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之巅
最全易经学习网站

简易道德经(原文)

作者介绍

齐伯,1891年出生在山东胶州的一个中医世家,家庭信仰于道教。他从小练习简易功,并熟悉掌握了简易道德经文化和中医知识及人体构成的知识。1936年他的家庭惨遭横祸,三女一男,有妻子和父亲,六口人横死在一伙日本强盗的手下,唯他出诊幸存。1937年在胶州,他参加了革命,从事医药医疗工作,1938年被调到陕西延安地区。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退出组织,隐居在陕西石堡39年,现在的陕西省黄龙县境内。1984年93岁归故圆寂。他用了三十九年的时间整理出来,《简易道德经》附《简易功》。他说《简易经》比《周易》比老子的《道德经》诞生得早,是伏羲时期的作品,记载了许多伏羲的言行。《简易功》属伏羲所创,这种简单套路,确实能把人体的各个部位各个器管及各神经意识系统,全部调动起来给予锻炼。

 

人献河洛,问何物,昊曰天书。简易成形,河落成象,尽自然之道,规四时八节,矩正隅八方,体简易,用河洛,事物不紊,自行简易,自履河洛。

昊画简易图,雌雄鱼居中合体,画符居外而八。鱼即水族,符则简易,地之物出于水族,以简易而化之。雌简而阴也,雄易而阳也,两点河洛之睛也。简易符司之于事事物物也。事有八种,物有八类,事事有三,物物有三。二十四画,简易各半,三合而八,一一三层,层层又八。九数合之,玄机万千。河是河,洛是洛,简不可代。本则完物,改则破也。

 

创前无古而助,立后无恶而础万善焉始而协向,千美平出而典广河定四方而方,罗列满数明神。洛规八向而圆,演排衍数解天。

简则简,无处无简。中则中,无物无中。

易则易,无时无易。事则事,无事无核。

求成索果,寻根立本,明中定核。

衍数中五,其一为核,其四为中。

中内有核,核外四士,核则士主,士应四方,合则中五,外四为经,中一为典,万己也。
五经居中,平视至高,立视至厚,位尊至显,捭阖体用之本,运动之枢,万典之源。
中者,内五方之,外十圆之,我也,非一我之我。

太初无天,混沌居简,混而非紊,沌而未乱,易无休,合离生克,欲中,欲简,开天。
合者聚,离者归,生者得,克者能。
聚者固而体,体之固而缩,呈空。空,非一体之空。
归者返而择,返之择而迹,呈道。道,非一择之道。
得者演而滋,滋之演而善,呈德。德,非一滋之德。
能者中而可,可之中而摹,呈经。经,非一可之经。
合者变,离者立,生者失,克者劳。
变者纲而要,要之纲而强,呈势。势,非一要之势。
立者成而自,自之成而核,呈主。主,非一自之主。
失者损而谋,谋之损而周,呈策。策,非一谋之策。
劳者战而争,争之战而调,呈需。需,非一争之需。
合者功,离者智,生者遁,克者剥。
功者施而直,直之施而公,呈随。随,非一直之随。
智者曲而善,善之曲而恒,呈解。解,非一善之解。
遁者壮而益,益之壮而谦,呈丰。丰,非一益之丰。
剥者噬而明,明之噬而泰,呈过。过,非一明之过。


空之而天,体之有间,自行自离,它行它离,体而离立,远近非调,持之距之,距之易之。

 

 

观物观性,有谓:万物有性,万事亦有性,先类之再别之,性可属也。类类不同,别别不同,绝无仅有之处,性也简性阴,易性阳,离合,离合,非常离,非常合。合则有简有易,离则无易有简。故谓,有无易之简,无无简之易。无为之简易,有为之道经。经之易之子,观简势道固德,生华于易。易执简,易合简,非常执,非常合。道之法,经之本,源于易。德呼吁易也,道法于自然。失道无恒,循道而长。依道不依势,依理不依力。简,道之根。易,经之本。道,事物之行径。经,事物之步法。无简之道则曲,无易之经则荒天说:一无天,二少天,三常天,四顺天,五应天,六违天,七采天,八取天,九纳天。易是万变,经是万法。道,事物之行径。简生道,易生经,德化情,情生意,意恒动。定数说:一简之,二易之,三道之,四德之,五经之,六合之,七离之,八生之,九克之。简易图,理顺万物,探测万物,易用也。初,唯天无地,水去而地显也。方向唯南,与天同语,后有地,命北,尚无东西。物,有性之命,呼性命,无性之命,呼生命。创前无古而助,立后无恶而础,万善焉始而协向,千美平出而典广。简之矩只容能存之,易之规只美能化之。容则容物亦可护物。物之附,表也。美其表愚蠢目、健其本乐而可为也。简之泰始,文数皆兼。

 

 

简则简,易则易,简则简之易,易则易之简。

简易之自然。自则自,我自、你自、他自、咱们也;然则然,这些、那些、它们也。

简则自白“O”,数之一,则一白“O”。简与简合,二简则易,易则自黑“●”,数之二,则二黑“●●”。易则有迹,迹谓道,存乎于简。简与易交,易与简交,其迹皆道,故,道出。简易之数一二,合之则三,故,三道之“O O O”,易运而简生,故白。

简,道之根。道,易之行径。

道有度,合简便德,故,德出。简道之数一三,合之则四,故,四德之“●●●●”,德,非易不明,故黑。
德,执简行易,守道汇经,则经出。经则万法,出乎于简易道德。
经则经之经,众生之典,回运众生,四体之核,体用之枢,一本而立也。
数之,简德之数一四,合之则五;易道之数二三,合之亦五;简易道德之数一二三四,合则即十,五五,数圆也。故,五经之“O O O O O”。易生经,归道,道法于简,故白。 
简之泰始,文数皆兼。
简则简,易则易,简则简之易,易则易之简。
简易之自然。自则自,我自、你自、他自、咱们;然则然,这些、那些、它们也。

