吉凶。书前有陈抟所作《自序》,还有邵雍所作《序》。其文词比较粗俗,皆为术士托名之作。下卷载三国魏人管辂《述洛书篇》,首云∶“夫河龙负图者,非龙也,乃大龟也。”又云∶“羲皇画八卦,后有大挠明之。”所言极为荒谬。有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书。

易论

北宋李觏撰。十三篇。李觏认为《周易》乃讲人伦教化之典籍,其作《易论》,企图将《周易》从“卜筮之书”、释老之学影响中摆脱出来。解《易》注重义理,主要讲人事问题,很少谈天道。通过对卦爻辞之训释、讲修身、齐家之道。如其释蒙卦六四爻“困蒙,吝”,云∶“谓独过于阳,处两阴之中,困于蒙昧,不能比贤以发其志,故曰吝也”

皇极经世书

又名《皇极经世》,北宋邵雍撰。十二卷。“皇极”一词出自《尚书洪范》孔颍达疏∶“皇,大也;极,中也”。“皇极经世”意为以最大的规范来经纬世事。其书叙述自尧至后周显德末之治乱兴亡史,皆以卦象推算古生今来治乱盛衰之命运。

卷一至卷六为《元会运世》;

卷七至卷十为《声音律吕》;

卷十一为《观物内篇》,偏重于易理;

卷十二为《观物外篇》,偏重于象数。前十一卷为邵雍手著,末卷为其子邵伯温及弟子所记。书中有多种图式,用以推演义理。其学对后世易学、理学、术数均有影响。朱熹对此书颇推崇,其于《语录》中云∶“自《易》以后,无人做得一物如此齐整,包括得尽。”然其书颇涉诞妄,宣扬神秘主义及宿命论。宋张行成著《皇极经世索隐》、黄畿著《皇极经世书传》、清王植著《皇极经世直解》,皆为之作注。有《邵子全书》本、光绪十九年邵毓菘刊本。

梅花易数

相传为北实邵雍所撰。五卷。其书专言占法。其占法例∶以楷书字,数其笔画,以起数得卦。须诚心祈祷,随其所占,信手写二字。然后数其笔画,一点、一撇亦算。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九复起乾,十数起兑,其馀仿此。上字为内卦,下字为外卦,合二字之画,共成总数,即以总数六除取动爻。如剩一数是初爻,剩二数是二爻其馀仿此。占得卦爻之后,再依《易》理,附会人事,以断吉凶。有清坊刻本。

太极图说

北宋周敦颐撰。一卷。为太极图之说明。道教有无极图表示修炼长生久视之术,宋初道士陈抟将此图刻在华山石壁上,后来通过种放、穆修传给周敦颐。敦颐作《太极图》,将道士修炼之图改造成天地万物生成之图式。又著《太极图说》一卷,兼采《易》说及道家思想,提出以“太极”为中心的世界生成图式。认为“太极”乃最初、绝对之实体,由其一动一静,产生出阴阳五地和宇宙间万事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唯人也,得其秀而最灵。”最后归结为“圣人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立人极焉。”今所传《太极图说》,为朱熹所整理。朱熹《记濂溪传》云,《国史.周敦颐传》引《太极图说》文,作“自无极而为太极”,不当有“自”、“为”二字,但对后世影响很大。朱熹作《太极图说解》加以发挥,遂成为程朱派理学之基础。清人黄宗炎作《太极图辨》、毛奇龄作《太极图说遗》等以续其说。朱熹《近思录》、张伯行所编《周濂溪集》、黄宗羲等人所编《宋元学案》、董榕所刻《周子全书》皆收入。

通书

北宋周敦颐撰。一卷,共四十章。其书通论易学原理,故原名《易通》。朱熹云∶“周子留下《太极图》,若无《通书》,却教人如何晓得?故《太极图》得《通书》而始明。”《语类》卷九十四认为《通书》为解释《太极图说》而作。《通书》继承晋唐易学中义理派传统,摒弃玄学观点,以儒家伦理道德观念为中心,解释《周易》经传文。发挥《中庸》之“诚,”以诚为圣人最高境界∶“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诚斯立焉。”《诚上》又云∶“诚,五常之本,百行之原也。静无而动有,至正明达也。五常百行,非诚,非也。邪,暗塞也。故诚则无事矣。至易而难行,果而确,无难焉。故曰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诚下》对《系辞》“知几其神乎”之“几”,提出新解,把“知几”视为实现“诚”之修养方法∶“诚无为,几善恶。德、爱曰仁,宜曰义,理曰礼,通曰智,守曰信。性焉、安焉之谓圣;复焉、执焉之谓贤;发微不可见,充固不可穷之谓神。”《诚几德》认为“思”为圣人修养之必要途径∶“不思则不能通微,不睿则不能无不通。是则无不通生于通微,通微生于思。故思者圣功之本,而吉凶之几也。”《思》《通书》被称为“周子传道之书”,对后世影响很大,今传本经过朱熹整理。朱熹并著《通书解》,为之作注。《周元公集》、《周濂溪集》、《周子全书》皆收入。

程氏易传

北宋程颐撰。四卷。因世人称程颐为伊川先生,故其书亦名《伊川易传》。王称《东都事略》载程传六卷,《宋史.艺文誌》作九卷,《二程遗书》作四卷。其书卷首有北宋元符二年(公元1099年)所作《自序》。程颐于绍圣四年编管涪州,于元符三年迁峡州,则其书成于编管涪州之后。其弟子杨时为之作《跋》,云∶“伊川先生著《易传》,未及成书,将启手足(善终之代称),以其书授门人张绎。未几绎卒,故其书散亡,学者所传无善本,谢显道得其书于京师,以示余。错乱生复,几不可读。东归待次毗陵,乃始校正,去其重复。”诸家所录不一,因其时本无定本。今传本经杨时校正。其书只解上下经文、《彖》、《象》、《文言》,用王弼注本。将《序卦》分置诸卦之首,用李鼎祚《周易集解》例。程颐受王弼、胡瑗、王安石以义理解《易》之影响,摒弃象数,借《周易》卦爻辞以阐明义理。其序言“体用一源,显微无间”,认为无形之理寓于有形之象中,理与象即理与事之体用关系。易象反映天地万物之物象,易理则概括天地之理。理不仅为天地万物之根本,亦为社会等级、人生道德之由来。其书还含有变易思想及对立观念。如其释坎卦云∶“物极则反,事极则变。固既极颍,理当变矣”;释革卦云∶“革,变革也,水火相息之物,水灭火,火涸水,相变革者也”;“时运既终,必有革而新之者。王者之兴,受命于天,故易,世谓之革命。”有些地方为封建等级制度作辩护。如释艮卦云∶“夫有物必有则,父止于慈,子止于孝,君止于仁,臣止于敬。万物庶事莫不各有其所,得其所则安,失其所则悖”;释归妹云∶“男女有尊卑之序,夫妇有唱随之礼,此常理也。”此书从元代起,被列为科举考试必读之书,其哲学思想在封建社会后期,产生过重大影响。有《二程集》本(1981年中华书局校订)同治金陵书局刻本。《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易学精华》(1990年齐鲁书社出版)亦收入。

读易详说

北宋李光撰。十卷。亦称《读易老人解说》。李光自号读易老人,故其书以“读易”、“读易老人”为名。李光曾为胡诠《易解》作《序》,其云∶“《易》之为书,凡以明人事。学者泥于象数,《易》几为无用之书。”认为解《易》不应拘泥于象数,而应明人事。其一生历尽官场坎坷,历官累至参知政事,然绍兴中因议论和议之事,触犯秦桧,遂被贬谪岭南。故其书于卦爻辞训释之时,结合当世之治乱,个人之进退,引证史事。如其释坤卦六四爻,云“大臣以道事君,苟君有失德而不能谏,朝有缺政而不能言,则是冒宠窃位,岂圣人垂训之义哉”又如释否卦初六爻云∶“小人当退黜之时,往往疾视其上,君子则穷通皆乐,未尝一日忘其君。”其解《易》,往往依经立义,因事抒忠。所论大都切实近理,然有时亦不免牵合附会。其书自明以来,久无传本,《四库全书》本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缺豫、随、无妄、睽、蹇、中孚六卦,复与大畜二卦亦有缺文,《系辞传》以下无解。收入《四库全书.经部.易类》。

周易窥馀

南宋卷刚中撰。十六卷。自序云∶“《伊川易传》、《汉上易传》二书,颇弥缝于象数之间,但易道广大,有可窥之馀,吾则窥之。”其书参取二书,发所未尽,故名为《周易窥馀》。明初《文渊阁书目》、叶盛菉《竹堂书目》尚著录,其后始佚。《四库全书》本从《永乐大典》中辑出。其书兼取汉学,不专主一家,凡荀爽、虞翻、干宝、蜀才等九家之说,皆参互考稽。其解义不拘守先儒成说,能自出新意。有诒经堂本。《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亦收入。

易原

南宋和大昌撰。八卷。因《易》义自汉以来,众说纷纭,纠纷日甚,故作其书以贯通之。因其推阐数学,故名之为《易原》。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谓其书“首论五十有五之数,参以图书大衍为易之原,而卦变揲法皆有图论,往往断以己见,出先儒之外。”此书于京、焦卦气,马、郑爻辰,及邵雍、张行成诸说,皆一一排击,务申己说,未免失之好辩,然皆根据《系辞》,于易义亦有所发明。其书久佚,《四库全书》本从《永乐大典》录出,共百馀篇,每篇皆首尾完整。收入《武英殿聚珍版丛书》、《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易璇玑

南宋吴沆撰。三卷。王弼《周易略例.明彖篇》云∶“处璇玑以观大运”,“璇玑”为古之测天器,吴沆取之以为书名。其上卷为《法天》、《通六子》、《贵中》、《初上定位》、《六九定名》、《天地变卦》、《论变有四》、《象》、《求彖》九篇,明天理之自然;中卷为《明位》、《明君道》、《明君子》、《论养》、《论刑》、《论伐》、《辨圣》、《辨内》、《辨吉凶》九篇,讲人事之修;下卷为《通卦》、《通象》、《通爻》、《通辞》、《通证》、《释卦》、《释系》、《存互体》、《广演》九篇,备注疏之失。大旨主于观彖,因彖而求之卦,求之象、求之爻。收入纳兰性德《通誌堂经解》、《四库全书.经部.易类》。

诚斋易传

南宋杨万里撰。二十卷。初名《易外传》,后以其自号“诚斋”为名,改称《诚斋易传》。宋时曾将此书与程颐《易传》合刊发行,命名为《程杨易传》。书前、书后皆有《自序》,谓以“中正立而万变通”为《易》之指归。此书大旨本程颐《易传》,为人事之说。分条罗列《易》文,于每条之下引三代至唐朝史实证之,然后释以己意。宋理宗嘉熙元年,朝廷曾供给纸张,令杨家抄写《诚斋易传》,将其书藏于皇宫秘阁。至元时,陈栎对其引史证经、办人事之说极力反对,以为《易》之本旨未必如此,万里之书足以耸文士之观瞻,而不足以服穷经之士之心。吴澄作《跋》时,对其亦有微辞。清四库馆臣为之辩曰∶“圣人作《易》,本以吉凶悔吝示人事之所以舍人事而谈天道,正后儒说《易》之病,未可以引史证经病万里也。”(《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收入《武英殿聚珍版丛书》、《经苑》、王云五《丛书集成初编》。

周易古占法

周易章句外编南宋程迥撰。各一卷。《宋史.艺文誌》载程迥《古易占法》一卷、《周易外编》一卷。后人曾将书误合为一,标前书为《周易古占法》上,标后书为《周易古占法》下,或标为《古周易章句外编》。《周易古占法》论古之占法;《古周易章句外编》杂论易说及记古今占验。其说本邵雍加一倍法,据《系辞》、《说卦》发明其义,用逆数以尚占知来。朱熹所撰《易学启蒙》多用其例。元人吴澄亦谓朱熹以师礼事程迥。有天一阁刊本、《说郛本》。

皇极经世索隐

南宋张行成撰。二卷。邵雍作《皇极经世书》,其子邵伯温为之作解。行成对邵雍之学钻研颇深,认为伯温之解于象数未详,乃作此书复为推衍其义,故名为《索隐》。其进书原表称此书为二卷,《宋史.艺文誌》作一卷,显为字误。原书久佚,朱彝尊《经义考》云∶“未见”。《四库全书》本从《永乐大典》中录出,经重新编排,复为完书。八千卷楼有抄本、江南图书馆有抄本。

皇极经世观物外篇衍义

南宋张行成撰。九卷。行成认为邵雍《皇极经世观物内篇》理深而数略,《皇极经世外篇》数详而理显,学先天者当自外篇始,因撰《皇极经世观物外篇衍义》,补缺正误,使其文以类相从,而推绎其旨。前三卷言数;中三卷言象;后三卷言理。魏了翁称其能得《易》数之详。其书久佚,唯《永乐大典》所载尚为完本,《四库全书》本即据《永乐大典》而录。八千卷楼、江南图书馆均有抄本。

易通变

南宋张行成撰。四十卷。取邵雍先天卦数等十四图,敷演解释以通其变。宋刻本题为《通变》,明人费宏家抄本题为《皇极经世通变》。其自序云∶“康节(邵雍)之学主于交泰、既济二图,而二图尤以卦气为根柢。参悟错综以求之,而运世之否泰、人物之盛衰,皆莫能外。”其书博引旁推,将万事万物一一归之于数。连人之五脏,也以《易》数推之,谓当重几斤几两。虽失之穿凿,然其发明之处甚多。有明费宏抄本、汲古阁抄本。

易学启蒙

南宋朱熹、蔡元定合撰。四卷。与《周易本义》互为表里,主观象为《易》之体。书前有朱熹所作《序》,云∶“近世学者,类喜读《易》。其专于爻义者,既支离散漫,而无所根据;其涉于象数者,又皆牵合附合,而或以为出于圣人心思智虑之所为也。若是者,余窃病焉。因与同志颇辑旧闻,为书四篇,以示初学,使毋疑于其说。”朱熹企图兼采汉以来易学义理派与象数派之长,使二者合归为一,其书对《周易本义》卷首九图作解释,对《筮仪》亦作说明。据《左传》、《国语》等书所载,拟定七条占筮体例∶一为六爻皆不变者,则占本卦卦辞;二为一爻变者,则以本卦变爻之辞占;三为二爻变者,则以本卦二变爻之辞占,以上爻之辞为主;四为三爻变者,则占本卦及之卦卦辞,以本卦为主,五为四爻变者,则以之卦二不变之爻辞占,以下爻为主,六为五爻变者,则以之卦不变之爻辞占;七为六爻皆变者,则以乾坤二用之辞占,并参以之卦卦辞。其书多发明邵雍先天图之义。其后税与权作《易学启蒙小传》,以补其遗;胡方平作《易学启蒙通释》,以发明其义;胡一桂作《易学启蒙翼传》,阐发其占筮图书之说。有《朱子遗书》二刻本、乾隆刻木。

周易本义

南宋朱熹撰。分为二种∶一种为《原本周易本义》,上下经文二卷,“十翼”十卷,共为十二卷。为宋咸淳年间吴革所刊。此种于明洪武初年,由朝廷颁行于天下儒学,另一种为《别本周易本义》,为明嘉靖、隆庆年间所刊。宋人董楷割裂《原本周易本义》,散附《程氏易传》之下,至永乐年间,胡广等人奉敕修《五经大全》,其中《周易大全》尚袭董楷之误。后之读书人嫌《程氏易传》内容繁多,遂弃之不读,专用朱熹《周易本义》。奉化教谕成矩砍去《周易大全》之《程氏易传》,唯采用《程氏易传》之次序,编成《别本周易本义》四卷。《周易本义》成书较《易学启蒙》为晚。二书互为表里,《周易本义》为《易》之用。朱熹以为∶古人观象画卦,揲蓍命爻,皆“气数之自然形于法象,见于图书者,有以启于其心而假乎焉耳”;后来学者“其专于文义者,既支离散漫而无所根著;其涉于象数者,又皆牵合附会。”认为《易》本卜筮之书,力图将《周易》分而论之。云∶“有天地自然之《易》,有伏羲之《易》,有文王、周公之《易》。自伏羲以上,皆无文字,只有图书,最宜深玩,可见作《易》本原精微之意。文王以下,方有文字,即今之《周易》。然读者亦宜各就本文消息,不可便以孔子之说为文王之说也。”其书著重解释卦爻辞,注重义理,亦不废取象说,言简义赅。于其不可通之处,宁可存疑,而不穿凿附会。在易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别本周易本义》收入《离藻堂.四库全书荟要》。《原本周易本义》收入《西京清麓丛书正编》、《刘氏传经堂丛书》。

易图说

南宋吴仁杰撰。三卷。《宋史.艺文誌》载吴仁杰《古周易》十二卷、《易图说》三卷、《集古易》一卷。《易图说》为辅助《古周易》而作。谓六十四卦为伏羲所作,故其书首列八纯卦各变八卦之图;谓卦外六爻爻及六十四覆卦为周文王所作,故其书列一卦变六十四卦图,及六爻皆变则占对卦、皆不变则占覆卦图;又谓《序卦》为伏羲所作,《杂卦》为文王所作,今之爻辞当为《系辞传》,今之《系辞传》当为《说卦传》。其说颇新奇,与先儒之说迥异,后世对此誉不一。收入纳兰性德《通誌堂经解》,《四库全书.经部.易类》。

古周易

南宋吕祖谦撰。一卷。宋人所说《古周易》,并非指仅有六十四卦的“易经”,而是指汉代流行的包括“易经”和“易传”两部分的《周易》本,共为十二篇。自魏王弼以后,解《易》者皆以传附经。至唐代《古周易》不复存在。宋儒为恢复《周易》之本来面目,遂考核旧文,作《古周易》若干种。吕大防作《周易古经》二卷,晁说之作《录古周易》八卷,薛季宣作《古文周易》十二卷,程迥作《古周易考》二卷,李寿作《周易古经》八篇,吴仁杰作《古周易》十二卷。诸家互有考定,而小有异。其后吕祖谦亦作《古周易》一卷,共十二篇,上经一篇,下经一篇,“十翼”各为一篇,遂复古本之旧。其书《宋史.艺文誌》作以一篇为一卷,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作十二卷,其以一篇为一卷,故与《宋史》所载不同。朱熹推崇其书,为《古周易》作《跋》,并以此作为自己撰写《周易本义》之底本。有纳兰性德《通誌堂经解》本。清光绪二十五年古不夜城孙氏校刊本(题为《周易古本附音训》)。

易象意言

南宋蔡渊撰。一卷。其书久佚,故朱彝尊《经义考》只列书名而不载其卷数。《四库全书》录自《永乐大典》,首尾尚完具。其书以阐发义理为主,兼言象数。阐发义理,多本其师朱熹之说;言象数,则本其家传。其用互体,则取裁古义,与讲学家持论不同。有吴省兰《艺海珠尘》本、闽刊武英殿聚珍本。

西溪易说

南宋李过撰。十二卷。卷一为《序说》,卷二至卷十二为上下经。缺《系辞》、《说卦》、《序卦》、《杂卦》等部分。诠释经文往往发先儒所未发。然多处割裂经文,次第颠倒,几乎不可训解,元人胡一桂曾讥讽李过窜乱经文。四库馆臣评曰∶“其乱经之罪,与诂经之功,固约略可相当也。”原书有《自序》,作于庆元戊午(公元1198年),今传本为浙江吴玉墀藏本,佚《自序》。有天一阁本,《四库全书.经部.易类》亦收入。

易传灯

此书诸家书目均不载,唯散见于《永乐大典》各卦之中,题为徐总千撰。四卷。总千并非撰人之名,而是撰人所任官职之称。书前有徐总千之子子东所作《序》,谓其父为吕祖谦、唐仲文之弟子。此书取佛家语“传灯”。意谓佛之教旨可破除迷暗,像灯照明一样。其《八卦总论》十六篇,参互以求,颇得《易》之类例。书中混入五行家之言,内容稍嫌驳杂。有函海本、经苑本、清开封府聚文斋刊本。

周易总义

南宋易祓撰。二十卷。易祓说《易》,兼通义理及象数,折衷众论。其书每卦先括为总论,然后诠解六爻,于经义颇多发明。时人乐雷发推崇其书。作《谒山斋诗》云∶“淳熙人物到嘉熙,听说山斋亦白髭。细嚼梅花读《总义》只应姬老是相知。”山斋,乃宋易祓之别号。有诒经堂木。《四库全书.经部易类》亦收入。

洪范皇极内外篇

南宋蔡沈撰。五卷。蔡元定研习《尚书.洪范》之数,未及论著,临终嘱其子蔡沈著书。蔡沈遵照其父遗嘱,而著《洪范皇极内外篇》。此书书名各本所载不一,宋王应麟《玉海》作《洪范数》,明王圻《续通考》作《洪范皇极内外篇》,清朱彝尊《经义考》作《洪范内外篇》。清朱彝尊《经义考》作《洪范内外篇》。应作《洪范皇极内外篇》。《四库全书》误漏一“外”字。其书附会刘歆“河图洛书相为表里,八卦九章相为经纬”之说。因《太玄》、《元包》、《潜虚》皆模仿《易经》,特变幻具说,模仿《洪范》之体例。以“九九”演为八十一畴,仿易卦八八变六十四之例。取月令节气,分配八十一畴,阴用孟喜解易卦气直日之术。其揲著以“三”为纲,积数为六千五百六十一,阴用焦延寿六十四卦各变六十四卦之法。实为《太玄》之支流,特变易数为洪范,以新耳目。自蔡沈以后,又开演范一派。有清雍正元年张文炳刊本,八千卷楼有抄本。

周易要义

南宁魏了翁撰。十卷。方回《周易集义.跋》∶“鹤山先生谪靖州,取诸经注疏,摘为《要义》指《九经要义》,《周易要义》为其中第一部。明万历中,仅存二册。《四库全书》本为十卷。系清朝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其书取诸家解《易》之注疏,删繁举要,独撷英华,体例颇为简当。宋高宗曾于篇首题字。其大旨从象数求义理,折衷于汉学与宋学之间。卷首冠以唐长孙无忌等人所作《上六经正义表》。正文部分每篇分列数十条。每条先用一句话总括本条所释之事理,然后援引诸家注疏阐明之。王禕《杂说》评曰∶“孔颍达作《五经正义》,往往援引纬书之说,欧阳公常欲删而去之,其实不果行。迨鹤山魏氏作《要义》,始加黜削,而其言绝焉。”有《五经要义》本、光绪丙戌江苏书局刊本。

易通

南宋赵以夫撰。六卷。其书为赵以夫手著还是他人代笔当时即有争议。赵汝腾《邀赵以夫不当为史馆修撰奏札》云∶“郑清以进史属之以夫,四海传笑。谓其进《易》尚且代笔,而可进史乎?”何乔远《闽书》云∶“以夫作《易通》,莆田黄绩相与上下其论。”其书大旨以不易、变易二义明人事动静之标准。如其云∶“奇偶七八也,交重九六也,卦画七八不易也,爻画九六变易也。卦虽不易,而中有变易,是谓之亨。爻虽变易,而中有不易,是谓之贞。”又云∶“《洪范》占用二贞悔。贞即静也;悔即动也。故静吉动凶则勿用;动吉静凶则不处;动静皆吉则随遇而皆可;动静皆凶则无所逃于天地之间。”有淡生堂抄本,收入《四库全书.经部.易类》。

观物篇解.附皇极经世解起数诀

南宋祝泌撰。《观物篇解》五卷。祝泌自号观物老人,因名其书为《观物篇解》。朱彝尊《经义考》有祝泌所撰《皇极经世钤》十二卷,别载祝泌《自序》一篇。所陈大旨与今本义例相近,疑为一书两名。此书作于端平乙未(1235年)。其言大小运数,虽皆归宿于挂一图,然其断法则不专在卦,而在四象。先用四爻藏闰,次用四爻直事,大运起泰,小运起升。对牛思纯《太极宝局》、张行成《易通变》,多所驳正。其书演邵雍之说,而立义多与其所撰《皇极经世书》乖异不合。如邵雍言四象相交而成十六事,祝泌创为二十五变之说;邵雍言姤复小父母,祝泌创为同人起分秒之说。《皇极经世起数诀》一卷作于淳祐辛丑(1241年),本为单行本,今仅存声韵一谱,已非完本。故清修《四库全书》时,将其附于《观物篇解》之后,八千卷楼有抄本。

易学启蒙小传附古经传

南宋税与权撰。各一卷。朱熹作《易学启蒙》,多发明邵雍先天图之义,而不言后天之易。其与袁枢论后天易,云∶“尝以卦画纵横,反复求之,竟不得文王所以安排之意,是以畏惧不敢妄为之说。”与权受业于魏了翁,通晓邵雍诸书,于《观物篇》中得后天易、上下经、序卦图。证以《杂卦传》,及扬雄所称文王重易六爻互用两卦十二爻,孔颍达所称六十四卦二二相偶、非覆即变之说。知乾、坤、坎、离、颐、中孚、大过、小过不易之八卦,为上下两篇之干,其互易之五十六卦为上下两篇之用。就其图反复观之,上下经皆为十八卦,始终不出九数,以明伏羲、文王之易,似异而同。因作《易学启蒙小传》一卷,收入纳兰性德《通志堂经解》、《四库全书.经部.易类》。

易雅

南宋赵汝梅撰。一卷。其书总释名义,如《尔雅》之释《诗》,故以《易雅》为名。其书共有十八篇∶通释、书释、学释、情释、位释、象释、辞释、变释、占释、卦变释、爻变释、得失释、八卦释、六爻释、阴阳释、太极名义释、象数体用图释、图书释。其论图书云∶“易有衍数,有积数。自五衍而为五十者,衍数也。自一二三四五积而为五十五者,积数也。图书二数,皆积数之俦,不可以与于揲蓍也。故舍图书之名而论二数,则自有妙理。强二数以图书之名,则于经无据。”可谓善于排解纷乱。

筮宗

南宋赵汝梅撰。一卷。推演大衍之数,颇为明白。对诸家旧说,一一进行条辨,亦具有考订之作用。有明万历间周藩刊本、纳兰性德《通誌堂经解》本。

二、元代、明代、清代、近现代

6、元 代

周易集说

元俞琰撰。四十卷。俞琰先集诸家《易》说,成《大易会要》一百三十卷,后复采其精华,撰《周易集说》四十卷。其书始作于至元甲申(1284年),

完成于至大辛亥(1311年)共四次易稿。俞琰初主程颐、朱熹之说,后乃研求经文,浚发新义,自为一家之言。如俞琰尝与孟淳讲坤卦六二爻,云∶“六二既中且正,是以其德直方,唯从乾阳之大,不习坤阴之小,故无不利。”其说与诸儒不同。有元至大庚戌王都本(佳)。《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亦收入。

易图通变

元雷思齐撰。五卷。自序云∶“河图之数以八卦成列,相荡相错,参天两地,参伍以变,其数实为四十,而以其十五会通于中。”其所述河图洛书参天两地倚数之图、错综会变等图及河图遗论,大旨以“天一”为坎、“地二”为坤、“天三”为震、“地四”为巽、“天七”为兑、“地六”为乾、“天九”为离、“地八”为艮。以“五十”为虚数。其说与先儒不同,多自出新意。有明抄本,纳兰性德《通誌堂经解》、《四库易学丛刑》(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亦收入。

易筮通变

元雷思齐撰。三卷。其五篇,一为《卜筮》;二为《立卦》;三为《九六》;四为《衍数》;五为《命蓍》。其说多出新意,不主旧法。收入《四库易学丛刑》(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周易参同契发挥

元俞琰撰。三卷。认为《参同契》论述内丹原理均使用比喻手法。自序云∶“夫是书所述皆寓言也。以天道言,则曰日月,曰寒暑;以地道言,则曰山泽,曰铅汞;以人道言,则曰夫妇,曰男女。岂真有所谓日月、寒暑、山泽、铅汞、夫妇、男女哉。无非譬喻也。”注本内容丰富,引证多种丹经、歌诀,有些今已为佚书。收入《正统道藏》、《四库全书》,并有多种单刻本传世。均为善本,如洪武十三年刻本,还有明代影刻本。为藏书家所珍藏,如惠氏红豆斋藏本,天一阁藏本,铁琴铜剑楼藏本等。《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论说∶“是书以一身之水火阴阳,发挥丹道,虽不及彭晓、陈显微、陈致虚三注为道家专门之学,然取材甚博。”注文有俞琰修持体会,如注“金砂入五内”云∶“金砂之升鼎也,穿两肾,导夹脊,过心经,入髓海,冲肺俞,度肝历脾,复还于丹田也。当其升时,滃然如云雾之四塞,飒然如风雨之暴至,恍然如昼梦之初觉,涣然如沉之脱体;精神冥合,如夫妇之交接;骨肉融和,如澡浴之方起。是皆真景象也,非譬喻也。”美国戴维斯与吴鲁强向西方学术界译介《参同契》,所据底本,即是此书。

周易参同契释疑

元俞琰撰。一卷。据各种版本,列举异文,并叙述他选择的理由。间亦阐发原旨,如对《参同契》之三主题(鼎器、药物、火候),即由此提出。云∶“牝牡四卦,盖缴上文乾坤门户,坎离匡郭之句,总言之也。此四卦乃鼎器、药物,后言六十四卦乃火候也。如中篇谓四者浑沌,亦是缴上文乾刚坤柔、坎离冠首之句,后又曰,六十卦用,张布为舆,恰成六十四卦。六十卦。皆为吾丹道之用。此所以为《周易参同契》也。”俞琰所校勘,仅记“某,一作某,又作某”,未能列所举所据各种宋版之具体,损失了大量信息,今宋版《参同契》均佚,甚为可惜。

7、明 代

太玄本旨

明叶子奇撰。九卷。认为《太玄经》附会律历节候而强其合,不无臆见,乃作此书,诠释《太玄经》。其书扫除星历之说。犹说《易》诸家,废象数而言义理。《太玄经》文辞艰涩,颇不易晓,子奇循文阐发,使读者易明。有明正德间刊本。《四库全书.子部术数类》亦收入。

周易大全

明永乐年间,胡广、杨荣、金幼孜等四十二人奉敕修《五经四书大全》。《周易大全》为五经之首,共二十四卷。就前儒成编,取材于董楷《周易传义附录》、董真卿《周易会通》、胡一桂《周易本义附录纂疏》、胡炳文《周易本义通释》。董楷、胡一桂、胡炳文皆笃守朱熹,其说谨严;董真卿则以程颐、朱熹为主,博采诸家以辅之,其说颇为赅备。其书由朝廷颁布推行,其后二百馀年间,一直将此作为科举取士之书。有明刊《五经大全》本、明万历乙巳书林余氏刊本、菊仙书屋本、清重刊本。

周易集注

明来知德撰。十六卷。专取《系辞》“错综其数”以论易象。“错”指阴阳以错,如先天圆图之乾错坤、坎错离等。“综”指一上一下,如屯、蒙之类本为一卦,在下为屯,在上为蒙等。其论“错”,有四正错,有四隅错。论“综”,有四正综,有四隅综。有以正综隅,有以隅综正。其论象,有卦情之象,有卦画之象,有大象之象,有中爻之象,有错卦之象,有综卦之象,有爻变之象,有占中之象。其注文,先释象义字义及错综义,后训本卦本爻正意。其书参互旁通,自成一说,在当时被推为绝学。有修补宁远堂刊本。《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易学精华》(1990年齐鲁书社出版)亦收入。

周易象义

明章潢撰。十卷。主于言象,引张行成之说以驳晁公武主理之论。大抵以朱震《汉上易集传》为椎轮,杂引虞翻、荀爽九家易,以及李鼎祚、郑汝谐、林栗、项安世、冯椅、徐大为、吕朴卿诸家之说,而参以己意。其取象之例甚多,然不出本体、互体、伏体三者。其书多本于古法,然推衍繁碎,未能一一尽得经义。

易测

明曾朝节撰。十卷。取王弼《周易注》、孔颍达《周易正义》、程颐《伊川易传》、朱熹《周易本义》及杨简《杨氏易传》诸书,参互考订,仅解上下经、《彖》、《象》、《文言》、《系辞》,而不及《说卦》、《序卦》、《杂卦》。又仿照王弼《周易略例》之意,另作《说凡》一卷,附于卷末。其书大旨主于观辞玩占,对卦图、卦变之说一概不取,颇足扫除宋《易》之葛藤。然其取舍诸家之说,未能一一精审。

周易正解

明郝敬撰。二十卷。郝敬曾著《九经解》,《周易正解》为其中之一。其书采用王弼本。卷一至卷十七诠释《周易》上下经;卷十八至卷二十诠释《系辞》以下。大旨以义理为主,兼及于象。其言理,多以“十翼”之说印证卦爻。其言象,颇简易。郝敬解经,好臆测,其说《易》,亦不免此弊。如释蛊卦为武王之事,而以先甲、后甲为取象甲子昧爽。有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问易补.续录

明郝敬撰。《问易补》为六卷,《续录》为一卷。郝敬曾作《周易正解》,其甥田文宰取《周易正解》中若干条疑义,请郝敬增益,郝敬乃根据其甥所问,复为著论,以补《周易正解》之缺,故名其《问易补》。因不满于北宋程颐《伊川易传》、南宋朱熹《周易本义》空谈义理,故所作《问易补》注重象数,然因其用力尚浅,所言多支离穿凿。如说蒙卦九二爻“纳妇吉,子克家”云∶“易道尚变,卦体伏泽火革,反下成睽,睽自家人来,家道首善,故尚蒙。家人之蒙莫如妇子,故其象如此。”其说蒙卦之义,舍蒙卦本象,而求之于伏卦革;求之伏卦革而不得,再求之革之反象睽;求之睽仍不可得,再求之睽所从变之卦家人以成其象,甚为迂远。然其书所言之义理,时有善言可采。如云∶“贞在人为智,在天为冬,在气为水;水为生物之源,知为作圣之本,冬为生物之根,万物至冬收敛归藏,元气坚凝,故曰贞固。”收入《山草常集内编》。

学易枝言

明郝敬撰。四卷。《周易.系辞下》云∶“中心疑者其辞技”,郝敬于《题辞》中云∶“余学未忘疑,道其实而已矣。”故其书以《学易枝言》为名,“枝言”,谓心中有所疑。卷一、卷二为郝敬所撰;卷三、卷四为郝敬之友鲍士龙所作《易说》。卷一共有五稿,依次为《易经》、《易数》、《阴阳》、《动静》、《五行》。卷二亦为五篇,依次为《人身》、《易画》、《易卦》、《易象》、《易学》。其书前后所说,有时自相矛盾。如《易理》篇论易道神化、易道通变、易道易简,驳斥北宋周敦颐主静之说,其谓∶“中正仁义尽之矣,必曰定之,必曰主静,则圣鲜言焉,故《论语》二十篇不言主静。”然《阴阳》篇则云∶“圣人主静,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则无偏枯之疾,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与天地参,此圣人之真修,先生不已之大道。”又极赞其主静之功。所附鲍士龙《易说》,大旨发挥致良能之学说,多杂道家之言。收入《山草堂集内编》。

学易述谈

明方明化撰。四卷。为时化所著《易学六种》之三。因其书非化手著,而为其子方庞笔录,故名为《学易述谈》。全书分为四个部分,共八十四则。其一为《密义述》,二十则;其二为《名象述》十二则;其三为《卦爻述》,四十则;其四为《凡例述》,十二则。以禅机为主,首卷之末有佛家三乘之说。有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易指要绎

明方明代撰。三卷。为时化所著《周学六种》之四,时代之高祖社昌,曾著《周易指要》五卷,时化取其书进行推绎,著成《易指要绎》三卷。书中每段之下,凡称“绎曰”者,即为时代之言。有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易疑

明方时化撰。四卷。为时化所著《易学六种》之五。卷一为《密义疑》二十一则;卷二为《名象疑》十二则;卷三为《卦爻疑》三十六则;卷四为《凡例疑》二十四则。所言无精义。有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易通明方时化撰。一卷。为时化所著《易学六种》之六。大多取北宋周敦颐《通书》、张载《正蒙》之言,以发明易理。有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8、清 代

读易大旨

清孙奇逢撰。五卷。自序云∶“至苏门始学《易》,年老才尽,偶据见之所及,撮其体要,以示门人子弟,原非逐句逐字作解,故曰‘大旨’。末卷为《兼山堂问答》及其学《易》之师三无道人李封论《易》之语。后来其曾孙孙用正,复取其散见于他书中论《易》之语五条,汇冠卷首,题为《义例》。其《跋》称原本《序文》、《凡例》皆缺,故以此补正。奇逢说《易》,不涉河图洛书之说,大意阐发义理,切近人事,以《象传》通一卦之旨,由一卦通六十四卦之义。凡所训释,绵先列己说,然后附以先儒旧训。其学主于实用,所言皆关乎法戒。有清康熙二十七年刊本。《四库全书.经部易类》亦收入。

易酌

清刁包撰。十四卷。采用注疏本,以北宋程颐《伊川易传》、南宋朱熹《周易本义》为宗,一本于义理,以明道为主。其推阐义理,明白正大,足以辅助程颐、朱熹之说,其书虽亦偶谈象数,但非汉以来相传之说,而为宋人陈抟、李之才之学。卷首凡例、杂卦诸图及卷中细字称“谨案”者,皆为刁包之孙刁显祖以己意所附益。有清雍正中刁承祖刊本(与《潜室答记合刻》)、清道光二十三年八世孙刁怀瑾重刻本。

易学筮贞

清赵世对撰。四卷。以《周易》为卜筮之作,不载原文,惟采前人议论,分类编辑。一卷为《缀集本旨》、《易学源流》、《图书节要》、二卷为《蓍法指南》,三卷为《占变详考》,四卷为《易道同归》。论筮法占变,条理详明,纯以数来论《周易》,所以能比一般著作集中、详尽。但将《周易》完全视作占卜之书并加以生发衍化,往往愈解愈觉玄虚。《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三》著录该书。

周易明善录

清徐继发撰。二卷。专以后天诸图为主,由占筮卦气而蔓衍于律吕等韵。自序云∶“后天之道以致用为主,而造化之流行有常有变。常者由天帝主宰,变者则由神来主宰。履其常者以卦为体,通其变者以筮为用”。其推衍阐发煞费苦心,但将《周易》仅视作占卜之作,往往加以神化、附会,却难窥知《易》之原旨。《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三》著录该书。

易经通注

清傅以渐、曹本荣奉敕撰。九卷。顺治十三年,清世祖因明代永乐间所编《周易大全》同异互存,繁而可删,华而寡要,且其后三百年来,儒生学士发挥经义多有可采,乃命大学士傅以渐、左庶子曹本荣撰《易经通注》,阐发四圣之精微,衡量诸儒之得失,斟酌于象数、义理,折衷诸论。其书熔铸众家之说,词简而理明。有《湖北丛书》本,为清光绪辛卯三馀草堂刊。

易学象数论

清黄宗羲撰。六卷。自序云∶“《易》广大无所不备,自九流百家借之以行其说,而《易》之本义反晦。世儒过视象数以为绝学,故为所欺。今一一疏通之,知其于《易》本了无干涉,而后反求《程传》,亦廓清之一端。”因《周易》至京房、焦延寿而流为方术,至陈抟而歧人道家,使人不明本原、无所依托,故作此书以纠其失。专门论述“象数”之始末与真伪。前三卷为内篇,论河图、洛书、先天、方位、纳甲、纳音、月建、卦气、卦变、互卦、筮法、占法,附《原象》一文。皆言“象数”之“象”。后三卷为外篇,论太玄、乾凿度、元包、潜虚、洞极、洪范数、皇极数以及六壬、太乙、遁甲,皆言“象数”之“数”。大意谓圣人以“象”示人,其“象”有七∶八卦之象、六爻之象、象形之象、爻位之象、反对之象、方位之象、互体之象。但后儒伪造纳甲、动爻、卦变、先天、四“象”,混杂其间,使七象不明。其书崇尚七“象”,而排斥四伪“象”,于七“象”之中又必求其合于古,以辨别名胜学之讹。又以郑玄之太乙行九宫法证太乙,以《吴越春秋》之占法和《国语》冷州鸠之对证六壬,以订正数学之失。其书持之有据,辩论精详,说服力强。然其断言《河图》即后世之图经、《洛书》即后世之地誌、顾命之《河图》即其时之黄册,未免主持太过。有西麓堂刊本、广雅书局刻本、南雷门人新安汪瑞龄刊本(卷首标题无“易学”二字)。

易音

清顾炎武所撰《音学五书》之一。三卷。《周易》之音,本无定体,与《诗经》不同,或押韵,有时参用方言以为韵。其彖辞、爻辞押韵者少,不押韵者多,其传文虽押韵者多,然亦时有不押韵者。此书就《周易》以求古音,将经传文中协韵之字标出古音,附以解说。通其所可通,其不可通者则缺之。其书虽亦间有穿凿附会之说,然标音注释,体例谨严有法。其考核精确者,于求《周易》古韵大有裨益。收入阮元《皇清经解》、《音韵学丛书》、符山堂《音学五书》。

易存

清萧云从撰。不分卷。大旨以数言《易》,而其数乃以律吕、历算为宗,旁及于三命六壬之术。书前列“易存四学”一条。声称学者先读易卦爻辞及大传蓍法,其次学卦气以及干支、阴阳、五行生克、气运衰旺,再次学算归、除、因、乘、再次学音律、词曲、声调、管弦以及反切诸法,这样才能读懂《周易》,领略到《易》之真谛。其说支离芫杂,牵强附会,多不足据。《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三》著录该书。

周易大象解

清王夫之撰。一卷。诠释《大象》之义。其谓“否”可以“俭德避难”,“剥”可以“厚下安宅”,“归妹”可以“永终知敝”,“女后”可以“施命告四方”。自序云∶“象与彖自别为一义,取《大象》以释彖爻,必龃龉不合,强欲合之,此易学之所繇晦也。《易》以筮而学存焉,唯《大象》则纯乎《易》之理,而不与于筮。”象与彖爻有别为一义者,然亦有同义者,并不完全相抵触。谓《大象》不与于筮,亦非通论。有清同治四年金陵节署刊《船山遗书》本。

周易内传

清王夫之撰。六卷。以“乾坤并建”为宗,以“错综合一”为象。辟京房、陈抟、日者、黄冠之图说,即朱熹《周易本义》,以专言象占,推之于为珠林之列。曾国藩为其书作《序》,谓其“著述太繁,不免醇驳互见。”有清同治四年金陵节署刊《船山遗书》本。

周易外传

清王夫之撰。七卷。夫之曾从永明王于广西,时权臣恣肆,朋党交讧,谏不行而言不听,夫之愤然求去。此书即著于略血解职之后,借言《易》以明其忠诚。卷一至卷四分论六十四卦;卷五、卷六论《系辞》;卷七论《说卦》、《序卦》、《杂卦》。采用传注形式,精细而深入地阐发义理。书中提出“天下唯器”、“常而可依”之论点,通过“体用”、“有无”、“虚实”,指明客观事物互相依存。强调“据器而道存”,“无其器则无其道”,“道因时而万殊”,论证“道随器变”的进行史观。书中还驳斥了“太极动静而生阴阳”的传统观点,认为阴阳之外无太极,太极乃阴阳对立统一之总体。其书还把“知”、“能”视为人所独具的潜能,主张“知能同功而成德业”,反对“尊知而贱能”。有清同治四年金陵节署刊《船山遗书》本,1962年中华书局排印单行本、1997年中华书局修订本。

周易筮述

清王宏撰撰。八卷。阐筮仪,本朱熹,参以汴水赵氏,述变占,尊《圣经》,黜《易林》,稽之《左传》,与朱熹大同小异;论卦气,本邵雍、朱熹,并附《太乙秘要》;讲推验则采之陆氏,奇异可怕者不载。其书虽专为筮蓍而作,然排斥焦延寿、京房之术,专阐文王、周公之理。其立论皆推本于经义。有清乾隆癸丑滋德堂刊本。《四库全书.经部.易类》亦收入。

推易始末

清毛奇龄综核卦变之著作。四卷。认为朱熹《周易本义》卷首虽载有卦变图,然朱熹只谓此图为孔子之《易》,未言其为文王、周公之《易》。因而向上稽核干宝、荀爽、虞翻诸家,凡有卦变、卦综之说,与宋以后相生反对诸图,皆列于书中,而以推易折衷之图系于后。引据古人,亦间有发明,然奇龄以为卦变乃演画《系辞》之本旨,持论未免太过。《春秋》作,而为《易》作。《易》本卜筮之书,圣人推究天下之理,而即数以明象。后人推究《周易》之象,而即数以明理。此为伏羲、文王、周公、孔子作《易》之本旨。象、数、理本为一体,其后分为三家,愈演愈杂,奇龄不满于此,乃据现存较早、可验之记民载,以推求三代之占筮法。取象现占,存于世而可验者,莫先于春秋传。奇龄固举春秋内外传中有得于筮占者汇编成书,汉、晋以下占筮有合于古法者亦随类附于其后。有《西河全集》本、《龙威秘书》本、《四库易学丛刊》(1989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本。

河图洛书原舛编

清毛奇龄撰。一卷。“原舛”,意为推究谬误之本原。认为清人所谓《河图》,非古之所谓《河图》,而为大衍之数,当名为《大衍图》;清人所谓《洛书》,亦非《洪范》九畴,而为太乙行九宫之法。奇龄著其说于前,而列其图于后。其书之编目有八∶一为《原舛编》;二为《大衍图》;三为《大衍配八卦图》;四为《改正黑白点位图》;五为《太乙下九宫图》;六为《九宫配卦数图》;七为《阴阳合十五数图》八为《明堂九室图》。四库馆臣评其书云∶“其排击异学,殊有功于经义。顾其所列之图,又复自生名例,转起葛藤。左右佩剑,相笑无体。是仍以斗解斗,转益其斗而已矣。”有清康熙本、清乾隆修补本。收入《西河合集》。

易触

清贺贻孙撰。七卷。自序云∶“凡卦唯二五谓之中,余皆不中。六爻有内外之义,下三画为内,上三画为外。乘承比应之义,反对、正对之义,交错之义。易类难穷,此特发蒙之语。”由此可见全书之义例。其释坤卦六四爻“括囊,无咎,无誉”云∶“积阴之世,不独咎可以杀身,誉亦足以杀身。咎以致罪,誉以生疑。斯罪,誉斯咎矣。故必无誉,然后全其为无咎也。”释豫卦六二爻“介于石,不终日,贞吉”云∶“当豫之时,下滔上读,溺而不返,皆见其已然,而不见其未然也。不滔不读,则见几而不俟终日矣。此无他,无欲故也。无欲者立于物先,而能见物,如蓍龟无心而知吉凶也。故曰贞吉。”释贲卦初九爻“贲其趾,舍车而徒”云∶“初刚,而无位自贲,其行义所弗在,则舍车而步㈠而非义,则君子以为辱。徒行众人之所羞,而义在,则君子以为贲。盖以自洁为贲,犹履初之素履也。”其书注释详明,阐发透彻,在明末清初卓然为一家之学。其书曾埋没二百馀年,至咸丰初年,贺恢得其手稿,募资刊刻,始行于世。有永新贺氏家刻本。

御篡周易折中

清李光地等人奉敕撰。二十二卷。宋以来说《易》者门户交争,务求相胜,遂各倚于一偏。而明永乐中官修《周易大全》,庞杂割裂,无所取裁,由群言淆乱,无圣人以折其中。康熙五十四年,清圣祖特命大学士李光地等人采摭群言,撰《周易折中》。其经文与传文分开编排,依从古本。以程颐《伊川易传》、朱熹《周易本义》为主,参考群言,不偏主一家。凡实足以发明经义者,皆兼收并采,而一切支离幻涉之说,尽皆不录。有各省翻本、浙局刊本。《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亦收入。

周易通义

清方茅如撰。十四卷。体例非常奇特,不像他人或尊义理,或宗象数,而是全用“四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上的话语来证明《周易》。虽独闢新途,但太过穿凿,对理解《易》之原作,并无帮助。《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三》著录该书。

周易本义拾遗

清李文召撰。六卷。认为朱熹《周易本义》释辞多得《周易》真谛,对象则未加深考,故作此书以补朱书之不足。其治《易》,释经以象数为主,释传则以义理为主,每条均录《本义》全文,而将自己的解说附在后面。其变爻互体,解释颇为详尽,而对诸象的阐释则大多随文附会,较为粗疏。《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三》著录该书。

索易臆说昊启昆撰。二卷。体例较一般《易》类著作不同,它不是每字每句去解释分析,而是分数篇总论《周易》的大旨。如上、下经的分篇,诸卦的命名以及先天、后天、圆图、方图等类,各有解说一篇,以阐述其大义。对象数的论述较为新颍,取舍亦较精审。《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三》著录该书。

周易玩辞集解

清查慎行撰。十卷。慎行受业于黄宗羲,故于图书之学灼然不惑。其书首为河图说,共有二篇,其一谓河图之数,圣人非因之以作《易》,乃因之以用蓍。自汉唐以下未有将此列于经之前者;其二谓河图出于谶纬,并附朱熹亦用河图生蓍以为证。次为横图、圆图、方图说,论横图、圆图、方图顺逆加减奇偶相错之理。第三为变卦说,谓变卦为朱子之《易》,非孔子之《易》。第四为天根月窟考,列六家之说,而认为老子“双修性命”之学无关于《易》。第五为八卦相错说,谓相错是对待,而非流行。又谓相错只说,共有二篇,其一论十二月自然之序;其二论阴阳升降不外乾坤。第七为中爻说,以孔颍达用二五者为是。第八为中爻互体说,谓正体则二五居中,互体则三四居中,三四之中由变而成。第九为广八卦说,谓《说卦》取象不尽可解,当阙其所疑。其经文次序,采用注疏木。其诠释经文,皆明白笃实,辨证亦皆有根据,足以破杂学附会之疑。有清雍正二年刊本、乾隆十九年刊本。

周易浅述

清陈梦雷撰。八卷。以朱熹《周易本义》为主,参以王弼《周易注》、孔颍达《周易正义》、苏轼《东坡易传》、胡广《周易大全》、来知德《周易集注》。凡诸家所未论及,以及所见与《周易本义》不同者,则抒发己意以阐明经文。认为《周易》之义蕴不超出理、数、象、占,所以凡数不可显,理不可穷,便寄之于象,知象则理、数在其中,而占亦可即象而玩,故此书以明象为主。持论大多结合于人事,说理不取朱熹卦变之说,取象不取来知德错综之论。卷末附其友杨道声作图三十幅,其图失之穿凿附会,亦嫌繁杂细碎。有1983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本。《四库全书总日易类存目三》亦收入。

合订删补大易集义粹言

清纳兰性德编。八十卷。宋人陈友文作《大易集义》六十四卷,所集诸儒之说共十八家,又有姓名无考者二家。宋人方闻一作《大易粹言》七十卷,所集诸儒之说共七家。纳喇性德取《大易集义》、《大易粹言》二书,删除重复,减削繁芜,编成此书。其书理数兼陈,不主一家之说。宋儒微义,略备于此。使几乎失传的《大易集义》藉此得以窥见梗概。收入纳兰性德《通誌堂经解》、《四库全书经部易类》。

周易答记

清杨名时撰。二卷。诠解《周易》经传文,以义理为主,不涉象数之学。唯《说卦传》及附论《易学启蒙》之类,推衍先天诸图。其说与程颐、朱熹之义不苟且求同。所解颇为明白笃实。收入《杨氏全书》、《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三》。

周易传义合订

清朱轼撰。十二卷。参校程颐、朱熹二家之说,以归于一。凡二家之义各有发明,可以并行不悖者,则俱录之,然后附以诸儒之说。遇有诸儒之论胜过《伊川易传》、《周易本义》者,则舍程、朱之解而从诸儒之说,然后附以己见。认为宋元以来,《易》图不下数千。然与伏羲、文王、周公、孔子之精义,全无干涉,故于《易》图一概不录。如其凡例云∶“遗象言理,自王辅嗣(王弼)始。然易者象也,有象斯有理,理从象生也。孔子《彖》、《象》二传,何尝非言象?雷风山泽以及乾马坤牛震龙巽鸡之类,皆象也。即卦之刚柔上下应比承乘亦何莫非象乎舍是而言理,不知所谓理者安在矣?”主张即象以言理,反对空谈义理。有鄂氏刊本、清乾隆刊本。《高安全书》亦收入。

易说

清惠士奇撰。六卷。杂释卦爻,专宗汉学,以象为主。有意矫正王弼以来空言说经之弊,故徵引极博。如释坤卦上六爻“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二句,引用《说卦传》、京房、许慎、干宝、虞翻、《乾凿度》六家之说。有时亦不免失之繁杂。如释“天与水违行,讼,讼之象也”,训至“不顺从谓讼”,其义已明,而又引《冠子》、京房、荀爽诸家之说。其博极群书,学有根柢,精研之处,实不可磨。有阮元《皇清绎解》本,嘉庆庚午璜川吴氏重刊本。

日讲易经解义

清牛钮等人奉敕编。十八卷。儒者说《易》拘泥于章句,株守一隅,非但占验禨祥渐失其本,就连推奇偶者亦谈天而不谈人,阐义理者亦言心而不言事,与圣人立教之旨不合。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清圣祖特命大学士牛钮等人编《日讲易经解义》。其体例与宋以来经筵讲义大致相同。发挥要旨,疏通证明,不取老、庄之虚无,亦不取焦、京之术数。大旨在即阴阳往来、刚柔进退,明治乱之倚伏、君子小人之消长,以示人事之宜。故御制序文,称其书“以经学为治法”。有各省翻刻本。《四库全书总目经部易类》亦收入。

卜法详考

清胡煦撰。四卷。对古代卜法进行详细考证。首列《周易》、《尚书》之文,本经训;次列《史记龟策传》,以其近古;次列古龟经;次列全赐三图;次列杨时乔《龟卜辨》;次列龟繇辞。以上皆参考以求古义。次列《玉灵秘本》;次列《古法汇选》。以上皆近代术士之所传,旁稽以尽其变。其书内容丰富,凡古占法传于清代,以及清代之占法不悖于理者,尽皆收入,条理清楚。书中驳正唐李华、明季本、杨时乔“卜用生龟”之说,亦极为明晰。有浙江吴玉墀家藏本。收入《四库全书子部术数类》著录该书。

河洛精蕴

清江永撰。九卷。专论河图、洛书。其大衍之数五十说、参天两地以倚数说、揲蓍说、变占说、占法考、互卦说、卦变说、卦变考、卦象说诸篇,皆抉择精详,论列充当,有益于后学。有清乾隆甲午蕴真书屋刊本、乾隆甲午蕴真书屋刊本、乾隆四十一年刊本。

钦定协纪辨方书

清乾隆皇帝命廷臣编撰。三十六卷。清朝钦天监旧有《选择通书》,然其体例猥杂,前后又多矛盾。乾隆四年,清高宗命廷臣重为考订,纂《协纪辨方书》,以纠其失。其书成于乾隆七年(公元1742年)。举术家附会不经、繁碎多碍之说,一订以四时五行生克衰旺之理。其书对《选择通书》之讹误,一一进行驳正。如《选择通书》所载子月巳日天德之误、五月十二月月恩之误、甲日丑时为喜神之误、正月庚日七月甲日为复日之误、九空大败等日之误,皆进行条分缕析,指陈其谬。其荒谬者,如男女合婚嫁娶大小利月及诸妄托许真群《玉匣记》者,则一概删削。于趋吉避凶之中,存崇正闢邪之义。清高宗曾为其书御制序文,特标“敬天之纪,敬地之方”二义。收入《四库全书子部术数类》。

周易孔义集说

清沈起元撰。二十卷。认为“十翼”为孔子所著,学《易》者当以孔子《易大传》为主。于古今说《易》诸书,无所偏主,凡合于孔子《易大传》者即取之。以《彖传》、《象传》系于经文之下,又将《大象》、《文言》分出自为一传。书前列三图,一为八卦方位图,一为乾坤生六子图,一为因重图,皆依据《系辞》、《说卦》之文。认为河图、洛书、先天、后天、方图、圆图等,为陈抟、邵雍之《易》,而非孔子所本,故一概不用。其书以“十翼”为主,定众说之是非。颇能推验旧说。引申新义。有清乾隆十八年刊本、光绪八年江苏书局刊本、学易堂刊本。

易笺

清陈济撰。八卷。认为《周易》一书专言人事,于彖爻之辞未尝言天地,于雷风诸象亦不言阳阳。明人来知德以伏卦为“错”,以反对之卦为“综”。陈济驳斥来氏“错综”之说云∶“《大传》所云错综者,以揲蓍而言,错综其七八九六之数,遂定诸卦之象。今以错综诸卦定象,是光错综其象也。又以错综言数,是错综其象以定数也。先儒虽言卦变,未有易其阴阳刚柔之实,颠倒其上下之位者。今以乾为坤,以水为火,以上为下,混淆汨没,而易象反自此亡矣。”其辩最为明晰。其论筮法云∶“《传》所谓挂者,悬之四揲之外,原以象三而非与奇数同归于扐,以象闰也。其曰再扐而后挂,故知再扐为指第二变、第三变而言也。”其说于经义似有发明。有京师刊本、清乾隆敬和堂刻本,光结果重刊本。

楚蒙山房易经解

清晏斯盛撰。十六卷。卷一、卷二为学易初津,为全书之宗旨。斯盛谓“清初所传图书,乃大衍之数,因《大传》之言而图之,不取河洛奇偶之说。”所见最确。又谓“辞占不遗彖辞而不取卦变互体之说,则尽废汉《易》之古法。”此说未免主持稍过。卷三至卷八为《易翼宗》,以经文为主,而割“十翼”散附于句下,其意在以经解经。每爻之首,画一全卦而间以一动爻。卷九至卷十六为《易翼说》,诠解“十翼”,先《系辞》、次《说卦》、次《序卦》、次《杂卦》、次《彖传》、次《文言》、次《象传》。其书不废象数,亦不为方技术数之曲说;不废义理,亦不为理气、心性之空谈。所解斟酌于言理、言数之间,则颇能持其平。收入《楚蒙山房集》。

大易择言

清程廷祚撰。三十六卷。其书编纂诸家之《易》说,有时亦断以己意。共分六条∶一曰正义,为诸说合于经义者;二曰辨正,订正前人之说异同;三曰通论,谓所论在此而义通乎彼,与别解之理犹可通者;四曰馀论,指单词片语可资发明者;五曰存疑,“疑”,“异”皆为前人讹误之文。凡断以己意者,均加“愚案”二字,以与诸家之说相区别。其阐明爻象,但以说卦健顺动人陷丽,只说八义为八卦真象,八者之失则所值之重卦为断。其明爻义,则求之本爻,而力破承乘比应诸旧解。其稽六位,则专据《系辞》辨贵贱者存乎位之旨。凡阳爻阴位,阴爻阳位之说,亦尽删除。大力排斥象数之学,唯以义理为宗,汪由敦为其书作序称其“能以经解经”,“多前贤所未发”。有清乾隆十九年通宁堂刊本。《四库全书经部易类》亦收入。

程氏易通

清程廷祚撰。十四卷。分易学要论二卷、周易正解十卷、易学精义一卷,又附有占法订误一卷。论《易》主旨尽去汉人爻变、互体、飞伏、纳甲诸法,又完全排斥宋人河、洛先天诸图及乘承比应等说,虽立论不免稍有偏颇之处,但却清除不少《周易》研究中的迷雾。其所采《周易》正文,即不用古本,也不用今本,而以《彖传》、《小象》散入经文,“十翼”并作六翼,显得凌乱无据。其“易学精义”统论《易》理,且涉于道学;“占法订误”信理面黜数,虽有廓清之功,亦有矫枉过正之失。《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四》著录该书。

易说辨正

清程廷祚撰。四卷。该书作于程氏《大易择言》、《易通》二书之前,不少论点已被采入后二部书中,但也有些论点未被采入尚有参考价值。《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四》著录该书。

易汉学

清惠栋撰。八卷。采辑自汉至三国诸家《易》说,加以考证。卷一、卷二辑孟喜《易》;卷三辑虞翻《易》;卷四、卷五辑京房《易》(附于宝《易》;卷六辑郑玄《易》;卷七辑荀爽《易》;卷八乃惠栋阐发汉《易》之理,以辨正“河图”、“洛书”、“先天”、“太极”之学。其书采辑遗闻,稽考证,使学者略见汉儒解《易》之门径。为研究汉《易》之重要参考书。收入毕沅《经训堂丛书》、王先谦《皇清经解续编》、《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易例

清惠栋撰。二卷。考究汉儒之《易传》,以阐明《易》之本例。原跋称其为未成之本。共分九十类,其中有录无书者十三类。所分门目,颇多牵混,有当为例而立一类者,亦有不当为例而立一类者;有一类为一例者,亦有一类为数例者。然惠栋深窥诸经古义,其所采摭,多为老师、宿儒专门授受之微旨,一字一句俱有渊源。收入李文藻《贷园丛书》、张海鹏《借月山房汇抄》、王云五《丛书集成初编》、《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周易述

清惠栋撰。原书目录共为四十卷,然二十四卷到四十卷,唯有易大义、易例、易法、易正讹、明堂大道录、谛说六个名目,而无书。目前二十三卷中亦缺第八卷下经注疏与二十一卷《序卦》、《杂卦》注疏,为未完之书。第一卷至二十一卷,训释经文;二十二卷至二十三卷为易微言,杂抄经典论《易》之语。惠栋摒弃宋儒以来说《易》者穿凿附会,大谈象数、图书之风气。一一原本汉儒,以荀爽、虞翻为主,参以郑玄、宋咸、干宝诸家之说,融会其义,推求《易》之本义。其引据古义,皆有根抵。惠栋死后,弟子江藩沿其体例,撰《周易述补》。嘉庆时,李林松亦撰《周易述补》。《周易述》有清乾隆二十五年雅雨堂刊本。

《四部备要》(中华书局)、《四库易学丛刊》(198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亦收入。

周易本义辩正

清惠栋撰。五卷。朱熹《周易本义》依吕祖谦所定之古本,分为经二卷,传十卷。程颐《伊川易传》依王弼本。明人胡广等奉敕修《周易大全》,将《周易本义》之卷次割裂,分附于《伊川易传》之后。坊本《周易本义》于是以程书之次第为朱书之次第。惠栋特著《周易本义辩正》,以更正之。因《周易本义》无音释,惠栋采吕祖谦《古易音训》附之。又据《说文》、《玉篇》、《广韵》诸书,以被《古易音训》之未备。程、朱二书字句不同者,亦据李公传、胡一桂、董楷、胡炳文诸家之说,全部改正。其坊刻之讹字,亦一一勘订之。凡对《周易本义》有疑义者,则旁采众说,傅以古义。于彖象卦变,《周易本义》往往与《传》义不合,惠栋则列汉儒之说以申《传》义。凡《周义本义》未备者,间以《语类》及《伊川易传》补之。有清乾隆间常熟蒋氏《省吾堂四种》刻本。

周易原始

清范咸撰。六卷。仅解经文,而不解释“十翼”。其主旨认为理始于象,象始于画,又认为万物始于阴阳,象始于日月,并取《系辞》阴阳之义,配日月之语,而总括以阴始于阳为断,所以书名“原始”。其书多彩古人已有说法,不故弄玄虚。也不用禅偈、道经强作比附,所以范氏论《易》较明代以来诸家显得平实。其优点在于尽扫《易》学研究中的荒诞琐屑之弊,不足之处则在于作者有时务要标新立异,驳倒前人,故而碰到义有难通的地方时,常常曲为解说,使其合于自己的见解,故附会穿凿之处亦不少见。《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四》著录该书。

易经理解

清郜煜撰。一卷。不解释“十翼”,而六十四卦则每卦有解说一篇,阐释大意。其大旨在于以重视义理来救前人过重象数的弊端,以平易救前人穿凿附会的失误,以切合实用救支离琐屑的不良倾向。但娇枉过正之处亦不少见,且平实有馀,精审不足。《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四》著录该书。

学易大象要参

清林赞龙撰。四卷。以发明大象为主,六十四卦则每卦有解说一篇。以上、下经分为二卷;前有提纲挈领式的总论六篇,为一卷,一名《发凡》,二名《象例》,三名《义理象数》,四名《卦爻中相错阴阳相应》,五名《忧患九德》,六名《大象有通于四书》;另有附解二篇为全书第四卷,即《作易忧患解》、《杂卦传解》。论《易》大旨以大象上一句为天地万物之象,下句为人事,而以天象为人事。不言凶吉而言义理,不言神圣而言君子,以期证明《周易》人人可学并可掌握,所以林氏的解释阐发大都明白畅达,切合实用,很符合作者“借《易》明理”的著述纲领。《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四》著录该书。

空山易解

清牛运震撰。四卷。力图将汉、晋、唐诸儒之说,融为一家,但其论《易》,则又重义理而不重象数,对重象数的学说,大都予以排斥。颇有独到发明。《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四》著录该书。

大易札记

清范尔梅撰。五卷。尔梅撰(读书小记)三十一卷,(大易札记)为其中之一。卷一论朱熹《周易本义》九图及八卦取象,上下经卦变等歌。大体推崇朱熹之说,然有时亦不尽以为然。如于《卦变图》下注云∶“朱子此图令人目迷,窃以为彖言卦变,乃序卦反对,其理至易至简,眼前便是,何事外求?明儒亦多不取此图。”卷二至卷五,诠释经文。不全载经文,不字解句释,只标举某卦某爻某节。总论其大义。大旨推阐心性理气之学,多引史事以相佐证。其所比附之事,往往与经文无关。如说比卦初六爻“有孚盈缶,终来有它,吉”云∶“春秋萧、鱼之会,东汉萧、王之推心置腹,羊叔子之不鸠人,郭汾阳之单骑责回纥,皆‘盈缶它吉’之实效也。”说仄卦六四爻“翩翩不富,以其邻”云∶“宋高太后谓官家别用一番人,而杨畏果疏章吕等,真‘翩翩’矣。”其所作论说,模仿《系辞》、《说卦》之文,失之矫揉造作。如《先天小圆图论》云∶“阳卦四,阴卦四,四位相得而各有合,三变而三合。”又如《先天大圆图论》云∶“阳卦三十二,阴卦三十二,三十二位相得,而各有合,六合而六变,此所以神变化而行鬼神也。”皆模仿《系辞》“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之文,此乃无知妄作,一无可取之处。有濠上存古堂刊本、《读书小记》本。

易卦考

清范尔梅撰。一卷。为尔梅所作《读书小记》之一种。首论《河图》、《洛书》,谓《河图》、《洛书》四位之相合,与伏羲八卦四象之相合,其数历历不爽,故圣人因图书而作易。次考先天卦变,谓京房之八卦分宫次序,乃后天之卦变,临尾二卦游魂归魄之术为补凑不安。于是改定八宫次序,纵横皆按乾一兑二之次排列,首乾宫、次兑宫、次离宫、次震宫、次巽宫、次坎宫、次艮宫、末坤宫、本宫中亦首乾、次兑、次离、次震、次巽、次艮、次坤。有濠上存古堂刊本、《读书小记》本。

御纂周易述义

清傅恒等人奉敕撰。十卷,乾隆二十年(公元1755年),清高宗命大学士恒等人撰《周易述义》。因其书大多为推阐《御纂周易折中》之义蕴,故名《御周易述义》。谓《易》因人事以立象,故不涉虚渺之说,不及象数之学,唯据先儒之说,阐明经义,以坊于实用之本。所解皆融会群言,撷取精要,不条列姓名,亦不言其得失。随文诠释,所解简括宏深。其于观象,多取互体,尤能发明古义。有各省翻刻本。《四库全书经部易类》亦收入。

周易补注

清宗室德沛撰。十一卷。讲求义理,自抒心得,发挥经义,简切无枝蔓。苦汝来称其“主敬存诚,言动不苟”,方苞称其“以养大体为宗,而实践之。盖笃实之儒,非空谈性命者比。”所说有明亦不合经义,如注乾卦九四爻“或跃在渊”云∶“俨然物矣,何亦不龙去之,以避嫌也。”“或跃”,即谓龙跃,何嫌之可避?又如注屯卦初九爻“磐桓”云∶“磐,大石;桓,大柱。”“磐桓”,为不进貌,非谓石与柱。有清乾隆六年精刊本。

易图解

清宗室德沛撰。一卷。自序云∶“以宋儒诸子之贤,犹多未详之语,益知斯生之难明也。乃缀拾《补遗》,别为一书,以待识者就正。其羲、文诸图,先儒略载,故倍加摩究。积三十年之久,仅有一得之愚,然是非当否,不敢称焉。”《补遗》指《周易补注》。德沛先撰《周易补注》,三十年之后复作《易图解》。因《易图解》先刊,《周易补注》后刻。致使晏斯盛所作《周易补注序》误以为“德沛先有方圆之《图解》,而《补注》复出。”德沛对易图研究细密,多发先儒之所未发。其研究先后天、河洛诸图,用力甚深。有清乾隆六年精刊本。

易象大意存解

清任陈晋撰。一卷。不载经文,唯折衷诸家之说,以阐明易象之大意,卷首有《凡例》七则,主要申明尚象之旨。中间部分首论太极、五行,兼言河图、洛书及先天诸图,所论简明扼要,只标举其理所可通。凡例云∶“后之言象数者流入艺术之科,其术至精,而其理亦更奥涩。然偏于一隅,似反涉形下之器。”故凡一切支离推衍、布算经而绘弈谱者,尽皆剪除。次论彖、爻、象,以《杂卦传》为据,不为互体之说。次论六十四卦,每卦唯总括其大旨,皆切于人事。卷末为《系辞》、《序卦》、《说卦》、《杂卦》。其文简略,因著书之意在于六十四卦,故其它内容一概从简。有程晋芳家藏本,江南图书馆有抄本。

读易别录

清全祖望撰。三卷。祖望云∶“旧史艺文誌《周易》类.自传义章句而外,或归之蓍龟家、五行家、天文家、兵家、道家、释家、神仙家,以见其名虽系于《易》而实非《易》,是旧史卫经之深意。而朱彝尊《经义考》概取而列之于《易》,所以乱经者莫甚于此。”于是作《读易别录》以订正之。其书卷一列《周易乾凿度》等图纬三十四种,列通说阴阳灾异及占验体例之书四十四种,列汉唐诸人卜筮林占之书一百零九种,列汉唐清人以三式占验之书四十五种,列律历家、天文家、兵家、堪舆家、禄命家、医家、相家、占梦家、射覆家、丹灶家数十种;卷二列道、释二家之书十种;卷三列龟书四十七种、蓍书二十七种。收入鲍廷博《知不足斋丛书》、《四明丛书》、王云五《丛书集成初编》。

周易讲义

清王元启撰。一卷。为笔记、杂记之类,而非首尾条贯之作。大旨专明义理,不涉象数,以人事得失、古今成败为玩辞、玩占之证。其所援引,自程颐《伊川易传》、朱熹《周易本义》之外,有王安石、司马光、苏氏父子等二十馀家。皆择善而从,不专主一家之说。有惺斋杂著本。

卦气解

清庄存与撰。一卷。汉易有易卦配二十四气之说,此书即对汉之卦气说进行解说。其释“二分”云∶“解正春分”,“贲正秋分”;释“启闭”云∶“日南至四十有五日而启,故反中孚而小过,日北至四十五日而闭,故反咸而为恒”;释“斗建”云∶“巳中小畜”,“亥中噬嗑”’释“时令”云∶“夏丙明为大有,秋清明为同人”;释“星象”云∶“戾心伏为噬嗑,恒星见为贲”;释“物候”云∶“渊泉动,屯也。水泮,蒙也。云升,需也。龙出泉,解也”;释“北斗”云∶“乾为魁,巽为杓”;释“月相”云∶“井弦而需望”,“魄,兑也”,“魂,震也”。所解虽多牵强附会,然皆简明易晓。书末附《新唐书.历律誌》所载六十四卦与二十四气、七十二候配合表,以示其说皆有根据。收入《浮溪精舍丛书》、《木犀轩丛书》、王先谦《皇清经解续编》。

彖传论.彖象论.八卦观象解

清庄存与撰。《彖传论》一卷;《彖象论》一卷,附《彖象传》、《系辞传论》二卷;《八卦观象解》一卷,附《卦气解》一卷。《彖传论》、《彖象论》,统论《彖传》、《彖象》、《系辞传》之大义。《八卦观象解》考二仪之运行,以发明垂象吉凶之大义。其书贯串群经,不囿于一家之说。其说义蕴宏深,如说讼卦九五爻之占云∶“为天下君,奉天之法,必受天下之公言,而为之王。能内自讼者,匹夫也。使夫下讼其过者,天子也。进言者无所忌讳,若讼然,而莫之惮,则天下之情不达者鲜矣。”有《味经斋遗书》本。

周易象考

清菇敦和撰。一卷。略依汉儒互体、旁通之变飞伏之法,比辑彖爻词例,证明《说卦》及荀爽、虞翻各家取象所由。其以为违误者,则进行驳正;以为夺漏者,则进行补苴,共计二百十八事。其书出象先后,不依八纯卦,亦不据上下经,似以事类为次,敷陈义据。卷末附《周易详考》。有《茹氏易学七种》本、《茹氏经学十二种》本。

大衍守传

清菇敦和撰。一卷。删取《系辞传》“天数五、地数五”一节、“参伍以变大衍之数”一节、“大衍之数”一节、“乾三策”一节,及《说卦传》“昔圣人之作易”一节。自为图说,以明河图之数及大衍揲蓍善之法。有《菇氏易学七种》本、《菇氏经学十二种》本。

大衍一说清菇敦和撰。一卷。自序云∶“井窥之见,偶而存之,不过自为其说,故名《一说》。”取《说卦传》“昔圣人作易”及《系辞传》“天数五、地数五”、“参伍以变大衍之数”数节,详细进行诠释。体例与《大衍守传》相同,其说义亦互为详略。大旨以大衍为揲蓍求卦之法。有《茹氏易学七种》本、《茹氏经学十二种》本。

重订周易二闾记

清茹敦和撰,李慈铭重订。三卷。“二闾”,一为茶闾,一为姜闾,二闾皆在会稽城外。李慈铭校定其书时,固茶闾、姜闾之名不雅,改为左闾、右闾。其书为二人问答之语,内容为玩辞考象。多主卦变、互体之说。有《绍兴先正遗书》本。

周易小义

清茹敦和撰,李慈铭校订。二卷。取异卦同辞者,比物连类,以相证引。于单名只义,考核尤精。有《绍兴先正遗书》本、《茹氏经学十二种》本。

易考

清李荣陛撰。二卷。荣陛撰《易考》,书未成卒,其子光成、光辰为之编定,凡已脱稿者,则定名为《易考》;未脱稿者,则定名为《易续考》。其书为笔记体裁。卷一大多为图说,有《定位图说》、《序卦平较图》、《序卦相错图》、《序卦相合图》、《序卦右旋图》、《杂卦归乾图》、《序卦分段说》、《杂卦分段说》。还有三则考证;《爻辞通属文王考》、《系辞传错简考》、《易传子曰考》。其所徵引皆有根据,论断亦颇平允。卷二汇考古易及后人易本,以明历代易本之沿革。有亘古斋刊本。收入《李厚罔集》。

易续考清李荣陛撰。二卷。所考者共有八事∶一为“重卦”,明重卦者必为伏羲;二为“生蓍”,明太极、两仪以下俱以揲蓍言;三为“立卦”,明六画出于三极之自然,不能增减;四为“说卦”,明说卦为羲皇遗书,非占家后出者;五为“羲图总考”,明先后天方位皆出于伏羲;六为“河洛考”明“十”为河图,“九”为洛书;七为“定位图考”,明天地定位为先天;八为“出震图考”,明帝出乎震之为后天。前四事为上卷,后四事为下卷,下卷末附“河图左旋右旋”等九幅图,以明圣人则图立卦之义。因其书本系未定之稿,故往往胪列旧说,论而未断。然其徵引有据,提撮得要。不为门户之见。有亘古斋刊本,《李厚罔集》亦收入。

周易篇第

清李荣陛撰。四卷。专门论述《周易》篇第。其《举要》谓∶“古易经、传别卷。注疏家逐卦分为八节,各以彖、象传附之。于文义多梗。不便习读。求其折中之法,莫如取法费氏。汉费直本逐卦先经后传,不乘两圣缀文之旨,其法具在《正义.乾卦》,今从之。”认为《费氏易》本,即今之《正义.乾卦》经式,其说本之北宋晁说之。然晁氏于考订本疏,东汉班固明言费直“无章句”,费氏有易本而无解说。荣陛不知晁氏之陋,而反从之。且以阮孝绪《七录》为据,然《七录》只记“《费氏章句》四卷残缺”,未言其经式如乾卦。此皆不详考之过。有亘古斋刊本。

易深

清许伯政撰。八卷。以为图书皆出太昊之世,卦数则生于河图,蓍数则生于洛书。又兼取汉人卦气、纳甲及京房《易传》火珠林之法。不墨守前人旧说,敢于立论,但得失互见,有的富有创见,有些则颇为牵强。《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四》著录该书。

周易悬象

清黄元御撰。八卷。训释《周易》,尚能依循古义,大旨以观象为主,其观象又以说卦为主,而参以荀九家的说法,亦兼用互体。主旨是缘象以明理,

而不纠缠于飞伏、纳甲之术,也不推衍河图、洛书先天之说,大抵简明有据。但作者好凭己意改窜《周易》正文。如将《彖象传》并于卦爻辞中,又将《文言》合成一篇;又改乾卦的次序,使之与坤卦以下相同;又割裂《系辞》十九卦之说,移入《文言》;又《系辞》部分次序多为改动,文字多为删节,且割裂《说卦》加以补充;而《说卦》部分改动更多。四库馆臣说黄氏这样做简直是将孔子所作的“十翼”视为稿本,加以笔削增删,另造一经,这自然不足为训。《四库全书总目.易类.存目四》著录该书。

周易辨画

清连斗山撰。四十卷。大旨谓一卦之义在于爻,爻画有刚有柔,因刚柔之画而立之象,即因刚柔之画系以辞,其道先在于辨画,故名其书为《周易辨画》。末有辑图一卷,即朱熹旧图,而稍作增减。其说专主卦画立义。如屯卦《大象》云∶“四偶以次条列如丝,中贯一奇如梭。上互艮,手。下动震,足。如织紝然,故有经纶之象。”颇为穿凿。然其逐卦详列互体,剖析精微,亦多有合于精理者。有清乾隆四十年刊本。

周易考占

清金榜撰。一卷。经书中不著周官占人之法,而《左传》、《国语》所载者,唯有六爻不变、六爻尽变、一爻变、五爻变等四种占法。六爻不变,以彖占;一爻变,以爻占;五爻变,以不变爻占;六爻尽变,乾占用九,坤占用六,余则占之卦象。两爻、三爻、四爻无占。后世凡遇数爻变者皆有占。古今之占法,皆失其传,金榜有感于此,乃作《周易考古》。其说大多有根据,发前人所未发,然亦间有虚造之语。收入《积学斋丛书》。

周易章句证异

清翟均廉撰。十一卷。专门取《周易》古今诸本篇章及句读同异之处,互相考证。逐卦逐爻,悉为胪列,间或附以己意,以“廉案”二字区别之。

其校勘颇为精密。所言皆有依据。收入《四库全书.经部易类》、《四库全书珍本初集.经部易类》。

易经简明集解

清李源撰。不分卷。自序云∶“说《易》诸家,纷如自讼,即程传(程颐《伊川易传》)、朱义(朱熹《周易本义》),与古注疏己互有异同。朱子《语类》等集,近人多未见,而专用《本义》未定之书,词意未尽圆畅。初学惶惑,往往视为苦难。于是广集群书,梳节字句,条贯宗旨,理归平易,义取简明,使读者展卷了然,无蒙昧歧误之患。”以《御纂周易折中》、《御纂周易述义》为准则,集程、朱者十之七、八,并兼采诸家以补程、朱之缺,偶引史事以显其义。其诠释卦词,堪称简明;以徵引史事,义多确当。有清乾隆年间刊本。

孙氏周易集解

清孙星衍撰。十卷。自序云∶“蒙念学者病王弼之玄虚,慨古学之废绝,因以李氏《集解》合于王注,又采集书传所载马融、郑康成(郑玄)诸人之注,及《易口诀义》中古注,附于其后。凡《说文》、《释文》所引起文异文、异音,附见本文。命曰《周易集解》。庶几商瞿所传,汉人师说,不坠于地。俾学者观其所聚,循览易明。”伍崇曜因王弼《周易注》、李鼎祚《周易集解》之单行本,为人所常见,于是甄录星衍所辑者,命名为《孙名周易集解》,别为刊行。其书先列经传正文,每条之下分别列出解、注、集解。“解”指鼎祚《周易集解》,“注”指王弼《周易注》,“集解”指星衍所辑。伍崇曜为此书作序,谓“星衍搜罗之富,抉择之精,当与所撰《尚书古今文义疏》并传。”收入孙星衍《岱南阁丛书》、伍崇曜《粤雅堂丛书》、王云五《丛书集成初编》。

易经札记

清朱亦栋撰。三卷。为作者所撰《十三经札记》第一种。破除汉、宋门户之见,平心静气以权衡诸家之得失,往往能发明经义。如释“以此毒天下而民从之”,训“毒”为“育”;释“舍逆取顺”云∶“舍其迎我来者,取其背我而去者”;释“丧羊于易”、以“易”为“场”,讥朱熹作“容易”解之非;释“苋陆决决”。辨虞翻以“苋”为“莞”,以“陆”为“睦”之为曲说∶释“一握为笑”,谓即“握手言欢,破涕为笑”之意。其辨正唐郭京《周易举正》、南宋朱熹《周易本义》及元俞琰《周易集说》者尤多,皆能击中三家之要害。有《十三经札记》本。

周易引端

清邵宝华撰。四卷。其凡例,统论山河大地有八卦之象,颇近理。又论地球之形状以及日月蚀之故,均能与欧西学说暗合。诠释经传文,极其简略。着重阐述义理,小涉象数。间引史事以相参证,然所引之事大多浮泛不切,无可取之处。如释乾《文言》“时乘六龙”云∶“舜有臣五人,以行舜道;乾有六龙,以御天。”释屯卦九五爻屯其膏”云∶“君非亡国之君,臣皆亡国之臣,吾于前明崇祯见之。”释明夷六二爻“夷于左股”云∶“文王之长子为纣所杀,故曰夷于左股。”释节卦九二爻“不出门庭,凶”云∶“巢父许由牵牛洗耳是也。”又书中有些言语俚俗不雅,且于经不合。如释坤卦上六爻“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云∶“母鸡盛极斗公鸡也,公鸡宜为母鸡伏乎?徒见其血玄黄耳。”释小畜云如一个小母猪,畜十八、九个大猪孩,乳不足食,继而无乳。”有清光绪辛卯同文堂刊本。

周易述补

清江藩撰。四卷。江藩为惠栋之弟子,其师著《周易述》,书未成而卒。故《周易述》缺自鼎卦至未济十五卦,以及《序卦传》、《杂卦传》。江藩依照惠栋原书之体例,作此书以补之。惠栋说《易》,以东汉荀爽、三国虞翻为主。江藩所补,能谨守其师之家法。有清嘉庆二十五年刊本,收入王先谦《皇清经解续编》。

周易通义

清苏秉国撰。二十二卷。不信汉学之爻辰、卦气,亦不信宋学之河洛、先天。山阳汪文端公为其书作序,称其“辞简而义昭,语质而理洽,”有清嘉庆丙子刊本、嘉庆戊寅南清河苏氏重校本。

李氏易解剩义

清李富孙撰。三卷。自序谓李鼎祚《集解》“于三十五家之说,尚多未采,其遗文剩义间见于陆氏《释文》、《易》、《书》、《诗》、《三礼》、《春秋》、《尔雅》义疏,及《史记集解》,《后汉书》注,《隋书》、《唐书》、李善《文选》注,《初学记》,《北堂书钞》,《太平御览》,唐宋人《易》说算书,犹可搜辑。”乃于披读之馀,缀而录之,附于李鼎祚《集解》之后。名其书为《李氏集解剩义》。剩者,剩馀也。其博采古人遗文剩义,实可补鼎祚之未及。卢文超为之作《序》,称其书“搜罗荟萃,成得三卷,盖几于一字不遗矣”;“命意高而用力勤,又加之以谨严,述之之功,远倍于作。”有清乾隆六十年种学斋刊本、顾修《读画斋丛书》本、王云五《丛书集成初编》本。

易经异文释

清李富孙撰。六卷。《易经》一书之异文,比其它经书多。各位讲经之师,读音不相同。文字因读音不同而异。意义又因文字不同而异。文字有古今,有通假,有时还因传写而致讹,纷纭杂揉,难以理清。李氏博引旁徵,撰成此书,以释《易经》之异文。其书兼采惠栋、钱大昕、段玉裁诸家之说,作为佐证。有顾修《读画斋丛书》本。

周易校勘记

清阮元撰。十一卷。阮元撰《十三经校勘记》。其为二百四十二卷。《周易校勘记》为其中第一部。其书据宋十行注疏本,又参以唐石经,宋相台本,山井鼎《七经考文》所引之宋本、足利本,钱遵五所校之宋单疏本,明钱保孙所校之影宋注疏本,闽本,汲古阁本而校订之,自序云∶“属无和生员李锐笔之于书”,则《周易校勘记》为阮元所校、李锐所述。其书卷一标目为《周易兼义》,于上经乾传第一校语中云∶“兼义字乃合刻注疏者,所加取兼并《正义》之意。”1980年中华书局影印《十三经注疏》本,附阮元《校勘记》。

9、近現代

医易通说

近代唐宗海撰。二卷。上卷概述医易关系;下卷对医易关系作了详细的阐述。全书于医学中探求易理,于易理的运用中阐发医学原理,认为“易”是医学之源,医为易学之绪,主张医易相通,从而提出了一些独到的见解,对于进一步研究中医药理论,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该书最早(1910年)刊行于成都文伦书局的唐氏《中西汇通医书六种》中;1915年又有上海千顷堂石印。

周易要义

近代宋书升撰。十卷。其著前后共五次易稿,费时近三十年才成。以传统阴阳相生观点及推演方法,分别经、传进行阐释,强调“占易用变”、“易占贵变”之朴素辩证观点,对卦爻变例叙述尤详。其书以锺吕与干支解《易》;并于解《易》中开始留意引用近代科学知识与天文学知识。然书中亦含有封建纲常伦理观念,未能突破传统易学之禁锢。原为手稿,藏于山东省博物馆,经张雪庵校点,刘方复校,于1988年齐鲁书社出版。

易独断近代

魏元旷撰。一卷。为“潜园二十四种”之一。主要论点有十∶(1)《易经》乃周朝之书。《连山》、《归藏》不名《易》;(2)文王非为卜筮而作《易》;(3)重卦必系文王;(4)八卦即古之文字;(5)阴阳老少、乾一兑二之说不足信;(6)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乃大衍之法,非画卦之序;(7)“十翼”或不皆成于孔子,门弟子本孔子之言成之;(8)邵雍所传后天图,非文王所作,而为黄帝、神农所作;(9)邵雍所传伏羲四图,自《先天方位图》外,其他三图皆伪;(10)《周易》之诸图不必毁。其中“重卦必系文王”乃本于太史公司马迁;“八卦即古之文字”与杨万里略同;“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为“大衍之法”,乃崔憬之论。以上诸断,皆有根据。然论“‘十翼’成于孔子之门弟子”、“乾一兑二之图不足信”及“文王非为卜筮而演《易》三条,先儒亦多有此说,独谓“《连山》、《归藏》不名《易》”,其言与《周礼》“太卜掌《三易》”之说相背。其断定《后天图》为黄帝或神农所作,则为臆测。有万载辛氏刊“潜园二十四种”木。

补周易口诀义阙卦

近代桑宣撰。不分卷。为《铁研斋丛书》五种之一。唐史徵曾著《周易口诀义》六卷,其书缺豫、随、无妄、大壮、晋、睽、蹇、中孚八卦。桑宣仿照原书体例,补其缺卦,每卦各为一篇,共八篇,四千馀言。有民国八年重印《铁研斋丛书》本。

周易讲义

近代易顺豫撰。一卷。仅释乾、坤二卦及《系辞》,为未完之书。旨在以《礼》说《易》,如释乾卦云∶“周公爻辞,六爻六位,一皆以《礼》言之,初为士位,九有阳德,士有阳德,故以“潜龙”为喻。二为大夫之位,阳德益进,有所表见于世,故曰‘见龙在田’。三为三公之位,古者天子无责任,国之责任在三公,故‘终日乾乾,夕惕若寅’。四为诸侯之位,古诸侯之礼,入为三公,进为方伯,故为‘或跃’之象。五为天子之位,九为圣人之德,以圣人而居天子之位,故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上为致仕之位,古者七十致仕,所以退避贤路。”又如释《系辞》“鸣鹤在阴,其子和之”,云“此盖言天子宴同姓诸侯之宴礼。”授《礼》说《易》,本于东汉郑玄。然其训释《易》辞,有时不完全恰当。如云∶“太极即─天圆,两仪即两既济之象,四象即《说卦传》中‘天地定位,雷雨相薄不相悖,水火相逮不相射,山泽通气’之谓。”后世对此有异议。有《琴思楼杂著》本。

易象数理分解

近代谢维岳撰。八卷。以伏羲六十四卦重卦图为宗,用“象、数、理”为分解。认为∶“《易》言象者十之五、六,言数者十之一、二,直言其理者十之七、八。不知象、数、理者,不可与明《易》;混同而说之者,亦不可与明《易》。”故其书将推阐象、数之原由者,表解于右;将说明义理者,指陈史事纂解于左。每卦均附有喻逊之所作“总论”,有时采摘其他先儒之议论,有时加案语,断以已意。其著书之意,欲兼赅象数与义理,然其书对象、数、理之分解,极为浅陋。其所谓“象数”,皆爻位、阴阳、九六、奇偶、刚柔、中正、承乘、比应诸通例;所谓“义理”,亦皆宋明以来浮泛不切之议论,书中注释,有时为大字,有时为小字,有时加旁注、夹注,有时加眉批,显得凌乱无序。所加圈点,亦无法度。有清宣统三年中道斋刊本。

易楔

近代杭辛斋撰。六卷。书前有秦锡圭所作《题辞》云∶“戊午七夕,为辛斋先生五十初度,时国会自由集会于广州,同寓长堤增沙之迥龙社訠璍,同人结社曰研几,请先生讲演,纂辑讲义,成书若干卷,曰《易楔》。”其书共有六卷,十八篇。卷一为《图书》;卷二为《卦位》、《卦材》、《卦名》;卷三为《卦别》、《卦象》;卷四为《卦数》、《卦气》、《卦用》;卷五为《明爻》、《爻位》、《爻象》、《爻数》、《爻变》、《爻辰》、《爻徵》、《运气》;卷六为《正辞》。多发前人所未发,收入《学易笔谈》集中,1988年天津古籍出版社据研几学社影印出版。

沈氏改正揲蓍法

清沈善登述,杭辛斋辑。一卷。辛斋序谓“《周易》揲蓍之法,因传文‘五岁再闰,故再扐而后挂’两语,解释不一,异论纷然,各执一理,千馀年来,迄未有贯澈数理,详释经旨,以明厥指归者,至‘大衍’一章,卒未能见诸实用。”“沈善登《需时眇言》一书凡十卷∶原易、原象、原数、原筮、其纲也。然其心得,独在于数,以勾股推大衍,合求一术,悟八卦方数根数,以合大衍分两挂一,揲四归奇,五岁再闰,再扐后挂四者。”辛斋节录《需时眇言》中原筮之说及揲蓍图谱,辑订为一卷,题为《沈氏改正揲蓍法》。其书录注疏本于前,逐节略说大意。又取《系辞》第八章释大衍疏义之前两节,句梳字栉。又别为《揲蓍图说》殿于后。收入《学易笔谈》集中,1988年天津古籍出版社据研几学社影印出版。

周易象理证

近代张承绪撰。一册。自序云∶“舍象无可言《易》,《易》在释明象意,以见真理,息息与四圣心易相通,然此非虞注(虞翻《易注》)莫属。”其著重象,博综诸家笺注,宗述虞义,采其释象精当而最易晓者,通以己意。书前除张之江、王瑚等六人所作《序》六篇及自序一篇外,还有《穷易概要》、《辞变通例》、《易图附说》各一篇,以资导引。正文部分诠释上下经文及《系辞》、《说卦》、《卦序》、《杂卦》。书末有《自跋》及《景友太昭跋》、《孙友思昉跋》各一篇。其书之体例,变卦爻辞,先求出象别,依序顺列,使知辞有所本;次解辞理,以明象意,别取舍;次证以经史及近事,以发明其义例。大旨归于善补过,于吉凶顺逆之辨,反复引申。用以挽末俗而正人心,其使全国上下皆以学《易》寡过为归宿。黄郛于《序》中赞曰∶“伟矣哉毅力精心,卓绝百世。非但虞《易》残缺,从此可成完璧,即其他各氏汉《易》,九家八纬,均将附此以见饩羊。而羲文周孔一线相处之遗绪,亦庶儿藉以幸存于不坠。”有1931年新都大陆印书馆影印本、1989年天津市古籍书店重印本。

易学探源

黄元炳撰。七册。为《易学入门》、《河图象说》、《周易经传解》、《卦气集解》四书合编。自序中云∶“汉、宋门户之见一去,便觉心地开朗,如拨云雾而见青天”故其书不囿于门户之说,兼主汉、宋之学。旁搜博证,首在究明易学之本源,次在熔“象”、“数”、“理”三者于一炉,即“体”即“用”,于《易》义多所阐发。七十年代,台湾集文书局黄进长将此四书合璧影印,共有六十馀万字,百馀幅插图。民国丁巳(1977年),黎凯旋作《序》。

易学入门

黄元炳撰。原书为一册,后汇入《易学探原》,不分章次,有图片、表解五十馀幅,大旨欲以图、书、卦画。尽天地万物之象数;以文字解说究明其“体”、“用”。有黄氏观蝶藏楼本,收入《易学探原》、《易学入门卦气集解合编》(1986年台湾集文书局出版)。

河图象说

黄元炳撰。原书为二册。后汇入《易学探原》。书首为《稽古》、《数象》二篇,正文部分则对书首二篇引而申之,提出“一百二十观”,如“天地生成观”、“两仪浑分观”、“三五倚数观”、“分合观”、“动静观”、“勾股观”、“三角观”、“二十八宿观”、“宿谈从位观”、“中国观”、“人生观”等。大抵哲学与科学并举,内外一元,发前人之所未发,多所创见。黎凯旋作《易数浅说》,多处徵引《河图象说》之文。有黄氏观蝶藏楼本,收入《易学探原》。

周易经传解

黄元炳撰。原书分为三册。后汇入《易学探原》。采集汉以来诸家之注解,取精用宏,多申以己意,以解说伏羲、文王、周公、孔子“四圣人”之《易》。民国丁巳(1977年),黎凯旋所作《易学探原.序》云∶“每读他家《易》注,于‘象’于‘数’辄多晦暗不明,而读此书,则如面对光风霁月,阴霾一扫而去之感。”书稿写成之后,蒋维乔为之集资,陈蔼士等十人合助刊资,使其书得以行世。有黄氏观蝶藏楼本,收入《易学探原》。

卦气集解

黄元炳撰。原书为一册。后汇入《易学探原》。专论卦气之说。自称某日得沈竹龈所著《周易易解》之遗稿,于是探赜索隐,订正贞辰图。又本之以天人一贯,象数一源,原要序卦,定其卦次。赖黄膺白、沈祖绵、蒋维乔、周晋年四人助资,得以刊行。书首有蒋维乔、沈祖绵于民国癸酉(1933年)夏日所作二《序》,元炳二同年长夏所作《自序》一篇,还有《弁言》一篇、《卦气总图》一幅、《卦气全图引据》一篇。正文部分为《总图重数概说》,共分八章;一为《先天变为后天之四司令》,二为《十二月星次当值》,三为《十二辟卦值七十二侯》,四为《公辟侯大夫卿之次序》,五为《五位次序之组织》。六为《六日七分》,七为《卦气与贞辰之相关》,八为《卦气问答》。旨在会通汉宋门户之见。使之互相发明。以揭示古人学问同归之真相。其书颇多创见,发前人所未发。沈祖绵于《序》中云∶“星若(元炳之字)此书,集卦气之大成。若读其书,更进而求卦轨人厄诸法,则律历之用备矣。”有黄氏观蝶藏楼本,收入《易学探原》、《易学入门卦气集解合编》(1986年台湾集文书局出版)。

易通例

陈启彤撰。一卷。共六篇,一为《说道》;二为《说象数》;三为《说引申》;四为《说卦》;五为《说彖象》;六为《说爻》。书末附《彖言作于周公说》。书前袁镳、凌文渊所作二《序》,书后有启彤之弟子程习所作《跋》。其书大旨在发明“引申”之义。其义本于《系辞》“引而申之,触类而长之,天下之能事毕矣”,故谓∶“引申为极变之方,演象数、释形名之要道。”其“引申”之法有二,一为“归纳”。;二为“演绎”。如《说道》篇云∶“曰‘开物成务’,演绎之谓也;曰‘冒天下之道’,归纳之谓也。此自道体言,可归纳,可演绎也。‘是故圣人以通天下之志’,此自用言可归纳也。‘以定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此自用言可演绎也。”其“引申”之例有三,一为“正引”,亦称“直引”;二为“转引”,亦称“旁引”;三为“反引”,亦称“对引”。于泛例之外,又立三个特例,一为“质”;二为“德”;三为“用”。如《说引申》篇云∶“易为变易,正引也。易为简易,转引也;易为不易,反引也。”又云∶“《系》曰‘乾道成男’,谓其‘质’也;‘乾知大始’,谓其‘用’也;‘乾以易知’,谓其‘德’也。乾为天,自其质引申也,以天体阳类也,此正引也;为圆,自其质引申,以天形圆浑也,此转引也;为君、为父,自其质引申也,以于人为阳体也,此转引也;为金、为玉,自其德引申也,以其质刚坚也,此转引也;为寒、为冰、自其用引申也,乾位西北故为寒、为冰、此转引也;自德言,乾阳暖,则反引也。”启彤之说,纯以论理学家之术推演易义,与两派六宗之易皆异致。其推寻易例,能自成条贯,又明于训诂,故立言简奥。唯论“十翼”,定《彖传》为周公作,《大象》为孔子作,其他则子夏与传易诸贤所系”,则无确证,为一已之臆测。有1923年刊本。

易通释

陈启彤撰。二卷。演绎《易通例》之说。如释乾卦云∶“自象数、形名而释之、类聚、群分而言之,乾有‘德’、‘质’、‘用’。六画,以象数表德质用也;曰‘乾’,以形名表德质用也,此自归纳言也。馀卦同。”此即发挥《易通例》“归纳”、“演绎”两种“引申”之法以及“德”、“质”、“用”三特例之说。其书诠释义理,辞尚简要。然其推阐卦象,则多空泛。有1923年刊本。

易学会通

简称“易通”。苏渊雷著。此书欲会通中外哲学及儒释道三家之说而通于《易》。共5万馀字,分上下编。上编《诸论》,述明《周易》之作者、名义、派别、八卦之意旨,此为其易学概论;又述及读《易》界说,此为其易例;又创天人演化论,此为其融合西方哲学及易学而自创之学说。下编《广论》,分九章∶论生、论感、论变、论反、论时、论中、论通、论进、论忧患。其中以论生、论忧患两章较为精详,所引以章太炎、杭辛斋之易学为多。其自序云∶“此书以《易》为论本,而不限于《易》。取证老庄,旁参佛氏。远征西哲,近引诸儒。自赫拉克利泰、黑格尔、达尔文、柏格森之流,以至惠定宇、焦理堂、严又陵、谭复生、杭辛斋、章太炎诸子,凡有胜义妙论,足相发明者,靡不称引,用以参证。义求贯通,不囿畛域;意在博约,何滞古今?将以泯汉宋之争,祛理数之蔽;去彼神秘之外衣,以求合理之核心,为人天作眼目,通内外之学焉。”该书著于1933年狱中,1934年上海世界界书局初版,1941年黄中出版社出版,1985年中州古籍出版社新版。

周易消息大义

唐文治编。四卷。自叙云∶“撰《周易大义》,仅成数卦。年四十五,讲《易》于上海南洋大学,诸生科学繁重,义取显明,仅采程传(程颐《伊川易传》与项平甫(项安世)《周易玩辞》、杨诚斋(杨万里)《易传》编辑教授,亦未能成书。年六十,讲《易》于无锡国学专修馆,复博考汉、宋诸家之说,间下己意,其有未明者,辄与友人吴县曹君叔彦往复讨论,获益非鲜。编成《消息大义》三卷,并附《学易反身录》一卷。盖己三易稿矣。荏苒数十年。”卷首有《八卦取象歌》并名义、《分宫卦象歌》并释义、《十二辟卦消息图》三篇。卷一为乾坤二卦大义;卷二为复临泰大壮决五卦大义;卷三为姤遁否观剥五卦大义;卷四为《学易反身录》。书末附《周易》应读书目表。大旨本于孔子“洗心寡过,其要无咎”与孟子“正人心,息邪说”之旨,而对阴阳消息之精蕴,君子小人进退之大原,详加阐发。此书于1934年由天锡民生印书馆发行。

谢辉:《周易传义大全》纂修新探 

不二阅读(685)

谢辉(1983- ),内蒙古人,历史学博士,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中国文化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历史文献学。

《周易传义大全》纂修新探 

摘要:《周易传义大全》所引诸家之说,除主要来源于董真卿《周易会通》之外,其余多源自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纂修者所自行采补者,仅有胡炳文、吴澄、胡方平三家。从《周易传义大全》对材料的去取与删改,可以看出其在纂修时,遵循了合于程朱、避免重复、重理轻象的原则。

关键词:周易传义大全 周易本义附录集注 材料来源 编纂原则

《周易传义大全》(以下简称《大全》)为明初官修五经大全之一。对于其纂修情况,学者多沿袭朱彝尊之说,简单地将其归结为抄撮“天台、鄱阳二董氏、双湖、云峰二胡氏”之书而成[1],鲜有更为深入的探讨。目前所知,仅有陈恒嵩《五经大全纂修研究》,详细论述了《大全》的材料来源与剪裁编排,纠正了诸多前人之失。但其说亦有可补之处,故今即在陈氏说的基础上,进一步对《大全》之纂修展开研究。

《周易传义大全》纂修新探 

一、《周易传义大全》取材新探

据陈恒嵩之研究,《大全》共征引前人之说五千余条,其中三千余条出自董真卿《周易会通》(以下简称《会通》),故《大全》当是以《会通》为底本,再增补二千余条宋元人经说而成[2]。其说大致可信,但对增补材料的具体来源,则未加讨论。同时,对于朱彝尊所说《大全》有取于胡一桂《易本义附录纂注》之说,仅简单谓“《大全》所徵引的经说疏文与胡一桂的书多寡不同,必非抄袭胡氏之书”[3],亦嫌证据不足。对这些问题,均需加以深入探讨。

(一)取材于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

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以下简称《集注》)约成书于元大德七年(1303),是继胡一桂《易本义附录纂注》之后,元代出现的第二部纂疏体易学著作。此书目前在国内已无传本,但明初《文渊阁书目》曾有著录[4],《永乐大典》亦有引用[5],可见纂修《大全》时能够见到此书。张氏书引前代之说约百家[6],规模仅次于董真卿《会通》,故《集注》即成为纂修《大全》的主要材料来源之一。

从《大全》的引文情况来看,其引张清子自注约二百七十余条,而《会通》在编纂时,虽然也参考过张书,但引张氏说不过寥寥数条。故这二百多条张氏注文,都应该是直接来源于《集注》。不仅如此,对于其他诸家之说,《大全》从张书中采录者也为数不少。例如,大畜九二爻下,《大全》采胡炳文、朱震、王宗传、兰廷瑞四家之说,其中王宗传说曰:

小畜之九三见畜于六四,而曰“舆说辐”,四说其辐也。大畜之九二受畜于六五,又曰“舆说輹”,是自说其輹也。夫说人之辐与自说其輹,语其势之逆顺,盖有间矣。何者?九三刚过,而九二则刚得中故也。刚而得中,则进止无失,故《象》释之曰:“中无尤也。”[7]

《会通》此处引朱震、项安世、兰廷瑞、胡一桂四家,未引王氏[8]。而《集注》则引王宗传、朱震、徐几,王氏说与《大全》所引仅有微小区别[9],可知应该即是来源于此。另有一些注文,此前或以为来源于《会通》,但实际上也是出自张氏书。例如,《系辞下传》“刳木为舟”一段下,《大全》引张栻之说曰:

衣裳之垂,固欲远近之民,下观而化。然川途之险阻,则有所不通。唯夫舟楫之利既兴,则日月所照,霜露所坠,莫不拭目观化。天下如一家,中国如一人矣。是以刳其木而中虚,剡其楫而末锐。舟所以载物,而楫所以进舟。致远以利天下,而取诸涣者,盖涣之成卦,上巽下坎,《彖》曰:“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10]

此条注文,《会通》所引,仅至“中国如一人矣”而止[11],陈恒嵩认为其后乃《大全》编纂者所增补[12]。但查核之下,《集注》此处引张栻说,与《大全》完全相同[13],可知《大全》是直接引自《集注》,并非自《会通》引用前半而自行增补后半。

经核查,《大全》所引诸家之说,除胡炳文、吴澄等少数几家之外(详见下文),凡不见于《会通》,或《大全》详而《会通》略者,多是来源于《集注》。可以说,在《大全》编纂过程中,《集注》是地位仅次于《会通》的重要参考资料。

(二)取材于其他元代易学著作

除了《会通》与《集注》这两部集注体著作外,《大全》在纂修过程中,还参考了其他几部元代易学著作,即胡炳文《周易本义通释》、吴澄《易纂言》与胡方平《易学启蒙通释》。

胡炳文《周易本义通释》约成书于延祐三年(1316),为元人注释朱子《易本义》之重要著作。《大全》编者对此书非常重视,以“云峰胡氏”的形式,共引用其说八百余条,几乎每卦每爻下都有采录。如乾卦九二、九三、九五、上九,基本一字不差地照录《通释》全文。而蒙卦六四爻下,《通释》本有解说曰:“初与三比二之阳,五比上之阳,初三五皆阳位,而三五又皆与阳应,惟六四所比所应所居皆阴,困于蒙者也。蒙岂有不可教者,不能亲师取友,其困而吝也,自取之也。”[14]而《大全》未录,此种情况反而较为少见。其引用数量之大,以至于明代正德年间,胡炳文九世孙胡珙重刻《通释》时,在《易传》部分亡佚的情况下,能从《大全》中辑出以补足之[15]。

与胡炳文相比,吴澄虽然也是元代著名学者,但《大全》对其的重视程度则相对较低,以“临川吴氏”的形式,引其说二百余条。所引大部分来自于《易纂言》,但也有少量内容,是采自吴氏文集中论《易》之文字。如谦卦《彖传》下,《大全》引吴氏说曰:“六十四卦,惟谦之占辞最美,夫子传《彖》,亦惟谦之赞辞最盛。内三爻俱吉,外三爻俱利。卦辞则云亨且有终,他卦之占,未有若是其全美者也。天之所益,地之所流,人之所好,鬼神之所福,悉萃于能谦者之身。他卦之赞,未有若是其盛者。此谦之所以为至德也。”[16]此说不见于《易纂言》,而出自《谦光堂记》[17]。此外,《易纂言》引用的一些前人之说,《大全》也偶有转引。如中孚上九爻下,《大全》引项安世说曰:“巽鸡之翰音,而欲效泽鸟之鸣,登闻于天,愈久愈凶。”[18]此说不见于《会通》与《集注》,而《易纂言》有之[19],可见是自此转引。

胡方平《易学启蒙通释》成于元初,是元代为数不多的对《易学启蒙》进行注释的著作。《大全》以“玉斋胡氏”的形式引其说十九条,全部集中在卷首《图说》部分,所取者皆为《启蒙通释》卷上讲河图洛书及先后天诸图的内容,卷下讲揲蓍与占法者则未见引用。虽然从数量上来看,《启蒙通释》被引并不算多,但由于其篇幅本不太长,且《大全》对其常有连篇累牍的大段引用,如“邵子以太阳为乾“云云一段长达五百余字[20],故规模仍较为可观。此外,《大全》自《启蒙通释》转引别家之说的情况也时有出现。如《大全》引思斋翁氏说六条,其中五条与《启蒙通释》全同。所余一条“无极之前,阴含阳也,言自巽消而至坤翕,静之妙也。有象之后,阳分阴也。言自震长而至乾分,动之妙也。阴含阳,故曰母孕。阳分阴,故曰父生”[21],实际也见于《启蒙通释》,但标为徐几之说[22],《大全》误引为翁氏。总之,《大全》从《启蒙通释》中采录的材料也不在少数。

上述三家之中,胡炳文、吴澄均出于张清子之后,胡方平虽在张氏之前,但张氏所编《集注》并未采录其说。董真卿《会通》虽然对三家都有采录,但每家不过寥寥数条。由此可知,《大全》所引三家之说,并非转引自张、董二书,而是自行增补。

(三)未参考胡一桂《易本义附录纂注》

胡一桂《易本义附录纂注》(以下简称《纂注》)是元代首部对朱子《易本义》进行系统注释之作,《大全》对其说亦较为重视,在卷前凡例中特别提到“先儒双湖胡氏、云峰胡氏尝论订者,亦详择而附著焉”[23],将胡一桂放到了与胡炳文同等重要的位置上。胡炳文之说乃直接引自其所著《周易本义通释》,胡一桂之说来源于何处,则值得加以探讨。