简则自白“O”,数之一,则一白“O”。简与简合,二简则易,易则自黑“●”,数之二,则二黑“●●”。
易则有迹,迹谓道,存乎于简。简与易交,易与简交,其迹皆道,故,道出。简易之数一二,合之则三,故,三道之“O O O”,易运而简生,故白。
简,道之根。道,易之行径。
道有度,合简便德,故,德出。简道之数一三,合之则四,故,四德之“●●●●”,德,非易不明,故黑。
德,执简行易,守道汇经,则经出。经则万法,出乎于简易道德。
经则经之经,众生之典,回运众生,四体之核,体用之枢,一本而立也。
数之,简德之数一四,合之则五;易道之数二三,合之亦五;简易道德之数一二三四,合则即十,五五,数圆也。故,五经之“O O O O O”。易生经,归道,道法于简,故白。 
基之本之,本之用之,用之成之,成之果之,果而然基尔。
基至于本,本至于用,用,奈之何也?
简易道德,基之。经,本之。基本合,需用。
故,合至于简经、易经、道经、德经,纳用则成、则果。
数乎,简一经五合而六,易二经五合而七,道三经五合而八,德四经五合而九,经五自合而十。
示之,理之于“一简则简自白,二简则易自黑”。
简一白,经五白,二者皆简白,故黑,合则六黑“●●●●●●”。简至宏,善容纳,故合,则六合之,一六简合而相合。
易二黑,经五白,二者一简白,故白,合则七白“O O O O O O O”。易至动,善变迁,故离,则七离之,二七易离而相离。
道三白,经五白,二者皆简白,故黑,合则八黑“●●●●●●●●”。道至度,善顺施,故生,则八生之,三八道生而相生。
德四黑,经五白,二者一简白,故白,合则九白“O O O O O O O O O”。德至需,善索纳,故克,则九克之,四九德克而相克。
六合之,七离之,八生之,九克之,四用也。
方有内外,方内为基,方外为用,内者我合,外者我离,合我外离,离我内合。故,合六黑离我,则六内一白;离七白离我,则七内二黑;生八黑离我,则八内三白;克九白离我,则九内四黑。”“后初无人,水土衍之,离水应生,水遗演生,易无休,合离生克,欲中,欲简,万物泰始,人宗自列。

 

 

混沌者水,化物成体、成空,体易有能,化水而气。故而,上则,天。下则,水。天依天,水乎?
合者积,离者化,生者亡,克者强。
积者依而据,据之依而蒙,呈升。升,非一据之升。
化者否而显,显之否而进,呈旅。旅,非一显之旅。
亡者涣而复,复之涣而师,呈表。表,非一复之表。
强者萃而晋,晋之萃而革,呈颐,颐,非一晋之颐。
中之正无向,简之端无嗜。
智不违简,灵不背易,慧不离道,通不败德,明不失经。
简之易道,划界而三。初则水界,中则气界,上则空界。
万物归位,适者应。万物皆因,内关外系。同出混沌,皆水而为。
水依水,总物一简,元一也。万物皆演,唯简不易,水致清化气,合生于物,水致浊化质,离克于物。故,物亦水也。
水生物而失,露底而地。山之、丘之、泽之、地之,依次而出,穷水之象也。
太初太生,中初中生,后初后生。
太生太空,星辰定位。中生中气,风光无形。后生后土,生灵滋殖。
雾水植因,风水见果,山水成侯,丘水显灵,泽水明慧,地水通道,少水善取,缺水玄都,无水离立。”中初无地,水之以济 “中初无地,水之以济,固之济体,养之济生,易无休,合离生克,欲中,欲简,自地。
合者并,离者对,生者衍,克者纳。
并者相合而立,立之合而混,呈共。共,非一立之共。
对者相离而立,立之离而间,呈应。应,非一立之应。
衍者相生而立,立之生而家,呈族。族,非一立之族。
纳者相克而立。立之克而妄,呈夷。夷,非一立之夷。
物无名而体,体无常而易。
有象者体,无象者亦体。空未见则空体,气未见则气体,音未见则音体,光可视不可捉则光体,色可视不可取则色体。

水解失之,水离失之,水衍失之,水化失之,水济失之,水耗见底而地之简则物,一简无遗。简之势静、势平、势中、势低、势顺、势软、势空、势少,非此自运,运则动,动则易,易则变、则化、则事、则时,此谓,简之自简而成易,又谓,简自交,简与简交而成易。”简易道德经依用河图、洛书“河唯河,洛唯洛,简唯依而用不易,完物之致,易则非也。

观河洛,晓白黑(O●),明其数,知何列,回天开泰。
O为简,示二义,一界简,一白简。界简无外,万象尽在。
界简之简为元一,静则内白,为空,为简;动则内黑,为时,为易。
故,O为简,●为易,时空势成,简易系而统。
河洛之O●,皆双重。目不二,此O彼●,此●彼O,显O示O,显●示●。
O则物事,●则事物,静则唯空,动则时生,皆运于时空界简之内。
水去而地显。
初,唯天无地,水去而地显也。
方向唯南,与天同语,后有地,命北,尚无东西。
天,空也,上也。
水,气也,下也。
水化气与空,故水去而地显也。

 

 

《简易道德经》分篇

◆生物篇

简则简,易则易。简则简之易,易则易之简。简易成道,万物成体。易简成经,万
事舍取。
◆生事篇

初矣,物,有事无事矣,事,无物无事矣;后矣,有物生事矣,有事生事矣,呜呼
哀哉,悲之极矣,事欺无事之物而生事矣。道不道矣,经不经矣,简不简矣,易不
易矣,德德露矣,哀哉,哀哉,吉事生,凶事亦生矣。
◆吉凶篇

吉,万吉非吉,凶,一凶则凶。万吉不明一凶醒,醒而又眠等凶来。
◆无本篇

物无本物,皆为它物。事无本事,皆为它事。无本,何根而索,越索越索。
◆生化篇

简生道,易生经,固恒,固常,包宇,含宙,无始,无终。物物,物物,恒化,常
化,化有,化无,化死,化生。
◆分类篇

圣人分方排簇,而便之于民也。民之民乎,非圣则草,有德也,小贤也,何求圣举
也。簇簇为政,方方称王,欲狂也,战乱也,欲罢非能也。
◆性命篇

命者,物性之精。精者,性命之元,有则命有,尽则命尽。生至死谓时命,死至生
谓非命,有诌说。物,有性之命,呼性命,无性之命,呼生命。
◆德性篇

性化德,谓德性,遵简守易,持道行经也。德化情,情生意,意恒动,有剥情之敝
也。德兮,性兮,情兮,若明邪正,尚观意象矣。
◆意欲篇

无性之物,行于简易,无欲而长。有性之物,常惑于意,时命而短。舍简易执道经
者障,舍道经执简易者空。
◆ 离合篇

简性阴,易性阳,离合,离合,非常离,非常合。合则有简有易,离则无易有简。
故谓,有无易之简,无无简之易。
◆道经篇

简,道之根,易,经之本。道,事物之行径,经,事物之步法。无简之道则曲,无
易之经则荒。
◆长生篇

简生道,道法于自然,失道无恒,循道而长。易生经,经治于万物,有经旺生,无
经衰亡。
◆无意篇

自然,好简乐易,无意也,道经从简就易,有意也。无意者,无失意之瑕。有意
者,有失意之疵。道经若善,立简炉易灶,铸有意至无意乎为大善。
◆灵性篇

万物有性,固有。万物有命,固有。有物性灵,唯人,灵之首。灵则慧,慧而通,
通通意生,观物观性,有谓。
◆生灵篇

生非自生,灵非自灵。生于物体,灵于事用。有意生无意也生,有意灵无意也灵。
尽在情理,不知归不知,且莫胡谄。
◆无知篇

无知始之,有知终之。无知者多旺,有知者多衰。无知而帅,有知而才。知之为无
知之表,则仆,无知为知之之赘,则主。无知桑田知粒土,知而尽在无知中。
◆德行篇

德之,行之表,性中来,常行成德行,常性定德性。德行有高低,德性分美丑。德
行靠修,德性靠养。无德不美丑德丑,性情意中忌讳苟。

德之,行之表,性中来,常行成德行,常性定德性。德行有高低,德性分美丑。德
行靠修,德性靠养。无德不美丑德丑,无情不善恶意恶。
◆说经篇

无为之简易,有为之道经。经之易之子,观简势道固德,生华于易。
◆说德篇

德,源于易,源于道,源于经,执简定说。易之性,道之性,经之性亦为德性,德
性久之谓德行。
◆说道篇

道从简来,执易成经生德。事物不可无道,无道成何矣!
◆说易篇

易执简,易合简,非常执,非常合。道之法,经之本,源于易。德呼吁易也。
◆说简篇

无简不易,何况道德经!万物常化,唯简恒固。易有动静,道有邪正,德有高低,
经有直典,简则一简无言也。简成万物而执简,物生万事亦从简,何能改观尔。
◆南北篇

初,唯天无地,水去而地显也。方向唯南,与天同语,后有地,命北,尚无东西。
◆东西篇

古者昧,日出喜,日落郁,误日出万物生出,误日落万物随去。万物出没,在日,
出落二方,贤者命东西,喻万物亦为二向。 

 

简易经洛书图之法

 

天下万物一理通,千变万化我是中。从一到四为我用,六七八九见吉凶。
简易道德我是经,合离生克自然清。事事物物皆如此,形形色色一数中。

推天说:一无天,二少天,三常天,四顺天,五应天,六违天,七采天,八取天,九纳天。
研地说:一雾水,二风水,三山水,四丘水,五泽水,六地水,七少水,八缺水,九无水。
探物说:一生水,二生天,三生山,四生地,五生物,六用物,七猎物,八寻物,九无物。
预事说:一无事,二生事,三成事,四败事,五补事,六定事,七寻事,八美事,九完事。
究人说:一灵生,二意生,三智生,四慧生,五猎生,六自生,七计生,八保生,九养生。
应人说:一简母,二易父,三道兄,四德妹,五十我,六合妻,七离子,八生弟,九克姐。
立世说:一务简,二择易,三定道,四修德,五行经,六练性,七束意,八善借,九好还。
生命说:一无生,二滋生,三微生,四化生,五遗生,六强生,七杀生,八爱生,九外生。
定数说:一简之,二易之,三道之,四德之,五经之,六合之,七离之,八生之,九克之。

简易经河图之法

 

一简有水,六合有地而寒之故冬,居北。

二易有日,七离有火而署之则夏,居南。

三道有气,八生有木而旺之故春,居东。

四德有成,九克金而  之故秋,居西。

五经有法,十中有土而足之故中。经之生法,土足而富,故我居中。

中有五点,中点为经为己,北点为简为母,南点为易为父,东点为道为兄,西点为德为妹,应四方之内他之父母兄妹也。

四方之内皆邻,交皆凶,四方之外结交,交皆吉,利四方之内而利己,四方之外存乎于离合生克也。

 

中者,我也四方,他也我与他交之成果也,理事也,应物也,非我莫能也。

 

经之法,法之经,无外乎:经之于交简易道德离合生克也,亦无外乎:交简易道德合离生克于经也。交之有二,无外阴交,阳交也,法之有八,阴阳各执合离生克。

《简易道德经》书契原文

 

开     简     明     意

出     易     立     名

列     道     据     理

拓     德     固     信

汇     经     谋     典  

 

  • 从左向右横看则是:

   开简明意,出易立名,列道据理,拓德固信,汇经谋典。

  • 从右向左横看则是:

   意名简开,名立易出,理据道列,信固德拓,典谋经汇。

  • 从左向右竖看则是:

   开出列拓汇,简易道德经,明立据固谋,意名理信典。

  • 从左上角向下斜看则是:

   开,出简,列易明,拓道立意,汇德据名,经固理,谋信,典。

  • 从左上角向右斜看则是:

   开,简出,明易列,意立道拓,名据德汇,理固经,信谋,典。

  • 从右上角向右斜看则是:

   意,明名,简立理,开易据信,出道固典,列德谋,拓经,汇。

  • 从右上角向下斜看则是:

   意,名明,理立简,信据易开,典固道出,谋德列,经拓,汇。

  • 从左上角双向斜看则是:

   开,开,出简,简出,列易明,明易列,拓道立意,意立道拓,汇德据名,名据德汇,经固理,理固经,谋信,信谋,典,典。

  • 从右上角双向斜看则是:

     意,意,明名,名明,简立理,理立简,开易据信,信据易开,出道固典,典固道出,列德谋,谋德列,拓经,经拓,汇,汇

 

《简易道德经》总篇译文


原文:
 “创前无古而助,立后无恶而础,万善焉始而协向,千美平出而典广“河定四方而方,罗列满数明神。洛规八向而圆,演排衍数解天。
 简则简,无处无简。中则中,无物无中。
 易则易,无时无易。事则事,无事无核。
 求成索果,寻根立本,明中定核。
 衍数中五,其一为核,其四为中。
 中内有核,核外四士,核则士主,士应四方,合则中五,外四为经,中一为典,万己也。
 五经居中,平视至高,立视至厚,位尊至显,捭阖体用之本,运动之枢,万典之源。
 中者,内五方之,外十圆之,我也,非一我之我。”

 

译文:
人类产生以前没有现成的经验借助,人类产生以后也没有邪恶作基础,一切自然善良的事物协同发展,大家都以自然美德为典范广泛推行。河图定出四方从而形成方位,一切神奇的自然现象都罗列其中;洛书规定了八向从而形成完备,用一至五这五个自然数的演排能解释一切自然现象的本质(河图和洛书是宇宙相空间或称图书空间,宇宙的一切现象都一一映射于图书空间,图有象、书有数。故象数思维是宇宙思维,即一切思维的基础)。
简就是简单,没有事物不遵守简单;(简为太始、简易、初始状态)
中就是平衡,没有事物不趋向平衡;(中为太终、周易、平衡状态)
易就是运动,没有事物不处于运动;(易为变迁、变易、运动状态)
核就是核心,没有事物不存在核心;(核为凝聚、不易、静止状态)
求索成果,寻立根本,明确核心。
衍数有五个,内有一核心,外有四正士,核心居内,四士居外,,核为士的主体,士对应东南西北四方,合起来共五个,外面四个为经纶,中间的一个为法典,一切事物皆是如此。
五数之经居于中心,平视至高无上,立视至厚无薄,尊位至显无比,是开合和体用的根本,是运行和变化的枢纽,是一切法则的本源。
中即平衡状态。它所遵循的是内方外圆法则。五经因万法而方,十中因万均而圆。天圆地方,故天地平衡;内方外圆,故处事平衡。其中任何一个元素都与整体相平衡,不可独处。

 