 

考胡氏《纂注》,成书于至元二十五年(1288),至元二十九年(1292)付刻[24],是为初定本,亦即今传世之本,张清子《集注》对该本有引用。至于至大元年(1308),胡氏因感到前本“孤陋寡闻,象释疎略”[25],又对《纂注》作了一次增订,是为重定本,董真卿《周易会通》引用者则为此本。重定本流传不广,至于明初可能已经亡佚,但《永乐大典》引《纂注》之文十九条[26],经核对,全部出自初定本,可知纂修《大全》时至少能见到此本。然而,《大全》纂修者对该本却全未寓目,其以“双湖胡氏”的形式引用胡一桂说二百三十余条,全部转引自董真卿、张清子二书,并由此导致了一些错误。例如,《大全》于升卦《彖传》下引用一条解说:

胡氏曰:《易》以阳为大,巽顺不足以大亨,必刚中而应,是以大亨[27]。

此条解说见于今传初定本《纂注》[28],乃胡一桂之说。按《大全》体例,应该标以“双湖胡氏”,但其却仅谓之“胡氏”。其原因在于,《大全》此说并非直接引自《纂注》,而是自张清子《集注》转引而来。张书仅标“胡氏”而未称其名[29],《大全》纂修者不知其为何人,仅能原样照录。而小畜六四爻《象传》下,《大全》又引一说云:

双湖胡氏曰:三阳上进,而六四独当其锋,将拒而止之,必为所伤。然以由中之信,依附上之二阳,与之合志而共畜之,则可以血去惕出而无咎矣[30]。

此说标以“双湖胡氏”,似乎应该为胡一桂之说,然检《纂注》未见。《集注》与《会通》有之,但仅标为“胡氏”[31],未指为胡一桂。按胡瑗《周易口义》此处注曰:“六四以柔顺居巽之初,下之三阳上进,而己独当其路,将以拒止之,而不使其进,则必为其所伤。故当以由中之信,发于至诚,依附于上之二阳,同心一志,与之共止畜之,则伤害可以去,惕惧可以出散,而免其凶咎也。”[32]与之类似,可见当是出于胡瑗。《大全》之所以致误,同样是由于转引自张、董二书,又不知胡氏为何人,遂以己意指为胡一桂。如能检胡氏《纂注》原书,当不至于有此误。

此外,通过引文之间的差异,也可窥出《大全》转引之实。例如,噬嗑卦九四爻下,《大全》引胡一桂说曰:

双湖胡氏曰:以全体言,九四为一卦之间,则受噬者在四,卦辞利用狱,是刑四也。以六爻言,则受噬者在初上,故初上皆受刑,四反为噬之主,与三阴爻同噬初上者也。卦言其位,则梗在其中,爻言其才,则刚足以噬,其取义故不同也[33]。

此说今本《纂注》置于全卦之末,可见确实为胡一桂之说。“与三阴爻同噬初上者也”以上,《纂注》与《大全》所引大致相同,但此下《纂注》作“彖爻取象有不同如此,爻中称腊、称乾,皆离象,故《说卦》曰:离为乾卦”[34],与《大全》了不相似。检张清子《集注》引胡氏说,则与之相同[35],可见《大全》当是自张书转引而来,并非直接引自《纂注》。张书引文不甚严谨,多有羼入别家之说者,而《大全》又未能查核原书,故导致引文内容互有出入。

通过以上的分析可知,《大全》引用前代之说一百五十余家,大多数采自董真卿《会通》与张清子《集注》,纂修者所增入的,主要为胡炳文、吴澄、胡方平三家元人之说。此外还可能有部分增补者,如谦卦初六爻《象传》下,《大全》引张栻说曰:“谦谦君子,卑以自牧,如牧牛羊然,使之驯服,方可以言谦。今人往往反以骄矜为养气,此特客气,非浩然之气也。”[36]此说即不见以上各书,可能是《大全》编者自行采补,但数量并不太多。

《周易传义大全》纂修新探 

二、《周易传义大全》编纂原则新探

《大全》的材料来源问题,上文已经阐明。需要指出的是,《大全》并非简单地将《会通》等诸家材料堆积于一处,而是做了去取剪裁等大量的编排工作。陈恒嵩已经注意到此点,并从增补疏文、合并疏文、移改疏文位置、删除疏文四个方面作了讨论[37]。但多限于描述增删改易疏文的现象,对于此现象背后反映出的《大全》编纂原则涉及不多,有必要加以深入探讨。

总的来看,《大全》的编纂原则大致有三,即:合于程朱,避免重复,重理轻象。以下分别对其加以讨论。

(一)合于程朱

在卷前凡例中,《大全》即已明确提出:“诸家之说,壹宗程《传》《本义》,折衷并取,其辞论之精醇,理象之明当者,分注二氏之后,以羽翼之。”[38]其在编纂过程中,也较为严格地遵循了这一原则,凡不同于二家之说者,多摒去不录。具体而言之,又可分为两种情况:

一是,程朱之说大致相同,对此《大全》即将程《传》与《本义》并列于前,再于其后附以合于二家的诸家解说,而不录与之相悖者。例如,震卦六三爻“震苏苏,震行无眚”,程朱均解“震苏苏”为缓散自失之状,解“震行无眚”为六三以阴居阳不正,若能因震惧而去不正,则可无过眚。《大全》即在二家之后,引用了胡炳文“与其惧而苏苏自失,不若因其惧而能行”之说,又据《会通》采入李舜臣“阴被震而不敢轻犯其锋,必须逃避而后获免”之说[39],均与程朱相合。而张清子《集注》此处本有一条张氏自注:

三以柔居刚,位不当也。初震之来,危及乎二,而未及乎三,震少缓矣。故曰“震苏苏”。苏,息也。即“后来其苏”之义。三于此时可以去矣。惧而去之,则能免祸,故曰“震行无眚”[40]。

此条张清子说,《大全》即未引,其原因在于,张氏以“苏”为“息”,以“震苏苏”为震稍缓而得复苏之意。其说与程朱全然不同,故《大全》不取。张书尚引王宗传说,谓“神回气醒,而生意复还”[41],《会通》又引朱震“震极反生”、程迥“神气之复”等说[42],皆与张说类似,《大全》亦一概不引。

二是,程朱之说有所不同,此时《大全》即将二家分列,而分别于其后附以与之相合的各家解说,与二家皆不同者则不录。例如,升卦初六“允升大吉”,程子以为初六信从九二,与之同升则大吉;朱子则以为初六巽于九二、九三,则信能升而大吉。《大全》即在程说之后,据张清子《集注》采入潘氏之说曰:“初六阴柔在下,无应于上,本不能升,密比九二刚中之臣,阴阳志合而相允,九二援而升之,所以大吉。”又在朱说后引胡炳文说曰:“升初允升,上为二阳所信也。”[43]而《集注》除引潘氏外,尚引徐几之说云:

升下一柔与四合志,故初六言“允升”,而《象》释以“上合志”。允者,信从之义也。在下之人,未有不信其上,而能自进其身者也[44]。

此说“允升”为初六与六四合志,不同于程朱二家之中的任何一家,故《大全》未收。《集注》在徐氏说之后,尚有张清子自注云:“初四虽无应,而以顺遇顺,同德相孚,援己以进,在下位而有获乎上,其升必矣。故曰允升。”[45]与徐说同,《大全》同样不予收录。由此可见,以是否合于程朱作为去取标准,是《大全》在编纂过程中执行得较为彻底的一条原则。

然而,在很多情况下,完全契合于程朱的解说并不易得,故《大全》在编纂过程中,有时需要对引文进行删改,以消除其与程朱之间的差异。例如,家人卦六四爻下,《大全》引张清子说曰:

六四与初九为正应,又介乎九三九五之间,以柔得刚,以虚受实,故能富盛其家,而有大吉之占。六四以巽顺之道,而在高位,其一家之母欤?《记》曰:父子笃,兄弟睦,夫妇和,家之肥也。家之肥即家之富也[46]。

检《集注》所载张氏之说,与此大致相同,而段前有“阳为富”三字[47],《大全》删去未录。此缘于朱子谓“阳主义,阴主利”[48]、“占法阳主贵,阴主富”[49],以阴为富,张说显然与之矛盾,故需删节。又如,噬嗑卦九四爻《象传》下,《大全》引吴澄说曰:

六二以所噬之易而有易心焉,故至灭鼻。九四则噬之难矣,戒以艰贞而后得吉,是其道之未光[50]。

此说又见于《易纂言》,但原文作“初九以六二之易噬有易心焉,遂至灭鼻,若九四之难噬,则非可易者”[51],文字颇有不同。其原因在于,吴澄以噬嗑卦初、上二爻为主噬者,中四爻为被噬者。六二近初九,为其所噬,所谓“以至近能噬之刚,噬至柔易噬至物”[52]。九四为初九之应爻,亦受其噬,所谓“乾胏者九四也,噬之者初九也”[53]。上文所引吴氏注原文,也都是从初九噬六二、九四的角度作出的。然而,程朱却以中四爻为主噬用刑者,如朱子说六二爻曰:“六二中正,故其所治如噬肤之易。”[54]程子说九四爻曰:“九四居近君之位,当噬嗑之任者也。四已过中,是其间愈大,而用刑愈深也。”[55]与吴澄完全不同。《大全》既欲引吴氏说,又不愿与程朱发生抵牾,故加以修改。其将“初九以六二之易噬”改为“六二以所噬之易”,即将原本的初九噬六二之易改为六二为噬他物之易。而“九四之难噬”,本来是说初九难噬九四,《大全》将“难噬”改为“噬之难”,则变为九四噬物之难。几字之差,意义全变,其目的即在于弥合与程朱之歧异。

(二)避免重复

《大全》编纂时所据的《会通》《集注》等书,内容并非截然不同,而是有不少重合之处。针对此种情况,《大全》也作了一些删减合并的工作,亦即《四库全书总目》所说的“刊除重复,勒为一编”[56],由此体现出避免重复的编纂原则。具体可分两种情况:

一方面,对于同为一家之说,而因来源不同互有详略者,在不悖于程朱之说的前提下,《大全》常会引用较详的一家。例如,夬卦初九爻下,《大全》引潘氏说曰:

趾在下而先动者也。初九在四阳之下,首以刚进,壮于前趾也。阴居高位,而初欲决之,犹布衣论权臣,不量力之甚,往则不胜,其咎宜也[57]。

此说《会通》与《集注》皆有引用,但《集注》所引与《大全》同[58],《会通》仅引“阴居高位,而初欲决之,犹布衣论权臣,不量力之甚”一句[59],《大全》即选择较详之《集注》采入。而在《系辞下传》“《易》之为书也,原始要终以为质也”一段下,《大全》又引徐几说曰:

此总言圣人作《易》,所以立卦生爻之义,下文又逐爻分说而申明之也。质谓卦体,时谓六位之时,物谓阴阳二物也。原其事之始,要其事之终,以为一卦之体质。卦有六爻,刚柔错杂,随其时,辨其物,言卦虽有全体,而爻亦无定用也[60]。

此说同样都见于《会通》与《集注》,但《集注》所引仅“时谓六位之时,物谓阴阳二物也”一句[61],《会通》则与《大全》同[62],可见此处《大全》又转据较详之《会通》采入。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大全》一概以详为主。如《系辞下传》“《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一段下,《大全》取杨万里之说,即是选择了《会通》所载之较为简略者[63]。《集注》虽然多出了“《易》之未重,三才各处其一,初为地,二为人,三为天。及其既重,三才皆合而两,初与二为地,三与四为人,五与上为天”云云一段[64],但其说不出朱子《本义》之外,且颇显拖沓,故《大全》舍详而取略。但总的来看,取用较详之说的情况,在《大全》中还是要多一些。

另一方面,对于虽非一人之说,但语意重复者,《大全》会综合考虑诸说出现的时代先后与解说精粗,在此基础上作出取舍。如后出之说仅为简单地蹈袭前说,没有太多的丰富发展,或其全面精到的程度尚不及前人,则多删减之,而取较为早出者。例如,大畜卦卦辞下,《集注》载张清子自注曰:

贤不家食者,禄之也。惟贤非后不食。盖古之人不仕无禄,则耕而食之于家也。仕而禄足以代耕,则不耕矣[65]。

此条注文《大全》未引,原因在于,其已据《会通》采入郭雍之说曰:“贤不家食,禄之也。古之人不仕无禄,则耕而食之于家也。仕而禄足以代耕,则不耕矣,非家食也。”[66]张氏说与之基本相同,仅多“惟贤非后不食”一句,称不上有明显过人之处,故《大全》即舍之,而仅选用了较为早出的郭氏。又如,井卦九二爻下,《大全》引张清子注曰:

《彖》言“羸其瓶”,即此之“瓮敝漏”也。巽体覆盂,亦有瓮敝漏之象[67]。

检《集注》,此前张氏尚有“井谷者,井旁穴也。二有刚中之才,本可以济物。上无应与,则无汲引之功,井而谷矣。则水旁出而就下,仅射注于初六泥中之蛙鲋而已。是瓮敝而水漏,而井养之功缺矣”一段注文[68],《大全》未录,因其已据《会通》引早出的徐几之说曰:“井谷者,井傍穴也。射,下注也。鲋,泥中微物,蛙属,谓初。瓮,汲水瓶也。九二刚中,上无应与,下比初六,不上出而下注,有井谷射鲋之象。又为泉实可汲,而在瓮敝漏之象。”[69]与张氏说类似而较详,故《大全》即对张氏说加以删减,略去了其与徐氏重复的部分。

然而,如时代较晚之说能够后出转精,《大全》也不排除舍前而取后。例如,革卦初九爻下,《集注》引冯椅之说曰:

变革与皮革字同而意异,如履之为礼,噬嗑之为市合,《易》中率取声同,则不拘于本义也[70]。

此说《大全》未取,而改取其后的胡炳文之说曰:“革取卦名而义不同,犹噬嗑而取市合之义也。《易》道尚变,故贲之爻有不贲者存,损之爻有不损者在,而革亦不专言革也。反其义为黄牛之革,巩而固之,戒其轻也。”[71]两相比较,对于“革”字兼备变革与皮革二义的问题,冯椅仅简单地将其归结于“声同则不拘于本义”,而胡炳文则更进一步,指出这正体现出了“《易》道尚变”的特点,故变革之革可变至其对立面,即坚固不变的皮革之革。从立说的深度而言,胡炳文显然要更胜一筹,故尽管其说晚出,《大全》仍然取用,而放弃了早出的冯椅之说。

(三)重理轻象

《大全》虽然声称所取之说乃“理象之明当者”[72],似乎象理并重。但实际上,其书以羽翼程朱为宗旨。而程子重在以《易》理明人事,对繁复的象数之说一概不取。朱子虽不排斥象数,亦认为纳甲、飞伏等法“支蔓不必深泥”[73]。《大全》既谨遵程朱,在采择诸家之说时,便不可避免地体现出重理轻象的倾向,凡讲修身治世的义理之说,多在其采录范围之中。例如,谦卦六五爻下,《大全》引胡炳文之说曰:

谦之一字,自禹征有苖,而伯益发之。六五一爻不言谦,而曰“利用侵伐”,何也?盖不富者,六五虚中而能谦也。以其邻者,众莫不服五之谦也。如此而犹有不服者,则征之固宜。抑亦以戒夫谦柔之过,或不能自立者也。故六五独不言谦。无不利者,又言谦非特利于侵伐,而他事亦无不利,又以示夫后世之主,或不能谦者也。圣人之言,详密如此[74]。

胡氏之说共有三方面含义:第一,人主能谦,则众皆顺服,有不服者则宜征之。第二,谦不能过而至于不能自立。第三,谦于事无所不利。总的来看,都是主要为“后世之主”所发的教戒之词,是典型的义理派解说。其后又引张清子说,谓君道不能专尚谦柔;《象传》下又引杨万里与朱震之说,谓“侵伐”乃“不得已”“以正而行”,皆与其类似。而《会通》《集注》等书所引的象数之说,《大全》则往往不录。例如,小畜卦上九爻下,《会通》本引有元人龙仁夫之说曰:

“几望”无明象,以坎为月体,兑为上弦后望前之月,此纳甲说。经言“几望”者三,独归妹六五坎兑体全,小畜上六变而后有坎,中孚六四变而后有伏坎,其义仅通[75]。

对于“月几望”,龙氏主要以兑纳丁为上弦月、坎纳戊为月体的纳甲法解之。《易》中“月几望”有三,因卦象不同,解说时尚参用了变卦、飞伏之法。这几种源自汉《易》的象数学说,均为程朱所深斥,故《大全》未取。不仅如此,对于朱子认为在象数诸说中,尚属合理而“不可废”[76]的互体法,《大全》都很少采用。如小畜卦九三爻下,《会通》本引用冯椅之说曰:“互兑毁折,说辐象。”又引徐之祥说曰:“小畜二五互睽,睽乖故反目。三上互家人,三过刚不中,故《小象》谓不能正室。”[77]《大全》即都没有收录。又如,《系辞下传》“断木为杵,掘地为臼”一段,《集注》本引丘行可说曰:“以象言之,上震為木,下艮為土,互兑为金,震木而兑金制之,断木之象。艮土而兑金起之,掘地之象。震木上动,艮土下止,杵臼治米之象。”[78]《大全》虽然采用,但删去了“互兑为金”至“掘地之象”的互体之说。今所见《大全》引诸说中,涉及互体的只有很少一部分,如贲卦九三爻下,《大全》采胡炳文曰:“互坎有濡义,亦有陷义。”[79]即是为数不多的用互体之例。

但需要指出的是,《大全》虽然重理轻象,却并非不言《易》象,其中引录的以乘承比应、阴阳消长论象之说,并不在少数。如屯卦六二爻下,《大全》据《会通》采入冯时行之说曰:“初寇二,二欲应五而不得应,屯之象也。”[80]即是其类。这种平实的解象方法,也正是程朱所推崇之法。由此可见,《大全》所轻之象,实际是汉《易》繁琐之象,所重之理,则是宋《易》修齐治平之理。其取向与程朱完全一致,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视为推尊程朱原则的宏观体现。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元代朱子易学研究史”(14CZS050)。

注释:

[1][清]朱彝尊著,许维萍等点校《点校补正经义考》第2册,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2004年,页343。

[2]陈恒嵩《〈五经大全〉纂修研究》,花木兰文化出版社,2009年,页83。

[3]陈恒嵩《〈五经大全〉纂修研究》,页62-63。

[4][明]杨士奇《文渊阁书目》卷一,《明代书目题跋丛刊》,书目文献出版社,1994年,页18。

[5]今存《永乐大典》残卷引张氏书约四十条,见栾贵明《永乐大典索引》,作家出版社,1997年,页184。

[6]莫建强《〈周易本义附录集注〉文献学研究》,北京大学硕士论文,2013年,页11。

[7][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〇,《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28册,台湾商务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页297。

[8][元]董真卿《周易会通》卷六,《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第65册,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3年,页697。

[9][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三,《日本宫内厅书陵部藏宋元版汉籍选刊》第2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页218。

[10][元]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二三,页656。

[11][元]董真卿《周易会通》卷一三,《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第66册,页617。

[12]陈恒嵩《〈五经大全〉纂修研究》,页75。

[13][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八,页529-530。

[14][元]胡炳文《周易本义通释》卷一,《儒藏精华编》第6册,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页31。

[15]参见谢辉《胡炳文〈周易本义通释版本〉考略》,《山东图书馆学刊》2015年第6期,页90-91。

[16][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六,页208。

[17][元]吴澄《吴文正公集》卷二三,《元人文集珍本丛刊》第3册,新文丰出版公司,1985年,页415-416。

[18][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二一,页574。

[19]王新春等《易纂言导读》,齐鲁书社,2006年,页302。

[20][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首《图说》,页33。

[21][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首《图说》,页31。

[22][元]胡方平《易学启蒙通释》卷上,《儒藏精华编》第5册,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页52。

[23][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首《凡例》,页5。

[24][元]胡一桂《跋》,《易学启蒙通释》卷末,《儒藏精华编》第5册,页132。

[25][元]胡一桂《周易本义启蒙翼传》中篇《传注》,《儒藏精华编》第5册,页594。

[26]引文见栾贵明《永乐大典索引》,页184。

[27][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六,页456。

[28][元]胡一桂《易本义附录纂注·彖下传第二》,《儒藏精华编》第5册,页296。

[29][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五,页346。

[30][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四,页167。

[31][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一,页94。董真卿《周易会通》卷三,《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第65册,页459。

[32][宋]胡瑗《周易口义》卷三,《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8册,页234。

[33][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八,页257-258。

[34][元]胡一桂《易本义附录纂注·上经第一》,《儒藏精华编》第5册,页193。

[35][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三,页183。

[36][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六,页209-210。

[37]陈恒嵩《〈五经大全〉纂修研究》,页70。

[38][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首《凡例》,页5。

[39][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八,页500。

[40][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五,页381。

[41][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五,页380-381。

[42][元]董真卿《周易会通》卷一〇,《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第66册,页282-283。

[43][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六,页458。

[44][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五,页348。

[45][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五,页348。

[46][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三,页383。

[47][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四,页290。

[48][宋]朱熹《周易本义·下经第二》,《朱子全书》第1册,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页64。

[49][宋]黎靖德辑《朱子语类》卷六六,《朱子全书》第16册,页2200。

[50][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八,页258。

[51]王新春等《易纂言导读》,页389。

[52]王新春等《易纂言导读》,页151。

[53]王新春等《易纂言导读》,页152。

[54][宋]朱熹《周易本义·上经第一》,页50。

[55][宋]程颐《周易程氏传》卷二,《二程集》,中华书局,2006年,页805。

[56][清]永瑢等《四库全书总目》卷五,中华书局,2003年,页28。

[57][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五,页433。

[58][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五,页330。

[59][元]董真卿《周易会通》卷八,《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第66册,页168。

[60][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二三,页673。

[61][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八,页546。

[62][元]董真卿《周易会通》卷一三,《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第66册,页661。

[63][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二三,页675。

[64][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八,页548。

[65][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三,页215。

[66][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〇,页294。

[67][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七,页474。

[68][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五,页360。

[69][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七,页474。

[70][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五,页368。

[71][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一七,页481。

[72][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首《凡例》,页5。

[73][宋]黎靖德辑《朱子语类》卷六七,《朱子全书》第16册,页2239。

[74][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六,页212。

[75][元]董真卿《周易会通》卷三,《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第65册。页455。

[76][宋]黎靖德辑《朱子语类》卷七六,《朱子全书》第16册,页2598。

[77][元]董真卿《周易会通》卷三,《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第65册,页450。

[78][元]张清子《周易本义附录集注》卷八,页531。

[79][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九,页265。

[80][明]胡广等《周易传义大全》卷二,页120。

注:本文发表于《中国典籍与文化》2019年第1期,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谢辉老师授权发布。

易经六十四卦之屯卦上六爻正解

不二阅读(1459)

天位易知之终(当位);变巽错震综兑。

【原文】屯卦上六

屯卦上六爻辞(繁体):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屯卦上六爻辞(简体):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三国吴)虞翻:

虞翻曰:乘,五也。坎為馬,震為行,艮為止,馬行而止,故班如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西汉)《九家易》:

《九家易》曰:上六乘陽,故班如也。下二四爻雖亦乘陽,皆更得承五,憂解難除。今上无所復承,憂難不解,故泣血漣如也。體坎為血,伏離為目,互艮為手,掩目流血,泣之象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本義》:陰柔无應,處屯之終,進无所之,憂懼而已,故其象如此。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六以陰柔居屯之終,在險之極,而无應援,居則不安,動无所之。乘馬欲往,復班如不進,窮厄之甚,至於泣血漣如,屯之極也。若陽剛而有助,則屯既極可濟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明)梁寅:

梁氏寅曰:屯之極,乃亨之時也。而上六陰柔無應。不離於險,是安有亨之時哉?坎為血卦,又為加憂,泣血漣如之象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六爻皆言馬者,震坎皆為馬也。皆言班如者,當屯難之時也。坎為加憂,為血卦,為水,泣血漣如之象也。才柔不足以濟屯,去初最遠,又無應與,故有此象。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清)李光地:

案:卦者時也,爻者位也,此聖經之明文,而歷代諸儒所據以為說者,不可易也。然沿襲之久,每局於見之拘,遂流為說之誤。何則?其所目為時者,一時也。其所指為位者,一時之位也。如屯則定為多難之世,而凡卦之六位,皆處於斯世,而有事於屯者也。夫是以二為初所阻,五為初所逼,遂使一卦六爻,止為一時之用,而其說亦多駁雜而不概於理,此談經之敝也。蓋易卦之所謂時者,人人有之,如屯則士有士之屯,窮居未達者是也。君臣有君臣之屯,志未就、功未成者是也。甚而庶民商賈之賤,其不逢年而鈍於市者,皆屯也。聖人繫辭,可以包天下萬世之無窮,豈為一時一事設哉?苟達此義,則初自為初之屯,德可以有為而時未至也。二自為二之屯,道可以有合而時宜待也。五自為五之屯,澤未可以遠施,則為之宜以漸也。其餘三爻,義皆倣是。蓋同在屯卦,則皆有屯象。異其所處之位,則各有處屯之理。中間以承乘比應取義者,亦虛象爾。故二之乘剛,但取多難之象,初不指初之為侯也。五之屯膏,但取未通之象,亦不因初之為侯也。今曰二為初阻,五為初逼,則初乃卦之大梗,而易為衰世之書,豈聖人意哉?六十四卦之理,皆當以此例觀之,庶乎辭無窒礙而義可得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春秋)子夏: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屯難而後者也,以柔居極,屯道窮也。乘馬班如,將何行乎,故泣血漣如,凶可知也,不能久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六以陰柔居屯之終,在險之極,而无應援,居則不安,動无所之,乘馬欲往,復班如不進,窮厄之甚,至於泣血漣如,屯之極也。若陽剛而有助,則屯既極,可濟矣。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苏轼

三非其應,而五不足歸也。不知五之不足歸,惑於近而不早自附於,故窮而至於泣血也。

---(苏轼【东坡易传】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北宋张载

待求而往。

---(北宋张载撰横渠易说】屯卦上六

(南宋杨万里

窮否反泰,極屯反亨。屯之上,難之極也。然非剛明之極,何以亨屯難之極?今乃以六之柔而當之,進无必為之才,退有无益之泣。求夕亡,朝得之,求朝亡,夕得之,何可長也?唐之僖昭是已。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上六

宋末俞琰

二比初、四應初,俱言「乘馬班如」,蓋皆待其動而後動也。上與初非應非比,亦言乘馬班如,何所待而然耶?曰:上與三四皆有濟屯之志而无其才者也,既不能自動,而又居屯之窮,唯有憂懼而泣血漣如,故其象如此。其占不言凶者,時勢使然,非其罪也。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卷一屯卦上六

(唐)孔颖达:

注云:處險難之極,下无應援,進无所適,雖比於五,五屯其膏,不與相得,居不獲安,行无所適,窮困闉厄,无所委仰,故泣血漣如。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上六

(南宋)朱震:

上六屯之極也,五坎為美脊之馬,動而乘之,上應三,五自應二,雖欲用五濟屯,其情異矣。乘馬而班別也。上動成巽,巽為號,上反三成離,為目,坎為血,泣血也。上不得乎君以濟屯難極矣,无如之何,是以泣盡繼之以血連而不已。上之三,連兩離爻,故曰漣如。然屯極矣,極則必變,何可長也?巽為長。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上六

 释智旭

以阴居阴。处险之上。当屯之终。三非其应。五不足归。而初九又甚相远。进退无据。将安归哉。佛法释者。一味修于禅定。而无慧以济之。虽高居三界之顶。不免穷空轮转之殃。决不能断惑出生死。故乘马班如。八万大劫。仍落空亡。故泣血涟如。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上六(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坎為血卦又為水,有泣血漣如之象。陰柔无應,處屯之終。進无所之,唯有憂懼,遂至于泣血漣如也。爻言乘馬班如者三,二待五,四待初,皆有應,獨上无所待,唯有泣血漣如而已。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上六

(清)孙星衍:

[案]漣《說文》引作慩。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上六象传(查看原文)

朱邦復

爻:(位)。

通:本爻變為巽,重卦為益。〔損上益下。〕

註:泣血漣如--哭出血來,連續不止。

象:震、坎=馬,坎=憂,又=血。

釋:地位危殆,動輒得咎,痛苦之至。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上六

 

 

【原文】屯卦上六象传:

屯卦上六象传(繁体):《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屯卦上六象传(简体):象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三国吴)虞翻:

虞翻曰:謂三變時,離為目。坎為血,震為出。血流出目,故泣血漣如。柔乘於剛,故不可長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上六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屯難窮極,莫知所為,故至泣血。顛沛如此,其能長久乎?夫卦者事也,爻者事之時也。分三而又兩之,足以包括眾理。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能事畢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上六象传(查看原文)

(南宋)楊簡:

楊氏簡曰:「何可長」者,言何可長如此也。非惟深憫之,亦覬其變也,變則庶乎通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上六象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既無其才,又無其助,喪亡可必矣,豈能長久。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上六象传(查看原文)

 

(清)李光地:

案:《象傳》凡言「何可長」者,皆言宜速反之,不可遲緩之意,如楊氏之說。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上六象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屯難窮極,莫知所為。顛沛如此,何能久乎。全卦當屯難之世,居上陷險,而下方震動。陽剛奮發而能下人,則可以為君。柔順待求而應,則可以為輔。居上而澤不下究,則僅可小安。居下而應遠被迫,則但當守正。若貪欲妄行,勢必取困。窮極憂懼,理難久長。知此,可以處世變矣。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上六象传

 

 释智旭

佛法释者。八万大劫。究竟亦是无常。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上六象传(查看原文)

(唐)孔颖达:

孔穎達疏:正義曰:處險難之極,而下无應援,若欲前進,即无所之適,故乘馬班如,窮困闉厄,无所委仰,故泣血漣如。

《象》曰:何可長者,言窮困泣血,何可久長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上六象传

(北宋)程颐:

屯難窮極,莫知所為,故至泣血。顛沛如此,其能長久乎?夫卦者,事也,爻者,事之時也。分三而又兩之,足以包括衆理,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能事畢矣。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上六象传(查看原文)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译文]上六,骑在马上盘旋不前,哭泣得血泪涟涟。(班如:回旋不进貌。)

《象》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译文]哭泣得血泪涟涟,这样的局面怎么能长久呢?

(提示]指出屯极应思变。

六二、六四爻的“乘马班如”皆指迎亲队伍乘马纷纷而来。这里的“乘马班如”不同。上六位居屯卦之终,处于屯难之极,但它是阴柔之质,没有能摆脱困境,与六三又无正应关系,孤独无援,因而骑在马上盘旋(“乘马班如”),忧惧交加,血泪交流。在绝境之中有两种选择:或者归于灭亡,或者屯极而通。屯难之极,也可能出现新的变化,绝处逢生,变屯为通。于“山穷水尽疑无路”之时,得“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境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不管出现哪一种可能,目前的困境都不可能长久地存在下去,所以《象传》说:“何可长也。”这话里也有穷极应思变的意味。(穷极不思变,死路一条!但变要顺理而变,盲目瞎变,是找死,也是死路一条)屯极而穷,穷则变,变则通。拿破仑流放地中海之后,曾也是一度振起吗。

屯卦论述创始的艰难及其对策。同是处于屯难之中,六爻所处爻位各异,各自都有自己的特点。初九“盘桓”,以居正不出为利;六二“屯遭”,以守正待时为宜;六三“即鹿”,以盲动有吝为诫;六四“婚媾”,以屈尊求贤为吉;九五“其膏”,施恩以防凶;上六“泣血”,屯极应思变。六爻分别剖析事物初生草创时期的种种情况及其凶吉,而以居正慎行为要旨。总之,屯卦强调万事创始时期的艰难危险,告诫人们要认识艰险,不可轻举妄动;同时勉励人们把握事物的发展规律,积聚力量,冲破险阻,达到“元亨”的最佳境界。上自国家社会之大业,下至平民百姓的细事,都要处理艰难创始的问题,由此可见屯卦的普遍意义。陈毅将军有诗云:“创业艰难百战多”。让我们在人生的奋战中体验屯卦的古老遗训吧。

易经六十四卦之屯卦九五爻正解

不二阅读(912)

九五

天位多功之位(中正);变坤错乾综坤。

【原文】屯卦九五

屯卦九五爻辞(繁体):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屯卦九五爻辞(简体):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三国吴)虞翻:

虞翻曰:坎雨稱膏。《詩》云:陰雨膏之,是其義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唐)崔憬:

崔憬曰:得屯難之宜,有膏澤之惠。謂與四為婚媾,施雖未光,小貞之道也,故吉。至於遠求嘉偶,以行大正,赴二之應,冒難攸往,固宜且凶。故曰大。貞正也。貞,凶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本義》:九五雖以陽剛中正居尊位,然當屯之時,陷於險中,雖有六二正應,而陰柔才弱,不足以濟。初九得民於下,眾皆歸之。九五坎體,有膏潤而不得施,為「屯其膏」之象。占者以處小事,則守正猶可獲吉。以處大事,則雖正而不免於凶。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五居尊得正,而當屯時,若有剛明之賢為之輔,則能濟屯矣。以其无臣也,故「屯其膏」。人君之尊,雖屯難之世,於其名位,非有損也。唯其施為有所不行,德澤有所不下,是「屯其膏」。人君之屯也,既膏澤有所不下,是威權不在己也。威權去己而欲驟正之,求凶之道,魯昭公高貴鄉公之事是也,故小貞則吉也。小貞則漸正之也,若盤庚周宣,脩德用賢,復先王之政,諸侯復朝。謂以道馴致,為之不暴也。又非恬然不為,若唐之僖昭也。不為則常屯以至於亡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宋)項安世:

項氏安世曰:屯不以九五為主者,建侯以為主。五本在高位,非建侯也。初九動乎險中,故為濟屯之主。天造草昧,皆自下起,五能主事,則不屯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宋)魏氏了翁:

魏氏了翁曰:《周禮》有大貞,謂大卜,如遷國立君之事。五處險中,不利有所作為,但可小事,不可大事。曰「小貞吉,大貞凶」,猶《書》所謂作內吉、作外凶,用靜吉,用作凶者。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宋)趙汝楳:

趙氏汝楳曰:我方在險,德澤未加於民,下焉群陰,蒙昧未孚,唯當寬其政教,簡其號令,使徐就吾之經理,乃可得吉。若驟用整齊振刷之術,人將駭懼紛散,凶孰甚焉。故新國用輕典。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明)梁氏寅:

梁氏寅曰:小正者,以漸而正之也。小正則吉者,以在於其位而為所可為也。大正則凶者,以時勢既失而不可以強為也。為可為於可為之時則從,為不可為於不可為之時則凶,可無慎哉。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膏者膏澤也,以坎體有膏澤霑潤之象,故曰膏,《詩》陰雨膏之是其義也。本卦名屯,故曰屯膏,陽大陰小,六居二,九居五,皆得其正,故皆稱貞。小貞者臣也,指二也。大貞者君也,指五也。故六二言女子貞,而此亦言貞,六爻惟二五言貞。

九五以陽剛中正居尊,亦有德有位者。但當屯之時,陷于險中,為陰所掩,雖有六二正應,而陰柔不足以濟事。且初九得民于下,民皆歸之,無臣無民,所以有屯其膏不得施為之象,故占者所居之位,如六二為臣,小貞則吉,如九五為君,大貞則凶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春秋)子夏: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屯動於險中,非常之時也。有非常之才而後可以濟之矣。五守中,而獨應,無膏澤以及天下也。小以自守可也,將以大正,凶之道也。施豈光乎。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五居尊得正,而當屯時,若有剛明之賢爲之輔,則能濟屯矣。以其无臣也,故屯其膏。人君之尊,雖屯難之世,於其名位非有損也,唯其施爲有所不行,德澤有所不下,是屯其膏。人君之屯也,既膏澤有所不下,是威權不在己也。威權去己而欲驟正之,求凶之道,魯昭公高貴鄉公之事是也,故小貞則吉也。小貞,則漸正之也,若盤庚周宣,修德用賢,復先王之政,諸侯復朝。謂以道馴致,爲之不暴也。又非恬然不爲,若唐之僖昭也。不爲則常屯以至于亡矣。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苏轼

屯无正主,惟下之者為得民。九五居上而專於應,則其澤施於二而已。夫大者患不廣博,小者患不貞一,故專於應,為二則吉,為五則凶。

---(苏轼【东坡易传】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南宋杨万里

九五以剛明之君,居屯難之世,宜其撥亂反正有餘也。然其澤猶屯而未光,其所正可小而不可大,是屯難終不可濟乎?有君无臣故也。六四近臣則弱,六三近臣則又弱,六二大臣則又弱,然則九五將欲有為,誰與?有為惟一初九,則遠而在下。賢而在下,則如无賢,臣而在遠,則如无臣。唐之文宗,初恥為凡主,非不剛也,終自以為不及赧獻,大貞則凶也。何也?觀近臣,則訓注也;觀大臣,則涯餗也;觀遠臣,則度與德裕也。用不必才,才不必用,而欲平閹宦之禍,故曰君強臣贏。航无楫維,无臣有主,去虺得虎。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九五

宋末俞琰

九五,正陷於坎險之中,而膏澤不下於民,故其象為「屯其膏」。處屯之時與常時不同,唯能退託不明而以謙小自守則吉,若以尊大自居固執而不知變則凶。故其占曰:小貞吉,大貞凶。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卷一屯卦九五

(唐)孔颖达:

注云:處屯難之時,居尊位之上,不能恢弘博施,无物不與,拯濟微滯,亨于群小,而繫應在二,屯難其膏,非能光其施者也。固志同好,不容他間,小貞之吉,大貞之凶。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九五

(南宋)朱震:

坤為民,兌為澤,五之二成兌,有膏澤下于民之象。膏澤下,則五之所施光矣。坎為月,有光之象故也。屯之時,九五得尊位,六三不正,處內卦之極,震體而有坤,權臣挾震主之威,有其民者也。六三壅之,九五之膏澤不下,故曰屯其膏,言人君之屯也。九五中正守位,六二、六四、上六自正,陰為小,故小貞吉。五動而正,三以君討臣,則三復乘五,蓋膏澤不下,五之施未光,民不知主禍將不測矣,故大貞凶。易傳曰膏澤不下,威權已去而欲驟正之,求凶之道也。魯昭公高貴鄉公之事是也。若盤庚周宣,修德用賢,復先王之政,諸侯復朝以道馴,致為之不暴,又非恬然不為。若唐之僖昭也,不為則常屯以至於亡矣。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九五

 释智旭

屯难之世。惟以贵下贱。乃能得民。今尊居正位。专应六二。膏泽何由普及乎。夫小者患不贞一。大者患不广博。故在二则吉。在五则凶也。佛法释者。中正之慧固可断惑。由其早取正位。则堕声闻辟支佛地。所以四弘膏泽不复能下于民。在小乘则速出生死而吉。在大乘则违远菩提而凶。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九五(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九五雖以陽剛中正居尊位,然當屯之時,陷于險中。六二雖為正應,而陰柔才弱不足以濟。初九為衆所歸,則人心已他屬。坎體雖有膏潤,而不得施,故為屯其膏之象。以處小事,則守正猶可獲吉。以處大事,則雖正亦凶矣。初與五皆陽,而五以中居尊,反遜于初者。初在下而動,為衆所歸,時之方來者也。五在上而陷于險,人心他屬,時之已去者也。六爻獨二五言屯者。二在下而柔,遇時之屯者也。五在上,以剛而陷于柔,自屯者也。守貞不字,无濟變之才。屯膏吝賞,非大君之道。皆不能濟屯者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九五

朱邦復

爻:(位)中正,(應)。

通:本爻變為坤,重卦為復。〔出入無疾,朋來無咎。〕

註:屯其膏--將有助於人之膏澤藏起來。

象:坎=膏澤,又=凶險。

釋:能力有限,處理小事尚可,大事則不利。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九五

 

【原文】屯卦九五象传:

屯卦九五象传(繁体):《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屯卦九五象传(简体):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北宋)程颐:

《程傳》:膏澤不下及,是以德施未能光大也。人君之屯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九五象传(查看原文)

(明)谷氏家杰:

谷氏家杰曰:施字當澤字,澤屯而不施,即未光,非謂得施而但未光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九五象传(查看原文)

(三国吴)虞翻:

虞翻曰:陽陷陰中,故未光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九五象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陽德所施本光大,但陷險中,為陰所掩,故未光。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九五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膏澤不下及,是以徳施未能光大也。人君之屯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九五象传(查看原文)

(唐)孔颖达:

孔穎達疏:正義曰:「屯其膏」者,膏謂膏澤恩惠之類,言九五既居尊位,當恢弘博施,唯繫應在二,而所施者褊狹,是屯難其膏。「小貞吉,大貞凶」者,貞,正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是小正為吉。若大人不能恢弘博施,是大正為凶。

注:處屯至貞之凶。正義曰:「固志同好,不容他間」者,間者,廁也。五應在二,是堅固其志,在于同好,不容他人間廁其間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九五象传

 释智旭

非无小施。特不合于大道耳。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九五象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光,陽德也。陷于二陰之間,人君澤不下及,所施未光大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九五象传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译文]九五,处于艰难草创之时,需要普施恩泽。柔小者,守持正道可获吉祥;刚大者,即使守正道也会有凶险。(其:助词,用于祈使句,含有劝勉的语气。膏:膏泽,恩泽。)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译文]《象传》说:处于艰难草创之时,需要普施恩泽,这I说明九五所施的恩泽尚未光大。

[提示]指出居上位者必须广施恩泽。

九五虽然是以阳刚之质,居于上体中正之尊位,但处于屯难之时,陷入坎险之中,迫切需要辅助之力。作为居于尊位的九五,要想得到辅佐,必须广施德泽,收揽人心。所以爻辞劝告说:“屯,其膏!”处在屯难之时,赶快普施恩泽!

柔小处下者,处理小事,虽然恩泽未施,但能守持正道,尚可得吉;至于刚大处上者,处理国家大事,如果恩泽不能广施,即使守正道行事,其结局也是凶险的。因为他在人心归向力量对比上不能取得优势。尤其在艰难的创业斗争中,更为明显。所以广施恩泽对于领袖人物特别重要。

楚汉相争时刘胜项败的一个原因。据《史记·高祖本》记载,刘邦的部下分析说,刘邦舍得以官位和城池奖赏有功之臣,广施恩德,“与天下同利”,所以能得天下:而项羽吝于赏功,恩泽未施,“战胜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此所以失天下也。”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屯在这里就是屯积的意思;其,指的就是九五,小与大对,阴为小,阳为大;膏,肥也,这里指的都是六二。
九五屯着正应的六二不用,让六二安活寡,自己占着理应属于初九的六四天天快活,六二却坚守着等九五来迎娶,九五真是好福气啊,一个男人如此浪荡还有如此的好女子为他守着,不说好福气都不行。六二这样做是吉利的,既然已经许君,就应为君死守。而九五呢,一直和六四媾和而不理会六二,死把着六四不放可能会给九五带来凶祸。祸从初九来,初九一方面可能会报其占六四之仇和九五大打出手,另一方面或掠六二,毕竟二者是承乘关系离的近。九五适可而止,自然凶祸就消失了,如果执迷不悟,凶祸必来。

 

 

 

易经六十四卦之屯卦六四爻正解

不二阅读(715)

人位多惧之地(当位);变兑错艮综巽。

【原文】屯卦六四原文:

屯卦六四爻辞(繁体):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屯卦六四爻辞(简体):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无不利。

(三国吴)虞翻:

虞翻曰:乘,三也。謂三已變,坎為馬,故曰乘馬。馬在險中,故班如也。或說乘初,初為建侯,安得乘之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唐)崔憬:

崔憬曰:屯難之時,勿用攸往。初雖作應,班如不進。既比於五,五來求婚。男求女,往吉,无不利。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本義》:陰柔居屯,不能上進,故為乘馬班如之象。然初九守正居下,以應於己,故其占為下求婚媾則吉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六四以柔順居近君之位,得於上者也。而其才不足以濟屯,故欲進而復止,乘馬班如也。己既不足以濟時之屯,若能求賢以自輔,則可濟矣。初陽剛之賢,乃是正應,己之婚媾也。若求此陽剛之婚媾,往與共輔陽剛中正之君,濟時之屯,則吉而无所不利也。居公卿之位,己之才雖不足以濟時之屯,若能求在下之賢,親而用之,何所不濟哉?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元)胡炳文:

胡氏炳文曰:凡爻例,上為往,下為來。六四下而從初,亦謂之往者。據我適人,於文當言往,不可言來。如需上六「三人來」,據人適我,可謂之來,不可謂往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坎為馬,又有馬象。求者四求之也,往者初往之也。自內而之外曰往,如小往大來,往蹇來反是也。本爻變,中爻成巽,則為長女。震為長男,婚媾之象也。非真婚媾也,求賢以濟難,有此象也。舊說陰無求陽之理,可謂不知象旨者矣。

六四陰柔,居近君之地,當屯難之時,欲進而復止,故有乘馬班如之象。初能得民,可以有為。四乃陰陽正應,未有蒙大難而不求其初者,故又有求婚媾之象。初于此時若欣然即往,資其剛正之才,以濟其屯,其吉可知矣。而四近其君者,亦無不利也,故其占又如此。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春秋)子夏: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象曰:求而往,明也。時之屯,隂求陽之深也。之其應者,皆乘馬備飾而待於行,兩意求之而遂往,明得其情,吉無不利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六四以柔順君之位,得於上者也。而其才不足以濟屯,故欲進而復止,乘馬班如也。己既不足以濟時之屯,若能求賢以自輔,則可濟矣。初陽剛之賢,乃是正應,己之婚媾也。若求此陽剛之婚媾,往與共輔陽剛中正之君,濟時之屯,則吉而无所不利也。居公卿之位,己之才雖不足以濟時之屯,若能求在下之賢,親而用之,何所不濟哉?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苏轼

方未知所從也,而初來求婚,從之,吉可知矣。

---(苏轼【东坡易传】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南宋杨万里

六四居上而陰柔,非濟屯之才,故乘馬而不進。初九在下而剛明,為六四之應,故求助則必往,此六四有自知之明,无疾賢之私者也。魏无知、徐庶以之,求婚者,求助之謂。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六四

宋末俞琰

六四言乘馬班如,是亦有志於濟屯,而其才不逮者也。初來求四,四往應初,得婚媾之正,故言吉而无不利。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卷一屯卦六四

(唐)孔颖达:

注云:二雖比初,執貞不從,不害己志者也。求與合好,往必見納矣。故曰「往吉,无不利」。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六四

(南宋)朱震:

六四柔而正,上承九五。坎為美脊之馬,艮為手,乘馬也。四自應初,五自應二,其情異,乘馬而班別者也。故曰乘馬班如。六四雖正,有濟屯之志,五不求而往,豈能行其志哉?五求四,男下女,陰陽相合,斯可往矣。往之上得位故吉,无不利。艮為手,求也,坎為月,震東方,明之時也。九五有明德,故求*而往吉,无不利。否則,志不應,有凶。易言出入往來何也?曰:出入以度內外也。卦有內外,自內之外曰出,自外之內曰入。出者,往也,入者,來也。往者,屈也,來者,伸也。出入往來屈伸,相感而无窮。天道東面望之來也,西面望之往也,故晉之出為明夷之入,蹇之往為解之來。

*註:原文「故求」連續兩次作「故求故求」,應為衍文。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六四

 释智旭

柔而得正。居坎之下。近于九五。进退不能自决。故乘马而班如也。夫五虽君位。不能以贵下贱。方屯其膏。初九得民于下。实我正应。奈何不急往乎。故以吉无不利策之。佛法释者。六四正而不中。以此定法而修。则其路迂远难进。惟求初九之明师良友以往。则吉无不利矣。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六四(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坎為下首薄蹄之馬。陰柔居屯,不能上進,故有乘馬班如之象。然初九守正于下,以應于己,故初來求四,四往應之,則吉也。本義謂下求婚媾。蓋以初求四為以陽求陰。往者,適人之意也。時解以四近五為大臣,初剛為賢。四求賢輔君,乃以濟屯。然以陰求陽,有害婚媾之義。且初為卦主,有可君之德。如湯之于伊尹,昭烈之于孔明。皆以君下臣,以求濟屯。然後往而應之,正不必復言輔五。又剛柔相濟,亦以濟屯,亦不必專以剛為濟屯之賢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六四

朱邦復

爻:(位),(應),(比)承。

通:本爻變為兌,重卦為隨。〔剛來而下柔,動而說隨。〕

象:坎=馬,往應初九之婚,上承九五,有才以佐君。

釋:欲進又止,徵求伙伴賢才,往吉,無不利。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六四

 

【原文】屯卦六四象传:

屯卦六四象传(简体):《象》曰:求而往,明也。

屯卦六四象传(简体):象曰:求而往,明也。

(三国吴)虞翻:

虞翻曰:之外稱往。體離,故明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四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知己不足,求賢自輔而後往,可謂明矣。居得致之地,己不能而遂已,至暗者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四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胡氏瑗:

胡氏瑗曰:必待人求於己,然後往而應之。非君子性脩智明,其能與於斯乎!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四象传(查看原文)

(南宋)俞琰:

俞氏琰曰:彼求而我往,則其往也,可以為明矣。如不待其招而往,則是不知去就之義,謂之明可乎。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四象传(查看原文)

(明)蔣悌生:

蔣氏悌生曰:指從九五,凡退下為來,進上為往。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四象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求者資濟屯之才,有知人之明者也。往者展濟屯之才,有自知之明者也。坎錯離,有明之象,故曰明。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六四象传(查看原文)

(清)李光地:

案:《傳》義皆謂己求人也,胡氏俞氏蔣氏,皆作人求己。而己往從之,於求而往三字語氣亦叶。又易例六四應初九,從九五,皆有吉義,故作從初從五俱可通。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四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知己不足,求賢自輔而後往,可謂明矣。居得致之地,己不能而遂至暗者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六四象传(查看原文)

(唐)孔颖达:

注云:見彼之情狀也。

孔穎達疏:正義曰:「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者,六四應初,故乘馬也。慮二妨己路,故初時班如旋也。二既不從於初,故四求之為婚,必得媾合,所以「往吉,无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者,言求初而往婚媾,明識初與二之情狀,知初納己,知二不害己志,是其明矣。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六四象传

释智旭

佛法释者。不恃禅定功夫。而求智慧师友。此真有决择之明者也。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六四象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初來求我而後往應,非明理知幾者不能。觀象傳意,更與本義合。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六四象传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译文]六四,乘马纷纷而来,是求婚者。前往应婚是吉祥的,无所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译文]求婚者来,前往应婚,这是明智之举。

[提示]指出求贤自辅是明智的。

与六四位置、阴阳相应的初九,有可能构成婚姻关系。

初九乘马前来求婚,六四前往应之,爻辞认为这是吉利的。六四为阴柔之质,无力独自度过屯难之险,有待于外援。正好与六四有正应关系的初九向上仰攀,专程来求婚;六四便欣然俯允,前往应婚,喜结良缘。初九既有济险之志又有济险之力,只因所处条件不利,才坐而待时。六四十分明智,自知力量不足以济屯难,毅然地以上求下,取刚济柔,屈尊地与贤者初九合作。初、四两爻一来一往,一求一应,同舟共渡,刚柔相济,必然能够脱出屯难之险。知己不足,求贤自辅,凡成就大事业者无不是如此。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六四与初九正应,九五放手后,也向正应初九而去。我们前面分析过九五不得不放手,这种婚外情会导致九五有可能因自己的荒唐而导致自己的正应六二即坤之六五被初九所用。以前有婚约就是有婚,九五与六四无婚约的就是婚外情,婚约于本卦卦象表现的形势就是有应。现在初九已经长成,九五虽恋六四,也不得不放弃。六四和九五都是矛盾的,一方面有正应的约束,另一方面因为乘承而形成的亲密关系也难以割舍,纵缠绵许久也终要分手。
六四一行也骑马而往初九处完婚,够难!和九五被迫分开,真是班如!六四之境况不比九五好,九五是上六追,六三等机会。六四呢,因为长时间和九五在一起,六二也许会生报复之心,另外长期与九五媾和,初九如何看待这件事还不清楚,毕竟初九也在长大,也会明白这些事,也会觉得受辱,更可能怒气已生。而六三不仅在等九五机会出现,同样也在等初九机会出现。
但对于六四而言回归正应是吉祥的,这是乾坤定屯时就定好的,这本身也是《易》道之一。无不利,没有任何不好的收获,此意即是初九纳了他,吉之所指明确。无不利是《易》里最好的断语,如飞龙在天一般无所顾忌,而吉一般是有和件限制的。

易经六十四卦之屯卦六三爻正解

不二阅读(909)

人位多凶之象(失正);变离错坎综离。

【原文】屯卦六三爻辞:

屯卦六三爻辞(繁体):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屯卦六三爻辞(简体):屯之六三:既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三国吴)虞翻: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虞翻曰:即,就也。虞謂虞人,掌禽獸者。艮為山,山足稱鹿。鹿,林也。三變體坎,坎為藂木。山下,故稱林中。坤為兕虎;震為麋鹿,又為驚走;艮為狐狼。三變禽走入于林中,故曰「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矣。[君子幾,不如舍,往吝。]君子謂陽已正位。幾,近。舍,置。吝,疵也。三應於上,之應歷險。不可以往,動如失位。故不如舍之,往必吝窮矣。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本義》:陰柔居下,不中不正,上无正應,妄行取困,為逐鹿无虞,陷入林中之象。君子見幾不如舍去,若往逐而不舍,必致羞吝。戒占者宜如是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六三以柔居剛,柔既不能安屯,居剛而不中正則妄動,雖貪於所求,既不足以自濟,又无應援,將安之乎?如即鹿而无虞人也。入山林者,必有虞人以導之。无導之者,則惟陷入于林莽中。君子見事之幾微,不若舍而勿逐,往則徒取窮吝而已。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語類》問「即鹿无虞」。曰:虞只是虞人,六三陰柔在下而居陽位,陰不安於陰,則貪求妄行,不中不正,又上無正應,妄行取困,所以為即鹿无虞,陷入林中之象。沙隨盛稱唐人郭京易好,近寄得來,說鹿當作麓,《象辭》當作即麓无虞,何以從禽也?問郭據何書?曰:渠云曾得王輔嗣親手與韓康伯注底易本,然難考據。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舍音捨

即者就也,鹿當作麓為是,舊註亦有作麓者。蓋此卦有麓之象,故當作麓,非無據也。中爻艮為山,山足曰麓,三居中爻,艮之足,麓之象也。虞者虞人也,三四為人位,虞人之象也。入山逐獸,必有虞人發縱指示,無虞者,無正應之象也。震錯巽,巽為入,入之象也。上艮為木堅多節,下震為竹,林中之象也。言就山足逐獸,無虞人指示,乃陷入于林中也。坎錯離明,見幾之象也。舍者,舍而不逐也,亦艮止之象也。

六三陰柔,不中不正,又無應與,當屯難之時,故有即麓無虞入于林中之象。君子見幾,不如舍去,若往逐而不舍,必致羞吝,其象如此,戒占者當如是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春秋)子夏: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象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逺於陽,欲依於五,五與二也。將來得乎是無謀\度器備以從禽也,故獲於林中。君子知幾不如捨之,往則吝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六三以柔居剛,柔既不能安屯,居剛而不中正,則妄動,雖貪于所求,既不足以自濟,又无應援,將安之乎?如即鹿而无虞人也。入山林者,必有虞人以導之者。(无導之者)*,則惟陷入于林莽中。君子見事之幾微,不若舍而勿逐,往則徒取窮吝而已。

*註:原文缺「无導之者」。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苏轼

勢可以得民從而君之者,初九是也。因其有民,從而建之使牧其民者,九五是也。茍不可得而強求焉,非徒不得而已,後必有患。六三非陽也,而居於陽,无其德而有求民之心,將以求上六之陰。譬猶无虞,而以即鹿,鹿不可得,而徒有入林之勞。故曰「君子幾不如舍之」。幾,殆也。

---(苏轼【东坡易传】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北宋张载

处非其地,故曰“入于林中”。虞,防禁也。二以乘刚有寇,故五若可亲;五屯其膏,故不若舍之。

---(北宋张载撰横渠易说】屯卦六三屯卦彖传

(南宋杨万里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彖传

三无剛明之才,而居震動之極,妄意於濟屯之功業,所謂即鹿。然五應二而不應三,三妄動而无上應,无應則无功,所謂无虞,而鹿入林中也。君子當此者,舍而退則見幾而无悔,往而進則遇險而必窮。蓋功无幸成,業无孤興。郭林宗所以不仕於漢,管幼安所以不仕於魏,非无憂世之心也。鹿譬則功也,虞人譬則應也,故後世有逐鹿之說*。

*註:末句從學易記增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六三屯卦彖传

宋末俞琰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即,就也。鹿,指五。无虞,謂无應也,《書舜典》云:「咨益,汝作朕虞。」孔安國云:「掌山澤之官。」《周禮》有「山虞」,鄭玄云:「虞,度也,度知山林之大小及所生者。」幾,音機,近也。舍,武夜反,止也。幾,謂時。位至于六三,則當盡其才力,不可不及也。舍,謂職分。終于六三,則又當量其才力,不可過也。吝,恨惜也。六三才柔而志剛,蓋欲往濟九五之屯,而上无應援,猶即鹿而无虞人引導,故雖入于林中,不若止而弗往,往則俱陷,徒恨惜也。君子,指占者而言,三居下體,震動之極而互艮止*,故其象占如此。惟,當作雖,與豐初九「雖旬无咎」之「雖」同。

註*:「互艮止」,指互卦艮卦,艮為止。互卦或稱互體,就是「卦中卦」。易經每卦有六畫,取其間的四畫(二、三、四、五等四個爻)再衍生出來的卦,即為互卦。「互艮」指的是三、四、五這三個爻,構成一個八卦中的艮卦。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卷一屯卦六三

(唐)孔颖达:

注云:三既近五,而无寇難。四雖比五,其志在初,不妨已路,可以進而无屯邅也。見路之易,不揆其志,五應在二,往必不納,何異无虞以從禽乎?雖見其禽而无其虞,徒入于林中,其可獲乎?幾,辭也。夫君子之動,豈取恨辱哉!故不如舍。往吝,窮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六三

(南宋)朱震:

六三,柔不當位,不安於屯,妄動以求五。五,君位,艮為黔喙,震為决躁,鹿也。言有求於君也。若上六變而應三,艮變巽,離有結繩,為罔罟之象,艮為手,虞人指蹤而設罔罟者也。上六在君之側而不應,譬之即鹿无虞人以導其前,豈惟不得鹿乎?往而徒反退之,三陷于林莽中矣。艮為山,震為木林也,三四為中,林中也。六三有從禽之欲,不知事有不可,貪求妄動,是以陷于林中而不恤。故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初九也,知不可往,往无所獲,且有後患,故見幾而舍之。舍,止也,艮也。君子安於屯,不若六三徒往而窮,自取疵吝。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六三

 释智旭

欲取天下。须得贤才。譬如逐鹿须藉虞人。六三自既不中不正。又无应与。以此济屯。屯不可济。徒取羞耳。佛法释者。欲修禅定。须假智慧。自无正智。又无明师良友。瞎炼盲修。则堕坑落堑不待言矣。君子知几。宁舍蒲团之功。访求知识为妙。若自信自恃。一味盲往。必为无闻比丘。反招堕落之吝。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清)孙星衍: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於林中,

[釋文]即鹿王肅作麓。

【集解】王肅曰:麓,山足也。[釋文]

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釋文]幾,徐音祝辭也,又音機,近也,速也。鄭作機。舍,式夜反,徐音捨。吝,力刃反,又力慎反。

【集解】馬融曰:吝,恨也。鄭康成曰:機,弩牙也。[并釋文]王弼曰:見情者獲,直往即違。[口訣義]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六三(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六三,下卦六陰而居三之陽位,以求上六。不安于陰,而又貪求陽。

不中不正,无正應而妄行,取困者也。鹿,陽物。虞,虞人。无虞,无應也。陽在五而不在上。求陽不獲,即鹿无虞之象。林,陰象。在六二六四之間,入于林中之象。卦下體震,動也。互體有艮,止也。聖人于其震之動,庶幾其艮之止。曰君子見幾,不如舍去。若往逐不舍,必致羞吝矣。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六三

朱邦復

爻:無。

通:本爻變為離,重卦為既濟。〔初吉終亂。〕

註:即鹿無虞--見到鹿,卻無協助的虞人。

君子幾--君子見到這種情形。

象:中爻艮=山,山麓有鹿。爻失位=鹿入林,無虞人相從狀。

釋:事物不順之際,君子見機應捨,否則不利。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六三

 

 

【原文】屯卦六三象传:

屯卦六三象传(简体):《象》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屯卦六三象传(简体):象曰:既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唐)李鼎祚

案:《白虎通》云:禽者何?鳥獸之總名,為人所禽制也。即此卦九五爻辭。王用三驅,失前禽,是其義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唐)崔憬:

崔憬曰:君子見動之微,逆知无虞,則不如舍,而往,往則吝窮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事不可而妄動,以從欲也。无虞而即鹿,以貪禽也。當屯之時,不可動而動,猶无虞而即鹿,以有從禽之心也。君子則見幾而舍之不從,若往則可吝而困窮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南宋)楊簡:

楊氏簡曰:夫无虞而即鹿者,心在乎禽,為禽所蔽。雖无虞,猶漫往,不省其不可也。動於利祿,不由道而漫往求者,如之君子則舍之,往則吝則窮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明)蔡清:

蔡氏清曰:從字重,是心貪乎禽也。故著以字,所謂禽荒者也,是以身徇物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孔子恐後學不知即鹿无虞之句,故解之曰,乃從事于禽也,則鹿當作麓也無疑矣。舍則不往,往則必吝,吝窮者,羞吝窮困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清)李光地:

案:《象傳》有單字成文者,如此爻窮也,下爻明也,是即起例處。餘卦放此。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事不可而妄動,以從欲也;无虞而即鹿,以貪禽也。當屯之時,不可動而動,猶无虞而即鹿,以有從禽之心也。君子則見幾而舍之,不從若,往則可吝而困窮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唐)孔颖达:

孔穎達疏:正義曰:「即鹿无虞」者,即,就也。虞謂虞官,如人之田獵,欲從就於鹿,當有虞官助己,商度形勢可否,乃始得鹿,若无虞官,即虛入于林木之中,必不得鹿,故云唯入于林中。此是假物為喻。今六三欲往從五,如就鹿也。五自應二,今乃不自揆度,彼五之情納己以否,是无虞也。即徒往向五,五所不納,是徒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者,幾,辭也。夫君子之動,自知可否,豈取恨辱哉!見此形勢,即不如休舍也。言六三不如舍此求五之心勿往也。「往吝」者,若往求五,即有悔吝也。

 

《象》曰「即鹿无虞,以從禽」者,言就鹿當有虞官,即有鹿也,若无虞官,以從逐于禽,亦不可得也。「君子舍之,往吝窮」者,君子見此之時,當舍而不往。若往則有悔吝窮苦也。

注:三既近五至吝窮也。正義曰:「見路之易,不揆其志」者,三雖比四,四不害己,身无屯邅,是路之平易,即意欲向五而不預先揆度五之情意納己以否,是无虞也。獵人先遣虞官商度鹿之所在,猶若三欲適五,先遣人測度五之情意。幾為語辭,不為義也。知此幾不為事之幾微,凡幾微者,乃從无向有,其事未見,乃為幾也。今即鹿无虞,是已成之事,事已顯者,故不得為幾微之義。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六三象传

 释智旭

尧舜揖让。固是有天下而不与。汤武征诛。亦是万不得已。为救斯民。非富天下。今六三不中不正。居下之上。假言济屯。实贪富贵。故曰以从禽也。从禽已非圣贤安世之心。况无无应与。安得不吝且穷哉。佛法释者。贪著味禅。名为从禽。本无菩提大志愿故。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清)孙星衍:

[釋文]以從如字。鄭黃子用反。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六三象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妄動由于多欲。无虞而即鹿,以有貪禽之心。君子見幾則必舍。若往,則羞吝而至困窮矣。經曰不如舍,辨之明也。傳曰舍之,去之決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六三象传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译文]追猎野鹿而没有虞人引导,只能白白地深入林海。君子见机行事,不如放弃不逐,继续追赶下去会带来遗憾。(虞:虞人,掌管山林鸟兽的官。)

《象》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译文]《象传》说:追猎野鹿而没有虞人引导,这是盲目地跟着猎物跑;君子放弃不逐,继续追赶不止必然招致遗憾并陷入困境。

[提示]指出在屯难中应借助外力,避免盲动。

六三爻辞讲的是打猎故事,古人打猎,必有掌管山林的虞人把禽兽赶进围场。六三以阴爻居于阳位,力弱而急于求进,加之不中又不正,又处于下卦之上(震之极),本性决定它躁于进取,有所贪求。正像无虞人相助而逐鹿,必然劳而无功。如果不及时停止,深入山林,不仅有徒劳之憾,说不定还会陷入困境。屯卦六三当创始艰难之际,又处在屯卦上下体之交的位置,处境很困难,本应守静以待,避免盲动,谨遵卦辞“勿用有攸往”之旨。如有所为,也要借助外力,“有虞”才能“逐鹿”。然而它贪求猎物,独往冒进,这是失策的。懂得几微之理的君子就明智得很,知道在此种情况下主客观都不具备出击的条件,不能被猎物诱惑,迷不知返,不如断然地放弃、丢开、罢手,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则爻辞中,描绘了盲目贪求的浮躁庸人和当止则止的明哲之士的两种形象,互相映衬,十分生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即,原意走过去吃东西,即鹿直译则为要去猎鹿,于此是猎雄鹿,代指君子,就是男人。
鹿亦通麓,《说文》,林属于山为麓。《水经注•漳水》:麓者,林之大者也。虞,《周禮•天官•大宰》:虞衡,作山泽之材。君子,九五与初九,阳爻。几,《说文》,微也。惟,《说文》,凡思也。
从卦象上看,下卦震为鹿,震为林。互卦艮为山,五、四、三爻如果按山顶山腰山脚划分,则六三爻为山脚。即鹿无虞,六三来到山林前准备进去猎雄鹿,可是却没有找到对山林与猎物分布情况熟悉的虞官。在这样的情况下,想着进林子还是不进?
这是比拟的手法,本爻要表达的真实意思是,六三离九五、初九这两个屯卦阳爻远并且自己无正应,无阳可和,六三就分析自己有没有与这两个阳爻亲近的机会。先看看九五,有关系的是三个阴爻,正应的六二、其乘的六四、其承的上六;再看初九,也有两个,正应的六四与乘于其上的六二。经慎重分析后,六三认为与这两个阳爻相和的机会太小了,或是说就目前的态势看根本就没有可能,还是算了吧,也不知当时怎么排的屯卦,为什么就不给排一个正应呢?真是活受罪。如果硬去找,很可能因为阳少阴多而发生纠纷与冲突,以至结果不好或是惹出什么乱子而让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而痛悔,与其那样,不如不找。

易经六十四卦之屯卦初九爻正解

不二阅读(784)

初九

地位难知之始(当位);变坤错乾综坤。

屯卦初九原文:

屯卦初九爻辞(繁体):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屯卦初九爻辞(简体):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春秋)子夏:

剛居屯初,造化經始之時也。險在前,民思其安也。君子知其時而不決進,故磐桓。於下,居所用正,正則民安歸下,則衆\所服,故動於下,建侯封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三国吴)虞翻:

虞翻曰:震起艮止,動乎險中,故盤桓。得正得民,利居貞。謂君子居其室,慎密而不出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注云:處屯之初,動則難生,不可以進,故磐桓也。處此時也,其利安在?不唯居貞建侯乎?夫息亂以靜,守靜以侯,安民在正,弘正在謙。屯難之世,陰求於陽,弱求於強,民思其主之時也。初處其首而又下焉。爻備斯義,宜其得民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本義》:磐桓,難進之貌。屯難之初,以陽在下,又居動體,而上應陰柔險陷之爻,故有磐桓之象。然居得其正,故其占利於居貞。又本成卦之主,以陽下陰,為民所歸,侯之象也,故其象又如此,而占者如是,則利建以為侯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初以陽爻在下,乃剛明之才,當屯難之世,居下位者也。未能便往濟屯,故磐桓也。方屯之初,不磐桓而遽進,則犯難矣,故宜居正而固其志。凡人處屯難,則鮮能守正。苟无貞固之守,則將失義,安能濟時之屯乎?居屯之世,方屯於下,所宜有助,乃居屯濟屯之道也。故取建侯之義,謂求輔助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語類》:問「利建侯」。曰:彖辭一句,蓋取初九一爻之義。初九蓋成卦之主也。一陽居二陰之下,有以賢下人之象,有為民歸往之象,故《象》曰:「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宋)項安世:

項氏安世曰:凡卦皆有主爻,皆具本卦之德,如乾九五具乾之德,故為天德之爻。坤六二具坤之德,故為地道之爻。屯以初九為主,故爻辭全類卦辭。其曰「磐桓,利居貞」,則「勿用有攸往」也。又曰「利建侯」,無可疑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初以陽爻在下,乃剛明之才,當屯難之世,居下位者也。未能便往濟屯,故磐桓也。方屯之初,不磐桓而遽進,則犯難矣,故宜居正而固其志。凡人處屯難,則鮮能守正。苟无貞固之守,則將失義,安能濟時之屯乎?居屯之世,方屯於下,所宜有助,乃居屯濟屯之道也。故取建侯之義,謂求輔助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苏轼

初九以貴下賤,有君之德而无其位,故盤桓居貞以待其自至。惟其无位,故有從者,有不從者。夫不從者,彼各有所為貞也。初九不爭以成其貞,故利建侯,以明不專利而爭民也。民不從吾,而從吾所建,猶從吾耳。

---(苏轼撰【东坡易传】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北宋张载

磐桓犹言柱石。磐,磐石也;桓,桓柱也;谓利建侯,如柱石在下不可以动,然志在行正也。

---(北宋张载撰横渠易说】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南宋杨万里

君子濟屯患无才,有才患无位。初九以剛明之才而居下位,非二非四,雖欲有為,未可也。姑磐桓不進,以待時而已,然豈真不為哉?居正有待,而其志未嘗不欲行其正也。居而不貞則无德,行而不正則无功,周公言居貞,而孔子言行正,然後濟屯之功德備矣。然則何以行吾志?何以濟夫屯?建侯以求助,自卑以得民,則志可行,屯可濟矣。初九在下而遠君,建侯非我職也。而初九能之乎?賈林合李抱真,王武俊之驩,而朱滔遁,唐遂以安,林遠君而无位者也。劉琨失王浚、猗廬之援,而幽并亡,晉遂失中原,琨遠君而有位者也。初九患无志耳,有有為之志,而輔以建侯之助,何職之拘,何位之俟哉。故濟屯者志為大,初九遠君无位,聖人猶許其有志,而況有志而近君有位者乎?震之初以一陽為二陰之主,故曰貴;二陰賤而一陽下之,故曰下賤。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宋末俞琰

磐,大石也,與漸六二之磐同。桓,柱也。《禮記.檀弓篇》所謂「桓楹」是也。橫渠張子曰:「磐桓猶言柱石。」或以磐桓為盤旋徘徊之義,誤矣,居不動也。初九,震體好動,故戒之曰「磐桓,利居貞」。震為長子,以剛德處下,為成卦之主,而有濟屯之才,故以《彖辭》「利建侯」屬之。此爻凡兩言「利」,當分為兩說。《春秋左氏傳》云:「孔成子遇此占,以示史朝,史朝對曰:各以所利。」蓋「居貞」自是居貞之利,「建侯」自是建侯之利,不可紐為一說也。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南宋)朱震:

初九剛正,屯難之始,上有正應,震,動體,進則犯難成巽,為進退。九居四不安,故磐桓。子夏傳曰:磐桓,猶桓旋也。磐桓不進,利於守正。不進非必於退也,志在行其正也。初九不忘上行之謂志,志剛中也,志行正也,可不磐桓以待時乎?初動濟屯。四,諸侯位,建國命侯資以輔;五,屯難未解,衆陰不能自存。有剛正之才,使之有國,則衆從之。陽貴陰賤,坤衆為民,九退復初,以貴下賤,大得民也,故曰利建侯。夫子時,楚有四縣,趙簡子命下大夫受郡,必言利建侯者,建侯萬世之利也。或問:震又成巽,何也?曰:所謂雜物撰德也。撰,數也。且以屯論之,坎,陽物也,震,動也,四比於九五,自三柔爻數之至於九五,巽也。震,陽物也,巽,陰物也,剛者陽之德,柔者險之德。剛柔雜揉,不相踰越,故曰雜而不越。先儒傳此謂之互體,在易噬嗑彖曰:頤中有物曰噬嗑,離震相合,中復有艮。明夷彖曰: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又曰:內難而能正其志。坎難也,離坤相合,中復有坎。在繫辭曰:八卦相盪。先儒謂坎離,卦中互有震艮巽兌。在春秋傳見於卜筮,如周太史說觀之否曰:坤,土也,巽,風也,乾,天也。風為天於土上,山也。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於是乎居土上。自三至四,有艮互體也。王弼謂互體不足,遂及卦變。鍾會著論力排互體,蓋未詳。所謂易道甚大矣。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元)胡炳文:

胡氏炳文曰:文王卦辭,有專主成卦之主而言者,周公首於此爻之辭發之。卦主震,震主初。磐桓即勿用有攸往,利居貞即利貞。卦言利建侯者,其事也,利於建初以為侯也。爻言利建侯者,其人也,如初之才,利建以為侯也。爻言磐桓,主為侯者而言,宜緩。卦言利建侯而不寧,主建侯者而言,不宜緩。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磐大石也,鴻漸于磐之磐也。中爻艮石之象也。桓大柱也,〈檀弓〉所謂桓楹也。震陽木,桓之象也。張橫渠以磐桓猶言柱石是也。自馬融以磐旋釋磐桓,後來儒者皆如馬融之釋,其實非也。八卦正位,震在初,乃爻之極善者。國家屯難,得此剛正之才,乃倚之以為柱石者也,故曰磐桓,唐之郭子儀是也。震為大塗,柱石在于大塗之上,震本欲動,而艮止不動,有柱石欲動不動之象,所以利居貞,而又利建侯,非難進之貌也。故小《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曰心志在于行,則欲動不動可知矣。

九當屯難之初,有此剛正大才,生于其時,故有磐桓之象。然險陷在前,本爻居得其正,故占者利於居正以守己。若為民所歸,勢不可辭,則又宜建侯以從民望,救時之屯可也。居貞者利在我,建侯者利在民,故占者兩有所利。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明)蔡清:

蔡氏清曰:居貞者,以時勢未可進而不遽進也。爻之磐桓,即卦所謂屯也。爻之利居貞,即卦辭所謂利貞勿用有攸往也。利建侯又作象看。而占在其中。如子克家例。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释智旭

有君德而无君位。故磐桓而利居贞。其德既盛。可为民牧。故利建侯以济屯也。佛法释者一念初动。一动便觉。不随动转。名为磐桓。所谓不远之复。乃善于修证者也。由其正慧为主。故如顿悟法门。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清)孙星衍:

[釋文]磐本亦作盤,又作槃。

【集解】馬融曰:盤桓,旋也。[釋文]

《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初九(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磐桓,難進之貌。陽剛動體,才足濟屯。但初在下无勢,應四柔无援。當險陷之交,故有磐桓之象。然陽居陽位為得正,故利于居貞。又初,成卦之主。以陽下陰,為民所歸,有君之象。故占者如是,則利建以為侯。此爻為卦之主,大意與彖同。磐桓即勿用有攸往。利居貞即利貞。利建侯雖同,而合全卦言之,則侯指人。自初爻言之,則侯指己。占者得之,則隨所處以為占,不必泥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初九

朱邦復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爻:(位),(應),(比)扶。

通:本爻變為坤,重卦為比。〔親近,比和,下順從也。〕

註:磐--基礎之石,桓--木柱。

建侯--古代指諸侯,建設地方,實在的事業。

象:中爻艮石=磐,下震陽木=桓,磐石棟樑。

震=動,艮=止。下面動,而其上不能動之象。

釋:環境不宜,利於固志守正,利於從事生產事業。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初九

 

屯卦初九象传:

屯卦初九象传(繁体):《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屯卦初九象传(简体):象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东汉)荀爽曰:

荀爽曰:盤桓者,動而退也。謂陽從二動,而退居初,雖盤桓,得其正也。陽貴而陰賤,陽從二來,是以貴下賤,所以得民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賢人在下,時苟未利,雖磐桓,未能遂往濟時之屯。然有濟屯之志,與濟屯之用,志在行其正也。九當屯難之時,以陽而來居陰下,為以貴下賤之象。方屯之時,陰柔不能自存,有一剛陽之才,眾所歸從也。更能自處卑下,所以大得民也。或疑,方屯於下,何有貴乎?夫以剛明之才,而下於陰柔,以能濟屯之才,而下於不能,乃以貴下賤也,況陽之於陰,自為貴乎。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王氏弼曰:不可以進,故磐桓也。非為宴安,棄成務也,故「雖磐桓,志行正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南宋)楊萬里:

楊氏萬里曰:磐桓不進,豈真不為哉。居正有待,而其志未嘗不欲行其正也。故周公言居貞,而孔子言行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元)王申子:

王氏申子曰:初磐桓有待者,其志終欲行其正也。況當屯之時,陰柔者不能自存,有一陽剛之才,眾必從之以為主。而初又能以貴下賤,大得民心。在上者果能建之以為侯,則屯可濟矣,故利。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元)胡炳文:

胡氏炳文曰:乾坤初爻,提出陰陽二字,此則以陽為貴,陰為賤,陽為君,陰為民,陰陽之義益嚴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當屯難之時,大才雖磐桓不動,然拳拳有濟屯之志,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不為。既有救人之心,而又有守己之節,所以占者利居貞而守己也。蓋居而不貞則無德,行而不正則無功,周公言居貞,孔子言行正,然後濟屯之功德備矣。陽貴陰賤,以貴下賤者,一陽在二陰之下也。當屯難之時,得一大才,眾所歸附,更能自處卑下,大得民矣,此占者所以又利建侯而救民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象曰:雖盤桓,志行正也。]賢人在下時,苟未利,雖盤桓,未能遂往濟時之屯,然有濟屯之志,與濟屯之用,志在行其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九當屯難之時,以陽而來居陰下,爲以貴下賤之象。方屯之時,陰柔不能自存,有一剛陽之才,衆所歸從也。更能自處卑下,所以大得民也。或疑方屯於下,何有貴乎?夫以剛明之才而下於陰柔,以能濟屯之才而下於不能,乃以貴下賤也。况陽之於陰,自爲貴乎。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注云:不可以進,故磐桓也。非為宴安,棄成務也,故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注云:陽貴而陰賤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初九象传

(唐)孔穎達:

孔穎達疏:正義曰:磐桓,不進之貌。處屯之初,動即難生,故磐桓也。不可進,唯宜利居處貞正,亦宜建立諸侯。

《象》曰「雖盤桓,志行正」者,言初九雖磐桓不進,非苟求宴安,志欲以靜息亂,故居處貞也。非是苟貪逸樂,唯志行守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者,貴謂陽也,賤謂陰也。言初九之陽在三陰之下,是以貴下賤。屯難之世,民思其主之時,既能以貴下賤,所以大得民心也。

注:處屯至得民也。正義曰:「息亂以靜」者,解利居貞也。「守靜以侯」者,解利建侯也。「安民在正」者,解貞也。「弘正在謙」者,取象其以貴下賤也。言弘大此屯,正在於謙也。「陰求於陽,弱求於強」者,解大得民也。

注:不可至行正也。正義曰:「非為宴安棄成務」者,言己止為前進有難,故磐桓且住,非是苟求宴安,棄此所成之務而不為也。言身雖住,但欲以靜息亂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初九象传

释智旭

 

磐桓不进。似无意于救世。然斯世决非强往求功者所能救。则居贞乃所以行正耳。世之屯也。由上下之情隔绝。今能以贵下贱。故虽不希望为侯。而大得民心。不得不建之矣。佛法释者。不随生死流。乃其随顺法性流而行于正者也。虽复顿悟法性之贵。又能不废事功之贱。所谓以中道妙观遍入因缘事境。故正助法门并得成就。而大得民。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磐桓,非晏安棄務,志在行正也。正為濟屯之本,居之將以行之也。陽貴陰賤,初爻陽在陰下。屯難之世,人皆思主。貴能為賤下,所以大得民心,可以為君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初九象传(查看原文)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译文]初九,徘徊不前,利于守正而居,利于建立诸侯。

(磐桓:同盘桓,徘徊不进貌。)

《象》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以下贱之民为贵,可大得民心也)

[译文]《象传》说:虽然徘徊不前,但是思想和行为都没有偏离正道。尊贵者能够处于卑贱者之下,这是大得民心的。

[提示]指出创始之初的行为原则。

屯卦六爻告诉人们,处于艰难创始之时,如何把握事物的发展规律,恰当地行事,以求化险为夷。

第一爻初九的爻义很明白。是说初九处在创始之初期,更不能轻举妄动,所以在坎险之前徘徊不进,守正而居。这正是爻辞中所说“勿用有攸往”的意思。此时动则难生,虽然初九为刚爻而勇于进,也不得不谨慎。这时初九唯一可做的有益之事是建立诸侯,以求资助。同时还要谦恭下士,以收揽人心。初爻是来自乾体的阳刚之爻,身分尊贵,于屯难之时竟能自处于较为卑贱的两个阴爻之下,这样就更得众望之所归了。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磐,大石。桓,草木结虬;石压草木,乃从石侧生出,后引申为徘徊。

初九阳爻,屯之初始,万事开头难,所以徘徊不前,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确实也不宜大步向前。再看卦象,互卦艮为止,止其行,东北丧朋也要记得,他去找互卦艮里的六四是没用的,那里无朋。九五虽然是和他一起从乾卦来的,可是当了皇帝后相当的不够朋友,趁着他小不懂事,把他老婆给上了,而且还占着不放。初九渐渐长大,明白了男女间的事,知道自己被欺负了,心中有气有恨,可是还是不能去找六四。虽与六四正应,但初六上面两个阴爻,如硬向上,未到六四处,已有可能有被六二、六三掠走为己用,故不宜往,静而待之,在自己的侯国建设。利居贞还有一个意思,即在乾卦与屯卦,初九的位置没有变都是初爻,卦变爻未变此为居未动,在自己的爻位不动就会有收获。利,就是收获。

很多人强调自己的努力,这当然是重要的。本爻告诉我们不合时宜的努力不仅无用而且可能带来不好的结果,当贞则贞,当往时再往。

易经六十四卦之屯卦六二爻正解

不二阅读(713)

地位多誉之时(中正);变兑错艮综巽。

屯卦六二原文:

屯卦六二爻辞(繁体):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屯卦六二爻辞(简体):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三国吴)虞翻:

[乘馬班加。]虞翻曰:屯邅盤桓,謂初也。震為馬作足,二乘初,故乘馬。班,躓也。馬不進,故班如矣。 [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虞翻曰:匪非也。寇謂五。坎為寇盜,應在坎,故匪寇。陰陽德正,故婚媾。字,妊娠也。三失位,變復體離。離為女子,為大腹,故稱字。今失位為坤,離象不見,故女子貞不字。坤數十。三動反正,離女大腹。故十年反常乃字。謂成既濟定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东汉)荀爽:

荀爽曰:陽動而止,故屯如也。陰乘於陽,故邅如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本義》:班,分布不進之貌。字,許嫁也。《禮》曰:女子許嫁,笄而字。六二陰柔中正,有應於上,而乘初剛,故為所難,而邅回不進。然初非為寇也,乃求與已為婚媾耳,但己守正,故不之許,至於十年,數窮理極,則妄求者去。正應者合,而可許矣。爻有此象,故因以戒占者。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二以陰柔居屯之世,雖正應在上,而逼於初剛,故屯難。邅,回:如,辭也。乘馬,欲行也。欲從正應而復班如,不能進也。班,分布之義。下馬為班,與馬異處也。二當屯世,雖不能自濟,而居中得正,有應在上,不失義者也。然逼近於初,陰乃陽所求,柔者剛所陵。柔當屯時,固難自濟,又為剛陽所逼,故為難也。設匪逼於寇難,則往求子婚媾矣。婚媾,正應也。寇,非理而至者。二守中正,不苟合於初,所以不字。苟貞固不易,至於十年,屯極必通,乃獲正應而字育矣。以女子陰柔,苟能守其志節,久必獲通,況君子守道不回乎。初為賢明剛正之人,而為寇以侵逼於人,何也?曰:此自據二以柔近剛而為義,更不計初之德如何也。易之取義如此。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宋)張浚:

張氏浚曰:「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蓋以二抱節守志於艱難之世,而不失其貞也,若太公在海濱,伊尹在莘野,孔明在南陽,義不苟合,是為女貞。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語類》云:耿氏解「女子貞不字」作許嫁笄而字。貞不字者,未許嫁也,卻與婚媾之義相通。伊川說作字育之字。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屯、邅皆不能前進之意。班與《書》班師並,岳飛班師班字同。回還不進之意。震於馬為馵足,為作足,班如之象也。應爻為坎,坎為盜,寇之象也。指初也,婦嫁曰婚,再嫁曰媾,婚媾指五也。變兌為少女,女子之象也。字者許嫁也。《禮》:女子許嫁,笄而字。此女子則指六二也。貞者正也,不字者不字於初也。乃字者,乃字于五也。中爻艮止,不字之象也。中爻坤土,土數成于十,十之象也。若以人事論,光武當屯難之時,竇融割據,志在光武,為隗囂所隔,乘馬班如也。久之終歸于漢,十年乃字也。

六二柔順中正,當屯難之時,上與五應,但乘初之剛,故為所難,有屯邅班如之象,不得進與五合,使非初之寇難,即與五成其婚媾,不至十年之久矣。惟因初之難,六二守其中正,不肯與之苟合,所以不字,至于十年之久。難久必通,乃反其常,而字正應矣,故又有此象也。占者當如是則可。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清)李光地:

【案】:易言「匪寇婚媾」者凡三:屯二、賁四、睽上也。《本義》與程傳說不同,學者擇而從之可也。然賁之為卦,非有屯難睽隔之象,則爻義有所難通者。詳玩辭意,「屯如邅如,乘馬斑如」,與「賁如皤如,白馬翰如」文體正相似。其下文皆接之曰「匪寇婚媾」。然則「屯如邅如」,及「賁如皤如」,皆當讀斷,蓋兩爻之自處者如是也。「乘馬班如」及「白馬翰如」,皆當連下「匪寇婚媾」讀,言彼乘馬者非寇,乃吾之婚媾也。此之「乘馬班如」謂五,賁之「白馬翰如」謂初,言「匪寇婚媾」,不過指明其為正應而可從耳。此卦下雷上云,雷聲盤回,故言「磐桓」「邅如」者,下卦也。雲物班布,故言班如者,上卦也。四與上皆言「乘馬班如」,五之為「乘馬班如」,則於六二言之。此亦可備一說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春秋)子夏:

隂者,依陽而成也。況當此,屯時欲進,應五。雖至於乘馬班如,裝飾器備而不可往者,乘初之?也。極數之變以待會終,得其依者,守中執志之正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二以陰柔居屯之世,雖正應在上,而逼於初剛,故屯難。邅,回;如,辭也。乘馬,欲行也。欲從正應而復班如,不能進也。班,分布之義。下馬爲班,與馬異處也。二當屯世,雖不能自濟,而居中得正,有應在上,不失義者也。然逼近於初,陰乃陽所求,柔者剛所陵。柔當屯時,固難自濟,又爲剛陽所逼,故爲難也。設匪逼于寇難,則往求子婚媾矣。婚媾,正應也。寇,非理而至者。二守中正,不苟合於初,所以「不字」。苟貞固不易,至於十年。屯極必通,乃獲正應而字育矣。以女子陰柔,苟能守其志節,久必獲通,况君子守道不回乎!初爲賢明剛正之人,而爲寇以侵逼於人,何也?曰:此自據二以柔近剛而爲義,更不計初之德如何也。《易》之取義如此。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苏轼

志欲從五而內忌於初,故屯邅不進也。夫初九,屯之君也,非寇也。六二之貞於五,也知有五而已,茍異於五者,則吾寇矣,吾焉知其德哉。是故以初為寇,曰吾非與寇為婚媾者也。然且不爭而成其貞,則初九之德至矣。

---(苏轼【东坡易传】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北宋张载

班,布,不进之貌。

---(北宋张载撰横渠易说】屯卦六二

(南宋杨万里

屯之六二,以陰柔之德,居大臣之位,非不欲濟時之屯也。然下則偪於初之剛,而乃為已之寇,上欲親於君之應,而有近之嫌,故邅如而不能行,班如而不能進。然則何以處之?如女子然,與其從寇而字,不若守正而不字,雖未得親於婚,久則寇定而自成其婚。婚而字焉,何遲之有?此王導相晉之事也。上有元明之二君,而下有王敦之強臣,導乃以寬大之度,柔順之才,處強臣之上,非乘剛遇寇而何?惟導守正不撓,而下不比於敦,待時觀變,而上不危其國,久而寇自平焉,君自信焉,國自安焉。此十年乃字,復其常之效也。謝安之於桓溫,初則伐其壁人之謀,徐而寢其九錫之命,強臣自斃,而王室以寧,亦屯之六二也。雖然,六二之邅如班如者,其病在於陰柔而无剛明之才耳。舜之於四凶,周公之於管蔡,孔子之於少正卯,何邅班之有。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六二

宋末俞琰

邅,張連反,難行不進之貌。乘,當依項平蓭,按陸德明釋文,做繩證反,四馬曰乘。班,分布貌,與《春秋左氏傳》「班荊」之班同。如,助語。六二,雖是震體之動,然非動之主,況其才柔弱,豈能濟屯,所以「屯如邅如,乘馬班如」者,待初九之動而後動也。五,坎體之盜,故言寇,與二正應,則匪寇矣,乃婚媾也。六二陰柔,故稱女子。《曲禮》云:「女子許嫁,笄而字。」字以代名也。今曰「女子貞不字」者,以初九近而見逼,故未可字也。十年乃字者,十年之後,初既求四為婚媾,則彼自得偶,无復見逼然後可以字也。婚媾而十年乃字,此亦屯道艱難而未能遽通之義。夫「屯如邅如,乘馬班如」自是一說,「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又自是一說。易中多有一爻而取兩象者,皆當分為兩說,混而為一則鑋矣。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卷一屯卦六二

(唐)孔颖达

注云:志在乎五,不從於初。屯難之時,正道未行,與初相近而不相得,困於侵害,故屯邅也。時方屯難,正道未通,涉遠而行,難可以進,故曰乘馬班如也。寇謂初也。无初之難,則與五婚矣,故曰「匪寇婚媾」也。志在於五,不從於初,故曰女子貞不字也。屯難之世,勢不過十年者也。十年則反常,反常則本志斯獲矣。故曰十年乃字。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六二

(南宋)朱震

九五屯之主,六二中正而應,共濟乎屯者也。故曰屯如。二乘初九,欲往應五,迫於剛强邅回而不能去,故邅如。乾變震為作足之馬,震為足,乘馬也。初不應五,二欲應之,與馬別矣,故乘馬班如。春秋傳曰:有班馬之聲。杜氏曰:班別也,五坎為盜,盜據山險,寇也。男曰婚,女曰姻媾,男女別也。九五應六二,婚媾也。五自初九視之,有險難之象,寇也;自六二視之,匪寇也,婚媾也,特以乘剛故耳。初九、六二正也,而致六二之難者,剛乘柔則順,柔乘剛則逆,妻不亢夫,臣不敵君,天地之道。故曰六二之難,乘剛也。二五相易,五之二成兌,兌,女子也,二之五成坤,坤為母,女子而為母,字育也。坤見坎毀,剛柔以中正相濟,屯解之象。坤為年,其數十,六二守正不苟合於初而貞於五,是以不字,屯難之極至於十年。二五合,剛柔濟,兌女乃字。屯本臨二之五,合則九反二、六反五,坤為常,故曰反常也。王弼曰:「屯難之世,其勢不過,十年孰謂。」弼不知天乎?坤為年,何也?曰:歲,陽也,陽生子為復,息為臨,為泰,乾之三爻也。夏后氏建寅,商人建丑,周人建子,无非乾也。古之候歲者必謹候歲始,冬至日,臘明日,正月旦日,立春日,謂之四始。四始亦乾之三爻也。坤,十月,陰也,禾熟時也。故詩十月,納禾稼,春秋書有年,大有年喪禮,三年者,二十七月也。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六二

释智旭:

柔德中正。上应九五。乃乘初九得民之侯。故邅如班如而不能进也。初本非寇。而二视之则以为寇矣。吾岂与寇为婚媾哉。宁守贞而不字。至于十年之久。乃能字于正应耳。吴幼清曰。二三四在坤为数十。过坤十数。则逢五正应而许嫁矣。佛法释者。此如从次第禅门修证功夫。盖以六居二。本是中正定法。但不能顿超。必备历观练熏修诸禅方见佛性。故为十年乃字。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清)孙星衍:

六二:屯如邅如,

【集解】子夏傳曰:如辭也。馬融曰:邅如難行不進之貌。[并釋文]

乘馬班加。

[釋文]乘,繩證反。子夏傳音繩。班如,鄭本作般。

案:《說文》引易曰:乘馬驙如。

【集解】子夏傳曰:班如,相牽不進貌。

[釋文]馬融曰:班,班旋不進也。

[疏]鄭康成曰:馬牝牡曰乘。[釋文]

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釋文]媾本作冓,本或作構者非。

【集解】馬融曰:重婚曰媾。鄭康成曰:冓猶會也。[并釋文]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屯如以時言,鬱塞而未通也。邅如以遇屯之時者言,遲回而未進也。班,分佈不進之貌。震于馬為馵足為作足,班如之象。女子許嫁,笄而字。六二變兌為少女,女子之象。三四五互為艮止,不字之象。二三四互為坤,坤數十,十年之象。六二陰柔中正,上應于五,然以乘初之剛,故為所難而邅回不進。然初非為寇也,乃求與已為婚媾耳。但二與五為正應,二貞于五。異于五者皆寇矣,焉知其德哉,故守正而不之許。至于十年,則妄求者去,正應者合。數窮理極而可許,故不字于初,終字于五也。爻象如此,占者得之,則宜如是。蓋全卦雖以屯初為主,而各爻又各以所處之位論其吉凶。唯二乘初剛,故為所難。二之質柔,故受人所制。欲應五不得,故屯邅不字。所應者正,故終有可字之時也。易爻有己正,而他爻視之為邪者。有己凶,而他爻得之為吉者。屯之初,正也,而二視之則為寇。旅之上,凶也,而五承之,則有譽命。蓋皆以所處之時位論之,不可泥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六二

 

朱邦復

爻:(位)中正,(應),(比)乘。

通:本爻變為澤,重卦為節。〔剛柔分而剛得中。〕

註:迍如邅如,乘馬班如--猶豫難行。

匪寇婚媾--匪徒來求婚。

象:震=馬,弱乘剛不可行。

外卦坎=盜,六二女、九五男=婚媾。

六二中正有德=貞不字。中爻坤數=十。

釋:猶豫難決,事不如意,應堅持原則,時至自成。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六二

屯卦六二象传:

屯卦六二象传(简体):《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屯卦六二象传(简体):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唐)崔憬曰:

崔憬曰:下乘初九,故為之難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西汉)《九家易》:

《九家易》曰:陰出於坤,今還為坤,故曰反常也。陰出於坤,謂乾再索而得坎。今變成震,中有坤體,故言陰出於坤。今還於坤,謂二從初即逆,應五順也。去逆就順,陰陽道正,乃能長養,故曰十年乃字。

 

六二居屯之時,而又乘剛,為剛陽所逼,是其患難也。至於十年,則難久必通矣。乃得反其常,與正應合也。十,數之終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六二居屯之時,而又乘剛,是其患難也。乘者居其上也,故曰六二之難。反常者,二五陰陽相應,理之常也。為剛所乘,則乖其常矣。難久必通,故十年乃字,而反其常。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六二居屯之時,而又乘剛,為剛陽所逼,是其患難也。至於十年,則難久必通矣,乃得反其常,與正應合也。十,數之終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唐)孔颖达:

孔穎達疏:正義曰:「屯如邅如」者,屯是屯難,邅是邅迴,如是語辭也。言六二欲應於九五,即畏初九逼之,不敢前進,故屯如邅如也。「乘馬班如」者,《子夏傳》云:「班如者,謂相牽不進也」。馬季長云:「班,班旋不進也」。言二欲乘馬往適於五,正道未通,故班旋而不進也。「匪寇婚媾」者,寇謂初也,言二非有初九與巳作寇害,則得共五為婚媾矣。馬季長云:「重婚曰媾。」鄭玄云:「媾猶會也。」「女子貞不字」者,貞,正也,女子,謂六二也,女子以守貞正,不受初九之愛,字訓愛也。「十年乃字」者,十年難息之後,即初不害巳也。乃得往適於五,受五之字愛。十者數之極,數極則變,故云十年也。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者,釋所以「屯如邅如」也。有畏難者,以其乘陵初剛,不肯從之,故有難也。「十年乃字,反常」者,謂十年之後,屯難止息,得反常者,謂反常道,即二適于五,是其得常也。巳前有難,不得行常,十年難息,得反歸於常以隨五也。此爻因六二之象,以明女子婚媾之事,即其餘人事,亦當法此。猶如有人逼近於強,雖遠有外應,未敢苟進,被近者所陵,經久之後,乃得與應相合。是知萬事皆象於此,非唯男女而巳。諸爻所云陰陽、男女之象,義皆倣於此。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象传

释智旭

乘刚故自成难。非初九难之也。数穷时极。乃反于常。明其不失女子之贞。佛法释者。乘刚即是烦恼障重。故非次第深修诸禅。不足以断惑而反归法性之常。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乘剛,居初之上。為初所迫,失其常也。然理之所在,十年必反。守正不變,不悖常矣。終獲正應,復其常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象传

 

六二,屯如,追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译文]六二,创始艰难,彷徨不前。乘马的人纷纷而来,他们不是强盗,而是求婚者。女子守正不嫁,过了十年才出嫁。(如:语气词。邅如:难行不进貌。邅:音zhan。班如:纷纷而来之状。字:许嫁)。

《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宇。反常也。

[译文]《象传》说:六二的难以前进,由于阴柔凌驾于阳刚之上。过了十年才许嫁,说明终于返归于常道。(反:即返。)

[提示]指出守正待时的重要。

六二以阴爻居阴位,力量柔弱,在艰难创始之时,自身是无力出险的。虽然有济险之志,但在坎险之前也只能徘徊彷徨。如欲出险,非得阳刚之助不可。屯卦中的阳爻只有初九和九五。初九倒是与六二近在比邻,一刚一柔。可是六二居于初九之上,是以柔凌刚,逆而不比,六二无法借助初九之力出险,仍然难以前进。所以《象传》说:“六二之难,乘刚也。”另一阳爻九五,与六二位置相对,阴阳相应,关系密切,九五果然乘马班班而来助于六二,迎娶六二。但六二当屯难之时,小心审慎,起先疑为歹人,后来才知道是求婚者。

为什么不马上缔结良缘,却等到十年后才出嫁呢?由于处于屯难之时,六二之前有六三、六四两个阴爻阻隔,六二不宜轻动,只有耐心地守正待时,直到十年之后,形势好转,六二方才出嫁。《象传》指出,这是由于十年后一切终于返归于常道。当然,六二得与之正应的九五之力。由此可见,摆脱创始时期的艰难,十分不易,要耐心等待各种条件成熟,有时甚至是长期等待。对屯卦的研讨,使我深感创业之难!

六二:屯如,邅(zhān)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邅,《集韵》,难行不进貌。屯如,邅如,真的太难走了,实在太难走了。《太平寰宇记》卷四三:伏牛台在《赵城》县南十五里。按《帝王世纪》曰:伏羲风姓,蛇身人首,常居此台伏牛乘马,故曰伏牛台。乘马直译为骑着马即可,但从典故上另有制服并善其事的深层意思,这需要心里明白。
媾,《说文》重昏也。《左传•隐十一年》唯我郑国之有请谒焉,如舊昏媾。《注》妇之父曰昏,重昏曰媾。昏通婚,非首婚非第一次。
班,《尔雅•释言》,赋也。班如,险境将路分断的状态。匪,非也。
字,《说文》乳也。不字,就是未乳,其意为未嫁。
互卦坤为母为成年待嫁女,女贞就可以说明问题,为什么一定要说女子,概二者合为好,善也,有嘉许的意思。艮为止受阻,坎为陷,路被分断。坎为盗寇,震为善鸣马,卦象取的很贴切。象是《易》文化很有意思的一部分,有趣而且贴切,也就是说《易》会精辟决不会多一个字,也决不少一个字。
六二阴爻柔位得下卦中是由坤之六五发展至此,与君即九五正应并黄裳,九五来迎娶是必然的。坎陷艮止让九五来的艰难,而坎陷艮止者为六四也,六四承于九五与其相和相好久矣。一个十年乃字就说明了九五之风流亦久矣,此是屯如邅如。六二被九五屯积着不用,此亦是屯如。阴阳相和是后天《易》之大道,远非道德人士所言的不可说不能讲,如果失了阴阳相和也就没有《易》了。乘马班如的就是九五,一群骑着马的人冲破了六四的牵拌而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不是因为路上有盗寇打劫阻拦,而是九五与六四无成有终的媾和阻碍了君来迎亲,两人你好我好的风流快活,早把六二忘到一边去了。可是不管九五如何,六二却一直守贞如玉,坚守而待九五来迎娶,这一等就是十年,十年为一个象征时久的词,其于前细解过。你现在想娶正式了,我咋办,总得有个说法吧,所以啊,九五料理六四的事确实很麻烦,好在都料理好了,九五本事不小。毕竟不管再难,来迎娶六二了,就说明他料理好了。

易经六十四卦第三卦:屯卦正解-水雷屯(坎上震下)

不二阅读(2025)

3、第三卦坎宫(二世):水雷屯卦(坎上震下)

水雷屯卦 地位:少阴|人位:老阴|天位:少阳|错卦:火风鼎|综卦:山水蒙|交互卦:山地剥

(清李光地总裁《御纂周易折中》繁体版【卷一上经】第三卦_屯卦:水雷屯卦(震下坎上

(明来知德)卦变图

水雷屯卦:二陽四陰之卦 屬坎

錯 鼎〔伏羲圓圖〕

綜 蒙(正綜,詳見圖解)〔文王序卦〕

中爻 二四合坤(錯乾) 三五合艮(錯兌綜震) 〔孔子繫辭〕

同體 觀晉 ○萃蹇小過 ○蒙 ○震解升 ○頤 ○坎明夷艮 ○臨 十四卦同體

情性 情剛性剛 情險性動

六爻變

初爻變坤:錯乾 成比:錯大有綜師 中爻:下坤上艮 地位
二爻變兌:錯艮綜巽 成節:錯旅綜渙 中爻:下震上艮 地位
三爻變離:錯坎 成既濟:錯未濟綜未濟 中爻:下坎上離 人位
四爻變兌:錯艮綜巽 成隨:錯蠱綜蠱 中爻:下艮上巽 人位
五爻變坤:錯乾 成復:錯姤綜剝 中爻:下坤上坤 天位
六爻變巽:錯震綜兌 成益:錯恒綜損 中爻:下坤上艮 天位

《序卦》:

序卦传:「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

屯卦卦辞原文

 屯卦卦辞繁体: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卦辞简体: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原文:

屯卦彖传繁体:《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卦传简体: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屯卦象传原文:

屯卦象传简体: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屯卦象传繁体:《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屯卦初九原文:

屯卦初九爻辞(繁体):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屯卦初九爻辞(简体):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屯卦初九象传:

屯卦初九象传(繁体):《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屯卦初九象传(简体):象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屯卦六二原文:

屯卦六二爻辞(繁体):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屯卦六二爻辞(简体):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屯卦六二象传:

屯卦六二象传(简体):《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屯卦六二象传(简体):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屯卦六三原文:

屯卦六三爻辞(繁体):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屯卦六三爻辞(简体):屯之六三:既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屯卦六三象传:

屯卦六三象传(简体):《象》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屯卦六三象传(简体):象曰:既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屯卦六四原文:

屯卦六四爻辞(繁体):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屯卦六四爻辞(简体):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无不利。

屯卦六四象传:

屯卦六四象传(简体):《象》曰:求而往,明也。

屯卦六四象传(简体):象曰:求而往,明也。

屯卦九五原文:

屯卦九五爻辞(繁体):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屯卦九五爻辞(简体):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屯卦九五象传:

屯卦九五象传(简体):《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屯卦九五象传(简体):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屯卦上六原文:

屯卦上六爻辞(繁体):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屯卦上六爻辞(简体):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屯卦上六象传:

屯卦上六象传(简体):《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屯卦上六象传(简体):象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序卦传原文:

【集注】《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

【折中】《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

 

(明)来知德:

屯者難也,萬物始生,欎結未通,似有險難之意,故其字象屮。屮音徹,初生草穿地也。《序卦》:「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屯者盈也,物之始生也。」天地生萬物,屯,物之始生,故次乾坤之後。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屯,《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萬物始生,鬱結未通,故為盈。塞於天地之間,至通暢茂盛,則塞意亡矣。天地生萬物,屯,物之始生,故繼乾坤之後。以二象言之,雲雷之興,陰陽始交也。以二體言之,震始交於下,坎始交於中,陰陽相交,乃成雲雷,陰陽始交,雲雷相應,而未成澤,故爲屯。若已成澤,則為解也。又動於險中,亦屯之義。陰陽不交則為否,始交而未暢則為屯,在時則天下屯難,未亨泰之時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查看原文)

 

 

(唐)崔憬:

崔憬曰:此仲尼序文王次卦之意也。不序乾坤之次者,以一生二,二生三,二生萬物。則天地之次第可知,而萬物之先後宜序也。萬物之始生者,言剛柔始交,故萬物資始於乾,而資生於坤。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屯卦震下坎上。震一陽動于二陰之下,故其德為動,其象為雷。坎一陽陷于二陰之間,故其德為陷為險,其象為雲為雨為水。有天地,而後萬物生焉,屯者難也。物之始生,鬱結未通。故其為字,象草穿地始出未申,此屯所以次乾坤之後也。其卦以震遇坎,乾坤始交而遇坎陷,故其名為屯也。六爻二陽四陰。凡卦爻中陰陽以少者為主,故二陽為四陰之主。然五坎體,陷而失勢。初震體,動而得時。屯難之世,陽剛善下,可以有為,故初為全卦之主也。五但小貞吉而已。餘四爻皆因初起義。四應初則往吉。三不應初則往吝。二乘初則不進。上遠初則道窮。此全卦六爻之大略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

 

不二注: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折中、集注比集解少了一个万字。

【云雷屯卦】卦辞原文

 

屯卦卦辞繁体: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卦辞简体: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春秋)子夏:

剛生於柔,動在險中,屯也。天地之道,交而生物。君民之道,交而生事。物者得治後生也,事者經之而後遂也。難而營之,動於險中而獲於大通以正也。非智者不能善其道也。陽震,春四時之首也。雷雨動而滿盈,造物之始也。猶除草而為居也。始於冥昧未見也。險在於前矣,何所往哉。安而立已,勤而力民,協其力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三国吴)虞翻:

[屯,元亨利貞。]虞翻曰:坎二之初,剛柔交震,故元亨。之初得正,故利貞矣。[勿用有攸往,利建侯。]虞翻曰:之外稱往。初震得正,起之欲應,動而失位,故勿用有攸往。震為侯,初剛難拔,故利以建侯。老子曰:善建者,不拔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屯,元亨利貞。]注云:剛柔始交,是以屯也。不交則否,故屯乃大亨也。大亨則无險,故利貞。[勿用有攸往。]注云:往益屯也。[利建侯。]注云:得主則定。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唐)孔颖达:

孔穎達疏:正義曰:屯,難也。剛柔始交而難生,初相逢遇,故云:屯,難也。以陰陽始交而為難,因難物始大通,故元亨也。萬物大亨,乃得利益而貞正,故利貞也。但屯之四德,劣於乾之四德,故屯乃元亨,亨乃利貞。乾之四德,无所不包。此即勿用有攸往,又別言利建侯,不如乾之无所不利。此已上說屯之自然之四德,聖人當法之。

「勿用有攸往,利建侯」者,以其屯難之世,世道初創,其物未寧,故宜利建侯以寧之。此二句釋人事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南宋)朱熹:

【本義】震坎皆三畫卦之名。震一陽動於二陰之下,故其德為動,其象為雷。坎一陽陷於二陰之間,故其德為陷為險,其象為雲為雨為水。屯,六畫卦之名也,難也,物始生而未通之意,故其為字,象屮穿地始出而未申也。其卦以震遇坎,乾坤始交而遇險陷,故其名為屯。震動在下,坎險在上,是能動乎險中。能動雖可以亨,而在險則宜守正而未可遽進。故筮得之者,其占為大亨而利於正,但未可遽有所往耳。又初九陽居陰下,而為成卦之主,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之象,故筮立君者遇之則吉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屯有大亨之道,而處之利在貞固,非貞固何以濟屯?方屯之時,未可有所往也。天下之屯,豈獨力所能濟?必廣資輔助,故「利建侯」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朱子語類》云:屯是陰陽未通之時,蹇是流行之中有蹇滯,困則窮矣。

問:《彖》曰「利建侯」,而《本義》取初九陽居陰下為成卦之主,何也?曰:成卦之主,皆說於彖辭下,如屯之初九「利建侯」,大有之五,同人之二皆如此。

又問:屯「利建侯」,此占恐與乾卦「利見大人」同例。曰:然。若是自卜為君者得之,則所謂「建侯」者乃己也若是卜立君者得之,則所謂「建侯」者乃君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屯》有大亨之道,而處之利在貞固,非貞固何以濟屯?方屯之時,未可有所往也。天下之屯,豈獨力所能濟?必廣資輔助,故「利建侯」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宋)趙汝楳:

趙氏汝楳曰:卦辭總一卦之大義,爻辭則探卦辭之所指。因六爻之象之義,析而明之。如「吉无不利」,則亨利之義「磐桓」「班如」「幾不如舍」「小正」,皆「勿用有攸往」之義。初之建侯,即顯卦象利建侯之辭為初而發。餘卦放此。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苏轼

因世之屯,而務往以求功,功可得矣,而爭功者滋多,天下之亂愈甚,故勿用有攸往。雖然,我則不往矣,而天下之欲往者皆是也1,故利建侯。天下有侯,人各歸安其主2,雖有往者,夫誰與為亂?