原文:
 “太初无天,混沌居简,混而非紊,沌而未乱,易无休,合离生克,欲中,欲简,开天。
 合者聚,离者归,生者得,克者能。
 聚者固而体,体之固而缩,呈空。空,非一体之空。
 归者返而择,返之择而迹,呈道。道,非一择之道。
 得者演而滋,滋之演而善,呈德。德,非一滋之德。
 能者中而可,可之中而摹,呈经。经,非一可之经。
 合者变,离者立,生者失,克者劳。
 变者纲而要,要之纲而强,呈势。势,非一要之势。
 立者成而自,自之成而核,呈主。主,非一自之主。
 失者损而谋,谋之损而周,呈策。策,非一谋之策。
 劳者战而争,争之战而调,呈需。需,非一争之需。
 合者功,离者智,生者遁,克者剥。
 功者施而直,直之施而公,呈随。随,非一直之随。
 智者曲而善,善之曲而恒,呈解。解,非一善之解。
 遁者壮而益,益之壮而谦,呈丰。丰,非一益之丰。
 剥者噬而明,明之噬而泰,呈过。过,非一明之过。
 空之而天,体之有间,自行自离,它行它离,体而离立,远近非调,持之距之,距之易之。” 


译文:
宇宙形成之初,混沌处于简洁,混沌而不紊乱,整个宇宙处在不停的变化之中。合(聚合简洁)、离(归离平衡)、生(衍生复杂)、克(克制有序),自趋平衡,自趋简洁,于是形成了我们今天的宇宙世界。

合就是聚合,离就是回归,生就是获得,克就是克制。【天道】
聚合者因稳固而形成形体,形体稳固因收缩而形成空间。空间,不是由单一形体形成的空间;
回归者因归返而必有选择。选择归途因行迹而形成规律。规律,不是由单一选择形成的规律;
获得者因演变而进行滋生。滋生演变因从善而形成德性。德性,不是由单一滋生形成的德性;
克制者因平衡而保持许可。许可平衡因仿效而形成准则。准则,不是由单一许可形成的准则。
聚合而改变,回归而确立,获取而付出,竞争而辛劳。【人道】
改变首先形成纲要,纲要只有保持强盛时才能形成气势。这种气势并非由某一纲要而形成的。
确立首先形成自我,自我只有具备核心时才能形成主人。这种主人并非由某一自我形成的。
获取以付出为谋略,先付谋略只有达到周密时才能形成决策。这种决策并非由某一谋略形成的。
辛劳以奋斗来争取,奋斗争取只有通过调节时才能形成需求。这种需求并非由某一争取形成的。
聚合生功绩;往返生智慧;生长有隐遁;攻克有剥夺。【地道】
功绩产生于正直的施行,正直的施行才会公平,如此才会有人追随。追随现象不是由一次正直形成的。
智慧产生于完善的曲折,不断完善曲折才能恒久,如此才能容易解惑。解惑之道不是由一次完善形成的。
隐遁才会在壮大中受益,壮大受益时必须保持谦逊,如此才能自我丰富。丰富之法不是由一次受益形成的。
剥夺才会在吞噬中明醒,明醒吞噬后才会安泰,如此才能认识过失。认识过失不是由一次明醒形成的。
空旷的地方就形成了天,物体与物体形成间距。自我运行自我往返,相互运行相互往返。物体在往返中寻求平衡稳定,它们或远或近自行调整。它们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但距离却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

 

原文:
 “观物观性,有谓:万物有性,万事亦有性,先类之再别之,性可属也。类类不同,别别不同,绝无仅有之处,性也简性阴,易性阳,离合,离合,非常离,非常合。合则有简有易,离则无易有简。故谓,有无易之简,无无简之易。无为之简易,有为之道经。经之易之子,观简势道固德,生华于易。易执简,易合简,非常执,非常合。道之法,经之本,源于易。德呼吁易也,道法于自然。失道无恒,循道而长。依道不依势,依理不依力。简,道之根。易,经之本。道,事物之行径。经,事物之步法。无简之道则曲,无易之经则荒天说:一无天,二少天,三常天,四顺天,五应天,六违天,七采天,八取天,九纳天。易是万变,经是万法。道,事物之行径。简生道,易生经,德化情,情生意,意恒动。定数说:一简之,二易之,三道之,四德之,五经之,六合之,七离之,八生之,九克之。简易图,理顺万物,探测万物,易用也。初,唯天无地,水去而地显也。方向唯南,与天同语,后有地,命北,尚无东西。物,有性之命,呼性命,无性之命,呼生命。创前无古而助,立后无恶而础,万善焉始而协向,千美平出而典广。简之矩只容能存之,易之规只美能化之。容则容物亦可护物。物之附,表也。美其表愚蠢目、健其本乐而可为也。简之泰始,文数皆兼。”

 

译文:
观察物体要观察其特性,有这样的说法:万物都有其特性,万事也都有其特性。先按群体特性分辨再按个别特性分辨,事物的特性就可以按种属分类了。种类与种类之间存在不同的特性,个别与个别之间也存在不同的特性。绝对没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完全相同的类别。简单的本性属阴,运动的本性属阳。简单与运动相统一,简单与运动又相对立,但不是我们平常所理解的统一,也不是我们平常所理解的对立。合时为简单的运动,离时为无运动的简单。所以说,有无运动的简单,没有无简单的运动。无为是简易的特性,有为是道经的特性。准则是运动的儿子,反观于简单,借势于规律,稳固于德行,产生并升华成运动。运动执着于简单,运动合体于简单,但不是我们认为的执着,也不是我们认为的合体。规律形成的途径、准则形成之根本都源自于运动。德行也是从运动中产生的,规律效法自然。偏离规律不能恒稳,遵循规律才会长久,事物依靠规律而不依靠位势,依靠理由而不依靠力量。运动是准则的根本,规律是事物的行径,法则是事物的步法。没有简单作基础的规律就会弯曲,没有运动作基础的准则就会荒废。关于天的学说:一时无所谓天,二时初形成天,三时已形成天,四时顺应于天,五时对应着天,六时有逆违于天,七时采纳于天,八时取照于天,九时容纳于天。易表示一切运动,经表示一切法则,规律是事物的行驶路径。简单产生规律,运动产生准则。德性化着情感,情感产生意识,意识变动不居。定数的学说:一定义为简单,二定义为运动,三定义为规律,四定义为德性,五定义为准则,六定义为聚合,七定义为归返,八定义为生发,九定义为克制。简易图(太极图)是理顺万物,探测万物时最简易的运用工具。宇宙形成之初,只有天没有地,后来地球上的水慢慢退出之后才显现出地来。当时只有在上的南方,后来有地后取名为北方,但还没有定义东方和西方。物体,有心性的称谓性命,没有心性的称谓生命。人类出现以前没有经验可以借鉴,人类产生后也没有凶恶作基础,一切善良的东西开始产生并协同发展,一切美好的东西开始出现并成为人们效法的准则。简洁的规矩只容纳能够存在者,运动的规矩只美化能够变化者。容不仅容纳物体,也指呵护物体。物体所依附着的只是外表而已。美化外表只会愚弄别人的眼睛,强健本质才能做到开心并有所作为。简就是太始,文字和衍数相兼才能说明其意义。