1.欲往者:《蘇氏易傳》作「欲往焉者」。
2.主:《蘇氏易傳》作生,上言天下有侯,下句應為歸安其主,故不從。

---(苏轼【东坡易传】卦彖传(查看原文)

 

(宋)俞琰

屯,張倫反。此卦下震上坎。震,動也;坎,險也。動而遇險,則其動艱難而未能遽通,屯之義也。處屯之時,不動則不能出險,動則可以大亨。然動乎險中,則宜固守以正,其故其占曰「元亨利貞」,蓋總上下二體而言處屯之道也。勿用有攸往,指上體之坎,謂坎險在前,不可遽往也。利建侯,指下體之震,謂宜建立侯國之君也。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卷一屯卦

 

(南宋杨万里

(氣始交未暘曰屯,物句萌未舒曰屯,世多難未泰曰屯。)*物屯求亨,時屯亦求亨,然時屯求亨。其道有三,惟至正為能正天下之不正,故曰利貞;惟不欲速為能成功之速,故曰勿用有攸往;惟多助為能克寡助,故曰利建侯。漢高帝平秦項之亂,除秦苛法,為義帝發喪,得屯之利貞;不王之關中而王之蜀漢,隱忍就國而不敢校,得屯之勿用有攸往;會固陵而諸侯不至,亟捐齊梁,以王信越得屯之利建侯。二帝三王,亨屯之三道,高帝未及也,而亨屯之功如此,而況及之者乎。

*註:氣始以下廿一字,從董氏真卿會通增。學易記所引,第二句作第一句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彖传

(南宋)朱震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自屯彖而下,乃以卦變為象。屯臨之變自震來,四之五,震者,乾交於坤,一索得之,剛柔始交也。四之五成坎,坎,險難,剛柔始交而難生也。易傳曰:始交而未暢為屯,在時則天下未亨之時,此以震坎釋屯之義也。安乎險而不動與?動乎險中不以正,皆非濟屯之道。初九正也,四之五得位,大者亨以正而利也。以天地觀之,剛柔始交,鬱而未暢,雷升雨降,其動以正,則萬物滿盈乎天地之間,有不大亨乎?此以初九、九五釋元亨利貞也。震,雷也,坎,雨也,兌,澤上而成坎,故為雨。初九,屯之主也,初往之五,行必犯難,益屯而不能亨矣。君子宜守正待時,故勿用有攸往,此言初九也。天造之始,草創冥昧,人思其主,能乘時衆,建諸侯,使人人各歸以事主,雖有强暴,誰與之為亂哉?四為諸侯,九五在上,六四正位,分民而治,建侯也。雖則建侯,而未始忘乎險難,震為草,乾之始也,坤為冥昧,坎為勞,故曰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此再言初九、九五也。以卦氣言之,十月卦也。太玄準之以礥。或曰:聖人既重卦矣,又有卦變,何也?曰:因體以明用也,易无非用,用无非變。以乾坤為體,則以八卦為用;以八卦為體,則以六十四卦為用;以六十四卦為體,則以卦變為用;以卦變為體,則以交爻相變為用,體用相資,其變无窮。而乾坤不變,變者易也,不變者易之祖也。所謂天下之動,貞夫一也,故曰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繫辭焉而命之動在其中矣。又曰:辭也者,各指其所之考其所命之辭,尋其辭之所指,則於變也。若辨白黑矣。夫易之屢遷,將以明道,而卦之所變,舉一隅也。推而行之,觸類而長之,存乎卜筮之所尚者,豈有既哉?故在春秋傳曰某卦之某卦者,言其變也。若伯廖舉豐之上六曰在豐之離,知莊子舉師之初六曰在師之臨。其見於卜筮者,若崔子遇困之大過者,六三變也,莊叔遇明夷之謙者,初九變也,孔成子遇屯之比者,初九變也,南蒯遇坤之比者,六五變也,陽虎遇泰之需者,六五變也,陳仲遇觀之否者,六四變也。周官太卜掌三易之灋,其經卦皆八,其別皆六十有四,八卦謂之經,則六十四卦為卦變可知。故曰卦之所變,舉一隅也。王弼盡斥卦變以救易學之失,救之是也,盡斥之非也。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

(元)胡炳文:

胡氏炳文曰:屯蒙繼乾坤之後,上下體有震、坎、艮,乾坤交而成也。震則乾坤之始交,故先焉。初以一陽居陰下而為成卦之主。「元亨」,震之動「利貞」,為震遇坎而言也。非「不利有攸往」,不可輕用以往也。易言「利建侯」者二:豫「建侯」,上震也屯「建侯」,下震也。震長子,「震驚百里」,皆有侯象。

---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明)蔡清曰:

蔡氏清曰:屯、蹇雖俱訓難,而義差異。困亦不同。屯是起腳時之難,蹇是中間之難,困則終窮,而難斯甚矣。

○又曰:「利貞,勿用有攸往」,二句一意,故《彖傳》只解「利貞」。

○又曰:《本義》所謂以陽下陰,及初九之《象傳》所謂「以貴下賤」,皆是主德言,非以位言也。故曰: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之象。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乾坤始交,而遇險陷,故名為屯。所以氣始交未暢曰屯,物勾萌未舒曰屯,世多難未泰曰屯,造化人事皆相同也。震動在下,坎陷在上,險中能動,是有撥亂興衰之才者,故占者元亨,然猶在險中,則宜守正而未可遽進,故勿用有攸往。勿用者,以震性多動,故戒之也。然大難方殷,無君則亂,故當立君以統治。初九陽在陰下,而為成卦之主,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者也。占者必從人心之所屬望,立之為主,斯利矣,故利建侯。建侯者立君也。險難在前,中爻艮止,勿用攸往之象。震一君二民,建侯之象。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明)释智旭

 

乾坤始立。震一索而得男。为动。为雷。坎再索而得男。为陷。为险。为云。为雨。乃万物始生之时。出而未申之象也。始则必亨。始或不正。则终于不正矣。故元亨而利于正焉。此元亨利贞。即乾坤之元亨利贞也。乾坤全体太极。则屯亦全体太极也。而或谓乾坤二卦大。余卦小。不亦惑乎。夫世既屯矣。傥务往以求功。只益其乱。唯随地建侯。俾人人各归其主。各安其生。则天下不难平定耳。杨慈湖曰。理屯如理丝。固自有其绪。建侯。其理之绪也。佛法释者。有一劫初成之屯。有一世初生之屯。有一事初难之屯。有一念初动之屯。初成。初生。初难。姑置弗论。一念初动之屯。今当说之。盖乾坤二卦。表妙明明妙之性觉。性觉必明。妄为明觉。所谓真如不守自性。无明初动。动则必至因明立所而生妄能。成异立同。纷然难起。故名为屯。然不因妄动。何有修德。故曰。无明动而种智生。妄想兴而涅槃现。此所以元亨而利贞也。但一念初生。既为流转根本。故勿用有所往。有所往。则是顺无明而背法性矣。惟利即于此处用智慧深观察之。名为建侯。若以智慧观察。则知念无生相。而当下得太平矣。观心妙诀孰过于此。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卦彖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乾坤始交而遇險陷,世界草昧之時。震動在下,坎險在上。在險中有震動之才,可以大亨。但出險有機,利于守正,未可妄進。震性好動,故戒以勿輕往也。三四五互為艮止,勿用攸往之象。震一君二民,又為長子,震驚百里,有侯象。初九陽居陰下,為成卦之主。是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故利于建侯。筮立君者遇之則吉也。蓋盈天地之間者萬物,萬物以人為首,人道以君為尊。草昧之時,震動出險,立君得正,乃以繼天立極。此屯所以具四德而繼乾坤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

 

朱邦復

│象:屯綜蒙。下震上坎,初動遇險,故曰屯。

│釋:大亨利正,不要急功近利,利於逐步建立事業。

│彖: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註:天造草昧--上天所造之自然現象。

│象:上坎動=雨,雷雨交加下震=蕃草。上坎又=月,視不明,路荒涼之狀。

│釋:陰陽始交之時,混沌未定,故稱屯。此天下大亂之際,宜先求安定。

│象: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註:經綸--治絲之工作。

│象:上坎=雲,雲厚有雷之象。

│釋:當有變化之際,是君子治亂有為之時。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

 

 

 

屯卦原文:

屯卦彖传繁体:《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卦传简体: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三国吴)虞翻:

虞翻曰:乾剛坤柔,坎二交初,故始交。確乎難拔,故難生也。[雷雨之動滿盈,]震雷坎雨,坤為盈也。謂三已反正,成既濟。坎水流坤,故滿盈。謂雷動雨施,品物流形也。[宜建侯而不寧。]造,造生也。草,草創物也。坤冥為昧,故天造草昧。成既濟定,故曰不寧,言寧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东汉)荀爽:

荀爽曰:[動乎險中,大亨貞。]物難在始生,此本坎卦也。[雷雨之動滿盈,]雷震雨潤,則萬物滿盈而生也。[天造草昧。]謂陽動在下,造物於冥昧之中也。[宜建侯而不寧。]天地初開,世尚屯難,震位承乾,故宜建侯。動而遇險,故不寧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东晋)干寶:

干寶曰:[宜建侯而不寧。]水運將終,木德將始,殷周際也。百姓盈盈,匪君子不寧。天下既遭屯險之難,後王宜蕩之以雷雨之政,故封諸侯以寧之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唐)崔憬:

崔憬曰:十二月陽始浸長,而交於陰,故曰剛柔始交。萬物萌芽,生於地中,有寒冰之難,故言難生。於人事,則是運季業初之際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唐)李鼎祚

案:[動乎險中,大亨貞。]初六升二,九二降初,是剛柔始交也。交則成震,震為動也,上有坎,是動乎險中也。動則物通而得正。故曰「動乎險中,大亨貞」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唐)孔穎達:

孔氏穎達曰:草,謂草創。昧,謂冥昧。言天造萬物於草創之始,如在冥味之時也。於此草昧之時,王者宜建立諸侯,以撫恤萬方之物,而不得安居無事。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注云:始於險難,至於大亨,而後全正,故曰「屯,元亨利貞」。[雷雨之動滿盈。]注云:雷雨之動,乃得滿盈,皆剛柔始交之所為。[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注云:屯體不寧,故利建侯也。屯者,天地造始之時也,造物之始,始於冥昧,故曰草昧也。處造始之時,所宜之善,莫善建侯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唐)孔穎達:

疏:正義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者,此一句釋屯之名,以剛柔二氣始欲相交,未相通感,情意未得,故難生也。若剛柔已交之後,物皆通泰,非復難也。唯初始交時而有難,故云「剛柔始交而難生」。

「動乎險中,大亨貞」者,此釋四德也。坎為險,震為動,震在坎下,是動於險中。初動險中,故屯難動而不已;將出於險,故得大亨貞也。大亨即元亨也,不言利者,利屬於貞,故直言大亨貞。

「雷雨之動滿盈」者,周氏云:「此一句覆釋亨也」。但屯有二義,一難也,二盈也。上既以剛柔始交釋屯難也,此又以雷雨二象解盈也。言雷雨二氣,初相交動,以生養萬物,故得滿盈,即是亨之義也。覆釋亨者,以屯難之世不宜亨通,恐亨義難曉,故特釋之。此已下說屯之自然之象也。

「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者,釋「利建侯」也。草謂草創,昧謂冥昧,言天造萬物於草創之始,如在冥昧之時也。于此草昧之時,王者當法此屯卦,宜建立諸侯以撫恤萬方之物,而不得安居无事。此二句以人事釋屯之義。

注:雷雨至所為。

正義曰:「雷雨之動,乃得滿盈」者,周氏、褚氏云:「釋亨也,萬物盈滿則亨通也」。「皆剛柔始交之所為」者,雷雨之動,亦陰陽始交也。萬物盈滿,亦陰陽而致之,故云「皆剛柔始交之所為」也。若取屯難,則坎為險,則上云「動乎險中」是也。若取亨通,則坎為雨,震為動,此云「雷雨之動」是也。隨義而取象,其例不一。

注:屯體至建侯。

正義曰:「屯體不寧」者,以此屯邅險難,其體不寧,故「宜建侯」也。「造物之始,始于冥昧」者,造物之始即天造草昧也。草謂草創初始之義,始于冥昧者,言物之初造,其形未著,其體未彰,故在幽冥闇昧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明)蔡清:

蔡氏清曰:草雜亂則不定矣,故下云天下未定。昧,晦冥則不明矣,故下云名分未明。名分不獨謂君臣上下,如父子夫婦昆弟之類皆是也,立君統治者,君臣,人道之綱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明)何氏楷:

何氏楷曰:震之未動,坎氣為雲,雲上雷下,鬱結而未成雨,所以為屯。動則雲化為雨,雷上雨下,屯之鬱結者變而為解,而未亨者果大亨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以二體釋卦名,又以卦德卦象釋卦辭,剛柔者乾坤也,始交者震也。一索得震,故為乾坤始交。難生者坎也,言萬物始生即遇坎難,故名為屯。動乎險中者,言震動之才,足以奮發有為,時當大難,能動則其險可出,故大亨,然猶在險中,時猶未易為,必從容以謀其出險方可,故利貞。雷震象,雨坎象。天造者,天時使之然,如天所造作也。草者如草不齊,震為蕃,草之象也。昧者,如天未明,坎為月,天尚未明,昧之象也。坎水內景,不明于外,亦昧之象也。雷雨交作,雜亂晦冥,充塞盈滿于兩間,天下大亂之象也。當此之時,以天下則未定,以名分則未明,正宜立君以統治。君既立矣,未可遽謂安寧之時也,必為君者憂勤兢畏,不遑寧處,方可撥亂反正,以成靖難之功。如更始既立,日夜縱情于聲色,則非不寧者矣。此則聖人濟屯之深戒也。動而雷雨滿盈,即勿用攸往。建侯而不寧,即利建侯。然卦言勿用攸往,而彖言雷雨之動者,勿用攸往。非終不動也,審而後動也。屯之元亨利貞,非如乾之四德,故曰大亨貞。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释智旭

乾坤立而刚柔交。一索得震为雷。再索得坎为雨。非难生乎。由动故大亨。由在险中故宜贞。夫雷雨之动。本天地所以生成万物。然方其盈满交作时。则天运尚自草乱昧暝。诸侯之建。本圣王所以安抚万民。然方其初建。又岂可遽谓宁贴哉。佛法释者。无明初动为刚。因明立所为柔。既有能所。便为三种相续之因。是难生也。然此一念妄动。既是流转初门。又即还灭关窍。惟视其所动何如耳。当此际也。三细方生。六粗顿具。故为雷雨满盈天造草昧之象。宜急以妙观察智重重推简。不可坐在灭相无明窠臼之中。盖凡做功夫人。若见杂念暂时不起。便妄认为得力。不知灭是生之窟宅。故不可守此境界。还须推破之也。

---(释智旭周易禅解卦彖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以雲雷二象言之,則剛柔始交也。以坎震二體言之,動乎險中也。剛柔始交,未能通暢則艱屯,故云難生。又動於險中,為艱屯之義,所謂大亨而貞者,雷雨之動滿盈也。陰陽始交,則艱屯未能通暢。及其和洽,則成雷雨滿盈於天地之間,生物乃遂。屯有大亨之道也,所以能大亨,由夫貞也。非貞固安能出屯?人之處屯,有致大亨之道,亦在夫貞固也。天造草昧,上文言天地生物之義,此言時事天造,謂時運也。草,草亂无倫序。昧,冥昧不明。當此時運,所宜建立輔助則可以濟屯。雖建侯自輔,又當憂勤兢畏,不遑寧處,聖人之深戒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苏轼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有四陰,屯之義也。其二陰以无應為屯,其二陰以有應而不得相從為屯。故曰:剛柔始交而難生。物之生,未有不待雷雨者,然方其作也,充滿潰亂,使物不知其所從,若將害之,霽而後見其功也。天之造物也,豈物物而造之1?蓋草略茫昧而已。聖人之求民也,豈人人而求之,亦付之諸侯而已。然以為安而易之則不可。

1.之:《蘇氏易傳》无此字。

---(苏轼【东坡易传】(查看原文)

(宋)王安石:

王氏安石曰:難,生也,動乎險中也。此雲雷之時也,故曰雲雷屯。卒至於雷雨之動滿盈,然後能免乎險而屯難解。大亨貞,要屯之終而為言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

以雲雷二象言之,則剛柔始交也。以坎震二體言之,動乎險中也。剛柔始交,未能通暢,則艱屯,故云難生。又動於險中,為艱屯之義。[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所謂大亨而貞者,雷雨之動滿盈也。陰陽始交則艱屯,未能通暢,及其和洽則成雷雨,滿盈于天地之間,生物乃遂。屯有大亨之道也,所以能大亨,由夫貞也,非貞固安能出屯?人之處屯,有致大亨之道,亦在夫貞固也。[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上文言天地生物之義,此言時事天造,謂時運也。草,草亂无倫序;昧,冥昧不明。當此時運,所宜建立輔助則可以濟屯。雖建侯自輔,又當憂勤兢畏,不遑寧處,聖人之深戒也。

---(北宋)程颐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北宋张载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往则失其居矣。

---(北宋张载撰横渠易说】屯卦彖传

(南宋)朱震:

朱氏震曰:震者乾交於坤,一索得之,剛柔始交也。坎險難,剛柔始交而難生也。

○張氏清子曰:乾坤之後,一索得震為始交,再索得坎為難生,而承上接下之辭,所以合震坎之義,而釋其為屯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南宋杨万里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震以初九之陽而下于陰,以六二之陰,而上于陽,皆居一卦之始,故曰剛柔始交。以震遇坎,故曰難生,震動坎險,故曰動乎險中。臨險難而不妄動,必正而後動,是惟无動,動則大亨,故曰大亨貞。仗至正以動於險難之中,如天地之動,一動而雷雨盈於天地之間,亨孰大焉。留屯難之世,如造化之初,草而未齊,昧而未明,能動以正,而又得建侯之助,則屯可亨矣。大亨貞,郎卦辭之元亨利貞,動而雷雨滿盈,即勿用有攸往。建侯而不自寧,即利建候。然卦言勿用攸往,而彖言雷雨之動者,勿用攸往,非終不動也,審而後動也。屯之元亨利貞,非如乾之四德,故曰大亨貞。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彖传

 

(南宋)朱熹:

[屯,剛柔始交而難生。]【本義】以二體釋卦名義。始交謂震,難生謂坎。[動乎險中,大亨貞。]【本義】以二體之德釋卦辭。動,震之為也。險,坎之地也。自此以下,釋元亨利貞,乃用文王本意。

《朱子語類》問:《本義》云,此以下釋元亨利貞用文王本意,何也?曰:乾元亨利貞,至孔子方作四德說,後人不知,將謂文王作易,便作四德說,即非也。如屯卦所謂元亨利貞者,以其能動,雖可以亨,而在險則宜守正。故筮得之者,其占為大亨而利於正,初非謂四德也。故孔子釋此彖辭,只曰「動乎險中,大亨貞」,是用文王本意釋之也。

 

[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本義》以二體之象釋卦辭。雷,震象。雨,坎象。天造,猶言天運。草,雜亂。昧,晦冥也。陰陽交而雷雨作,雜亂晦冥,塞乎兩間。天下未定,名分未明。宜立君以統治,而未可遽謂安寧之時也。不取初九爻義者,取義多端,姑舉其一也。

 

[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朱子語類》問:剛柔始交而難生,《程傳》以雲雷之象為始交,謂震始交於下,坎始交於中,如何?曰:剛柔始交,只指震言。所謂震一索而得男也。此三句各有所指,「剛柔始交而難生」是以二體釋卦名義,「動乎險中大亨貞」是以二體之德釋卦辭,「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是以二體之象釋卦辭。只如此看甚明,緣後來說者交雜混了,故覺語意重複。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乾坤之後,一索得震為始交,再索得坎為難生。此正昏冥雜亂之時,此以二體釋屯之名義也。[動乎險中,大亨貞。]

動乎險中,未遽出險。震體能動,故可大亨。坎在險中,故宜正。自此以下釋元亨利貞,皆不言四德,用文王本意。此以二體之德釋卦辭也。[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此以二體之象釋卦辭也,雷,震象。雨,坎象。物之生未有不待雷雨者,然必霽而後見其功。當其方動,充滿凟亂,不知所從,則氣運鬱塞之時也。孔子即此以言世道,言此乃天造之草昧。草者,如草不齊。震為蕃草之象。昧者,如天未明。坎為月,天尚未明。又坎水外暗內明,亦昧之象。此時,天使之然,如天所造。天下未定,名分未明,雜亂晦冥之際,宜立君以統治之。然君初立,治理猶疎,日夜不遑寧處,乃可成撥亂反正之功。如更始既立,日夜縱情聲色,非不寧者矣。蓋惟侯心不寧,方可求天下之寧也。自屯卦以下,彖傳皆先釋卦之名義,後釋卦辭。而釋卦辭又各有所取。或卦體,或卦象,或卦德,或卦變,而彖之旨盡矣。此皆先儒所未及。說似拘,而分疏清析,不可易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彖传

(清)李光地

案:《本義》以動乎險中釋大亨貞,雷雨之動以下釋建侯。《程傳》則以動乎險中屬上句,總釋卦名,而以雷雨之動滿盈一句釋大亨貞。今觀屯稱雲雷,解稱雷雨,則屯之時猶未解也。夫子欲明元亨之義,故變雲雷言雷雨,以見屯之必解,則觀其動也,而屯之元亨可知矣。然動者亨之機爾,其醞釀姻媼以滿盈其氣,又足以見貞固之義。《程傳》說可從,故王氏何氏同。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清)孙星衍

【集解】周氏云:此一句覆釋亨也。萬物盈滿則亨通也。褚氏同。[疏]

天造草昧。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汉)郑康成

【集解】鄭康成曰:造,成也。草,草創。昧,昧爽也。[文選注]董遇曰:草昧微物。[釋文][宜建侯而不寧。]鄭康成曰:而讀曰能,能猶安也。[釋文]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屯卦象传原文:

屯卦象传简体: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屯卦象传繁体:《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春秋)卜子夏

雲,畜雨者也。雷,下震之,將降而滿盈也。君子務時經綸而可大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西汉)《九家易》:

《九家易》曰:雷雨者,興養萬物。今言屯者,十二月雷伏藏地中,未得動出。雖有雲雨,非時長育,故言屯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东汉)荀爽:

荀爽曰:屯難之代,萬事失正。經者,常也。綸者,理也。君子以經綸,不失常道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东吴)姚信:

姚氏信曰:經,緯也。時在屯難,是天地經綸之日,故君子法之,須經綸艱難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注云:君子經綸之時。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唐)孔颖达:

疏:正義曰:經謂經緯,綸謂繩綸,言君子法此屯象有為之時,以經綸天下,約束於物,故云「君子以經綸」也。姚信云:「綸謂緯也,以織綜經緯。」此君子之事,非其義也。劉表、鄭玄云「以綸為淪字」,非王本意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南宋)朱熹:

《本義》坎不言水而言雲者,未通之意。經綸,治絲之事,經引之,綸理之也。屯難之世,君子有為之時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坎不云雨而云雲者,雲為雨而未成者也,未能成雨,所以為屯。君子觀屯之象,經綸天下之事,以濟于屯難。經緯,綸緝,謂營為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宋)李舜臣:

李氏舜臣曰:坎在震上為屯,以雲方上升,畜而未散也。坎在震下為解,以雨澤既沛,無所不被也。故雷雨作者,乃所以散屯。而雲雷方興,則屯難之始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宋)項安世:

項氏安世曰:經者立其規模,綸者糾合而成之,亦有艱難之象焉。經以象雷之震,綸以象雲之合。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宋)馮椅:

馮氏椅曰:雲雷方作而未有雨,有屯結之象。君子觀象以治世之屯,猶治絲者,既經之又綸之,所以解其結而使就條理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南宋杨万里

天下无事,庸人不庸人;天下多難,豪傑不豪傑。當屯難之時,君子當之,豈可以晏然處之哉?非有經綸天下之才,則屯未易亨。郭子和曰:坎在上為雲,故雲雷屯。坎在下為雨。故雷雨作解。雲而未雨,所以為屯,其說最明。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彖传

(北宋)程颐:

不云雨而云雲者,雲爲雨而未成者也。未能成雨,所以為屯。君子觀屯之象,經綸天下之事,以濟於屯難。經緯,綸緝謂營為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张载

云雷皆是气之聚处,屯,聚也。

---(北宋张载撰横渠易说】屯卦彖传

(南宋)朱震:

坎在上為雲,雷動於下,雲蓄雨而未降,屯也。屯者,結而未解之時,雨則屯解矣。彖言雷雨之動滿盈者,要終而言也。解絲棼者,綸之經之,經綸者,經而又綸,終則有始,屯自臨變,離為絲,坎為輪,綸也,離南坎北為經,經綸也。君子經綸以解屯難,凡事有未决反復,思念亦此象也。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

(元)吳澄:

吳氏澄曰:君子治世猶治絲,欲解其紛亂。屯之時,必欲解其鬱結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彖言雷雨,象言雲雷,彖言其動,象著其體也。上坎為雲,故曰雲雷屯。下坎為雨,故曰雷雨解。經綸者治絲之事,草昧之時,天下正如亂絲,經以引之,綸以理之,俾大綱皆正,萬目畢舉,正君子撥亂有為之時也,故曰君子以經綸。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清)孙星衍:

[釋文]論,音倫。鄭如字,本亦作綸。

【集解】鄭康成曰:謂論撰書禮樂,施政事。[釋文]姚信曰:綸謂綱也。[疏]黃穎曰:經綸,匡濟也。[釋文]李氏曰:雲陰也,雷陽也,陰陽二氣相激,薄而未通感,情不相得,故難生也。君子處難之時,不得安然无事,經營綸理以輔屯難也。[口訣義]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释智旭

在器界。则有云雷以生草木。在君子。则有经纶以自新新民。约新民论经纶。古人言之详矣。约自新论经纶者。竖观此心不在过现未来。出入无时。名为经。横观此心不在内外中间。莫知其乡。名为纶也。佛法释者。迷于妙明明妙真性。一念无明动相即为雷。所现晦昧境界之相即为云。从此便有三种相续。名之为屯。然善修圆顿止观者。只须就路还家。当知一念动相即了因智慧性。其境界相即缘因福德性。于此缘了二因。竖论三止三观名经。横论十界百界千如名纶也。此是第一观不思议境。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卦彖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坎不言水而言雲者,在雷之上。鬱而未通,雨而未成也。坎在震下,則為雷雨之解矣。彖言雷雨,象言雲雷。彖言其動,象著其體也。經綸,治絲之事。君子治世,猶治亂絲,解其紛結。經者,理其緒而分之。猶雷自斂而發。綸者,比其類而合之。猶雲自散而聚。屯難之世,人皆惶懼沮喪,不知正君子經綸之時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彖传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译文]屯卦象征始生:极为亨通,利于坚守正道。不宜(着急)有所前进,(要多依靠周围力量的辅助)利于建立诸侯。(贞:守持正固。攸:音you,所。)

[提示]指出艰难创始时期的形势和策略。

乾、坤之后的第一卦就是屯卦,因为在六十四卦中,乾、坤两卦象征天地,其余六十二卦象征由乾、坤二卦相交错而产生的万事万物。屯卦意为“初生”。象征万物始生状态(“屯”的古文字像草芽破土而出尚未伸展的形状),故以屯卦作为乾、坤二卦始交而产生的第一卦。古人认为,天地开始产生万物时,万物处在一片混沌之中,这种状态也叫做“屯”。《序卦传》说:“屯者,物之始生也。”

卦辞也有“元亨利贞”四字,这与乾卦不同。乾卦的“元亨利贞”说的是“天之道”,四个字分开解释,为天之“四德”屯卦的“元亨,利贞”说的是“人之事”,“元亨”意为“大亨”(极为亨通),“利贞”意为“利于坚守正道”。因为事物初生,正待成长,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勃勃生机,所以其势极为亨通。但初生之物毕竟脆弱,必须正其根本,所以又宜于守正。

“勿用有攸往”就是不可轻举妄动的意思。固然新生事物有大亨之象,将来必然亨达,但目前倒底是萌芽状态,困难不少,必须坚守基地,培固根本,不能轻易有所动作,遽图发展。

“利建侯”是一种比方。当新生力量处于开创局面的艰难时期,在固守基地的同时,应该广求辅助。正如一个君王登基,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而采取的措施之一,就是分封诸侯,作为自己的辅助力量。总之,卦辞指出了在创始的艰难之中的发展趋势和策略原则。《彖传》对卦辞进一步加以发挥,可以加深我们对卦理的领会。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

[译文]《彖传》说:屯卦象征初生,阳刚阴柔开始结合,艰难也随之产生。在艰险之中变动,如能坚持正道是极为亨通的。

[提示]解释卦辞“元亨,利贞”。

《彖传》强调了“难”和“险”。在事业草创时期确实有不少艰难和危险。从本卦上下二体的关系看,下卦为震为动上卦为坎为险,是动而遇险之象。所以一般称创始的艰难为“屯难”。

“动乎险中”之所以能够“大亨贞”,是因为新生事物总是在艰险之中成长壮大的,只要在求发展中能坚持正道(“贞”),其前景无疑是极为亨通(“大亨”)的。问题在于,动则可以出险,当然不容不动;同时,动又要合乎正道(“贞”),动得适宜,才能获得“大亨”。

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译文]雷雨将作,乌云雷声充满天地间,正如大自然造设万物于草创之际、冥昧之时,这时应该建立诸侯,不可安居无事。

[提示]解释卦辞“利建侯”。

雷雨之象是从组成屯卦的震、坎二体推演出来的。震为雷;坎在下为雨水,而屯卦的坎在上,只是云气。此时欲雨而未雨,只有乌云和雷声,阴阳二气充盈天宇,是雷雨将作时的景象,也是刚柔始交、物将萌生时的氤氲状,这正如大自然在造设万物的草创时期那种冥昧状态。当此艰难创始时期,一切都混乱得很,但我们不遑宁处,无法安居,应该建立诸侯,作为自己的辅佐力量。《大象传》也是由云雷之象推演到人事的。

《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译文]《象传》说:乌云与雷声混杂,象征“初生”。君子在初创时期要努力于治理经营。(经纶:治丝,比喻治理。)

[提示]指示新生事物在草创时期要努力经营。

云雷交至,雷雨将作,是事物初创阶段的象征。这也是用天象来比附人事。君子见到这种自然景象,就应该想到,愈是初生之物,愈是草创之事,就愈加需要治理经营。

第二谜:屯卦是怎样练成的——透解屯与蒙
一、屯卦为什么排第三?
二、邵子论道
三、屯卦首现不和谐
四、详解屯之覆卦蒙

一、屯卦为什么排第三?
紧随乾一坤二紧随其后的是第三卦屯,这是按《易》之形势上的上经三十卦得出的结论,这只是表象,本质上是第七卦,因为乾坤的三组身份复成一个了。但从卦上看就是第三个,所以我就按上卦三十下卦三十四的原有序号排下去,我们知道本质也就是了,形式并不重要。
造天造地已经完成,是到了该结束先天单纯的阳生阴与阴生阳历史的时候了。既然要进入后天,那么乾坤两卦自然得先做表率,他们不做表率,这后天也没法开始。在上一章我们主要讨论的是乾坤两卦的先天属性,本篇与下一篇则研究他们的后天属性。后天属性比先天就简单的多了,把乾坤十二爻打散重新组成两卦,有来表示接下来的卦是乾为父坤为母生的。我相信当年虽然没有发达的基因学,但人们还是发现了后代与他们的父母不同程度的有相似之处,这显然是极容易理解的,因此父母定好了,父母的爻重组成新的卦,就和后代与父母某种程度上相似就吻合了。

可是为何偏偏是屯卦位列第三?
为何乾坤的第一个孩子是屯卦?

这个问题一定不是我自己一人这么想,这是我们释解屯卦前必须解决的问题。现在从先天转到后天,我们的依据只有后天乾坤两卦,虽然依据不多,但足够用了,只要我们相信《易》是有血脉的,只要我们相信我们前面的推理是正确的,只要我们相信《易》卦不是诗集,而是有联系的卦的发展。
我还相信一定是先有卦形然后才有卦名,中国汉字最早是象形字亦是由形而出,卦也一定是这样,毕竟画横比写字容易的多,也更容易让人理解。而屯卦之形一定有其必然性,绝非任何一卦都可以成为第三卦。《易》之严谨与逻辑关系之明确,我一丝一毫也不怀疑。这个世界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易》做不到。
可是我却从未见任何一本书言及屯卦究竟由何而来,更不用说向何处而去了,屯卦就这样有陨自天的来到了《易》?如果真的这样,《西游记》里面悟空见到屯卦也得甘拜下风了,悟空不过是从石头里蹦出来,可是屯卦却是从天上来的。

第三卦的位置何等重要啊!
乾坤两卦定的是道,大家都习惯叫天道与地道,那么到了第三卦就顺理成章的是人道了。也许有人会说继续讲天地大道也没什么不对,可是光讲天地大道,不讲讲实用于人道,是不是不太容易理解啊?举例说明是不是更好?讲人道其实就是天地道的举例说明,实用于物道与人道应如何,道法天地,法天地而行这话想来很多人听过。这和马列主义用于中国是一样的。乾坤之道为马列,那物道与人道就是毛泽东思想。
如果《易》是我们写的,我们会不会把人道搞的那么远?要找好半天才能找到,任何一本书都讲逻辑与体系,就算是悬疑片,也都有必然的因果,何况是《易》?

我们就试着推一下屯卦是如何从乾坤两卦发展而来的,然后看他是不是合天道地道,再看他是不是合人道,如果合了,就是正确的,如果不合,就是错误的。
阴生阳与阳生阴是先天状态,人道的特点之一就是有了阴阳相和并有了思想,这是先天完全不一样的。我们在释解乾坤两卦时我已经把乾坤各爻于后的发展简略的提示了一下,其依据是爻辞的延续性。《易》天下最严谨的一本书,如果《易》只是如排列组合一样给出了六十个四卦,那先祖的智慧又从何谈起呢?

乾坤两卦生屯的过程我用此图表示一下,先做个说明:
1、左图还是我们在释解乾坤时用的图;
2、右侧加上了屯卦;
3、屯卦左侧黄圆内的数字用来表示屯卦是如何一步步从乾坤两卦发展而来;
4、右图黑色爻为坤之原始阴爻;
5、右图红色爻为乾之原始阳爻;
6、屯卦爻上名称是在乾坤时的原始爻的名称,是他们在乾坤时的原始身份。
屯卦是上经的真正开始,《易》卦是以乾为父、坤为母两卦为一体,其用为阴阳相和而生屯需两卦,这是乾坤两坤的后天属性,乾为父坤为母。相和与有后是以两卦之爻重新组合的方式表现的,乾坤两卦的爻如两堆六根的筮草混在了一起,然后重新生成了屯与需,本篇重点释解乾坤生屯。
简单的理解就是把乾坤两卦的爻写上他们的名字,然后胡乱放在一起,然后从里面按着人道先挑出六个组成屯卦,余下的再按人道组成了需卦。
第一步,坤之初六入屯之六爻位而成屯卦上六爻。
天尊地卑之天尊,体现天尊用乾卦上九,毕竟这是乾之最高爻位,是最好的体现方式。天地大道第一条就是天地定位,这样去想最合理的。可天尊与地卑并不能完全表达天地之伟大之先天功用,尤其是乾阳生阴之用九与坤阴生阳之用六之质变功用。就阴阳、刚柔等对立统一的关系而言,天地最大功用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天行健,而是乾阳能生阴并坤阴能生阳,这才是天地之极致时的质变表现。乾坤两卦有先后天属性,这么伟大的代表绝对代表他们先天标致的记号要不要纪念一下?要不要让人一看到他们就想起他们先天的伟大?所以体现天尊时选了乾卦的上九经用九而变的坤卦初六而未用上九,上九真是亢龙有悔啊,居然未进屯卦,如果没有经用九生坤之初六,上屯卦的一定是他,而且是绝对的首选。坤之初六与乾之上九一样,都带着用九,只是用九位于乾之上九之尾,而于坤之初六则是位于其首。不要忘了坤之初六与乾之上九是同位爻,如果按严谨次序来排,同一个爻位都带用九,坤之初六当仁不让的入了屯之顶爻,这当然和于天地大道。

第二步,乾之初九入屯之初爻位而成屯卦初九爻。
天尊地卑之地卑,在先天必须是阳顺阴逆,因为先有的先天阳,后有的先天阴。到了后天,阴阳相和才能有后,因此某种意义上说阴阳平等了,或是说平等了不少。因此说阳顺阴逆也成,说阴顺阳逆也成,只是参照物或是角度不一样。乾坤两卦作为一个整体来看,乾卦初九与坤卦上六就都是底爻。同天尊一样,地卑最好的选择当是坤之上六出任初爻位。可是也和天尊一样,地顺并不能完全体现地的伟大,而地最伟大的功用在于地之上六经用六而阴生阳,这当然也合天地大道,道理与第一步一样。天之上九都未上屯卦,地之上六自然也不能让,谦也。两个顶爻都不上对于乾坤两卦来说,也是一种平衡与平等。
如果乾之上九入到顶爻,而坤之上六入到底爻,那么很容易让人记不起他们的伟大功用,而正因现在这样排,看着有些不合常理,但正是这种所谓的不合常理总是提醒人们,后天一定要记得先天之功啊,没有先天没有后天啊,先天为体后天为用啊。

第三步,乾卦九五入屯之五爻成屯卦九五。
初与上这两爻确定,接下来确定的就是被尊为王位、君位、帝位的五爻,如果把这个位置给了阴爻,显然有失体统,更失天地大道,阴阳错位。《易》之扶阳抑阴是常态,二爻与五爻一定还是阳在上而阴在下,这个位置的人选是唯一的,只能是乾卦九五,九五是飞龙在天,而且本来就是乾卦五爻,这当然也是合天地大道的,也相当的合人道,君道不是人道吗?阳上而阴下,从天地定位起就是这样的。此亦合两仪之道,先有天,后有地。
第四步,与五爻对应的是二爻,二爻柔位,与五爻同列上下两卦的中爻,应与不应是关键,乾坤生的第一个孩子安能不应?如果把这个位置给了阳爻而与九五之君无应,实在是大大的不应敬,更不和人道,君居然无正应正配?到哪都说不通,毕竟君就是君,不是寺院的住持。乾坤一共十二个爻,现在只用了三个,还有九个。在这样宽松的情况下如果真的君无应,实在太不和谐了,实在太不应该了。最合适的人选只有一个,坤卦六五。坤卦六五爻辞“黄裳,吉”。在此就真切的体现出来了,绝对的不二人选,绝对的必须入二爻位,不仅阴爻柔位,还与九五正应,而且其于乾坤两卦一体的对应位置根本没变,天作之和。坤之六五应乾之九五,这不仅和了天地大道,还和了人道,尤其是和了帝道。
因为一些理论认为五爻与二爻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就先排第三步与第四步,再排第一步与第二步就是了,前四步这样这样调整于我们排定屯卦之爻的本质并无影响。天、地、君、后都安排好了,其他两爻相对就容易一些,容易也不能胡来更不能马虎,一定得仔细推敲。

第五步,坤之六三入屯卦四爻位而成屯卦六四。
接下来要选的就是屯卦的三爻和四爻,先定四爻是必须的,因为四爻离君位近,得放一个踏实的爻于这里。这时只有两个人选,就是乾卦的四爻与坤卦的三爻,这两个爻在乾坤一体时在一个爻位上,哪个好就用哪个.
“坤卦六三: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乾卦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一个是有本事而不用,另一个是有一本事就想试试,虽然阴阳有别,于人道而言,九五一定会喜欢六四,这当然不仅仅因为他是阴是个女人。如果九四真的有本事而真能助君,也有入选的可能,显然他的表现和六四相比还是差了些,坤之六三入屯卦四爻位而成屯卦六四,这是第五步。君乘于其上,与其阴相和的机会也多了一些,一夫有几个妻妾也是合人道的,当然也合君道。从屯卦后来的发展中我们也证明了此点,在屯卦变咸卦时此爻与九五不仅长期媾和还生了一个儿子,不过依然是无成有终的与君最终分开而被其正应即屯之初九所纳。
第六步,坤之六四入屯卦三爻位成屯卦六三爻。
屯卦五爻已定,只余下一个三爻待定。还是两个人选,乾卦九三与坤卦六四.
“乾卦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坤卦六四:括櫜,无咎,无誉。”
一个是惕龙每天思想,一个是括櫜,有本事不用的谦谦姿态,谦卦于《易》之六十四卦当中也是唯一一个无凶无吝的卦,显然六四上卦当之无愧,而九三健而惕,差些意思。
至此,屯卦以乾坤两卦为基础发展了出来,对于乾坤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屯之上卦的爻均是以原位置上卦的,这是与乾坤生需不一样的。
研究到了这,不知是否还有人怀疑乾坤两卦这样生出了屯?
如果《易》不能够说服所有人,那就一定不要《易》。
乾坤两卦生屯卦当然不仅仅是这佐证,为了能够更加的说明这个变化的合理性,我们再来看看下面的分析:
1、屯卦的六二与九五正应,初九是坤之用六所生新生阳不盛,放在那里在他长成之前起码没有勾引六二并与六二相和的问题。九五会不会放一个帅的要命又阳刚的要命的阳爻于初九位?如果是您,您的未婚妻在外地,您会不会安排一个帅得要命的成年男性天天陪着他?夫道算不算人道?
2、从古至民国,一个男人几个女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最主要是因为当时卫生条件下,新生儿存活率低,多几个女人就多生几个孩子,多几个孩子成活的几率就高一些。因此就算九五身边全是阴爻,对于六二来说也无话可说,因为当时的社会就是这样。有隔夜米尚且纳个小妾,又何况是君?上六、六四与九五一乘一阴,这貌似也合妇道,妇道也是人道。难道不和夫道与帝道?
3、还记得坤卦卦辞: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吧。这也是一条超级重要或是说一锤定音的线索,主人公是坤卦上六经用六而生的乾卦的初九新生阳,目前是屯卦的初九。大家看一下屯卦的互卦,刚好二三四爻构成的坤卦在初九的上面,此为得朋,而三四五爻构成的互卦艮刚好被六二隔开,此为丧朋,使这个阳爻远离了艮,真是西南得朋与东北丧朋啊。
4、除去初九为新生阳,其他四爻只有一个九五阳爻,真是十分的合夫道,夫道也是人道,初九属蒙童,于阴阳之事尚未开化,对九五构不成任何威胁。
5、再让我们看看爻之间的关系,六二与九五正应前面分析过于此不复细述。说别的爻,初九与六四正应,初九为小童,而六四有应亦无法相和,承于九五因此只能和于九五,此点于后续各卦的发展中被体现了出来。不应的是六三和上六,上六与六三于上下卦同位而无应,因此初六长成也只能和于其所乘的九五。而六三即坤之六四之顺从或是叫忍受我们再重复一下:括櫜,无咎,无誉。上六在坤卦时的爻辞相信大家也没有忘:履霜,坚冰至。女人嘛,长大成长,自需要阴阳相和,他没的选择,只有九五,九五是君,坚冰致指的是与君配,女人之极也不过如此了。人道啊,被计算的如此巧妙,只有九五是最划算的,其为君,划算也是合理的,谁让他是君呢?
6、屯卦卦辞也是从初爻起,所有的卦都一样,既然乾坤皆有后天属性,卦爻辞也有后天属性。坤卦在卦辞里对新生阳的说法有一句是这样的:先迷后得主。而屯卦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迷为因,磐桓为果,顺序而来,看清楚了才有了利建侯的最终结论。
7、屯的意思是难行不进,不禁让我又想到坤卦上六的爻辞: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新生命的诞生又怎会一帆风顺,屯卦卦辞也与坤卦上六合上了,对应关系明确而直接。
结论是:屯卦就是这样变来的!

先祖的智慧与严谨于此体现的淋漓尽致,在推导这卦时我相信先古圣贤也有各种各样的困惑,到底该用哪个爻?到底应是哪个卦排于乾坤之后?我们如何留下线索让后人知道屯从何而来又往哪去。
我们从乾坤推导出的屯卦合天、地、人道,实在看不出哪不合,屯卦作为《易》之第三卦即乾坤之长子,就是这样被练出来的!

二、邵子论道
说了半天“道”,到底什么是道?让我们用心体会邵子的经典论述。
《观物篇》:天由道而生,地由道而成,物由道而形,人由道而行。天、地、人、物则异也,其于由道一也。夫道也者,道也。道无形,行之则见于事矣。如道路之道,坦然,使千亿万年行之,人知其归者也。或曰:“君子道长则小人道消,君子道消则小人道长。长者是,则消者非也;消者是,则长者非也。何以知正道邪道之然乎?”吁,贼夫人之论也!
天由道而生,地由道而成,物由道而形,人由道而行。天、地、人、物是不一样的,但源由却是一样的。道,就是道理。道理无形,按道做事就体现在事情上了。道也和道路的道是一个意思,平坦,就能让千亿万的人走在上面年,人们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可以这样说:“君子的路长小人的路就缩,君子的缩那么小人的路就长,长是肯定,缩就是否定,如果缩肯定,那么长就是否定。我们又怎么知道正道邪两道就是那样呢?”哎,最鬼的就是人的论断了!
《观物篇》:不曰君行君事,臣行臣事,父行父事,子行子事,夫行夫事,妻行妻事,君子行君子事,小人行小人事,中国行中国事,夷狄行夷狄事谓之正道。君行臣事,臣行君事,父行子事,子行父事,夫行妻事,妻行夫事,君子行小人事,小人行君子事,中国行夷狄事,夷狄行中国事,谓之邪道。
不说君行君事,臣行臣事,父行父事,子行子事,夫行夫事,妻行妻事,君子行君子事,小人行小人事,中国行中国事,夷狄行夷狄事是正道。但君行臣事,臣行君事,父行子事,子行父事,夫行妻事,妻行夫事,君子行小人事,小人行君子事,中国行夷狄事,夷狄行中国事,一定就是邪道。
三、屯卦首现不和谐
纯阳之乾与纯阴之坤,因各爻志同,因此和谐无比,或是在说在先天状态时都是混沌未开,就和亚当夏娃未吃禁果前一样,生活的无忧无虑,甚得上帝喜受。到了后天的屯卦就不一样了,卦里有阴有阳,每爻又是一个人,人多了事情就多,还是因为人有思想,因此就有了阴阳之间并同性之间的各种复杂关系,因此也就有了可能的和谐与不和谐。屯卦各爻都是由乾坤两卦发展而来,其原始身份为体,于屯卦时的身份为用,体用结合就清晰多了,从第三卦开始一定得养成综合分析各爻情况的习惯。
分析完了屯卦是如何来的,接下来我们分析屯卦的卦爻辞。
屯卦,总卦序第三卦,卦辞: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候。
屯两个读音tún、zhūn,于《易》我们通常情况下读zhūn.
屯,从屮(chè)贯一。屮,草。一,土地。象草木初生的艰难,种子刚刚破土而出的状态。屯同迍,难行不进的样子。
屯当然也和屯积之意,《易》字一字多意是常见的事。于此我们先知道屯的意思,这样解爻辞时不会乱,拿不定主意时以屯的意思为主,解完爻辞后再反回来解卦辞。
刚刚推导的乾父坤母生屯的过程告一段落,现在真正意义的纯后天第一卦屯闪亮登场!

先看上下卦同位并有正应的初九与六四。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初爻接卦辞而来,同时也是接坤卦给此爻定性的先迷后得主而来。故初九虽阳爻刚位理应健行,可是因潜龙勿用宜静不宜动。屯卦卦辞里有勿用,因此初九现在不动也是与卦辞合,勿用也许也指的别的爻,但肯定也是给此爻定的性。阳爻之勿用就是不往而守,不征而待。初九与六四正应,初九不动,则正应六四必来,六四一动也成了勿用,阴爻之用为静,勿用当然就是动,既然勿用,必有攸往,往正应初九处去完婚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因此吉,无不利。
再看六二与九五。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两爻得中并正应,尤其九五还居尊位,看着还是不错的。六二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九五前来迎娶,六二已经守了好久了。他的真实身份是来屯卦之前的坤之六五,在坤卦之六三即本卦的六四都已经或从王事,而六五至本卦才由初至五才被迎进门,确实等了整整十年。我们知道乾之上九经用九生阴,新生阴经初六、六二、六三、六四初爻发展到五爻,一爻一个“一得贰”,刚好数十。六五在初初六、六二、六三、六四这些位置上均没有等到君来娶,天时不到。等他来娶的时候,已经到了非娶不行的时候,如果不娶,君都不安了。
六二乘于初九之上,初九的真实身份虽是新生阳,但也必然长大,小的时候不通男女之事当然老实,长大了可就不好说了,所以随着他不断长大,六二随时有被初九掠为己用的可能,因此在九五爻辞里说,小贞吉,大贞凶。小指的是六二,阴爻为小,而大指的是九五,阳爻为大。屯于此是屯积之意,其,指的是九五,膏指的是六二。六二守而有好结果,故可贞。而九五不迎娶六二,将其屯之,苦了六二,可是九五却舒服的很,下有六四上有上六,左拥右抱的,最有可能的当然是六四,六四成年了,初六还小,等初六长大了,无应相和,自然也是九五的。九五乘于六四之上且为君,再加上六四之应初发还不通男女之事,九五近水楼台自是先得月。
十的另外一个理解就是旬,旬有旬空,一旬十年,如一世三十年分为上中下旬,会有两个地支轮空,也叫旬空,六二爻就是被九五旬空掉的。十代表一旬结束,在下一旬里被旬空的地支会重新排进来,阳为干,阴为支,因此十如此解释也合理。
六二乘于初九之上,初九的真实身份虽是新生阳,但也有长大的可能,现在老实,长大了可就不好说了,所以随着他不断长大,六二随时有被初九掠为己用的可能,因此在九五爻辞里说,小贞吉,大贞凶。小指的是六二,阴爻为小,而大指的是九五,屯于此是屯积之意,其,指的是九五,膏指的是六二。六二守而有好结果,故可贞。而九五不迎娶六二,将其屯之,九五也不可能没有阴相和,此阴当然是六四因为上六还小,九五乘于六四之上且为君,其近水楼台自是先得月。
还记得六四的前身是坤卦的六三,说的是或从王事,无成,有终。在此也体现出来了,九五是始乱终弃此谓无成,而六四去找初九,此为有终,当时用的是或,不是一定,就是说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而九五显然就真是这么做了,可是他心里也虚,再健行也要适可而止,终于放了六四而纳六二。再长时间占着六四,估计初九也不答应,一方面可能报复的将乘于其上的六二先占上,另一方面也可能出击九五并将六四抢回,这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再看看六三爻怎么说。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六三阴爻刚位不正且无应,就如即鹿无虞一般瞎转,也想着找个依靠,只有九五合适,初九太小,九五乘着六四应于六二承于上六,自己的机会实在太小了。君子就是男人,男人太少,不如算了,一是难度大,二是就算努力结果也亦未可知。即鹿无虞解爻时细解。

做法相反的是上六,我们来看看上六的爻辞。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上六是乾卦上九生的新生阴,上六小的时候当然不会想这些事,也不觉得什么。六五等了十年,这初六怎么算也十周岁了吧。以前十几岁就嫁人的属普遍情况,大了需要了,九五不要六四了却没要自己,而去迎娶六二了,自己年纪轻轻的为什么九五不要啊,上六死活不明白,就骑着马去追,哭得真是惨啊,也真是可怜。他哪明白啊,九五也没办法,再不娶六二进门,九五作为君就有可能被戴绿帽子,这种事是君所不能容忍的,毕竟这是乾坤后的第一卦,君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正应先被别人占了呢?只有自己先占别人正应的份儿,根本不可能让别人占了自己的便宜。
《易》卦之卦爻辞,都十分精辟,甚或一段过程都用几个字精辟的表达出来,因此在释卦时明确其场景与角色,这样才能更精确的理解卦的意思。比如本卦的初九与上六,其身份都是初生阳与初生阴,他们长大了才有了九五的担心和上六苦追九五,并且发展出了九五放六四走和六四从初九的事。

对于各爻的分析,前面只能叫分析,不是精确释解各爻,我们了解了背景与人物关系,是为了更精确的释解各爻,接下来我们顺序释解各爻辞,于后总结卦辞。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先说说卦象吧,上卦坎为泪为泣,坎为血,上六是顶爻,如果按人的部取象,也是在头部,取象很合理。
上六与六三不应,但乘于九五,因此想方设法的接近并亲近九五,最终未果。上六也是骑着马想破除一切困难,可是先有六四与九五相缠绵,后有九五要纳六二,根本就轮不到上六的份儿。上六伤心至极啊,人困马乏,甚至都哭出了血。上六也不明白,自己是最年轻的阴爻,为什么九五就是不要自己而要六四和六二呢?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事都能让一个刚成年或是接近成年的小女生看透,这个世界也太简单了。上六一定有这样的疑问,在本卦向后的发展中必会给一个交待,我们也先屯其膏,不急着知道结果,现在知道他苦追九五而未果就成了。
最后我们来看看屯卦卦辞: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候。
屯卦是在乾坤之后的真正意义的纯后天第一卦,有天有地之后,天道、地道已成,人道始行。由坤卦上六之龙战于野我们已知道,地面万物艰难的开始生长,屯卦为人道之始。万物破土而出确实如战一般,其实哪个生命又不是战呢?首先要战胜的就是自己,战胜不了自己安能破土而出?
侯的字形是布下有矢,矢者,阳也,健也,藏于布下为勿用。静而不动的坚守会有收获,如果动则无,动即是用,用则攸往亦无。
屯;艰难的守侯。
元亨;从开始就是通畅的,指的是初九等六四,六二等九五,这本身就是乾坤生屯时就定好的正应,因此用了元亨,元一定有起始,有源头。有乾坤这样的父母,由乾坤两卦之精选爻构成的屯,亨是必须的。自开始就是通畅的,这个开始就是自乾坤起,各爻均是从乾坤精选而出。如果正应都不亨就没得亨了。
利贞;在坚守中会有收获,指的也是初九与六二,都没动,动也没用。捎带着指了上六与六三,静等就有机会,动了也是白动。
勿用有攸往;不作为会有长远的发展,六三是不作为,上六作为了可是无果,因经无利无攸往。初九与六二皆待正应,亦为勿用。九五为君,用与无用皆一样,他说的算,但不能太过格,过格可以,君有特权,但太过则有凶祸。六四者,和九五鬼混在一起,一个巴掌拍不想,他也有脱不开的干系,本来应和六二一样,为初九死守,但他没做到,这就是有用,有用自然是无利。阴爻本应静,勿用即是动,动而去初九处,尚有可能有利,现在十分明确的是九五已经不要他了。各爻于卦辞中就已经对其未来的发展定了方向,而在其发展中亦是向着这个方向而去的。
利建侯,在建设自己的侯国,指未强大时先强自己,于本卦而言如此,对初九而言更是如此。自己不强大就只能看着,不合理的也是合理的,比如九五占有六四多年。而自己强大了,不合理的也会合理,如掠六二为己用。
我们分析的屯卦,六个爻六个人,六个人有男有女,爻与爻有应承乘的关系,不和皆是因为凶字已经出现。六个人的关系够复杂,各有各的想法,因此也各有各的做法,对的自然是吉,不对的有可能凶,适可而止,见好就收是上策。我一直讲《易》是教导人如何做人如何做事的书,至此相信大家都相信了。
这么复杂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多人不好把握,如果自己去想也许也想不明白,于是先贤们就把用卦的方式成了卦象,又用卦爻辞的方式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应对,用心良好。
这只是真正意义后天卦的开始,就如亚当夏娃再怎么样也和乾坤一样,出不了大格,毕竟是上帝亲手造的,可是到了第二代该隐和亚伯就不是这样了,不仅有忌有眼,还有了杀戮。屯与需也是第二代,现在也仅是刚刚开始有不和谐。
说到不和谐,我们就来总结一下本卦各爻间的不和谐。
初九的正应和九五鬼混在了一起,自己却没的用,不和谐;
六二本应是九五的正应早该被娶进门,但九五自己风流却屯着自己,不和谐;
六三成年女人,男人太少,还是没想这问题了,不和谐;
六四占了别人的男人,只因自己的太小,甚至有可能因此给君带来凶祸,不和谐;
九五开始是还不错,可是后来初九渐渐成长,他也感到了危机,不和谐;上六苦追自己却无法给人家一个说法,不和谐;
上六和六三差不多,都是没人要,只是六三是自己退出竞争,而上六是争了半天也没争到,不和谐。
乾坤的和谐刚到屯卦被开始了这么多不和谐,有了不和谐和才需要学习如何和谐与如何应对不和谐,《易》因此而精彩!