 

原文:
“简则简,易则易,简则简之易,易则易之简。
简易之自然。自则自,我自、你自、他自、咱们也;然则然,这些、那些、它们也。
 简则自白“O”,数之一,则一白“O”。简与简合,二简则易,易则自黑“●”,数之二,则二黑“●●”。
 易则有迹,迹谓道,存乎于简。简与易交,易与简交,其迹皆道,故,道出。简易之数一二,合之则三,故,三道之“O O O”,易运而简生,故白。
简,道之根。道,易之行径。
道有度,合简便德,故,德出。简道之数一三,合之则四,故,四德之“●●●●”,德,非易不明,故黑。
 德,执简行易,守道汇经,则经出。经则万法,出乎于简易道德。
 经则经之经,众生之典,回运众生,四体之核,体用之枢,一本而立也。
 数之,简德之数一四,合之则五;易道之数二三,合之亦五;简易道德之数一二三四,合则即十,五五,数圆也。故,五经之“O O O O O”。易生经,归道,道法于简,故白。 
 简之泰始,文数皆兼。
 简则简,易则易,简则简之易,易则易之简。
 简易之自然。自则自,我自、你自、他自、咱们;然则然,这些、那些、它们也。
简则自白“O”,数之一,则一白“O”。简与简合,二简则易,易则自黑“●”,数之二,则二黑“●●”。易则有迹,迹谓道,存乎于简。简与易交,易与简交,其迹皆道,故,道出。简易之数一二,合之则三,故,三道之“O O O”,易运而简生,故白。
 简,道之根。道,易之行径。
道有度,合简便德,故,德出。简道之数一三,合之则四,故,四德之“●●●●”,德,非易不明,故黑。
 德,执简行易,守道汇经,则经出。经则万法,出乎于简易道德。
 经则经之经,众生之典,回运众生,四体之核,体用之枢,一本而立也。
 数之,简德之数一四,合之则五;易道之数二三,合之亦五;简易道德之数一二三四,合则即十,五五,数圆也。故,五经之“O O O O O”。易生经,归道,道法于简,故白。 
基之本之,本之用之,用之成之,成之果之,果而然基尔。
 基至于本,本至于用,用,奈之何也?
 简易道德,基之。经,本之。基本合,需用。
 故,合至于简经、易经、道经、德经,纳用则成、则果。
 数乎,简一经五合而六,易二经五合而七,道三经五合而八,德四经五合而九,经五自合而十。
 示之,理之于“一简则简自白,二简则易自黑”。
 简一白,经五白,二者皆简白,故黑,合则六黑“●●●●●●”。简至宏,善容纳,故合,则六合之,一六简合而相合。
 易二黑,经五白,二者一简白,故白,合则七白“O O O O O O O”。易至动,善变迁,故离,则七离之,二七易离而相离。
 道三白,经五白,二者皆简白,故黑,合则八黑“●●●●●●●●”。道至度,善顺施,故生,则八生之,三八道生而相生。
 德四黑,经五白,二者一简白,故白,合则九白“O O O O O O O O O”。德至需,善索纳,故克,则九克之,四九德克而相克。
 六合之,七离之,八生之,九克之,四用也。
 方有内外,方内为基,方外为用,内者我合,外者我离,合我外离,离我内合。故,合六黑离我,则六内一白;离七白离我,则七内二黑;生八黑离我,则八内三白;克九白离我,则九内四黑。”“后初无人,水土衍之,离水应生,水遗演生,易无休,合离生克,欲中,欲简,万物泰始,人宗自列。”

 

译文:
简就简单,易就是运动。简表明是因简洁而产生运动,易表明的是因运动而执着简单。简易就是自然(道法自然就是道法简易)。自就是自已,我自己、你自己、他自己、咱们自己;然就是如此,如此这些、如此那些、如此它们。简的本质用白“O”表示,数为一,合起来简用“一白O”表示。简与简相合,两个简就构成了易(简与简在交易中趋向平衡,或者说简在每一次交换中内涵不断缩小而外延却不断扩大)。易的本质是黑色的“●”,数为二,故合起来易由“二黑●●”表示。
运动就会有行迹,这种行迹就是道,但道的存在必须以简单为基础。不论是因简单产生运动,还是因运动执着简单,它们的行迹都称作道。因为简数为一,易数为二,故道数为三(两数之和)。因为易之运动总是执着于简单,故道与简白同色。合起来道用“三白O O O”表示。简单是规律的根本,规律是运动的行径。
规律有程度的不同,合乎简单的规律就具有德性,所以德就这样产生了。简数为一,道数为三,则德数为四。德只有在运动中得以体现,故与易黑同色。合起来德用“四黑●●●●”表示。
德性,执着于简单,行修于运动,遵循着规律,最后汇集于准则,于是准则就产生了。准则是万物的根本法则,产生于简易道德。
准则是法则的法则,众生的行为准则,反过来又制约着众生的行为规范,是简易道德四本体的核心,简易道德四体和合离生克四用的枢纽,一个根本的准则而能确立万部法则。从数上分析:简数一、德数四,简德之数为五;易数二,道数三,易道之数也为五;简易道德之数为一二三四,合起来是十,即表示易道之五和简德之五相联系才能表示出完整的经数。易产生经,归结于道,道效法于简,简的本质为白,故经用白表示。合起来经用“五白O O O O O”表示。
基础之后为根本,根本之后为运用,运用之后为成效,成效之后为成果,成果则是从基础开始的。
从基础到根本,从根本到运用,运用又是怎么到成效的呢?
简易道德为基,经为本,基本相合,则等待着用。所以,基和本相合则有简经、易经、道经、德经,容纳基本的用才能产生成效,收获结果。
从数上分析,简为一数,经为五数,简经则为六数;易为二数,经为五数,易经则为七数;道为三数,经为五数,道经则为八数;德为四数,经为五数,德经则为九数;经为五数,经与经合则为十数。
它们所表示的道理都出自于“一数简的性质为白,二简交易的性质则为黑”。
简为一白,经为五白,二者相合为黑,故有六黑“●●●●●●”。简的本质是无限宏大,善于容纳,有聚合的特性,用六数表示它。一简之体和六合之用相互构成聚合的特性。
易为二黑,经为五白,二者相合为白,故有七白“O O O O O O O ”。易的本质变动不居,善于变迁,有归返的特性,用七离表示它。二易之体和五经之用相互构成归返的特性。
道为三白,经为五白,二者相合为黑,故有八黑“●●●●●●●●”。道的本质自然而然,善于顺施,所以有衍生的特性,用八生表示它。三道之体和八生之用相互构成衍生的特性。
德为四黑,经为五白,二者相合为白,故有九白“O O O O O O O O O ”,德的本质需求成序,善于索纳,所以有抑制的特性,用九表示它。四德之体和五经之用相互构成抑制的特性。
六数合,七数离,八数生,九数克为四种功用。
方法有内外之分。内在的为基,外在的为用;内基是我遵守的(合),外用是我运用的(离);遵守内基就能外用,外用就必须遵守内基。所以运用“合六黑”时,则必遵守“简一白”;运用“离七白”时,则必须遵守“易二黑”;运用“生八黑”时,则必须遵守“三道白”;运用“九白克”时,则必须遵守“四德黑”。
水退地显后一段时间内,没有人类存在,那时水土开始衍生万物,离土之水开始孕育生命,水中原始生命移居陆地繁衍生命,这些生命繁衍不止,通过合离生克四种自然法则向最平衡的和最简单的方向发展变化,万物便由此产生,人类社会也由此形成。


原文:
 “混沌者水,化物成体、成空,体易有能,化水而气。故而,上则,天。下则,水。天依天,水乎?
 合者积,离者化,生者亡,克者强。
 积者依而据,据之依而蒙,呈升。升,非一据之升。
 化者否而显,显之否而进,呈旅。旅,非一显之旅。
 亡者涣而复,复之涣而师,呈表。表,非一复之表。
 强者萃而晋,晋之萃而革,呈颐,颐,非一晋之颐。
 中之正无向,简之端无嗜。
 智不违简,灵不背易,慧不离道,通不败德,明不失经。
 简之易道,划界而三。初则水界,中则气界,上则空界。
 万物归位,适者应。万物皆因,内关外系。同出混沌,皆水而为。
 水依水,总物一简,元一也。万物皆演,唯简不易,水致清化气,合生于物,水致浊化质,离克于物。故,物亦水也。
 水生物而失,露底而地。山之、丘之、泽之、地之,依次而出,穷水之象也。
 太初太生,中初中生,后初后生。
 太生太空,星辰定位。中生中气,风光无形。后生后土,生灵滋殖。
 雾水植因,风水见果,山水成侯,丘水显灵,泽水明慧,地水通道,少水善取,缺水玄都,无水离立。”中初无地,水之以济 “中初无地,水之以济,固之济体,养之济生,易无休,合离生克,欲中,欲简,自地。
 合者并,离者对,生者衍,克者纳。
 并者相合而立,立之合而混,呈共。共,非一立之共。
 对者相离而立,立之离而间,呈应。应,非一立之应。
 衍者相生而立,立之生而家,呈族。族,非一立之族。
 纳者相克而立。立之克而妄,呈夷。夷,非一立之夷。
 物无名而体,体无常而易。
 有象者体,无象者亦体。空未见则空体,气未见则气体,音未见则音体,光可视不可捉则光体,色可视不可取则色体。
 水解失之,水离失之,水衍失之,水化失之,水济失之,水耗见底而地之简则物,一简无遗。简之势静、势平、势中、势低、势顺、势软、势空、势少,非此自运,运则动,动则易,易则变、则化、则事、则时,此谓,简之自简而成易,又谓,简自交,简与简交而成易。”简易道德经依用河图、洛书“河唯河,洛唯洛,简唯依而用不易,完物之致,易则非也。”
 观河洛,晓白黑(O●),明其数,知何列,回天开泰。
 O为简,示二义,一界简,一白简。界简无外,万象尽在。
 界简之简为元一,静则内白,为空,为简;动则内黑,为时,为易。
 故,O为简,●为易,时空势成,简易系而统。
 河洛之O●,皆双重。目不二,此O彼●,此●彼O,显O示O,显●示●。
 O则物事,●则事物,静则唯空,动则时生,皆运于时空界简之内。
 水去而地显。
 初,唯天无地,水去而地显也。
 方向唯南,与天同语,后有地,命北,尚无东西。
 天,空也,上也。
 水,气也,下也。
 水化气与空,故水去而地显也。 ”


译文:
 元始混沌的是水,由水化作的物质形成了形体和空间,物体在运动中产生能量,化解的水形成气体。所以,向上形成了天,向下形成了水。天体与天体的相互依存也是来自水吗?
合者聚积,离者变化,生者衰亡,克者强盛。
聚积者在依存中拥据,相依而拥据将会被蒙蔽,于是呈现出启发之势。启发,不是由某一拥据所形成的启发;
变化者在否定中显现,否定而肯定将会被推进,于是显现出外旅之势。外旅,不是由某一显现所形成的外旅;
衰亡者在涣散中复兴,涣散而复兴将会被师学,于是呈现出表率之势。表率,不是由某一复兴所形成的表率;
强盛者在荟萃中晋级,荟萃而晋级将会被变革,于是呈现出颐养之势。颐养,不是由某一晋级所形成的颐养。
中正的事物没有方向(平衡无方向),简洁的端点没有偏好(太极全随机)。
心智不会违反简洁,灵性不背逆运动,聪慧不会离开规律,变通不会败坏德性,显明不会偏失法则。
以简为初始的变化之道,分为三界:下部为水界,中部为气界,上部为空界。
万物按三界归其位,适者应生。万物都有其起因,内外都处于相互联系之中。它们都出自混沌,皆由水运化而生。
水依存的还是水,一切物体都归于简一之水,水为唯一的生物之元。万物都演变,唯独简水不变。水至清之时便化生气体,聚合与衍生化生万物;水致浊之时便化生物质,归返与克制稳定形体。所以,物体的本质是水。
水形成物体后就得损失,露出水底后就形成了大地。山地、丘陵、沼泽、平地依次出现,它们都是失去水之后的现象。
太初期生出太初之象,中初期生出中初之象,后初期生出后初之象。
太初之时形成太空,日月星辰定位其中;中初之时形成中气,云移风动变化其中;后初之时形成大地,生灵滋养繁殖其上。
雾水是万物形成的原因,风水使万物成熟,山水形成气候,丘水显现灵气,泽水形成聪慧,地水形成通道。少水之地要适可而取,缺水之都城危急,无水之地要迁移另立。中初之时还没有大地,水济助一切,凝固时济助物体,滋养时济助生物,变动不止,一切事物遵循着合、离、生、克法则,朝向平衡状态和反馈初始状态的方向发展变化,从而形成自我领地。
合就是相并,离就是相对,生就是相生,克就是相纳。
相并者在相并中相处,相处中相合而混然一体,呈现出共处之势。共处,不是由单一共体所构成的共处;
相对者在相对中统一,统一中相离而两厢有间,呈现出对应之势。对应,不是由单一统一所构成的对应;
相生者在相生中依赖,依赖中相生而集居成家,呈现出族群之势。族群,不是由单一依赖所构成的族群;
相纳者在相克中并存,并存中相克而互不妄乱,呈现出秩序之势。秩序,不是由单一并存所构成的秩序。