 

 

于本篇最后把“侯”的相关资料发于此做为参考。

侯从两个方面理解,第一个爵位,第二个侯国。侯,《说文》本作矦。从人从厂。象张布之状,矢在其下。《汉书》多作矦。从矢取射义,射之有侯。古者以射选贤,射中者获封爵,故因谓之诸侯。
《周礼》方千里曰国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蕃畿。
公,身居高位的天子重臣称公,所见有周公、召公、毕公、明公、井公、毛公、芮公等。可以肯定的称公诸侯,有宋平公、宋元公、宋景公、宋昭公。侯,西周春秋时代行用最普遍的爵称是侯。
金文所见主要是周初始封的周姓诸侯,如鲁侯、康侯、邢侯、蔡侯、滕侯、虞侯、荀侯、曾侯等。称侯的异姓国君,除与周室关系非同寻常的姜齐以及取而代之的田齐外,大都是周初褒封的前代帝王之后,或者早已存在的“先封”之国,有铸、陈、纪等。伯,西周时代称伯的诸侯,多为文献记载较少的小国之君,有的是畿内封君,如荣伯、井伯、杜伯、单伯、散伯、徵伯、过伯、夷伯等。春秋时代明确称伯的国君,主要有郑伯和曹伯。子,金文中的子明确属于爵称的,主要有北子和沈子。文献中其他诸子,尚无金文印证。男,《春秋》所见男爵仅有许国。1967年陕西长安县马王村出土一件西周晚期的铜鼎,证实许国国君的爵称确为男爵。
用,与体相对
就乾坤两卦来说
在先天乾坤循环的装态下
以乾卦为体,在上九之末即坤之初六之初这个交接点的位置就是用九,全称可以叫用九生阴,九是阳,因此可以叫用阳生阴,用就是用处.如果站在坤的角度则可以叫起六,即起阴,阴的起点.但这样叫,只体现了起点,没有体现起点之源,没有完整的体现体用关系.
而经常性的有一体多用,如一个人可以兼几个职,一个人的性格有几种特点等.
因此先天乾做为先天阳,用很多,如日月星辰等.
用九也仅在先天状态下乾坤互生时才有,到了后天卦就没有了.
同理用六也是一个道理,用六生阳,六是阴,即用阴生阳
如此先天乾坤循环并生生不息.

《百年易学菁华集成》全册:目录

不二阅读(1264)

此《集成》由著名易学家刘大钧教授任总主编 ,分《周易经传研究》、《易学史研究》、《象数易学研究》、《易之哲学研究》、《周易与考古》、《周易与中国文化及其他》、《周易与自然科学》、《周易与卜筮》等八辑出版。

 

周易研究 2010年第 1期 (总第九十九期 )

20世纪的易学研究及其重要特色

———《百年易学菁华集成》前言

刘大钧

(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 ,山东济南 250100)

摘要 :回顾 20世纪的易学研究 ,其中有两件最重要的“大事”:一是在西方学术思想的影响下 ,学者们用新的研究视野和历史观念对易学展开了全新的研究 ,在《周易》经传研究、易学史研究、象数与义理研究上都取得了巨大突破 ;二是一些极具研究价值的易学考古文献的发现 ,展现了早期易学的丰富面貌 ,使得人们不得不重新考量一些历史成说 ,这在今后的易学研究中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而今天的易学研究只有“面向易学作为经学的事实本身”,才能使源远流长的易学文化得到真正的继承与发扬 ,更好地应对时代和未来的问题。关键词 : 20世纪 ;易学 ;出土文献 ;经学

中图分类号 : B261; B22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 1003 – 3882 (2010) 01 – 0003 – 10

Summery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Yi Studies in the 20th Century:A Preface to the Quintessential Articles of the Yi Studies of the Past Century and Decade

L IU Da – jun

(Center for Zhouyi & Ancient Chinese Philosophy, Shandong University, Jinan 250100, China)

Abstract: In the Yi studies of the 20th century, there are two most important“grand events”: one is that,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Western academic disciplines, scholars launched all – new studies on the Yi with new perspectives and historical visions and attained great breaking – through in almost all fields of the Yi – ology; the other is that, the discoveries of the extremely high valued excavated documents revealing vivid features of the earlier Yi studies, which oblige us to re – examine some historically accepted points of view, undoubtedly possess great significance to the future Yi studies. Only if today’s Yi studies“faces the fact that the Yi studies is but the Confucian Classics studies per se”, can the age – old and successively transmitted culture of Change be really inherited and carried forward to cope with present and future issues.

Key words:20th century; Yiology; excavated documents; Classics

20世纪以来 ,中国传统学术和文化在西方学术文化的巨大冲击下 ,中西之争、古今之争 ,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议题。时至今日 ,所谓中国哲学“合法性”问题的探讨 ,也不过是这一百多年来中西古今问题的延续。哲学、宗教等原本就是属于西方文化的概念 ,在这些问题上的中西争论自然不可避免 ,而中国传统独有的学问 ,诸如经学、训诂学、考据学等 ,也在新的时代变革中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国思想文化的根柢在儒家 ,儒家思想文化的命脉是经学 ,而在儒家五经四书的经典系统中 ,《周

收稿日期 : 2010 – 01 – 10 作者简介 :刘大钧 ,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中国哲学专业博士生导师。

① 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新编·全书绪论》第一册 ,北京 :人民出版社 , 1982年 ,第 12页。

3

易》雄居诸经之首 ,被认为是中国文化的源头活水 ,其影响深入到传统文化的各个方面 ,塑造了中国文化的伟大品格。冯友兰先生曾说 ,一部《周易》就是中华文明的精神现象学。三千多年的易学文化发展史 ,也就成了中国文化发展的最具代表性的缩影。20世纪的易学处于中西古今之争的巨大漩涡中 ,在中华文化发生整体性变革的时代 ,它自身也迎来了“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如果对 20世纪的易学研究作一番回顾与总结 ,其中有两件最重要的“大事”:一是受西方学术思想的影响 ,学者们打破两千多年的传统易学研究模式 ,用新的研究视野和历史观念对易学展开了全新的研究 ;二是一些极具研究价值的易学考古资料的发现 ,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文献资料 ,展现了早期易学的丰富面貌 ,也解决了易学史上许多长期悬疑的问题。

第一 ,西方学术思想的冲击 ,带来了历史观念的更新和研究方法的转换 ,人们打破了古代易学“象数”“义理”、“汉学”“宋学”以及《易》的“经”与“纬”的研究范式 ,开辟出“《周易》经传研究”、“《周易》哲学研究”、“《周易》与自然科学研究”、“易学史研究”等新的研究领域。尤以在“《周易》经传研究”方面 ,以活跃于上个世纪 30年代的古史辨派 ,最具代表性。他们除去蒙在《周易》上的神圣光环 ,将其视之为古籍文献之一 ,从性质、年代、作者、起源等问题上进行客观的研究。新的历史观念下的《周易》经传研究 ,成了 20世纪前半叶易学研究的核心。顾颉刚、余永梁、郭沫若、钱穆、屈万里、李镜池等对《周易》经传作者及成书年代、性质进行了全新的研究与讨论。其中杰出者如顾颉刚利用殷墟甲骨卜辞等出土资料 ,证明了卦爻辞的著作年代基本上是在西周初叶 ,其后的诸多研究也多是为这一观点作补充或发展 ,终不能超过或推翻它。“五四”运动以后 ,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一批学者开始从唯物史观的角度来研究《周易》,其中如郭沫若 ,虽然和古史辨派一样都将《周易》古经视作历史史料 (就时间来说 ,郭氏关于《周易》中殷周史的研究成果的发表要早于顾氏 ) ,但却以唯物史观为指导揭示了殷周社会的政治社会结构和精神生产状况。这些关于《周易》古史的研究 ,虽然有些论述不够严谨 ,推断过当 ,但是却为易学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论域 ,既大大推进了早期易学的研究 ,也拓展了中国上古史的研究。而与《周易》古史研究同时 ,以于省吾、江绍原、闻一多、高亨为代表的一批学者 ,展开了对《周易》经文本身的研究。这些研究不再如古人那样把《周易》古经当作圣经宝典 ,而是认为其中既没有精微渊深的玄理 ,也没有进德修业的道德说教 ,卦爻辞都是卜筮的记录 ,因此重点就在于揭示卦爻辞作为卜辞的真实含义 ,古代易学的象数派和义理派的研究路数都被否定掉了。这些研究虽然在今天看来从基本观念到研究方法 ,都有很多值得商榷甚至错误的地方 ,但在当时都是颇具革命性的 ,冲破了传统易学经文研究的藩篱 ,创立了《周易》古经研究的新范式。以上所述既是 20世纪前半叶易学研究的最为突出之处 ,也是整个 20世纪《周易》古经研究的最大亮点。这些前辈们的研《易》文字 ,就我们所能见到的皆已收入本论文集中 ,此不细述。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在这些探索中 ,由于当时所见资料的限制 ,对《易传》十篇的成书年代多数学者基本界定在战国时期。正如吴怀祺先生在《周易研究八十年》中总结近八十年来学者们在此问题上的研究说 :“《易传》写成时间 ,各家说法更多 ,《十翼》中各部分写作先后的顺序及写作年代 ,同样众说纷纭 ,一般说 ,《易传》的基本部分是战国时期的作品。”这是现代多数学者的见解。

我原先也认为《易传》主要篇章成书于战国中期 ,但是随着近年来马王堆帛书《易传》研究的深入 ,这一说法恐怕将成为问题 ,对此下文将有探讨 ,兹不赘述。

《周易》一书最不同于其他经典之处在于它的象数系统。“象数”一词 ,最早恐见之于《左传》僖公十五年 :“及惠公在秦 ,曰 :‘先君若从史苏之占 ,吾不及此夫。’韩简侍曰 :‘龟 ,象也 ;筮 ,数也。物生而后有象 ,象而后有滋 ,滋而后有数。先君之败德 ,及可数乎 ? 史苏是占 ,勿从何益。’”杜预注云 :“言龟以象示 ,筮以数告 ,象数相因而生 ,然后有占。”《左传正义》释此曰 :“卜之用龟 ,灼以出兆 ,是龟以金木水火土之象而告人。筮之用蓍 ,揲以为卦 ,是蓍以阴阳蓍策之数而告人也。”因“《易》为筮卜之书”(《汉书·儒

① 吴怀祺《周易研究八十年》,载《周易研究》1989年第 2期。

林传》语 ) ,故“象数”之本义应出自卜筮。《系辞》云 :“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周易》“义理” 的出现 ,正是伴随着“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而产生的。清人魏荔彤在《大易通解》中说 :“《易》之义理本自象数出 ,未有系辞以前为无文字之《易》,则义理为体也 ,象数为用也 ;既有系辞以后 ,象数反为体 ,义理因辞而著 ,又为用矣。”此段文字是对《系辞》之“子曰 :书不尽言 ,言不尽意 ,然则圣人之意 ,其不可见乎 ? 子曰 :圣人立象以尽意 ,设卦以尽情伪 ,系辞焉以尽其言”的最好解释。《周易》古经由“象数” 而产生“义理”,“义理”又经传说中孔子所作的《易传》而大大扩展了其内容的深度和广度。正是由此根源 ,历代学者治《易》均不出象数与义理两种路数。

上面我们提到 20世纪《周易》经传的研究已经超越了传统的象数与义理的分派 ,但是这并不是说在易学研究中象数与义理的研究就被否弃掉了。任何一门学术的研究都必须在历史传统中滋长 ,传统易学的象数与义理研究在新时代也得到了新的发展。就 20世纪的象数易学研究来说 ,既有新的研究领域的创造 ,也有继承传统的精深研究。20世纪的前期 ,真正精通易学这一专门之学的象数学大家 ,有尚秉和、徐昂、李翊灼等人 ,尚秉和的《焦氏易诂》《焦氏易林注》,徐昂的《京氏易传笺》《周易虞氏学》,李翊灼的《周易虞氏义笺订》,都是继清代乾嘉朴学大师之后最重要的汉易研究力作。另外 ,还有一位易学大家 ,那就是能将易学、道学、佛学与儒学圆融一体 ,主张象数义理并重的马一浮先生 ,其主要著作有《易教》上下与《观象卮言》,二文皆收在《马一浮集》第一册中。因为这些都属于专著或书中的某一章节 ,故不在本论文集的收录范围之内。但这些大家对 20世纪易学研究的贡献则是我们应该永远铭记的。20世纪 50年代前 ,沈瓞民对卦变说、互体说等象数学的义例源流有详细辨析。屈万里先生发表的《先秦汉魏易例述评》对区分晚周与汉易体例有着重要价值。建国后 ,易学研究一直处于低潮 ,中国大陆的象数易学研究一度中断。直到 80年代中期 ,我在拙作《周易概论》一书中才开始正面肯定传统的象数易学。1984年 ,萧箑父先生筹划召开了首届国内周易学术研讨会。1987年 ,本人筹划召开了大陆首届国际周易学术研讨会 ,有 6个国家的 200多名代表参加此次国际周易学术研讨会 ,可谓盛况空前 , 正是这次大会因新闻媒体的广泛宣传将国内的易学研究推向了繁荣发展的新阶段。1988年 ,我们又组建山东大学周易研究中心 ,致力于传统易学特别是象数易学的研究工作 ,同年 ,创办了易学研究核心期刊《周易研究》,从而五经四书中有了唯一正式的研究专刊。二十余年来 ,正是凭借此一阵地 ,学者们奇文共赏、异义相析 ,纷纷著文以阐学见 ,大大推进了易学研究的发展。山大周易研究中心自成立以来先后出版了三辑《象数易学研究》,发表了一系列的象数易学研究论文 ,并出版了多部象数易学研究专著。

经过本中心和学界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 ,传统象数易学的研究终于又得以恢复 ,并不断推向深入。与此同时 ,在西方自然科学的影响下 ,从科技的角度切入研究易学 ,成为了 20世纪易学研究的一个新课题。

易学与自然科学的研究 ,主要是用现代科学理论和观念 ,去解读阐发易学象数学的内容 ,如莱布尼兹二进制与先天图的关系问题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说易学与自然科学的研究 ,乃是在现代自然科学思想影响下所产生的新的象数易学形式 ,或者说是传统象数易学在现代的变种。这其中既涉及到《周易》象数模式和中国古代科技的关系 ,也涉及到用现代科技理论来解读《周易》象数模式的问题。新中国成立前杭辛斋、沈仲涛、薛学潜、丁超五、刘子华等在《易》与自然科学领域已经进行了开创性的探讨。20世纪 80年代以来 ,随着传统文化热、《周易》热的兴起 ,科学易的研究也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但是这些研究大都流于牵强附会 ,因而很快也就偃旗息鼓了。到了 90年代 ,陆续有学者对此加以反思 ,《周易》对中国古代科技特别是天文学的影响是一个值得探究的课题 ,而象数易学与现代科学的挂钩则尚是一个需要审慎思考的问题。

传统易学义理的研究 ,在 20世纪因为中国哲学这一现代学科的兴起 ,也相应的转变为“易哲学”的研究。这一研究自 20世纪初零星开始 ,到 60年代开始用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来解读《周易》经传的思想 ,在《易经》反映的是朴素的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的问题上产生了争论 ,也涉及到了《周易》研究方法的问题 ,冯友兰、任继愈、李景春、王明、方蠡、李镜池、沈瓞民等学者都参加了这场关于易学研究的大讨论。但是这些研究在当时的特殊环境下大多脱离了易学的历史脉络 ,以贴标签的方式 ,用唯物唯心的框框硬去圈定材料 ,可以说并没有解读出易哲学的要妙所在。但在这一时期也产生了一部杰出的高度哲学性的易学著作 ,即当代新儒学大师熊十力的《乾坤衍》,此书虽然某些观点颇值得商榷 ,但其所阐发的儒家内圣外王之道的卓异慧见 ,则是人所公认的。20世纪 80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 ,过去那种陷于唯物唯心之囹圄的研究状况逐步得以改善 ,易哲学的研究开始走向深入 ,主要表现为两大问题的探索。其一 ,是对《易经》起源———卜筮功能的哲学反思。其二 ,是对《周易》经传所蕴含的价值选择及宇宙意识进行探讨。就第一个问题 ,瑞士分析心理学家荣格提出“共时性原理”来解释卜筮为何有某种预见性的原因 ,成中英则提出《易》卜筮的合理性 ,在于作《易》之初所凝聚的“易的经验”。而第二个问题 ,在 20世纪 30年代苏渊雷、熊十力相继阐发了《周易》“生生之德”的问题。其后 ,一代诗哲方东美也建构了以大易“生生”为中心的形上学。90年代以来 ,生态学、生命伦理学等开始在中国大陆兴起 ,于是学界关于易学生命哲学、易学生态哲学的研究也变得多了起来。可以说这些易哲学的研究完全超出了古代义理学的问题视域 ,乃是现代意识下的易哲学的新进展 ,当然这些研究很多不够深入 ,有些涉及中西比较的问题还停留在表面。尤为重要的是 ,今本《系辞》之“生生之谓易”,马王堆帛书本作“生之谓马 (易 ) ”,而两者在哲学内涵上有着极大不同 ,故《周易》以“生”为妙谛的宇宙人生哲学系统 ,是一个值得我们长期关注和研究的领域。

与易哲学研究相关的是易学史研究。上文谈到的象数学研究和义理学研究的很多内容也都是易学史研究的领域 ,这里就不再重复了。需要说明的是 ,由于现代学科划分的问题 ,大陆进行易学研究的学者主要都是从事中国哲学研究的人员 ,而台湾地区从事易学研究的学者多在各大学的中文系 ,这使得大陆易学史的研究乃至整个易学的研究笼罩在哲学的视野之下 ,这一方面深入了我们对传统易学思想及其演变的认识 ,另一方面也遮蔽了易学作为经学的许多值得研究的领域。我们认为从两汉至明清《周易》一直是五经之首 ,因而易学史的研究必须是经学视野下的易学史的研究 ,必须将易学置于传统经学的学术品格和发展脉络之中 ,才能充分发掘易学的精神文化内涵 ,照见易学在传统文化演进中的作用 , 而不是仅仅限制于对易学概念内涵及其嬗变的分析。正如朱熹所云 :“《易》之有象 ,其取之有所从 ,推之有所用 ,非苟为寓言也。然两汉诸儒 ,必欲究其所从 ,则既滞泥而不通。王弼以来 ,直欲推其所用 ,则又疏略而无据。”我相信作为经学的易学史 ,必将能够推进和深化经学研究的整体进步。行文至此 ,我们发现本文开头所说的受西方学术思想影响 , 20世纪初至 40年代 ,易学研究出现了许多新的领域和课题 ,形成易学西学化的研究范式 ,然而在经历一个多甲子之后 ,随着最近综合国力的强盛 ,人们在文化上又出现了向传统复归的要求 ,从某种意义上 ,西方式的思维模式和学科建构也开始成为传统学术研究的一种障碍了 ,这不正是《周易》之剥复、否泰运程机制的生动体现吗 !

第二 , 20世纪易学研究史上最重要的另一件“大事”,就是一大批考古易学文献的出土。这一百年来出土的易学文献目前已基本整理完成的主要有以下五种 :一是 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周易》,包括六十四卦经文和《二三子问》《系辞》《易之义》《要》《缪和》《昭力》六篇传文 ;二是 1977 年安徽阜阳双古堆出土的汉简《周易》;三是 1978年湖北江陵天星观出土的战国竹简“卜筮记录”;四是

1993年湖北江陵王家台出土的秦简《归藏》;五是上海博物馆从香港购进的战国楚竹书《周易》。

20世纪 70年代末 80年代初 ,数字卦的研究 ,成为《周易》研究之热点。数字卦的研究源于甲骨、金文、陶文中由数字组成的奇字。1956年 ,李学勤第一次把这种奇字与《周易》的筮数联系在一起。1978 年张政烺在长春召开的古文字学术讨论会上 ,具体地运用《系辞》中的揲蓍法来解释周原新出土甲骨上的记数符号 ,确认它们是筮数。这为数字卦的研究迈出关键性的一步。其后许多学者参与了数字卦的研究与讨论 ,一直到今天 ,赞同者有之 ,反对者亦有之。但不可否认 ,数字卦已经成为易学研究中不可忽

① 朱熹《晦庵集·易象说》卷六十七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视的重要问题。马王堆帛书《周易》六十四卦经文在 1984年公布以后 ,帛书《周易》研究开始成为易学研究的新热点 ,张政烺、饶宗颐、于豪亮、韩仲民、李学勤、张立文、刘大钧等学者先后发表了大量的研究文章 ,而帛书《易传》的释文直到 90年代中期才先后发表 ,一经公布 ,便在学界引起一股研究热潮 ,随即涌现一大批研究成果 ,涉及到帛书《易传》的成书年代、学派归属、章句训释、象数理论及其所反映的早期易学发展面貌等诸多方面。随着研究的深入 ,学界越来越认识到帛书《易传》作为出土易学资料 ,不仅能够解决许多学术史上悬而未决的问题 ,而且能够极大地推动早期易学的研究走向深入 ,展示早期易学的丰富样貌和广阔的哲学文化内涵。这些都无可辩驳地说明了帛书《易传》研究的重大学术意义和价值。我以为 ,马王堆帛书《周易》经传的出土面世 ,最大价值在于 :它为研究失传已一千多年的西汉今文经学提供了一份未经后人改动的宝贵文献资料。该资料与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周易》所提供的战国古文《易》互相印证 ,使我们今天可以看到汉代今文《易》和先秦古文《易》的原貌 ,大大拓展了人们经学研究的视野。故而我将这些考古发现称之为易学研究史上“石破天惊的大事”。譬如 ,帛书《易传》在探索孔子与易学的关系问题及《易传》的完备成书上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孔子与《易》的关系 ,是经学史上的一个重要问题。人们往往引《论语·述而》中孔子说“加我数年 , 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为依据 ,来论证孔子曾经学《易》。但也有不少人举出《经典释文》记载的《鲁论》中“易”作“亦”的说法 ,又将句读稍作变动 ,于是孔子的这句话就变成了 :“加我数年 ,五十以学 ,亦可以无大过矣 ! ”先儒如欧阳修、赵汝楳、姚际恒、崔述等对孔子是否作《易传》或者《易传》中某些篇章是否为孔子所作 ,早就抱有怀疑态度 ,近代以来疑古风潮涌起 ,一些疑古过勇者纷纷以此为据 ,否定

《易》与孔子的关系。可见 ,孔子是否作《易传》乃是古今学界颇有争议的问题。但上世纪马王堆帛书《易传》出土 ,其《要》篇详细记载了孔子与弟子论《易》的内容 ,人们由此看到孔子确与《易》有着密切的关系 ,这点已不容置疑。尤为重要的是 ,帛书《要》篇记录了孔子对《周易》占筮的态度和他研《易》的内容 ,虽然《要》篇后来失传了 ,但是孔子在这篇文字中为易学奠定了研究基调 ,这对后人治《易》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影响。《要》篇云 :

子曰 :《易》,我后亓祝卜矣 ,我观亓德义耳也。幽赞而达乎数 ,明数而达乎德 ,又仁 [守 ]者而义行之耳。赞而不达于数 ,则亓为之巫 ,数而不达于德 ,则亓为之史。史巫之筮 ,乡之而未也 ,好之而非也。后事之士疑丘者 ,或以《易》乎 ? 吾求亓德而已 ,吾与史巫同涂而殊归者也。君子德行焉求福 ,故祭祀而寡也 ;仁义焉求吉 ,故卜筮而希也。祝巫卜筮亓后乎 ?

在这段文字里 ,孔子提出了“祝卜”与“德义”的先后关系问题 ,显然他把人文性的“德义”置于祈神的“祝卜”之前 ,并提出了“幽赞而达乎数 ,明数而达乎德 ,又仁 [守 ]者而义行之耳”的研《易》方法。“幽赞而达乎数”,即是《说卦》之“幽赞于神明而生蓍 ,参天两地而倚数”。“明数而达乎德”,即是《说卦》之

“观变于阴阳而立卦 ,发挥于刚柔而生爻 ,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 ,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综观孔子在《要》篇中提出的研《易》新宗旨 ,也就是《说卦》所云“立天之道曰阴与阳 ,立地之道曰柔与刚 ,立人之道曰仁与义”。于是孔子担心 :“后世之士疑丘者 ,或以《易》乎 ?”其“或以《易》乎”之疑 ,疑在何处 ? 孔子之研《易》,尤其是在“筮”上 ,其态度与方法都与“史巫之筮”不同 ,“吾求其德而已”,孔子研《易》把德放在首位。他说“君子德行焉求福 ,故祭祀而寡也 ;仁义焉求吉 ,故卜筮而希也”,这与《论语》中孔子“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是一致的。《说卦》中的“和顺于道德而理于义 ,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文言》中两处强调的“进德修业”,以及《彖传》《象传》《系辞》中以“求德”为宗旨的文字 ,也正是孔子对《易》的核心价值由“史巫之筮”向“观亓德义”转移与改造的具体展现。对这种研《易》新旨 ,孔子也感到有所不安 ,亦恐遭到后世的非议。“后事之士疑丘者 ,或以《易》乎”,就是此种心态的真实写照。

但这种将“筮”与“德”结合在一起的解《易》方法 ,绝非孔子的发明 ,在他以前就有这样的先例了。

① 廖名春《帛书〈周易〉论集》,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 2008年 ,第 389页。

《左传》襄公九年穆姜释随卦曰 :“是于《周易》曰 :‘随 ,元亨利贞 ,无咎。’元 ,体之长也 ;亨 ,嘉之会也 ; 利 ,义之和也 ;贞 ,事之干也。体仁足以长人 ,嘉德足以合礼 ,利物足以和义 ,贞固足以干事。然故不可诬也 ,是以虽随无咎。今我妇人而与于乱 ,固在下位而有不仁 ,不可谓元 ;不靖国家 ,不可谓亨 ;作而害身 , 不可谓利 ;弃位而姣 ,不可谓贞。有四德者 ,随而无咎 ;我皆无之 ,岂随也哉 ? 我则取恶 ,能无咎乎 ! ”这段以德论占的文字 ,与帛书《要》中所记孔子论《易》之旨相合。且穆姜所言“元亨利贞”四德的内容 ,与

《文言》对此四字的解释基本相同 ,可证孔子对穆姜此释的高度重视。这种德性优先的精神 ,在《周易》卦爻辞中亦有阐发 ,如恒卦九三爻辞“不恒其德 ,或承之羞 ,贞吝”,既济卦九五爻辞“东临杀牛 ,不如西邻之禴祭 ,实受其福”等 ,都是这种尚德思想的反映。

而真正系统地体现阐发“观亓德义”的文字 ,应当是传说为孔子所撰的《彖》上下、《象》上下、《系辞》上下、《文言》、《说卦》《序卦》《杂卦》等十篇文字。这些文字传至汉代 ,凭借孔子之名 ,成为了《周易》古经的权威性解释 ,称为“十翼”。至此 ,《易》的研究基本上脱离了卜筮 ,而多以“吾求其德”的人事说之了。

孔子虽曰“吾求其德”,但仍主张“幽赞而达乎数”,而且因为“明数而达乎德 ,又仁 [守 ]者而义行之耳”,故于“史巫之筮”的研究 ,虽然“乡之而未也 ,好之而非也”,但还是“与史巫同涂而殊归”。正是由于其“归”虽殊 ,其“涂 (途 ) ”却同 ,故在今本“十翼”与帛书《易传》诸篇文字中都保存了对“筮”的肯定 , 其中最为清楚明白的文字 ,则是帛书《要》中的如下记载 :“夫子老而好《易》,居則在席 ,行則在橐。⋯⋯ 子贛曰 :夫子亦信亓筮乎 ? 子曰 :吾百占而七十当 ,唯周梁山之占 ,亦必从亓多者而已矣。”这就是《系辞》为什么说“蓍之德圆而神 ,卦之德方以知”的原因。《系辞》、《说卦》及《象》文中多有议论“筮”进而肯定“筮”的文字 ,其源盖本于此也。

但后世儒生还是担心人们会因“筮”而“疑丘”,于是将“筮”与《周易》经义悄悄地分离开了。如《汉书·艺文志》将《周易》经文的训解放在五经榜首的“凡《易》十三家”中 ,而其谈“筮”的内容则进了“蓍龟十五家”“杂占十八家”中 ,被排在“历谱”“五行”之后 ,地位大大地下降了。重要的是 ,从两汉至明清这种分法被一代代传承下来 ,只有宋代的朱熹独具慧眼在其《周易本义》中 ,通过解《易》而大大提升 “筮”的地位 ,还《周易》卜筮之书以本来面目。但因人们已相沿成习 ,故虽然朱熹作了努力 ,但亦未能使

《易》回到“幽赞而达乎数”的“象数”本义上来。

因此我们今天治《易》所说的“象数”与“义理”,其“象数”已非前文所述“龟 ,象也 ;筮 ,数也”、“幽赞于神明而生蓍 ,参天两地而倚数”、“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的“象数”,而“义理”如前所述 ,跟随着孔子地位的升高 ,《彖》《象》《系辞》《文言》等十篇解释《周易》经文的文字 ,也成为《周易》的重要内容。据今日所见的经典资料考之 ,至少东汉末年人们已经以卦象来解释此十篇文字 ,于是《易传》十篇的文字也统统皆由“观象系辞”而来 ,这实在不能不使人生疑。

对比今、帛本《周易》经传 ,今本《系辞》“易有太极”,帛书《系辞》作“易有大恒”,今本师卦上六爻

“开国承家”,帛本作“启国承家”,竹书作“启邦丞”,由此可知今本改“大恒”为“太极”、改“启国”为 “开国”,乃是避文、景二帝的名讳 ,帛本改“启邦”为“启国”是避高祖名讳 ,故帛《易》当抄于汉高祖之时或之后 ,汉文帝之前。由今、帛本《系辞》两相对比 ,许多证据表明今本乃是在帛本基础上修订而成的。

据此 ,我曾指出 ,《系辞》《彖》《象》《文言》等《易传》内容可能起源较古 ,但今本诸篇的文字应基本修正完备于汉武帝立五经博士时或稍后。起码今本《系辞》的完备定形 ,应在这个时间段内。除此之外 ,还有一条资料可以证明这一推断 ,《史记·太史公自序》曰 :“太史公曰 :‘先人有言 :自周公卒五百岁而有孔子 ,孔子卒后至于今五百岁 ,有能绍明世 ,正《易传》,继《春秋》,本《诗》《书》《礼》《乐》之际 ,意在斯乎 ! 意在斯乎 ! 小子何敢让焉 ! ’”文中提到要“正《易传》”,无论此“正”字读“整”还是读“正”,总之是说当时的《易传》还不够圆满完备 ,尚需司马迁来完成“正”或“整”的工作。司马迁同时又讲到“《易》著天地阴阳四时五行 ,故长于变”,可证司马迁当时所见《易传》中当有“五行”,这正与帛本《易传》相同 , 而今本《易传》诸篇中已无“五行”矣 ! 司马迁随后又说 :“故《易》曰 :‘失之毫厘 ,差之千里。’故曰 :‘臣弑君 ,子弑父 ,非一旦一夕之故也 ,其渐久矣。’”文中的“失之毫厘 ,差之千里”并不见于今本《易传》诸篇 ,而“臣弑君 ,子弑父”一段文字 ,今本《文言》中有之 ,但文字亦有不同。另外 ,如《说苑·敬慎》: “《易》曰 :‘有一道 ,大足以守天下 ,中足以守国家 ,小足以守其身 ,谦之谓也。’”又说 :“《易》曰 :‘不损而益之 ,故损 ;自损而终 ,故益。’”《盐铁论·遵道篇》:“文学引《易》曰 :小人处盛位 ,虽高必崩。不盈其道 ,不恒其德 ,而能以善终身 ,未之有也 ,是以‘初登于天 ,后入于地’。”直至东汉 ,由《说文》中所引 “《易》曰”之文看 ,仍有未收入“十翼”者。可证当时有许多释《易》传本 ,并不统一 ,武帝立五经博士后 , 《易》成为官学 ,人们可以由此而求取功名 ,为了统一取舍标准 ,于是这些不同的传本都被统一成了一个完备的官方定本 ,此恐即司马迁“正《易传》”说法之由来也。如此之晚才定型的今本《易传》诸篇 (起码是今本《系辞》传 ) ,在当时尊经崇道的政治气氛下 ,被汉人视之为“三圣”之一的孔子的手笔 ,因而其字字句句亦必与经文之卦爻辞相等同 ,亦为“观象系辞”而来。可见 ,到东汉时对《易》的注释 ,至少是以象解释《易传》的工作 ,就已走向歧途。

以上是笔者以出土易学文献和传世文献互证来研究孔子与易学的关系及《易传》具体修订成书的时间。20世纪 20年代时王国维先生曾说 :“吾辈生于今日 ,幸于纸上之材料外 ,更得地下之新材料。由此种材料 ,我辈固得据以补正纸上之材料 ,亦得证明古书之某部分全为实录 ,即百家不雅训之言亦不无表示一面之事实。此二重证据法惟在今日始得为之。”由此也可见 ,出土文献的研究其意义不能说不重大。随着研究的深入 ,简帛易学研究已经成为当前易学研究的制高点和新热点 ,随着新的研究成果的不断出现 ,恐怕今后的经学史也将因此而改写。

如上文所言 ,在《易》的核心价值由“史巫之筮”向“观亓德义”的转移中 ,后世儒生担心人们因“筮” 而“疑丘”,于是将“筮”与经义悄悄分离了。在唐人李鼎祚《周易集解》一书中保存下来许多汉代易学资料 ,其主要为东汉诸易学家所谈之象数《易》文字 ,其中尤以马融、荀爽、虞翻注《周易》的文字较为完备 ,由其注经注传的文字以及后人的研究文字所形成的汉人象数《易》,其“象数”的涵意已经与最初的象数绝不相同矣 ! 但因人们已相沿成习 ,故我们仍依汉魏以来直至明清所形成的汉人象数《易》研究内容来界定今日的象数《易》,而将占筮研究内容仍归入“术数”集中 ,以从先儒之分类。而早期的“术数” 与“象数”及至汉代的“方术”,其研究内容基本上相同 ,如前文我们引《左传》僖公十五年中所云之“象数”,即有《汉书·艺文志》中所云“史、卜”之职的内容。考之《后汉书·方术列传》:“至乃《河》《洛》之文 ,龟龙之图 ,箕子之术 ,师旷之书 ,纬候之部 ,钤决之符 ,皆所以探抽冥赜、参验人区 ,时有可闻者焉。其流又有风角、遁甲、七政、元气、六日七分、逢占、日者、挺专、须臾、孤虚之术及望云省气 ,推处祥妖 ,时亦有以效于事也。”这些“方术”的内容 ,大多可在《史记》或《汉书·艺文志》之“术数”类中找到。而汉时的“术数”或“方术”之士 ,亦皆精于经学的研究。《汉书·夏侯始昌传》云夏侯始昌“通五经 ,以《齐诗》

《尚书》传授”,然而又“明于阴阳 ,先言柏梁台灾日 ,至期日果灾”。《汉书·京房传》记京房“治《易》,事梁人焦延寿”,“其说长于灾变 ,分六十卦更值日用事 ,以风、雨、寒、温为候 ,各有占验”。《汉书·翼奉传》云翼奉“治《齐诗》”,但又“好律历阴阳之占”。《汉书·李寻传》云李寻“治《尚书》”,“独好《洪范》灾异 ,又学天文、月令、阴阳”,李寻有言 :“臣闻五行以水为本 ,其星玄武婺女 ,天地所纪 ,终始所生。”此说对今人解读战国楚简之“大一生水”及荀爽注《易》之文“乾起于坎而终于离”,有极大启迪。而《后汉书·方术列传》中介绍诸方术之时 ,亦多有“韬含六籍”“占天知地 ,与神合契 ,据其道德 ,以经王务”者。

汉初田何传《易》,有“今义”与“古义”之分 ,所谓“今义”即“观亓德义”者 ,它“极大限度地促进了《周易》与儒家思想会通 ,使其诠释在客观上远远超越了《周易》本义”。而田何所传与周王孙的“古义”,

  • 王国维《古史新证》,北京 :清华大学出版社 , 1994年 ,第 2 – 3页。
  • 林忠军《历代易学名著整理与研究丛书总序》,济南 :齐鲁书社 , 2002年。

恐即所谓“史巫之筮”,亦即孔子所云“吾百占而七十当”者 ,故“术数”与“方术”附《易》的内容 ,孟、京

《易》中言灾异的内容及《易纬》中的一些内容 ,恐皆属汉初田何所授予周王孙的《周易》“古义”的内容。

《易纬》中的《稽览图》《通卦验》多讲“卦气”,足证其与孟、京之学的关系 ,故当时的一些著名“术数”与

“方术”家皆精于《易》,盖源本于此也。

后来“术数”之学 ,“患出于小人而强欲知天道者 ,坏大以为小 ,削远以为近 ,是以道破碎而难知也”

(《汉书·艺文志》语 )。《汉书·艺文志》又于“五行家”中进一步阐述“术数”之学如何进一步“渐以相乱”:“五行者 ,五常之形气也⋯⋯其法亦起于五德终始 ,推其极则无不至 ,而小数家因此以为吉凶 ,而行于世 ,渐以相乱。”故自汉人始 ,“术数之学”已“渐以相乱”,从而导致“道术破碎”矣 ! 至清代 ,“术数”学在《四库全书总目》中列“数学”“占候”“相宅相墓”“占卜”“命书相书”“阴阳五行”等六类 ,今人于“术数”的内容 ,大致分三类 :第一是长生类 ,有养生术、医药类、气功类、炼丹术、房中术、服食术、辟谷术等 ; 第二是预测类 ,有卜筮类、易占类、杂占术、择吉术、三式术、占梦术、测字术、堪舆术、占星术、占候术、相人术、算命术等 ;第三是杂类 ,有幻术、招魂术、禁咒术、巫蛊术等。但狭义的术数 ,主要指以上的第二类。

如果将古人对《周易》的研究分为“术数《周易》”和“经学《周易》”的话 ,那么 ,“术数《周易》”,在文化的演变上 ,既是术数的源头 ,又是“经学《周易》”的源头。所以 ,“经学《周易》”在今日虽主要为“中国哲学”研究的范畴 ,“术数”虽主要为民俗学的研究领域 ,但二者都无法忽视对早期“术数《周易》”的研究。有趣的是 , 20世纪以来 ,《周易》研究依旧如两千年来的历史选择 ,“经学《周易》”、“哲学《周易》” 为学者研究之正统 ,涌现了大量的研究论文。而“术数《周易》”的研究 ,虽逐步得以恢复 , 20世纪 80年代以来 ,有关筮法、风水、相法、奇门、六壬、八字命理等方面的著作付梓面世的越来越多 ,但统观这类著作 ,仍多有“坏大以为小 ,削远以为近”者 ,真正能对“术数”学涉流探源、采华取实者有 ,但为数不多。

在综论 20世纪易学研究的整体面貌之后 ,还需特别说明的是 , 1949年之后 ,台湾的易学研究作为中国易学研究的有机组成部分 ,其所取得的成就也是颇为引人瞩目的。高明、屈万里、李汉三、胡自逢、程石泉、黄庆萱、高怀民、戴琏璋、徐芹庭等以《易》名家者的著述 ,以及方东美、唐君毅、牟宗三等新儒家大师的有关易学论述 ,皆极最具代表性。陈立夫、黎凯旋等所创办的《中华易学》杂志 ,张廷荣所创办的

《易学研究》杂志 ,包括他们的讲学 ,对台湾易学的普及与弘扬 ,都做出了特殊贡献。

20世纪 ,已成历史。研究历史 ,便涉及“文献”的问题。但是有了“文献”并不够 ,还需有健康的“文

献学意识”。特别是历经“文革”思想真空后 ,人们对“文献学意识”甚为淡漠 ,几不知为何物。20世纪 70至 80年代的文章受“文革”影响而多和“左”的思想有关 ,基本无文献参考习惯 ,大都是独自抒发一己之见 ,且言之凿凿。殊不知 ,早在清末民初一些相关的研究 ,就已远远超过了其学术水平。90年代以来 ,随着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 ,现代生活的步伐越来越快 ,整个社会透发着一股急功近利的浮躁之风。

在科研领域 ,许多研究人员难以沉下心来进行研究 ,尤其是发表文章的数量与评定职称挂钩后 ,大量论文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这些“高产”之作 ,多是将前几年同类研究文章机械整合拼凑 ,形成不痛不痒之论。20世纪 70至 80年代的“无文献学意识”,还有情可原。90年代 ,“二手文献”泛滥 ,并漫延至今天 ,此种“伪文献学意识”更加令人忧虑。有鉴于此 ,我们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编纂《百年易学菁华集成》,一是对百余年的易学研究作一个回顾与总结 ,为下一步撰写 20世纪易学研究史作好文献资料上的充分准备 ,二是对后人有关 20世纪的易学研究提供文献借鉴之便利 ,集中展示各专题已有之优秀成果和研究高度 ,消除不良的“伪文献学意识”,以使今后易学研究在已有优良成果的基础上逐步向前发展 ,而不是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取法乎上 ,仅得其中”,尽管我们努力使《集成》的编选尽量精萃 ,但卷帙浩繁 ,仍难保无“伪文献者”入选 ,还请读者谅解。

史料文献的编纂 ,一般有两种方式 ,一是依时间先后顺序加以编排 ,一是依问题分门别类地编排。

据此 ,我们整体的编选思路是 :首先 ,有一个宏观的文献目录 ,尽量收集文章 ,以反映各个时期的研究风貌。然后 ,以专题为类别 ,集中同一专题中较好的文章。最后将各专题文章按照问题意识尽量依时间顺序编排 ,以显百年来该专题下各个问题的研究脉络。因为现实操作上 ,存在论文收辑难易的不同 ,所以整体上我们试图以“初编”、“续编”的方式加以完善。目前出版的是“初编”,依专题类别而分为八大分集 ,即 (1)《〈周易〉经传研究》, (2)《出土易学文献研究》, (3)《象数易学研究》, (4)《〈周易〉哲学研

究》, (5)《易学史研究》, (6)《〈周易〉与中国文化》, (7)《〈周易〉与自然科学》, (8)《〈周易〉与术数》。

这样的选稿和编辑过程为编辑者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 ,但却也大大提升了《集成》的学术含量、编选价值并为使用者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20世纪易学论文的收集 ,是一个继往开来的工作。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 ,易学研究实现了由古典研究范式向现代研究范式的转变 ,产生了许多具有重大意义与价值的研究成果 ,现在进入 21世纪已近十年 ,业已到了对之加以总结和反思的时候。而这一总结与反思 ,必须建立在对 20世纪易学文献充分把握的基础上 ,必须要对这一百年的易学研究的嬗变、特征和成果有一个深入而准确的把握。希望我们这套《百年易学菁华集成》的出版 ,能够为学界总结和反思 20世纪的易学研究史提供一点帮助 ,以便在不久的将来出现一批有关 20世纪易学的高水准研究著作 ,同时 ,亦为我们今后的易学研究提供良好的借鉴和启迪。

最后 ,我们对本《集成》的编纂过程在此作一个简单回顾 :上个世纪末 ,与我及本中心有着多年文字交谊的美国康奈尔大学著名汉学家倪策教授病逝 ,临终前他将自己一生收集的易学论文复印稿及报刊剪辑稿赠送给本中心 ,这些稿件年代自 1900年至 1988年止 ,时间跨度近 90年 ,尤其是上个世纪 20至 40年代的一些报刊文章 ,其报刊自身发行量不大 ,发行时间较短 ,因而这些资料本身就具有相当的文物价值 ,加之其作为反映上个世纪易学风貌的文献原典资料 ,弥足珍贵。值本《集成》即将付梓之际谨记之以示纪念。

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是教育部唯一的易学研究基地 ,理应对 20世纪的易学研究做一次全面回顾与总结 ,于是本中心于 2004年底决定组织人力物力 ,对 1900年至今的海内外的全部中文易学论文资料作一次系统全面的收集、爬梳与整理。由本人担任总主编 ,由中心研究人员黎馨平同志具体负责 ,组织人力 ,先编选《周易研究》学刊及“中心”所藏易学论文。2005年 1月正式启动向海内外收集、甄选稿件 ,台湾学者赖贵三先生负责收集海外资料 ,先后参与此项工作的学者及中心研究生 20余人 ,主要参与者有李秋丽、韩慧英、高源贵、郭永振、张克宾、高原、陈彦杰、朱瑞、马倩倩、谷继明、胡士颍、王天宗、杨学祥、吕相国等。该项目至 2009年底结束 ,历时五年整。为了保证研究内容的连续与完整 , 收集文章的时间为 1900年到 2009年。此间 ,我们共收集易学论文目录约 13100条 ,辑集到手的文章约 9700多篇 ,已经审阅 6500篇 ,从中甄选审定约 1500篇。作为初编的内容 ,在选编 20世纪至今这一百余年的易学成果时 ,我们编辑者绝不以是否符合自己的学术观点作为文章的取舍标准 ,而是以反映 20世纪时代巨变特点的创新性研究或继承传统而又有自己独到见解的成果作为我们选稿的重要标准。由于意在留下这个时代的易学研究风貌和研究视野 ,对于有些早期文章或独具特色的文章我们则是求博在先 ,求精次之。故这本两千多万字的大型论文集成 ,在反映上个世纪至今的易学研究风貌时 ,体现了这样一种精神 :

不一不异 ,殊途同归 ; 有梳有疏 ,歧虑共守。

此乃本人为《百年易学菁华集成》付梓出版所书贺联 ,一并作为呈献给本书的题辞。行笔至此 ,我回忆起 20年前的一段往事 : 1989年冬 ,施维先生欲以宏大的规模与范围收集汉魏以来的先儒易学名著 ,请我负责辑成一套大型文献———《易学集成》,此后数年来不断与我通信 ,以完善《选目》,此书虽因故最后未能完成 ,但我仍复函曰 :“自古凡举大事业者 ,不可无成算于胸中 ,亦不可太有成算于胸中。太无成算者 ,难以图终 ;太有成算者 ,难以虑始⋯⋯况世上哪有‘太有成算’之事 ? 故有‘乾元’,万物即可 ‘资始’,唯‘资始’之 ,方可行‘云行雨施 ,品物流形’之伟业也。”故今日之事 ,正是历史的因缘际遇 ,让我们完成《百年易学菁华集成》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巨大文化工程 ,此其数乎 ? 冥冥之中我们正是应数而以“不可无成算”但亦绝不可“太有成算”之态度 ,组织人力物力投入此项工作 ,亦应数而特邀施维先生担任此书之总策划 ,负责全面筹划编辑出版事宜 ,以圆 20年前之宏愿也。更为巧合的是 ,明年正是我山东大学建校 110周年 ,而本《集成》所收之论文由 1900至 2009年其时间跨度亦为 110年 ,故而正可将本《集成》作为奉献给隆重校庆的贺礼 ,此亦数也 !