物质没有名称而存在形体,形体没有常态而时常变动。
有形态的有体,无形态的也有体。空间见不到则有空体,气体见不到则有气体,声音见不到则有音体,光线可见不可抓则有光体,颜色可见不可捉则有色体。
水会在分解、离间、衍生、化合、济助的过程中耗失。水耗失见底而形成地中之简精,简精而成物。一切物皆由简精构成,无一遗露。简的态势静止、平衡、中正、低下、和顺、轻软、空无、稀少。没有如此态势就不可能自我变迁,变迁就会有运动,运动就会有交换,交换就会出现变化,出现事况,出现时期。所以说简的自交(如反馈自相似)就会产生运动,又说,简与简相交(如冷热交换)也会产生运动。简易道德经是河图和洛书的实际运用。河就是河图,洛就是洛书,简只有依据河洛的效用而不变,才能完整地呈现事物的本质,离开河洛则就做不到这些。
观察河图洛书后,才能知晓白和黑的意义,才会明白数的表示和排列,从而往返于天地,开创着事业。
用O表示简,●表示易。时空因此而形成,她、它联系和统领着一切。
“O”表示简,有两种含义,一种是表示界限的简,一种是表示空白的简。简的界限没有外在,一切现象都包含在里面,界简之简为一元之简(大而无外小而无内)。静态时内为白,为空间,此时称为空间之简;动态时内为黑,为时间,此时称为时间之易。所以,O表示简,●表示易。时间和空间依势而成,简和易也就成为了一个系统。
河洛中的O和●都是双重的,看不到过不重双的。此为O则彼为●,此为●则彼为O,显示出OO或●●相连。O表示事中之物,●表示物中之事,静态时只出现空间,动态时则时间产生,一切变迁于时空界简之内。
水耗尽了则大地显现出来。
元初,唯有天而无地,水去了而地才得以显现。
那时,方向只有南方,没有天地之别,后来出现了地,命名为北方,还没有命名东方和西方。
天是指天空,方向于上。水是气化之物,方向于下。水化成气后上升到天空之中,所以水耗损了而地却显现出来

 

 

 

 

 

 

 

 

《简易道德经》分篇译文


一、生物篇

原文:“简则简,易则易。简则简之易,易则易之简。简易成道,万物成体。易简成经,万事舍取。”

译文:简就是简单,易就是运动。简是简单的运动,易是运动的简单。简单的运动就形成万物的行径,万物因此而形成了形体。运动的简单就形成了万事的准则,万事因此而作出舍取。
——————————————————————————————————
二、生事篇

原文:“初矣,物,有事无事矣,事,无物无事矣;后矣,有物生事矣,有事生事矣,呜呼哀哉,悲之极矣,事欺无事之物而生事矣。道不道矣,经不经矣,简不简矣,易不易矣,德德露矣,哀哉,哀哉,吉事生,凶事亦生矣。”

译文:人类之初,自然界发生的一切人们都能自然顺应,人们的行为不善于主客臆造;后来,自然界的变化都会引起人们的想象行为,一切现象都会引起人们的想像行为。唉!这是人类悲哀的开始啊!人们用主观的行为去欺骗那些客观的自然而不断生出事端来。于是事物发展的途径被改变了,人们的行为变得没有准则了,简单的事物变得复杂了,容易的事物变得艰难了,事物的本性也就没有了,悲哀啊,悲哀啊!吉利的事情可能产生了,凶险的事情也跟随着产生了。
——————————————————————————————————
三、吉凶篇

原文:“吉,万吉非吉,凶,一凶则凶。万吉不明一凶醒,醒而又眠等凶来。”

译文:对于吉利,一切事情都吉利显现不出吉利的作用,对于凶险,只要事情的一个方面出现凶险整个事物就会存在凶险。因此,出现一万个吉利时你都不会明白吉利的重要,而只要出现一处凶险时就会使你警觉凶险的后果。但是,当凶险过后人们又会马上忘记凶险的存在,一直要等到凶险再次临来时才又开始害怕起来。

——————————————————————————————————
四、无本篇

原文:“物无本物,皆为它物。事无本事,皆为它事。无本,何根而索,越索越索。”

译文: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没有属于它自己不变的本性,都必须依赖于其它的事物而存在。既然一切事物都没有不变的本性,那又何必去寻找它的本性呢?。你越是去寻找就越是寻找不到。
——————————————————————————————————
五、生化篇

原文:“简生道,易生经,固恒,固常,包宇,含宙,无始,无终。物物,物物,恒化,常化,化有,化无,化死,化生。”

译文:简单产生规律,运动产生法则。这是一种永恒的,时常的,存在于一切时间和空间,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自然现象。它在事物与事物之间以及事物自身之间,进行着永恒的,时常的运动变化。事物的出现和离去,生长和死亡等变化都必须接受它的支配。
——————————————————————————————————
六、分类篇

原文:“圣人分方排簇,而便之于民也。民之民乎,非圣则草,有德也,小贤也,何求圣举也。簇簇为政,方方称王,欲狂也,战乱也,欲罢非能也。”

译文:圣人划分方域排出尊卑,以便于对天下人们的管理。人们就是人民,他们不是贤君就是一般百姓。贤君本身就具备高尚品德,而老百姓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又何必要那些圣人多此一举呢?以尊卑行使政务,以方域建立政权,就会使人们私欲狂乱,从而产生战争,最后想要阻止这一切也就不可能了。
——————————————————————————————————
七、性命篇

原文:“命者,物性之精。精者,性命之元,有则命有,尽则命尽。生至死谓时命,死至生谓非命,有诌说。物,有性之命,呼性命,无性之命,呼生命。”

译文:生命是物性的精髓,精气是性命的本元,精气存在则生命存在,精气耗尽则生命终结。从出生到死亡就是生命的过程,从死亡到出生是非生命的过程,但也有一些胡编乱造的说法。物存在精气特性时就称为性命,不存在精气特性时就称为生命。
——————————————————————————————————
八、德性篇

原文:“性化德,谓德性,遵简守易,持道行经也。德化情,情生意,意恒动,有剥情之敝也。德兮,性兮,情兮,若明邪正,尚观意象矣。”

译文:事物的性征逐步形成一种德行时就称为德性。具有德性的事物一定遵守简易原则,执行道经法则。德性能化生出情感,情感又能化生出意识,意识是一个恒常变动的东西,但它有影响情感变化的弊端。德啊、性啊、情啊,要判断它们是邪是正,还得先观察相关的意识形态。
——————————————————————————————————
九、意欲篇

原文:“无性之物,行于简易,无欲而长。有性之物,常惑于意,时命而短。舍简易执道经者障,舍道经执简易者空。”

译文:无自性的物质,运行于简易之中,因没有私欲而能长久。有自性的物质,常被意识所迷惑,所以时命短暂。舍去简易原则而执着于道经法则的人会障碍重重,舍去道经法则而执着于简易原则的人将空空如也。
——————————————————————————————————
十、 离合篇

原文:“简性阴,易性阳,离合,离合,非常离,非常合。合则有简有易,离则无易有简。故谓,有无易之简,无无简之易。”

译文:简性属阴,易性属阳。简与易相合或相离,不是我们平常所理解的合,也不是我们平常所理解的离。合是指简和易相融合,离是指简和易相分离。所以说,只有无运动的简单,而没有无简单的运动。
——————————————————————————————————
十一、道经篇

原文:“简,道之根,易,经之本。道,事物之行径,经,事物之步法。无简之道则曲,无易之经则荒。”

译文:简单是规律的根本,运动是准法的根本。规律是事物的行径,准则是事物的步法。没有简单作根本的规律就会曲折,没有变易作根本的法则就会荒废。
——————————————————————————————————
十二、长生篇

原文:“简生道,道法于自然,失道无恒,循道而长。易生经,经治于万物,有经旺生,无经衰亡。”

译文:简单产生规律,规律效法自然,偏离规律的事物不能长久,遵循规律的事物才会长久。运动产生准则,准则用以统治万物,适应准则的事物才会兴旺生长,不适应准则的事物必然衰退灭亡。
——————————————————————————————————
十三、无意篇

原文:“自然,好简乐易,无意也,道经从简就易,有意也。无意者,无失意之瑕。有意者,有失意之疵。道经若善,立简炉易灶,铸有意至无意乎为大善。”

译文:自然而然的事物,爱好简单乐意运动,完全没有意识的存在,规律和准则服从简单追随运动,却有意识的存在。没有意识的事物就不会有失去意识的瑕疵,存在意识的事物才会有失去意识的瑕疵。规律和准则如果是高尚的,一定是以简为炉以易为灶,将人为有意的事物铸造成自然无意的事物则是至高无上的精神。
——————————————————————————————————
十四、灵性篇

原文:“万物有性,固有。万物有命,固有。有物性灵,唯人,灵之首。灵则慧,慧而通,通通意生,观物观性,有谓。 ”

译文:因为万物具有性征,所以万物存在;因为万物具有生命,所以万物存在。具有灵慧的生物之首唯有人类。有灵性就会产生智慧,有智慧就能学会变通,事事变通就能形成意识。为什么观察事物时先要观察事物最根本的性征,就是来源于以上说法。
——————————————————————————————————
十五、生灵篇

原文:“生非自生,灵非自灵。生于物体,灵于事用。有意生无意也生,有意灵无意也灵。尽在情理,不知归不知,且莫胡谄。”

译文:生长并非自我生长,灵慧也并非自我灵慧。生长源自事物的本性,灵慧源自事物的运用。有意识的事物和无意识的事物都能生长,有意识的事物和无意识的事物都有灵慧,一切都是那样合情合理。我们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切莫胡编乱造。
——————————————————————————————————
十六、无知篇

原文:“无知始之,有知终之。无知者多旺,有知者多衰。无知而帅,有知而才。知之为无知之表,则仆,无知为知之之赘,则主。无知桑田知粒土,知而尽在无知中。”

译文:无智使事物开始生长,有智使事物趋向终结。无智者多兴旺,有智者多衰亡。无巧智者为帅,有巧智者为臣。智者是无智者的表象,故只能成为仆从,无智者是智者的本质,故可以成为主人。桑田无智而知粒土之功,巧智永远处于大智(无智即大智)之中。
——————————————————————————————————
十七、德行篇

原文:“德之,行之表,性中来,常行成德行,常性定德性。德行有高低,德性分美丑。德行靠修,德性靠养。无德不美丑德丑,性情意中忌讳苟(无情不善恶意恶)。”

译文:德性体现在行为之上,从事物的本性中来。恒常的行为就形成了德行,恒常的本性就决定了德性。德行有高低之分,德性有美丑之别。高尚的德行靠修炼,善良的德性靠颐养。无德性的事物不可能美好,丑陋的秉性使人丑陋;无情感的事物不可能善良,邪恶的意念使人邪恶。
——————————————————————————————————
十八、说经篇

原文:“无为之简易,有为之道经。经之易之子,观简势道固德,生华于易。”

译文:简易是事物之本质,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道经是人们遵循的法则,因人的意志而有所作为。法则是从事物运动中产生。对准简单、遵循规律,固有德性,产生并完善于事物的运动变化。
——————————————————————————————————
十九、说德篇

原文:“德,源于易,源于道,源于经,执简定说。易之性,道之性,经之性亦为德性,德性久之谓德行。”

译文:德性,源自变动,源自规律,源自法则,但只有坚守着简单时才能肯定这种说法。运动之性,规律之性,准则之性也属于德性。德性恒久就叫德行。
——————————————————————————————————
二十、说道篇

原文:“道从简来,执易成经生德。事物不可无道,无道成何矣!”

译文:规律从简单中来,坚守着运动变化才能形成准则产生德性。事物不可能没有规律,没有规律的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呢?
——————————————————————————————————
二十一、说易篇

原文:“易执简,易合简,非常执,非常合。道之法,经之本,源于易。德呼吁易也。 ”

译文:运动坚守简单,容易融合简单,但不是我们平常所能理解的坚守,也不是我们平常所认识的融合。规律和准则的本质都源自于运动变化。德性也是从运动变化中产生的。
——————————————————————————————————
二十二、说简篇

原文:“无简不易,何况道德经!万物常化,唯简恒固。易有动静,道有邪正,德有高低,经有直典,简则一简无言也。简成万物而执简,物生万事亦从简,何能改观尔。”

译文:没有简单就不会有运动,何况规律、德性和准则呢!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唯独简单永恒不变。运动有动静两态,规律有邪正两状,德性有高低两类,准则有直曲两形,而简单就是简单,没有二分说。简单产生出万物,万物坚守着简单,万物生成的万事也服从于简单,谁又能改变这种观点呢?
——————————————————————————————————
二十三、南北篇

原文:“初,唯天无地,水去而地显也。方向唯南,与天同语,后有地,命北,尚无东西。”

译文:天地创生之初,只有天没有地,一直等到水退去才显露出地。当初,只有南方,与天同一个方向。后来出现地时才成为了北方。那时还尚无东西方向的说法。
——————————————————————————————————
二十四、东西篇

原文:“古者昧,日出喜,日落郁,误日出万物生出,误日落万物随去。万物出没,在日,出落二方,贤者命东西,喻万物亦为二向。”

译文:古代的人很愚昧,太阳出来时就欢喜,太阳没落时就很忧郁,误以为太阳出来时万物才能生长出现,误以为太阳没落时万物就会随之离去。万物的出现和淹没依赖于太阳的出现和没落。太阳出现和太阳没落的两个方位圣人将之定义为东方和西方,比喻万物也具有同样的出没方向(因此今天称物体为东西)。

 

重要提示:本文由不二发布于太极之巅易经学习网,本站为易经(周易)免费学习网,所存图书资料、文章及链接主要来自网络,版权为来源网站、资源作者或原版权人所有。本站内容仅供易经爱好者学习、阅读或研究。如果认为内容有收藏价值,请购买正版书籍。在不侵犯他人权益的情况下,可任意复制或是转载本站资源,但决不可将本站资源用于商业用途。本站不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如果作品的收录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以便及时撤除或作相应处理。 感谢您的支持!

赞(1) 打赏
标签:

谈谈呗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1. #1

    哪里能够买到原书

    ljylftlfx5个月前 (05-30)回复
    • @ljylftlfx 你好,这个是我多年前在网上看到的文章,目前没有发现原书

      不二5个月前 (05-30)回复

其小无内,其大无外者,谓之太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