诚挚感谢连战、饶宗颐、汤一介、李学勤先生为本《集成》的付梓题辞。

凌云一笑见桃花 , 三十年来始到家 , 从此春风春雨后 , 乱随流水到天涯。

经历五个春秋而完成此《集成》的 2009年 ,正值鄙人来到山大三十周年 ,先儒黄山谷的这首诗 ,活画出我当时的心情 ,故录之以作此文之结。

2010年 1月于运乾书斋

责任编辑 :张克宾李尚信

 

目录(一)(周易经传研究专辑)

 

通论】

读易誌疑 ,李源澄周易源流考 ,蔡介民易学蠡测 ,徐芹庭

六庵易话(一) ,黄寿祺六庵易话(二) ,黄寿祺易经要略 ,林 尹

易卦构成之基本原理及其应用 ,乔一凡论周易十翼 ,简宗梧怎样看待易经 ,王兆麟周易叩键 ,王震

周易浅谈 ,黄庆萱

周易的起源、形成、释名及版本】

八卦为上古数目字说 ,胡怀琛

八卦为原始语根考(上、中、三、四) ,周了因述八卦的世界性兼评一般的错误 ,周了因八卦所含之数字性 ,叶国庆关于易经卦画起源之研究 ,刘钰易卦的来历 ,陈温桂

易卦爻表现着上古的数学知识 ,岑仲勉易卦源于龟卜考 ,屈万里

易经以月神宗教为基础 ,杜而未中国的八卦与南洋文化互关 ,杜而未

重论八卦的起源———结绳、八卦、二进法、易图的新探讨 , 陈道生八卦及中国文字起源的新发现 ,陈道生八卦起源 ,汪宁生

易卦与或然率———易经研究之一 ,钟启禄

“易”的抽象和“易”的秘密———圭表和日影的启示 ,刘文英

《周易》是篡改伏羲卦系而成书 ,蒋 信

《周易》与天文学之关系浅探 ,徐传武八卦起源说综述 ,张晓林

《周易》起源于“占月术”———兼论《易》的文化背景 ,张文

八卦起源新探 ,詹石窗

彝族传统文化与《易经》破译 ,马 啸

对天水卦台山伏羲画卦传说的新思考———卦源新探 ,黄国卿

《周易》是上古巫觋文化的产物———《周易》源于巫术探讨,陈建国

《周易》是巫术活动的记录———《周易》源于巫术探讨,陈建国

《易》论———论易的起源和发展 ,金景芳关于易经若干经义的商榷 ,遁翁等周易的编纂和编者的思想 ,李镜池易经卦爻辞之形成与律则 ,徐芹庭

古易蠡测———兼谈《周易》的成书 ,温公翊再论《周易》的形成及其理论特色 ,王新春 “重”“错”之义与六十四卦的生成 ,向世陵八卦释名 ,章 绛论易之命名 ,胡韫玉周易名义考 ,黄优仕周易卦名释义 ,林义光周易筮辞考 ,李镜池易名考原 ,王 璠周易卦名考释 ,李镜池论日出为易 ,黄振华

周易名义考———六庵读易丛考之一 ,黄寿祺爻在易卦中扮演的角色 ,吴力行

《周易》书名浅说 ,邓球柏

周易几个基本问题的拟策 ,朱晓海

《周易》释名及其经纬 ,黎子耀

略论《周易》卦爻变化的特点 ,钮 恬

周易经传之文学的结构和错简(上) ,严灵峰周易经传之文学的结构和错简(下) ,严灵峰易传附经的起源问题 ,林丽真周易经传分合考 ,徐儒宗

周易的作者、年代及性质】

孔子作易驳议 ,章绛

易卦爻辞的时代及其作者 ,余永梁

《周易卦爻辞》中的故事 ,顾颉刚易传探源 ,李镜池

易疑 ,[日]内腾虎次郎论《十翼》非孔子作 ,钱穆

论《易·系辞传》中观象制器的故事 ,顾颉刚论观象制器的故事出京氏《易》书 ,钱玄同论观象制器的学说与颉刚书 ,胡适

答适之先生论观象制器书 ,顾颉刚

与顾颉刚师论易系辞传观象制器故事书 ,齐思和与顾颉刚先生讨论易传著作时代书 ,李镜池论卦爻辞的年代 ,陆侃如孔子学易问题商兑 ,谭戒甫易十翼质疑 ,[日]宇野哲人易损其一考 ,屈万里

本田成之君“作易年代考”辨正及作易年代重考 ,靳德峻周易之制作时代 ,郭沫若

周易筮辞续考———周易筮辞的类别与其构成时代 ,李镜池

周易卦爻辞成于周武王时考 ,屈万里周易卦爻辞时代考 ,李汉三

试论易的成书年代与发源地域 ,高文策

对高文策先生试论易的成书年代与发源地域一文的几点意见 ,庄天山关于周易的性质历史内容和制作时代 ,平心周易说卦传著成的时代 ,李汉三有关易经的信 ,郭沫若

易经小象成立的年代及其内容 ,严灵峰周易十翼异时分成考 ,李汉三周易经传著作问题初探 ,王开府孔子与周易 ,朱廷献周易成书年代考 ,蒙传铭

论孔子与易之关系兼评欧阳修钱玄同之误说 ,徐芹庭周文王“演易”事剖述及其易学思想大要 ,高怀民试论周易产生的年代 ,王世舜韩慕君周易卦爻辞之著成年代 ,詹秀惠周易卦辞爻辞之作者 ,林炯阳

论易大传的著作年代与哲学思想 ,张岱年

《周易大传》我见———关于《周易大传》各篇写成的先后及六十四卦顺序编次的探讨 ,刘大钧

论《周易》的著作年代———答郭沫若同志 ,李镜池遗作

《易传·说卦》与孔子 ,苏 兴

从语言的特征推断《周易》的编纂年代 ,周 度关于《周易》的作者问题 ,金景芳

《易经》的形成不可能早于西周晚期 ,戢斗勇孔子与《周易》关系考辨 ,耿成鹏

《周易》卦爻辞编作年代新考 ,曹福敬谈《易经》的成书时代与作者 ,杨天宇

《易经》是殷商社会史的实录 ,刘金万

《周易·说卦传》成书年代新探 ,刘延刚

“五十以学易”考辨 ,李学勤十翼成篇考 ,黄庆萱

《周易》成书年代新证 ,钱耕森张增田从易学传承看《系辞传》成书时代 ,杨 军

《周易》思想综合分析———兼论《周易》成书年代及作者 , 叶福翔

《左传》筮例与文王演《周易》,李纯仁耿志勇

“爻辞周公”说辨析 ,史学善

恐惧修省与观象进德———《周易·大象》成书之时代与思想特色 ,金春峰从“性”“、命”概念的演化看《易传》的著作年代及思想渊源 ,路德斌周易系辞传的十二盖取 ,李周龙易为商周之史说 ,孙德谦

关于周易的性质和它的哲学思想 ,李镜池

《易》的思想内容的发展及《易经》和《易传》的关系 ,黄寿祺

易为卜筮书吗 ? 许南雄

卜筮之易与义理之易 ,戴君仁从《易经》到《易传》,余敦康

说《易》,金景芳

论《易传》思想之形成———从“周易”原为卜筮之书说起(上) ,林继平

论《易传》思想之形成———从“周易”原为卜筮之书说起(下) ,林继平

《易经》性质问题综述 ,刘长允

论《周易》是卜筮之书———兼与宋祚胤先生商榷 ,曹大中

《周易》卜筮与哲学兼容的力作 ,运涛

《周易》本为礼经说 ,谢阳举对《周易》性质的认识 ,李存山卜筮与《周易》,王新春

从巫术到哲学《: 易传》对《易经》的突破 ,于民雄

20 世纪初《周易》经传分离说的形成 ,[台]郑吉雄

易经研究】

易经字说 ,徐式圭

《周易》古经词汇琐议 ,牛占珩

《周易》古经句法探析 ,牛占珩

《周易》古经修辞浅探 ,牛占珩

《周易》古经词法探析 ,牛占珩

“朋盍簪”释 ,李镜池周易卦辞今释 ,靳德峻

周易卦辞今释(续) ,靳德峻

《周易》释词 ,沈有鼎说易散稿 ,屈万里

“龙”及《易·乾》卦卦爻辞考释 ,李大用周易语词赅义 ,李汉三

猪饲敬所易说数则 ,[日]小岛祐马

关于周易几条爻辞的再解释———答刘蕙孙同志 ,李镜池释“童牛之牯”“豶豕之牙”,杨向奎

释“震卦”,刘先枚易蒙试诂 ,罗忼烈

周易乾九法天象龙浅释 ,吴国文周易“坤六地法”燕说 ,吴国文周易爻辞吝字释义 ,傅武光周易乾卦释义 ,黄庆萱

周易“元亨利贞”析论 ,蒙传铭周易坤卦释义 ,黄庆萱周易小畜履卦释义 ,黄庆萱周易乾坤卦义证 ,黄沛荣

谈《周易》的“亢龙有悔”,高 亨

《周易》“亢龙有悔”的“亢”字辨析 ,李威周周易谦豫释义 ,黄庆萱周易古义补 ,屈万里

周易屯蒙卦义证 ,黄沛荣

“箕子之明夷”新解 ,张大芝

《周易·咸卦》新解 ,王明论《周易》“见群龙无首 ,吉”,李威周周易临观释义 ,黄庆萱

《易经》“贞”字析义 ,曹福敬

《易经》屯卦试析 ,孙玉章

“利建侯”新解 ,李衡眉

谈《革》卦的解释和贡献 ,周振甫

试释《周易》的“有它”与“不遐遗”,陈金生疑难卦爻辞辨析 ,刘大钧

咸恒渐归妹四卦浅解 ,吕绍纲 “田有禽 ,利执言”新解 ,高 潮

《左传》所载《师卦》古义探微 ,陈建梁

《周易》中《既济》《未济》的考释 ,黄玉顺

《周易·谦》卦辞、爻辞别解 ,程建功

《周易·明夷卦》及其历史故事新解 ,王雷生

《周易》卦辞“朋”“孚”考 ,臧守虎

《周易》象喻发微———以《姤》为例 ,臧守虎

《周易·坎卦》考释 ,谷文双

《周易》、金文“孝享”释义 ,舒大刚

《易经·颐卦》考释 ,臧守虎

《周易·咸卦》考 ,王宝红

试注《周易》两句古经文 ,周桂钿 魏建武

《周易·需卦》管窥 ,李尚儒

咸卦和艮卦的性心理学解释 ,李伯聪

易传研究】

周易大象例说 ,刘操南

周易“彖”“系”两传的形成 ,户田丰三郎作刘文献译

周易彖象传例补 ,朱学琼

说《彖传》(上、中、下) ,石声淮浅说周易小象传义理 ,程元敏

试据周易“大象传”论其成德之教 ,叶庆东周易彖传研究 ,胡自逢

西周金文与《周易·象传》,连劭名

《彖传》《、大象传》释卦次序考 ,廖名春

《象传》性质新探 ,刘保贞

《周易大象传》释义 ,胡自逢

《彖传》韵考 ,杨端志自《易经》体系结构看易大象“处世之道”,[台]冯家金

《象传》的思维特征及道德意识 ,[港]邓立光

“大衍之数”初探 ,汪德营

《系》上九章阙文之疑 ,(台) 郑灿大衍筮法与易卦的结构 ,陈继元

“过揲法”的概率研究 ,余和群周易筮法的概率研究 ,向传三

关于《周易》“大衍之数”的问题 ,陈恩林郭守信周易说卦传理论之研究 ,王关仕周易说卦传要义 ,王仁禄周易说卦传蠡测 ,李周龙

《说卦》新探———兼论宋人先天与后天卦序问题 ,王兴业

《周易·说卦传》错简说新考 ,廖名春说《杂卦传》,石声淮

《杂卦》不杂说———兼论《易》卦序与学派问题 ,王兴业

《杂卦》论 ,萧汉明

《杂卦》新说 ,栾学余任兰光周易序卦骨构大意 ,沈有鼎周易卦序分析 ,沈有鼎六十四卦次序新说 ,赵尺子周易卦序探原 ,欧阳维诚

《周易·序卦传》爻象变化规律之试释 ,刘蕙孙

《序卦》研究 ,顾伯叙

《序卦》不“肤浅”,庾潍诚《序卦》研究辨析 ,郭 彧

今本《周易》卦序排列数学规律新探 ,王俊龙

析其数之理 ,赏其序之美———今本《周易》卦序排列数学规律再探 ,王俊龙

《序卦》卦序之建构及其思想 ,李尚信

研易方法及其他】

易学研究之方法 ,李证刚治易须先抉王虞得失 ,张洪之谈易自序 ,戴君仁

易经研究十义百法 ,张廷荣

易学的正统———兼论术数·图书·义理三派的异同 ,林益胜

易学书简 ,李怡严黄庆萱论易学之门庭 ,黄寿祺周易研究之反思 ,李衡眉

把《周易》研究的方法提到日程上来 ,任继愈

发挥派与本义派———易学方法论两派述评 ,李申

“象数”与“义理”新论 ,张其成

易学研究的视野与方法———浅议当今易学研究中存在的几个问题 ,王新春周易经文研究 ,胡自逢

周易研究 2008 年第 1 期(总第八十七期)

目录(二)(易学史研究专辑)

 

先秦易学史】

春秋《易》文本 ,吴前衡

论《左传》与易学 ,潘雨廷

西汉易学史】

汉代易学概况(谈易之三) ,戴君仁

汉易里的几个重要名目(谈易之四) ,戴君仁

汉易里的几个重要名目———卦变(谈易之五) ,戴君仁汉易里的其他名目(谈易之六) ,戴君仁韩婴《易》学探微 ,李学勤孟氏易传授考 ,沈瓞民

施、孟、梁丘《易》学考 ,刘大钧孟喜易学略论 ,傅荣贤

西汉孟喜改列卦序中的哲学思想 ,高怀民孟喜卦气卦序反映的思想初论 ,李尚信孟京易学的来源 ,梁韦弦

《汉书·魏相传》与西汉易学 ,连劭名汉魏费氏易学考 ,沈瓞民

《焦氏易林》作者考辨———兼与黎子耀先生商榷 ,陈良运焦延寿易学渊源考 ,连镇标

《易林》神仙思想考 ,连镇标

《易林》几与《三百篇》并为四言诗矩 ,陈良运

京房易学的象数模式与义理内涵 ,余敦康京房《易》与《焦氏易林》,陈良运

论《京氏易传》与后世纳甲筮法的文化内涵 ,萧汉明

京氏易学中的阴阳对待与流行———兼论京易纳甲、建候、积算的建构原则 ,张文智谈京房解《易》的一段佚文 ,唐子恒京房象数易学探微 ,周立升

《周易乾凿度》的哲学思想 ,钟肇鹏考古发现与《易纬》,连劭名

易纬《乾凿度》的几点研究———兼论帛书周易与汉易的关系 ,李学勤

《易纬·乾凿度》残篇文解析———西汉形上思想的成就 , 高怀民

《易纬·乾凿度》的哲学思考 ,张健捷

“元气”演化史观———《易纬》的自然史观研究 ,萧洪恩

《易纬》八卦卦气思想初探 ,刘彬

《易纬》宇宙观与汉代儒道合流趋向 ,林忠军

《太玄》创作年代考 ,束景南

论《太玄》的哲学体系 ,韩敬

扬雄《太玄》中的宇宙形成论 ,郑万耕

《太玄》与《周易》之比较研究———兼论扬雄在中国哲学史上的地位与作用 ,韩敬

《玄首都序》《、玄测都序》注———《太玄注》摘登 ,韩敬

《太玄》“罔直蒙酋冥”的易学史意义 ,郑万耕杨雄《法言》中的易学思想 ,李英华论《太玄》对《周易》的模仿与改造 ,刘保贞读玄释中———试论《太玄》所本的宇宙说 ,问永宁从《太玄》看扬雄的人性论思想 ,问永宁

《太玄》的宇宙结构论探析 ,问永宁刘向、刘歆父子的易说 ,郑万耕

东汉易学史】

《白虎通义》与易学 ,张涛

周易马氏传辑证·系辞上 ,沈瓞民周易马氏传辑证·系传下 ,沈瓞民周易马氏传辑证·说卦传 ,沈瓞民

《周易参同契》的哲学基础 ,乌恩溥

《周易参同契》作者考 ,方春阳

《〈周易参同契〉外丹著作考》商榷 ,杨效雷

《周易参同契》的月体纳甲学 ,周立升论《周易参同契》的外丹术 ,郭东升论魏氏月体纳甲说及其对虞氏易学的影响 ,刘玉建

试论《周易参同契》以“易”为核心的发展变化观 ,陈进国

《周易参同契》的丹道易学 ,周立升荀爽易学通论 ,周立升《九家易》考辨 ,林忠军荀爽易学乾升坤降说的宇宙关怀与人文关切 ,王新春郑氏易礼(谈易之七) ,戴君仁郑玄易学思想述评 ,林忠军郑玄爻辰说述评 ,刘玉建郑氏易义 ,丁四新

试析郑玄易学天道观 ,林忠军试论郑玄易数哲学 ,林忠军郑玄易与两汉易学思潮 ,林忠军虞翻著作考释 ,刘大钧虞翻卦变说探微 ,林忠军

虞氏易学的两大理论支柱“: 卦气说”与“月体纳甲说”,王新春论虞翻易学批评 ,刘玉建论虞翻别卦逸象 ,刘玉建融旧铸新的诠释与研究———王新春《周易虞氏学》序言 , 刘大钧虞翻易学旁通说的哲理内涵 ,王新春虞翻易学与《周易参同契》,萧汉明也论虞氏易学的卦变说 ,王新春虞翻易学解释学原则 :震巽特变与权变 ,刘玉建宋衷易学考论 ,周立升仲长统的思想与易学 ,张 涛陆绩象数易学述评 ,林忠军

魏晋南北朝易学史】

论汉魏《易》学之嬗变 ,林忠军王肃易学刍议 ,乐胜奎王弼注易用老考 ,郑慕雍王弼大衍义略释 ,汤用彤

王弼郭象注易老庄用理字条录 ,钱穆王辅嗣的易注(谈易之八) ,戴君仁王弼易学之史迹 ,牟宗三王弼玄理之易学 ,牟宗三

王弼注易老的观念造恉(上) ,[韩]金忠烈王弼注易老的观念造恉(下) ,[韩]金忠烈王弼易学研究 ,简博贤王弼易述评 ,徐芹庭

王弼易所显现的老庄思想 ,吴玉莲

论王弼《周易略例》在易学史上的地位 ,余敦康

“执一统众”与王弼易学革命 ,王晓毅王弼“太极”说片论 ,王晓毅论王弼的“无咎”说 ,李世英王弼的崇本息末观与玄理化的易学倾向 ,高晨阳王弼《易》《老》二注成书先后及年代考辨 ,裴传永

“得象忘言、得意忘象”———王弼对象数的重新定位及其对治《易》路数的新体认 ,王新春王弼哲学的方法论探究 ,杜保瑞论王弼易学对两汉象数易学的继承 ,田永胜驳“王弼以老解易论”,田永胜管辂《易》学所反映魏晋象数《易》的转变 ,蔡振丰蜀才及其易学要义 ,简博贤蜀才易学思想述评 ,林忠军郭璞易学渊源考 ,连镇标郭璞易学思想考 ,连镇标

韩康伯《周易》解释中的道德思想 ,许建良干宝易学研究 ,林忠军虚浮世界的清流———《周易干氏注》述评 ,叶友琛干宝的《周易》古史观 ,朱渊清

梁褚仲都及其《周易讲疏》,黄庆萱萧衍及其周易大义稿 ,黄庆萱

隋唐易学史】

魏晋至唐初易学演变与发展的特征 ,刘玉建侯果易学研究 ,刘玉建

崔憬与侯果象数易学述评 ,林忠军李国梁跋宋监本周易正义———兼论阮元十三经校勘记 ,乔衍琯孔颖达周易正义及其“观我生”论 ,龚鹏程《周易正义》中孔颖达的思想 ,(日)高桥进孔颖达易学思想研究 ,宋开素孔颖达的易学诠释学 ,刘玉平

孔颖达《周易正义》的几个理论观点 ,姜广辉

北宋易学史】

试论宋人恢复古周易的重要意义 ,舒大刚试论宋明易学的太极动静观 ,郑万耕宋代君臣讲易考 ,金生杨

范仲淹的《易》论 ,姚瀛艇李保林

“庆历易学”发微 ,杨亚利胡瑗易学管窥 ,郑万耕

评宋人陆秉对《周易》“大衍之数”的解说 ,郭鸿林欧阳修的《易学》,[日]户田丰三郎简论欧阳修的《易》说及其史学观 ,林怡评欧阳修《易童子问》,[台]程石泉《易数钩隐图》作者等问题辨 ,郭彧邵雍先天学新释 ,谢扶雅

记邵雍皇极经世的天声地音 ,陆志韦邵雍的《皇极经世书》,李申

论邵雍与《皇极经世》的思想结构 ,潘雨廷邵雍先天图卦序来自李挺之卦变说 ,郭彧论邵雍的先天之学与后天之学 ,余敦康邵雍先天之学的宇宙图式 ,余敦康邵雍易学思维的特征 ,金弼洙邵雍易数哲学探微 ,[韩]赵源一

邵雍先天易“天地自然之数”一解———对冯友兰先生《邵雍的“先天学”》的两点补充 ,韩敬《伊川击壤集》与先天象数学 ,王利民也谈“无极”而“太极”,卢鸣皋

“无极”与“无限”(书信) ,张铁君卢鸣皋无极而太极———周濂溪对道的形式陈述 ,张德麟周濂溪太极图说问题平议 ,林政华

周濂溪之太极图说 ,戴景贤

周敦颐“无极”“太极”辩 ,段景莲

“无极”辨与属性范畴实体化 ,张军夫太极图渊源考辨 ,李申

周敦颐《太极图》渊源辨 ,卢国龙周敦颐《太极图》考 ,张其成我与周氏太极图研究 ,李申

周敦颐《太极图》易学发微———兼与任俊华等先生商榷 , 林忠军

《太极图》与《太极图说》之“五行说”比较研究 ,曹树明田智忠

《周氏太极图》原图考 ,郭彧

周敦颐的《太极图说》《、易》象数及西方有关学说 ,张祥龙司马光的《温公易说》,余敦康张载《易》学研究 ,徐志锐

略论《周易》对张载哲学的影响 ,施炎平

 

横渠易学的天人观 ,郑万耕

论张载之学是易学———与龚杰先生商榷 ,王利民宋儒张载“以易为宗”思想探析 ,孙剑秋王安石易学与其新学及洛学 ,耿亮之王安石《易象论解》与《序卦传》,杨倩描

论易学“涪陵学派”的形成、特点与深远影响 ,李良品程颢易学与其哲学及气象 ,耿亮之伊川易传———谈易之十一 ,戴君仁伊川易学之基本思想 ,胡自逢伊川论卦才 ,胡自逢

伊川论易卦二体之际会 ,胡自逢程子易学源流述略 ,胡自逢

《周易程氏传》思想研究 ,金春峰

《二程集》中《易序》作者考辨 ,庞万里

程颐易学的特点及其中国易学史上的地位 ,蔡方鹿伊川易学的形成及发展 ,余敦康

以忧患之心 ,思忧患之故———程氏易学的为政之道 ,刘燕芸王弼易与伊川易之比较———关于《周易》的体例与原则 , 杨东试论程颐对今本《周易》古经分篇的义理阐释 ,陈京伟

程伊川与马王堆之间———天理、象数与汉宋易学的视角 , 邢文苏轼易学与其人格 ,耿亮之

苏轼《东坡易传》特色小议 ,舒大刚

南宋易学史】

朱震易学纳甲观初探 ,唐琳

李纲《易》说研究———兼涉其《易》与《华严》合辙论 ,林义正张浚的易学思想及其影响 ,蔡方鹿

略论“参证史事”的杨万里易学 ,傅荣贤

《易序》作者略考 ,程林周易本义考 ,白寿彝

朱陆辩太极图说之经过及评议 ,戴君仁朱熹与李滉的易学思想比较研究 ,张立文

《周易本义》提要 ,潘雨廷

由朱熹易说检讨其思想之特质、影响与局限 ,刘述先朱熹《易》学研究 ,徐志锐如何看待易“象”———由虞翻、王弼与朱熹对易“象”的不同看法说起 ,林丽真

《上下经卦变歌》评述 ,乌恩溥朱熹的易学解释学 ,李兰芝朱熹河图洛书说的演变 ,温海明

从“理一分殊”观朱熹易学与环保哲学 ,曾春海

论程朱易学异同———两贤如何理解《周易》其书 ,[韩 ]徐大源

朱熹对宋代易学的发展———兼论朱熹、程颐易学思想之异同 ,蔡方鹿朱熹易学简论 ,郑万耕

朱熹对邵雍先天象数学的继承和发展 ,李秋丽

 

朱熹《周易本义》《、易学启蒙》象数之学述评 ,余敦康论《本义》注文与卷首《卦变图》之相合 ,王风程、朱解《易》比较 ,吕绍纲

程、朱《周易》观之分析与比较 ,[韩]金周昌朱熹《周易本义》音韵资料研究 ,金周生

论吕东莱《易说》中的哲学思想 ,潘富恩陈天林陆九渊易学的心学建构 ,傅荣贤

易简功夫终久大———《周易》与陆九渊的心学 ,石明庆马斗成

《易先天图—浑天象》非张行成之图 ,郭彧

张行成先天数学初探———再论中国数学派 ,张其成杨简易学略论 ,傅荣贤

叶适对《易传》的理解态度 ,高柏园论魏了翁的易学思想 ,金生杨

李杞《用易详解》的易学特点及其在易学史上的地位 ,蔡方鹿丁易东象数易学 ,林忠军俞琰卦变说辨析 ,郭彧

正传别传二重化———俞琰《易》说浅析 ,詹石窗

元代易学史】

元代之易学 ,徐芹庭

宋易在元代的发展 ,梁韦弦

略析吴澄易学中的阴阳卦对思想 ,章伟文略析吴澄的易学象数思想 ,章伟文

吴澄理学视野下的易学天人之学 ,王新春保巴及其易著中的哲学思想 ,陈少彤

明代易学史】

王阳明易学略论 ,温海明

《周易》与阳明心学 ,范立舟试论王龙溪的易学哲学 ,杨月清

从孔子易知简能观来知德易卦图 ,但衡今来知德的易说及其自然哲学 ,陈德述

钱一本易象义理窥测———评《周易像象管见》,张克伟重刊古周易订诂———嵩园读书记之四 ,黄仲琴方以智与《周易图象几表》,蒋国保方以智易学思想散论 ,蒋国保方以智象数易学平议 ,罗炽

清代易学史】

明清之际在华耶稣会士之《易》说 ,杨宏声评孙奇逢“乾坤生生不息”的太极观 ,李之鉴评孙奇逢“变通趋时”的易学思想 ,李之鉴

黄宗羲《象数论》与清初官方易学的变化 ,司徒琳张尔岐易学中的经世思想 ,汪学群王船山的易学 ,梁亦桥王船山的易学(上) ,罗光王船山的易学(续) ,罗光阐船山易学之宇宙论 ,曾春海《周易内传》中的若干辩证法思想 ,唐明邦

王夫之辩证法思想的“细胞”———阴阳对立统一 ,赖永海船山易学之研究纲领 ,曾春海试论王船山的易学体系 ,萧汉明王夫之论卦象、卦德与卦序 ,萧汉明

王夫之《易》学成就的深刻总结———评萧汉明《船山易学研究》,张善文王夫之易哲学在哲学史上的意义 ,金珍根王船山易学渊源试探 ,汪学群

读船山先生《周易大象解》,梁韦弦

简论王船山晚年的易学哲学———《张子正蒙注》到《周易内传》,林亨锡王夫之易学中的实有思想与清初务实学风 ,汪学群王夫之易学中的人性论 ,汪学群

《周易》与中国天人之学的模式———以船山易学为中心 , 陈赟

《易图明辨》与儒道之辨 ,郑吉雄李光地与《易》学 ,詹石窗读《周易折中》,刘大钧

清江慎修《河洛精蕴·后天为杂卦之根说》读后 ,涂士彬惠栋治《易》的特色与贡献 ,孙剑秋惠栋易学著述考 ,漆永祥

张惠言的词学与易学 ,陈水云

论焦循《易》学的“相错”“、比例”与数理 ,陈居渊焦循《雕菰楼易学》述评 ,赖贵三

实证与实测———从方法论角度看焦循的易学研究 ,陈居渊焦循的易学诠释学 ,李兰芝

论焦循“假卜筮而行教”的易学观 ,陈居渊焦循易学方法论的哲学意义 ,陈居渊

论焦循易学的道德理想与社会理想 ,陈居渊江都焦循手批《周易兼义》释文(一) ,赖贵三焦循《孟子正义》易学思想析论 ,赖贵三

论焦循对“卦变”说之批评及其《易》学建构 ,[马]庾潍诚魏源易学初探 ,廖名春

康有为和 20 世纪中国易学的现代转化 ,施炎平

近现代易学史】

民国以来象数与义理派之易学 ,徐芹庭

20 世纪《周易》古史研究 ,陈桐生

20 世纪初《周易》经传分离说的形成 ,郑吉雄

杭辛斋《周易》象数思想评价———兼述杭氏象数理论和自然科学的关系 ,李树菁尚秉和易学思想初探 ,刘光本

本易理以诂易辞 由易辞以准易象———试论尚氏易学的特色及其对易学史的贡献 ,赵杰

《周易古史观》驳议 ,刘长允马一浮易论 ,耿成鹏

熊十力易学思想探微 ,颜炳罡熊十力的新易学思想———读《乾坤衍》,郁有学

根柢《大易》出《新论》———《周易》与熊十力《新唯识论》, 方用天人体用 贞一不二———新唯识论与周易哲学之比较 , 黄玉顺熊十力之《周易》新诠释与儒学复兴 ,[韩]郑炳硕易理诠释与哲学创造 :以熊十力为例 ,高瑞泉

成就与不足———浅议郭沫若的《周易》研究 ,魏晓丽冯友兰易学思想初探 ,彭卫国高亨的《周易古经今注》,范宁

《周易讲座》序 ,金景芳

象数易学义理新诠———牟宗三先生的易学 ,邓立光论牟宗三哲学中的易学研究 ,王兴国

乾坤大义的现代启示 (上) ———当代新儒家易学思想综论 ,黄黎星乾坤大义的现代启示 (下) ———当代新儒家易学思想综论 ,黄黎星现代新儒家的易学思想论纲 ,郭齐勇黄寿祺《周易尚氏学札记》评述 ,黄高宪杨向奎先生易学研究述略 ,张涛

冯契对《周易》辨证逻辑思想的研究 ,丁祯彦

《周易表解》自序 ,潘雨廷

一部创造性的学术专著———宋祚胤《周易译注与考辩》评介 ,游唤民

《周易》研究的新成果、新特点、新趋势———中国《周易》学术讨论会摘要 ,张武

国际《周易》学术讨论会综述 ,颜文

近十年来海峡两岸易学研究的比较 ,黄沛荣

《易》学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黄沛荣试论现代易学的特点及意义 ,林忠军

其他】

《清史稿·艺文志》易类拾遗概谈 ,王绍曾

《清史稿·艺文志》易类拾遗 ,王绍曾

《清史稿·艺文志》易类拾遗(续) ,王绍曾《清史稿·艺文志》易类拾遗(三) ,王绍曾易学文献原论(一) ,周玉山易学文献原论(二) ,周玉山易学文献原论(三) ,周玉山易学文献原论(四) ,周玉山

《南塘易说》与《周易辑闻》,王煦华说《易本》,于亦时

《四库提要》易类订疑 ,杜泽逊广东之易学 ,饶宗颐

韩国易学思想之特质及其文化的影响 ,[韩]柳承国退溪易学初论 ,吕绍纲再论退溪易学 ,吕绍纲

金一夫与《正易》,[美]李钟勇等著梦海译

《易经》英译版前言 ,[瑞士] G/ G/ 荣格(楼格译)

 

周易研究 2008 年第 2 期(总第八十八期)

目录(三)(象数易学研究专辑)

 

通论】

汉宋象数易学异同论 ,刘光汉周易象理数之研究 ,沈延国吴承仕与章太炎先生论易书易学象数别论初衍 ,刘厚滋象数理则释例 ,廖维藩

谈易数之谜———中国古代的数理哲学 ,刘蔚华

《周易》系辞中之象征哲学 ,史作柽先秦易学中的数理问题 ,杨柳桥

“象”:中国文化的一种“基因”,顾晓鸣

汉代《周易》象数学的思维模式剖析 ,唐明邦

《周易》的“卦”与“象”———《八卦释象》前言 ,温少峰

《易传》象论二题 ,刘长林

周易象数与古代科学 ,唐明邦

论《周易》“倚数—极数—逆数”的数理观 ,周瀚光谈《易》象 ,刘大钧

答包笠山论易书 ,黄寿祺《易传》象论初探 ,颜炳罡

《周易》与具象思维 ,朱锋

《易经图谱解说》序 ,刘大钧

易学象数思维与中华文化走向———对“易道”内核的探讨之一 ,张其成

象数原始研究 ,冷德熙

《周易》“象数”与现代系统学模型 ,陈世陔卦象爻数源流考 ,张其成

读《象数易学研究》(第一辑) ,胡自逢论象数易学演变、特征及其意义 ,林忠军《周易》的“象思维”及其现代意义 ,王树人象数思维管窥 ,唐明邦象数范畴论 ,张其成

论“象”与“象思维”,王树人喻柏林

《周易·系辞传》“象”概念初探 ,(台)李玮如

论《周易》的观象系辞———兼论春秋人和《易传》对《周易》象释的失得与原因 ,曹福敬论象本论学派 ,张其成

论取象思维方式———易学文化精神及其现代价值讨论之一 ,于春海

《周易》与中国象科学 ,刘长林象数易道论纲 ,倪南

阴阳变易与境域生成———从区别性看待《周易》象数 ,张晓华王贻社

略论中国传统思维模式中的“象思维”与“《易》逻辑”,周继旨

易道象数之维的图式结构 ,倪南

“象思维”视野下的“易道”,王树人

象、数与文字———《周易·经》、毕达哥拉斯学派及莱布尼兹对中西哲理思维方式的影响 ,张祥龙

“感”·“象”·“数”———《周易》经传象数观念的哲学人类学释读 ,王浩

“象数”义例研究】

易不言五行 ,刘光汉

易卦应齐诗三基说 ,刘师培易通自序 ,刘次源

易制器尚象说《( 经训》节选) ,胡朴安与尚节之先生论易三书 ,黄寿祺答黄之六论易书 ,尚秉和周易易解题辞 ,章太炎答邢璞山问易三事 ,沈瓞民变象互体辨 ,沈瓞民卦变释例 ,沈瓞民

“同功异位”辞要 ,钱叔陵先秦阴阳五行说 ,杨超

先秦汉魏易例述评(上) ,屈万里汉魏易例述评 ,屈万里读易蠡测 ,赵子莪

阴阳五行思想和易传思想 ,杜国痒易学八宫说测蕴 ,赵阿南阴阳五行学说究源 ,戴君仁说易二则 ,周志辅

周易与阴阳五行思想 ,林金泉易消息述要 ,王震消息往来述补 ,周鼎珩

与范秋帆先生论易书 ,黄寿祺论汉代易学的纳甲 ,任蕴辉论象数易学之正说 ,林忠军八风考略 ,沈祖绵(沈延法注释) 卦气说及其神话特征 ,冷德熙试论十二辟卦 ,王兴业 “卦变”说辨析 ,常秉义

略论《周易》的卦变 ,陈恩林

卦变说探微 ,郭彧从顾颉刚反对“观象制器”说到“观象制器”内容古于《周易》,邱继宗论《周易》的“制器尚象”,[马]庾潍诚卦气溯源 ,刘大钧

“卦气”与“历数”,象数与义理 ,梁韦弦卦爻符号系统的演变及其意义 ,郑万耕哲学视野下的汉易卦气说 ,王新春

“八风”与五行、八卦 ,梁韦弦

“卦气”源流考 ,梁韦弦

爻变与卦变 :组合创新 ,邓球柏

阴阳学说的发展历程及其思想意蕴 ,侯宏堂

“图书”研究】

河图洛书之研究 ,武学易易图书学传授考源 ,高明

洪范合众数以应洛书说 ,黄元炳

“河图与洛书”及“河图洛书的倒坠”———三皇考 (节选) , 顾颉刚杨向奎合著先后天释疑 ,沈瓞民

河图洛书八卦与图绘记事 ,杜学知象数与天地万物之生成变化 ,廖维藩宋人图书之学及图书的传授 ,戴君仁图书溯原 ,戴君仁

河洛卦画象数构成原理 ,廖维藩河图象数与天人体用 ,廖维藩洛书象数与天人运行 ,廖维藩洛书四四方阵 ,黎凯旋河图及河图数学 ,黎凯旋洛书及洛书数学 ,黎凯旋洛书五五方阵 ,黎凯旋重谈宋人图书之学 ,戴君仁河图、洛书析疑 ,吴鹭山

《周易与中国文化》之一———“河图”“洛书”浅说 ,邓球柏对河图洛书的探究 ,韩永贤河图洛书解 ,常光明谈式占、八卦与洛书———《灵枢经·九宫八风篇》读后记 , 王兴业翟静媛河图、洛书的开放体系及宇宙演化模式 ,林方直

揭开历史给河图洛书蒙上的神秘面纱———《对河图洛书的探究》质疑及己见 ,苏洪济

河图、洛书时代考辨 ,陈恩林

太极图何以应是 S 形走向———关于易图的“音—形— 意”,罗翊重河洛解析三见 ,张静文河洛之学源流略记 ,冷德熙河图·洛书在西藏 ,王尧

“河图”“洛书”之象数图式试析 ,金春峰河图、洛书时代再考 ,韩永贤河图、洛书源流考辨 ,刘操南河图新探 ,吕齐吕方河图洛书考释 ,苏洪济

再谈河图、洛书的时代问题 ,陈恩林河图洛书探微 ,王兴业河图洛书探源 ,王卡

试论八卦图的视向 ,李庆祥普米族的“八卦图”,章虹宇河图洛书试析 ,王怀图数浅议 ,赵春杰

河图、洛书是新石器时代的星图 ,曾祥委千古之谜“河图”“、洛书”破解 ,苏开华

关于河图、洛书问题———答李申兄 ,萧汉明河图辩证———答萧汉明兄 ,李申论太极图的原始意象 ,国光红太极图的来源 ,李学勤邢文解河图、洛书与八卦图 ,刘正英

《洛书》《河图》的形成、本义及其与《周易》的关系 ,易常

“河出图 ,洛出书 ,圣人则之”辨 ,李申河洛政治神话试解 ,冷德熙

《先天图》渊源考 ,郭彧

阴阳鱼太极图源流考———兼与郭彧先生商榷 ,张其成太极图古文字证 ,国光红

“洛书”数学 ,张继恒河洛源流考 ,郭彧

《河图》没有秘密———兼评北京大学国情研究中心对《河图》《、洛书》的研究成果 ,李申

《河图》八卦关系论———兼与北京大学易学课题组商榷 , 陈守富

后天八卦图正解 ,李尚信

“参伍以变 ,错综其数”与《洛书》,汪显超河图玉版说 ,饶宗颐

《河图》五行数与《周易》四象数之间的关系 ,汪显超太极图是怎样画出来的 ,刘金明

周易研究 2008 年第 2 期(总第八十八期)

目录(四)(易之哲学研究专辑)

 

通论】

周易哲学 ,高磵庄

与钱基博先生论周易书 ,朱谦之谈读易心得 ,朱世龙论周易中之哲学原理与方法 ,严灵峰论易 ,潘占谓

周易之哲学思想(上、下) ,于维杰试论周易之特征 ,邓徵涛论易学之四基本特性 ,祁怀美易经的基本认识 ,世乔

《周易》与中国哲学 ,陈金生周易哲学思想———孔门学说之三 ,吴康易的哲学内涵 ,程石泉论《周易》的哲学思想与爻性爻位的关系 ,萧汉明略论《周易》思想的两重性特征 ,张武

《易》的象、数、义、理一体同源论 ,成中英论《周易》的形上学 ,谢维扬论易之原始及其未来发展 ,[美]成中英权能与场有 :行依论———易道的诠释(一) ,唐力权权能与场有 :行依论———易道的诠释(二) ,唐力权中国哲学本体论的易学阐释 ,刘润忠

《周易》的哲理化与“易象”符号的更新 ,汪裕雄

《周易》的哲学精神 ,吕绍纲

易学的哲思———人类理性的导引 ,[台]高怀民

试论《周易》的原初意义与现代意义 ,欧阳康孟筱康

“经典周易哲学”的成因及其历史地位 ,施炎平

《易经》的哲学思想 ,冯友兰易经的义理性 ,戴君仁

《易经》之理想系统 ,[美]成中英

《易经》解秘 ,康中乾

《易经》思想探究 ,高鹏

《易经》中的哲学与儒家的改造 ,杨向奎

《易经》意义的来源 ,陈坚

《易传》的哲学思想 ,冯友兰试谈《周易》大传的哲学思想 ,高亨论《周易大传》的哲学体系 ,徐志锐论《易传》的整体思想 ,颜炳罡

《易传》哲学思想探析 ,赵书廉

《易传》的思想特色 ,王新春

试论《易传》的基本哲学范畴 ,黄宝先

《易传》中的基本哲学问题 ,[台]杜宝瑞

宇宙论】

易经哲学体系析述———法自然的人性主义 ,金忠烈说易———中国宇宙哲学价值之重估 ,李富华论易经的宇宙观 ,曹敏穿着神学外衣的朴素唯物论因素———《周易》经、传菁华发微之一 ,郑谦

天人之际三纲领———论《易传》立天、立地、立人的三才之道 ,苏渊雷

《周易》中的朴素自然观 ,周向阳虞友谦

《易传》宇宙发生论初探 ,林忠军周易和中国古典宇观理论 ,施炎平

交、感、化、革———《周易》宇宙观的生成逻辑 ,杨庆中

《易》的宇宙观、性命观及文化观 ,金忠烈易传性命天道思想之析论 ,郑力为阐生生之谓易 ,魏元珪生生之谓易 ,罗光

周易的生生之道 ,赵玲玲

《易经》天人观及影响 ,刘长林生生之道与中国哲学 ,刘泽亮

日新之谓盛德 ,生生之谓易———论《周易》“天人合一”观中“天”与“人”的结合点 ,刘金明论《周易》的生命哲学 ,施忠连李廷祐

天·地·人———谈《易传》的生态哲学 ,蒙培元

生存结构与心灵境界———面向 21 世纪的中国哲学 ,黄玉顺乾坤二卦形上解 ,俞懿娴

论《周易》的创造观念 ,施忠连

《周易》的生命哲学与生存发展论———兼评西方知识形上学之偏差 ,[台]魏元珪

“易”这个观念 ,[台]程石泉

人生观】

易为君子谋分类举例(上) ,朱学琼易为君子谋分类举例(下) ,朱学琼易经中的教育哲学 ,李霜青《周易》的伦理意义 ,刘金万论《易传》的价值观 ,赵馥洁

《易传》的理想人格论 ,施忠连

《周易》的道德教育思想探微 ,杨昌勇

《周易》的人生观 ,张正春

《周易》看道德主体之体认与重建 ,[韩]郑炳硕

《周易》人格建构 ,李兰芝

《周易》价值观初探 ,张瑞亭论《周易》的情理品位 ,陈良运

《易经》中的君子观 ,于春海卞良君

《易传》的道德哲学和现时代 ,罗炽

《周易》人格理论之剖析 ,翁银陶

《周易》中“君子”之特质初探 ,[台]侯婉如

《周易》中的道德观 ,于春海卞良君

《周易》德义利略论 ,丁四新

《周易》“持盈有道”观中的德性意识 ,杨建祥

《易传》义利观研究———兼论《易传》之伦理思想 ,孙熙国徐青春论《易经》作者的主体意识与道德内求思想 ,裴传永易学中的人学思想 ,黄正泉《易传》人性论探微 ,梁韦弦

《易传》“德”论研究 ,肖雁

《周易》“迁善改过”思想述略 ,杨庆中易经哲学的人类文明之道 ,[台]高怀民人文易与民族魂 ,萧萐父

忧患人生的卓越指南———《周易》与人生哲理 ,陈望衡

《易经》对人类三大问题的提出及其解决之道 ,[台 ]高怀民

《易经》思想中的人文关怀 ,高柏园易学与和合文化 ,李孟存张俊峰

《周易》的智慧 ,张立文

忧患·变通·和谐———《周易》的人文意识与人文理想 , 杨庆中

《周易》与和合学 ,张立文

传统易学的人文精神 ,梁韦弦

认识论】

周易系辞传认识论底考察 ,刘百闵

《易经》认识论发微 ,康中乾

《易经》之知识论 ,[台]于维杰

周易经传的哲学知识学探究 ,[台]杜保瑞

《周易》中的逻辑方法论思想探索 ,朱治凯

《易经》卦图解意 ,康中乾

《易经》与中国的类比逻辑 ,周山易学中的推类逻辑 ,吴克峰

《周易古经》形象思维举要 ,罗炽

从八卦符号系统看《易经》的思维模式 ,王霆钧

象占、原始思维与传统文化 :从文化人类学角度研究《易经》的尝试 ,陈明

《周易》系统论方法思想发微 ,朱志凯略谈《易经》的思维方式 ,蒙培元易学中的整体思维方式 ,郑万耕

《周易》精蕴初探 ,李太生

“易”的世界观和思维模式 ,王霆钧易学思维之葩掇拾 ,陈良运

易哲学“范畴”论】

论“太极”学说的演变 ,庶僮

还《周易》太极说以本来面目 ,郑谦

中国大易哲学“太极”旨趣之探究———兼以例证“国际中国学的未来发展”提要 ,[台]郭文夫 “太极”思维的转化与发展 ,[台]赵中伟论易卦符号的阴阳寓义 ,曹福敬说解《周易》的阴阳 ,徐志锐

从新科学的启示去探讨《易经》的哲学原理阴阳辩证一元论 ,[美]窦宗仪

阴阳智慧说和《周易》系统论 ,施炎平

《周易》之阴阳对待的逻辑 ,[韩]崔英辰试论阴阳是对待的统一 ,徐道一阴阳与对立统一 ,李申

《周易》的刚与柔 ,张增田

阴阳五行说与中国古代天命观的演变———兼论阴阳五行说对易学发展的影响 ,[韩]金晟焕相对概念之调适 ,[台]胡自逢

《周易》和中国古代阴阳矛盾学说 ,施炎平

“一阴一阳之谓道”析议 ,[台]黄庆萱

《易传》道论研究 ,李祥俊

《周易》“神道”析 ,陈望衡

《易传》天论的哲学意义———兼论中国哲学有没有哲学概念 ,曾振宇

《易传》中的易道与天道、人道及神道 ,梁韦弦论《易传》中的“道”,杨庆中

论《易传》关于“时”的观念 ,施忠连

《周易》“时”“位”观念的特征及其发展方向 ,[台]林丽真

《周易》时的哲学发微 ,王新春

《周易》“时”的哲学管窥 ,王贻社李秋丽

与时偕行趣时变通———《周易》“时”之观念析 ,黄黎星易尚中和 ,朱学琼

《周易》的太和思想 ,余敦康

“亨行时中”“, 保合太和”———论《易传》中的中和哲学 ,董根洪周易圜道与创新 ,刘长林易传中的变迁观念 ,文崇一论《易传》的变化观 ,许良

“无往不复”———《周易》的转化观 ,王鲁宁王鲁飞

《易传》“生死之说”揆义 ,王利民

易传中的神明思想之研究 ,[台]邬昆如

论易乾元 ,吴康

试论《周易》的“几”,张军夫《周易》之“周”发微 ,郭建勋试论《易传》的知行观 ,李兰芝

《易传》的吉凶观 ,梁韦弦

《易传》之“气”与先秦儒家气理论 ,曾振宇郑重华

易经“通”概念之研究———从谭嗣同《仁学》思路出发 ,邬昆如

《易》哲学中的感应与亨通 ,曾春海

易学中的元亨利贞说 ,郑万耕

易哲学研究方法探索】

以乾卦的解释为例 ,看李景春同志的《周易哲学》方法论问题 , 王明

超越名言 感而遂通———走出西方科学方法论的困境 , 龚隽

在《周易》与“世界哲学”之间———论本体论诠释学的哲学路向 ,李翔海哲学问题在当代和《周易》哲学观诠释———形而上学与形而中论 ,鞠曦易学方法论 ,杜宝瑞开展易学的实证研究 ,王俊龙易学研究本体特征论 ,傅荣贤论《周易》的乾坤哲学 ,徐志锐

“乾坤哲学”与治《易》方法———与徐志锐同志商榷 ,王树森也谈“乾坤哲学”与治《易》方法———答王树森同志 ,徐志锐

《易传》中的朴素辩证法思想 ,唐明邦

论《周易》对中国古代辩证法的影响 ,杨达荣

《易经》中的朴素辩证法思想 ,刘蔚华

《易经》朴素辩证观新探 ,李威周

《周易》辩证法初探 ,谈永嘉

《易经》及其朴素唯物论与辩证法 ,侯哲安

从《周易》谈我国传统的辩证思想及特征 ,刘鄂培

《易传》的辩证逻辑思想 ,冯契

《周易》自然哲学图式与自然辩证法 ,珊泉

《周易》———辩证法的源头 ,吕绍刚论《周易》的符号象征 ,陈良运

《易经》的符号逻辑 ,[德]D/ R/ 斐德烈博士

“易”的意指符号学分析 ,范爱贤

试论《周易》研究的符号学转向 ,张斌峰

关于建立《周易》解释学问题的探讨 ,汤一介

《易经》诠释方法的辩证性 ,潘德荣从诠释学审视中国古代易学 ,林忠军《周易》诠释中的若干问题思考 ,周山

经典诠释与文献整理———以《易经》研究为例 ,[台 ]黄沛荣

“易注”与中国传统哲学中的注释 ,陈坚

易与儒释道哲学】

孔易之研究———略史、内容及价值 ,刘文翮孔学与周易 ,但衡今易经与论语 ,李震孔子的易教 ,高明从易经论道统 ,任卓宣

易经为孔门教材之津钥 ,钟克昌孔子的“仁”与周易的“易”,潘柏世孔子与易学思想体系之建立 ,高怀民

易传十翼和论语中庸大学的比较研究 ,罗光

荀易庸记要 ,李泽厚

今本易传与先秦儒学关系的再审 ,朱晓海荀子一系的易学 ,李学勤

孔子思想对《易经》的贡献 ,[台]吴怡

《庸》《孟》与《易传》,王新野

《周易》的“时中”观念与孔子思想 ,成中英孔子对《周易》的伟大贡献 ,金景芳

《易传》与孔学 ,林忠军

《易》《庸》之学片论 ,萧萐父

《周易》和宋儒的“理性”观念———理学理性精神探源之一 ,施炎平从《易经》与《论语》中看中国的传统道德观念及其现实意义 ,李文炳论易道与中庸之道 ,邓球柏周易与宋明理学 ,[台]于维杰

孔子与《易传》———论儒家形上学体系的建立 ,朱祥飞

孔子晚年心志蠡测———并为《莫春篇》作一新解 ,[台 ]林义正

《论语》与易学 ,任俊华

《易经》与儒家思想之渊源 ,孙熙国试论《周易》与《论语》中的语、默观 ,黎馨平

从颜氏之儒的思想特质看其与易学的关系 ,颜炳罡陈代波

《周易》和儒家人文哲学———从差异比较的视角作重新诠释的尝试 ,施炎平

易传与道德经中所见之辩证法的思想 ,何行之

《周易》与《老子》,金景芳易传与道家 ,戴君仁

从周易与老子论心物之合一 ,周伯达

易经“原始反终”之理与道家“出世”之学 ,韦仲公

《易经》与《老子》———我国先秦哲学思想两大体系 ,杨柳桥论《易传》与老子辨证法思想的异同 ,余敦康论《老子》哲学同《易》的血缘关系 ,黄钊

《易传》和《老子》辩证法比较 ,周秀光

道教与《周易》的关系初探 ,卿希泰詹石窗

论南方之学与北方之学的辨证发展———南《老》北《易》源流初探 ,刘先枚

庄子处世哲学与《周易》,钮福铭

《周易》丹道思想初论 ,刘国梁

易学与道教文化的融通关系略论 ,詹石窗《系辞传》的道论及太极、太恒说 ,陈鼓应

论易学与道教文化相关研究的意义与原则 ,詹石窗

《易传》与道家哲学思想之比较 ,丁原明

《易传·系辞》思想与道家黄老之学相通 ,胡家聪道藏之易说初探 ,张善文道教易学略论 ,卢国龙

《易经》与《老子》的辩证思维 ,艾新强先秦道家易学发微 ,陈鼓应乾坤道论 ,赵建伟

《易传》与西汉道家 ,郑万耕

严遵引易入道简论 ,王德有

论《文子·上德》的易传特色 ,陈鼓应

《周易》与《道德经》在思维方式上的内在联系 ,王树人喻柏林

老子与周易古经之关系 ,李中华

《韩诗外传》的黄老思想及其易说 ,周立升

“黄老易”和“庄老易”———道家经典的系统性及其流变 , 王葆玹

《易传》与道家思维方式合论 ,罗炽

《太平经》与易学 ,罗炽

试论陈致虚的道教易学思想 ,章伟文

《庄》《、易》关系浅论———兼论道家易 ,李延仓

传承与融通———《老子》与《周易》中民族精神比较研究 , 黄承贵

《易传》与道家哲学的可通约性 ,刘立夫

道教符咒法术与易学关系的哲理探要 ,詹石窗

《道养全书》易道融通思想发微 ,盖建民试论张伯端道教思想的易学渊源 ,郭建洲易感通义与佛说缘生义之比观 ,李翊灼

《易经》与华严宗学说的形成 ,[美]华伦莱著胡文和译试论佛教曹洞宗对《易》的利用 ,夏金华

以佛解易佛易一家———读智旭《周易禅解》,陈坚

以《易》解《华严经》———李通玄对《华严经》的新诠释 ,邱高兴

论易学史研究在易佛关系问题上的两个疏忽———兼谈太虚大师的易学思想 ,陈坚

《离》解曹洞宗“五位”禅意研究 ,[台]郭世清智旭对《周易·大过卦》的佛学解读 ,陈坚

真可论《易》———《易经》“佛经化”的一个实例 ,陈坚

援禅以证易诱儒以知禅———《周易禅解》易学思想与方法略论 ,谢金良借易说禅 :说不可说之说 ,刘泽亮

易经哲学中的两个层次———老庄哲学与孔子周易十翼哲学 ,张肇祺

易、道、佛与辩证法的基本规律 ,严灵峰

《周易》的思想精髓与价值理想———一个儒道互补的新型世界观 ,余敦康

“群龙无首”与最佳生存状态———试谈《乾卦》对儒、道生命观及先秦汉魏文士生命意识的影响 ,翟江月生生与守静———易、儒、道“静”论合说 ,向世陵

《易传》中的语言哲学思想探论———兼论儒、道《、易》的语言哲学思想之异同 ,吴根友

诸子原易论 ,丁篪孙

易经———六艺之原 ,张肇祺

易道与先秦诸子论道之贯通 ,胡自逢

《周易》与早期阴阳家言 ,萧萐父

对《淮南子》运用易学的思考 ,杨默玄

《周易》与《乐记》,李平

《易》墨“义利观”略论 ,舒大刚

论列子天端的易道思想 ,[台]林义正仲长统的思想与易学 ,张涛

《周易》古经与墨家思想 ,孙熙国陆贾《新语》与易学 ,项永琴

易与中西哲学比较】

论整元思想 ,王震

从“全”底观点论易经黑格尔辩证法及唯物辩证法之得失 ,曹敏简述心理学大师荣格氏对易经之推崇 ,顾翊群从大易生生之理看中西印思想 ,孙智杰从比较哲学论大易之五奇九胜 ,孙智荣

黑格尔《、老子》及《易经》的辩证哲学———《易经》哲学讨论系列之四 ,[美]钟启禄

试论怀德海的创新与《易经》的生生之理 ,郑金川

《易经》哲学与怀德海机体主义 ,程石泉对比怀德海与《易经》,沈清松

《易经》与怀德海 ,杨士毅

《周易》的形上思维之再探———从黑格尔与怀德海之批判

“主谓式”的形上命题着眼 ,蒋年丰

《周易》与怀德海之间 ,[美]唐力权

《周易》与怀德海之间(续) ,[美]唐力权毕达哥拉斯学派的“数”与《易传》的“数”的比较 ,林忠军

易经·黑格尔·休姆及佛学中的辩证与因果概念 ,[美 ] 钟启禄

《周易与怀德海之间》序 ,方克立

Kosmogonia 的两种表述方式———《易经》与《神谱》相参照 ,苗力田

《周易》中“大人”、“圣人”与印度上古诗集《梨俱吠陀》中 “原人”的比较研究———兼论人类体验人格的发生与结构 ,李文炳王胜军

卫理贤(R/ Wilhelm)德译《易经》“吉凶”概念之探讨 ,[台] 邬昆如

《易经》与“心理分析”———重访爱诺斯 ,申荷永高岚中国的“阴阳”与西方的“因果”,陈炎荣格与《易经》,彭贤

周易研究 2008年第 3期 (总第八十九期 )

《周易与考古》

目錄 -出土易學文獻

 

商周数字卦研究

 

西周卦画探原——周原出土卜甲上卦画初探-- 徐锡台楼宇栋(3)试释周初青铜器铭文中的易卦-- 张政烺(7)

 

从商周八卦数字符号谈筮法的几个问题-- 张亚初刘雨(24)

 

殷代易卦及有关占卜诸问题--[中国香港]饶宗颐(35)

 

殷墟甲骨文中所见的一种筮卦-- 张政烺(48)

 

安阳苗圃北地新发现的殷代刻数石器及相关问题-- 郑若葵(56)数字易卦探讨两则-- 管燮初(63)

 

西周甲骨的几点研究-- 李学勤(67)

 

易卦爻象原始-- 楼宇烈(74)

 

易辨——近几年根据考古材料探讨《周易》问题的综述-- 张政烺(89)数与《周易》关系的探讨-- 徐锡台(101)

 

安阳殷墟发现“易卦”卜甲-- 肖楠(118)

 

殷墟“易卦”卜甲探索-- 冯时(123)

 

奇偶数与图形画——释四位奇偶数和四位(包括五位)阴阳符号排列组合成的图形画-- 徐锡台(133)

 

淳化县发现西周易卦符号文字陶罐--姚生民(136)

 

西周筮数陶罐的研究-- 李学勤(139)

 

中方鼎与《周易》--李学勤(145)

 

《周易》探源--徐锡台(151)

 

新发现的殷周“易卦”及其意义-- 曹定云(159)

 

淳化出土西周陶罐刻划奇偶数图形画研讨-- 徐锡台(167)商代易卦筮法初探--晁福林(173)

 

跳出《周易》看《周易》——“数字卦”的再认识--李零(180)《周易》及《连山》占数卦考-- 梁敢雄(188)

 

出土筮数与三易研究-- 李学勤(193)

 

陶拍上的数字卦研究--曹玮(197)

 

周原卜甲与《周易--蛊卦》-- 陈蔚松(206)

 

长安西仁村陶拍数字卦解读-- 廖名春(211)

 

新发现西周筮数的研究--李学勤(217)

 

古文字中的易卦材料--[中国台湾]季旭升(222)

 

战国楚简《周易》研究

 

楚简《周易--大畜》卦再释-- 廖名春(249)

 

楚简《周易--颐》卦试释-- 廖名春(257)

 

楚简《周易》校释记(一)-- 廖名春(264)

 

楚简《周易》校释记(二)-- 廖名春(274)

 

上博藏楚竹书《周易》中特殊符号的意义-- 姜广辉(285)楚竹书《周易》中的特殊符号与卦序问题-- 李尚信(290)从战国楚简看通行《周易》版本的价值--林忠军(298)哲学视域中战国楚竹书《周易》的文献价值--王新春(303)

 

上博馆藏楚竹书《周易》初析-- 王振复(315)

 

《周易》释读八则——以楚竹书为参照--郑万耕(322)

 

试论楚竹书《周易》红黑符号对卦序与象数的统合意义-- 谢向荣(329)

 

楚简《周易》遯卦六二爻辞新释-- 廖名春(344)

 

《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三)周易》刍议-- 邓球柏(352)

 

今、帛、竹书《周易》疑难卦爻辞及其今、古文辨析(一)-- 刘大钧(359)今、帛、竹书《周易》疑难卦爻辞及其今、古文辨析(二)-- 刘大钧(369)今、帛、竹书《周易》疑难卦爻辞及其今、古文辨析(三)-- 刘大钧(382)沪简《周易》选释(修订)--何琳仪程燕房振三(390)

 

战国楚竹书《周易--》卦“”字考-- 胡志勇(396)

 

楚竹书《周易--颐》卦新释-- 曹建国(400)

 

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易经》释卦二则--萧汉明(410)

 

楚简《周易》睽卦新释--廖名春(417)

 

简帛《周易--夬卦》“丧”字补说-- 范常喜(426)

 

从竹简看所谓数字卦问题--吴勇(431)

 

也谈《易经》简帛本的蛊、丰二卦——与萧汉明先生商榷--郑任钊郑张尚芳(439)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周易》的“首符”与“尾符”-- --[日]近藤浩之曹峰译(446)

 

秦简《归藏》研究

 

江陵王家台15号秦墓--荆州地区博物馆(455)

 

江陵王家台秦简与《归藏》-- 连劭名(462)

 

试论《归藏》的几个问题-- 王明钦(466)

 

王家台秦简“易占”为《归藏》考--李家浩(479)

 

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 王明钦(488)

 

秦墓《易占》与《归藏》之关系-- 王宁(510)

 

王家台秦简《归藏》管窥-- 廖名春(514)

 

王家台秦简《归藏》出土的易学价值-- 林忠军(521)

 

江陵王家台秦简《归藏》筮书考-- 连劭名(532)

 

王家台秦简“易占”与殷易《归藏》-- 梁韦弦(542)

 

王家台秦简《归藏》校释(28则)-- 王辉(548)

 

秦简《归藏》与汲冢书--梁韦弦(560)

 

《归藏》非殷人之易考程二行-- 彭公璞(565)

 

论秦简《比》卦的宇宙生成模式-- 蔡运章(574)

 

王家台《归藏》与《穆天子传》-- 朱渊清(580)

 

《归藏》、《坤乾》源流考——兼论秦简《归藏》两种摘抄本的由来与命名-- 任俊华梁敢雄(585)

 

从秦简《归藏》看易象说与卦德说的起源-- 王葆玹(595)

 

秦简《寡》、《天》、《》诸卦解诂——兼论《归藏易》的若干问题-- 蔡运章(602)

 

秦简《归妹》卦辞与“嫦娥奔月”神话-- 戴霖蔡运章(620)

 

阜阳汉简研究

 

阜阳双古堆西汉汝阴侯墓发掘简报--

 

-- 安徽省文物工作队阜阳地区博物馆阜阳县文化局(631)

 

阜阳汉简简介-- 文物局古文献研究室安徽省阜阳地区博物馆阜阳汉简整理组(654)

 

《阜阳汉简--周易》概述-- 胡平生(658)

 

阜阳汉简《周易》释文-- 中国文物研究所古文献研究室安徽省阜阳市博物馆(668)阜阳汉简《周易》研究--韩自强(700)

 

阜阳汉简发现、整理与研究综述-- 宋迎春(743)

 

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研究

 

中国古代文明的瑰宝——评《马王堆汉墓文物》--廖名春(749)

 

帛书《周易》--于豪亮(752)

 

帛书《六十四卦》跋-- 张政烺(763)

 

再谈马王堆帛书《周易》--[中国香港]饶宗颐(772)

 

帛书《周易》六十四卦浅说-- 韩仲民(780)

 

帛《易》初探--刘大钧(786)

 

读帛书《周易》-- 连劭名(797)

 

帛书《周易》所属的文化地域及其与西汉经学一些流派的关系-- 王葆玹(805)帛书《周易》的几点研究-- 李学勤(810)

 

论帛书《周易》-- 邓球柏(816)

 

帛书《易传》与《易经》的作者-- 李学勤(829)

 

有关帛书《易传》的几个问题--[中国台湾]严灵峰(832)

 

评帛书《易经》研究的两种倾向-- 方向东(839)

 

帛书《易传》整理的几个问题-- 陈松长(846)

 

帛书《周易》的整理过程及其编目-- 〔日〕近藤浩之曹学群译(849)论帛书《周易》的篇名与结构-- 邢文(858)

 

孔门易学的不同诠释与发展-- 陈来(863)

 

《周易》古义考-- 刘大钧(872)

 

帛《易》源流蠡测--刘大钧(882)

 

马王堆帛书《六十四卦》释文--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小组(888)马王堆帛书《六十四卦》校读札记-- 王辉(899)

 

帛书《周易》卦名校释--连劭名(909)

 

从帛书异文看《周易》训诂中存在的问题-- 吴辛丑(934)

 

宫的分别字与《周易》爻辞新解-- 任俊华(939)

 

马王堆帛书《易经》札记-- 曹锦炎(943)

 

帛书《周易--泰蓄》与《逸周书--大聚》-- 连劭名(945)

 

帛书《周易》《老子》虚词札记--吴辛丑(951)

 

《周易》乾坤两卦卦爻辞五考-- 廖名春(957)

 

帛书与今本《周易》之乾、坤二卦四题-- [中国香港]朱冠华(972)马王堆汉墓帛书《易经》卦序释义--黎子耀(990)

 

马王堆帛书《周易》的卦序卦位-- 李学勤(995)

 

帛书《周易》与卦气说-- 邢文(1002)

 

马王堆帛书《周易》——兼谈湖南出土的八卦纹铜镜-- 周世荣(1011)关于“图”“书”及今本与帛本卦序之探索--刘大钧(1018)今帛本卦序与先天方图及“卦气”说的再探索-- 刘大钧(1030)谈帛易六十四卦卦序-- 王兴业(1038)

 

论今、帛本《周易》卦序的先后问题-- 李尚信(1045)

 

帛书《周易》卦序与宇宙论-- 李尚信(1055)

 

帛书《易传》及《系辞》的年代-- 李学勤(1068)

 

从帛书《易传》看孔子易教及其象数--[中国香港]邓立光(1072)

 

帛书《易传》引《易》考--廖名春(1084)

 

马王堆帛书《易传》与孔门易学--陈来(1095)

 

帛书《易传》散议-- 郑万耕(1114)

 

帛书《易传》的时代和人文精神-- 张立文(1127)

 

帛书《易传》象数学说考释-- 廖名春(1140)

 

从帛《易》“子曰”看孔子晚年的哲学思想--赵士孝刘怀惠(1147)

 

帛书易传与先秦儒家易学之分派--陈来(1160)

 

从帛书《易传》析述孔子晚年的学术思想--[中国香港]邓立光(1169)

 

从“要”这个概念看儒道分野及儒道互渗——兼论易学研究的方法论问题-- --李伯聪(1179)

 

论《周易》与《内经》的关系——兼论帛书《周易》五行说--张其成(1188)帛书《易传》四篇天人道德观析论--胡治洪(1200)

 

帛书《易传》中的象数易学思想-- 刘大钧(1210)

 

从帛书《易传》考察“文言”的实义--[中国香港]邓立光(1219)

 

帛书《二三子问》、《易之义》、《要》释文--陈松长廖名春(1225)帛书《二三子问》简说-- 廖名春(1233)

 

帛书《二三子问》初论-- 陈松长(1237)

 

也谈“先天卦位”与“帛书卦位”--李仕澂(1244)

 

论帛书《二三子问》中的“精白”-- 李锐(1253)

 

帛书《系辞》略论-- 李学勤(1258)

 

帛书《系辞》浅说——兼论《易传》的编纂-- 韩仲民(1263)

 

马王堆帛书《系辞传》校读-- [中国台湾]黄沛荣(1270)

 

帛书《系辞》释文再补-- 廖名春(1281)

 

马王堆帛书《周易--系辞》校读-- 张政烺(1285)

 

帛书《系辞传》校证--[中国台湾]黄沛荣(1291)

 

帛书《系辞》释文-- 陈松长(1301)

 

初观帛书《系辞》-- 张岱年(1306)

 

帛书《系辞传》“大恒”说-- [中国香港]饶宗颐(1309)

 

帛书《系辞》“易有大恒”的文化意蕴--余敦康(1319)

 

读帛书《系辞》杂记-- 楼宇烈(1323)

 

帛本《系辞》探源-- 陈亚军(1328)

 

帛书《系辞》与通行本《系辞》的比较--张立文(1338)

 

论帛书《系辞》与今本《系辞》的关系--廖名春(1346)

 

从帛书《易传》看今本《系辞》的形成过程-- 王博(1353)

 

帛书《系辞》初探-- 陈松长(1361)

 

帛书《系辞传》与《文子》-- 李定生(1367)

 

“大衍之数”章与帛书《系辞》-- 廖名春(1369)

 

马王堆帛书《系辞传》残本全文的剖析-- [中国台湾]严灵峰(1376)帛书《系辞》校勘札记-- 陈松长(1385)

 

帛书《系辞》骈枝-- 魏启鹏(1389)

 

帛书《系辞》释文-- 廖名春(1396)

 

帛书《系辞》的年代与道论--王博(1400)

 

帛书《系辞》反映的时代与文化-- 金春峰(1412)

 

马王堆帛书《系辞》研究--连劭名(1423)

 

再论马王堆帛书《系辞》中的“马”-- 连劭名(1441)

 

今本、帛本、汉唐本《系辞》异同考——并论帛本《系辞》胜于今本《系辞》--

 

--刘大钧(1445)

 

帛书《周易》“火水相射”释疑-- 霍斐然(1451)

 

帛书《易之义》简说-- 廖名春(1458)

 

帛书《易之义》释文-- 廖名春(1463)

 

帛书《易之义》与先天卦位说--廖名春(1467)

 

由帛书《易之义》看《易》《老》之关系-- 尹振环(1472)

 

试论帛书《衷》的篇名和字数--廖名春(1478)

 

帛书《衷》校释(一)-- 廖名春(1486)

 

帛书《衷》校释(二)-- 廖名春(1497)

 

关于帛书《易之义》解说坤卦卦爻辞之文义的辨正--梁韦弦(1508)

 

帛书《要》简说-- 廖名春(1512)

 

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要篇》的成书年代-- [日]池田知久陈建初译(1516)帛书《要》试释-- 廖名春(1526)

 

帛书《要》释文--[日]池田知久(1544)

 

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之《要》篇研究--[日]池田知久牛建科译(1549)帛书《要》释文-- 廖名春(1558)

 

《要》篇略论-- 王博(1560)

 

论《易》之名“易”——兼谈帛书《要》篇-- 刘昭瑞(1566)

 

《鹖冠子》与帛书《要》-- 邢文(1571)

 

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之《要》篇释文(上)-- [日]池田知久牛建科译(1581)马王堆汉墓帛书《周易》之《要》篇释文(下)-- [日]池田知久牛建科译(1595)论帛书《要》篇巫史之辨-- 邢文(1611)

 

帛书《要》篇释文校记-- 裘锡圭(1624)

 

君道:“天、地、民、神、时”的视角——从帛书《周易》五行说看《要》篇君道之论-- 邢文(1643)

 

“损益”与“君道”-- 邢文(1651)

 

释帛书易传《要》篇之“六府”、“五官”-- 梁韦弦(1663)

 

帛书《要》篇考释-- 郭沂(1669)

 

读帛书《要》篇的管见-- 朱冠华(1691)

 

帛书《缪和》、《昭力》简说-- 廖名春(1715)

 

帛书《缪和》释文-- 廖名春(1721)

 

帛书《昭力》释文-- 廖名春(1726)

 

马王堆帛书《缪和》、《昭力》释文--陈松长(1728)

 

从帛书《缪和》篇到《淮南子--缪称训》——关于穆生易学的一种推测-- 王博(1735)《缪和》《昭力》反映的思想、文化与时代--金春峰(1743)

 

论帛书《缪和》、《昭力》的内在分别及其成书过程--丁四新(1749)

 

帛书《缪和》《昭力》“子曰”辨-- 丁四新(1764)

 

帛书《缪和》《昭力》中“子”为孔子考-- 宋立林(1774)

 

其他

 

汉《熹平石经周易》残字--跋刘节(1781)

 

汉石经周易为梁丘氏本考——跋张溥泉先生藏汉熹平石经周易残石-- 屈万里(1792)汉《熹平石经周易》残字跋--马衡(1796)

 

读汉石经《周易》残字而论及今文《易》的篇数问题-- 钱玄同(1799)

 

释《五行》与《系辞》之型-- 刘信芳(1806)

 

《大一生水》篇管窥-- 刘大钧(1811)

 

《太一生水》“神明”新释-- 赵卫东(1817)

 

释“易,所以会天道人道者也”-- 汤一介(1823)

 

包山竹简楚先祖名与《周易》的关系-- 黎子耀(1829)

 

式盘中的四门与八卦-- 连劭名(1834)

 

大汶口文化陶尊“文字”的观念内涵与《周易》阴阳哲学的思想渊源-- 倪志云(1839)《唐勒》、《小言赋》和《易传》-- 李学勤(1844)

 

睡虎地秦简中的《艮山图》-- 李学勤(1849)

 

浅谈三代青铜器纹饰所反映的易象-- 段勇(1852)

 

西周甲骨刻辞与《周易》--连劭名(1857)

 

考古发现与先秦易学-- 连劭名(1861)

 

出土文物与《周易》研究--李学勤(1880)

 

从出土竹书综论《周易》诸问题-- 丁四新(1887)

周易研究 2008 年第 1 期(总第八十七期)

 

目录(五)(易与中国文化及其他专辑 )

 

通论】

《易传》与中国文化的优良传统 ,张岱年

《周易》与中国文化之“根”,张立文中国文化·原本与致用———《周易》管窥 ,李戏鱼

中国的《易》的文化传统———关于《周易》与中国文化的几点思考 ,罗炽从周易经传看中国传统文化的特征 ,孙尚扬论《周易》文化元及其现实效应 ,戈平

从东西文化、学术、思想看“易学”的意义和特色 , [美 ]陈启云再论中国的易文化传统 ,罗炽易学与中国文化及文化中国 , [台 ]张廷荣论《周易》与中国文化轴心期大转型 ,黄玉顺

《周易》对中国社会的影响 ,张立文

《周易》与中国文化 ,李学勤

周易与文史】

古代文学起源新探 ,叶华

《周易》与古代文学 ,居乃鹏略说《周易》与《诗经》的关系 ,平心易与文心雕龙 ,郑仕梁

《周易》与《文心雕龙》,李平

阴阳刚柔与古文八境浅释 ,柳作梅

《周易》卦爻辞中的民歌 ,杨柳桥论《周易》中蕴涵的古代早期形象理论 ,罗立乾易传的文学思想及影响 ,郭维森《周易》卦爻辞诗歌辨析 ,张善文周易卦爻辞的文章 ,王气中

《易经》中的民歌辨正 ,唐志凯

《周易》与民间文学 ,谢选骏试论《易经》与欧阳修作品的关系 ,李文炳中国古代神话与《易经》,连劭名

论《周易》象数对近体诗形式的影响 ,胡志勇

《周易》———中国文章学之滥觞 ,牛占珩论《周易》卦爻辞的文学价值 ,邹然司马迁与《周易》,徐兴海

西汉易学与《文心雕龙》,黄高宪

《周易》对欧阳修文学观念的影响 ,黄黎星试论《易传》对《文心雕龙》的影响 ,黄高宪

《周易》经传结构与战国秦汉散文的体制 ,于雪棠

《周易》龙马原型与上古文学的相关意象 ,于雪棠《易》与柳宗元古文创作 , [台 ]王基伦

《周易》对《文心雕龙》“原道”论的影响 ,黄高宪易学与晚明小品 ,欧明俊

《史记》与《周易》六论 ,陈侗生

《周易》在东晋的传播及其对文学艺术的影响 ,李剑峰易道 :中国古代文论的哲学基础 ,孙老虎

《周易》与《文心雕龙》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黄高宪

《周易》:《文心雕龙》的思想之本 ,戚良德

《史记》与《周易》,郑万耕

《说文解字》与易学 ,王宁党怀兴

《周易》三才之道的神话意蕴 ,郑晨寅

《周易》对《林香兰》叙事艺术的影响 ,范正群周易的时代背景与精神产生 ,杜衎周易的时代背景与精神产生 (续 ) ,杜衎周易的时代背景与精神生产 ,李星可周易的时代背景与精神生产 (续 ) ,李星可周易中所见氏族之崩溃期社会经济之发展 ,徐宏烋周易爻辞中之习俗 ,屈万里俗尚在易辞 ,李汉三

祭祀在易辞———并与其在卜辞略予比较 ,李汉三

《周易》史事索隐 ,平心封建在易辞 ,李汉三行旅在易辞 ,李汉三

从《易经》看周文王怎样“阴谋修德以倾商政”,李大用

《易经》中记载的周代诉讼 ,从希斌

论“帝乙归妹”与商周联姻无关 ,刘明芝

周易与艺术、美学】

“观物取象”是艺术思维的滥觞———读《周易》札记 ,张善文黄寿祺

论《周易》的审美意识 ,陈良运美在《易》中 ,李巍诗性智慧的结晶———从《周易》看中国古典美学 ,杨岚

道通天地有形外 思入风云变态中———论《周易》美学的基本精神 ,王维平朱岚《周易》与京剧艺术 ,赵建永

易学的审美观及其对中国绘画的影响 ,曾春海

《周易》美学思想刍议 ,崔波梁惠

《易传》对《乐记》音乐美学思想的影响———兼谈《乐记》中两个互相游离的美学观 ,张义宾

《周易》的“文”观与美学 ,陈望衡

论易儒道交融的中国古代和谐美思想 ,马龙潜

“中和”范式·“阴阳两仪”·“一两”思维———中国美学

93

精神的思维文化探源 ,仪平策

创造的美学观———中国大易 :《周易》之美思 , [台 ]郭文夫

《周易》与接受美学 ,李欣人

周易与中医】

《周易》与养生学 ,张安建

太极图的作法及中医解 ,徐子评

《周易》与中医“六经”,张雪藜张雪菱中医与易学象数 ,武晋医易溯源 ,夏克平略说《易》与《医》,周仰贤

浅谈《三指禅》的易学思想 ,李家和

《周易》象数原理在针刺手法中的应用 ,柳少逸蔡锡英

《易经》与人体生物节律 ,王宗耀

《周易》交济观念在中医学中的应用 ,张发荣试探先天八卦太极图与人体生命奥秘 ,张新太极图与人的视觉器官 ,范培林

《易》“医”析理 ,郝宜今

《易经》中的医学萌芽 ,萧汉明《周易》与中医之道新说 ,蒋凡太极与胎 ,高峰

医易汇通而明人之生死病治 ,窦春江

“木曰曲直”与中医学对肝胆的认识 ,路玉滨医《易》会通之我见———兼与李申兄商榷 ,萧汉明

中医养生与《周易》,江燕青从天子卦阴阳变化规律谈阴阳平衡论 ,柳少逸蔡锡英

医易研究元问题与医易研究的方法及意义———对医易研究的反思兼与萧、李二先生商榷 ,张其成医易会通与文化进化论———与李申兄再商榷 ,萧汉明五脏模型与河图五行数 ,萧汉明

《易经》咸卦卦爻辞新解———论其与针灸医术的关系 ,周策纵易学与传统人体科学初探 ,魏震祥

内经阴阳学说———对立统一观的发展与充实 ,陈钦铭

《易》医关系论 ,王新陆

杨上善医学中的太极阴阳观 ,刘长林

《周易》与《黄帝内经》,姚春鹏

“象”模型 :易医会通的交点———鉴论中医学的本质及其未来发展 ,张其成

《黄帝内经》中的易学象数学———兼论医、《易》思维理论之异同 ,张文智

试析明代医易学极盛的过程和原因 ,徐仪明

周易与政治、经济等】

易经之政治思想 ,胡朴安

试论《周易》的勤政、廉政思想 ,崔波

《周易》经纶治国论 ,徐志锐

《易经》领导思想初探 ,李纯任

《周易》管理思想及其文化生态根源 ,李少惠朱岚

《周易》的管理哲学论纲 ,黄宝先

94

易学与现代管理的几个问题 ,郑万耕

权变管理理论与《易经》哲学思考 ,彭志忠柳进

《易传》在非赢利组织管理中的伦理价值解析 ,王成

《周易》的经济管理要义管窥 ,吴世彩

《易大传》经济思想再探 ,牛占珩

《经济表》与《周易》,谈敏论《周易》中的商业思想 ,龚曼群重视经济问题的易学名著 :《焦氏易林》,牛占珩周易与经济 ,林国雄

《易传》的天人合一哲学及其对中国封建法的影响 ,梁清华悔字求缺持盈———曾国藩运用《周易》的一个实例 ,杨建祥

其他】

从易经蒙卦与礼记学记看中国古代之教育思想 ,刘荣贤

《周易》的教育特征刍议 ,韩永贤

《易·蒙》与孔子的教育思想 ,刘太恒

我国现存第一部完整工具书的探讨———试论《周易》,朱建亮

《易经》中的社会心理思想初探 ,谈嘉德《周易参同契》与气功科学理论 ,潘世宪易与吕律之确定 ,黄晨袁清遁甲之学符箓化 ,詹石窗心法与《易》学 ,卿希泰詹石窗道教科仪和易理 ,陈耀庭

论道教神仙形象与易学符号之关系 ,詹石窗

《需》筮辞与古代兵法 ,王路论《师》卦 ,任蕴辉

易学与兵学之研究 , [台 ]王智荣

《师》卦之兵法及其对《孙子兵法》的影响 ,于国庆

《周易》、武术与灵感思维 ,燕子杰

《周易》与传统语言学 ,杨端志

《周易》成词例说 ,徐传武

《周易》成词例说 (二 ) ,徐传武《周易》成词例说 (三 ) ,徐传武从原始思维中的两个世界看《周易》的卦爻辞 ,李道湘乾坤卦义与两性观念 ,徐儒宗结婚、离婚与革命———《周易》的言外之意 , [美 ]夏含夷韩国太极旗的由来 , [韩 ]梁礼燐

《周易》思维与象棋起源及其设计思想 ,宋会群

伏羲虎文化与彝族八卦初探———兼谈伏羲文化是全球最古老的文化 ,丁润生中国建筑文化的易学内涵 ,刘金钟古都北京设计和建造的易学原理 ,刘德龙易学思想与中国传统建筑 ,董睿李泽琛安东尼及其《周易》心理学研究 ,赵继明

《易经》与中国文化心理学 ,申荷永

20世纪的《周易》法律文化研究———以中国法学文献为中心的实证考察 ,黄震

周易研究 2008年第 3期 (总第八十九期 )

目录(六)(周易与自然科学专辑 )

 

通论】

评易 ,吴晓初

论哲学与科学———易学理性主义与中国学术之发展 ,廖维藩

《周易》科学思想 ,陈泮藻

中国科学思想史大要和易经的新评价 ,李乔苹

阴阳五行学说对中国传统科学理论的影响 ,巫白慧王镛《周易》是用符号文字表述的古代科学思想体系 ,刘蕙孙科学易 ,潘雨庭

论易理之用及《易》象数之理 ,赵庄愚

《周易》“尚象制器”说与传统科技 ,贺圣迪易图与自然科学 ,陈启智易卦的科学本质 ,田新亚

《周易》热与科学易 ,李申

《周易》与现代自然科学的研究远景蔚然可观———兼与某些研究此问题的同志讨论几个问题 ,李树菁易经与自然科学 ,赵光潜

《周易》的科学方法论思想及其现代意义 ,周瀚光以科学的观点看象数学———兼论道家与易学 ,董光璧周易与科学 :一个容易神化的议题 ,刘立夫李约瑟论《周易》对科学的影响 ,席泽宗易学与科学简论 ,倪南

《周易》象数与中国古代科学技术的关系略论 ,孔令宏

易与数学、物理、化学】

莱布尼兹的周易学 , [日 ]五来欣造 (刘百闵译 ) 莱布尼兹与中国 ,杜泰希

先天图与二进制巧合的秘密 ,施忠连

对《先天图与二进制巧合的秘密》一文质疑 ,傅寿宗

《易经》中之八卦循环新论 ,沈持衡

中国古代算筹二进制数表和《周易》,张吉良

《易经》中的控制论 ,林忠君

用《易经》阴阳象数看莱布尼兹的逻辑数学化思想 ,罗翊重易经先天秩序和二进制数学 ,雷焕章

关于莱布尼兹的一个误传与他对中国易图的解释和猜想 ,孙小礼

周易阴阳符号与二进制算术符号比较 ,孟华莱布尼茨的二进制与《易经》,李存山莱布尼兹误读《先天图》,阎韬

先天易的数学基础初探———试论先天卦序与二进位制 , 柯资能

莱布尼兹发明二进制前没有见过先天图吗———对欧洲现存 17世纪中西交流文献的考证 ,胡阳李长铎

易卦数理形下解 :先天卦序及自然数序列之数学证明 ,王俊龙翟永玲

从“二进制”看《周易》与现代科学的关系 ,李申易卦爻表现着上古的数学知识 ,岑仲勉易数排列组合的探讨 ,郭忠和 “三玄”数理基干探微 ,蔡麟笔

九宫算原理及高阶幻方的解 ,邓宇镌追念易学家潘谷神先生 ,洪毅然太极代数 ,谭晓春

最小偶数阶幻方的解 ,沈文基易群研究 ,欧阳维诚

洛书与歌德巴赫猜想 ,傅熙如

阴阳失衡现象刍议和成卦多人为因素假说 ,邓先实易变数学引论 ,王俊龙

对古易图全息系统层次模型的认识 ,宇亮易图的内涵格解释 ,张清宇

惊魄的宇宙之谜———《洛书》之我见 ,周康龄论易学与数学的关系 ,欧阳维诚

易矩阵研究———简论易矩阵理论的建构 ,王俊龙当染说 ,傅熙如

试论《易经》先天序的数学描述 ,徐百兴阴阳五行群域简论 ,丁润生

《易经》与“易算”,郭俊义

《洛书》数字空间观照下的奇点和宇宙创生问题 ,王介南

伏羲卦图中的布尔代数 ,侯维民

洛书式 SU (5)大统一数学模型的提出与论证———(一 ) SU

(3)夸克模型的洛书·八卦解 ,王介南

《周易》思想寓于七维时空之中 ,蔡常丰易理中道与中值定理 ,丁润生

用易之乾卦来表达的奇素数集 ,傅熙如易卦与趣味数学 ,欧阳维诚

三天八卦图与布尔代数 ,侯维民

大易深处是科学———易卦与区组设计研究 ,王俊龙六十四卦方图和周易卦序分析 ,张清宇四阶完美幻方中的易理思想 ,高治源

N =8推广超引力模型的洛书解 ,王介南完备的八卦演绎系统简论 ,王俊龙

论《周易》对传统数学机械化思想的影响 ,傅海伦

试论《周易》对中国古代数学模式化道路形成及发展的影响———兼谈李约瑟之谜 ,欧阳维诚五阶幻方与易数系统 ,高治源先天八卦科学内涵初探 ,谭必先

论《周易》对中国古代数学思维模式的影响 ,王汝发陈建兰

《周易》对中国古代数学的影响 ,乐爱国关于一个演易定理的数学证明 ,王俊龙

“易卦”的序结构数学模型在对策理论中的应用 ,管小思张行成先天数学初探———再论中国数学派 ,张其成

序成六虚上下 ,数生太极乾坤———今本《周易》卦序排列数学规律三探 ,王俊龙

阴阳八卦是四种基本作用力和六种夸克统一的理论框架 ,杨永忠

《易经》与量子力学的形而上学 ,王俊龙玻尔“并协原理”与《八卦太极图》,李仕澄易理在现代科学中的应用 ,谭晓春周易与粒子物理学 ,申斌

试析薛学潜《易与物质波量子力学》中的谬误 ,叶福翔

“双波包”与易哲学 :关于量子力学的一种本体论诠释 ,

Richard A. O’Connell(康灵童 )

周易的符号结构与物质的元素结构———兼谈对辩证思维智能机的启示 ,李廉

《周易》与元素周期系 ,肖树森元素周期八卦表 ,栾任之王景祜

《周易》与现代数学、物理学中的“三论”,申斌

易与天文学】

五大行星命名不本于地支而本于观测说———评《阴阳五行思想与〈周易〉》,刘操南

关于《阴阳五行思想与〈周易〉》的补充说明 ,黎子耀

《周易》乾卦六龙新解 , [美 ]夏含夷论易数与古代天文历法学 ,赵庄愚

《周易》与现代科学 ,赵定理

“太极 (阴、阳 ) ———科学灯塔”初揭 ,朱灿生

《易经》与《诗经》的关系 ,黎子耀

《周易》阴阳观的起源及其自然科学基础问题 ,秦广忱科学易 ,赵定理

乾卦的“六龙季”太阳历 ,秦广忱

律历与《易经》, [泰 ]郑彝元日象四卦解 ,乌恩溥

《周易》新论 ,邓球柏

《周易》星象通考 (一 ) ,乌恩溥《周易》星象通考 (二 ) ,乌恩溥

乾卦六龙的天文科学含义新解 ,宋会群

《周髀》“周公与商高对话篇”、“荣方与陈子对话篇”与

《易·系辞》,萧汉明

略论《周易》对中国古代历法的影响———兼与李申先生商榷 ,乐爱国

其他】

《周易》所蕴示的遗传密码 ,徐宏达遗传密码的太极对称性 ,张林维

遗传密码表与《易经》,王文清周成等遗传算法与易算算法 ,李树菁什么是太极 ? 姬籙策河图的科学功用 ,黎凯旋

《周易》与脑科学———试论脑功能形态构筑的太极、八卦模式 ,姚志彬营卫原理及其对中医学、易学、协同学方法论核心的形上统一 ,祁洞之论《伏羲六十四卦方图》与黄泛平原土壤剖面之契合 ,吴世彩王代春

注:缺一辑,应该是第八

易经六十四卦中,什么是错卦、综卦、交互卦呢?

不二阅读(3126)

在周易中看到一些卦名有点眼花缭乱,比如综卦、错卦、互卦、交卦、似卦、包卦等等,这些卦是怎么变来的,什么是错卦呢?有什么作用呢?现在我们就详细解释。

错综复杂 从哲学角度来讲,是指观察事物发展不仅要看事物本身,还要从相对的角度看,以及相反的情况看。注意相对和相反完全是两个概念,相对是事物本身没变,观察者角度变;相反是观察者不变,而事物本身性质彻底改变。“错”是性质改变,“综”是角度转换。

错综复杂 从《周易》六十四卦角度来讲,是指六十四卦中两个卦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是指卦象关系:错卦、综卦、复杂卦。

错卦:又称“对卦”、“旁通卦”,指阴阳相对的卦(“对卦”也可理解为,在《伏羲先天六十四卦方圆图》的圆图中相对的两卦)。错,阴阳相错,也就是把一个“六爻卦”的各个爻求反、求错,就得到该“六爻卦”的错卦。

六十四卦方圆图

六十四卦方圆图

六十四卦,每卦都有对错的卦。错卦就是和原卦每爻都相反。“错”是性质改变。因此学了《易经》以后,以《易经》的道埋去看人生,一举一动,都有相对、正反、交错,有得意就有失意,有人赞成就有人反对,人事物理都是这样的,离不开这个宇宙大原则。

错卦

错卦

综卦

综卦:又称“反卦”、“覆卦”,指将一个“六爻卦”反覆(颠倒)过来所得到的卦。综卦是“六爻卦”旋转180°所得到的卦。综卦是角度转换,换一个方向来看“六爻卦”,就得到该“六爻卦”的综卦。

“六十四卦”中有八个卦没有综卦,剩余的五十六卦都有综卦;前面的章节介绍过,“卦”旋转180°所得到的“卦”,还是此“卦”,则这个卦为“正卦”。

“六十四卦”中的八个“正卦”为 乾、坤、离、坎、大过、小过、颐、中孚。

乾为天、坤为地、离为日、坎为月;“天地日月”是宇宙现象,从任何角度看,天就是天,地就是地,太阳就是太阳,月亮就是月亮;故 乾、坤、离、坎 四卦为正卦,无综卦。

大过、小过、颐、中孚 是属于人事的;“大过、小过”是指人的过错,“颐”是指人的颐养、养育,“中孚”是指人的诚信。故“大过、小过、颐、中孚”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其性质都不会改变,故 大过、小过、颐、中孚 四卦为正卦,无综卦。

综卦

综卦

复卦

复卦:有三种解释;杂卦:是相对“复卦”的其中一种解释而言的。

但是,《周易》六十四卦中的“复杂”:指的是“六爻卦”的“交互卦”和“交互卦”的错卦、综卦。

交互卦

交互卦:指的是由“交卦”和“互卦”组合而成的新的“六爻卦”;“交卦”为上卦、客卦,由五爻、四爻、三爻构成;“互卦”为下卦、主卦,由二爻、三爻、四爻构成。

 

什么是“交互”?是指在一个“六爻卦”中,除了上卦和下卦两个经卦外,又由二爻、三爻、四爻,三爻、四爻、五爻构成两个新的经卦。这种由上卦、下卦交互组合而成的新的“六爻卦”,称为交互卦。

第二爻 上连到 第四爻,下面挂到上面去为互,是 “互卦”;第五爻 下连到 第三爻,上面交至下面来为交,是 “交卦”。这是“交卦”和“互卦”的不同,两个新经卦的纵深内在不同。

交互卦

交互卦

总之,分析解读“六爻卦”时,不仅要看“本卦”;还要看“错卦”;再看本卦的“综卦”;还要分析错卦的“综卦”;这四面都注意到、分析完后,还不算完备,因“六爻卦”的内在还有变化,内在的变化生出“交互卦”;“交互卦”又有错卦、综卦、错卦的综卦。这总共有八个“六爻卦”要分析,在加上“本卦”的“上、下两个经卦”要分析,总共十个卦,要多复杂有多复杂,这是错综复杂。

《周易》的错综复杂关系告诉我们,看待“事情、问题”时要多角度、多方法,不要拘泥死板,不要非黑即白,不要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要换位思考,要全方位、多角度、立体地、有包容性地看待。

PS: 复卦:复卦的三种解释:

第一种:我们知道,“八卦”又称“经卦”;经卦:也称“三爻卦”,共八个,乾、巽、坎、艮、坤、震、离、兑。故“经卦”/“三爻卦”称为“单卦”。

复卦:由两个单卦组合而成的“六爻卦”称复卦,即复卦是由两个经卦组合而成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六十四卦”都是复卦。

第二种:六十四卦里有一个卦象是“复卦”。复卦:地雷复,坤上震下。

第三种:复:重复,上下卦重复。“复卦”是指上下卦由同一个“单卦/经卦” 组合而成,也称“纯卦”。 “六十四卦”中乾、巽、坎、艮、坤、震、离、兑 卦为“纯卦”, 因为这样的卦只有八个,也称“八纯卦”。

杂卦:是相对“纯卦”而言的,“杂卦”和“纯卦”是相对的,故“六十四卦”中除“八纯卦”以外,剩余“五十六卦”都可称之为“杂卦”。

错综复杂卦表

序号 本卦 卦名 综卦-倒转 错卦-爻变 互卦
1 乾为天 乾为天 坤为地 乾为天
2 坤为地 坤为地 乾为天 坤为地
3 水雷屯 山水蒙 火风鼎 山地剥
4 山水蒙 水雷屯 泽火革 地雷复
5 水天需 天水讼 火地晋 火泽睽
6 天水讼 水天需 地火明夷 风火家人
7 地水师 水地比 天火同人 地雷复
8 水地比 地水师 火天大有 山地剥
9 小畜 风天小畜 天泽履 雷地豫 火泽睽
10 天泽履 风天小畜 地山谦 风火家人
11 地天泰 六合否 六合否 雷泽归妹
12 六合否 地天泰 地天泰 风山渐
13 同人 天火同人 火天大有 地水师 天风姤
14 大有 火天大有 天火同人 水地比 泽天夬
15 地山谦 雷地豫 天泽履 雷水解
16 雷地豫 地山谦 风天小畜 水山蹇
17 泽雷随 山风蛊 山风蛊 风山渐
18 山风蛊 泽雷随 泽雷随 雷泽归妹
19 地泽临 风地观 天山遯 地雷复
20 风地观 地泽临 雷天大壮 山地剥
21 噬嗑 火雷噬嗑 山火贲 水风井 水山蹇
22 山火贲 火雷噬嗑 泽水困 雷水解
23 山地剥 地雷复 泽天夬 坤为地
24 地雷复 山地剥 天风姤 坤为地
25 无妄 天雷无妄 山天大畜 地风升 风山渐
26 大畜 山天大畜 天雷无妄 泽地萃 雷泽归妹
27 山雷颐 山雷颐 泽风大过 坤为地
28 大过 泽风大过 泽风大过 山雷颐 乾为天
29 坎为水 坎为水 离为火 山雷颐
30 离为火 离为火 坎为水 泽风大过
31 泽山咸 雷风恒 山泽损 天风姤
32 雷风恒 泽山咸 风雷益 泽天夬
33 天山遯 雷天大壮 地泽临 天风姤
34 大壮 雷天大壮 天山遯 风地观 泽天夬
35 火地晋 地火明夷 水天需 水山蹇
36 明夷 地火明夷 火地晋 天水讼 雷水解
37 家人 风火家人 火泽睽 雷水解 火水未济
38 火泽睽 风火家人 水山蹇 水火既济
39 水山蹇 雷水解 火泽睽 火水未济
40 雷水解 水山蹇 风火家人 水火既济
41 山泽损 风雷益 泽山咸 地雷复
42 风雷益 山泽损 雷风恒 山地剥
43 泽天夬 天风姤 山地剥 乾为天
44 天风姤 泽天夬 地雷复 乾为天
45 泽地萃 地风升 山天大畜 风山渐
46 地风升 泽地萃 天雷无妄 雷泽归妹
47 泽水困 水风井 山火贲 风火家人
48 水风井 泽水困 火雷噬嗑 火泽睽
49 泽火革 火风鼎 山水蒙 天风姤
50 火风鼎 泽火革 水雷屯 泽天夬
51 震为雷 艮为山 巽为风 水山蹇
52 艮为山 震为雷 兑为泽 雷水解
53 风山渐 雷泽归妹 雷泽归妹 火水未济
54 归妹 雷泽归妹 风山渐 风山渐 水火既济
55 雷火丰 火山旅 风水涣 泽风大过
56 火山旅 雷火丰 水泽节 泽风大过
57 巽为风 兑为泽 震为雷 火泽睽
58 兑为泽 巽为风 艮为山 风火家人
59 风水涣 水泽节 雷火丰 山雷颐
60 水泽节 风水涣 火山旅 山雷颐
61 中孚 风泽中孚 风泽中孚 雷山小过 山雷颐
62 小过 雷山小过 雷山小过 风泽中孚 泽风大过
63 既济 水火既济 火水未济 火水未济 火水未济
64 未济 火水未济 水火既济 水火既济 水火既济

(清)康熙《御纂周易折中》在线阅读(完整精校版)

不二阅读(2397)

御纂周易折中

《御纂周易折中》简介

《御纂周易折中》凡二十三卷,此书共计23卷,正文22卷,卷首1卷,由清康熙皇帝下诏编纂、对近代易学影响深远的易学大家李光地总裁修订、四十九名翰林进士等参与编纂的一部易学全书。因是清康熙皇帝参与编写关于《周易》的书籍,所以称作“御纂”。

《折中》一书,由康熙所制序文介绍,乃“越二寒暑而告成”于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春。可知此书之作始于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由书前开列的“职名”看,参与此书校对、分修、缮写、监造的“诸臣名单”尚有四十九人之多,这样连同总裁李光地共五十人,此数大概取“大衍之数五十”之旨。由书前之“引用姓氏”考之,《折中》一书所引用先儒者,计汉有一十八家,晋三家,齐一家,北魏一家,隋一家,唐一十一家,宋九十八家,金二家,元二十二家,明六十一家,共计达二百一十八家名家易说之大成。并以“集说”“按语”“总论”等形式,以通俗易懂的语言,详加考订,遍采诸家大儒之说,阐幽发微,“折中”众家之说,提出新的见解。问世以来,即成为学习《周易》的必备文献和重要工具书。

康熙皇帝于经史子集无所不学,尤其于六经为著。康熙皇帝经常与大臣探讨《周易》体例问题:

至尊(指康熙皇帝)读书,都在最上一层着意,信是天亶睿智。一日谕地(指李光地)云:“《易经》逐爻说吉凶,不知道他的根,甚疑惑。如《鼎卦》四爻,为甚么断他‘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还是他自己有应得之罪?还是天地间有此事,硬派在这一爻上?”地奏云:“据臣愚见,《大易》三百八十四爻,都是圣人逐爻比校过,才下断语。《鼎》四之辞,是他自取,不是硬派的。”曰:“如何是他自取?”奏曰:“《鼎卦》初六是鼎趾,二三四是鼎腹,四居鼎腹之上,实既满盈,便有倾覆之理。又《易》有义例,五位君也,四近君之位,故曰‘多惧’。四宜柔不宜刚,五宜刚不宜柔。四爻以刚承柔,率多凶惧。他已犯此例,又下应初爻。初在下,宜刚不宜柔,如特立独行,贤人在下之象。四宜柔,如大臣虚己下贤之象。今大臣刚,而在下者柔,如所信任者,乃阴邪之小人,他又犯此例。初乃鼎趾也,故曰‘折足’。鼎有实而折足,鼎中之所有必覆矣,故曰‘覆公餗,其形渥’。”奏讫,大蒙嘉悦。因曰:“由此看来,《易经》通有义例。”《折中》内有《义例》一册,从此起也。(李光地《榕村语录·卷九·周易二》)

康熙皇帝说“《易经》通有义例”,承认《周易》有象辞公理体系。

 李光地总结说:

看《易》要见得这几画,何以系这个名,何以系这几句辞,有断断不可改移者。即使这名辞都泯然无存,只剩这几画,再有圣人出,毕竟还是这样系方得。

说《易》赖有《传》、《义》,然尚有未尽处。如每卦名,虽圣人另取一名亦可,但当初既立此名,定有必须名之义。又六爻皆从卦系辞,故曰:“知者观其《彖辞》,则思过半。”把卦爻看得各自成义,便不融洽。又系得初爻,余爻便可一笔写下,故曰:“初辞拟之,卒成之终。”(李光地《榕村语录·卷九·周易一》)

康熙皇帝、李光地研究《周易》若此,那么参与编纂《周易折中》的四十九子水平如何呢?

这里以胡煦为例。胡煦(1655-1736年),字沧晓,号紫弦,河南光山人。自幼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善写文章。常潜心钻研《周易》,造诣颇深。他在《易》学上积累四十余年精力,代表作是《周易函书》(原有118卷190万字,今存52卷120万字)。圣祖(康熙)闻煦通易理,召对乾清宫,问河、洛理数及卦爻中疑义。煦绘图进讲,圣祖赏之,曰:“真苦心读书人也。”(《清史稿》载)。康熙命胡煦与大学士李光地共论《易》,光地无以难之。胡煦的“体卦主爻说”彻底推翻了“卦变说”,破译和还原了《彖传》断卦的本义,牟宗三因而盛赞胡煦之发现“古所未有”,易学界连绵两千年的“卦变说”悖论于是冰消瓦解。

康熙御纂周易折中【目录】

周易折中(原文)
御制周易折中:序 引用姓氏及诸臣职名
御纂周易折中卷首:纲领一 御纂周易折中卷首:纲领二
御纂周易折中卷首:纲领三 御纂周易折中:义例
第一:乾卦(乾上乾下)乾为天 第一:坤卦(坤上坤下)坤为地
第一:屯卦(坎上震下)水雷屯 第一:蒙卦(艮上坎下)山水蒙
第一:需卦(坎上乾下)水天需 第一:讼卦(乾上坎下)天水讼
第一:师卦(坤上坎下)地水师 第二:比卦(坎上坤下)水地比
第二:小畜(巽上乾下)风天小畜 第二:履卦(乾上兑下)天泽履
第二:泰卦(坤上乾下)地天泰 第二:否卦(乾上坤下)天地否
第二:同人(乾上离下)天火同人 第二:大有(离上乾下)火天大有
第三:谦卦(坤上艮下)地山谦 第三:豫卦(震上坤下)雷地豫
第三:随卦(兑上震下)泽雷随 第三:蛊卦(艮上巽下)山风蛊
第三:临卦(坤上兑下)地泽临 第三:观卦(巽上坤下)风地观
第三:噬嗑(离上震下)火雷噬嗑 第三:贲卦(艮上离下)山火贲
第四:剥卦(艮上坤下)山地剥 第四:复卦(坤上震下)地雷复
第四:无妄(乾上震下)天雷无妄 第四:大畜(艮上乾下)山天大畜
第四:颐卦(艮上震下)山雷颐 第四:大过(兑上巽下)泽风大过
第四:坎卦(坎上坎下)坎为水 第四:离卦(离上离下)离为火
第五:咸卦(兑上艮下)泽山咸 第五:恒卦(震上巽下)雷风恒
第五:遯卦(乾上艮下)天山遯 第五:大壮(震上乾下)雷天大壮
第五:晋卦(离上坤下)火地晋 第五:明夷(坤上离下)地火明夷
第五:家人(巽上离下)风火家人 第五:睽卦(离上兑下)火泽睽
第五:蹇卦(坎上艮下)水山蹇 第六:解卦(震上坎下)雷水解
第六:损卦(艮上兑下)山泽损 第六:益卦(巽上震下)风雷益
第六:夬卦(兑上乾下)泽天夬 第六:姤卦(乾上巽下)天风姤
第六:萃卦(兑上坤下)泽地萃 第六:升卦(坤上巽下)地风升
第六:困卦(兑上坎下)泽水困 第七:井卦(坎上巽下)水风井
第七:革卦(兑上离下)泽火革 第七:鼎卦(离上巽下)火风鼎
第七:震卦(震上震下)震为雷 第七:艮卦(艮上艮下)艮为山
第七:渐卦(巽上艮下)风山渐 第七:归妹(震上兑下)雷泽归妹
第七:丰卦(震上离下)雷火丰 第八:旅卦(离上艮下)火山旅
第八:巽卦(巽上巽下)巽为风 第八:兑卦(兑上兑下)兑为泽
第八:涣卦(巽上坎下)风水涣 第八:节卦(坎上兑下)水泽节
第八:中孚(巽上兑下)风泽中孚 第八:小过(震上艮下)雷山小过
第八:既济(坎上离下)水火既济 第八:未济(离上坎下)火水未济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九:彖上传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彖下传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一:象上传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二:象下传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三:系辞上传(上)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四:系辞上传(下)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五:系辞下传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六:文言传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七:说卦传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八:序卦传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八:杂卦传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十九:易学启蒙上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二十:易学启蒙下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二十一:《启蒙》附论
御纂周易折中卷第二十二:《序卦》、《杂卦》明义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不二阅读(483)

话说清朝雍正初年,涿州西北乡百尺竿村出现了一个富户,户主人称苏老太爷,六十多岁,苏家从康熙年间开始逐步莫名发迹,置田买地,扩建庭院,经过几十年的光景,苏家已经成为当地富甲一方的名门望族。

这一年春天,百尺竿村街上出现一个外地六十多岁男人,长长的脸,黄褐色的卷发,黄褐色连毛胡子和鬓角连成了一体,也是羊羔似的,卷卷的。这个人挑着两个大筐,吆喝着:“赊刀啦……赊刀啦……”原来,村里来了赊刀人。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赊刀人,是鬼谷子一派的门徒,由于得到上天的启示,就走南闯北说一些谶言只赊物不收钱。赊刀人多是赊菜刀、镰刀、柴刀、剪刀,成交的话,一定是赊,赊刀剪时,必有预言或谶语,并把预言或谶语结果作为收钱的期限。比较常见的谶语,“待米麦价多少钱时收钱”,“待牛羊肉多少钱一斤时收钱”。有的谶语比较罕见,如:“当大路只能人骑车时收钱”等。赊刀剪人的预言或谶语,往往十分准确,几乎没有不兑现的,只是预言或谶语实现的时间长短不一而已。

这个赊刀人,走到村西苏老太爷府门口,就把挑子撂下了,坐在了门口,把菜刀都摆地上,不紧不慢的吆喝:“赊刀啦……赊刀啦……”。苏府的管家一听门外嘈杂声,开门出来,大声对赊刀人说:“赊刀的,别在这里摆摊吆喝,我家老太爷不赊刀”。赊刀人缓缓自言自语的说:“无缘不赊刀,千里走路桥。既在门前坐,不差一分毫”。管家一听,这赊刀人是不走啊,赶紧回去禀报苏老太爷。苏老太爷一听,也很奇怪,就走出院门,看到赊刀人席地而坐。苏老太爷上前问到:“这位老兄,我家刀剪俱好,不赊刀。您也不能坐在我家门口不走啊”。赊刀人抬起头,看了看苏老太爷说:“您看看刀,再说赊不赊”。苏老太爷走近前来,拿起两把刀来,刀到是没什么稀奇的,等苏老太爷把刀反过来,只见刀面上方靠近刀背处,有四个錾刻的小字,苏老太爷大惊失色,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回忆起一段尘封往事来……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在苏老太爷十岁时,家境并不殷实。在百尺竿村西三里,有鲁坡村,村有古刹宝严寺,寺中有七层木塔一座,高二十多米。那一年八月十五,苏老太爷和同村蒋姓小伙伴去宝严寺玩耍捉迷藏,苏老太爷误入木塔地宫,不得出路,待月出东山,还误打误撞爬出来。苏老太爷在地宫捡得黄色钱币一枚,给蒋姓小伙伴观看,两个孩子都没在意钱币价值。

苏老太爷回到家中,父母正着急寻子,问得缘由,苏老太爷把钱币给父母一看,父母瞬间惊喜,苏老太爷所捡钱币,实为金币,价值不菲。苏老太爷父母得知蒋姓伙伴也知金币之事,为掩人耳目,淡化得意外之财之事,天没亮就把苏老太爷送至固安县姨娘家中。后在家中谎称其子失踪,数月,又放出谣传,说其子死于房山一荒村井中,尸首已腐烂不堪,一时四邻谣传描述,均似亲眼所见。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就这样过了五六年,苏老太爷又回到家中,各种言传已淡化平息,也无人过问当年失踪之事。苏老太爷父母把金币化成金坨变卖,又让苏老太爷反复去宝严寺木塔地宫查看,终得取财之法。只有在月圆之夜,地宫门才能打开,石门打开后就会有一枚金币从门上方坠落,一月一枚。地宫塔芯柱旁石供桌上,供有镇塔之宝金册《大方广佛华严经》一部,由于苏家畏惧神灵,未敢惊动。就这样,苏家每月就去地宫取得一枚金币变卖,慢慢的,家境丰实起来。

这赊刀人的菜刀能让苏老太爷大惊失色的,是刀上刻的字,与地宫的金币文字一模一样,是同一种文字……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苏老太爷知道这赊刀人不简单,一定和金币有关系,赶忙把赊刀人让到家中,让管家把赊刀人的单子也收拾进院中,大门上闩谢客。苏老太爷请赊刀人上座并敬茶,然后说到:“老先生竟然算到我一定会赊刀,那我就不把您当外人,实不相瞒……”,然后苏老太爷就一五一十把宝塔寻金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起身深鞠一躬说:“老先生,这就是经过,请您细说其中缘由”。赊刀人说:“我乃辽东契丹据曲部落遗留族人,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648)四月,契丹辱纥主(部落首领)率部背突厥投唐,唐赐名李去闾,唐受任刺史,改其部为玄州,鲁坡村为州治所。我此次前来,是来奉应《大方广佛华严经》金经还部落旧地供奉,因为此经与涿地缘分殆尽,如何开启地宫,只能找您”。苏老太爷很是惊讶,问唐朝已过千年,老先生咋就能寻得我啊?赊刀人说:“部落投唐之时,曾给遗留族人留下谶语曰,范阳鲁泊地,宝严寺塔中。奉迎金经日,百尺问苏公。百尺竿村就你您一户苏姓,我自然料定就是您了”。

苏老太爷听到这里,后脖子直冒凉气,赶忙又深施一礼说:“老先生,受教了,宝塔地宫开启时间为每月月圆之夜,金经还在地宫中,您自行去取便是了”。赊刀人点了点头说:感谢苏的帮助,那最后送您几个字:经不在,财不取。苏老太爷连忙点头说:“谨记,谨记”。赊刀人拿起一把刀递给苏老太爷说:“您赊把刀吧!”苏老太爷赶忙接过刀来,说:“那赊刀的钱,您啥时来要啊?”赊刀人一边挑起挑子,一边慢慢的说:“宝塔涅槃化飞烟,转眼沧桑二百年。复得塔基见天日,残经已作赊刀钱”。说完了头也不回的往村西南鲁坡方向去了……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又过了两个月,苏老太爷已经淡化了赊刀人之事。加之最近又扩充田产,手里资金出现赤字,自然有想起宝塔地宫的金币来。到了月圆之夜,苏老太爷又潜入了宝塔地宫,一推石门,应然而开,当啷一声,一个金币从天而降,掉在了地上。苏老太爷没敢捡,走进去看了看石供桌,金经已当然无存,显然已经被赊刀人请走了。苏老太爷犹豫了半天,实在禁不住金币的诱惑,哈下腰,捡起了金币……

就在苏老太爷捡起金币的同时,只见地宫石门晃荡一声紧闭,地宫晃动起来,然后地宫地面的条石接缝裂开,从里面窜出火来,苏老太爷都没来得及呼叫,就葬深在火海中。宝严寺木塔,烧了三天三夜。

清雍正六年,涿州大地震。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随后几年间,苏家家道中落,儿孙变卖家产,举家搬到涿州城以小生意糊口度日。至此,百尺竿村再无苏姓。

1992年,南鲁坡村宝严寺遗址盖教学楼,开槽挖土时,挖出了木塔地基,直径约10米左右,八角型,塔基上面木炭灰烬足有三米厚,附近有零散经书残片。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正当人们纷纷围观辨认残经时,只听得大街上一声吆喝:“赊刀啦……赊刀啦……”。人们抬头一看,隔着学校铁艺栅栏,只见一个黄褐色卷发的老头挑着一个挑子,正往里面望,然后扭身往南,朝普利庄方向去了,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生生死死去匆匆,贫贱富贵注命中。宝严再建浮图日,七彩飞花满天空……

涿州一段传说——“古刹赊刀人”

后记:

《旧唐书•地理志》载:“玄州, 隋开皇初置, 处契丹李去闾部落。万岁通天二年, 移于徐、宋州安置。神龙元年, 复旧。天宝领县一, 户六百一十八, 口一千三百三十三。静蕃, 州治所, 范阳县之鲁泊村。”

其小无内,其大无外者,谓之太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